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权力的游戏

48万浏览    9509参与
卡斯特梅的猫
学《孟子三章》的时候的脑洞。...

学《孟子三章》的时候的脑洞。

我也想开挂啊,如果考试可以战必胜矣我就不需要为永远考不到第一发愁了。

有些基金会梗。

学《孟子三章》的时候的脑洞。

我也想开挂啊,如果考试可以战必胜矣我就不需要为永远考不到第一发愁了。

有些基金会梗。

橡果厅的Gendrya
珊莎戴兜帽的造型好带感,能脑补...

珊莎戴兜帽的造型好带感,能脑补几万字

珊莎戴兜帽的造型好带感,能脑补几万字

Lee小姐

矮子龙,矮子拿
Al换脸真tm有毒
(真是适配各式女性的一张脸)

矮子龙,矮子拿
Al换脸真tm有毒
(真是适配各式女性的一张脸)

hidenrose
小玫瑰:珊莎,你难道对我没有一...

小玫瑰:珊莎,你难道对我没有一点心动吗?
珊莎(内心):卧槽,她在说什么东西?
                              还有为什么她要裸着?!
(让我喝口酒冷静一下)

小玫瑰:珊莎,你难道对我没有一点心动吗?
珊莎(内心):卧槽,她在说什么东西?
                              还有为什么她要裸着?!
(让我喝口酒冷静一下)

卡斯特梅的猫
viserys个人向 脑抽产物...

viserys个人向

脑抽产物

镀金水!!!

乱入的d级

viserys个人向

脑抽产物

镀金水!!!

乱入的d级

卡斯特梅的猫

画的表情包

别问dany为啥短发,卷一烧的,还没长出来。

画的表情包

别问dany为啥短发,卷一烧的,还没长出来。

venhesy

对《史塔克家族》的进一步说明,以及一些其他看法

        写权游君临线真的让我的压力很大,因为就跟标题写的一样《史塔克家族》,讲斯塔克的故事,但是君临线却占了大部分,毫无疑问,这就占据了其他史塔克族人的戏份(毕竟整个狼家也就珊莎在君临待了那么久)。我表明我的态度,我尊重每一个史塔克族人,但只是碍于个人才力有限无法展现出原作的那种风采,所以说我只能删减其他的史塔克的戏份。

        另外,关于CP的问题,就像我上一篇说的这篇文章是琼珊向的,但当时还没有动手写(只是列了个大纲),等震动时候写了,才...

        写权游君临线真的让我的压力很大,因为就跟标题写的一样《史塔克家族》,讲斯塔克的故事,但是君临线却占了大部分,毫无疑问,这就占据了其他史塔克族人的戏份(毕竟整个狼家也就珊莎在君临待了那么久)。我表明我的态度,我尊重每一个史塔克族人,但只是碍于个人才力有限无法展现出原作的那种风采,所以说我只能删减其他的史塔克的戏份。

        另外,关于CP的问题,就像我上一篇说的这篇文章是琼珊向的,但当时还没有动手写(只是列了个大纲),等震动时候写了,才发现要处理好那么多CP,真的很难,其中最难的就是处理狗珊与琼珊之间关系,首先我尊重珊莎的每一个CP以及它的粉丝(在此对之前提出的黑指珊的言论表示道歉,当时资历尚浅不懂事),我是绝对不会做那种原著狗珊的情节摆到琼珊上的事情的,并且我个人十分讨厌这种行为。另外一点,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是狗珊转琼珊,狗珊和琼珊对我来说,手心手背都是肉。我不希望有狗珊的粉丝在看到这篇文之后,会产生恶心或厌恶的感觉,我更不希望狗珊和琼珊相互对立,所以说我的构想就是:”将有关珊莎的剧情重点放到她的心理和理念变化上来,与他人(尤其是男性)的互动减少(包括琼恩),注重她自己的成长。”而关于琼恩也将重心放在他的心理变化上,减少与他人的互动(包括珊莎)。所以说针对这两个人物的变化,总的构想就是:

         “个人的独立成长。”

         简单来说,从人物塑造上来讲,用他们两个人的人物塑造既反映他们自己的成长,又反映当时的社会背景(这个社会背景可以想象成中世纪的欧洲)。从很多人爱看的CP角度上来讲,CP将不再作为重点考虑(所有CP)而仅仅只是人物成长中的附属品,也就是说原著和原剧珊莎的CP从数量和甜度都会大幅度减弱,当然,出于尊重原著CP粉丝的角度我自然不会让他们形同陌路。

        所以到最后这部作品也有了一个转型,从一部琼珊同人文转变成了一部琼恩和珊莎的同人文,因此,对于一直支持我的期待大口吃糖的琼珊粉丝我感到非常抱歉。

        另外就是关于琼恩的方面,《史塔克家族》的琼恩将与原剧中的琼恩有很大不同,但基本本质不会变,若珊莎代表的是受封建礼教毒害的女子形象,那琼恩代表的就是在封建等级制度下受不公平待遇的人。我可以确信我上述的两个代表绝对不是这两个人物在权游中的代表,权游的原著自然会赋予他们更高格局的代表。在我上述的两个代表中,他们最终都会反抗并认清楚他们自己。同理,这也不可能是权游会给予他们的主题,毕竟权游又不是讽刺小说或某个无聊人的愤世厌俗之作,作为一部大火的名著给予他们的主题自然会更加的深刻,我改变他的主题,也绝对没有挑衅的意思,纯粹只是我这个无聊人的兴趣罢了(了解我的人都懂)。所以综上所述,不难看出《史塔克家族》将会与权游本身有很大不同,这种旁门左道只是代表了我这个闲人对这部作品和其中人物的敬意。

        最后再说一句,相信很多人都在更新很不满。但是请原谅本人才识浅薄、志大才疏,空有写作的激情,却实在下不去笔,写一段去一段写一段改一段,总是与思想中的不符。所以更新是不定期的会很慢。而且本人学业繁重,也很难静下心来认真的去写这部作品,我相信这部作品值得被认真对待,因为不管是他的原著还是他原著里的人物都是一等一的。若只平常娱乐,拿来写一些杂文倒还可以。但如果我真的想要写一部很严肃的作品,那么如果不认真对待他的话,那简直是在侮辱他。等到我学业不这么繁忙的时候(若要算的话,可能得有个两三年),在文法上也更加熟练的时候,我会写出这篇文的。

        此外,对于所有的权游的粉丝说:这是一部伟大的作品,值得被认真的对待。虽然它的结尾与我们所期待的留名青史的结尾大相径庭,简直可以说是遗臭万年。但那已经成为了现实,无法改变。我不是《冰与火之歌》的作者,无权评价这部作品的作者,乔治.马丁先生在人生阅历和文笔上自然是比我这个初出茅庐的无名小辈高出了不知道多少个层次,他真正塑造了一个完整的世界,而我只是东施效颦。而在此,我也对两位权游的编剧这么说:“你们十年来对于权游的付出值得肯定,文学作品有高低之分,但作者却并没有高低之分,一个文学创作者如能真正的对自己的角色,对自己的故事负责那他就是被值得尊敬的,但这个负责绝不指的是钱财和名誉,而是发自内心的对人物的尊重,请两位先生扪心自问,你们是否真正的尊重了这部作品里的每一个人物?


橡果厅的Gendrya

点炮:权游编剧2DB和Bryan根本不懂冰火

D & d 说他们不理解角色(我们已经知道了) ,他们从演员那里了解了角色。特别是Maisie。

她曾经说过她从来没有读过原著,那么这就解释了很多事情,不是吗?据说Maisie妈妈读过原著给她解说,她也上网看了不少书粉写的小论文了解。

s3的布莱恩 · 考格曼(Bryan Cogman)会说艾莉亚对詹德利的感情取决于Maisie。作为一个编剧,他本应能够回答这个问题,而不是推托到她身上,或者根据女演员的表演猜测艾莉亚的感情。

wintercomeiscomingNet/2013/05/03/game-of-owns-bryan-cogmaaaaan...



D & d 说他们不理解角色(我们已经知道了) ,他们从演员那里了解了角色。特别是Maisie。

她曾经说过她从来没有读过原著,那么这就解释了很多事情,不是吗?据说Maisie妈妈读过原著给她解说,她也上网看了不少书粉写的小论文了解。

s3的布莱恩 · 考格曼(Bryan Cogman)会说艾莉亚对詹德利的感情取决于Maisie。作为一个编剧,他本应能够回答这个问题,而不是推托到她身上,或者根据女演员的表演猜测艾莉亚的感情。

wintercomeiscomingNet/2013/05/03/game-of-owns-bryan-cogmaaaaan/

Bryan:显然,她爱他。 什么样的爱,我认为Maisie更适合谈论这个,因为她必须演这个场景,她显然爱他。在第三季的 dvd中很多人希望艾莉亚和詹德利最终在一起。 我相信她确实爱他,而且我认为 Maisie 也是这么演的,她演得很好。

多亏了 Maisie

不过 HBO CONNECT Q&A,2013:

问题: 你认为 Arya 有点迷恋 Gendry 吗?

麦茜威廉姆斯:是的,我想是的。 很多人都这么想的,她也是个人,有普通人的情感。

【Joe拯救Gendrya改台词】

我在一个访谈里读到一段关于这一幕(詹丫兄弟会“i can be your family”这一段)的解读。一开始这一集的作者Bryan Cogman想让詹德利对艾莉亚发火。在她告诉他她可以做他家人的时候,他的反应本来计划是以一种挖苦的态度:“哦,这位来自大城堡的高贵小姐真的这么想?!哈,好吧,面对现实吧。像你这样的小公主在垃圾和粪便中玩上几个月,然后回到你富有的领主生活。你有你的位置,我有我的位置,所以你闭嘴吧。”类似这样的态度。这本来是Cogman对詹德利回应艾莉亚的话的原意。在剧本里有相关的描写。

 

但Joe不假思索地认为詹德利绝不会这么对艾莉亚,提出质疑说他认为詹德利应该是友好且充满理解的。他认为詹德利明白艾莉亚的本意是好的。也明白她受了伤,而且是个幼稚单纯的孩子。她的本性让她很难明白他们面临的身份地位的复杂度。所以Joe希望能让詹德利温柔地回应。幸好导演Alex Graves赞同Joe。这才有了这经典的一幕。

Joe段翻译:@暗香浮动的猫姨

 

我:现在还有谁知道,论同框戏份,gendrya>囧火>詹美呢?伏笔在第一卷奈德第一个pov,二丫第一个pov,第一卷二丫听到私生子的事(大牛),他俩要是成了估计是唯一一对七卷都在线的cp。

【点炮权游所有编剧】

吃💩吧你们!还需要靠演员带你理解角色,你知道演员为了避免混乱很多都不看书或者只看了部分吗?这些工作不该由他们承担!

Joe Dempsie应该是看了第二卷➕第三卷部分小说,他有个密友是铁杆书粉知道他出演给他科普很多。

如果他俩是完全不做功课只照本宣科的演员可怎么办???

Bryan Cogman负责写的是詹丫分离还有第八季第二集。

难怪书里那么多詹丫糖被一剪没,造成剧情衔接不上,hbo的编剧根本不懂少男少女爱情的美妙,对于没有看过原著的观众来说确实难以理解原著里这俩是很深厚的感情的基础的,同生共死逃亡路上相护扶持,暗生情愫的小儿女。

D&d saying they didn 't understand the characters (we been knew) and they learned about the characters from the actors. Especially Maisie Maisie who has been on record saying she never read the source material Well, that explains a lot of things isnt it?

So, I guess that's why Bryan Cogman, back in s3, would say it's up to Maisie to talk about Arya's feelings for Gendry'? When as a writer he should be able to answer that question without deferring it to her or guessing Arya's feelings based by the actress performance winteriscoming. net/2013/05/03/game-of-owns-bryan-cogmaaaaan/

Clearly, she loves him. What kind of love that is, I think Maisie would be more the person to talk to about that because she's who had to play the scene But she clearly loves him And on the season 3 dvd Lot of people wants Arya and gendry to end up together. I believe she does love him And i think Maisie plays it that way Well, thanks to Maisie though HB○ CONNECT O&A,2013:

Question Do you think that Arya got a little crush on Gendry?

Maisie Williams Yeah I think so. A lot of people do so, she's only human

秋水怪

小小鸟的复仇(二)紫色婚礼 伪现实

下雪了……望着灰蒙蒙的玻璃窗外,珊莎想起了母亲,她和她长得很像,但是艾莉亚却是十足的史塔克模样,灰色的头发灰色的眼眸,充满了野性和生机,她苦涩一笑,不知道自己的小妹在这么冷的冬夜有没有暖和的小床可睡。


说起来尽管珊莎一直被人称赞美丽和乖巧,她却一直羡慕着艾莉亚,艾莉亚调皮捣蛋,仆人们都为此操碎了心,但是她知道,艾莉亚是个人人都喜爱的开心果,她不拘小节,和任何人都能交上朋友,有时候珊莎也会嫉妒父母对她特有的宠溺和亲近。


珊莎除了有着和其他少女大致无异的性格,还过于沉闷,或许是读了太多书的缘故,让她对这世界仍抱有单纯浪漫的幻想。


她想起了自己第一天在市政厅实习的时候,由于不熟悉,...

下雪了……望着灰蒙蒙的玻璃窗外,珊莎想起了母亲,她和她长得很像,但是艾莉亚却是十足的史塔克模样,灰色的头发灰色的眼眸,充满了野性和生机,她苦涩一笑,不知道自己的小妹在这么冷的冬夜有没有暖和的小床可睡。


说起来尽管珊莎一直被人称赞美丽和乖巧,她却一直羡慕着艾莉亚,艾莉亚调皮捣蛋,仆人们都为此操碎了心,但是她知道,艾莉亚是个人人都喜爱的开心果,她不拘小节,和任何人都能交上朋友,有时候珊莎也会嫉妒父母对她特有的宠溺和亲近。


珊莎除了有着和其他少女大致无异的性格,还过于沉闷,或许是读了太多书的缘故,让她对这世界仍抱有单纯浪漫的幻想。


她想起了自己第一天在市政厅实习的时候,由于不熟悉,端着咖啡七拐八拐的也没找到会议室,又在一个转身撞到了柱子,瞬间自己的白衬衫上泼满了咖啡,她感到沮丧极了,重重的将纸杯扔至垃圾桶,忍不住骂了声:“shit”


忽然身后传来微微的笑声,她吃了一吓,转过身去,见到位约莫三十来岁西装革履的男人朝他走来,他身姿优雅,颇有气质。


珊莎不知不觉就脸红了。


“迷路了吗?”他轻声问道,并递过来一张手帕。


珊莎道了谢,接了过来,窘迫的擦了擦手,她瞧见上面用银线绣了只仿声鸟。


“在找理事会会议室。”她轻轻答道。


“向前走,左拐走到尽头,再右拐就到了。”男子拒绝了她递过来的手帕,“没准等会儿你还会需要。”


珊莎听完脸更红了,看着男人准备离去的背影,终于问到:“先生,您叫什么名字。”


男人停下来转头回她:“培提尔·贝里席,脏掉的衬衫修女室里有更换的。”


他指了指她胸前的咖啡污渍,珊莎脸更红了,“还有,派席尔龟毛的很,你的咖啡不多加点儿糖和奶,今天准保不好过。”


他的建议总是管用的,派席尔那天舒舒服服喝完咖啡,就让她一边呆着去了。


但他还有一个外号,别人都叫他“小指头”。


在第二次遇见他时,那是在一个普通的酒吧里,珊莎和珍妮·普尔一起过来找乐子,珊莎不常来这种地方,也不爱来,但珍妮是她最好的朋友。


那时候在迷幻的灯光投下来的斑驳色彩里,她隔着人群认出了他,一开始她并不相信那个衬衫半解,领带松松垮垮挂在脖子上的花花公子是他,但当那双熟悉的绿色眼瞳接着也向她盯过来时,她便确定了。


或许是因为她移开了目光并微微皱了皱眉,又或许是因为大家都喝了点酒,过了一会儿培提尔竟然坐到了她身边。


珊莎几乎可以闻到他身上混着酒味的薄荷气息,这样衣衫不整玩世不恭的模样叫她的心都要蹦出来了,她受不了便挪开了一点。


然后他开始说:“人们说我是开妓院的,但那是蜘蛛日报的假新闻。”


珊莎不知道为什么他要选择这样令淑女感到尴尬的开场白。


“我相信您是个拥有好家庭的好男人。”她绞尽脑汁结果还是颇为生硬的回应道。


接下来培提尔大笑起来,珊莎转脸看他,发现他笑红的脸很可爱,但马上反应过来这也许是嘲笑,于是板着脸不说话。


“如此真诚的谎言,就跟我真诚的存在着位妻子一样。”他打趣道。


珊莎低头笑了,这个笑话不怎么好笑,她却不知不觉的就笑了。


那天晚上珍妮为了摆脱一名追求者,就在她还想再和培提尔说上两句时便被打断了,珊莎不得以陪同珍妮离开,培提尔笑着跟她们挥手告别,那眼中会不会有一点点不舍呢?珊莎心中突然冒出一个疑问,但只消一秒钟,她便摇摇头忘了。


这些事情都发生在两年前,那时候真够无忧无虑的,珊莎叹了口气,伤心的想到。


无论未来变成什么样子,都让人感到沉重和困苦,如果能活在过去,珊莎希望永远都不要醒来,她怀念一大家子围着暖呼呼的壁炉过圣诞的夜晚,在用餐前他们会欢快的踩在新雪上跑得直喘不过气来,在一串串灯光的映照下,抱着礼物和冒着热气的烤鸡肉还有刚出炉的甜面包送往街区的孤儿院,就连红色围脖里被艾莉亚扔进来的雪球都是温暖的。


父亲会给他们讲故事,珊莎会弹钢琴,唱完一首歌后他们在一起做游戏,私生子哥哥琼恩和艾莉亚的默契最好,只要他们组队,对手准会输,如果还能回到过去,珊莎也要像小妹一样,和他们打成一片,告诉罗柏,告诉布兰,还有妈妈和爸爸,她有多么爱他们,她有多么想再在他们怀里撒撒娇,她有多么想再次听到满屋子欢乐的笑声。


这天晚上她在泪水中悲伤的睡去了。


第二天一早闹铃响的时候,珊莎揉揉乱糟糟的头发,迷迷糊糊晃到了洗漱间,刚开灯她便被刺眼的光线吓了一跳,准确来说是被镜子里那两个肿的老大的眼睛吓了一跳。


她昨晚如此思念家人不是没有原因的,因为今天她被“必须”出席乔佛里与玛格丽·提利尔的婚礼,这下蜘蛛日报有得报道了,“前未婚妻对乔佛里旧情不忘,伤心出席?!”


珊莎翻了个白眼,标题都替他们想好了。


但这肿眼泡实在是没办法遮掩,算了,乔佛里那个疯子见不得人开心,说不定这样能让他感到愉悦,也让自己少点儿罪受呢。


只不过,培提尔应该也会去吧…他和兰尼斯特家族走得很近,珊莎愤恨的哼了一声,瞪了镜子里的自己一眼,又觉得这样太傻了,开始犹豫起该穿什么样的裙子。


最终她挑了一件淡紫色丝绒礼服,典雅高贵,珠宝都变卖了,唯独剩下一条银质碎钻项链,那是妈妈曾送给她的礼物,由于不值几个钱,算得上低调,她便保留了下来。


当兰尼斯特家的车摁响了第三次时,珊莎才不急不忙的出了门,她一头火红亮丽的长发在头顶松软的挽了个髻,些许碎发在清洌的风中闪着金光,皮肤雪白,身姿曼妙,美得像古典油画里的少女一般迷人。


当然,得在忽略那两个红眼泡的前提下。


冗长的婚礼开始了,是在兰尼斯特家湖边的庄园举行的,玛格丽今天看上去美丽极了,珊莎却为她的婚姻感到同情,她窝在一角啃着柑橘果冻,在心里默默吐槽着在座的每一位。


然后瑟曦来了,珊莎想或许就是瑟曦不允许宴会上有柠檬蛋糕的吧,毕竟有哪个婚礼不爱柠檬蛋糕呢?


“你一切都好吧,珊莎?”对面那位有些年纪仍很漂亮的金发女人问道,脸上挂着虚假的笑容。


“一切都好。”她甜甜一笑,回到,心底却想,要不是你,我全家都很好。


“波顿家的私生子拉姆斯你可见过?”瑟曦没有拐弯抹角,直截了当的问道。


“不熟,见过几次面。”珊莎有些不明所以。


“他在大学研究院里制作标本,是个动物学专家的,卢斯波顿有意撮合你们两个,下周一的晚上必须要空出时间来。”瑟曦嘴唇向上扬起,眼睛却在下达命令。


这让珊莎打了个寒战,她头脑一懵,脱口而出:“不,请您再考虑考虑。”


瑟曦有些意外的笑了笑,的确,北区不服从市政管理已有多年,这种情况说不定能得到缓解,于是她又说:“你觉得我弟弟提利昂怎么样?”


“嗯……是个友善幽默的人。”珊莎害怕道。


“如果你不喜欢拉姆斯,我弟弟提利昂也是个不错的选择。”瑟曦笑了出来。


但可以看出这是发自内心的笑容,她乐意见到珊莎窘迫的样子,用相貌丑陋身材矮小的侏儒弟弟配她再适合不过。


尽管瑟曦一直讨厌着这个让母亲难产死去的弟弟,但家族生意最重要,如果他能跟珊莎结婚,然后前往北区任职,这样一来既能不影响自己儿子乔佛里的市长竞选,也能将北区纳入兰尼斯特的势力范围。


最重要的是,她再也不必见到他在自己面前转来转去,说些不中听的话了。


珊莎显然对这个提议感到恐惧,她脸色变得灰白,紧紧端着盘子的手也颤抖起来。


“请原谅,我需要去一趟洗手间。”她快速的尽量用礼貌的声音说了声,没等瑟曦同意便匆匆离开了。


珊莎站在湖边出神,她刚刚哭过了,此时泪水又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她为自己的无能感到悲哀,也为自己未来的生活感到绝望,她明白只要是瑟曦定下来的婚事,自己不管怎样也反抗不了。


一想到自己将被冠以夫姓,兰尼斯特,她便想到了死亡,不知道湖水会不会太过冰凉。


她伸出脚试探了一下,果然冰凉彻骨,但她还是将身体慢慢倾斜向了湖面,就在即将失控的那一秒,突然一个温暖有力的怀抱接住了她,珊莎闻着淡淡的薄荷清香,睁开了眼睛。


是培提尔,他的眼睛在灯火下闪着光,担忧的问她:“瑟曦跟你说了什么?”


珊莎有些不好意思,自从和乔佛里订婚后,她便很少与培提尔见面了。


见她不说,他叹了口气,将手里拿着的披肩给她披上,珊莎缓了过来,牵上了培提尔伸过来的手,不知觉微笑起来。


她的手冰凉,他的手温暖得像个小火炉。


“陪我走走吗?我的小姐。”培提尔绅士的问道。


珊莎笑着点点头,这种古典的称呼和她今日的打扮很是相衬。


他们漫步在湖边的橡树林里,不知名的野花在秋风里散发出阵阵幽香。


珊莎打量起今日的培提尔来,他穿着裁剪非常得体的黑色西装,外面裹了件带绒的呢子斗篷,一枚银色的仿生鸟别在领间,这让他的身材看起来更为修长,如果他将胡子刮了,或许能年轻上好几岁,珊莎想,还是不要刮了,现在这样就很是好看。


就在她纠结刮不刮胡子的问题时,培提尔开始轻轻的问起她来:“一切都还好吗?婚礼前我见您的脸色,似乎是哭过了,是在为这场婚礼伤心吗?”


珊莎想着怎么回他,她不想让话题变得沉重,于是故作轻快的说道:“那顶多是我昨天对终于摆脱乔佛里流下来的喜悦泪水。”


培提尔微笑起来,握紧了珊莎的手,又道:“我也猜为了您的家人,悲伤的泪水都应该全部流尽了。”


这是珊莎心底刚才冒出的第一个答案,没想到被他说了出来。


“如果生命彻底死亡,就无法等来转机。”培提尔侧目去看她,停了下来。


珊莎也止了脚步,垂着头思考着,也沉默着。


“珊莎,抬头看我。”培提尔温柔的命令道。


她才终于用自己那双晶莹透亮的蓝眼睛直视那双像针叶林冷的灰绿眼睛。


他的眼睛里似乎有某种情绪在翻涌着,她读不懂,等他定定看了她一会儿,似乎更为平静了些,才又一次将她拥入怀中,这是一个安慰的拥抱。


“千万别随意处置自己的生死,答应我。”


珊莎点点头,也轻轻环住了他,她感到自己心跳很快:“我答应你。”


但他没说会对自己的生命负责,珊莎在回去的路上想到,随即又摇摇头,这样的想法太过孩子气了,能对自己负责的只有她自己而已。

橡果厅的Gendrya
二丫:再说一次My lady试...

二丫:再说一次My lady试试

牛:M'lady ×n

二丫:再说一次My lady试试

牛:M'lady ×n

鹿鸣深

我给你带了礼物

这该死的天气,珊莎心里想着。

君临不同北境,那躁动闷热的气息让她这样常年在北境生活的人十分不适,偏偏还要穿那些繁琐的长裙,裙尾长长的拖在地上,华而不实。

珊莎为了美丽忍了。艾丽娅可不一样,她照样万年不变的上身是淡黄色的衬衫,下身是较为贴身的灰色裤子。临行前琼恩送了她一把漂亮的小剑,送给珊莎一个精致的发卡,是玫红色与金黄色的交织,缀了些许碎钻,低调又奢华。

终于下马车了,是由詹姆骑士来迎接他们。詹姆绅士的伸出手臂,珊莎弯着身子从马车里面出来,毫不犹豫的搭上近在眼前的胳膊。

“看来你最近过得不错呀,要不要我提醒你你现在就要履行诺言了呢?”珊莎低头笑着说,样子就像一个羞涩的少女。

“你想怎...

这该死的天气,珊莎心里想着。

君临不同北境,那躁动闷热的气息让她这样常年在北境生活的人十分不适,偏偏还要穿那些繁琐的长裙,裙尾长长的拖在地上,华而不实。

珊莎为了美丽忍了。艾丽娅可不一样,她照样万年不变的上身是淡黄色的衬衫,下身是较为贴身的灰色裤子。临行前琼恩送了她一把漂亮的小剑,送给珊莎一个精致的发卡,是玫红色与金黄色的交织,缀了些许碎钻,低调又奢华。

终于下马车了,是由詹姆骑士来迎接他们。詹姆绅士的伸出手臂,珊莎弯着身子从马车里面出来,毫不犹豫的搭上近在眼前的胳膊。

“看来你最近过得不错呀,要不要我提醒你你现在就要履行诺言了呢?”珊莎低头笑着说,样子就像一个羞涩的少女。

“你想怎么样?!”詹姆有些咬牙切齿的问。

“不想怎么样,进君临之后的情景你比我更清楚,我可不想让我父亲去陪上一任首相,你说对吧,詹姆骑士?”

詹姆不再说话,脸上有些阴沉。

珊莎知道詹姆会履行他的诺言的,他是一个好人,只不过他没办法做一个好人。

进入古色古香,建筑别具一格的红堡后,珊莎第一眼就看到了不远处等带她的王子。

碧绿色的水波还是那样的深远,少年松松垮垮的站在那儿,手握着剑,白色的衬衫最上面解开两只扣子,站在那里如清风明月,干净俊朗。

他一看到珊莎脸上就不自觉出现那种甜蜜的笑容,这一笑起来更是惊艳了时光。

两人的眼神好像分不开的漆,紧紧的黏在一起。

劳勃国王这时很有眼色的借故把奈德和艾丽娅叫走,走之前对他儿子眨了眨眼睛,走时也很贴心的把门关上。

两人立刻抱在了一起,少女的头刚到少年的肩。

“七神知道我有多想念你”珊莎淘气的说到。

“你不会希望我去见七神的。”乔弗里戏谑的说道。

珊莎微微锤了一下他的背,乔弗里正好借机抓住她的手,不经意的像珊莎靠近。

珊莎都已经闭眼时,又忽然睁眼,“殿下殿下,我给你带了礼物。”珊莎的眼睛亮晶晶的,眼眸深处仿佛藏着星辰。

说着她就带乔弗里在红堡里穿梭起来,一手抓着浅粉色的裙摆,一手抓着乔弗里的手,裙裾飞扬,脚步落在木质地板上的声音悦耳极了。



fI0at4v3r
把从五月份拖到现在的问卷填完了...

把从五月份拖到现在的问卷填完了!

时间间隔太久 画风变化有

还是五月份画的比较搞笑( 

把从五月份拖到现在的问卷填完了!

时间间隔太久 画风变化有

还是五月份画的比较搞笑( 

秋水怪

小小鸟的复仇(一背景) 伪现实 兰尼斯特和瑟曦粉慎入

乔佛里是维斯特洛市议会里有名的青年才俊,父亲是市长,母亲瑟曦是知名律师所的老板,更别提兰尼斯特家族在西区的枪火生意让他们家族富得流油。

为了调查前司法部长琼恩·艾林的死亡真相,加上市长劳勃·拜拉席恩也有意与史塔克家族结盟,艾德便临时接任了市总检察长的职位,暂时将北区的家族烟草生意交给了大儿子罗柏打理。

北区是整个市最大的一块地,但经济落后,帮伙过多,几乎并不听命于区政府的管制,他们为之效命的是这里最为古老的家族史塔克家,所以劳勃也考虑将北区势力拉进市政府,好挟制兰尼斯特日益增长的权力。

但没过多久,劳勃便不幸离世,法医诊断为心脏病突发而亡,但如果其他人不知道是...

乔佛里是维斯特洛市议会里有名的青年才俊,父亲是市长,母亲瑟曦是知名律师所的老板,更别提兰尼斯特家族在西区的枪火生意让他们家族富得流油。

为了调查前司法部长琼恩·艾林的死亡真相,加上市长劳勃·拜拉席恩也有意与史塔克家族结盟,艾德便临时接任了市总检察长的职位,暂时将北区的家族烟草生意交给了大儿子罗柏打理。

北区是整个市最大的一块地,但经济落后,帮伙过多,几乎并不听命于区政府的管制,他们为之效命的是这里最为古老的家族史塔克家,所以劳勃也考虑将北区势力拉进市政府,好挟制兰尼斯特日益增长的权力。

但没过多久,劳勃便不幸离世,法医诊断为心脏病突发而亡,但如果其他人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那艾德是最清楚不过的,市长的妻子瑟曦为乔佛里觊觎市长之位已久,整个兰尼斯特家都在发力,如果要想竞选,那么已然手握瑟曦与詹姆丑闻证据的奈德就成了障碍。
史塔克家一向崇尚荣誉,所以奈德在市政厅的花园里约见了瑟曦,并劝她在劳勃与琼恩艾琳的死上早点儿自首,不然他会将证据交给蜘蛛日报,这样整个兰尼斯特家族都会蒙羞。
战争一触即发,就等着谁先出手,那天晚上未到天明,市警察局局长詹姆就以谋害市长的罪名逮捕了奈德。
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布兰是个爱乱跑的孩子,在父亲案件开庭那天,他无意偷听到了兰尼斯特姐弟的秘密谈话,并不幸被发现,还没等到他回到母亲身边,一场车祸就夺走了他的双腿。
凯特林·徒利之前是个无比幸福的女人,可突生这样大的变故叫她崩溃并伤心得日益消瘦,布兰的梦想是当个飞行员,可成了这样日后让他怎么飞?
原本奈德对伪造出的证据拒不认罪,但看到憔悴的妻子和年幼的孩子又软了心肠,不得已和DA达成妥协,用认罪换取二十年的有期徒刑。
但在最后判决前,乔佛里向担任初审法官的伊林·派恩下达了命令,结果就是一级谋杀罪名成立,不得上诉,立即执行。
南区不是史塔克家族的势力范围,他们用尽了手段也于事无补,在葬礼上珊莎的大哥罗柏召集了父亲手下的帮伙势力头脑,意欲进行复仇。
佛雷家族是南北区之间的一个纽带,如果想要进行火拼而没有他们的允许,枪支武器就带不去南区。

而佛雷家族主要还是做毒品生意的,但由于在白道上没有势力依靠,无法将家族生意洗白,所以向史塔克家族抛出了橄榄枝。
而珊莎一直反对这件婚事,佛雷家是出了名的卑劣,但罗柏被仇恨冲昏了头脑,和艾丽娅一起反击她因为与乔佛里的婚约,连父亲的仇都忘了,所以那次的订婚酒会,她拉住了艾莉亚与她一起照看布兰和瑞肯,赌气没去。
艾莉亚是个活泼并有点儿男孩子气的女孩,不像个淑女,勇敢好斗,那天晚上她为了让姐姐开心,先在屋里呆了一会儿,但没过多久便独自溜了出去,让司机驱车赶到了佛雷家族的府邸,却亲眼目睹了自己母亲和大哥被屠杀的场面,佛雷家族叛变了,因为兰尼斯特家许诺将整个南区的毒品生意都交给他们,并且与他们结盟。
那天晚上艾莉亚没有回来,一直没有回来(考虑让二丫变成像魔形女的变种人),瑞肯被仆人带到了另一个州的远房亲戚那儿进行监护,布兰(就不让布兰成为三眼乌鸦了哈,还是走普通人路线吧)在那次变故后沉心于学业,他智商很高,刚满十四岁就接到了大学的offer,他也离开了家。
私生子哥哥琼恩在父亲生前就职法务部长时就远去格瑞特沃郡(great wall哈哈)当了名小警员。
而席恩,在罗柏死后也回到了自己父亲的海产养殖公司。
整个家族就只剩下珊莎一人了……
在烟草公司的生意被波顿家联合卡史塔克家垄断后,不得不做破产处理,而后被他们并购,珊莎的股份只拥有一点,不到百分之五。
她搬到了南区生活,家里的庄园由于付不起地税也被波顿买走。
这些事情都集中在短短一年内发生,一年前她还是个拥有六个兄弟姐妹的幸福女孩,而父母都还健在,但现在只不过是个日夜担心会不会被清理掉的小议员罢了。        

看了 @SOPHIST 的珊莎的爱情故事,非常有趣,等不急更新就自己开文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