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网易轻博

葱葱那年~
大雪大寒 2017-05-15

又到夏天了。日子真快啊,一晃毕业都,,,那么多年了~!
那年仲夏,‘知了声声地叫着夏天’,,咱还是恰同学青年呢。 一天晚饭后,下腹猛然一阵巨疼。疼的我从床上翻到地下,再从地下翻到床上。宿舍里那哥儿几个吓懵了,八脚七手的把我弄海军总院去了。

那天,急诊室值班的是一穿着拖鞋的男军医,知道我为什么记得那拖鞋么? 我疼得蹲在地上,只看得见拖鞋了。我被放平后,那军医在我肚子上摁了N下,断然说:“急性阑尾炎! 准备手术。” 我心里暗自叫苦:哥们儿二十多岁的童体,就要被破身啦~ !  千钧一发的当口,同班的二惠怯生生地问军医:大夫,要不验下尿?‘拖鞋’迟疑了一下,嘟囔道:那就验吧。

我应该是蹲着捱到卫生间的,由于剧烈疼痛,引起胃痉挛,竟然还吐了一阵。 我蹲着尿了一杯,K,红红的一杯啊~!  如果是在女厕所,那揍是倒霉啊(少儿不宜)!杯子拿给‘拖鞋’看,Y的对着灯光看了又看,估计心里琢磨呢:届嘛是尿啊还是‘通化红’(我国著名的红葡萄酒品牌)啊?
化验结果很快出来了:输尿管结石!
要不是二惠多那一问,我就要白白挨上我军一刀啊。肚皮一打开,看见小阑尾鲜活地撅着,大夫您是切呀还是切啊~~~~?!当时哭的心思都有了。

谢二惠一辈子~!

痛苦总是有收获的,所谓‘祸兮福之所依’。让我始料不及的是;我一夜走红~! 第二天,同学们就欢呼雀跃,喜大普奔了,。日语系赵桑老远见了我就嚷: 老孟,听说你养珍珠了!?(大爷的!)
我们班小女生王立萍一脸天真求知地问我:“老孟,他们说你养珍珠,还是黑珍珠呢,怎么回事啊?”王立萍,我□(此处删去一字)死你了~!

后来去阜外医院看了专科门诊。大夫给开了药。同时还开了杜冷丁,我当时不知道杜冷丁是什么药。大夫也不交代,只是嘱咐我把药交给校医。以后的一 周,我除了吃药,晚饭后还按时去医务室打针,校医只说杜冷丁是让我睡觉的。很久以后我才知道,让我安睡的是杜冷丁里的吗啡。我也是‘嗑过药’的人了。

吗啡不但缓解我的疼痛,让我睡的很沉。而且醒来的时候让人感觉很愉快。走在校园里感觉所有女生都在关注我。那感受,一个字:真好~!

那个夏天,‘老孟养珍珠’成了校园里一个小传说,给大家带去了诙谐和愉快。也让我感受到了危难时刻同学间的深情厚谊。谢谢关爱我的同学们,你们都好吧?我爱你们~!

 

推荐文章
评论(7)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浙公网安备 33010002000017号ICP备:浙B2-20090185-5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90185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