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网易轻博

瑞金专属民政局七夕节活动(11:00)
瑞金红本本 2019-08-07

 

文: 一把破扇

画:  否极泰迪

 

主题:校园

 

关键词:万圣 灵异 告白

  • 画面背景参考凹凸学院背景

巧克力和心上人都是甜的

 

这是一所表面平常,实则与表面完全不同的学院——凹凸学院。

 

不同身份,不同种类的妖怪和怪异来到这里,校内与众不同的学员及教官和与众不同的教学制度,让他们仿佛与世隔绝。

 

而每当午夜十二点的钟声敲响,这里即将开始一场鲜为人知的狂欢。

 

        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

 

      

 

 

“凯莉……我,我真的能行吗?”

 

 

 

金发少年双手紧抱着一个黑色盒子,脸颊微红,兴奋紧张又小心翼翼的询问身旁的魔女。

 

 

 

标志着开端的十二点已过,夜晚却才刚刚开始,教学楼包括会堂里的学生逐渐沸腾起来,大家纷纷变成妖身聚在一起。

 

 

黑发的魔女啧了一声,似乎是不满于周身混乱的环境,拉着金从会堂里出来,“哈,本小姐什么时候骗过你? 金,你说今天是什么日子?”

 

 

 

金眨眨眼睛:“七夕节啊!”

 

 

 

凯莉两臂环在胸前,嘴里含着棒棒糖,一口苦口婆心的语气:“所以呀,你必须把握好这次机会。”

 

 

 

“我知道……”

  

 

  “可是……我觉得格瑞不会喜欢我吧,他待人那么冷淡你也知道嘛,万一……”

 

 

 

凯莉看着金纠结的抓狂,翻了个白眼,开口打断了他:“停,相信我,不会。”

 

 

 

只要那个人是你,还有什么难的。金这个傻了吧唧的笨蛋,就意识不到格瑞看他的眼神多温柔么?

 

  

 

  格瑞也是,身为吸血鬼王族主动一点会死啊。

 

  

 

  这两个倒是快把她急死了。

 

 

“好啦好啦,你也别在这纠结了,”凯莉看了眼教学楼上的钟,“快一点了,就趁这个时候赶紧走吧。”

 

 

 

“可可是……”

 

 

 

凯莉皱起眉,一副不耐烦的样子,一只手指指点点的道:“老师那方面本小姐帮你打掩护,你啊就从学校后门附近的高墙那翻出去,明白了没?”

 

 

 

“我我明白了!谢谢你啊凯莉!!”

 

 

 

 

金喜欢格瑞,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深深的喜欢上了。

 

        以前他总认为“开玩笑我怎么会喜欢上一起长大的发小”,现在,他不仅喜欢上了,还喜欢的忍不住去和人家表白。

 

       ……真是在打自己的脸。

 

       金寻思着自己也没办法,毕竟格瑞是那么好,他能把格瑞的优点如数家珍般数三大箩筐,偏偏他们还一起长大……

 

       

金!相信自己,你可以的!

 

       他一边奔跑,一边给自己鼓气。

 

       可格瑞怎么想?

 

       万一格瑞不喜欢他呢?

 

       如果格瑞知道了自己的心思会不会再也不理他了?

 

       他从上个星期开始就暗暗准备着七夕这天的告白,可这种事情还是……

 

 

金在学校后门前站定,气喘吁吁的抹了抹额头上的细汗,心里又开始该死的纠结。

 

       可是,无论如何,还是好想见到格瑞啊。

 

       他紧张的脸颊微烫,想到接下来要做的事心脏就怦怦的加速跳动。看了看自己花了不少心思做出来的巧克力,金咬了咬牙,决定不管了。

 

       不行就把巧克力扔他怀里说完就跑得了,还有什么是比跑路更好的呢?

 

       

       

 

现在已经一点了吧。远离了人多喧闹的地方,此时在如水的夜色笼罩下更显得静谧。今晚的星星似乎都躲起来了,只有很少的几颗围绕着那轮月亮。

出了学校后门就是一片茂密的森林,从这里出去找格瑞的确是最近的路。但是……金看着眼前足有他两倍高的墙犯了难。

 

这种学校特制的墙幽灵是无法穿过的,金尝试失败后沮丧的撅起嘴,皱着眉有些无措的四处看看,希望能找到些什么能帮忙的。

好巧不巧,一旁角落里有几块大石头。

他的眼睛一下子亮了,几步过去踩在那块最大的石头上,化成幽灵后借助身体的轻度一蹦,成功的站到了墙上。

金恢复实体,下意识的松了口气,脸上浮现出略满意的笑容,想着终于可以去找格瑞了。

正想从墙上跳下去时,他脑子里突然警铃大作: 墙外面好像没东西! 低头一看果真没有。

 

 

完了。

他的笑容在那一秒凝固在脸上。

身体反应总是比思考先行一步,少年的脚在反悔前已经伸了出去。感受到身体不再平衡整个人往下摔的时候,金的瞳孔骤然收缩,然后又下意识双手捂住脸,眼睛紧紧的闭上

接下来的画面太美他不敢看。

 

 

 

 

      “啊我的…… ? !!!”

 

       

奇怪的是,想象中的疼痛却没有传来。

金捂着脸喊到一半,突然发觉自己落入了一个人的怀里,一双冰凉而有力的手打横抱着他

,耳畔响起清冽的低语,呼出的热气喷在皮肤上惹得他一个激灵。

“笨蛋,叫这么大声想把附近的教官都招来吗。”

 

金猛的张开眼睛,看到抱着他的银发少年后脸上写满惊喜,一双海洋般湛蓝干净的眸子里像是会发光似的,直接惊叫出来。

“格,格瑞!?你怎么……”

 

他真没料到格瑞居然会出现在这里。

格瑞皱着眉轻哼一声,挪开视线不去看金,刚想把他扔下去,又突然感应到了什么,用两个人凑近才能听到的声音打断了怀里的人:“别出声。”

 

格瑞他……生气了吗?

金不说话了,心里猜测着,老老实实搂着少年的脖子。

格瑞腾身跳到了离后门较远的一棵巨树枝干上,繁茂的枝叶将两个人严密的遮了起来。

金被格瑞扔下来,坐在树枝上倚着树干。他拽住格瑞的衣角刚想开口说话,身前护着他的银发少年便止住了他。

“谁在那边 ? ”

一个陌生的声音突然响起,吓得金大气都不敢出了,悄悄伸出手抱住格瑞的胳膊。

在校园夜巡的教官跳出墙外,四下看看,试图找出半夜不守校规跑出校外的学生。金屏住呼吸,瞪大眼睛死盯着树下的人。

巨树的枝丫可以坐下两个人,但还是有些紧促。格瑞侧身坐在金前面,淡淡的回头看了眼抱住他的少年,在心里叹了口气。

几分钟过去,那教官略带犹豫,终于嘀咕着“我听错了吗”离开返回了校内。

两个人一时间很有默契的谁都没有开口说话,直到脚步声渐行渐远一点都听不见,格瑞才把自己的胳膊从金怀里抽出来,盘起腿手撑在膝盖上托着腮,淡淡的看着金。

金明白格瑞的眼神代表着“你可以说话了”,心中的大石头终于放下,感到一阵突如其来的轻松:“呼,刚刚真是太惊险了!要是被教官发现结果很严重的……”语气也带上几分轻快。

“下次做事前用你的脑子好好想想 。”

 

格瑞毫不客气的表达自己对发小的嫌弃,金傻笑着挠了挠柔软的金发,毫不在意般自然的凑了过去,“还好,这不是有你吗格瑞!四天不见,我想你啦。”

 

  

 

  最后一句话带了点撒娇的口气,金扑过去抱住银发吸血鬼的脖颈,把下巴搁在他肩上轻蹭,给他一个亲昵的抱抱。

 

 

  

 

  一股香甜醉人的血液气味瞬间扑面而来,充斥着吸血鬼的鼻腔和大脑,仿佛是在故意勾人犯罪,而这气味的主人还毫不自知。

  

 

  

 

  格瑞觉得自己已经很习惯了。于是他深呼吸了几次,任由金在他身上挂了一会儿似乎变本加厉后轻轻推开了他,顺便遮掩一下微红的耳尖。

  

 

  这种行为并不突兀,正相反——这是金每周回家见到他时的第一个动作,而今天只不过是提前了几天。把整个人挂在他身上后,再加上一句,

 

  

 

  “格瑞——好久不见啦!我好想你!”

 

  

 

  热情奔放,直率的像个孩子一般的行为在别人看来像是分别了几年之久,可实际上他们只不过才一周没见。有时候他也会感到疑惑,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单纯热情的人。

  

 

  他发小就是这样,脸上似乎永远带着耀眼的笑容,像一个小太阳散发自身的光和热,给他人带来温暖。

 

格瑞承认,他和金在一起的时候会格外轻松,他也不得不承认,潜意识里是享受金这样做的。

 

  

 

  

 

他对金,怀有特殊的情感,只是他从不表现出来罢了。

  

 

  

 

 

  

 

  “格瑞,你是不是生气了?”

 

  

 

  

废话。

 

  

 

  要不是他刚刚在这里,这个笨蛋估计就直接从上面摔下来了,把他以前说过的话全当耳旁风,怎么不让人生气。

 

  

 

  金见格瑞面无表情不理他,马上就明白了,眨着眼睛直接开始撒娇:“对不起对不起嘛格瑞,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我以后再也不这样了!我保证!”

 

  

 

  这是他的惯用伎俩,作为发小他深知格瑞很吃这一套。

 

果然,银发少年淡淡看向了他,从鼻子里发出一声轻哼。

金眯着眼讨好般嘿嘿一笑,知道他不再生气了,“话说格瑞怎么会在这里啊?我正打算去找你呢。”他倚着树干有些疑惑的发问。

格瑞瞥了他一眼,无奈的揉了揉眉角 ,“上周有个笨蛋告诉我的。”

那时候还板着张脸郑重的宣告“格瑞我下周七夕的时候一定回去找你的你要好好等我哦”,现在就忘得一干二净了。

 

“啊!我好像的确说过这事哈哈。”

 

金愣了愣才会想起来,好像的确有这回事。

只不过后来几天只顾着准备七夕节,把这句话抛到了九霄云外。

他笑了笑,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又愣了愣,才想起来——得办正事了!

对,得办正事,他可是来告白的。金低着头摸了摸巧克力,深吸口气,张张嘴,突然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就像这样……

“格瑞,我今天叫你来就是为了告诉你,我喜欢你!”

“格瑞,我喜欢你很久了,我想和你在一起!”

这种话他在脑子回想了好多遍,却红着脸怎么都说不出口。

平常什么“最喜欢你了”的话随口就能说,为什么现在反倒紧张起来了……金恨恨的在心里吐槽自己,不知不觉中紧握的手心里已经全是汗。

也不知格瑞是不是故意挑的,金总感觉这棵树要比其他树茂密的多,两个人几乎要被挡了个严实。

 

皎洁的月光经过繁杂的树叶被剪的破碎,在地上透出影影绰绰的黑影。银辉洒落在两个人身上,似乎格外温柔。

两人都没有说话,各想各的心事,夜风时不时拂过面颊,带来阵阵凉爽。金吞了口口水,眼睛不安分的瞄着身旁的吸血鬼少年,感觉格瑞紫水晶似的眸底闪着红光。

怎么办,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可这样谁都不说话又会觉得太过尴尬……

金心里急的要命,决定不要脸豁出去了,再怎么着他也是正经来告白的。哪知想好的句式出了口却成了一句:“格瑞……你有喜欢的人吗?”

“嗯?”格瑞转过头来对上金的眼睛,隐约露出尖牙。

金立马一秒改口:“啊,没什么啦。”

格瑞心里很清楚金到底想干什么,这个笨蛋的心思太过好懂。但他不打算逼金做些他不愿的事,比如金没有向他表明心意,他绝对不会干涉。

 

尽管他喜欢着金,尽管他的耳尖已经发烫。

 

所以他现在就干脆静静等金做出行动。

 

  

 

 

 金深吸一口气,然后装作若无其事般把巧克力盒子递过去,“给你格瑞,这是我自己做的巧克力哦!”

 

  

 

  格瑞接过来还没打开,就闻到一丝甜的腻人的……血的气味。

 

  

 

  这个笨蛋到底做了什么东西。

 

  

 

  金耳朵滚烫,小心翼翼的看格瑞的反应。这次不单单是因为变相告白,更因为他还在巧克力里混了……

 

  

 

  他在金的目光中轻轻拆开了盒子,里面躺着九块妖怪形状的巧克力。格瑞拿起来一块轻嗅了嗅,似笑非笑的看了金一眼。

 

  

 

  这是……金的血的味道。

 

  

 

  “虽然你知道我的血什么味道,不过我想吸血鬼还是比较喜欢血的吧?所以我就……”

 

  

 

  金发少年挠挠头,声音越来越小。

 

  

 

 

  这么做的确很符合金的性格,简单粗暴,直率的表达自己的心意。

  

 

格瑞感觉自己不太想忍了。他把手放在金的肩膀上,“我明白。其实你不用那么费力。”

“?”

“你知道我喜欢快速方便的方式。”格瑞依旧是眉目冷淡,一双紫眸里深处却好像藏了一丝笑意。

金猛的反应过来,发觉格瑞抓着自己的肩膀后脸颊逐渐也浮现了红晕,他的心跳加速,在格瑞的牙凑到自己白嫩的脖颈处时眼里水汽氤氲。

吸血鬼的尖牙有麻醉效果,他迷起眼睛搂住身前人的脖子,下意识问了自己最想知道的那句话:“我真的好喜欢你格瑞……你喜欢我吗?”

“我从没说过不喜欢。”

推荐文章
评论(22)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9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浙ICP备16011220号-11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自营经营者信息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