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网易轻博

【37原创】PNong界限[第五章]
幸运数字3和7 2019-12-06

第五章 只此一眼便是心与心的对望

 

Krist视角

 

不是不记得《清明》这回事,只是跟P’Sing一起做CP活动太过幸福,让我自动屏蔽了这个“糟心事”,然而P’Sing还得跟N’Ohm去做宣传,让我不得不正视起来。

 

明知道这是工作,明知道自己不该小孩子气,却还是忍不住会胡思乱想,比如P’Sing会不会觉得Ohm比我可爱?P’Sing会不会也跟Ohm打打闹闹,说说笑笑?

 

果不其然,我担心的事情全都发生了,P’Sing不仅说Ohm是个“可爱的弟弟”,给他过了生日,还抱了他,背后抱的那种。

 

一直知道自己是个醋坛子,可这一次,更多的感觉是泄气,我甚至没有吃醋的资格,因为我跟P’Sing,连情侣都不是,我拿什么身份去吃醋?

 

本就是无法“光明正大”的感情,难道还要像个女人一样来个“一哭二闹三上吊”,求他给我个“名分”不成?这太扯了……

 

嘴角抻出一个苦笑,把手机扔到一边,把自己也摔到了床上,不开心……

 

突然传来Line的视频连接提示音,我一边带着一丝希望,爬起来去拿桌上的手机,一边又提醒自己,“P’Sing正在录节目”,免得太过失望。

 

像打赌一般拿起手机,真的是P’Sing,我兴高采烈地接起来:“嗷P,不是在录节目吗?”

 

P’Sing看起来正走在外面:“录完了啊,现在外面不热,我想散会步再回去,你在干嘛?”

 

“我……”又不能说自己刚刚看了几个《清明》的花絮片段,只好含糊其辞,“刷了会推,Singtuan走路的时候不要视频啦,容易分散注意力,小心出事故,要注意安全。”

 

即使在手机屏幕微弱的光亮下,P’Sing的笑容也依然灿烂:“我知道……但是,我有点想你。”

 

一句话把我隐藏已久的思念全都唤了出来,其实我跟P’Sing虽然经常联系,但除了在一起工作,也没有多少独处的时间,我忙着宣传第二首单曲,他要上课,又要宣传《清明》,还有一大堆活动。虽然习惯了这种模式,但越是迷恋,就越是想念。

 

我只是看着那个小小屏幕里的他,却说不出话来,P’Sing也静静地看了我一会,停下正在走的脚步,像是鼓起勇气一般:“我在小公园里,要不要见个面?”

 

他说的小公园,是我家附近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平日会有一些老人在那边散步,年轻人很少去,所以有时我们也会去那里……约会?仔细想想,虽然我们并不会像情侣那样牵手,但坐下来聊天或是肩并肩散步,大概也是一种约会吧。

 

不知道为什么他会来我家附近,但我还是迅速回应:“好,在那等我一下,我马上就过去。”

 

挂断视频,拿了件外套准备出门,来到客厅却发现爸爸正在看电视,我明明看到他回房间休息了啊,可是已经出来了,又不能回去,我只好僵在原地,这时爸爸回头,也发现了我:“儿子你要出去吗?天都黑了啊。”

 

像是早恋被父母抓包的心情,我没法细说:“嗯,爸我有点事,要出去一趟。”

 

似乎爸爸也觉得,已经成人的儿子,没必要太过管束,只是嘱咐了一句:“注意安全,早点回来。”就没再追问,我庆幸,点点头,迅速穿好鞋子出了门。

 

Singto视角

 

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来到这个小公园,只是跟《清明》剧组一起做宣传、玩闹的时候还好,一静下来,就会想到Kit。刚刚录完节目的时候也是,有一种立刻想要见到他的冲动,可是理智告诉我,已经太晚了,不能这么任性。

 

满心的思念无处安放,不想回家,只想在外面游荡,我叫P’Jane先回去,我想散散步再回,P’Jane只是看了我几秒钟,似乎觉得我是压力太大,需要一点独处的时间,就放我走了。

 

然后我就走到了Kit家附近,脑子里的最后一根弦绷断了,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手,给Kit拨去了视频邀请,那个日思夜想的人说马上来见我,我开心得像要飞起来,即便我坐在长椅上等了几分钟,体感却像只过了几秒钟,Kit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P,怎么过来得这么突然啊?”Kit喘着粗气,肯定是很着急地跑过来的。

 

我拉着他坐到长椅上,用手一下一下顺着他的背:“慢慢走过来也行啊,着什么急呢。”

 

他没有回答,继续喘着气,我也不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他,其实我并没有什么特别要对他说的,我们每天都会联系,平时的那些小事,在Line上都说过了。我只是想跟他处在同一个空间里,哪怕只是像现在这样静静地待着。

 

Kit看我不说话,抬眼的瞬间便对上了我的眼神,刚开始他还有些闪躲,后来便也直直地看我,可我发现他的眼神渐渐变得复杂,好几次欲言又止的样子。

 

最后还是我忍不住先开口:“Kit,你是不是有话想对我说?”

 

他的表情纠结起来,眉头紧锁,吞吞吐吐了半天才冒出了一句:“Ohm可爱吗?”

 

我愣了一下,然后放声大笑,Kit瞬间炸毛,回到了那个我认识的弟弟:“你小点声!有什么好笑的?”

 

我缓了半天才停止了笑,但依然半眯着眼睛,饶有兴致地看他:“这就是你想对我说的?”

 

Kit嘴角向下一撇,眼神也低了下去,我似乎能想象到他一个人看着《清明》,用力扯着被子的样子,当然不是因为太甜,而是因为闹别扭。

 

其实我也有责任,拍《清明》的时候,正是我最困惑的时候,不确定自己应不应该对Kit产生感情,要不要继续,因此在片场也有点“来者不拒”,毫无“求生欲”可言,现在要面对当时的“过错”,有点儿后悔。

 

我微笑着回答他:“当然可爱啊,Ohm本来就是一个很可爱的小孩,你知道的。”

 

Kit听了我的话,敷衍地点了点头,心情似乎失落到了极点,我依然笑着:“但是可爱又怎么样,跟我也没关系,我记得某人好像说过,只有一个叫Singto的哥哥来着。”

 

Kit抬头看了我一眼,眼球开始滴溜溜乱转,哈,突然想起自己“撩”过的话,不好意思了吗?当时怎么没见他这么害羞?

 

“既然这样,”我扬起头,用表情告诉他我现在超得意,“我也只有一个叫Krist的弟弟。”

 

Kit嘴角忍不住上扬,脸上却带着一副“随便你”的表情点了下头,我知道这孩子又不生气了,每次都这么好哄,我也是心疼到不行。

 

我扳过他的脸,让他可以跟我直视,然后收起笑容,用很认真的表情,把我的心意传达给他:“我只有Kit一个。”

 

我们不是恋人的关系,不能开口说“爱”,我却想向他许下承诺,因为不想让他乱想,我能做的,只是深深地看着他。他没有回答,却也深深地看着我,眼神柔软却坚定。

 

如果可以,我想把这样的Kit带在身上,这样就可以让他知道,我的心,已经被他满满占据,再也容不下任何人。

 

(未完待续)


推荐文章
评论(0)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0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浙ICP备16011220号-11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浙网文[2019]3904-370号自营经营者信息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网站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