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网易轻博

【吉漆】 落子无悔--第1章 身在棋局
小糖人 2019-09-10

漆拉六岁的时候,便掌握了做棋子的天赋。

起初漆拉只能用棋子做出金色的小巧棋子,能传送的地方距离也不算远。

但渐渐地,随着漆拉年岁的增长,天赋可以熟练运用,他已经可以用任何接触的物体,制作出精致的或大或小的棋子,所传送的距离越来越远。

他是时间与空间最好的牵引者。

白银祭司曾称赞过漆拉,说他是迄今为止,水源最为优秀也是最年轻的一度王爵。

当然,也是千万年以来,白银祭司最满意的容器。

如此也不枉费他们耗费了数百人来炼化浆芝原液了。

毕竟漆拉无论是容貌,躯体,声音,都算得上是极品。

漆拉的强大早已闻名于四方邦域,前来的挑战者络绎不绝,但无一不为其折服。

若是就这般下去,漆拉无疑会成为白银祭司的灵魂容器。

可白银祭司并没有止步于漆拉,他们不会将赌注只压在一枚棋子上。

所以后来,吉美诞生了。

与漆拉不同,吉美从小便由白银祭司亲自教导。

那个时候漆拉便已隐隐觉察出,白银祭司培养出无数代的王爵,除了让他们守护水源,应该还有什么其他的事情。

而那件事情,也许比守护水源的和平更加重要。

漆拉第一次见到吉美时,吉美还只有四岁。

那一日,漆拉执行任务归来,他来到心脏向白银祭司们汇报行程。远远地便看到因为修炼魂术过度而昏睡过去的吉美,他那么小,身边的书卷几乎要将他埋没。

漆拉第二次见到吉美时,是在铂伊司时隔多年造访水源的那一日。

在树林深处,漆拉看到吉美不想依靠任何魂力,只想凭着自己那小小的身躯去爬上那匹温顺又洁白如雪的小马驹。

那么小,那么倔强,那么让人移不开眼。

那个时候,漆拉甚至想走过去,帮一帮他。

可是后来铂伊司来了。

那个总是面带笑意待人温和却高深莫测的风源一度王爵。

漆拉惊异于铂伊司的突然出现,他深知,铂伊司此次前来的目的没有那么简单。

所以漆拉跟踪了铂伊司。

但在离开前,漆拉回头望了一眼。

他看着骑着小马驹的吉美离自己渐渐远去,那小小的身影如同飘絮般遥远,很快便随着风消失不见。

真可惜,他们甚至没有说上一句话。

漆拉转身离开,与吉美的方向截然相反。

在这之后,漆拉很确定铂伊司,不,风源在跟水源有着什么交易。这场交易背后所掩盖的真相也许会很可怕,多年来漆拉一直在找寻着,却毫无头绪。

直到那一日,吉美被白银祭司正式赐印。

而漆拉,从曾经的一度王爵,降格成为了三度王爵。

鹿觉、藏河和束海,也被执行了红讯。

转瞬间,漆拉失去三个使徒。

自此后,漆拉再未收过使徒。

他就这样,孑然一身了许多年,一如曾经独自踏遍四方邦域的那些岁月。

一个人,走过山川湖泊,走过崎岖石路,穿过深山树林,踏过焦灼沙漠。

原来自始至终,他都是一个人。

为了试探白银祭司,同时也是为了自己的三个使徒,漆拉找到了吉美并攻击了他。

可最终,漆拉没有下狠手。

漆拉看着曾经的矮小少年经过岁月的打磨,已然成长为宽和而强大的男人。

漆拉在吉美的身上,看到了些许自己的影子。

但其实,吉美与自己很不相同。

吉美的温和总是给与身边所在乎的人。

所以东赫跟格兰仕才会对吉美抱怨,虽然他们敬畏着自己的王爵,却是真心将他当做亲人的。

其实漆拉是很羡慕吉美的。

与吉美在一起的时光,安静且美好。

这让漆拉感到很温暖。

渐渐地,漆拉知道,自己对于吉美的心,变了。

不再是单纯地欣赏,而是在那之上所衍生而来的喜爱,最终经过时间的冲刷,变成了浓烈且难以割舍的爱意。

这太危险了。

尤其是当漆拉看过《风水禁言录》,在得知了白银祭司的真实身份以及他们的计划之后。

漆拉知道,他与吉美的处境都很危险。

彼时的吉美已经拥有了审判之轮,是白银祭司畏惧的存在。

虽然白银祭司制造出了银尘,但却被吉美提前赐印。

漆拉知道,白银祭司已将吉美当做了弃子。

在这场以四方邦域数以万计民众为赌注的棋盘上,无论是谁,都不过是白银祭司手中一个随时都可以丢弃的棋子。

在这之后再次造访水源的铂伊司,带来了风源白银祭司和风后西鲁芙的意图。

漆拉知道,完美容器的计划,终于要被启动了。

漆拉试图去阻止,可他终究势单力薄。

命运是如此的残酷,即便是漆拉,也无法改变。

他虽有神力。

却终究是人。

漆拉所能做的,也不过是用自己的力量去守护身边重要之人。

漆拉十分珍惜与吉美,与吉美的使徒所相处的日子。因为漆拉知道,也许在将来的某一日,雾隐绿岛的平静将会被打破。

与吉美对饮,看着银尘跟东赫和格兰仕追逐玩闹,静静地望着雾隐绿岛的一切,漆拉已是觉得幸福至极。

可那一日,终究是来临了。

完美容器,被制造出来了。

漆拉最终决定,一个人去面对。

临行前夕,漆拉与吉美饮了许多酒,两人借着心知肚明的醉意,做了些糊涂事。

漆拉被吉美拥抱住的时候,心口发烫,几乎就要将心中压抑的情感宣之于口。

却被吉美低声呢喃的名字惊醒,他的自尊似是被打碎的水晶,散落了一地。

漆拉落荒而逃。

天亮后,漆拉怀抱着那样绝望的心情,想着即便是因此身死也没什么值得留恋的了。

因为即便自己真的死了,吉美也不会多伤心。

这样就好。

就让这场可笑的单相思随着自己生命的结束而一起终结湮灭罢。

可白银祭司的力量比漆拉预想中更加可怕。

漆拉只能将仍在襁褓中的完美容器带走,交给了水源的王,让他决定完美容器的去留。

完美容器最终因为王的心善而活了下来。

漆拉之后去福泽镇看过,那是一个边远祥和的小镇,那里的人淳朴和善,在这里成长,也许会让完美容器保持纯善。

在那场抢夺中,漆拉受了伤,未免节外生枝,漆拉再也没有去过雾隐绿岛。

他不想让吉美从中看出端倪。

而在见识到白银祭司的实力后,漆拉便开始了谋划。

一场将自己,将所有人都拉进去的棋局。

失去了完美容器,除去吉美将是白银祭司最迫切的愿望。

为此,漆拉谋划了许多年。

而每隔一两年,漆拉便会去福泽镇,看一看完美容器,不,应该叫他麒零。

麒零是个无忧无虑的少年,虽然调皮了些,但很善良。

那样纯真的笑容,光是瞧着便令人心悦。

漆拉很庆幸,当时没有伤害麒零。

最终,时机成熟了。

漆拉引导着白银祭司,让吉美去镇压暴动的魂兽—宽恕。

因为漆拉知道白银祭司无法将吉美杀死,只能将其囚禁,所以漆拉在确保吉美安全的前提下才做出这样的选择。

漆拉原来的计划,是在吉美被囚禁后,自己操纵棋子暗中将其救出,并将一切告知。再由自己代替他,留在囚禁之地,以免引起白银祭司的怀疑。

可世事难料,白银祭司在漆拉制作的棋子上加持了魂力,使得连棋子的制造者漆拉都无法复制这枚棋子,那枚棋子成为了白色地狱唯一的通行棋子。

可计划既然开始,便不能停止。

也许让吉美留在那,也不算一个坏的选择。

而后漆拉终是亲手,将吉美送进了白色地狱。

看着吉美,漆拉内心是苦涩是纠葛是不忍是无奈。

吉美,我怎么会怨恨你,我想要做的事从始至终就只有一件。

守护你。

可你我都在这盘棋中,都是身不由己。

那之后,铂伊司找过漆拉。

漆拉望着铂伊司,吉美难以忘怀的那个人,他的确很完美。而且看起来,他心中也是有吉美的。

真是令人嫉妒。

却又令人羡慕。

铂伊司想要救出吉美,如同漆拉的心愿一般。

可漆拉只能用最冰冷的言语去答复他。

因为只有这样,漆拉才能欺骗自己,才能遏制自己那颗想要救出吉美的心。

思念的日子,如同荆棘加身,却又似蜜糖入喉。

是疼痛且甜蜜的。

唯一让漆拉感到安慰的,便是银尘的复生。

至少,吉美最在意的天之使徒还活着。

漆拉读的懂银尘眼中的冷漠,他知道银尘没有忘记雾隐绿岛,这便足够了。

东赫跟格兰仕之死是漆拉不曾想到的,他不知道白银祭司会让特蕾娅去执行红讯。可漆拉毕竟是整件事的推动者,他心中的愧疚不会比银尘少。

漆拉知道,白银祭司谁都不信。

他们这些原始天妖的化身只相信自己。

漆拉期盼着完美容器的成长,他相信纯善的麒零,将是消灭白银祭司最利的刃。

一切都朝着最好的方向发展。

牺牲虽然是在所难免,却是漆拉不愿意见到的。

漆拉看着一个又一个生命的消逝。

他自责,他无奈,他痛惜。

可为了消灭白银祭司,漆拉只能继续前行。

即便被揣测被误解被唾弃,漆拉依旧无悔。

在最终战事到来之前,漆拉是想以自身换来吉美的自由。

可却被银尘抢先一步,当漆拉赶到的时候,银尘已经被传送到了白色地狱。

一切都晚了。

那时漆拉是心若锥刺的。

因为漆拉无法留住银尘,他连吉美最后的使徒都无法守护,他无法想象吉美醒来后会是何种失望的模样。

失去所有使徒的痛苦,漆拉不想让吉美去体味。

但是漆拉不能表露出丝毫的异常,他还要回到白银祭司那里,去完成最后的局。

漆拉见到吉美,那压在心底多年来的思念,像是洪水般几乎要喷涌而出。

可是在看到吉美眼中的淡漠后,漆拉的心便从热切渐渐变冷。

吉美的眼中只有淡然,只有疏离。

是啊,于他而言,自己恐怕只是一个背叛者。

当被审判之轮穿胸而过时,漆拉以为自己会就此湮灭化作微尘。

可是奇迹般的,漆拉没有死,他活了下来。

虽然命留住了,但身体却恢复的很慢很慢。

即便如此,在接到吉美的传讯后,漆拉依旧不顾身体与莲泉前往风津道。

在那里,漆拉与莲泉救出了银尘与麒零。

找到吉美的时候,漆拉看到了一脸餍足的铂伊司。

可铂伊司却对吉美下了毒,甚至将他的生命作为赌注。

所以漆拉断然不能讲吉美留在此地,即便是以爵印为代价。

亲手捏碎爵印的时候,漆拉觉得自己仿佛失去了一切。

自此以后,他便再也无法使用魂力。

与吉美相互扶持着,他们与莲泉和麒零碰面,回到了水源。

那之后,漆拉便再也承受不住身体上的折磨,跌入无边黑暗。

在这无垠的暗黑中,漆拉仿佛看完了自己的这一生。

回首看看,这一生,可悲又可叹。

值得怀念的日子便只有与自己的使徒们的日子。

以及记忆深处里,与吉美在一起的时光。

若是可以,漆拉真的想要忘记吉美,忘记这个令自己死死生生的男人。

“漆拉”

那声音有些虚弱。

“漆拉”

那声音离得很近。

“漆拉”

最终,漆拉睁开了双眸。

他看见那人眼中的担忧。

在见到自己醒来后,他嘴角有淡淡地笑意。

他笑得可真好看。

像是冬日的暖阳。

漆拉静静地望着。

他张口问道。

“你是谁?”

随着漆拉话音落地。

吉美脸上的笑僵化。

漆拉,不记得自己了?

 


推荐文章
评论(9)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9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浙ICP备16011220号-11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自营经营者信息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