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

2621浏览    386参与
楠笙不是男生

哈哈哈,这个梗很多人画过了但我还是很想画,裘前和蜥勘的之后再画(别问我之后是啥时候),就这样啦

哈哈哈,这个梗很多人画过了但我还是很想画,裘前和蜥勘的之后再画(别问我之后是啥时候),就这样啦

楠笙不是男生

转世(沙雕向)1

瞎写的,不定期更新,很短小,大家随便看看就好。(cp很

多,自己去找)

                                            ...

瞎写的,不定期更新,很短小,大家随便看看就好。(cp很

多,自己去找)

                                                  正文

伊索拖着行李箱,抬头望了望眼前的高中校门,心里松了口

气:这次总算是没走错路。

不过在伊索走进校门半小时后,他又一次无奈的出现在了校门

口(来自一位路痴的卑微。。。)

看着周围人向他投来的目光,伊索不自在的扭扭头,伸手将几

乎遮了大半边脸的口罩又像上拉了拉,默默蹲到一个没人的角

落里,他实在受不了那么多人看他(社恐男孩心里苦。。。)

“嘿!”一只手搭在伊索肩上,“好巧啊伊索,你也在这儿上高中

啊!刚刚大老远的到你,我一眼就认出来了。”

说话的是伊莱,伊索的小学同学,也是伊索为数不多的朋友中

的一个。这个男孩总是爱带一个奇怪的眼罩,也不知道能不能

看到路(伊莱:看得到。。。)

“伊莱,好久不见……”伊索看到了老朋友,心里还是很高兴的,

毕竟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遇到熟人总是很令人兴奋。

“行了行了,快走吧,奈布还在前面等我们呢。”伊莱拉着伊索

和行李就走。

“奈布也在这儿?”

“对啊对啊,我们三个又能凑到一块儿了呢!”伊莱笑了笑。

(呵,真巧)

“你们两在那儿干什么呢,谈对象吗?我一个人等的花都谢

了!”远处的奈布不满的像他们喊到。

三个人并肩走在去宿舍的路上,到宿舍楼下时,伊莱看了看公

告栏里贴的宿舍成员分布表,一脸兴奋的跑回来:“我们三个一

个宿舍诶!”(好巧好巧)

“所以我们应该也是一个班的。”伊索淡淡的来了一句。

奈布:“???”

(无巧不成书嘛)

三个人快乐的走进宿舍安顿好,然后进行了长达n小时的对话

(不对伊索你社恐呢?)

……………………(此处省略中午,下午,直接到晚上,对我就是

这么懒)

寂寥无人的街道上,月光冷冷的照在街上唯一的一个人身上

“吾之信徒,汝究竟在何处?”哈斯塔仰望星空,眼角泛起隐隐

泪光,终又低下头,默默离开了。

……………………………………………………………………………………………………

知道哈斯塔为什么要哭吗?事实是这样的:

哈斯塔:呜~就一块儿出去玩一会儿怎么伊莱就突然不见了,

蓝瘦香菇,这都到21世纪了,伊莱怎么还没回来,哭了哭

了,要伊莱亲亲才能好。。。(伊莱:这么轻易就把吾弄丢

了,吾生气了,要吾主亲亲抱抱举高高~)

啊!黄衣之主我错了,别打我!下次还敢(小声bb)

以上是作者日常发神经,千万别和正文连一起看!

Yakari_Zhang
Yakari_Zhang
奈奈不要404

等不到的道歉,我不要了


这是我最后一次回应这件事情,恳请大家看完所有图再发表意见。


我没有什么想说的了。

等不到的道歉,我不要了


这是我最后一次回应这件事情,恳请大家看完所有图再发表意见。


我没有什么想说的了。

泷厌

真实事件

A:(漫展照片:其中有一个大概七岁的小妹妹穿着巴啦啦小魔仙的裙子)

B:为什么不撸妆不戴假发?尊重角色好吧?年纪小不是你不还原的理由

A:在社团群里和别人聊天,发了一张表情包

B:dw引起不适

A:?

B:我以前玩过dw现在退了(得意洋洋)

A:这个主播真漂亮

B:这也叫漂亮?一看就知道整过,这个主播比她漂亮多了@c

A:(发了同人图)

B:腐蛆真ex

C:画的这么丑求求你不要侮辱我家cp了

A:(漫展照片:其中有一个大概七岁的小妹妹穿着巴啦啦小魔仙的裙子)

B:为什么不撸妆不戴假发?尊重角色好吧?年纪小不是你不还原的理由

A:在社团群里和别人聊天,发了一张表情包

B:dw引起不适

A:?

B:我以前玩过dw现在退了(得意洋洋)

A:这个主播真漂亮

B:这也叫漂亮?一看就知道整过,这个主播比她漂亮多了@c

A:(发了同人图)

B:腐蛆真ex

C:画的这么丑求求你不要侮辱我家cp了


劣等星

诈尸



黑暗环合,空调的一点白光

好冷,好冷,好冷



黑暗环合,空调的一点白光

好冷,好冷,好冷


粉汤

我好饿,,信邦真好吃可是我好饿,,,,,

为什么有人喂我吃邦信,这四舍五入等于让我上吊啊😶😶😶

我不行,,,还有我好想扩列找人一起讨论信邦脑洞,有想法没处使,枯了

我好饿,,信邦真好吃可是我好饿,,,,,

为什么有人喂我吃邦信,这四舍五入等于让我上吊啊😶😶😶

我不行,,,还有我好想扩列找人一起讨论信邦脑洞,有想法没处使,枯了


抬头便是蓝天
小小ing

[轰爆]轰先生的小说责编(超短篇)



轰爆的超短篇,以旁人视角叙事,写的不是很好,勿喷,还有,应该不是很甜(对自己码的文感到绝望)

分割线.......

轰先生是一名恋爱小说家,虽然名气不是很大,但这也是情有可原的,因为轰先生有一个不怎么靠谱的责编:爆豪先生,不知道为什么,爆豪先生他只对轰先生不靠谱,但大多数的时候还是很可靠的。

也许是因为轰先生时常宠着爆豪先生吧,轰先生虽说是恋爱小说家,但是出的文全是战争小说,这是为什么呢?我告诉你们,是因为爆豪先生每次都和轰先生如此这般的说:这里应该这样写........那里应该那样写.......硬生生地把轰先生写好的恋爱小说稿改成了战争小说。每次我和轰先生说起这件事的时候,他总是无奈的笑了...





轰爆的超短篇,以旁人视角叙事,写的不是很好,勿喷,还有,应该不是很甜(对自己码的文感到绝望)



分割线.......




轰先生是一名恋爱小说家,虽然名气不是很大,但这也是情有可原的,因为轰先生有一个不怎么靠谱的责编:爆豪先生,不知道为什么,爆豪先生他只对轰先生不靠谱,但大多数的时候还是很可靠的。


也许是因为轰先生时常宠着爆豪先生吧,轰先生虽说是恋爱小说家,但是出的文全是战争小说,这是为什么呢?我告诉你们,是因为爆豪先生每次都和轰先生如此这般的说:这里应该这样写........那里应该那样写.......硬生生地把轰先生写好的恋爱小说稿改成了战争小说。每次我和轰先生说起这件事的时候,他总是无奈的笑了笑,宠溺地说:“没关系的,他开心就好。”


我无语了,宠爆豪先生也不需要把自己想写的小说写成这样吧……





悠沂

所以说,奶奶的哥哥要怎么称呼啊?
如果按我平时的习惯的话,“奶奶的哥哥”和“奶奶的父亲”就无法区分……
但从方言发音上听他们确实非常相似
问了奶奶……奶奶说一律叫“舅公”,有好几个的话就“大舅公”“二舅公”“三舅公”地叫,这个是通称,熟识的没有血缘关系的爷爷辈或太爷爷辈也可以用。
但是这样就无法突出亲人间的亲昵感

所以我决定写一个和孙辈关系不是那么好的空巢老人
完美

所以说,奶奶的哥哥要怎么称呼啊?
如果按我平时的习惯的话,“奶奶的哥哥”和“奶奶的父亲”就无法区分……
但从方言发音上听他们确实非常相似
问了奶奶……奶奶说一律叫“舅公”,有好几个的话就“大舅公”“二舅公”“三舅公”地叫,这个是通称,熟识的没有血缘关系的爷爷辈或太爷爷辈也可以用。
但是这样就无法突出亲人间的亲昵感




所以我决定写一个和孙辈关系不是那么好的空巢老人
完美

小小ing

「出轰」失乐园「the other 」

在这场重新开始的闹剧里,你是否能了解一切?

—-《失乐园》

读档中......

读档完成

重启游戏......

轰睁开眼,发现自己在那诡异的洋馆大门前站着。(场景:洋馆大门)

(怎么回事……我应该已经死了啊……被绿谷做成了人偶什么的......)轰想着,他突然发现旁边多了一块木板,上面用红色的字写着:
触发happy end 的方法如下
1.顺利躲过洋馆主人。
2.确保妹妹存活。
3.多与洋馆主人交谈,获得线索。
4.在1.的条件之后看见“吸血鬼”。
(获得道具:提示木板)

轰想了想,还是觉得相信这个木板,至于他是怎么复活的,这位无神论者已经自动忽视了。

轰又一次推开了那扇门,但是这次,好像有什么不太...

在这场重新开始的闹剧里,你是否能了解一切?

—-《失乐园》

读档中......

读档完成

重启游戏......


轰睁开眼,发现自己在那诡异的洋馆大门前站着。(场景:洋馆大门)

(怎么回事……我应该已经死了啊……被绿谷做成了人偶什么的......)轰想着,他突然发现旁边多了一块木板,上面用红色的字写着:
触发happy end 的方法如下
1.顺利躲过洋馆主人。
2.确保妹妹存活。
3.多与洋馆主人交谈,获得线索。
4.在1.的条件之后看见“吸血鬼”。
(获得道具:提示木板)

轰想了想,还是觉得相信这个木板,至于他是怎么复活的,这位无神论者已经自动忽视了。

轰又一次推开了那扇门,但是这次,好像有什么不太一样了……(f1 大厅)

还是那个大厅,可是在第二天才会出现的栗子,现在却出现了......(角色:栗子)

“那......那个,大哥哥......你是谁啊?”栗子怯生生地说,手上还抱着一只小熊玩偶。

“呃.....我是来借宿的......”轰愣了愣结结巴巴地回答。

“哦哦,但是我哥哥现在不在家,他出去买东西了,一会才回来……可以等一下吗?”栗子说。

“......好。”轰感觉很奇怪,明明上一次,绿谷在二楼的房间里,而现在却出去了……“我可以现到处转转吗?”

“好哒,要栗子给你带路吗?”

“不用啦……我就自己转转。”

“嗯,好的吧……”

说完,轰直径朝楼上走过去。(场景:f2)

他来到来绿谷的房门前,刚准备开门,却发现,门锁了......

没有办法,他只好到之前的房间里去找找线索。(f2 轰的房间)

他确定门关好后,开始寻找可能迎来happy end的线索。他首先就开始翻书架。

(物品:《木偶》)

轰拿起这本书开始细细看起来:
一个普通少年出生在一个不普通的家族里,他们世世代代都要继承一个洋馆,而这个少年并不想继承这个诡异的洋馆,但是他还是像一个木偶一般被大人们掌控着,当了这个洋馆的主人。

一天,少年找到了空隙,从洋馆里溜了出去,来到了林子里,遇见了另外一位少年,两个少年开始在一起玩,每天都会找时间在林子里玩,但是有一天,这件事被大人们发现了,在被大人抓走前,两个少年约定着以后一定会再在一起玩的,之后,大人们把少年关在了地下室里。

少年很想出去和另一个少年一起玩,所以他找了个机会,把洋馆里的大人们都做成了玩偶,放在了一个房间里。

可是当少年再度出去时,那个少年已经不在那里等他了……

少年发誓,如果以后那个少年来找他,他一定会把他永远留在自己身边......

下面还写着监视屋子里的方法,可是轰还没细看,栗子就在下面喊着:“大哥哥,我哥哥回来了。”


他赶忙把书放回了书架,下了楼去。(f1 大厅)

“哦哦,你就是那个想在这里借宿的人啊……”绿谷说着,一边慢慢悠悠地走到了轰身边。

“是......”轰浑身上下仿佛都在颤抖着,他强迫自己不去想,不去想自己“死掉”的那个晚上。

“可以呀……反正这里也没什么人,那你就住在我房间旁边的那一间吧。”绿谷打量着轰,似是轻笑了一声,慢慢地走过轰的身旁,回了房间。而轰还在原地愣着,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去了房间里。(f2 轰的房间)


第二天果然还是暴雨,轰去了绿谷的房间和之前一样,说自己要在这里多住一些日子,绿谷当然也同意了。


不一样的是,栗子好像在躲着他,这倒让轰安心不少,回想起栗子之前被绑在地下室的样子,轰就一阵颤栗。

晚上,在绿谷的房间里,轰和绿谷交谈着,不经意间绿谷谈起了从前:“呐,轰君,你知道吗,以前我遇见过你哦……以前明明我们俩约好了……要一直在一起的......”


轰还没缓过神,绿谷就已经睡着了,绿色的眼眸紧闭着,看上去就像一个人畜无害的小孩,但是如果只看外表,你也许不会想的到,这个小孩,可以在你放下防备的时候,偷偷地在你背后捅一刀。


第三天,轰看了看窗外,雨竟然变小了,而今天似乎又来了一个人。

一个皮肤很白,很像吸血鬼的一个金色头发红色眼眸的少年。(新角色:爆豪胜己,年龄不详)


他和绿谷在房间里说着什么,轰在门口偷看着,他只听清那少年问了一句:“真的就是他了吗?”

而绿谷点了点头,露出了一个好像很满意的笑容。爆豪看了一眼他的笑容,好像很嫌弃地说“这次我不打算再帮你了,你好自为之吧……”

“我知道啦,嘿嘿嘿……”

“别露出那种痴汉一样的笑容啊,臭久。”

“但是一想到可以和他在一起就忍不住呀……”绿谷眯着眼睛笑着说,脸上泛起了红晕。

“算了,我也管不了你,走了。”

“好走不送哦。”

“啧,谁要你送啊……”

说着,爆豪朝门口走去,轰心里一惊,赶紧跑回了房间里。

(f2 轰的房间)

轰看着手中写着happy end条件的木板,心中想着(现在条件已经达成了,应该离happy end不远了……但是,happy end 结束之后,绿谷会怎么样呢?)

他想起那个眼眸翠绿的少年,忍不住想着,不知不觉中,他知道了一切,也对绿谷产生了不一样的他自己也说不清的感情。


也许......他会一直孤独地在这间洋馆吧……轰想着,心中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

隔天的早上,绿谷把他叫到了房间里。(f2 洋馆主人的房间)

“轰君,你是否愿意,永远和我在这个洋馆里一起生活呢?”绿谷笑道,他白的像纸一样的手握着一支玫瑰,玫瑰上的刺把他的手划破,鲜红的血滴落在了地毯上仿佛也滴在了轰心里。


“我......不愿意,我虽然想和你一起,但是,却不是在这洋馆里,和我一起出去吧,绿谷。”轰说着,向绿谷走去。

“这是不可能的啊,轰君,这座洋馆是有诅咒的啊……洋馆的主人没有办法逃离这个诅咒......”绿谷怔了一下,无奈的苦笑着。


“把这座洋馆,烧掉吧。然后我们一起出去。”轰坚定地说着,俯下身抱住了绿谷“我们俩不是约好了吗,要一直在一起......”

“你想起来了?”

“嗯,我想起来了,这次我不会再让你离开的。”

“嗯!”绿谷笑着,眼泪涌出了他的眼睛,轰吻住了绿谷的眼角,又咸又苦的味道在他嘴里扩散着,告诉他,这个人就是会和你在一起一辈子的人。


看着熊熊大火在洋馆里燃烧着,而外面的天确早已放了晴,雨水的冲刷使空气中多了一些味道,那是阳光的味道。

轰和绿谷并着肩走出了森林,之后就一直都在一起。


(恭喜 happy end 达成)


分割线……

嘛......果然洋馆就是用来烧的(bushi)






















小小ing

「出轰」失乐园「Before」


ooc注意

小学生文笔
是两篇 一个是before
             一个是the other

那个啥,洋馆设定。黑久出没。是按照那种rpg游戏的感觉来写的。

分割线(ง •̀_•́)ง

         这是一场永远无法结束的闹剧。

               ...


ooc注意


小学生文笔
是两篇 一个是before
             一个是the other

那个啥,洋馆设定。黑久出没。是按照那种rpg游戏的感觉来写的。



分割线(ง •̀_•́)ง

         这是一场永远无法结束的闹剧。

                                             ——《失乐园》

         绿色的树荫里,背着旅行包的少年在到处走着,他迷茫着,不知该往哪去,也不知自己想去哪,只是徘徊着,徘徊在这翠绿色的森林里。(场景:家附近的森林)

          少年的名字叫「轰焦冻」,他这次只是鬼使神差的,听自己的姐姐说这里有个森林,就想着过来看看,轰焦冻本不是一个喜欢到处探险的人,就算小时候喜欢,他也过了那年纪。

          森林里除了鸟叫就是轰的脚步声,很寂静的森林,不知怎么的,轰忽然就想到了青木原树海。(注:日本的自杀森林)

           轰是个无神论者,他既然是个无神论者那么也终究不会相信鬼怪一类的东西。

          天空渐渐暗了下来,轰看了看手上的手表--16:36,时间还算早,这是要下雨了吗?轰想着,望了望身后已经走了快三个小时的路,还是准备往前走。

          天空开始飘下细雨。

          随着一声惊雷,一座洋馆出现在了轰面前,他轻轻地推了推那洋馆外围的大门。(场景:诡异的洋馆)

          没关。

          而洋馆里门没有把手也推不动,上面只有很华丽的图纹。

         轰注意到门旁有一个铜做的铃铛,他拉了两下,门开了。

          “哦呀 ,哦呀,真是稀奇呀,竟然有客人来访,可否上楼来和我聊聊呢~~”

           一楼的大厅里回荡这一个声音,这大概就是洋馆的主人了。(f1,大厅)

           轰小心翼翼地上了二楼。

           “到我的房间里来吧~~”

           轰不知为什么,就觉得他自己认识洋馆的主人在哪个房间,他遵循着自己的感觉,找到了洋馆主人的房间。(p2,洋馆主人的房间)

            洋馆的主人靠在一个禅木椅子上,见轰来了,眼里先是一瞬的吃惊,随后回复平静 。(新角色:洋馆主人,年龄未知)

            洋馆的主人,是一个和轰差不多的少年,有着翠绿色头发的少年,他穿着与他并不相称的西服,戴着一个金边的单框眼镜。

             轰环顾四周,忽然僵住了,因为他竟看见洋馆主人的沙发上有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小玩偶......

             洋馆的主人此时咳了咳,他才回过神来,说“那个,你好......你是洋馆的主人吧,我想在这里借住一晚,可以吗?”

             “嗯,可以呀~”要住一辈子,也没关系哦~洋馆的主人笑着“我叫绿谷出久,你呢?”

              “轰焦冻。”

              “好,请多多指教,轰君。你可以住在我旁边的那个空房间,有什么需要的就和我说吧~~”绿谷微笑着,微眯着眼睛。

               “谢谢。”

                “不 ,没什么的啦,这里已经好久没来客人了,上一次已经是几个星期前了吧......嘛~~反正热闹一些挺好的~”

                 “嗯 ,那我就先去房间里了。”

                 “嗯~~”

           轰走出房间带上了房门,绿谷在他关上门的那一瞬把自己的眼睛睁开了,眼睛里满是兴奋。


         (轰君你终于来了,我等的好辛苦啊......)绿谷想着,露出了微笑,翠绿色的眼睛里闪过一瞬的冷酷和残忍,随即又变回了那副笑吟吟的样子。


          轰全然不知绿谷的想法,他洗漱之后,只是想着明天就能走了,就早早地睡了。(f2,轰的房间)


          第二天,雨还下着,是暴雨。


          轰感觉有些头疼,只好和绿谷说要住到雨停为止,而绿谷微笑着同意了。



          轰走下楼梯准备吃早餐的时候,一个小女孩跑了出来,撞在了他身上 ,一下子跌在了地上。


          轰急忙把她抱了起来,问她是不是迷路走到了洋馆里,小女孩摇了摇头,但是什么也没说。


          绿谷此时走了下来,说道:“这孩子是我的妹妹,她叫栗子。”(新角色:栗子,13岁)


          轰点了点头 ,把栗子放了下来和绿谷一起用餐后,就准备在洋馆里到处转转。(f1,餐厅)



栗子在前面蹦啊跳啊的在前面给轰带路,完全与哥哥的绿谷不同,活泼而拥有着旺盛的生命力。


走了一阵子,栗子停了下来,转身确认绿谷不在之后对轰悄声说:“大哥哥,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来,但是你还是尽量快点离开的好,这个洋馆可是会吃人的哦……”


“诶......?”(这孩子......)

“好了,大哥哥,这里是我哥哥的书房,你要是想看什么书的话可以来看看,这里有好多好多书呢。”
栗子打开了一旁的门说。(f1,图书馆)

“哦……”

又走了一阵。

“这里是栗子的房间哦!大哥哥如果有什么事的话可以来找栗子。”(f1,栗子的房间)


“我知道了……”轰只是默默地跟在栗子的后面,时不时回答一下栗子说的话。

这座洋馆,实在是太诡异了……他如此的想着。


“这里是厨房,诶,大哥哥,你有在听吗?”(f1,厨房)

“啊?.......嗯”他愣了愣。

“那就好,那么我们上楼吧。”


(场景:f2)

“这里是哥哥的房间。隔壁就是大哥哥的房间了,大哥哥认识的吧。”(f2,洋馆主人的房间)

“嗯”


“然后这里是哥哥画画的房间,哥哥不准我进去,所以我们就不进去看啦,哥哥生气的时候超糟糕的。”(f2,画室)

“嗯。”轰的心里突然有了一个疑问,他心里觉得必须得进去看看才行,以后找机会吧。

(场景:f3)

“最后是阳台,这里除了在早晨的时候在黄昏时也非常好看哦。”(f3,阳台)

“嗯。”

“大哥哥,时间不早了,我们去吃午饭吧。”

“好。”



(f1,餐厅)

“呀,轰君,栗子带你参观完了吧,怎么样?”绿色的眸子里充满笑意。


“这里还挺大的,很漂亮。”


“嗯嗯,那就好。不过,栗子,对大哥哥胡说八道的可是坏孩子哦,要被哥哥惩罚的哦。”绿眸子里闪过一瞬的猩红。

栗子害怕的颤抖着,可是还保持着微笑,故装轻松的说道:“诶?栗子错了,哥哥原谅栗子吧……”

“不行,坏孩子是要被惩罚的哦。”绿谷吃完了饭上了楼,皮鞋的声音哒哒的穿过轰的心底,不由得一凉。


夜晚,梦里,轰梦见了自己的小时候,迷路进了一个森林里,好像被一个绿色头发的小孩给救了,然后好像还做了什么约定.......梦浅的时候,好像还听见了谁的悲鸣......

第三天,栗子不见了。


听绿谷说好像是被朋友拉到家里去玩了,要好几天才能回来。


越来越诡异了……


下午,绿谷说要出去买点东西,让轰好好呆在家里,可是,这可是暴雨,他究竟要怎么去集市上买东西啊……


轰在绿谷出去后,在洋馆里徘徊着,突然,他踩到了一块松动的木板,他先开一看,是一个,地下室.......(解锁新场景:f-1,地下室)


轰随着自己好奇心的驱使,走楼梯到了地下室里。

栗子被锁链挂在墙上,感觉奄奄一息的样子。

“!栗子!”轰大喊着跑了过去。

“......大....哥哥....你...为什么....来了....快走!很......危险的.......”栗子断断续续地说着,轰着急的叫着她的名字。

“啊啦啦,暴露了......嘛......随便了,既然看见了,那么就请轰君也变成我的人偶先生吧”绿谷的声音幽幽传来。


轰猛然回头,看到的只是绿谷猩红的眼眸,然后就失去了意识。


(bad end 猩红的眼眸)




隔天,绿谷把一个非常像轰君的旅行者的玩偶放在了沙发上,看着沙发上一排的玩偶,笑盈盈的小声说:“轰君,我最喜欢你了哦……”



今天,依然是那暴雨的天气,随着一阵敲门声的到来。


啊啦,这么快来了吗,新的客人......



这就是一场永远不会结束的闹剧,宛如在一个被迷雾笼罩着的失乐园里,寻找出口......

















         

意味不明

20190527

今日的天气是那样好。

就连“好”这个字也未免显得单薄了。想想看,十八摄氏度,不烈不燥的阳光,阵阵漫过身侧的凉风,摇曳的梧桐叶,蛋白石一样淡灰蓝的云——哪一样不令人舒适自在呢?

是比春天还要畅快的天气呀!

然而恰恰是这般的舒畅,使我顿生惶恐,甚至于有一丝绝望了。好天气固然给人以活力,让你感到似乎可以毫无阻碍地一直工作下去。但它也有可怕的粘性,你只消停下来半刻,便再也不愿动弹,整个人都被慵懒的气息侵染。

我想说,好天气是会使人耽溺其中的。

发觉了这一点,我就怎么也提不起精神来了。仿佛无论我做什么,都是对这良辰好景的浪费。可若是果真什么都不做,岂不是蒙受了更大的损失?

今日的天气是那样好。

就连“好”这个字也未免显得单薄了。想想看,十八摄氏度,不烈不燥的阳光,阵阵漫过身侧的凉风,摇曳的梧桐叶,蛋白石一样淡灰蓝的云——哪一样不令人舒适自在呢?

是比春天还要畅快的天气呀!

然而恰恰是这般的舒畅,使我顿生惶恐,甚至于有一丝绝望了。好天气固然给人以活力,让你感到似乎可以毫无阻碍地一直工作下去。但它也有可怕的粘性,你只消停下来半刻,便再也不愿动弹,整个人都被慵懒的气息侵染。

我想说,好天气是会使人耽溺其中的。

发觉了这一点,我就怎么也提不起精神来了。仿佛无论我做什么,都是对这良辰好景的浪费。可若是果真什么都不做,岂不是蒙受了更大的损失?

禾安
以下仅仅是我个人观点,支持也好...

以下仅仅是我个人观点,支持也好不支持也好,都只是代表我的个人观点而已。

当年的漫威的电影我基本是二刷回来的,
除了复联三和现在的复联四
现在我真的不想二刷了,不是说不够好吧…
我并不想剧透,我只是想说.Mr.Stark
是我最爱的英雄,我永远爱他,

英雄不朽,他永在我心

只是我不明白…到底是为什么…

我恨不得把罗素兄弟抓出来骂

我给了差评,对不起,有些东西我绝对不接受。观看体验非常糟糕
我要狠狠的对着罗素兄弟骂

你自己也不看看我们心爱的英雄变成了什么模样…

我只恨这样的匆忙让其他人显得可笑极了…

啧。
就当是个收尾吧,

漫威…我们下次再聚

以下仅仅是我个人观点,支持也好不支持也好,都只是代表我的个人观点而已。


当年的漫威的电影我基本是二刷回来的,
除了复联三和现在的复联四
现在我真的不想二刷了,不是说不够好吧…
我并不想剧透,我只是想说.Mr.Stark
是我最爱的英雄,我永远爱他,

英雄不朽,他永在我心

只是我不明白…到底是为什么…

我恨不得把罗素兄弟抓出来骂

我给了差评,对不起,有些东西我绝对不接受。观看体验非常糟糕
我要狠狠的对着罗素兄弟骂

你自己也不看看我们心爱的英雄变成了什么模样…

我只恨这样的匆忙让其他人显得可笑极了…

啧。
就当是个收尾吧,

漫威…我们下次再聚

呵呵
你们觉得怎么样

你们觉得怎么样

你们觉得怎么样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