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网易轻博

【吉铂】 风不止--第1章 回忆
小糖人 2019-08-30

突然开坑,惊不惊喜。

依广大小可爱的要求,有了这篇小短文。

依旧私设多多(*╹▽╹*)

-------正文开始------

白色地狱中,吉美依旧沉睡着。

鬼面女之发盘根错节,紧紧束缚着吉美的躯体和四肢。

那无法摆脱的荆棘上,带着细小尖锐的刺,一根又一根的穿透了吉美的衣衫,扎进了他的皮肉骨骼。

疼痛似乎已经麻痹,可梦境却依旧无垠。

梦中的吉美,感觉不到时间的流淌。他不知道自被囚禁起已过了多少岁月。

时间于他而言,仿佛静止不动。

他梦到了许多事,许多人。

有些人有些事本以为早就遗忘,却不知只是扎根在心底深处,只等待着被人悄悄想起。

记忆被层层剥落,那不愿想起不敢去碰触的回忆露出一角。

吉美终于记起了,那已被刻意遗忘之人。

那是多久以前呢,应该是很久了,久到吉美几乎已经要忘记。

那时候的吉美,连小马驹的背都爬不上去。

后世对吉美的评价是至高的,虽然他背负了“背叛”之名。但他无疑是水源有史以来最强的一度王爵。

对待旁人,他冷漠而又高贵。对待使徒,他温柔而又亲近。对待友人,他知心而又守礼。

所有的人理所应当的认为,吉美生来就是如此完美,没有什么事是他做不到的。

他在人们心中,仿若神祇。

可吉美终究不是神,他只是一个人。即便再强大,也只是个凡人。

是凡人,就会有伤痛。

幼时的吉美,经常会受各种各样的伤。

吉美生来便没有亲人,自他懂事以来,见到的人便是水晶棺里的三个白银祭司。

白银祭司们对他寄予了厚望,只是碍于他年纪太小实在无法进行赐印。所以吉美每日里除了三餐休息外的大部分时间,都被用来修习魂术。

白银祭司迫切地希望他快速成长,可吉美那时不过是个四岁的小娃娃,正是需要玩乐的年纪。

但吉美却从来没有去过帝都繁华的街道,他除了修习魂术,其余的时间便是学习。

古老的书卷里有无穷无尽的知识,那对于年幼的他来说是晦涩难懂的。但是他只能去看去学去懂,因为如果不这样做的话,等来的便是白银祭司最严厉的呵斥。

吉美六岁的时候,已经可以自如的掌握魂力。

为此,他得到了白银祭司奖励他的第一件礼物。

一匹温顺雪白的小马驹。

可吉美太矮了,他甚至无法靠着自己爬上马驹的背。

他只能牵着小马驹在林中散步。

“为什么不使用魂力呢?”

蓦然出现的声音让吉美一惊,是谁,可以如此毫无声息的靠近自己却不被察觉?

吉美警惕的看向来人。

那是一个少年模样的人,他拥有如银纱般莹白的长发,精致而温和的面容。他的额前佩戴着一顶华贵的发冠。而他的身上,似乎带着似有若无的香气。

这个人是那么的完美,不禁让吉美微微愣神。

在看到那人的轻笑后,吉美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想依靠自己的力量。”

“魂力难道不是你自己的力量吗?”

吉美摇摇头,说“这不一样。”

“真是个固执的小朋友。”

他的声音真好听。

像是乐器的声音,声声入耳。

吉美这样想着,突然身体腾空,很快便稳稳落在小马驹的背上。

看着睁大双眼的吉美,铂伊司笑了起来。

吉美显得有些局促,他低声说:“谢谢你。”

铂伊司却不甚在意,只是转身准备离开。

“等一下。”吉美叫住了那将要离开的人,问道:“我叫吉美,你…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他是怎样回答的呢。

他说。

“很高兴认识你,吉美。初次见面,我是风源的一度王爵,铂伊司。”

那是吉美与铂伊司的第一次见面。

而吉美在铂伊司离开后,才反应过来。

原来他便是铂伊司,被誉为整个大陆上最强的一度王爵。

他看起来很年轻,可是他的名字却已经传遍了整个大陆。

吉美不禁想到,自己是否也能有一天如他一样,变得强大呢。

那之后,吉美愈发刻苦。

渐渐地,小马驹长成了小马,后来变成了英俊的马驹。再后来,变成了老马驹。

亲手埋葬老马驹的那天,吉美被正式赐印,并接替漆拉成为了水源的一度王爵。

自此,水源一度王爵的名字,在四方境地传开。

吉美第一次遇见漆拉的时候,漆拉便操纵着棋子向自己进攻。

那样的来势汹汹。

那一瞬间,吉美本可以躲开的。

可是却被漆拉那银色的长发晃了眼,生生扛下那一击。

漆拉对于吉美的不躲避有些诧异,他收回了魂器。

“因为你,我的三个使徒全部丧命。”

漆拉静默后,这样说道。

吉美了然,自己接替了漆拉一度王爵的位置,那么漆拉的三个使徒便只能留下一个。

这件事,的确是他的责任。

“我很抱歉,但是对于既定的事实,你我都无法去改变。”

吉美歉意的说道。

漆拉垂下了眼眸。

吉美望着那堪称美艳的面容,随风扬起的银色长发,久远地想起了某个人。

自那以后,两人渐渐地走进。

漆拉从没有想过,自己会跟吉美成为朋友。

游走于大陆,漆拉这些年来看过了太多的人和事,除了自己的使徒,其他的人自己从未放在心上。

可吉美,不一样。

他是特别的。

吉美的风度以及那温和的态度,渐渐地令漆拉着迷。

真是可笑,他居然会迷恋上一个自己曾经想要杀死的人。

可情这种东西,就是这么的毫无道理。

漆拉被吉美吸引着。

吉美喜好收藏酒杯,漆拉便催动棋子为他找寻各式各样的酒杯。

然后,两人一起对饮。

漆拉跟吉美的酒量一直很好。

可却在一个月色皎洁的夜晚,他们借着酒,心知肚明的意乱情迷。

当褪去衣物,被吉美紧紧拥住的时候,漆拉是战栗却又期待的。

也许是孤独了太久,需要对方的体温予以慰藉。

被推倒在那轻软的床榻时,漆拉听到吉美那几不可闻的呢喃。

他那样热切呼唤着一个人的名字。

他说。

铂伊司。

刹那间,漆拉脑海中清明一片。

铂伊司,那响彻大陆的风源一度王爵,那如神一般强大的男人。

漆拉想起吉美注视自己的目光。

那样深情的目光,漆拉本以为他与自己的心意是一样的。

可如今看来,这只不过是场可笑的单相思。

吉美看得人,从来不是自己。

漆拉推开了吉美,他没有说话,只是盯着吉美。

那明亮的眼眸,就这样倒映着吉美逐渐清醒的面容。

吉美看到了漆拉眼中那驱散不开的悲伤。

漆拉的面容一如既往的精致动人心魄,掌下的躯体白皙如玉石,那样的完美,让人禁不住想去靠近想去拥有。

可,他终究不是他。

良久,吉美低声说。

抱歉。

吉美很后悔,他不该放任自己沉浸在漆拉的温柔里,更不该将漆拉当成那个人的替身。

那一晚,两人最终没有做到最后。

漆拉穿衣离开了吉美的寝殿。

自那以后,很久很久,吉美都没有再见过漆拉。

直到后来,漆拉带来了白银祭司需要镇压暴动魂兽的讯息。

对于漆拉的所作所为,吉美是早有预知的。

可不知是出于愧疚还是什么,吉美终于还是踏进了漆拉的陷阱里。

如果这样能够消去漆拉心中的愤恨,那么吉美愿意去补偿。

吉美相信,即便自己不在了,漆拉也会替自己守护好水源。

恍惚间,吉美似乎听到有人在呼唤着自己。

那样的期盼,那样的急切,那样的熟悉。

这声音,是谁呢?

不再沉湎于梦境,吉美奋力挣脱着。

终于,吉美摆脱了梦境的泥沼,渐渐转醒。

睁开已紧闭太久的双眼,他看到了眼前那人期盼的目光。

那银色的长发如雪的面容,他似乎比记忆中,成长了许多。

那是自己最看重的天之使徒—银尘。


推荐文章
评论(8)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9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浙ICP备16011220号-11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自营经营者信息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