LOFTER-网易轻博

第二十六章
面包包 2019-10-30

沐静宸回到王府,夫君白宇廷此时方未下衙,她稍事歇息了下即命人将宫中带回来的新制点心装好,去栖梧院看女儿。

 

沐梓羽正在前院练一套枪法,师父创的凝元枪法融合了峨眉枪和元家枪两家之所长。虚幻缥缈兼之雄霸奇浑,威势绝伦,以峨眉派内功婆娑心经催动之,枪出如雾如电。

 

此刻院中一迅捷绝伦的身影蹁跹翻飞,衣袂飘荡,枪走龙舞,威势赫赫。梓羽练至兴起,一枪击向院中一株年久的梧桐,内劲倾吐一击即回,树上登时出现半个拳头大的洞来,洞处颇为光滑,几无木屑飘散,枪劲收敛聚而不散,枪术确是已到一定火候。

 

梓羽颇为满意,举枪欲再练,一侍女慌慌张张跑来禀道:“郡主,亲王回来了。”

 

梓羽提枪的手一顿,懊恼的将枪抛给侍女,自己赶紧回了房中,脱衣上榻装病。

 

沐静宸踏入栖梧院中目不斜视向女儿卧房行去,忽而觉得有何不妥,回身看去,院中一株梧桐树干上赫然一个大洞。沐静宸近前细细查看了此处洞口,院中侍女们俱都惊出了一身冷汗,也怪郡主练枪就练枪,干嘛要破坏院中景致留下证据。

 

沐静宸摇摇头抿嘴一笑,院中诸人又是一吓,暗暗担忧郡主。

 

梓羽正趴在床榻上担忧自己个,听见门扉响动,侧身看见是娘亲抬步进来,行动间身姿卓绝,英气凌然。

 

这几年梓羽长居京城,日日由着娘亲手把手指导兵法、马术等等,虽也因着各种事由常被责罚,母女两个终是亲厚起来,只是今日实在不是一个好时机,梓羽向床榻内缩了缩身子,作出一副不支的样子道:“娘亲,您回来了,请恕女儿不能下床迎接,实在是...”话未完即被汤圆的眼色打断,遂低首细思哪里出了纰漏。

 

沐静宸抬手命侍女们退下,众人虽忧心郡主但不敢不从,鱼贯而出带上门扉。

 

沐静宸也没多废话,自己倚在床侧坐了,掀起梓羽身上锦被,又动手给她剥下里裤,梓羽一惊,皇祖母本就没罚几板子,宫人都是有眼力见的,板子高高举起轻轻落下,身后实是伤势太轻,这可如何是好。

 

梓羽伸手扯住里裤一角,却被娘亲将手拨开,沐静宸细瞧了瞧女儿臀处,见只有些轻微红痕,也放下心来,母后素来疼惜梓羽这唯一的孙辈,想也不会如何重罚,左不过是为着她动手打了自己小皇姨,才不得不教训一二。

 

沐静宸想罢,这事说不得还是得问问缘由,总不能轻轻揭过了去,传出去于女儿名声上也不好听,和长辈在小倌馆争人,还出手打伤了长辈,这都叫什么事?

 

遂问道:“为娘刚回来就不让人省心,你皇祖母为何事罚你了。”

 

这事可叫自己有何颜面来说,哪件都不光彩的紧,只得硬着头皮道:“是...是女儿近来...”梓羽咽了口唾沫,身子向床内又缩了缩,小心续道:“额,喜欢上潇湘馆内一位崔郎的剑舞,经常在那处遇上小皇姨,额,小皇姨甚是喜欢崔郎,几乎日日去看,结果前日硬要把舞完剑的崔郎拦下来陪她,我看不过去...所以...”

 

“可伤着何处了。”

 

“小皇姨被我点住了,未大伤。”

 

“我是问你。”

 

“哦,没有,没有。”

 

梓羽趁着娘亲问话的间隙,手悄悄伸向后面欲将里裤提起来。被沐静宸捉住手,瞧着女儿圆润饱满微有些红痕的小臀,一时有些手痒,抬手打了一巴掌,方亲自给她提起里裤道:“下次可不许这么莽撞了,传出来对长辈不敬总是不妥。”

 

梓羽被打的身子一缩,撇嘴回道:“没人知道我们的身份,女儿当时是避着人行事的,只是小皇姨向皇祖母告状这才害我被训了。”

 

“嗯。”沐静宸寻思了下,皇妹沐静薇业已十七岁,这些年皇兄忙于政事忽略了这个最小的妹妹,改日还是和皇兄提上一句,给她找些事做做,免得整日游手好闲整这些幺蛾子出来。

 

沐静宸将梓羽从床榻上拖起来道:“好了,别装了,你皇祖母还能舍得对你下重手?院中那梧桐树上的洞是方才击出来的吧,也练练枪法给娘看看。”

 

梓羽奇道娘亲不怪她欺负小皇姨也就罢了,去小倌馆竟也不骂她,是了,娘亲毕竟是一国亲王,当朝一品大将军,定是不知这潇湘馆为何处,自己遂也闭口不提。

 

因着侍女皆退了出去,梓羽起身寻来衣衫欲自己穿上,沐静宸看了给她接过来,亲自给她穿了,领着女儿去了院中。

 

梓羽提气运功,仍是将那套凝元枪法使出来,这套枪法沐静宸也瞧过数次,见梓羽枪走游龙,威势凌然的将方才击穿梧桐树的一枪使将出来,不由想起两年前元家叛乱,元赞对皇兄使出的那一枪。

 

这些年皇兄登基后,虽自己求着暗地里撤下了对元汐音、元聪两人的通缉,但朝廷毕竟明面上不好直言,也不知那人现在身在何处了。料想梓羽虽嘴上不说,心里也是思念自己师父的,毕竟从小到大,陪伴她最多的正是这位逆臣余孽,自己昔日好友。

 

虽则这天下父皇终究还是交到了皇兄手上,未来......也未可知,可造成种种误会,导致母女分离数十年的也正是父皇,自己或许能做到不恨不怨不爱不嗔,但皇兄和母后终还是体谅不了吧。

 

沐静宸想至此处,忍不住微微一叹,忽而袖子被人扯住,梓羽一套枪法使完,见娘亲陷入沉思不知在思虑何事,忍不住担忧的看着她。沐静宸抬目见女儿与自己几分相识的眉眼,稚气的面庞,不由心下一软,反手牵住女儿,带她回房去试试刚带回来的宫中新制点心。

 

梓羽在房中坐下,掀开木制的点心盒子,这次宫中试作了八款新点,橙红柳绿,各有不同,也不知是用何种材质馅料制成。梓羽手伸向一款碧绿的团子,看样子似是艾草团子,伸到一半即被沐静宸眼疾手快的抓住小爪子斥道:“也不洗手,脏是不脏?”

 

一旁早有侍女用铜盆打来两盆清水,梓羽怏怏的起身净了手,方再次坐下,伸向方才瞧中的绿团子,不妨中途被娘亲截了胡,沐静宸抢先一步将团子拈起,还在梓羽眼前晃了这么一晃才塞入自己嘴中。

 

因是新点,宫中做的也不多,一式一样罢了。梓羽鼓着腮帮子看自己瞧中的团子进了娘亲口中,愤愤的随手拈起一个黄色团子吃了,内中是南边御贡的菠萝制成的馅料,甜而不腻,入口清甜爽滑很是适口,梓羽这才开心了几分。

 

沐静宸将艾草团子咬了一口,略皱了皱眉,御厨似是芝麻馅料放多了些,这艾草团子表皮尚可,内里味道不怎么样,抬目瞧女儿正吃的乐呵,腮帮子一鼓一鼓的似个小兔子般煞是可爱,沐静宸敛目一笑,将自己吃了一半的艾草团子塞给了梓羽。

 

梓羽不妨还能吃到青团子,喜滋滋的张嘴接了,在口中咀嚼了几下,唔,这味道似乎有些腻……默默看了娘亲一眼,默默咽下半个艾草团子。

 

梓羽瞧娘亲今日似乎心情不错,并未因着自己闯祸之事气恼,觑了空开口道:“娘亲,前几日峨眉山上来信道是四年一度的崖山大会明年将在峨眉山上举办,我想,我毕竟总算是峨眉弟子,所以此次想去看上一看。”

 

沐静宸听了沉吟片刻,江湖之事刀剑无眼,她并不希望女儿多沾染,现今母后一脉子嗣不旺,皇兄近年来身子也不大好,让梓羽就这般远赴川蜀之地,即便有护卫跟着,她也实是不能放心。遂立意打消女儿的念头道:“可以,若你能有昔年剑圣陆清韵一半的功力,亦或是小剑仙陆希翀般的武功,我就准你去。”

 

!!您这不是为难人家么,剑圣陆清韵是前朝作古的不世出人物,达到万兵朝圣的传说境界,曾经一人阻拦住了四万党项精锐大军的追击,让一代枭雄拓拔思恭折戟而归。小剑仙陆希翀乃是剑圣之女,一身武功融合各家所长,推陈出新开创剑道新境界,自己虽枪法尚可,如何能够比肩前朝作古的人物。心里也知这是娘亲有意不准的意思,想着时日尚早,自己再多缠磨下皇祖母和父亲试试。遂也不再多言,和娘亲一起用了些点心,饮了几口清茶解腻。

 

晚间,因着沐静宸才巡视完江南之地归家,晚间膳食比平日里丰盛些许,信王府人口简单,正经主子才三人罢了,说是丰盛也不过菜肴更精细些,多了几道菜罢了。

 

沐氏皇族养生讲究膳食上少吃多样,每餐至七八分饱足矣。梓羽久处王府也习惯了这些饮食作息,兼且午后用了不少点心,吃了小半碗饭就停箸了,待娘亲、爹爹食完,略消了消食,看天色尚早,索性在主院中演练一套峨眉枪法助兴。

 

峨眉山钟灵毓秀,神孕内化,普恩禅师在峨眉山一处空洞内所创的这套峨眉枪法,比之主要运用于战场上的元家枪,更为轻灵飘逸,神化无穷。枪势龙走蛇舞,动荡千姿,难以测度。

 

沐静宸和白宇廷夫妻两相携立于院中银杏树下,瞧着女儿在场中舞枪,身姿飘逸绝尘,一时只觉岁月静好,现世安稳。过去数年的别离伤悲皆已过去,只愿时光永驻,停留此刻。


推荐文章
评论(0)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9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浙ICP备16011220号-11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自营经营者信息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