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蓝毒

5180浏览    17参与
羽真
肯上校您好,这是您11月4日的...

肯上校您好,这是您11月4日的新员工!负责改造菜单里的魔鬼泡菜肥牛堡!她很乖的,请务必带上她!( •̀ ω •́ )✧


一发摸鱼🍟

肯上校您好,这是您11月4日的新员工!负责改造菜单里的魔鬼泡菜肥牛堡!她很乖的,请务必带上她!( •̀ ω •́ )✧


一发摸鱼🍟

山内公園

20191022完成,明日方舟蓝毒~

另外有个R(和)18(谐)版,我发在了P站上,欢迎大家去看哟~

欢迎关注我的P站:https://www.pixiv.net/member.php?id=9980500
有更多惊喜哟~


20191022完成,明日方舟蓝毒~

另外有个R(和)18(谐)版,我发在了P站上,欢迎大家去看哟~

欢迎关注我的P站:https://www.pixiv.net/member.php?id=9980500
有更多惊喜哟~


WTY
lofter滤镜真好看,尝试厚...

lofter滤镜真好看,尝试厚涂成果,是可可爱爱的蓝毒

lofter滤镜真好看,尝试厚涂成果,是可可爱爱的蓝毒

闯红灯高手

(泰拉风云4)美人鱼名场面(无迫害)

(博士办公室)

(博士办公中,月见夜喘气入)

(古米月见夜握手)

(古米坐)

古米(信赖165)(下称古):你好你好,有什么事我们可以帮到您

月见夜(信赖0)(下称月):我要说的事,你们千万别害怕

古:我们身经百战,我们不会怕

月:我刚才,被蓝毒的甜品吓晕了

(博士、古米肃然起敬)

古:蓝毒是哪一位?

月:不是哪一位,是那个浑身上下蓝得扎眼,经常给别人加工材料的那个蓝毒!

(博士画锡兰)

月:不是负责吃的,是负责做吃的

(画芙蓉)

月:她不是魔鬼人,是两栖类

(画慕斯)

月:武器呢?她不是近战是远程!

(画艾斯黛尔)

月:这……

(古米拦住月见夜,画黑给博...

(博士办公室)

(博士办公中,月见夜喘气入)

(古米月见夜握手)

(古米坐)

古米(信赖165)(下称古):你好你好,有什么事我们可以帮到您

月见夜(信赖0)(下称月):我要说的事,你们千万别害怕

古:我们身经百战,我们不会怕

月:我刚才,被蓝毒的甜品吓晕了

(博士、古米肃然起敬)

古:蓝毒是哪一位?

月:不是哪一位,是那个浑身上下蓝得扎眼,经常给别人加工材料的那个蓝毒!

(博士画锡兰)

月:不是负责吃的,是负责做吃的

(画芙蓉)

月:她不是魔鬼人,是两栖类

(画慕斯)

月:武器呢?她不是近战是远程!

(画艾斯黛尔)

月:这……

(古米拦住月见夜,画黑给博士)

博士(下称博):远程

月见夜(打掉画):蓝毒啊!就是那个天天给整合运动下毒,动不动还打散弹的蓝毒!

古米:明白了,您继续说

月:她一下拉住我,说我很有魅力,试问谁不知道啊,然后就给了我一份甜品,就在加工站门口,材料全是挤牙膏地出。那份甜品,甜品啊!颜色那么鲜艳,像毒蘑菇那样,我刚刚睡醒,博士又没给我安排工作,一下我就晕倒在门口了。我就像个人……

(博士笑)

月:你在笑什么?

博:我想起高兴的事情

月:什么高兴的事情?

博:我天天吃

(古米笑)

月:你又在笑什么?

古:我也天天吃

月:你们吃的,是同一份甜品?

博、古:对、对(笑)不是,是同一批

月:我再重申一遍,我没在开玩笑!

博:对,对

(博士、古米笑)

月:Why???

古:那个,咱们言归正传,您说的这个甜品,好吃吗?

月:它不是好不好吃的问题!它真的是那种,那种很少见的那种,它覆盖着一层深蓝色的奶油,点了几块红色果冻,还配了叉子,很好看。遗憾的是它的颜色太鲜艳,我怕她用了些什么……

(博士笑)

月:你欺人太甚我忍你很久了!

博:我天天吃蓝毒的甜品

月:你明明在笑我你都没停过!

博:月见夜先生我们天天刷精英材料,无论多好笑我们都不会笑,除非有人不敢吃蓝毒的甜品。

古:不如这样月见夜先生,你先回宿舍等消息,博士一有时间马上跟她说明一下。

月:行你们赶紧过去好吧!多带几个医疗干员,很危险的!(出门)

(博士、古米笑)

(月见夜进门)

博:月见夜先生你又被斑点骂了吗?

(月见夜出门)

(博士、古米笑)

(月见夜进门)

博:月见夜先生?

(月见夜出门)

end

闯红灯高手

满信赖能天使等不来德克萨斯
使徒组离开切尔诺贝格就各奔东西
古米单独离开切尔诺贝格丢下真理和凛冬
芙兰卡和蓝毒成了空巢老人
小火龙随赛雷娅不知所踪
陈警官坚决不踏入罗德岛一步
泰拉风云4,历史将由你书写

满信赖能天使等不来德克萨斯
使徒组离开切尔诺贝格就各奔东西
古米单独离开切尔诺贝格丢下真理和凛冬
芙兰卡和蓝毒成了空巢老人
小火龙随赛雷娅不知所踪
陈警官坚决不踏入罗德岛一步
泰拉风云4,历史将由你书写

玄瑱

蓝毒小可爱!!

蓝毒小可爱!!


空想

(幽蓝幽)Avenoir

幽灵鲨时常觉得头疼,或许是因为病症在逐渐撕扯她的理智,她有时会变得暴戾而不稳定,医疗部的干员们通常都要花很大力气才能制住她。


她睡着时也不安稳,时常会做噩梦,梦里翻滚着无数人的脸,那或许是她不清晰的记忆碎片,她总是蹙着眉想从梦里挣扎而出,想把这些想不清又解不开的记忆丢弃,但总是找不到方法。


她日日活在这样的痛苦之中,只有杀戮才能给她充斥着消毒水气息的黑白生活带来一点点乐趣,但她仍会觉得孤独,也只是觉得孤独。


直到她发现孤独的或许不只是她一个人,也许有琐碎记忆且想将之抛弃的人在罗德岛已经是常见患者,譬如那只肤色苍白的鲁珀,又譬如那只拥有着宝石色眼睛的小箭毒蛙。她们看上去都记得,...

幽灵鲨时常觉得头疼,或许是因为病症在逐渐撕扯她的理智,她有时会变得暴戾而不稳定,医疗部的干员们通常都要花很大力气才能制住她。


她睡着时也不安稳,时常会做噩梦,梦里翻滚着无数人的脸,那或许是她不清晰的记忆碎片,她总是蹙着眉想从梦里挣扎而出,想把这些想不清又解不开的记忆丢弃,但总是找不到方法。


她日日活在这样的痛苦之中,只有杀戮才能给她充斥着消毒水气息的黑白生活带来一点点乐趣,但她仍会觉得孤独,也只是觉得孤独。


直到她发现孤独的或许不只是她一个人,也许有琐碎记忆且想将之抛弃的人在罗德岛已经是常见患者,譬如那只肤色苍白的鲁珀,又譬如那只拥有着宝石色眼睛的小箭毒蛙。她们看上去都记得,她们只是不愿想,也不愿说。


蓝毒应当是记得她所有的过往的,包括她曾经用毒针洞穿古神狂舞的触手,再包括她曾经看见过发了狂的幽灵鲨举着武器直接锯断了那块被一众人砍得千疮百孔的烂肉,那姑娘的修女服被染至脏污,却还在不知疲倦地举起她的电锯,下一刀,又下一刀。


但这样的记忆对于隶属罗德岛的狙击干员蓝毒却是完全不必要存在的,她轻轻松松地将它们掰碎,抛离,蓝毒一向不回头看那些被丢下的东西,将它们弃之不顾也已经成了寻常的习惯,但凡事总要有例外的。


或许那个身穿修女服却举着一把锋利电锯的姑娘于她而言就是那个美丽的例外,再或许她只是不想将这么令人震撼的场景丢进大脑的垃圾桶里,又或许是因为自己中了自己的神经毒素才如此优柔寡断,蓝毒不知道,她只知道她的记忆自漫漫时间长河中逆流而上,读起来反而愈发清晰明了,精彩动人。


只是蓝毒没想到能在罗德岛再见到她。


她一向不会拒绝医疗部的邀请,看望并诊治遭受毒素攻击的干员时也一向尽心尽力,她推门走进病房时幽灵鲨恰好犯了偏头痛,细白的手指轻轻搭在额间,女人垂头靠在病床上,难得的安静。她没有抬头看来者是谁,大概已经习惯了时不时就有各种医疗干员进来在她身上拍拍打打,而一旦反抗就会被锁进束缚衣,她不吵也不闹,只有紧蹙的眉与被咬得发白的嘴唇才能体现出她有多难捱。


蓝毒走近她,坐在床沿上,用同样苍白的手指拉住她覆在额间的手,稍一用力指尖便在薄薄的皮肤上摁出个红印来,显得脆弱又美丽。但幽灵鲨不应当如此的,在那些遥远又容易被人遗忘的记忆中,她看上去美丽且强大,眉眼慈悲却疯狂,那双漂亮的眼睛像红宝石一样闪烁耀眼。她不应当如此的。


她不应当穿着像她肤色一般苍白的病号服躺在这里,不应当皱着脸因为大脑抽搐的疼痛而苦恼万分,也不应当如此安静以至于失掉了那份曾经张扬至极的美丽。


蓝毒紧紧握着她的手腕,力度或许大了一些,幽灵鲨便抬头看她,红宝石一般的眼睛似乎已经碎掉了,像是廉价的细碎水钻,黯淡无光。她只看了那一眼,就淡淡地收回了视线,只是低头时在蓝毒捏紧的手上瞥了一眼,就又垂下眼一副不争不抢无牵无挂的淡然模样。


蓝毒只觉得脑海中翻腾滚动的记忆又鲜活起来了,黑暗中疯狂涌动的粘稠触手,一支又一支扎进去的毒针泛出的幽蓝冷光,染了血的黑白色修女服,她破溃的记忆在不知不觉间被一一寻回,拼凑出一副又一副完整的画面,再也难以忘记。


于是她松开幽灵鲨的手,学着她的样子,将手指搭在额间,以期祛除不知从何而来的剧烈疼痛感。那些或五彩或黑白的记忆被熬煮成一池颜色深沉的毒液,她的所有思想记忆理智尽数烧灼其中。她知道自己早已难以抽身,于是女孩牵动着僵硬的唇角,冲着那人露出一抹温和的笑,“好久不见。”


幽灵鲨歪了歪脑袋,似乎在思考她除了被罗德岛聘用的干员之外还有什么身份,但她被鲜血与毒液浸泡过的大脑瑟缩着,什么也挤不出来,她只是又觉得头痛而已。那些储存记忆的神经元被源石病搅得一团乱麻,她再想也只是徒增烦恼,再加剧每天都要犯上好几次的偏头痛罢了。


所以她没答话,只是将蓝毒看作一般的同事对待,对于这些陌生又熟悉的面孔,她的选择一向都是沉默,沉默,再沉默。除非是在与整合运动战斗,否则她绝不会露出除漠然和淡笑以外的表情,对所有人都不例外。


蓝毒将自己的注意力强行转移到幽灵鲨的病症上,她看起来暂且安静而平和,大家也都心照不宣她发病时有多可怕。蓝毒将视线移到她的额角,或许一管高浓度的源石溶液就是从那里被注入进这姑娘的大脑,并将她的全部绞得粉碎,只剩一点又一点的碎片漂浮在那些组织液里,因太细碎而无法捞起,也因太细碎而无法过滤。


她最终不得不选择告诉医疗部的干员们,关于幽灵鲨的病,她暂时无能为力,但愿意再多尝试几次。于是蓝毒顺理成章地拿到了苦修女的探视许可证,也名正言顺地在每天早上过去问一声“早安”,睡前过去向她问一声“晚安”,在一场战斗后隔着玻璃窗看她歇斯底里地发疯,脸颊上沾满了敌人的鲜血,或许还有自己的。因为这姑娘一向不爱惜自己的身体,战斗时从来不留余力。


但蓝毒见到最多的,还是她低垂着眉眼,安安静静地靠在床边上,一副恬然安详的温顺模样。战斗时的素色修女服换成了同样颜色浅淡的病号服,战斗时万分有力的双手此时正以一副苍白疲软的样子搭在洒满了消毒水的床单上,像是剥离了一层深厚的血色外壳,露出了原本的脆弱模样。


在蓝毒向她问安的第三十二个早晨,她终于再一次慢慢地抬起眼,勉强张了张干裂的唇,吐出一句声音嘶哑的“早安”。她又迟疑了一下,像是学着谁的样子一般,牵了一下自己早已僵硬的唇角。


蓝毒也冲她温和地微笑,她已经对这种公关式的笑容熟练甚至应用自如。在幽灵鲨的眼里,那双宝石色的蓝眼睛扑闪着漂亮的长睫毛望着自己,里头含满了不知名的热意,似乎在很久很久之前它是不见丝毫热度的,又带刺又带毒,没有人敢接触它。但是它变了,或许是它的主人变了,再或许是自己看人的眼光变了,它曾经完整的样子幽灵鲨想不起来,也不想在记忆的茫茫大海中伸手去捞。


她的记忆碎片却一点一点地自己浮起来,组合成一大片一大片的声音与画面,又吵得她脑子发疼。她的记忆碎片告诉她,自己是从很久很久以前就开始以斩杀为生的,像是一直以来为罗德岛做的一样,一刀斩下,所有的记忆碎片都破灭了,只有一支散发着莹莹蓝光的神经毒剂静静地漂浮在那里,颜色像蓝宝石,也像那只小箭毒蛙的眼睛。


蓝毒试探性地将自己的手搭上幽灵鲨的,一大一小两只苍白的手交叠在一起,蓝毒微微屈指,扣上了幽灵鲨的,冰冷与冰冷亲密贴合在一起,似乎通过这件事两个人同样破碎的记忆就能交汇成功,手指摩擦间也逐渐产生了一点热度,蓝毒将幽灵鲨的手指捂得温热后,松开了自己的手。


她们之间永远不一样的一件事,就是蓝毒自己选择了忘记,而幽灵鲨被迫选择了忘记,没人知道她会不会想要忘记那段阴暗而黑暗的过往岁月,也没人知道她忘记这件事究竟是因为什么意外。从前认识幽灵鲨的人几乎已经销声匿迹,而认识这个崭新的幽灵鲨的人都觉得她只是个可怜的脑子出了大问题的苦修女,顶多觉得她的战斗能力高超,又足够危险需要控制罢了。


而蓝毒不过恰巧知道一点她的往事,又正好莫名其妙产生了足够的耐心去接近她,她们的记忆碎片在时间的长流中因相遇而重合,也因相遇而交缠融合,那些所被弃置不顾的,那些所被拾取拼凑的,全部都化成了一池子蓝汪汪的毒水,漂亮又惑人,只是剧毒入骨,烧灼至极。


面对这池毒药,任何人都会如此选择,轻巧地抛下它,拉开放水的闸阀,再注满清澈见底冰冷淡漠的水,将最后一点幽蓝毒剂排除于自己的脑海之外,最后顺理成章地忘记那些想要忘记的东西。


蓝毒和幽灵鲨的手交叠在一起,她们最后选择一起拉开那放水的闸阀,将所有的过往岁月都抛之脑后,也将所有的温存柔软都弃之不顾。


于是蓝毒再也没有去看过幽灵鲨。


-


标题的意思是想要抛弃在身后的碎片记忆。

大概是看见标题的一点有感而发。

@火尧石咸本咸 老师约的稿。

不许用。虽然应该也没有人会用。


烟若
蓝毒天下第一! 凭印象画的小跳...

蓝毒天下第一!

凭印象画的小跳蛙,有些地方与官方不同

蓝毒天下第一!

凭印象画的小跳蛙,有些地方与官方不同

塞纳河不结冰

【明日方舟/博士&蓝毒】我该如何谈起

我曾谈起过她体内的毒素。毒素疑似通过接触血液生效,但我拿不准。也许其余体液也可以达到同样效果,但我无从采集。但总之可以确定的是,无伤口的人和她正常接触完全不会受影响。尽管如此,也并没有许多人有接近她的倾向。我曾经问起过她是否感到孤独。她没有迟疑地摇头。她看起来对现状比较满足,毕竟干员格劳克斯经常同她交谈。我也曾经对此放心。直到去汐斯塔度假的那天,其余干员们都在沙滩上享受日光浴,却没见得她的身影。通过寻找,我发现她在一个人对着窗外发呆,瞳子里填满了渴望及惆怅。我想问她为什么不下去玩玩,却不知如何开口。最终还是她先开口说我这身衣服过于笨重,她愿意帮我挑件适合夏日海滩风格的。我婉拒了,不是因为害怕她...

我曾谈起过她体内的毒素。毒素疑似通过接触血液生效,但我拿不准。也许其余体液也可以达到同样效果,但我无从采集。但总之可以确定的是,无伤口的人和她正常接触完全不会受影响。尽管如此,也并没有许多人有接近她的倾向。我曾经问起过她是否感到孤独。她没有迟疑地摇头。她看起来对现状比较满足,毕竟干员格劳克斯经常同她交谈。我也曾经对此放心。直到去汐斯塔度假的那天,其余干员们都在沙滩上享受日光浴,却没见得她的身影。通过寻找,我发现她在一个人对着窗外发呆,瞳子里填满了渴望及惆怅。我想问她为什么不下去玩玩,却不知如何开口。最终还是她先开口说我这身衣服过于笨重,她愿意帮我挑件适合夏日海滩风格的。我婉拒了,不是因为害怕她体内的毒素,我知道那对我无害,而是为了不让她过多操心我的事情。毕竟她自己的事也许就需要她操心很多了。我需要帮助她找几个朋友,格劳克斯以外的朋友,因为我是罗德岛的博士、领导者,该做些什么。但面对其余干员却又无从说起。我深知克服恐惧的困难,但我也深知孤独的冰冷感。我总该谈起这件事,即便是仅仅为了她,我也该做些什么。


可是,我该如何谈起呢?




——————————————————————

#就是为了应援瞎写的十分钟产物 没啥逻辑也没啥内容

#蓝毒小天使冲鸭!!!!!

#严格来说就是博士的自言自语。。

黑白什么毛

毒物和食毒者

————
其实蓝毒小姐做的点心没有毒,只是颜色太炫彩夺目
闺女们冲啊!

毒物和食毒者

————
其实蓝毒小姐做的点心没有毒,只是颜色太炫彩夺目
闺女们冲啊!

花间月色
我小跳蛙能榜上有名吗? 画的好...

我小跳蛙能榜上有名吗?

画的好潦草@%@%*……(&

我太菜了

我小跳蛙能榜上有名吗?

画的好潦草@%@%*……(&

我太菜了

yaki_西川 知
百忙之中(稿子有在画,有在画啦...

百忙之中(稿子有在画,有在画啦)抽空为蓝毒打call!
蓝毒小姐姐冲鸭——!

百忙之中(稿子有在画,有在画啦)抽空为蓝毒打call!
蓝毒小姐姐冲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