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网易轻博

第三十五章(完)
面包包 2019-10-30

京中接到武安侯宁清悠战报不久,即下旨召回了沐梓羽。

 

梓羽一直留心师父的消息,然而苦寻不能,只依稀记得那晚战况激烈,师父似是陷于突厥人的包围之中,事后高昌国主遣使告知,城外并无两名女子尸首,也算略为放心。

 

临行回京前又百般嘱托宁秀致在军中代为打听,及至抵达京城月余,总算接到驿站辗转而来的师父书信,道是两人已然平安,师父陪伴雅姑姑远赴天山取一物,才算放下忐忑的心思。

 

沐梓羽原想着天地这般广阔无垠,师徒二人却总能冥冥中彼此重逢,只要师父安好,定能再见有期,然而及至母亲历武帝登基后暗下秘旨,诏令各处州府留意查访,终究未能得到师父的半点音信。

 

此事成为母女两一生憾事。

 

终历武帝沐静宸一生,对幼时挚友的最后回忆停驻在了那一日,两人彼此依古礼跪坐对拜,那人说:“唯愿殿下心虑国事,建一番不世功业。”

 

那人对她有着怎样的期许,她一直都是知道的,然而当她终究达成所愿,武威天下,四海宾服,万众来朝时,身侧却再也没有那人的身影了。

 

即便身居高位,无人可为掣肘,却也总有不如意之事,世间万事祸福轮转,万般不由人。

 

 

乾化四年秋,乾晖帝于夜中忽而大感不适,渐近起不了身,自感大限将至,命司礼监备御笔留下遗诏,交予陌太后保管。

 

继而病势缠绵,竟于当年冬季骤然薨逝,经礼部与宗亲、左右丞相商议定,献谥号曰“英”,是为历英帝。

 

历英帝享年四十,登基四载以来,虽时日不长,但沿袭其父景帝遗政,巩固军制改革,推行税赋革新,使得功勋门阀势力大为削弱,国库充裕,民有其田。对外合纵连横,交好柔然而抵御突厥,经一代名将武安侯宁清悠,及数名崛起的新一代将领远征塞外边关,终究取得了漠北阴山的大片土地,自此历朝有天险可依,为后继之君,历武帝赫赫武威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后代的史学家们,将安德帝、乾晖帝父子两帝时期合称“景英之治”。

 

是年,信王沐静宸遵乾晖帝遗诏登基,帝号旭宁,下诏册封嫡女清宁郡主沐梓羽为皇太女,幼妹安阳公主沐静薇得封永王。沐梓羽成为继历太宗沐云染之后,历朝第二位得封的皇太女。

 

次年旭宁帝以自己旧时封号,改元光华,轰轰烈烈的光华年间拉开了序幕。

 

光华三年,突厥汗国历经数次征战,最终覆灭柔然,成为历朝北边疆域最为强大的敌人,威慑中原腹地。

 

光华五年,皇太女沐梓羽统兵北上,武安侯宁清悠携世女宁秀致,淮宁侯白永从之,历经两年征伐,数度轻骑深入突厥腹地,使得鞑虏不敢轻易南下劫掠,巩固了历朝在阴山以南的统治。

 

光华八年,历朝旭宁帝沐静宸御驾亲征突厥汗国,谋划数场大战,大败突厥大汗阿史那毗伽。

 

光华十一年,旭宁帝再度亲征,一战定乾坤,突厥大汗阿史那毗伽战死阵前,自此历朝消灭北方强大的突厥,威慑西域诸国。

 

光华十四年,皇太女沐梓羽尊母皇制定的战略,向自前朝即脱离中原王朝,复国近两百年的百济国发起进攻,百济国小土壤贫瘠,不堪久战,于次年鹤氏王族举国投降,百济原国主得封天奕侯,天奕者,鹤氏复国前之武林世家天奕阁也。自此鹤氏世代居住京城。

自此历朝取得东方广阔海域的出海口控制权,对历朝后期进一步对外贸易奠定了基础。

 

光华七年春,禁宫内宫侍们忙碌着打扫主要寝殿,皇太女征伐突厥,得胜还朝,旭宁帝后宫简单,仅皇帝、靖亲王白宇廷两人罢了,故而太女每年中一大半的时间没有歇在东宫,反而皆赖在禁宫中了。

 

春日时节,晨光熹微,花草欣荣。

 

沐梓羽一身锦服,轻袍玉带缓缓行至太后的昭明宫,陌太后见着在外征战,两年未归的孙女,赶忙叫起来,拉着嘘寒问暖。

 

沐梓羽大战方歇,偷得浮生半日闲,在院中一株开的正好的桃花树下,命人摆好棋盘,陪着太后下棋对弈,不多时棋盘上厮杀角逐,为着一个边角的布局,争的难分高下。

 

少顷,旭宁帝闻得女儿躲懒在太后处,觑了个空子回宫来瞧她。

 

梓羽给母皇行完礼,仍是照常坐下捻着白子思索,陌太后性子急等的不耐道:“你这一步棋子要想上半盏茶时辰,忒费哀家的功夫了些。”

 

沐静宸负手立于女儿身后瞧了半响,悄声道:“双虎贴子。”

 

沐梓羽听了一观棋面,如此下法果然大妙,执着白子下在娘亲指点处,在这处边角渐渐占了上风,不多时母女两个合力把老太后杀的大势已去。

 

陌太后一笑而过,也不计较母女两个合谋的事情,命人撤了棋盘,上些清淡的茶点,祖孙三人坐在桃花树下,品茶观景。

 

“梓羽在西域,可有寻访到故人?”陌太后饮了一口清茶,抬眸问道。

 

“据闻曾有人瞧见似师父和雅姑姑的两人向着天山方向去了,再没有别的讯息传来。”

 

“中原故土毕竟于她是个伤心地,许是西去异国了也未可知。”

 

沐静宸叹道:“但愿如母后所言。”

 

少顷,宫人来报,武安侯宁清悠、淮宁侯白永有事请见,历朝正是国力蒸蒸日上之际,诸事烦杂,便是偷得浮生半日闲也难,母女两个相视一笑,向太极殿行去。

 

梓羽落后一步,行出数步回身看去,恍惚间似见桃花树下立着一人,浅笑清雅,眉眼间竟是无尽的疼惜和暖意。凝目细看,树下实则空无一人,一阵清风拂过,桃花纷纷扬扬。

 

明明是一出完满的剧目,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煌煌盛世,威仪赫赫,却忽然间想要落泪。


推荐文章
评论(2)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9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浙ICP备16011220号-11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自营经营者信息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