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网易轻博

放生:同样的暑假,不一样的快乐
ginettexs 2019-08-21

七月,又一个暑假来临了。

这天,我们上了从福州开往老家——龙岩的动车。

这次,我主要是去看望我那年迈的二公二婆。虽然我的爷爷奶奶早已过世,但二公二婆却无比的疼爱我。如今,他们渐渐老去,而我们远在它方,见面一回也不容易。

经历了几个小时的长途颠簸后,我们终于回到了老家,收拾好行李,就去看望二公二婆。

二公二婆的家在旧村子里,离我们的新家还有一小段距离。我们在一个拐弯处沿着水泥小道向旧村庄走去。路两旁,一边是成片的翠绿色的竹林,一旁是茂密的小草,景致优雅极了。旧村庄就隐藏在深山里,空荡荡的,只有三两户人家,分外幽静。我们偶尔能听到远处一两句的人语声,真乃”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渐渐地,我们见到了二公的家。二公的家很大,建在小道旁,背靠青山,正对着竹林,再往里走就是已荒废的老村子了。

跨进大门,只见满头银发的二婆正在厨房忙碌着。二公则在一旁削菜瓜皮。我先和二公二婆打了声招呼。

“二公,二婆,我们回来啦!”

“哦?杰华回来了。”二婆从厨房走了出来。(”杰华”是我的小名)二公见到我,也直起身,满脸笑容地走来迎接我:”杰华回来了。”

我接着也和五婶打了声招呼,五婶微笑了一下。

二公搬了很多好吃的东西招待我们。我便同二公聊了起来。

很快,饭煮好了,二婆叫我们吃饭。我先到洗手池洗手,洗完手正要离去时,在不经意间看见一旁的桌子上摆着一碗浓稠的、散发着腥味的鸡血。我有些困惑。

在里屋的饭桌上,二公二婆为我们准备了一桌的好菜,饭菜的香味勾起了我的食欲。桌上有红烧茄子、炒地瓜叶、肉花炒烂笋(这是我们老家的一道名菜,但由于味道特殊,我一口也没吃。)另外还有一大碗冒着热气的鸡汤。这碗鸡汤,让我想起了水池边看到的那碗鸡血,一时,我明白了:这鸡是二公二婆为我们而杀的!吃饭时,我不敢直视那碗鸡汤,只顾着夹菜吃。二公二婆见我只吃青菜,汤一口没喝,就让我多喝点鸡汤,多吃点鸡肉:”杰华,怎么不喝汤啊?要多喝点汤,吃块鸡肉。”二公说。

我连忙笑着点点头,说:”好的,我一会儿吃。”尽管我嘴上同意,汤始终还是一口没喝,肉也一口没吃。饭吃饱后,我准备离开饭桌,二婆见了也说:”杰华,来,吃块鸡肉。”我赶紧拍着肚子说:”二婆,我吃太饱了,实在装不下了。您煮的菜太美味了,只是我比较喜欢吃菜,肉我不喜欢。”说着我离开了饭桌。

饭后,我和二公二婆一边乘凉,一边聊自己的学习情况、城里的生活等,二公很开心。

乡村夏夜的星空如镶嵌着钻石的黑布,一阵阵风来,唤起了微微的竹涛。回家的路上,父亲突然提起了吃饭时的事:”晚上吃饭时,二公二婆叫你喝鸡汤,你为什么不喝?”我回答说:”我在洗手时看见了一碗鸡血,我想这鸡应该是为我们杀的,所以我就不吃了,因为我吃了,下次回来,他们同样还会为我杀鸡的。”

“是啊,对于我们学正法的人而言,这也是一种特殊的放生行为啊。”父亲说。

这件事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当我们面对生活中一些无法预料的事时,需要智慧地解决。如同晚上发生的事,二公二婆太爱我们了,才会为我们而造下杀业,如果我吃肉吃得很香,那么每次回去,他们都会杀鸡。也就是说,我的这个举动拯救了许多只鸡的性命,避免它们因我而被杀。如此善举,我们因何而不为呢?

文/ 徐铭壕 (福建)12岁


推荐文章
评论(0)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9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浙ICP备16011220号-11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自营经营者信息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