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μ's

23123浏览    1610参与
東條茗茈

【μ's全员】追星星的旅程(十)

(十)冬日里的热热闹闹

音乃木坂幼稚园的老师们准备了好一阵子,才完成了这个给全园孩子们的惊喜。

老师们把幼稚园最大最大的礼堂教室,改造成了一个巨型过家家的小集市。

礼堂里的小凳子都被搬走了,增添了很多小店铺小推车,就像真正夏日烟花祭的小集市一样,排列整齐,还挂上了红色的灯笼串。

“虽然是冬天了,但还是想让孩子们体验一下夏天火热集市的样子!”提出这个建议的新田老师从椅子上站起,握着拳头干劲满满的样子。

“热热闹闹的孩子们一定很高兴,”内田老师喝了一口水,“我赞同(・8・)ノ”

在所有老师全票通过的情况下,冬日祭集市准备活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

“完成了!”楠田老师往摊位上插上最后一个画了音乃木坂幼稚园校徽的小旗...

(十)冬日里的热热闹闹

音乃木坂幼稚园的老师们准备了好一阵子,才完成了这个给全园孩子们的惊喜。

老师们把幼稚园最大最大的礼堂教室,改造成了一个巨型过家家的小集市。

礼堂里的小凳子都被搬走了,增添了很多小店铺小推车,就像真正夏日烟花祭的小集市一样,排列整齐,还挂上了红色的灯笼串。

“虽然是冬天了,但还是想让孩子们体验一下夏天火热集市的样子!”提出这个建议的新田老师从椅子上站起,握着拳头干劲满满的样子。

“热热闹闹的孩子们一定很高兴,”内田老师喝了一口水,“我赞同(・8・)ノ”

在所有老师全票通过的情况下,冬日祭集市准备活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

“完成了!”楠田老师往摊位上插上最后一个画了音乃木坂幼稚园校徽的小旗子,擦了一把汗,回头看其他老师。

“真的超——有气氛的说!”饭田老师兴奋地绕着场地走了一圈。

“那明天就能给孩子们一个惊喜了。”南条老师叉腰,对整个集市的布置非常满意。


第二天,星星班的孩子们结束了早晨的点心和牛奶,在黑川老师的指挥下乖乖排成两条队伍站在礼堂教室的门口。

绚濑绘里小朋友和东条希小朋友个子都不矮,队伍是按照身高排的,男生一列女生一列,两个小朋友都在女生队伍偏队尾的位置。

希就排在绘里的前面,听黑川老师的话乖乖站着安安静静。绘里离希很近,视野里只能看见希的后脑勺。希的头发香香的,感觉用了甜牛奶味儿的洗发露,头发因为梳成双马尾被干净利落的中线分成了整齐的两半,头顶有个小小的发旋。

希有一些碎头发毛茸茸的散在脑袋周围,挠得绘里的鼻子有点儿痒痒。

黑川老师拍手吸引回了大家的注意力,她打开礼堂教室的门,向大家展示了这个集市场地。

“好厉害——”大家发出了惊叹。

这个集市活动是整个幼稚园三个年级一起参与的,点点班和豆豆班的小朋友们已经在里面玩了起来,星星班是最后一个到的。

和平时大家玩的过家家规则一样,选择工作的小朋友游戏结束后可以拿到贴纸,选择不工作的小朋友则可以用在以前游戏里赚到的贴纸去不同摊位消费。

点点班和豆豆班先到先得,选走了不少职业和摊位。轮到星星班选择的时候,职位剩的不多。不过星星班的孩子们没有抱怨,一个个说着让弟弟妹妹们先选择是应该的,他们自己快成为大人了,不会在意这些小事情。

黑川老师看着这一群小大人,笑着摸了摸他们的脑袋。


希和绘里看了看自己的贴纸包,有着不少的“存款”,所以这次没有选择工作,而是打算在冬日祭好好逛逛。

这次的场地很大,也多了不少平时过家家没有的摊位。比如说一些祭典上才有的糖果,炒面,捞金鱼,飞镖之类的小店。

绘里花了一个贴纸给希买了一个苹果糖,又花了一个贴纸给自己买了一根巧克力香蕉。

苹果糖不大,红红圆圆的小苹果裹在晶莹透亮的糖外衣中,散发着诱人的光泽。

“呜哇好吃!”希咬了一口苹果糖,发出了清脆的声音。

绘里选的巧克力香蕉是在香蕉上蘸了一层牛奶巧克力,再撒上五彩的糖豆,好看极了。

绘里尝了一口,外面一层的巧克力硬硬脆脆的,通过咀嚼发出了咔嚓声,混合着里面香蕉的软糯香甜,是非常奇妙的口感。

“绘里里,要尝一口咱的苹果糖吗?”东条希小朋友把苹果糖举到绘里嘴边。

绘里侧头就着希举起的手咬了一口,嚼嚼嚼的时候也把自己手里的香蕉举到希面前,“希也尝尝我的!”

希无意识地把耳边的碎发别到了耳朵后面,凑上前去微微俯身咬了一口,露出了洁白整齐的乳牙。被咬开的巧克力外壳掉下了一些碎渣渣。

绘里嘴里的糖衣瞬间融化了,伴着苹果的清香像一口蜜糖一样在口腔转悠一圈滑下了肚。

“好甜。”


“Umi酱!我画不出弓箭啦!真的好丑哦。”高坂穗乃果小朋友哭丧着脸撒娇。

豆豆班的穗乃果,小鸟以及海未三位小朋友凑在自制贴纸的摊前,稍稍有些拥挤。

说是自制贴纸,实际上有些粗糙,就是各种颜色的彩纸后面粘上了不干胶。孩子们可以剪下自己想要的形状,再用彩笔在上面装饰。

豆豆班的三位小朋友决定互相给对方做个贴纸。

园田海未小朋友剪了一只圆润的小鸟,再画上(・8・)这样的表情,是给南小鸟小朋友的。

“给小鸟一只小鸟。”海未把贴纸贴在了小鸟幼稚园制服的胸前。

南小鸟小朋友剪了一个团子形状的贴纸,还在上面写上了“ほ”的字样。

“这个是穗乃果酱家里的和果子!小鸟最喜欢这款了,很好吃哦。”小鸟也学着海未把她做的贴纸贴到了穗乃果小朋友的胸前。

“我要给umi酱做一个弓箭的贴纸,umi酱射箭可厉害了。”高坂穗乃果小朋友信心满满的上手了,没一会儿就败下了阵。

“太难了,画不像啊呜呜呜。”穗乃果拉着海未的袖子使出了求助的眼神,“umi酱,弓箭长什么样子来着?”

“要南条老师帮你画吗穗乃果酱?”在一旁看了挺久的南条老师终于还是出声了。

“可以吗!”穗乃果小朋友立马松开了海未的衣袖,转头抓住了南条老师的围裙,生怕南条老师一转眼就不见了似的。

“可以哦,南条老师画画可好啦。”南条老师蹲下拿过穗乃果手里的蓝色笔画了起来,“穗乃果酱打算怎么感谢老师呀?”

穗乃果看着南条老师简单几笔,流畅的线条就勾勒出了弓箭的形状,好厉害!穗乃果踌躇了一会儿,看了看手里的贴纸袋袋,一咬牙,一狠心,掏出一个贴纸就要给南条老师。

南条老师轻笑了一声,“老师不要贴纸,穗乃果酱留着给自己买点别的吧。”

“嗯……”南条老师摸了摸下巴,“穗乃果亲亲老师一下当感谢怎么样?”她指了指自己的脸颊。

“碰!”楠田老师出现在了南条老师身后,用被卷起来的宣传册毫不留情地打上了南条的脑袋。

“南酱——你干什么呢!不要调戏为难小朋友!”

“Kssn这怎么能是调戏为难呢!”南条抗议,“亲亲明明是表达喜爱的方式啊!”

“Kssn才不管呢!南酱明明就是在为难小朋友!”

南条老师和楠田老师又在打情骂俏了。

穗乃果小朋友用上了前几天刚刚学会的新词汇,有些得意。

趁着两位老师胡闹,穗乃果小朋友把南条老师画好的弓箭剪了下来,也贴在了海未的制服胸前。

之后三位小朋友手挽着手开开心心逛别的小摊去了。


三位豆豆班的小朋友没有走出多远,就被投掷游戏吸引住了。

一个贴纸可以换十个球,用球把远处架子上的玩偶打下来就可以把它带走。

“Umi酱umi酱!这个游戏对你来说轻而易举!”穗乃果扯着海未的衣角一跳三尺高,仿佛已经看到了海未赢得好几个玩偶的场景。

对从小学习射箭的园田海未小朋友来说,投掷的确算不上什么,甚至有些无聊。比起花一个贴纸在投掷游戏上,海未更愿意去看看书摊上有没有新的绘本。

海未刚想拒绝穗乃果的恳求,忽然就瞥到一旁的南小鸟小朋友虽然没有说话,眼睛却盯着投掷游戏架子上巨大的圆滚滚的肥啾玩偶出神。

“……”

自己永远拿这两个家伙没办法,海未小朋友老成地叹了一口气。

海未掏出一个贴纸,上前对投掷游戏的负责老师黑川老师要了十个球。

第一个球就瞄准了那个肥啾玩偶,可惜这个玩偶太大太重,虽然砸中了,玩偶却纹丝不动,球倒是被弹飞了。

海未没有气馁,她默默地加大了力气,虽然没有把玩偶打下,不过让它移动了不少。

下一球准行!

果然,海未扔出的球准准地砸向肥啾,圆滚滚的玩偶终于失去了平衡,从架子上滚落。

黑川老师鼓掌叫好,把玩偶捡起来递给了海未小朋友。

海未手里拿着球,没有接玩偶,她转头去看小鸟,示意小鸟去拿肥啾玩偶。

“送给小鸟了。”

“诶?!真的吗!谢谢umi酱!”南小鸟小朋友快步上前和肥啾玩偶抱了个满怀。

海未手里还剩了点球,“穗乃果,你想要哪个?”

“第二排的那个恐龙娃娃!”

穗乃果还没说完,海未的球就已经朝着恐龙飞出去了。

一击命中。

“umi酱好厉害!”穗乃果欢天喜地地接过黑川老师递来的恐龙娃娃。

海未赢得的两个玩偶瞬间燃起了穗乃果和小鸟的胜负欲,两位小朋友吵着一定也要扔出个娃娃送给海未。

可惜没有技巧的穗乃果和小鸟,每人损耗了一个贴纸十个球,也没能砸下一个玩偶。

两位小朋友失望极了,看着手里的玩偶,又看看海未空空的手,有些不好意思。

“看你们消费了这么多,我们投掷游戏推出新的优惠活动,扔二十个球可以送一个玩偶保底,怎么样?”黑川老师也不愿看到孩子们失望,立马飞速编出一个不存在的优惠活动。

穗乃果的眼睛瞬间就亮了,“真的吗!谢谢老师!umi酱快选一个!”

小鸟虽然没有穗乃果那么激动,不过也开心地把下巴埋在了肥啾玩偶上。

海未看着琳琅满目的架子,五颜六色的娃娃,一时之间拿不定主意。

“那就拿这个吧。”黑川老师从架子上拿下一个白色的熊头抱枕,“它叫Mr. White,可爱吧?”

“谢谢黑川老师。”海未接过白熊,软乎乎,香喷喷,很喜欢。


另一边,绘里小朋友和希小朋友慢悠悠地逛着,吃完了手里的苹果糖和巧克力香蕉,又一起吃掉了一份炒面,两人心满意足地砸砸嘴,开始在集市寻觅新的有意思的东西。

希在拉面的小摊前被叫住了。

“希队长——!这里这里!”

希回头,看见凛蹦跳着向她招手,一如既往的精力充沛。

“啊是凛二等兵呀。”希拉着绘里的手向凛的摊子走去。

凛这次选择了拉面摊,“凛最喜欢吃拉面了喵!”

凛的边上站着花阳小朋友,她是来帮助凛打理摊位的。花阳与希和绘里不是特别熟悉,怯生生地和她们打了招呼。

因为考虑到孩子们的安全,孩子们可以选择的摊位,都是一些不需要接触开火的职位,比如卖一些已经制作好的苹果糖,小蛋糕,小零食,或者是凛这样的过家家拉面店。

过家家拉面不是真正的可以吃的拉面,老师准备了一些配菜模型,比如模型虾,模型青菜,模型鱼板一类的,孩子们可以自己选择自己喜欢的菜和面,然后放在碗里假装吃上一碗热腾腾的拉面。

虽然不是真正的吃,但幼稚园的孩子们却乐此不疲。

这次特殊的冬日祭,和往常的过家家不一样,老师们还精心准备了一些祭典上会出现的一些现场制作的美食小摊。之前绘里和希吃的炒面,就是新田老师现场炒制的,炒面热乎乎香喷喷,要排很久的队才能买到。

因为这次有很多很多好吃的东西,不能直接吃的过家家拉面对小朋友们的吸引力似乎没那么大了。

凛的摊位有些冷清,基本没有人光顾。

过了老大半天,只有希和绘里来到了摊前,还是因为希被凛叫住了。

希看了看隔壁的章鱼小丸子摊位,小颗小颗的散发着热气和香气,又看了看凛这边过于冷清的拉面摊,拿出了自己最后一个贴纸。

“凛,请给咱来一碗拉面!”

希和绘里一边选择她们喜欢的拉面配菜,一边和凛还有花阳聊天。拉面摊的四位小朋友也渐渐熟悉了起来,开始笑闹成一团。

隔壁摊的章鱼烧是饭田老师在制作,一大波孩子们买到了小丸子,离开去逛其它的地方之后,饭田老师终于可以歇一口气。

“真的是辛苦了,没想到小丸子这么受欢迎。”久保由利香,一位著名的儿童摄影师,给饭田递上一瓶水。

“谢谢,也谢谢你的帮忙。”

久保和南条是非常好的朋友,这次也是受南条的邀请来给这次幼稚园的活动拍摄记录一些照片。

久保没拍多少,就溜到章鱼烧的摊,帮手忙脚乱的饭田制作小丸子。两个人一起制作就非常有效率,长长的队伍终于渐渐散去。

两个人摊在座位上,甩了甩因为制作大量小丸子而僵硬的手腕。

“还剩下六个,再不吃掉就要凉了。”久保盯着桌上之前出炉的一锅,剩下了六颗,无人认领。

饭田起身把那六颗章鱼烧放进盒子里,递给了隔壁摊位的凛。“凛酱和花阳酱辛苦啦,犒劳你们一下~”

“呜哇,谢谢饭田老师喵!”凛打开盒子,盒子里圆滚滚的挤着六颗金灿灿的章鱼烧,上面挤了满满的酱汁,木鱼花混着海苔碎随着热气轻轻摆动。

小朋友们不由自主地深吸了一口气,浓郁的香味勾得口水都快出来了。

凛和花阳也非常大方地把这一盒与希和绘里分享,每人拿了一颗,把嘴巴塞得像小仓鼠。

还剩下两颗,希和绘里说什么也不肯再吃了。“这本来就是凛和花阳的奖励呀。”

一直不太说话的花阳拿起了剩下的两颗章鱼烧,送到了饭田老师和久保的面前。“老师们也辛苦了,老师们也吃。”

饭田和久保微微一愣,笑着道谢。

“真的很好吃呢久保。”

“是呀,没想到我们的手艺这么好。”

温馨和快乐流淌在每个摊位,小朋友们和老师们之间。


活动结束后的几天,学校的生活记录墙上多了一张照片,是久保寄来的。

照片的正中间是凛,花阳,绘里和希,四个小朋友嘴巴里塞满了章鱼烧,眯着眼睛笑作一团。一旁的饭田老师拿着小手帕正准备擦凛沾上了章鱼烧酱汁的小花脸。

照片的右上角是刚好路过的三位豆豆班小朋友,穗乃果和小鸟抱着她们的玩偶走在前面,海未落在后方正举起自己新得到的白熊娃娃和他对视,看起来对自己的新娃娃喜欢极了。

还有左上角,南条老师和楠田老师像小朋友们一样嬉闹着。再远处是因为和妮可吵架气得模糊的真姬小朋友,以及堪堪入境了的妮可小朋友的半截马尾辫。

真的是非常热闹呢。



一些废话:

没错我夹带私货了!海未拿到的娃娃是三森在少鸽配音的小光喜欢的Mr. White!

妮可:我连出境的机会都没有了吗???

小缪缪写了很长时间了,差不多还有一章上半部就结束啦。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喜欢和支持!

下半部我也会写很长很长时间的(笑)

顺便也在考虑挑战写一些剧情更加紧凑的故事,敬请期待_(:з」∠)_

瞧瞧,这就是要和工藤新一结婚的人啊
一只蜜汁抢镜婚纱的魔术姬姬 可...

一只蜜汁抢镜婚纱的魔术姬姬

可惜我抽不到

有一说一魔术套真的好看

一只蜜汁抢镜婚纱的魔术姬姬

可惜我抽不到

有一说一魔术套真的好看

yukari_紫夜

补档 2018.8

Love live!矢泽妮可情人节女仆

dbq我是过气拉拉人qwq

补档 2018.8

Love live!矢泽妮可情人节女仆

dbq我是过气拉拉人qwq

瞧瞧,这就是要和工藤新一结婚的人啊

sg组x
每次说sg组总感觉在说歌名hhh
新卡真好看kksk

sg组x
每次说sg组总感觉在说歌名hhh
新卡真好看kksk

あおい٩( ๑╹ ꇴ╹)۶

🐱☆HAPPY BIRTHDAY TO RIN☆🐱

补图#11.1星空凛生日快乐# ​​​
花凛世界第一!

🐱☆HAPPY BIRTHDAY TO RIN☆🐱

补图#11.1星空凛生日快乐# ​​​
花凛世界第一!

诹访四月

嘿嘿 在衣装白菜之前凑齐了九个UR衣装

妈妈 我要小姐姐漂亮衣服

买 买九个

谢谢妈妈 as万岁

嘿嘿 在衣装白菜之前凑齐了九个UR衣装

妈妈 我要小姐姐漂亮衣服

买 买九个

谢谢妈妈 as万岁

瞧瞧,这就是要和工藤新一结婚的人啊

不是很知道加什么背景之类的,第一个导的是立绘,可以自己贴,第二个是蓝色背景x

绘海真好

不是很知道加什么背景之类的,第一个导的是立绘,可以自己贴,第二个是蓝色背景x

绘海真好

幻影战士陈过客

#lovelive小泉花阳花嫁#
出镜: 花阳:雷鸠
          凛:方舟
妆造: 雷鸠
摄影: 鱼九,余药
后期: 余药
后勤: 天真,辉夜

暑假拍的 我终于发乐
花花是个腼腆的女孩子!可我是糙汉 dbq
辛苦绯墨带团,感谢后期给我换脸(?

#lovelive小泉花阳花嫁#
出镜: 花阳:雷鸠
          凛:方舟
妆造: 雷鸠
摄影: 鱼九,余药
后期: 余药
后勤: 天真,辉夜

暑假拍的 我终于发乐
花花是个腼腆的女孩子!可我是糙汉 dbq
辛苦绯墨带团,感谢后期给我换脸(?

洛曦Vioteria

【绘希】听话,傻瓜

首先,一个标准的土下座,对不起,绘里,明明是给你的生贺,却到了第二天凌晨才写完,表示十足的歉意

其次,这篇文章虽然已经审核完毕了,但是依然欢迎捉虫~

第三,OOC预警,这是明日方舟paro的绘里生贺,如果是因为明日方舟tag戳进来的,你将只能在里面磕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诗陈糖,还有几位因为各种原因乱入的方舟的角色,如果不想看请关闭这篇文章,不好意思

最后,虽然迟到了还是要说一句,绘里亲生日快乐!!!

以下是正文:

对于鬼族,人们对她们的认识大多局限于生活在东国,很少有鬼族会离开东国,到其他国家,她们好战,很难冷静下来,除此之外,人们再也想不出其他的可以形容鬼族的话了
即使是切尔诺伯格...

首先,一个标准的土下座,对不起,绘里,明明是给你的生贺,却到了第二天凌晨才写完,表示十足的歉意

其次,这篇文章虽然已经审核完毕了,但是依然欢迎捉虫~

第三,OOC预警,这是明日方舟paro的绘里生贺,如果是因为明日方舟tag戳进来的,你将只能在里面磕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诗陈糖,还有几位因为各种原因乱入的方舟的角色,如果不想看请关闭这篇文章,不好意思

最后,虽然迟到了还是要说一句,绘里亲生日快乐!!!

以下是正文:

对于鬼族,人们对她们的认识大多局限于生活在东国,很少有鬼族会离开东国,到其他国家,她们好战,很难冷静下来,除此之外,人们再也想不出其他的可以形容鬼族的话了
即使是切尔诺伯格警局的特别行动组的组长,绚濑绘里,也是这么想的
直到一个鬼族把简历放到了自己的眼前
绘里翻动着眼前略厚的简历,又看了看眼前笑嘻嘻的紫发鬼族,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东条希,出生于东国,4岁随父母来到了乌萨斯,并定居于切尔诺伯格,直到18岁考上本地警校之后,申请休学,前往不同的国家进行游学,其中最为杰出的两部分,一个是在莱塔利亚威廉大学用两年时间读完了他们四年的星象学课程,另一个是在参与过萨卡兹内战,亏你也敢把这件事写进去啊”
绘里离开座位,走到桌子前面坐上了桌子,一边说着一边再一次地快速地翻阅着简历,弄得希心里慌得不行
“但你要知道,我这里从来都不看简历的”
绘里走上前去,把简历塞回到希手中,然后走回自己的座椅
“你的能力的确很优秀,没必要来当个警察,当警察也没必要在这座快失去希望的城市里来当,为什么还要通过你母亲的关系进警局,还要来当我的副手呢?特别行动组的伤亡率是最高的,待的最长的一个人也没有超过两年”
绘里收拾着自己的东西,头也不抬地说道
“那你为什么要来当警察呢?还是以第一的分数考入警校”
一直沉默的希开口了,绘里的动作明显地停了一下,然后继续收拾自己的东西,并没有打算回答希的问题
“明天来我这里报到,记得把鞋子换了,当警察可不能穿高跟鞋”
绘里把抽屉里已经制作好的希的警官证塞到希的怀里,然后朝门外走去
“明天?”希一脸诧异
“不然还现在吗?下午五点了,该下班了”绘里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走的时候记得把门带上”

第二天
两人在办公室门口你望着我,我望着你
绘里正一个人抬着办公桌往室内走,而希则抱着两个大的绿色盆栽准备进去
“你在干啥?”
两人异口同声地说出了这句话,然后都愣住了,还是希先反应过来,放下了盆栽,帮着绘里把办公桌抬了进去
“哎呀,绘里亲这么看好咱的吗?特地把咱安排在你面前坐~”希把两个盆栽放在了窗台上,悠哉悠哉地说道
“你怎么带了两个盆栽来了?”
“警员守则又没有写不能在办公室里养植物,咱这不是看你的办公室气氛太压抑了吗,就买了两个大盆栽来了”
“那还真是谢谢你了”绘里从对面的办公室里抱了一摞文件到希的桌上,“既然这么有闲心,就请开始工作吧”
“这么多文件的吗?”希看着已经摞到和自己胸差不多高的文件
“多吗?”绘里抱了一摞更高的文件在自己桌上
“……”

中午
“呐,绘里亲,咱们先去吃午饭吧,吃完了再回来弄”
希用鼻子和上嘴唇夹着笔,对着还埋着头的绘里提议道
“要是饿了你就先去吃吧,我还不饿”绘里没有抬头,一边写着一边回答了希
“那咱也不吃了,咱陪着你”说着,希也继续写了起来
过了好一会儿,绘里偷瞄了一眼希,阳光照在正在认真书写的希的脸庞上
“还挺好看的”

事实证明,绘里把希留在警局的确是个明智的选择,不仅是自己的办公室,甚至整个警局,都因为希的到来而变得更加有了生机,警员们都亲切地用“希姐”喊着希,希也时不时会带着自己做的甜点挨个部门挨个部门地串门

第一次行动
希站在楼下,焦急地看着楼上
绘里已经上去很久了,枪声一阵阵地响起,持续了很久,每一阵枪响,希的心就悬起来了一阵,但每次她想上去帮忙,都会被旁边的警员拦住
“希姐,上面很危险,大姐头让我们拦住你,请你随时做好救治伤员的准备”
就在这一次,警员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楼上传来一阵爆炸,所有的玻璃都碎裂开来,碎片如雨般砸了下来,下面的警员纷纷举起了盾牌
等玻璃雨过去之后,警员们发现希已经不在了,此时的希,已经施展源石技艺,飞到了爆炸的那一楼
“绘里亲!”
烟雾中,一个人影半跪在地面上,依靠插在地上的双剑支撑着自己不倒,周围的人都倒在了地上
听到了希的声音,绘里缓缓地抬起了头
“希?我不是叫你不要来的吗……”绘里还没说完手就松开了剑柄,整个人朝地上倒去,希冲上去抱住绘里,而绘里嘴里却还在喃喃轻语
“怎么不听话呢……”
等绘里醒来,看到的是希如柔荑般的双手,不像自己的双手因为长期用剑而产生了厚厚的老茧,希的双手白皙娇嫩,加上现在手上散发的淡绿色光芒,更加显得希的双手愈发美丽
“希……”
“绘里亲不要乱动,好好躺着,你体内伤势咱还没有全部治好”
绘里这才发现自己枕在希的大腿上,闭上眼,不自觉地就嗅到了希的体香
薰衣草的香气
“其他人呢?”
“安啦,绘里亲就不要管啦,安心休息,我都给你安排好了”
“嗯”
过了一会儿
“呐,希,等下陪我去吃芭菲吧”
“嗯”

又是一次任务
“你们如果不宣布我们矿石病感染者有合法的权益,我现在就引爆这箱源石气体”
所有警员都站在绑匪300米开外,绑匪一个人手里拿着刀,架在了人质的脖子上,另一个则是拿着枪,指着旁边的充满了源石气体的铁箱,一旦这个份量的源石气体爆炸,周围几个街区都将变成感染地带,更难的是,附近没有任何一个狙击点,只能正面和绑匪较量
绘里握紧了手中的剑,她没有把握能在绑匪反应过来之前冲刺400米,一着不慎,就会酿成大祸
“绘里亲”,希拍了拍绘里的肩膀,“你相信咱吗?”
绘里转过头来,一直笑嘻嘻的希收起了平日的笑脸,一脸正经地看着自己,绘里沉默了一会儿,最后还是缓缓地点了点头
“那你叫人在一个街区之外,听我的指令放烟花”
“好”
希盯着300米外身为人质的女孩,深吸了一口气
“绘里亲,做好接住那个女孩的准备”
背后,烟花升空,在天空中开得绚丽灿烂,两个绑匪的注意力在那一瞬间都被烟花吸引了,等所有人反应过来之后,绘里身边站着的已经不是希,而是那个作为人质的女孩,而希出现在了人质的位置,希的手拍在了拿着刀的绑匪身上,绑匪全身都变成了灰色,等希想去拍另一个绑匪的时候,子弹已经从绑匪的枪膛里射了出去
“希!”
绘里看着子弹飞了出来,引发了巨大的爆炸,正准备冲出去,爆炸引起了一阵巨大的气浪
爆炸带来的气浪迅速扩散开来,但是一个结界瞬间罩住了爆炸,气波被挡在了警员们的面前
“希!”绘里拔剑划开了结界,冲了进去,等她冲到爆炸中心的时候,希正晃晃悠悠地向自己走了过来,整个身体都是血污
“绘里亲……”
绘里立刻上去抱住了希,希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你总说咱不听你的话,你不也没有听咱的话吗”
“别说话了,希,我扶你去治疗”
“咱把那些爆炸散出去的源石气体全部凝聚成了源石,那两个人的身体咱也加速了源石化,你记得叫专业的人去处理了”
“别说了,希”绘里已经哭出来了
“绘里亲别哭了,咱没事的,咱已经开始使用源石技艺给自己治疗了,你送咱回家吧,用了这么大的一个法术,咱现在好累……”说完希就彻底靠在了绘里的身上睡着了
等希醒来,已经晚上了,从床上坐起,发现自己身上已经换成了睡衣,希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的胸口,才长舒出一口气
“绘里亲?”希走出房门,看着绘里端了一大碗甜菜汤出来
“醒啦,来吃晚饭吧,我看了下你的冰箱,也就只能做这个了,来尝尝吧”
“嗯!”
希舀了一勺汤在嘴里,混杂着各种蔬菜味道的甜味在嘴里弥漫开来,希感觉整个人都精神了许多
“好喝!”
“好喝就好,以后你还想喝的话就和我说,我给你做”绘里坐在希的对面,微笑地看着希一口一口的把汤送进嘴里
这顿晚餐就在希的吞咽声中逐渐度过,绘里看见希没有什么大碍了,这才放心离开

某天早上
希刚坐下来,绘里就扔了一张烫金封面的请柬在希的面前
“晚上有空吗?”
希看着绘里不怀好意地笑着,知道这个乌萨斯肯定又有什么事情需要自己出面帮忙了
“绘里亲有事吗?”
“有空的话晚上陪我去参加一场晚会吧,我想请你当我的女伴”
“啊?”
夜晚,绘里难得没有骑她的那辆摩托,而是租了一辆高级点的轿车来接希
穿着黑色燕尾服的绘里和紫色晚礼服的希一进场,立刻吸引了全场的目光
希看着周围朝自己投来的目光紧紧地抓住了绘里的手臂
“不要慌,抓住我就好,等下有人来向你搭话你微笑就好,我来应付”绘里轻轻地拍了拍希挽住自己的手,轻声说道
“嗯”
逐渐地有人围了上来,不停地与绘里和希搭话,都被绘里一一应付过去了,直到围着的人散去,绘里才拉着希走到一个角落里去
“其实你没那么不适应吧,单纯是想看我怎么应付那些人”绘里没好气地说道,递给了希一杯红酒
“被你发现了”希尴尬地笑了笑,突然像是在人群中发现了什么
“绘里亲你在这里等下我”然后就挤进了人群
没过一会儿,希就跑了回来,就在这时,音乐突然开始转变
“下面,舞池将为大家开放,敬情地舞蹈吧!”
绘里和希对视了一眼,绘里站起了身,整理了一下衣服,走到希的面前,微微弯腰,伸出了手
“美丽的小姐,能请你和我共舞一曲吗?”
希微微一笑
“乐意至极”
随着舞曲的奏响,两人缓缓地走进了舞池,两人脚步开始跳动,如同两只飞舞的蝴蝶,轻盈而优雅,让整个舞池的光芒都聚焦到了她们的身上
“没想到鬼族也很会跳舞嘛”
“你也是,没想到平时呆板的组长跳舞也很不错”

“真是的,每次这种晚会都非要我去,真是受不了这帮人的作风”绘里一边开车一边抱怨道
“安啦,都陪咱跳舞了,美得你的”
“虽然这么说,但还是受不了嘛”
“绘里亲,停车!”希突然喊道,绘里很疑惑,但还是立刻把车停到了路边
希打开车门就往旁边的小巷跑去,绘里也赶紧跟了过去
等绘里赶到巷子,里面正有几个人围殴地上的一个小女孩
“住手,警察!”绘里拿出了口袋里的警官证,朝小孩跑去,希也跟着跑了上去,打的几个人看到绘里跑了过来,立马丢掉了手中的家伙跑路,而地上的小女孩,看到了绘里手上的警徽,也化作一团暗影开跑,希看到了,几个闪现过去,把小女孩又重新带回到了绘里面前
这时两个人才看清小女孩的样子,头上的恶魔角表明了她萨卡兹的身份,脸上的源石结晶也说明了她是矿石病感染者
“不要抓我,求求你们不要抓我”小女孩见自己又被抓了回来,立刻遮住了自己的脸,一边哭一边对着两人大喊
希望了望绘里,绘里的眼神很复杂,希伸出手抚摸着小女孩的头
“别怕别怕,姐姐不会把你抓到感染者收容所里去的,乖,不要哭了”
“希!”绘里还是没忍住喊了出来
“绘里亲你先去买点吃的和喝的回来吧,这孩子看上去有些天没怎么吃了”
绘里望了望希,又望了望那个小女孩,转过身跑出去买吃的了
不一会儿绘里就带着几个汉堡和一大杯热可可回来了,希把食物递给了小女孩,小女孩接过就立刻咬下了一大口
看着小女孩狼吞虎咽的样子,绘里还是把自己的担心说了出来
“希你打算怎么办?”
“绘里亲你听说过罗德岛吗?”
“嗯,那家致力于救助感染者的医药公司”
“她们可不只是医药公司这么简单哦,我在那里有认识的朋友,她们有干员现在就在切城,我会让那位干员把这个孩子接走,她的源石技艺很强大,只有在罗德岛才能让她的天赋得到发挥”
“但你不可能救下这个城里所有的感染者,更何况乌萨斯人对感染者很不友好”
“能救一个是一个吧,你不也是这么做的吗,尽力让感染者罪犯们能接受到和普通罪犯一样的待遇”
就在这个时候,一名少女从天而降,落在了她们的面前
“请问是东条希小姐吗?”少女微微行礼
“咱是东条希”希也微微躬身还礼
“我是罗德岛干员安心院安洁莉娜,阿米娅让我来接走那个孩子”
“这就是之前提到的孩子,她的源石技艺很古老,但是很强大,希望你们能让她掌握自己的这股力量”
希把小女孩拉到了安洁莉娜面前,蹲了下来,双手抚摸着小女孩的脸颊“孩子,记住,身为萨卡兹,你不要畏惧源石给你带来的力量,你要学会去掌控它,这是属于萨卡兹的骄傲”
“嗯!知道了大姐姐!我一定会记住的!”
“孩子就拜托给你了”
安洁莉娜拉着孩子的手,另一个握着法杖的手横在了胸前
“我,安心院安洁莉娜,以叙拉古信使之名,必将这孩子安全送到罗德岛”

回到车上的两人沉默不语,直到希想起了什么,才叫绘里改变了路线
“酒吧?”
绘里看着旁边的酒吧,一脸诧异
“有什么问题吗?”
“不是,希你现在穿着这身晚礼服进酒吧?”
“这简单”说着,希就开始拉下了晚礼服背后的拉链,露出了藏在晚礼服下面的吊带短裙
“绘里亲也一起来吧,把燕尾服的外套脱了就完事了”
两人走进酒吧,希到处张望,直到看到了一个菲林坐一个人独自坐在吧台旁边
“太晚了吧,希,明明你们比我先离开晚会的”
“抱歉,有点事情耽搁了,但我这不是来了吗,诗怀雅亲~”
“这你女朋友?”诗怀雅望向一旁的绘里
“你问她咯”希和绘里都坐了下来,“绘里亲,我来给你介绍一下……”
“不用介绍了,龙门近卫局高级警司诗怀雅,我在老陈那里听说过你”
“哈?你认识那条扑街龙啊,正是罕见,那条龙还有你这么个长得好看的朋友”已经微醺的诗怀雅用力地拍着绘里的肩膀
“我和老陈是维多利亚皇家近卫学校的校友,以前我去她那里办事的时候她提到过你的”
“呵,还真是她的作风,只有在办公事的时候才会提到我”
就在两人说话的份上,两杯加冰的威士忌已经放在了绘里和希两人面前
“喝!今天我请客!我们喝的不醉不归!”诗怀雅举起了杯子,大喊道
而希却疑惑,一向抠门的诗怀雅今天这么大方
然而,也就怀疑了那么一下
然后……三个人就开始接着酒劲开始各种吐槽
“那条扑街龙,成天带着星熊到处出任务,完全没把我这个高级警司看在眼里,每次我提出要一起出任务她就拿我不是特别督查组成员的理由来搪塞我,约她出去吃早茶都难得约”
……
“那天咱就躲在门后面,想等着绘里亲进来后给个惊喜,然而我“猜猜我是谁”还没说完就被绘里亲过肩摔了下去”
……
“希肚子里各种鬼点子,有的时候能把整个警局闹得不得安宁”
……
“要我看你们两个干脆结婚算了”
“你有本事就先去向陈sir求婚啊,参加完你的婚礼咱再考虑和绘里亲要不要结婚”
“你要结婚的话早点和我说一声,我去买戒指”
……

第二天早上
窗外的阳光照在绘里的脸上,绘里才醒了过来,然后……发现自己并不在自己的床上,更不是在自己的房间里
绘里下意识地往枕边看去,希还在熟睡,绘里身上一冷,才发现自己身上没穿一件衣服,绘里连忙拉开被子一看,床单上一片殷红
玩——大——发——了
这算什么?睡了自己的搭档?希貌似还是自己的下属吧?这算潜规则吗?
就在绘里整个人脑袋一片混乱了的时候,希醒了
希从床上坐了起来,揉了揉惺忪的睡眼
“早上好……绘里亲”
“早上好……诶不对,什么早上好啊——”绘里话还没有说完,目光全被希胸口正下方皮肤上的源石结晶吸引了
不像自己见到过的其他的源石结晶,希的那个源石结晶几乎是透明的,甚至可以看到原本这一块的皮肤,如果不仔细看的话,这颗结晶更像是戴着的一块宝石
“好看吗?”
绘里点了点头
“咱的大吗?”
绘里点了点头
点头还不到一秒,绘里反应了过来,脸红成了熟透的苹果,立马转过身去
希从背后抱住了绘里,特地趴在了绘里的耳朵边
“明明绘里亲的也挺大的”
“希!”绘里的羞耻度已经爆表了
“抱歉啊绘里亲,咱一直没有和你说这件事,直到昨晚,咱才决定把这个秘密告诉你,所以才把伪装用的源石技艺给解除了”
“那你的血液源石结晶密度?”
“因为咱本身源石技艺的问题,矿石病在不断伤害咱的身体的同时,咱的源石技艺也在不断地治疗咱,所以咱和正常人看上去没什么区别,但是一旦咱死了的话……”
“我不会让你死的,”绘里伸出手抚摸希的脸庞,“我死了都不会让你死的,你得给我好好活着,你可是打破了留在特别行动组最长时间记录,你得给我好好活着,把这个记录保持下去!所以答应我,你一定要努力地活下去”
“嗯!咱答应你!”
“希,”绘里转过身来,“我们结婚吧!”
希的脸上满是惊讶,然后,希把头埋在绘里的怀里,哭了起来
“对不起,绘里亲,对不起,咱还需要一些时间”
绘里安抚着抚摸希的头发,轻声说道
“没事,多久我都等你”

切尔诺伯格,整合运动进攻,天灾爆发
希从城市的那一头往警局赶,她已经把孩子们送到平安的地方了,接下来就是赶紧回到绘里身边,和她一起对抗整合运动
然而当希回到警局附近时,警局大楼已经没了,到处都是警员和整合运动成员的尸体
希绕过废墟,才发现了绘里
此时的绘里和第一次任务时希见到的一样,双剑插在地面上,绘里半跪在地面上,双手握着剑柄,死死地盯着眼前持着单剑的敌人
“你很强,但你的武器太弱了,以至于让你到现在都没办法发挥出你的真实实力”
“这点就不劳烦你操心了,毕竟这两把剑我都不知道用了多久了”
“为什么要为这个没有希望的城市做到这种地步?你并不是一个腐败的人”
“我为的并不是这个城市,我只是为了还生活在这个城市中,那些还没有放弃希望的人”
“……你确定不加入整合运动吗,我们可以纠正一切!”
“哼,”绘里冷哼了一声,“这句话你有胆量和老陈说吗?塔露拉”
塔露拉眉头微微一皱,一道杀气从她身上向绘里袭去
希直接闪现到了绘里面前,伸出手,挡下了这股杀意
“又来了个熟人,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魔女”
“魔女,还真是个令人怀恋的称号呢,塔露拉”希的声音中明显带着自嘲,“不过现在请不要再用那个称号喊咱了,请直接喊咱的本名,东条希”
“行吧,希,你也是来阻止我的吗?”
“还有阻止的必要吗?你的计划成功了,咱还是没有防住你的进攻,明明这几年把你安插在切城的不少暗线都拔了,依然没防住,倒不如说不愧是你”
“那……你要考虑回来吗,身为整合运动曾经的第一术师的你,难道忘了我们要纠正一切的理想了吗!”
“希你……”
“嘛,绘里亲,人年轻的时候总会有犯迷糊的时候”希转过头,朝绘里尴尬地笑了笑
“但是啊,塔露拉,咱的理想从某个角度来说和你的并不一样,咱只是想让自己过上幸福的生活而已,而现在,咱的幸福就在这里”
“如果我现在执意要把她杀了呢?”塔露拉的手搭在了剑的握柄上
“你可以试试”希的背后出现了一个虚影
“别忘了以前的比试你从来没赢过我”
“你也别忘了咱以前从来没有启用所有的源石技艺”
两个人僵持了半天,最后塔露拉放下了手,转身准备离开
“我们以后还会见面的,现在,就先祝你们两个幸福吧”

希立马转过身,双手散发出淡绿色的光芒,开始给绘里治疗
“怎么这么傻,又不听我的话了,你不会不明白我的意思的,让你去送孩子们离开也是要让你快点离开”
“你怎么也这么傻,明明说好的一起对抗整合运动的,你不是也没听咱说的话吗”
希一边说着,一边哭了起来
“别哭了,希,我有个东西在我口袋里,你帮忙拿下”
“嗯”
希腾出一只手来,拿出了绘里口袋里的盒子
“打开它”
希用拇指顶开盖子,里面是一对戒指
“上次求婚什么也没有,这次算是准备了戒指,就是这周围环境不怎么好”
希惊讶地停下了治疗的手,捂住了自己的嘴
“嫁给我吧,希,然后我们一起去罗德岛,好吗”
“嗯!咱答应你,绘里亲”
“那,能戴上戒指吗,我现在不方便”
希小心翼翼地拿出了戒指,一个戴在了自己的无名指上,另一个则更小心地戴在了绘里的无名指上
“要一直在一起哦,希”
“嗯!”

尾声
“近卫干员,绚濑绘里,在陈和希那里我已经对你们有所了解了,请马上给我派任务吧!”
“东条希,现在以术师干员的身份正式加入你们,记得把我和绘里亲一起派任务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