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网易轻博

第三十三章
面包包 2019-10-30

漠北塞外戈壁连天,风吹草长,低首的牛羊间,隐隐可见一顶顶白色的穹顶毡帐。

 

低垂天幕下,一位身形窈窕的女子,头戴艳红的头巾,纵马奔驰,回首对身后的轻袍少年道:“追的上我就允了你。”

 

身后俊朗的少年朗声一笑:“好嘞,看我的马术如何。”元聪夹紧马腹,俯下身子挥鞭疾驰,一会的功夫果是赶上了红巾女子塞莱玛。

 

两人嬉闹了一会,双双牵手躺倒在草原上,看天幕下云卷云舒,花开草长。

 

塞莱玛瞧着身旁俊逸潇洒的情郎,一时心中充满蜜意,凑近道:“聪哥哥,你何时去向我阿爹阿娘提亲哇。”

 

“我倒是想,就怕你阿爹阿娘嫌弃我身无长物,又没有父母兄弟帮衬啊。”

 

“不会不会,前两天阿娘还说,聪哥哥武艺这般好,一个可以打十个族中男儿,可欢喜你了。”

 

元聪心道,便是再来上一二个个我也不怕,可一人之力又有何用呢。心内苦笑了一下便道:“既如此,等过几日姑姑回来了,我便央着姑姑做主,向你阿爹阿娘提亲。”言罢俯身吻上身侧美丽的少女,天幕下两人吻作了一处。

 

天山上白云皑皑,崎岖难行,元汐聪为着陪伴北宫雅去寻那传说中虚无缥缈的天山雪莲,已数上天山,中途几次遇险迷路,险些便下不来山。

 

两人一身狼狈,好不容易下得山来,行出数十里地,来到天山脚下一处回族部落,一年前元汐音一行三人为着北宫雅的心愿,北上天山,便落脚在这处部落,回民待人热忱,见他们三人本领俱都高强,更是心生喜意,耐不住族民恳求,三人得空间或指点一下族人功夫,日子倒也自在的很。

 

两人一身疲惫回了自己的毡帐,稍许打理过,不多时,元聪兴冲冲的过来,瞧自家姑姑一副容色疲敝的样子,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给姑姑烧了一壶热水饮用就欲走。

 

元汐音看出侄子有话要说,喊住道:“聪儿,你可是有事,说吧。”

 

少年郎面皮薄,只是想到塞莱玛美好的样子,终还是硬着头皮道出自己的打算。

 

“聪儿,你可是想好了。”

 

元聪抿唇顿了少顷,俯身跪下给元汐音和北宫雅两人磕了个头,他虽经常与北宫雅两人不对付,见面即是打嘴仗,但心中实是感激她当日在金吾卫的重重包围中冒险救下了他的性命。

 

“聪儿感激两位姑姑的大恩,此事聪儿已是想过了,中原之地我此生已是难回,况且我与塞莱玛是真心互相喜欢,她阿爹阿娘业已同意了,所以想劳烦姑姑替侄儿向塞莱玛家里提亲可好。”

 

元汐音近前轻抚着侄儿发髻,心道,元家这最后一点骨血,终究是着落在了这里。

 

一个月后,族中举办新婚庆典,元汐音两人作为新郎的长辈在上首坐了,看着下面少年男女载歌载舞,为新人庆祝,

 

元汐音觑空悄悄向北宫雅耳旁道:“改日我也给你办场典礼可好,将你娶进我的门。”

 

北宫雅一双桃花眼含瞋似怨的横了她一眼道:“为何不是你进我北宫家的门。”

 

元汐音坐正身子,端起桌案上的花茶饮了一口方道:“因着你是我的妻子啊。”

 

北宫雅被她这声你是我的妻子说的心花怒放,这人惯会哄人的,寥寥数句就迷的她找不着北了,昔年明明是她先瞧中的自己,却几句话就把自己勾的痴缠着这位侯府大小姐不放,两人之间,倏忽数十年,也不知谁是谁的缘,谁是谁的劫。

 

两人端坐主位,私底下却眉眼传情之时。

 

便听席间族人交流道:“此次历朝和突厥边境摩擦不断,但愿不要牵连到咱们这地界来。”

 

“难说的很,听说历朝武安侯账下出了一名小将,乃是历朝郡主,武艺高强,枪法惊人,用兵神鬼莫测,几次带兵突袭突厥边境,深入数百里全身而回,逼得突厥大汗下了令,战场上瞧见了这位,不惜代价定要全力围杀她。”

 

“啧啧,历朝这些年国运正隆啊,前有信王、武安侯漠北大捷,现又出了这么一位军中小将。”

 

“可不是么,听说这位小将军正是信王之女,却也不知真假。”

 

“不管是与不是,姓沐总也跑不脱的。”

 

“哈哈,说的也是。”

 

说者无意,听着有意。元汐音暗暗留心,第二日又打听了一番,便来寻北宫雅道:“那雪莲暂时也没个音讯,听闻梓羽这些时日领兵要路经不远的高昌城,不若...”

 

心知汐音一直甚是挂念这个小徒弟,左右两人也无事,况且天山雪莲终究只是传说中之物,也不知是否具有补充元气,恢复青丝的效用,北宫雅自是应承下来。

 

只是趁着元汐音不在时,北宫雅寻摸到新郎官道:“那雪莲的事就拜托你再打听一二了。”

 

元聪新婚燕尔,喜滋滋道:“姑姑放心,您所托之事必当尽力。”

 

“嗬,果然结了婚就是不一样了,都不和我顶嘴了。”

 

“嘿,我也知姑姑是一副好意对我和汐音姑姑,只是和雅姑姑斗嘴有趣,所以侄儿每次都忍不住多说上了几句。”说罢不好意思的嘿嘿直笑。

 

“还敢说斗嘴有趣,你当姑姑是什么人了。”言罢手痒难耐,伸手拧住新郎官的耳朵使了三分力揪住。

 

“哎,哎,姑姑饶我,姑姑饶我。”元聪捂住耳朵求饶不迭,恍然想起一事,挣脱北宫雅摧残他耳朵的玉手,在毡帐内寻摸了一会,掏出一个纸包道:“距离姑姑上次用染剂,算算时日,姑姑们一来一回高昌城应是足够了,以防万一姑姑还是带上吧。”

 

北宫雅接过纸包,轻抚着洁净的纸面一时有些黯然,元聪觑着她脸色,小心道:“姑姑莫要灰心,塞莱玛族中有先人见过那雪莲,确如传言一般神效无比,姑姑且放心去那高昌城,侄儿定将雪莲的消息打探来。”

 

北宫雅昔年被家中催逼婚事的紧,甚至干出将她绑在家中,打算招赘个夫婿上门来的事情。她万般不得已想在那届崖山大会夺取魁首,好叫家中认可,不再逼迫于她,只是崖山盛会,参与的天下高手不知凡几,又岂是那般好争锋的,不得已她在一场比试中偷偷使用了偶然学到的一门邪道功夫,天魔解体大法,逆运全身经脉,忍受真元膨胀的极大痛苦,短时间内激发体内潜能提升功力,只是代价却也极为沉重,元气大伤,数年间头上青丝隐现白发。

 

为了瞒着元汐音,好叫她勿要担心,她与元聪寻来一味染剂,将银丝染黑,只是过段时日得重新浸染那新生的银发。

 

可叹我华发早生,我若不在,世间谁人怜你孤苦无依。

 

当日两人打理妥当,合乘一骑快马向高昌城而去。元聪搂着新婚妻子驻足遥望,远去两人的身影在累累戈壁下拉出一道摇曳的阴影,却不知前路在何方。

 

大漠广饶无垠,万里黄沙无尽,远处天际夕阳西沉,但看关山路遥,何处是归人。

 

元汐音搂着北宫雅,两人一骑,马蹄得得,缓缓行进高昌国,高昌国乃是前朝屯军之所,后历经变迁,自立为一小国,历来与中原王朝交好。

 

守门将士验看了两人的通关文书,北宫雅早有准备,校验无误后将士放两人入境,又看两人孤身女子,携枪带刃的模样,料想是江湖人士,嘱托道:“历朝有贵人在本国中,切勿惹事。”

 

元汐音听了微微一笑,应承下来,两人缓缓乘马入城。

 

此时已近黄昏,正是城内家家户户烧火做饭,休憩之时,两人寻了一处客栈稍事歇息,打探清楚历朝贵人正由高昌国主设宴款待。

 

此次武安侯遣沐梓羽领兵袭击突厥一处部落,回程绕路途经高昌国,一来加强历朝与西域诸国的联系,二来扬大历国威。

 

元汐音亦不曾想到,昔日在自己怀中撒娇痴缠的小徒弟已这般出息了,也为梓羽高兴,想自己总算不负好友所托,将徒弟教养的倒是不错。

 

大漠广饶无垠,万里黄沙无尽,远处天际夕阳西沉,但看关山路遥,何处是归人。

 

元汐音搂着北宫雅,两人一骑,马蹄得得,缓缓行进高昌国,高昌国乃是前朝屯军之所,后历经变迁,自立为一小国,历来与中原王朝交好。

 

守门将士验看了两人的通关文书,北宫雅早有准备,校验无误后将士放两人入境,又看两人孤身女子,携枪带刃的模样,料想是江湖人士,嘱托道:“历朝有贵人在本国中,切勿惹事。”

 

元汐音听了微微一笑,应承下来,两人缓缓乘马入城。

 

此时已近黄昏,正是城内家家户户炊烟缭绕,休憩之时,两人寻了一处客栈稍事歇息,打探清楚历朝贵人正由高昌国主设宴款待。

 

此次武安侯遣沐梓羽领兵袭击突厥一处部落,回程绕路途经高昌国,一来加强历朝与西域诸国的联系,二来扬大历国威。

 

元汐音亦不曾想到,昔日在自己怀中撒娇痴缠的小徒弟已这般出息了,想来自己总算不负好友所托,将徒弟教养的倒是不错。

 

晚间两人在客栈中歇了,正是你侬我侬之时。夜深人静万籁俱静,忽闻城外一阵令人心颤的万马奔腾声,继而喊杀声阵阵入耳,火光冲天,守城的兵士被惊起,纷纷赶去高墙城池协防。

 

两人互相对视一眼,意识到不好,匆忙起身穿衣,开门看去,一客栈的人惊醒了泰半,慌乱成一团。眼看留在这里也得不出什么有用的休息,两人收拾好行囊,在房中留下房钱,拿好兵刃,牵马出得外间。

 

大街上惊醒的人们纷纷出门探看消息,北宫雅扯住一个甲胄歪歪斜斜,匆忙奔向城池的兵士问道:“这是出了何事?”

 

那兵士本是不耐想走,回头见是一美丽女子,夜幕下瞧不出年纪几何,一顾一盼之间眼波流转,极为妩媚动人。兵士本咽下的话不自觉说了出来:“突厥为了向历朝报仇,今夜冲着历朝清宁郡主而来突袭我国。”

 

元汐音在旁听了身子一颤,北宫雅在夜色中虽是瞧不分明,但心有所感,执住她的手轻拍略作安抚,两人一时也颇为茫然,乱军之中不知如何护佑心上珍视之人。


推荐文章
评论(0)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9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浙ICP备16011220号-11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自营经营者信息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