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网易轻博

【吉铂】 风不止--第2章 现实
小糖人 2019-09-02

预计下章结局(*╹▽╹*)

------下个坑是吉漆------

十日前,玄沧的白银祭司终于覆灭。

祖金之子盘风登基掌权,虽新帝年幼,但君臣一心,重整玄沧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对于麒零,吉美是愧疚的。

如今吉美能完好的站在这。

可银尘,麒零的王爵却不知所踪。

吉美的重生是他的使徒银尘用生命换来的。

当时吉美试过去救那被鬼面女之发覆盖的银尘,那可是他的使徒啊,他怎会袖手旁观。

可突然间那些交错的白色枝丫连同银尘的躯体一齐消失。

再无踪迹。

连带银尘的气息也消失了。

早就切断了感应的吉美,根本无法感知到银尘。

吉美翻遍了白色地狱找遍了灵冢却仍是一无所获。

而为全大局,吉美只能离开灵冢,他找到了麒零并和众人消灭白银祭司。

漆拉受了重伤,二度使徒和六度王爵的情况也不乐观。

但最终漆拉仍是与他们站在同一战线,单是这一点,便足够了。

吉美知道,漆拉一直没有变过。

永生王爵莲泉正在为漆拉疗伤。

二度王爵幽冥和四度王爵特蕾娅也终于不再隔岸观火。

吉美将银尘坠落前留下的灵器,交给了麒零。

那里面承载着银尘与麒零曾经的回忆。

强大如吉美,紧紧只是碰触了灵器,便已感知到里面的回忆。

那些回忆没有太多的惊涛波澜,可以说是很普通。

可越是普通的回忆,越是动人。

在看着麒零因银尘留下的回忆神伤时,吉美不禁想到了深藏在记忆中的那个人。

那是他强迫自己不去想的人。

那也是他曾经日夜思念的人。

铂伊司。

在吉美成为一度王爵后,他曾见过铂伊司,那是他们时隔许久后的第二次见面。

那一日,吉美从白银祭司那里接到指令,让他去褐合镇,那里有他的使徒,名为银尘。

白银祭司需要吉美将银尘带回帝都心脏。

当吉美离开心脏,走过幽长的甬道时,迎面而来的人让他停下了前行的脚步。

那人的容貌一如当年,气度更胜从前。

他经过吉美身边时,也停下了脚步。

“水源的一度王爵?”

吉美望着他,不语。

“明明小时候那么可爱,怎么长大了却沉闷成这个样子?”

铂伊司的声音离吉美很近。

吉美心中一动,他还记得。

吉美依旧没有说话。

他不知久住风津道的风源一度王爵,为何会突然造访水源。

他所为何事?

目的何在?

应该不仅仅是简单的造访。

吉美的心中有强烈的预感。

吉美开始忐忑。

铂伊司却仍是笑着。

当晚,吉美在自己的寝殿中静默了很久。

然后,吉美做了一个决定。

寂静的夜晚中,吉美隐藏了自己的灵力,避过了所有人,来到了心脏深处。

吉美在曾经在心脏住过太久太久。

他知晓虽然白银祭司如神明一般几乎不需要休息。

可每一晚,总有那么小半个时辰,白银祭司们是沉眠的。

而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吉美终于来到了那心脏的最深处。

那里,有吉美幼时曾经见到过的《风水禁言录》。

时间紧迫,吉美只能用灵力将整本复刻,再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心脏。

待回到寝殿后,吉美张开两道结界,然后将刻本取出。

这一晚,吉美知道了那被掩埋多年的真相。

那真相太过血 腥与残忍,饶是吉美,也一时难以接受。

多年来的坚持,如今看来却是如此的可笑。

奉若神明的白银祭司,居然是如此罪恶的存在。

吉美的心似是被热油浇透了,难受且煎熬。

吉美毁掉了复刻,然后便静静坐着。

直到天边透出第一丝光亮,吉美才回过神。

是时候,去迎接他的使徒了。

银尘比吉美想象中的要单纯许多。

虽然早已饱受了太多的风霜与苦楚,可银尘却保留了那最初的单纯。

看着银尘,吉美便想到了自己的曾经。

这样纯白的一个人,吉美想要去守护。

所以吉美在去帝都前,便对银尘进行了赐印。

这违反了白银祭司的指令。

但吉美却依旧这样做了。

白银祭司对于吉美的做法很是不满。

从那不同于往常略带愤怒的声音里,吉美便听得出来。

吉美早已料到,白银祭司想先对银尘进行精神浸染,再由自己对他进行赐印。

毕竟对于白银祭司来说,银尘是他们此刻心中所期盼的完美容器。

但吉美却使他们的计划无法实现。

可白银祭司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慈祥的安抚了银尘一番,并恭贺他成为了一度王爵的天之使徒。

白银祭司自然是愤怒的。

曾经,他们创造出了漆拉,那是他们十分满意的一个容器。

可后来,他们又造出了吉美,他成为可以替代漆拉的容器。

看着吉美的强大,白银祭司倍感欣慰,他们仿佛看到了自己逃离水晶棺的那一日。

吉美越来越强大,强大的可怕。

自吉美拥有审判之轮那一日起,白银祭司开始恐惧。

这样完美的吉美,是对白银祭司最大的威胁。

所以白银祭司们创造出了银尘。

他们刻意的将银尘丢弃,想让他经历这世上的丑恶,然后再由他们去解救。

这样,银尘便会完全的屈 服于他们

但是白银祭司们没有想到,即便如此,银尘居然还能保留那对人世美好的期盼。

更令他们恼怒的事,吉美开始违抗他们。

果然,这个威胁必须除去。

吉美本以为可以暂且阻碍白银祭司的计划。

可吉美终究是低估了这群疯狂的恶魔。

他们掀起一场灾难,为了平息这场风波,水源的许多灵术师们都失去了性命。

而后不久,白银祭司们便依靠那充盈的灵力以及数以千计的灵术师的躯体,萃取制造出了一个千万年来他们最为满意的——完美容器。

铂伊司又一次来到了水源。

吉美看着他,心是刺痛的。

因为他知道自己最终会与铂伊司对立。

若是没有看过《风水禁言录》,也许会有那么一天,吉美会将那份感情,那份期盼毫无保留的告知铂伊司。

可命运的齿轮不会因为谁而停止转动。

现实将吉美还未说出口的话碾的粉碎。

那份单纯的感情如同碎屑般,被名为“罪恶”的狂风吹得四散,再也找寻不到一丝一毫的踪迹。

而后发生了许多事,吉美再没有见过铂伊司。

那份感情,那个人,那些为数不多的回忆,终于沉入心底。

“吉美。”

漆拉的声音,将吉美拉回现实。

吉美望着众人,望着大战后残破的一切,不再怅然。

守护玄沧,守护水源,是吉美最大的责任。

水源白银祭司落败的消息,很快便传遍了四大邦域,传到了风源。

西鲁芙知道后,失去了往日的冷静,她找到了铂伊司,询问他的意见。

可铂伊司在知道吉美逃出那囚禁之所后,只是笑着,对于眼前这个近乎疯狂的女人却是不闻不问。

那些曾经,铂伊司刻意不去想的过去,终于可以好好的拿出来,细细品味了。

铂伊司望着闪耀的烛火,不禁想到,他与吉美的第二次见面。

再次见到吉美,铂伊司眼里闪动着吉美看不懂的光芒。

吉美不知道,那时的铂伊司已经猜到了一切。

但是铂伊司并不打算将这件事告诉水源和风源的“囚徒们”,也不想提醒那位妄图掌控一切的女王陛下。

铂伊司只想独享这个秘密。

他想将眼前这个温和宽厚的男人,把控于鼓掌之中。

铂伊司已经无趣了太久太久,时间于他而言只是一日复一日,枯燥且乏味。

他本以为,自己就要这样无聊的度过接下来的岁月。

可他,遇到了吉美。

铂伊司还记得,那个牵着雪白小马驹的小男孩,他是那么的弱小,却又是那么的倔强。

像是一把小小的火苗,在寒风中顽强的燃烧着。

那之后,小男孩长大了,他的名字从水源传到了风源,最终传到了四大邦域。

铂伊司兴趣盎然,他越来越关注吉美,他的一点一滴,铂伊司期盼着与吉美的再一次见面。

终于,铂伊司找到了机会,他来到了水源,见到了时隔多年后的吉美。

他长得与自己一般高,面上不再有单纯的笑容,但那沉静的面容,却像是熊熊烈火,将铂伊司的心燃烧着炙烤着。

铂伊司感觉自己的心,在疯狂的跳动。

而吉美眼中那极力掩饰的渴望,却被铂伊司看得一清二楚。

铂伊司笑了,笑得心满意足。

这真是太美妙了。

铂伊司已经禁不住在想,如何让眼前的男人露出更多的情绪。

当铂伊司发现吉美触碰过“禁忌”后,他愈发的期待。

铂伊司期待着,看着吉美与祖金王密谋,看着他们在那个人的帮助下夺走了完美容器,看着吉美竭力的想要保护那三个使徒。

可很快,白银祭司动手了。

铂伊司的乐趣,被打破了。

事情脱离了铂伊司的掌控。

吉美,那个自己本想掌握的男人,被水源的白银祭司们,囚禁在了一个铂伊司都无法进入的地方。

那时,铂伊司的心仿若被寒冷的雪水浸刷。

那是铂伊司第一次感到恐惧。

因为铂伊司意识到,他可能会失去正在享受的乐趣,他可能会失去吉美。

那个已经在自己心中,扎根的男人。

推荐文章
评论(17)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9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浙ICP备16011220号-11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自营经营者信息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