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网易轻博

【HIStory3圈套|飞唐】我们不像我们 3
柠檬鱼🍋🐟 2019-11-14

孟少飞站在病房门口,手握着门把,一扇门之隔的距离竟让他有些犹豫不决。突然,肩上被人猛地拍了一下,他紧张地回头,看到一张熟悉的脸,那人作了个噤声的手势,示意他不用害怕...

两人坐在病房外的走廊。

“他还好吗?”

“急性胃炎,死不了”

孟少飞总算放心,低头看着自己十指交叠的手,不知在想些什么。一旁的江劲堂微微蹙眉,默默叹了口气,用斩钉截铁的声音道,

“我严重怀疑阿毅病得不轻。”

闻言,孟少飞紧张地抬头看向他问,

“哈?什么病啊?你不是说已经没事了吗??”

“相!思!病!”

知道是虚妄一场,某人给了他一个大白眼。

“他为了找你跑遍了整个新北,为了找证据还你清白,饭也吃不下,觉也睡不好,现在都累出病来了,躺在那里,做梦都喊着你的名字。你说,他这不是相思病是什么?”

孟少飞没接茬,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江劲堂看着他,扁扁嘴,心中有一堆话不吐不快,

“哎,我说孟少飞,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婆妈妈啦?”

“需要他你就说啊,想见他你就进去啊!你在这边犹犹豫豫的,是要怎样?!”

是啊...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小心翼翼了呢...顾虑重重却迟迟不敢行动,想要唐毅陪在自己身边,话到嘴边却说不出口;想狠下心推开他,却会因为一丁点的风吹草动就无法从他身边挪开步子。

那次在后巷重逢之后,思念开始在他心上肆意生长,他发狂似地想见唐毅。所以,他偷跑回了家,先是埋伏在唐宅外面探风声,却诧异地发现之前监视唐毅的同事已经撤离。疑惑之际,他看见Jack开车回来,没多久又拎着一个小型行李袋出了门,离开前还告知小弟们老板病了住在医院,他回来取些洗漱的衣物给他送去,这些天大家可以放个小假。

听说唐毅病了,孟少飞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心乱如麻,想都没想就赶去了医院,想看看他的状况,然而到了门口,却又驻足了...

从前那个风风火火的爆冲刑警,现在竟然连决断见与不见的勇气都没有了,说起来会不会有点讽刺...

他自嘲地苦笑了一下。江劲堂把手放在他肩上,安慰道,

“阿飞,我理解你这么做是为了唐毅着想,你不愿让他跟着你冒险,可你有没有想过,你这样一意孤行地推开他,让他眼睁睁看着你受苦,却什么都做不了,换作是你,你心里会怎么想?...”

“当医生这么多年,见过了太多生离死别,有些人甚至连跟自己爱的人道别的机会都没有,就永远的离开了。我们总说要等‘明天’,可是那个‘明天’究竟会不会来,谁知道?我不希望你和阿毅最后得到这样的结果...如果你珍惜这份感情,有些事不要太固执了,珍惜在一起的时光,这比什么都重要。”

“...‘感情是需要守候的没错,但如果能够陪在对方身边,才是真正的幸福’,这是阿毅的原话。”

少飞抬头看向江劲堂,后者则给了他一个安抚的微笑,拍了拍他的肩,离开了。

 

江劲堂走后,孟少飞进了病房。他一步步走到唐毅的床边,静静俯视着沉睡的他,一只手轻轻握着他放在被子外面的右手,拇指轻柔地摩挲着他手背上吊针后贴上的胶布,左手则抚上了他的脸颊。因为炎症的缘故,唐毅的脸颊微微发着热。少飞用拇指一下一下抚摸着他的颧骨。

“少飞......”

睡梦中的唐毅用低哑的声音轻唤了声,少飞的心拧作一团,鼻子酸酸的,眼眶没多久便红了,一滴泪夺眶而出,滑过脸颊,打在唐毅的手背上。

他感觉唐毅的手指动了动。少飞的目光立即收紧,紧张又期待地看着他,只见那人缓缓睁开了眼,视线移到少飞身上时,轻轻扬起了嘴角。

“你醒啦,感觉怎么样?”少飞轻声关问道。

唐毅依旧看着他浅浅地笑,看起来很虚弱,

“你来啦...”

少飞点点头,不自觉地握紧了他的手,

“果然生病是有好处的吼?至少你会来看我...”

少飞的心抽了抽,撅起嘴埋怨道,

“都这样了你还有心情开玩笑…”

“学你啊…再难过也要乐观”

少飞别过脸,不想让唐毅看见他簌簌落下的眼泪。

唐毅用尽力气捏了捏少飞的手,

“少飞,不要再走了好不好?”

少飞迅速地抹掉脸颊上的泪水,把脸转过来看他,却没说话,

唐毅再次低声重复,

“不要走……求求你”

最后那三个字说的极轻,却宛若一根狠戾的箭刺穿了少飞的心房,他咬着下唇忍着,此时此刻,看着唐毅这个样子,少飞真想给自己一拳。

见少飞还是没回答,唐毅开始紧张,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倘若少飞真要走,他根本拦不住,想到这里,他不禁皱起眉头,焦急地催促,

“你说话啊…还是说…你还是要走?”

说话都没了气力,唐毅的声音开始变得沙哑哽咽。

少飞持续的沉默让他心急如焚,于是他极其艰难地撑起身子要坐起来,少飞急忙制止,

“哎你不要起来啦,劲堂说你需要休息…”

唐毅根本不听,倔强地一意孤行,

少飞终于忍不住连声安抚道,

“好了好了,我不走......我不走就是了…”

“真的?你休想趁我生病糊弄我哦…”

“你听话,好好休息,我就留下来陪你…”

唐毅看着他,那双清澈的眼眸正坚定地瞧着自己,让他安心。他点点头,重新躺了回去,视线却从未离开过病床前的那个人,那眼神非常软,像听话的小朋友。少飞的心里极度难受,勉强着自己给他一个安抚的笑,为他理了理被子。

像是如愿以偿吃到糖果的小孩,唐毅的嘴角浸着笑意,他往床边挪了挪,微微侧身,看着少飞,把下巴往里收了收。少飞看着他没动,唐毅微微皱眉,再次重复了那个动作,点头的幅度似乎比刚才更大了些。少飞迟疑了会儿,还是听话地脱了外套上床,侧躺在唐毅身边。

两人静静地注视了对方好一会儿。少飞把手放在唐毅的腹部顺了顺,问道:

“还疼么?”

唐毅抓住了那只手,淡淡地说,

“好点了”

掌心的温热传递到少飞指尖,少飞继续轻轻帮他揉着胃部,微笑地哄劝,

“闭上眼睛睡一觉,明天就好了~”

唐毅却摇了摇头,

“...怎么了?睡不着么?”

顿了几秒,唐毅说,

“不想睡”

少飞看着这人,脸上分明是大写的疲惫,他当然明了他的心思,于是顺着他说,

“好~那…我们听点音乐~”

说着从口袋里掏出手机,为唐毅戴上一边耳机,自己也戴上另一边。

 

🎵对的感觉,它在等待,

遇见对的我们,

然后停下来…🎵

 

此刻,两人都没再说话,而是静静地注视着对方。

 

🎵… …

时间曲线,

被遗忘带走的我们,

渐渐掉了当初爱情的最基本,

手牵手的两个人,

走着走着,

我们不像我们…🎵

 

少飞跟着音乐的节奏轻轻拍着唐毅的手臂,口中开始跟着音乐轻声哼唱,

“...像一直相信的两个人,

只有深深选择否认,

那怎么不会是爱?

谁也没有勇气承认…”

少飞的声音越唱越哽咽,他只能深深呼吸,迫使自己保持平静,然而,视线中唐毅的样子还是被泪水逐渐模糊,直到一滴泪从他的眼角滑落… 

🎵我们不再是我们…🎵

音乐还在继续,唐毅已经睡着了,少飞仔细地、一点一点为他擦去脸上残留的泪痕,却不知为何,一边为他擦拭,自己的眼泪却仿佛决堤一般不断地淌落。他的手停留在唐毅的脸颊,视线顺着额头,掠过眉宇,再到鼻梁,最后停在嘴唇。他捧着唐毅的脸,倾身吻了上去。像是不愿意分开,这一吻定格了许久许久...

 

唐毅醒的时候孟少飞已经离开了。他望了望空荡荡的房间,心上是沉沉的失落感。

突然,病房的门开了,唐毅满心期待地望去,现身的却不是他盼望见到的人,失落之情顿时溢于言表。

江劲堂看见他的表情变化,立马心领神会,歪着头逗他,

“怎么?看见是我很失望阿?” 

“...他走了?”

“嗯对啊...一早就走了”

病号坐在床上,满脸丧气。

“不过...”

“他有东西让我转交给你”

“什么东西?”

唐毅抬头,有些期待的看着他,

“你很想要啊?...那你...笑一个啊~”

换来的是扯了扯嘴角、皮笑肉不笑的某人。江医生无语地摆摆手,

“哎算啦算啦不闹你了,孟少飞不在啊你又变回那张亲切的死人脸了…诺~”

说着将一袋东西放在床头柜上。

唐毅打开袋子,是一个保温餐盒,盖子上面还用马克笔写了一串数字。

“这是他亲手为你煮的粥...”

“上面那串数字呢,是他现在的电话号码,他说你想他的话,就给他打电话~”

唐毅打开盖子,里面是细细绵绵的白粥,某人终于露出会心一笑。

江劲堂当然不会错过这么好的机会,赶紧凑到他脸前,调侃道,

“开心啦?”

“真爱无敌惹~~~!”

唐毅有些不好意思地收起笑容,撇撇嘴,瞪了他一眼。

江劲堂总算放下心来,伸出食指叮嘱道,

“你赶紧乖乖养病,早点好起来,才能去找他。他可是说要我看好你哦~如果你敢不听话,偷跑出院,我可是会去跟他告状的哦~!”

“哎我说,你到底是谁的朋友啊?”唐毅抬起眼,不高兴地控诉道。

“不好意思,谁有道理我听谁的~!你要是再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下次又被人抬到我这里,别怪我见死不救!”

见那人没搭理自己,小医生不住地强调,

“…我说的话要记得啊!”

“知道了啦,你很啰嗦”

唐毅斜了他一眼,敷衍地答应着,目光再次落回那碗粥上时毫无意外的亮起星光。

江劲堂瞟了一眼那碗香喷喷的粥,有些酸地嘟囔道,

“我的小叔公都没煮过饭给我吃...”

说着撅起小嘴,愤愤不平的样子,只怕某人今晚是要跪搓衣板啰~

 

日子一天天过去,偶尔光临的秋老虎让人在这个本应凉爽的季节里也能时不时挥汗如雨。唐毅已经出院,那段时间,少飞每天都煮粥给他喝,不过每次都是江医生转交的。有时很想对方的时候,两人会通个电话。唐毅没再想方设法说服少飞让自己跟着他的事,好像这种远距离的牵挂成了两人之间心照不宣的协议。江医生每每问起,唐毅只淡然地说“如果这是少飞的选择,我愿意尊重他”,结果当然是换来某名医的干瞪眼和不解的摇头。对于案件调查,谁也没有放弃,他们在对方看不见的地方各自努力着。

自从上次调查潘毅琴并未斩获什么有用的线索,少飞觉得自己掉进了一个怪圈,遍地可寻的线索分支让他无法判断哪一项才是破案的关键所在。所以他决定从第一案开始把思路捋一遍。这天,他给杨奇骏发了消息,那人像往常一样没有回复,于是他便也和从前一样去他家碰碰运气。一开始敲了几下门没人应声,正当他打算席地而坐等时门却开了。

“哎?你今天居然在家~”

孟少飞爽朗地冲开门的人笑了笑,轻车熟路地进了屋。杨奇骏拿着一杯倒好的可乐递给他,少飞稍稍打量了一下他,往时在家都穿T恤的他今天破天荒穿了长袖的帽衫,少飞有些好奇道,

“你不是最怕热吗?怎么今天穿这么多啊?”

杨奇骏轻咳了几声道,

“哦,最近变天,有点感冒。”

“是哦,最近的确是忽冷忽热,你自己多保重啊~” 

说着接过了那杯可乐,开始喝起来。他看着杨奇骏在自己面前坐下,没有直视他,而是望着桌上的某处,咬了咬右手的指甲。不知为何,少飞下意识地放下了喝了一半的可乐,沉默地望着他有些出神。

“对了,今天怎么突然想到来找我?”

杨奇骏突然看向少飞发问。

“哦哦,我来是想拜托你再帮我查一个人~”

“谁?”

少飞取出一张照片递给他,

“这个人叫陈美清,是第一宗案件的被害人。之前我们调查过她的背景,发现她个性孤僻,没什么亲朋好友,排查她的人际圈也没什么特别的发现,但关于她的死,有一点我一直想不明白。”

“什么?”

“为什么在众多受害人中只有她被拿走了手机。按理说,第二案的被害人经济状况比她要好得多,可凶手并没有谋财。而且,如果这个凶手真的是冲着钱去的,就更说不过去了。”

“哦?怎么说?”

“因为这不符合连环凶杀案的原则。”

“不符合原则...什么意思?”

“通常,连环命案的凶手作案都会遵循某种规律,而且这一规律一般来说不会被轻易打破。譬如说,这类案子的被害人都喜欢佩戴丝巾,当年专案组推测这一点很可能跟凶手的成长经历有关。而对比十四年前的案件,再加上近期发生的两起,同是入室行凶的几案中,唯独陈美清家有财物丢失的现象。”

“你在怀疑什么?”

“我不确定,只是直觉告诉我,好像有哪里不对劲...所以我才想进一步调查她的背景。虽说她很早以前就搬来新北了,但老家是在花莲,我记得你说过你也是花莲人,想拜托你查查看那边会不会有什么线索。”

不知为什么,少飞突然觉得脚下轻飘飘的一阵,脑中嗡嗡作响,似有阴云在逐渐聚拢,

“好没问题,包在我身上。”说着把照片收到口袋里。

杨奇骏的声音好似从远方传来,虚虚晃晃,似有回声般游荡在少飞的耳鼓,让他感到眩晕。他盯着面前那半杯可乐,一瞬间像是猛然意识到了什么,震惊地看向杨奇骏。那人的表情依旧平静,正沉默地注视着他,容颜在视线中开始分裂成多个影像。

孟少飞撑着桌面站起身说道,

“我...我有点不舒服,先走了。”

走到杨奇骏身边时,那人突然抓住了他的胳膊。少飞下意识地想甩开,但力不从心。

“放手”

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好像跳针的唱片变了调子,有种亦幻亦真的感觉,本能地甩了甩脑袋,想让自己清醒一些,手臂上被攥着的力气却反倒加重了,他被拽到那人面前。杨奇骏扣着他的双肩,迫使他面对自己。

“少飞,其实我一直...”

后面的话被脑中的混沌吞噬,他听不清那人在说些什么,额头冒起虚汗,心脏好像要跳出胸腔一般震的难受,直觉告诉他他要赶紧离开。于是他推搡着杨奇骏,却如同螳臂当车毫无作用,他感觉那人离自己越来越近,少飞急了,用尽力气抬起一条腿朝他的小腿骨踹去。杨奇骏痛的惊叫,少飞趁机挣开,转身要逃,却被人抓着后脑勺的头发狠狠拖拽回来,摔在餐桌上,震倒了桌上的玻璃杯。可乐顺着杯口洒在桌面,淌到了地上。少飞的后脑猝不及防地撞上结实的桌面,发出一记实实在在的闷响,疼得他头晕眼花。他感觉那人朝他压了上来,开始撕扯他的衣服,他开始胡乱地拍打他的脸,却似乎不抵什么作用。于是他抓起一旁的杯子用尽全力朝他头顶砸去,玻璃杯身应声炸裂开来,触目惊心的鲜红从伤口涌出,迅速蔓延到额角、眼睛,甚至是半张脸。杨奇骏痛苦地捂着头吼叫,少飞趁机推开他夺门而出。

他跌跌撞撞下了楼梯,但眼前的景象开始四分五裂,被玻璃碎片划伤的右手掌还在滴血,却已经痛到有些麻木,他知道自己快要昏睡过去,可这时候倒下太过危险,所以他掏出衣兜里的原子笔,将尖锐的笔头狠狠插入手臂,锥心刺骨的疼痛令他将下唇咬出血来,硬生生将惨叫声吞入腹中。唇瓣和手臂双重叠加的痛感总算让他清醒不少。

他一直跑一直跑,午后的烈阳照着四周围的景物明晃晃的好似一场永无休止的梦魇。不知跑了多久,他觉得自己已经快要筋疲力尽,四下张望,看见附近居民楼外有一片堆弃杂物的区域,其中有一台很大的废旧冰箱,他来不及多想,撑着最后一点力气把冰箱里的隔层全部抽出,躲了进去。黑暗中,孟少飞费力地掏出手机,本能地拨通了那个他倒背如流的号码... ...

 

唐毅找到孟少飞时,那人正窝在巨大的冰箱里,虚弱地像一个一碰即碎的瓷娃娃。他小心翼翼地将他从里面捞出来,搂在怀里。为了保持警惕,在此之前少飞一直强撑着没有睡过去。

“少飞,是我,我来了” 

唐毅心疼地说着,手掌捧着他的脸。

他感觉到少飞全身的重量都倚在自己身上,微睁着双眼,浑身上下一片狼籍,头发乱糟糟,脸上脏兮兮,手臂和唇上都有伤,右手已经满是有些凝固的红色,以致于大大小小的伤口看不清具体有多少。听见熟悉的声音,嗅到熟悉的气息,少飞抬起头去看他,唐毅近在咫尺的脸在少飞的目光中终于聚焦,是他没错,他攥着他的衣领,笑着想唤他的名字,

“唐...” 

却在下一秒,头重重地落回他的颈窝,失去了意识。

唐毅心如刀绞,立即把他拦腰抱起上了车,带去一个安全的地方... ...

————————————————————————————————

TO BE CONTINUED...

推荐文章
评论(40)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9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浙ICP备16011220号-11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自营经营者信息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