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网易轻博

尘羽衍生丨羽落旌尘丨章十一·七夕(下)丨吕归尘X羽然X萧平旌
口水兜兜兜 2019-09-17

B站专栏戳→https://space.bilibili.com/739182/article

B站正片戳→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66506787

B站萧平旌番外戳→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67498009


|章十一·七夕(下)|

萧平旌听管家说世子夫妇会去月老庙祈福,于是便想着先行一步赶去等他们。然而正当他顺着人流赶路时,却被一个声音叫住了。

“哟,这不是萧二公子嘛。”来者正是首辅大人之子——荀舟。

萧平旌皮笑肉不笑地回道:“荀公子这是养好了伤,又准备出来胡作非为了?”

荀舟下意识地想去捂屁股,上回被他打得几天下不了床,这会儿屁股还隐隐作痛呢。荀舟忆起旧恨,恶狠狠地放话:“萧二公子可得小心点儿,好运气不是时时都能有的,别等报应来了再去哭!”

萧平旌懒得理他,丢下一句“有你荀府挡在前面,想来报应还轮不到我们”便潇洒离去了,气得荀舟在身后咬牙切齿:“萧平旌,你等着瞧,你长林府上上下下怕是很快就要不得安宁了!”

如此一耽搁,等萧平旌赶到月老庙时,吕归尘与羽然刚逛完了出来。“大哥⋯⋯”

“萧二?你也来啦!刚好刚好!这个是给你的!”未待萧平旌开口,羽然就先迎了上去,往他手里塞了个小香囊,絮絮叨叨地给他讲了一大串,大抵是说这香囊是她精挑细选出来的、戴在身上可保平安之类的。吕归尘看她像个推销货物的嬷嬷一般止不住嘴,愣是把一个普通香囊吹成了绝世珍宝,心下不由好笑,又想起刚刚在庙里也是这番情景⋯⋯

 

“怎么想到来这里了?”吕归尘一折戏还没看完,便被羽然拖着到了月老庙。

“许愿呀,听说这边可灵了!凡是今天许的愿都能实现!”羽然郑重地整了整裙摆,这才跪了下去,“快来呀阿苏勒,咱们一起许愿。”

吕归尘见她一副煞有其事的样子,不免有些疑惑:“羽然,今天又不是什么节日,为什么要许愿呀?”

羽然气得眉毛都要翘起来了:“阿苏勒!你真的不记得吗?今天是七夕啊!”

吕归尘这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今日,是他过得的一个七夕,也是他与她一起过的第一个七夕。吕归尘有些赧然,忙赔罪道:“不好意思啊羽然,我之前⋯⋯实在是从没过过七夕,这才不记得这个日子⋯⋯”

羽然听他这样解释,心里倒是有些小得意,忙拉了他一同跪下,“以后就知道了,咱们以后年年都一起过!快许愿吧!”

庙内烛火通明,将四周笼上一股暧昧的氛围,吕归尘偷偷侧过头,从他的角度只能看见羽然小巧的鼻尖和精致的下巴,还有那微微上翘的、让他魂牵梦萦的嘴角。

羽然,谢谢你来到我身边。

羽然许完了愿,一转头便发现吕归尘正看着自己发呆。“⋯⋯你看我干嘛呀?”

“我在想你许了什么愿。”

“想知道?”羽然鬼灵精怪地转了转眼珠子,调戏道,“你笑一个我就告诉你!”

吕归尘被她逗得低笑几声,惹得羽然也笑了起来:“阿苏勒,你笑得真好看呀~”

吕归尘面上一红,忙催道,“快告诉我你许了什么愿。”

羽然目不转睛地看着眼前的少年,一字一顿地说道,“我祈祷阿苏勒能平平安安的,无病无痛,喜乐安康。”

吕归尘觉得羽然的目光似乎有一股无法言说的吸引力,让他慢慢陷入她的温暖之中,他缓缓问道:“那你自己呢?”

羽然不在乎的笑笑:“我这人没有什么大愿望,我就希望,我们能一直开开心心地在一起。”

得成比目何辞死,愿作鸳鸯不羡仙。

“羽然,我们一定能快乐下去。”

 

吕归尘回过神来,只见羽然还拉着萧平旌说得起劲,而萧平旌,倒也耐着性子听得认真。或许是之前的疑虑仍未消除,又或许是自己开了窍,再或许是身为羽然的丈夫,自然而然地具备了一定的敏感度,吕归尘到底是从弟弟的眼神中读出了些不一样的东西来——那样深情却压抑的眼神,绝不止是朋友的关怀。可吕归尘心里明白,他这个弟弟从小同他一起长大,乖巧懂事不说,也很知分寸,无论是出于情理还是顾及到他的感受,平旌都绝对不会让这份感情见光;而他,自然也不忍去点破平旌藏在心中的小秘密,一场阴差阳错的遭遇,一场木已成舟的婚姻,一段难以言说的感情⋯⋯或许只有彼此不知情,对他们三人而言,才是最好的。

那边羽然还在说个不停:“⋯⋯你大哥一个,你一个,连老王爷的我都买了,一定能保佑长林府上下平平安安!”

“⋯⋯可是月老庙的香囊⋯⋯真的不是求姻缘的吗?”

“唔,那也没事啊,反正你没媳妇,你父王也还单着⋯⋯”吕归尘见她越说越没谱,忙把她拎到一边,转头问平旌:“你怎么来了?是有什么事吗?”

萧平旌被羽然那么一打岔,险些就把正事忘了,只是此时手里还塞着羽然给的香囊,那句“羽然身边的侍女恐怕有些问题”却是怎么也说不出口。迎着二人询问的目光,萧平旌只好支支吾吾地开了口:“没、没什么⋯⋯我就是听说⋯⋯七夕节⋯⋯月老庙⋯⋯就出来逛逛⋯⋯”

未待吕归尘有所反应,羽然就先笑出了声,她脸上一副“我懂的我懂的”的表情,意味深长地拍了拍萧平旌的肩膀:“加油!好好把握机会哟~”

 

或许是白日里太过尽兴,待三人玩闹着回了府后,谁也没有想到,这个不平静的夜晚才刚刚拉开帷幕。

吕归尘一回府就听门口侍卫通传,说是有人带着圣上密旨前来,于是让羽然先行歇下,自己则连衣服都没换就去了前厅。

萧平旌正准备回房休息,却敏感地嗅出一丝不一样的氛围。他让人去传兄长的侍卫冬青过来问话:“圣上这次派来的人是什么样子?”

冬青却摇头说没见过此人,只是圣上派来的人向来也不会让人知道真实长相,只见他手中拿着宫牌,又对府内环境很是熟悉,想来不会有错。

萧平旌却总说不上哪里不对,突然他灵光一闪,大喝一声:“不好!大哥有危险!”说着便往前厅冲去——既是拿着宫牌,随便寻个由头便可进府等候,又怎会大大咧咧地告知门口侍卫自己带着密旨前来呢?

 

前厅,入眼便是满目鲜红,一片狼藉。

吕归尘倒在地上,胸口的匕首在厅内烛光下闪着不详的光泽。

“大哥!”

 

======================================================================

解释下最后小皮筋为啥发现不对吧,感觉我似乎没有表达清楚:冬青是吕归尘的心腹,因此每次宫里派人来都是他接待的,只是皇帝派来的人每次长得都不一样(易容术),光凭长相辨认不出,而这次的刺客手中有宫牌,对府里环境又很熟,所以冬青没有疑心,以为他真是皇上派来的人。但带着密旨的人不会到处说我带着密旨,所以小皮筋发现事情不对了,再加上白天的遭遇让皮筋警觉了不少,于是赶去救大哥,结果还是晚了一步。

虽然就是个同人文,但我尽量让逻辑通顺哈xd


推荐文章
评论(3)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9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浙ICP备16011220号-11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自营经营者信息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