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网易轻博

【吉漆】 落子无悔--第2章 时日无多
小糖人 2019-09-11

突然更新(*╹▽╹*)


对于漆拉记得所有的人和事却独独忘却与自己相关的一切这件事,吉美实在难以释怀。

在去风津道之前,吉美仍是将漆拉当做曾经的挚友。即便料想到两人也许无法和好如初,但吉美对漆拉仍是不同的。

毕竟吉美与漆拉已经相识了太久太久。

曾经的把酒言欢岁月静好,都不是假的。

当吉美亲眼见到漆拉为了自己而摧毁爵印的时候,吉美心中被悔恨占据着。

那时吉美便知晓,漆拉为自己所付出的,他已无法偿还。

是以在回到水源后,吉美不顾自身毒性发作,不管那无边的痛苦,仍旧日夜守候着漆拉。

是愧疚?

也许是。

吉美不是很清楚现在的自己对于漆拉究竟抱着怎样的情感。

虽然吉美的确是想要补偿漆拉。

但吉美又无法明确说出心中那强烈的不舍。

失去了爵印,代表着漆拉几乎失去了一切。

吉美无法留他一人。

若是可以,若是漆拉愿意。

吉美愿一直陪着他。

可当漆拉终于醒来后,却将他遗忘。

所有未出口的话被死死地堵在了喉间,无法倾吐。

当吉美意识到记得他与漆拉过往的人,只剩下自己的时候。

那一瞬,从不畏惧任何事物的水源一度王爵吉美。

深切的体会到了,何为“恐惧”。

在询问过为漆拉诊断后的现任六度王爵莲泉,吉美无言。

莲泉说,漆拉真的忘记了他。

莲泉说,不知漆拉何时恢复。

莲泉说,漆拉已经时日无多。

莲泉说完便离开了。

而吉美便一直站在门外。

他不敢迈开第一步。

他如今甚至不敢去面对漆拉。

回想着莲泉的话,吉美无法想象,失去漆拉的日子会是怎样的。

先前被铂伊司那般对待,吉美只是觉得失望,觉得被羞辱。

但吉美仍旧会想要活下去,毕竟即便失去了心中所暗自恋慕多年的人,吉美仍旧是吉美,是身负维护水源和平的一度王爵。

情爱于他而言,也许真的不如责任重要。

可是漆拉…

漆拉不一样。

倘若漆拉真的…

不,吉美不再去想。

耳边是雪落的声音。

合着凛冽的西风,吹动吉美的衣摆。

雪越来越大,寒风彻骨。

吉美站在门外,听着屋内漆拉沉睡时发出的微微的轻鼾,双拳紧握。

纷扬若絮的雪花洒在吉美的发上,肩头,留下薄薄的一层银白。

彼时吉美的毒虽然抑制住,却是无法动用任何魂力,与常人无异。

铂伊司已在七度王爵府外等了三日。

三日前,他带着一匹毛发纯白如雪的小马驹来到水源。

他来找吉美。

铂伊司自然是带着解药前来的。

铂伊司说想要求得吉美的原谅。

他说,他对吉美是情难自控。

是后知后觉的爱恋。

听听,多么可笑。

闻名四方邦域的风源一度王爵,令人惧怕的强大存在,在那样将人玩弄于股掌后,又煞有介事的来软语相求。

也难为他不知从何处寻来那样一匹纯色的马驹。

不过是试图让吉美回忆起两人曾经的美好回忆。

可是这对于吉美来说,无疑是最大的讽刺罢了。

当断则断,吉美一向都是个足够果断的人,一直都是。

所以在知晓铂伊司的来意后,吉美便没有再见他。

说是来送解药表真心,其实不过是玩具逃了想要追回而已。

待到真的得了手,也许便又会不知何时将其丢弃在一旁。

这样的事情,吉美不想去体会。

铂伊司自己要等,便去等罢。

“吉美王爵。”

转身望去,吉美瞧见了憔悴非常的麒零。

这些时日,银尘没有半点苏醒的迹象,这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一种折磨。

尤其是对麒零。

先前吉美曾试图用魂力唤醒银尘,却没有丝毫反应。

而为了保持银尘那微弱的心跳,唯有用绵延不断地魂力去支撑。

起初是吉美苦撑着,可很快便被未拔除的毒所反噬。

麒零接替了吉美,日日用自身的魂力去维系着。

只有当麒零支撑不住昏睡过去后,莲泉才有短暂的时间接替麒零。

待到麒零醒来后,他不让任何人替代自己。

麒零说,他要自己守着银尘,守着他的王爵。

他相信他的王爵,会醒来的。

“麒零,不要太过勉强,银尘他…”

“我相信,他会醒来的。”

看着麒零眼下的青痕,以及身上略显淡薄的黄金灵雾,吉美叹了口气。

“吉美王爵,我并不清楚您跟漆拉王爵曾经发生过什么。但自从与他相遇后,我能感觉得到,他不是一个坏人。虽然他看起来是站在白银祭司那一边,但很多时候,他都帮助了我们。这次为了救回银尘,他付出了太多,我由衷地感谢他。”

麒零的表情很认真,这段时日,麒零成长了许多。

“我听莲泉说,他已经…”

说到这儿,麒零叹了口气。

在从莲泉那得知漆拉让莲泉同他一起欺骗吉美的时候,麒零觉得这位三度王爵,似乎比自己想象中的要绝情的多。

莲泉告诉麒零,漆拉并没有忘记吉美。虽然漆拉本人说,他很想忘记。

但是孤傲如漆拉,早就料到吉美会因为愧疚而做一些事,为了放吉美自由,也为了自己的解脱,漆拉说了谎。

而莲泉,也对吉美说了谎。

莲泉虽然没有隐瞒麒零,但是麒零也无法违背漆拉本人的意愿,将真相告知吉美。

若是以前对于漆拉所作所为存在疑惑,那么在看到漆拉为了吉美王爵所做的一切后,麒零又怎会不清楚。

那是即便深藏心底也不愿诉说的深刻爱意。

麒零能做的,也只是这样劝说一番而已。

经历过失去的麒零,不希望有一日看到吉美王爵和漆拉也有这样的遗憾。

“麒零,谢谢你。银尘把你教的很好,我…不如他。”

吉美的叹息声,随着风雪渐渐飘散。

提到银尘,麒零轻扯了唇角,淡淡地笑意很快便消逝。

等麒零走了后,吉美终于不再犹豫,他轻轻推开了门。

远远地便瞧见梦中的漆拉,苍白而不安的面容。

吉美心间,蓦然一痛。

推荐文章
评论(11)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9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浙ICP备16011220号-11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浙网文[2019]3904-370号自营经营者信息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