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网易轻博

【吉铂】 风不止--第3章 结局
小糖人 2019-09-02

为什么就BE了呢?

键盘动的手(*╹▽╹*)

------正文------

为了再一次见到他,铂伊司找到了水源曾经的一度王爵,漆拉。

他要求漆拉给他再做一枚棋子,但是却被拒绝了。

“你难道不希望救他出来?”

当时铂伊司是这样发问的。

那是一个无风的夜晚,漆拉侧着身,他的脸半掩在黑暗中,却仍是那么的夺目。

“那枚棋子上有白银祭司的灵力加持,无法复制。”

漆拉的声音冷冷的,可铂伊司却从中听出了一丝脆弱。

他看着漆拉,突然就明白了。

而话已至此,铂伊司也知道除非奇迹,否则他应该是再也见不到吉美了。

真是可惜。

他失去了最有意思的玩 具。

从那以后,铂伊司便一直待在风津道。

继续着无聊且枯燥的岁月。

偶尔他会想起吉美,想起那个记忆中骑着雪白马驹的小小少年。

“我说铂伊司,你到底有没有在听?”

西鲁芙的声音有些尖锐,铂伊司皱起了眉。

眼前的女王陛下面容有些扭曲。

“我们得想个办法,夺回完美容器。”

铂伊司冷眼看着她,右手食指轻敲着水晶椅的扶手。

“完美容器啊…”铂伊司低声念道。

也许,他可以借机再次见到那个男人。

铂伊司已经无聊了太久,急需要玩 具来充实他乏味的生活。

时间像是空中的飞鸟,滑翔的飞快。

几个月的时间很快便过去了。

而大战后的玄沧此时已恢复了元气。

被白银祭司笼罩的恐惧也如烟云消散。

麒零走过了很多地方,却根本找寻不到银尘的踪迹。

饶是吉美,也有些焦躁。

他的使徒,究竟在哪里?

而就在一个午后,麒零在水源与风源的交界处感受到了银尘的气息。

他很确定,银尘就在风源。

但是由于水源与风源的紧张关系,麒零不能贸然踏进风源的领地。

麒零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冲动的少年人了。

现在的他学会了冷静,他强迫自己离开那里,回到玄沧。

当麒零将此事告知吉美后,风源的使者也在那一日造访了玄沧。

风源的使者带了一个讯息来。

水源的七度王爵在风源一度王爵的府邸做客。

需要水源的七度使徒亲自去接他归来。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陷阱。

虽然是陷阱,可除了踩下去,别无他法。

所以他们没有告诉任何人,吉美便陪着麒零一起去了风源。

当漆拉得到消息的时候,已经是三日后。

此时漆拉的身体已恢复了几分,虽然下地不再是问题,但是催动灵力操控棋子却依旧吃力。

他找到了莲泉,让她帮助自己在短时间内恢复灵力。

“三度王爵,你该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我知道。”

“这会对你的身体造成无法逆转的伤害,太过冒险了。”

漆拉望着莲泉,这个温柔却冷静的永生王爵。

“我不放心他。”

莲泉不语。

“若六度使徒还活着,若是她遇到了同样的事情,我相信你会做出跟我一样的选择。”

提到幽花,莲泉心中一痛。

的确,漆拉说的没错。

所以莲泉没有继续劝说。

莲泉已经失去了幽花,所以她无法眼睁睁地看着漆拉失去那个于他而言重过生命的人。

两日前,麒零与吉美抵达了风津道。

再次见到铂伊司,吉美的面上平静无波,心中却是翻腾的厉害。

铂伊司的脸上依旧带着那不明的笑意。

这么多年了,他还是没有变。

足足耗了两日,在今晨,铂伊司才带两人去看银尘。

银尘被安置在灵力充沛的冰棺里。

麒零望着沉睡中的银尘,小心翼翼的去触碰。

冰冷而又柔软的脸颊。

轻微起伏着的胸膛。

银尘还活着,他真的还活着。

铂伊司的条件很简单。

麒零留下,银尘离开。

但麒零跟吉美都明白,一旦麒零留下,那将意味着什么。

白银祭司最得意的完美容器。

除了承载那最邪恶的灵魂,还能有什么更好的用途呢?

“你们有一天的考虑时间,明日黎明到来前,希望听到令人满意的答复。”

这是一个艰难的选择。

无论如何选择,都是最坏的结果。

所以,吉美来替麒零做了选择。

吉美将麒零困在了他所制造的结界里,并给莲泉和漆拉传了讯息。

而后,吉美来到了铂伊司的寝殿。

“这才到下午,你们就考虑好了?”

铂伊司将一杯醇香的酒递给了吉美。

望着那鲜红的酒液,吉美沉默着。

“怎么,不尝一尝吗?”

吉美看着铂伊司,而后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铂伊司笑了。

“说说吧,你们的选择。”

铂伊司的心情很好,脸上的神色很温柔。

“我留下,让麒零带银尘离开。”

“你?”铂伊司笑了笑“我们要的可是完美容器…”

“在麒零诞生之前,我就是最完美的容器。”

铂伊司盯着吉美,眼前的人目光坚定,看起来不像是在开玩笑。

“可你拥有审判之轮,只要你想,你能毁灭一切。”

吉美点点头“可是为了他们,我不会。”

铂伊司放下酒杯,他的心中涌出几缕烦闷的情绪。

不,不应该是这样的。

吉美怎么可能会这样做?

“你为了这么一两个蝼蚁,而牺牲自己,甚至置整个大陆的安危于不顾,这可不像你。”

铂伊司脸上的笑意慢慢淡去,他在等着吉美的回答。

“可能对于你来说,他们很渺小。但是于我而言,他们很重要。”吉美皱起了眉,身体轻微的摇晃“况且我相信他们,即使没有我,他们也可以阻止浩劫的降临。”

说完后,吉美身上的力气便仿若被抽走一般,瘫坐在了水晶椅上。

酒里有毒,吉美很清楚。

但他还是选择饮尽。

铂伊司起身,居高临下的望着无力的吉美,他伸出了手,掐住了吉美的脖颈。

那只修长且无暇的手,慢慢收紧。

吉美就这样看着铂伊司。

铂伊司也同样看向他。

“值得吗?”

许久之后,铂伊司松开了手。

吉美咳嗽着,却仍是吐出两个字。

“值得。”

铂伊司看着吉美,很气愤。他气愤的是,即便是吉美,他最中意的玩具也不能免俗。被那些莫名其妙的情感所牵绊,做出了最令人失望的选择。

吉美试图催动灵力,却连手掌都抬不起来,他知道自己中了毒,却不知晓那是什么毒。

铂伊司望着吉美,突然笑了。

“反正你也快死了,那么不如在这之前,陪我玩一玩。”

吉美的意识很快变得模糊不堪。

他的衣物被铂伊司脱得七七八八。

他下身最脆弱之处被铂伊司把玩着,吞吐着。

吉美想要逃开,却挣脱不开。

这样的情景,真是糟透了。

吉美望着唇角留下白色浊 液的铂伊司,不想再看。

他从来没有想过,有一日,两人会发生这样的事。

此刻的吉美虽然身体上有最愉悦的感受,可是他的心却仿佛被无声地践踏着。

“不用忍耐,让我多看一些你疯狂的表情。”

铂伊司解开自己的下衣,然后沉下腰。

那一刻,吉美的心痛极了。

铂伊司的嘴间露出细碎的声音,那声音让吉美不忍去听。

夜幕降临,没有点烛火的寝殿只有凉凉的月色。

吉美望着层层叠叠的纱帐,心中又痛又苦。

“铂伊司…”吉美费力地呼唤着身上扭着腰的那人。

铂伊司停下了动作。

“你到底…到底把我当成了什么?”

最终,吉美问出了口。

铂伊司,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呵。”铂伊司笑了,依旧那么好看。

他俯下身,望着吉美

吉美耳畔传来了铂伊司温柔的声音。

“当然是我最中意的…玩 具。”

随即,铂伊司便直起身,继续动作着。

吉美望着铂伊司,心中很空。

他仿佛回到了那一天。

那天自己牵着小马驹,铂伊司出现,他是那么温柔,那么好。

而自己,也从那一天起,记住了他。

情愫在心中扎根疯 狂的成长。

当吉美意识到的时候,他已经深深地爱上了这个人。

虽然发生了那么多事,虽然两人的立场注定了两人的对立。

但吉美想着,至少能够在心里,悄悄地爱着他。

可就在刚才,他听到了什么?

玩 具?

于他而言,自己只不过是一个…玩具?

多年以来的坚持,就这样被击碎。

吉美觉得,自己可能再也没有办法坚持下去了。

被身体所驱使的铂伊司,无意间瞧了一眼吉美。

然后,他停下了动作。

他看到,吉美在哭。

吉美…会哭?

怎么可能?

可事实就是如此。

那个一向强大而温和的男人,那个被人奉为神祇的男人,在无声地流泪。

他就那么静静地躺在那里,泪水不住的从他的眼角低落。

没有抽噎,没有无助,就那么静静地落泪。

铂伊司的手轻轻触碰着吉美的眼角。

可泪水却擦不净。

温热的泪,落在了铂伊司的指间。

为什么,他为什么哭?

明明,明明自己在取悦着他,他为什么反而一副受害者的模样?

是,自己的确给他下了毒,可只要他服个软,自己怎么会真的要他死?

“铂伊司,你放过我吧。”

铂伊司有些不可置信。

放过他?

他居然让自己放过他?

真是可笑,他可是自己最中意的玩 具,自己大费周章为的就是把他牢牢地攥在手里,怎么可能会放手?

“吉美啊,你这是怎么了?你不是一直都喜欢着我吗…是你说的,要留在我身边啊。”

吉美一怔,他艰难的开口说道:“你…一直都知道?”

铂伊司挑挑眉,眼里是不变的笑意。

吉美却苦涩地笑了“你知道,原来你知道…可你却依旧选择这样做。”

铂伊司不笑了,他看着这样的吉美,禁不住手握成拳。他气恼,他愤怒,他不解。

为什么,为什么吉美会是这样的表情。

到底是哪里出来错?

“你放开他。”

漆拉的声音,让铂伊司恢复了冷静。他起身,下了床,对漆拉说道:“他自愿留下的。”

漆拉看了眼掩盖在纱帐后不得动弹的吉美,沉下怒气,迫使自己保持冷静。

“我要带他走。”

铂伊司笑着说:“那你就试一试。”

即便是恢复了十成灵力的漆拉,也无法与铂伊司抗衡。

面对黄金瞳孔,一切灵力都是枉费。

但漆拉没有放弃,仍旧进攻着。

最终,漆拉落败。

铂伊司看着跪在地上的漆拉,心情却依旧烦躁。

“放过他,我替他留下。”

听到这,铂伊司说“你凭什么?”

“在他诞生前,我曾是白银祭司所制造的最完美的容器。”

铂伊司因为漆拉的话,静了下来。

一样的话。

漆拉跟吉美说了一模一样的话。

“漆拉…不行。”吉美挣扎着下来,他想要走过去,却被铂伊司拦住了去路。

铂伊司看着他们两个,慢慢地笑起来。

“我可以放你们所有的人离开,但是我现在心情很不好。”

随后,漆拉跟吉美听到铂伊司说。

“不如这样,你们做个选择,看谁愿意亲手捏碎自己的爵印。那个场面一定十分有趣,怎么样,你们谁来动手?”

吉美望着铂伊司,觉得心中那最后一丝期盼也被掐断,粉碎。

“希望你能兑现诺言。”

吉美甚至根本来不及阻止,眼睁睁地看着发生的一切。

漆拉催动灵力,亲手捏碎了自己的爵印。

自此以后,他再也无法汇聚灵力,再也无法操纵棋子。

铂伊司没有想到,漆拉居然会真的这么做。

为什么?

就因为要带走吉美?

难道吉美对于他来说比爵印还重要?

这,还是自己认识的漆拉吗?

铂伊司不禁想到很久以前,那时候吉美还没有诞生,那时候漆拉来到风津道。

他是那么夺目且孤高的一个人。

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变了?

是在他失去使徒之后,还是,在他遇见吉美之后?

铂伊司不再去想。

最终,铂伊司信守了承诺。

他看着吉美搀扶着漆拉离开时的背影,伸出了手。

“吉美…你还中着毒,你…”

可吉美只是脚步微顿,却没有回头。

“风源一度王爵铂伊司,再见之时,便是敌人。”

然后他们便离开了。

铂伊司的手,最终什么都没有抓住。

他望着早已不见的人影,只觉得面上冰凉一片。

铂伊司伸手触碰眼角,才发现不知何时,那里竟湿润了。

为什么?

自己居然会流泪?

是因为,失去了那最中意的玩 具吗?

铂伊司想起方才吉美离开时的模样,心有些微微刺痛。

窗外飘起了雪。

原来已是初冬。

铂伊司望着纷扬的落雪,收回了手。

他不知道自己因何而哭。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他只知道,自己可能永远的失去了那个人。

那个记忆中骑着雪白小马驹的小小少年,再也不会回来了。

他再也不会满脸局促不安却微笑着对自己说一句。

“谢谢你。”



推荐文章
评论(21)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9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浙ICP备16011220号-11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浙网文[2019]3904-370号自营经营者信息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