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网易轻博

尘羽衍生丨羽落旌尘丨章十四·烟火丨吕归尘X羽然X萧平旌
口水兜兜兜 2019-09-20

B站专栏戳→https://space.bilibili.com/739182/article

B站正片戳→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66506787

B站萧平旌番外戳→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67498009

|章十四·烟火|

比令人提心吊胆的清秋节更先到来的,是萧平旌的离开。

哀帝征和十五年,日有食之,左军哗变。朝堂上,以荀大人为首的众位官员联名上书,望圣上下旨命世子率长林军出兵平乱。萧老王爷眉头深锁,上前一步道:“陛下,归尘伤病未愈,恐难当重任,微臣愿率兵前往,还望陛下准许。”

“老王爷这是宝刀未老啊,”荀大人似笑非笑地接过话头,“只是王爷脱离战场多年,只怕军中事务一时之间难以上手。世子虽然尚未痊愈,可坐镇帐中发号施令总是没有大碍的。再说了,向来只听说替父从军,这老子替儿子上战场,倒是新鲜!”

“边境叛乱,长林军自会出兵镇压,至于这带兵打仗的是谁,与荀大人又有何干系?”老王爷憋着一口气,语气也冲了起来。

“这是内阁根据陛下的圣意所作的决议,您看有什么不妥吗?”

吕归尘听他这样乱扣帽子,正要出列应下,却不想身旁的人比他动作更快。萧平旌一个健步走上前,恭敬道:“为陛下戍守边境,本就是长林之责,臣萧平旌愿为陛下分忧,还请陛下恩准。”

“平旌,你⋯⋯”萧王爷与吕归尘皆是一愣,下意识地便想阻拦,萧平旌虽在兵营历练过一些时日,可从未亲自挂帅出征,怎能不让人担心?只是梁帝早已被他们几人吵得头痛,此时便出来打圆场:“你父兄的确不便出征,你既有此心,朕甚是安慰,如此,朕便封你为怀化将军,任长林军主帅,即日出征!”

圣旨一下,天命难违,甚至连准备与道别的时间都没给他们留下,父子三人眉眼间都是藏不住的担忧。

“平旌,事发突然,你万事小心为上,不得冲动行事!”萧王爷郑重其事地拍拍小儿子的肩膀,心里说不上什么滋味。有吕归尘珠玉在前,他这个小儿子实在有些拿不出手,印象里只会调皮捣蛋的他,什么时候也长成能够独当一面的小将军了呢?老王爷有些酸涩地想,他平日里似乎太过忽视平旌了,可等他认识到这一点时,却要让小儿子独自一人去面对风浪了。

吕归尘心里也不好受,在他眼里,平旌永远都是围在他身边的小麻雀,善良单纯,不谙世事,这样的他,要如何去面对战场的波诡云谲呢?“平旌,父亲的话你千万记在心里,有什么事及时与我们联络,一定要多加小心!等我身体稍有好转,我便去助你一臂之力。”

“大哥,你就别担心我啦,你呢,就在家好好保养身体,多陪陪父王和羽然⋯⋯”提起这个名字,萧平旌忽而又有些迟疑,上次那件事他一回府便告知了兄长,可吕归尘只拍了拍他的手安抚着说:“你多虑了,或许羽然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但她一定不会做伤害我们的事。”萧平旌犹豫一番还是说道,“大哥,你还是多注意‘那边’的动静,我心里总是放心不下你⋯⋯总之你多小心就是了!”

行军的号角已经吹响,萧平旌不再流连,毅然决然地反身上马,队列行处,扬起一阵烟尘。

 

又过几日,清秋已至,吕归尘把给萧平旌的第一封家书封了口,盘算着若是今日送去,想必等他到了军营便能看到。刚吩咐完仆从,便见冬青领着阿琮走了进来。

“阿琮,你怎么来了?羽然在宫内过得可好?”

阿琮神神秘秘地将信封递给吕归尘,回道:“禀世子,世子妃一切都好。世子妃明日便会回府,故而今日让我给您送信,好像是要约您夜市小聚,世子妃千叮咛万嘱咐,世子可千万别爽约了。”

吕归尘笑着展开信,羽然洒脱的字体跳跃纸上:今夜街市有清秋节灯会,花街桥上等你,不来⋯⋯你就死定了!

唔⋯⋯还真是她的作风呢,上次是七夕,这次是清秋,她这贪玩凑热闹的性子一点儿也没变。吕归尘摸摸鼻尖,脸上是忍不住的笑意,算来也有四五日没见着她了,还真是挺想念的,总感觉自己生活里缺了一块,喜怒哀乐都失了颜色。于是现在光是得了她的信,他都能从字里行间嚼出几分甜蜜的滋味来。

羽然,快回到我身边吧,我已经迫不及待想要见到你了。

而另一边,即将出宫的少女在门口止住了脚步,“姑姑,今日便是清秋节,你答应过我的。”

殿内的女人没有抬头,只轻声回道,“去吧,今日⋯⋯我不会让人干涉你,可今日过后⋯⋯你心里有数。”

少女没有言语,只是定定地看了眼殿内,转身离开。

 

夜幕终至,那一夜对羽然来说,似乎是模糊的,模糊得只有两种颜色。

先是漫无边际的黑,明明四周都是点亮的花灯,可她仿佛什么都看不见,她焦急地站在桥头等待着,盘算着:这几日她可没闲着,出逃的路线规划了好几条,无论是城内还是城外都设计好了不同方案;约定的小纸条也叫阿琮亲手送给了阿苏勒,一定不会有错。这种私会阿苏勒一般是不会带随从的,便是带了,以他们俩的身手也能轻轻松松甩开他们。可如果阿苏勒不愿意走呢⋯⋯不,不会的,阿苏勒身子不好,私底下早就跟她说过不想当什么世子。他说平旌有才华有抱负,比他更能胜任世子之位,至于他,他就想隐居乡野,两个人过着闲云野鹤的日子,有花有草,有山有水,有你有我。

对了!在那之前,她要先向他坦白,告诉他姑姑他们的计划,然后再带着他逃走,以阿苏勒的性子,一定也不会为难姑姑他们。羽然眼里亮晶晶的,她丝毫不担心阿苏勒知道了真相会迁怒于她。阿苏勒这个人啊,是那么的善良,一颗真心轻轻松松地便交予了她,压得她差点喘不过气来。羽然嘴角挂上一丝微笑,一想到那个人,连这黑夜也不再那么难熬了。

羽然百无聊赖地点燃手中的焰火,也便是在这一刻,她一侧头便看见了人群中的他,拨开拥挤的人潮向她走来。她看见阿苏勒笑着朝她招手,瞳孔中的光芒比节日的灯火还要闪亮。

阿苏勒,你就是我的光啊。

可是下一秒,那光就熄灭了,世界转而只剩一片猩红。

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只看到那个身影倒下了,她想赶过去,却被像被钉在原地拔不开腿。阿苏勒怎么了?他是不是又犯病了?还是摔倒了?他怎么不站起来呢?不是说来找我吗?怎么不过来呢?阿苏勒⋯⋯

恍惚之间羽然发现自己已经扒开了人群,她看见她心心念念的人倒在她的面前,身下的鲜血洇湿了她的裙角。

“阿苏勒!阿苏勒你怎么了阿苏勒!你看看我啊!”“为什么血止不住啊!”“求求你们了救救他啊!谁来救救他啊!”是自己的声音吗?那么声嘶力竭,那么低声下气。她什么都不想要了,只想他能活着,只想他睁开眼看看自己。

仿佛心灵感应一般,怀里的阿苏勒发出一声低低的叹息,“羽然⋯⋯”

羽然忙低下头去,娇小的嘴唇轻柔却又胡乱地印在他的脸上,“阿苏勒,阿苏勒你坚持住,你会没事的⋯⋯”

“羽然⋯⋯我喜欢你⋯⋯”阿苏勒的努力地抬起手,似乎想最后碰一碰他的姑娘。

可是大概,也只能到喜欢为止了吧⋯⋯

 

猩红的烟花绽放又陨落,她曾经离幸福只差一步,可她爱的人,倒在了来见她的路上。

===========================================================

“编剧”的话:没有到大结局哦,大概还有个三章的样子,要交代一下后续故事

“导演”的话:也许有细心的小伙伴已经看出来文中的有些细节和视频里的是有出入的,目前还不多,接下里几章会比较明显一点。因为我剪视频是根据我们两个人定的大纲剪的,视频和文字作为不同表现形式的特质也造成了这些细节上的偏差,我们只是保证了最后结局的一致性,细节方面各自都有所发挥,希望大家不要太介意~


推荐文章
评论(13)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9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浙ICP备16011220号-11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自营经营者信息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