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网易轻博

第三十四章
面包包 2019-10-30

高昌国国主宫殿中,大历朝清宁郡主,征北偏将军沐梓羽辞别了国主麴文泰,急急率众打算从高昌国南城门突围而去。此次袭击突厥边境,她仅仅率了五千轻骑,寻摸着快打快撤的打算,身边亲信仅有昭义校尉宁秀致,和参军凌无人。

 

她的教习师傅凌无人和姜宓俱应了信王之请,作为随军的参军北上,陪同指点沐梓羽军略之事。凌无人少小即在沐梓羽祖父淮宁侯白长善账下从军,精于军事、射术,昔年伤了腰椎不得不退伍,后来应了白侯之邀,远赴峨眉授艺于沐梓羽。凌无人经过多年修养,身子已然大好,此番见本国国力蒸蒸日上,军威严整,军械精良,今时不同往日,也耐不住信王沐静宸之请,陪同自幼看着长大的学生沐梓羽再上战场,也实现自己除灭鞑虏的少时志向。

 

沐梓羽此番在军中竟颇为如鱼得水,军中以实力为尊,梓羽娘亲信王素来军中威望颇重,她得了娘亲遗威,使得众军士天然就有几分好感。且梓羽少小长在峨眉山上,虽众人待她亲厚,终究不比京中皇城繁华旖旎,她也没养成那等骄纵高高在上的性子,行军赶路、操练行武俱都视之如常,兼且本身武艺超群,军阵骑射娴熟,也折服了一干人等,数次领军突袭突厥部落,屡有建树,只是把武安侯宁清悠吓得不轻,不能奈何小郡主,只恨不得把自家随同上蹿下跳的女儿打一顿,两人栓作一处消停会。

 

梓羽同凌无人、宁秀致商议定,漏夜率军突围出城,一来突厥的目标是她,她若撤走突厥为难高昌国的可能性大大降低;二来她滞留高昌国于事无补,历朝屯军距此地路途遥远,而突厥汗国较近,若耽搁在此,只怕脱身不能。

历朝北地驻军在武安侯数年调教下训练有素,此次梓羽带出来进行突袭的更是赫赫有名的宁远铁骑,军士很快集结完毕,向南城门急行过去,方要接近城门,宽阔街道阴影旁一人呼道:“梓羽!”

 

众军士一惊,不知何人呼喊主帅之名,侧目看去,借着月色隐约可辨两名身材窈窕的女子牵马立于路旁。

 

    月夜黯淡光晕下,梓羽凝目看去,忽而展颜一笑,此刻她不再是转战南北,威震突厥的征北小将军,依稀还是昔年那个在师父怀中讨巧卖乖,无所顾忌的峨眉山上的女童,须臾数年未见,即便前方危机重重,那人的所在仍是她心中最温暖的一角,带着无尽的暖意和挥之不去的哀伤。

 

梓羽纵马行去,月色下,其人一身湛金明光铠,背负雪亮长枪,乘骑骏马俊逸非凡,一双英气的眸子神采奕奕,英姿华貌,天纵神武。

 

梓羽翻身下马,近前牵住师父的手,哽咽道:“师父。”虽是千言万语,此时却不知如何言说。

 

元汐音抬手给小徒正了正头盔,一年未见,也不知京中发生何事,竟然舍得放她出来历练。

 

梓羽虽甚想和师父团聚一处再不分离,省得此刻军情紧急,遂道:“师父,突厥人是为我而来,你且和雅姑姑暂留城中,我需得领军突围,若然平安,师父可去朔州城寻我。”

 

元汐音明了形势险恶,也不废话,牵马近前道:“为师和你一道突围。”

 

梓羽还待再劝,元汐音已然回首对北宫雅道:“雅儿,你留在城中……”话音未落却见北宫雅翻身上门,向她伸出一只手来。

 

想来也是,这人必然不会放她一人去面对敌军的。元汐音涩然一笑,也不知是喜悦多些还是忧虑前路多些,咬咬牙,毅然执住那人的手,翻身上马。

 

耳伴传来那人轻声呢喃:“君之所在,即为吾心所在。” 元汐音闻言只觉心中担忧略去,两人相伴二十载,经历几多波折磨难,兜兜转转然此心不渝。

 

我们的心永远在一起,永远也不分离。

 

梓羽看雅姑姑和师父依偎一起的样子,这些年来她历经了些事,又在京城那处潇湘馆中耳闻目睹,隐隐对她二人关系有些揣测,只是梓羽自小由师父带大,本就不是那等顽固迂腐之人,师父半生孤苦,亲族尽皆惨死,倘若能得一有心人相陪,她也愿替师父开心。

 

在这个前方危机四伏的异国之地,梓羽忽觉心中涌上一丝暖意,抿嘴淡笑了一下,领军策马奔向高昌国南城门而去。

 

是日高昌国城南的民众耳闻城外厮杀了一夜乃止,天明时分守城将士借着初升的旭日望去,但见城外尸骨累累,血迹纵横,残戈断刃无数,显见经过一番死战。尸骨以突厥人为多,已然不见清宁郡主为首一干人等的身影。

 

几日后,沐梓羽率领突围而出,剩余的三千余骑宁远铁骑返回朔州城,武安侯宁清悠得知郡主和女儿险些折在高昌国,亦是惊怒,排查军中,捉出数个突厥细作杀了祭旗。

 

之后沐梓羽嘱托军中,如有约莫三十来岁的一名女子,自称是她的师父的,立即告知于她,及至她奉召返回京城,仍是未得到师父的半点音信。

 

 

天山之上,白雪皑皑,山下虽是夏日时节,山上却飘摇着细碎的雪花。两个身影在沿途雪地留下浅淡的脚印,踽踽而行。

 

元汐音侧目探看了一下身侧之人,那日大军突围,两人合乘一骑,马力不及,落后于大军,眼见陷入敌军围聚之中。本来近日里身子十分不济的北宫雅忽而如有神助,长剑挥舞,剑气绽然,和她的凝元枪法配合之下,硬生生杀出一条血路。

 

只是突围之后,这人似是闹了脾气,缠磨着不愿先去朔州与梓羽汇合,只一意要去寻那虚无缥缈的天山雪莲,元汐音无法,只得沿途寻了一处驿站,托人带信给梓羽,再转道上那天山峰顶。

 

天山山脉,峰上积雪终年不化,寒彻冻人,两人裹紧身上狐裘,缓缓向峰顶行去。

 

北宫雅只觉呼啸的山风似是吹入了骨髓,冻彻心肺,下意识的握紧了身旁人的手。

 

元汐音察觉两人十指相握处十分寒凉,按理说山上虽是寒冷,但习武之人自有内力护身,不至于如此才是,一路上雅儿种种奇特言行之处已是令她生疑,似是和元聪背着她商议何种坏事,待下了山,定要拷问清楚,将这人就地法办了才是,看她还敢不敢欺瞒自己。

 

这般想着,元汐音将北宫雅寒凉的手揣入自己怀中,搂着她冒雪行去。

 

两人行出数里,眼见北宫雅疲敝不支之态,元汐音叹了口气,这人近日里精神体力颇差,还信誓旦旦要寻来那天山雪莲服用,将来自己若变作老态龙钟的老婆婆了,这人还是青丝娇颜,到时定要气煞自己为所欲为,真是作怪的很。

 

元汐音凝目远望,见不远处一处断崖,前方景致颇佳,远看山峦起伏,银白一片,蔚为壮观。扶着北宫雅缓缓行至那处断崖边,寻了一块石头互相依偎着坐了。

 

北宫雅只觉身子渐渐失去了热度,虽是倚着那人汲取些微的余热,身子终是逐渐失去了知觉。

 

那夜在高昌城外,她眼见突围难行,咬牙忍住全身经脉逆行,真元膨胀的极大痛苦,直将一口银牙生生咬出了血来,趁着夜色黯淡瞒下了身后之人。

 

天魔解体大法者:

 

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是故虚胜实,而不足胜有余。魔之道,生有尽而灭无穷,所以生灭尽,而有尽化无穷。魔以天道而为之,及不足也;天以魔道而行之,始无穷也。天道长衡,而魔道常更,故及不足,乃至无穷者。道归一,天魔生也。

 

万事万物,恒运有道。天魔之法,常人运用一次侥幸不死已是功力深厚,谓为难得,强行施展两次而不死者,亘古未闻。

 

北宫雅倚在身侧之人的怀中,似是缓缓入梦,继而脸颊滑下一行清泪。

 

汐音,我的音儿,我此生唯一的挚爱,倘若我不在这世间了,你可如何是好,如何自处,世间谁人可如我般,待你如珍似宝爱逾性命。

 

该怎么办好呢?

 

两人不察,断崖之下,石隙之间,一朵雪白的莲花在风中飘摇,纯洁无垢。

 

推荐文章
评论(0)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9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浙ICP备16011220号-11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浙网文[2019]3904-370号自营经营者信息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