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おっさんずラブ

3019浏览    214参与
橘子果酱男孩与珍珠戒指女孩
我的勇气和你的勇气加起来,对付...

我的勇气和你的勇气加起来,对付这个世界总够了吧。去向世界发出我们的声音,我一个人是不敢的,有了你,我就敢!!

ps:鼠标画的我容易么 😢

我的勇气和你的勇气加起来,对付这个世界总够了吧。去向世界发出我们的声音,我一个人是不敢的,有了你,我就敢!!

ps:鼠标画的我容易么 😢

NYJJohnny

【春牧】おっさんずラブ

「おっさんずラブ」

春田x牧

原脚本:徳尾浩司

文案:その後のエッチ


start.

春田の自宅・リビング(日替わり・日中)


テーブルの上にパスポートや、酔い止めの薬などを用意している牧。

その傍らで、バンバンになったスーツケースの上に乗って無理やり閉めようとしている春田。


牧「パスポート置いときますね、あとはくすりとかはケースにまとめて入れとくんで……聞いてます?」


春田が尻で勢いよく蓋を踏もうとして滑り、バイーン!と開いて中身が飛び出す。


春田「ったくなんだよ、これ!!全然入んねえじゃん!!」


牧「いやいや、雑な入れ方するからですよ」


春田...

「おっさんずラブ」

春田x牧

原脚本:徳尾浩司

文案:その後のエッチ


start.

春田の自宅・リビング(日替わり・日中)


テーブルの上にパスポートや、酔い止めの薬などを用意している牧。

その傍らで、バンバンになったスーツケースの上に乗って無理やり閉めようとしている春田。


牧「パスポート置いときますね、あとはくすりとかはケースにまとめて入れとくんで……聞いてます?」


春田が尻で勢いよく蓋を踏もうとして滑り、バイーン!と開いて中身が飛び出す。


春田「ったくなんだよ、これ!!全然入んねえじゃん!!」


牧「いやいや、雑な入れ方するからですよ」


春田「じゃあ入れてみろよ、絶対入らねえから!」


牧「いやマジ、頭使って」


春田「頭使えとかお前、それ誰に向かって言ってんだよ!」


牧「もうイライラしない、一個ずつ、端っこから入れていく!」


春田「やんね。もう、俺、やんね!」


牧「おい、クソガキ!!」

と、服の入った袋を投げ付ける牧。


春田「なにすんだよお前!!」


もみあっているうちに、牧、春田を押し倒して、馬乗り状態になり。


春田「……」


牧「……」


春田「……な、なんだよ」


牧「俺……もう我慢しないって決めたんで」


春田「はあ?」


牧、そのままキスをする。


春田「!」

思わず、引き離す春田。


春田「ちょ!ちょ、おま、止めろって……!」


牧「(溜め息)……」


春田「……な、わけねえだろ」

と春田は反転して、牧に覆い被さり、キスをする。


春田は舌を入れながら、牧のシャツを脱ぎ、腰から徐々に上に触る。乳首まで止める。


春田「ああ、おっぱいがねえな」


牧が冷めて、春田を押す。


牧「そう!ないんですよ!」


春田「ま、牧、そんな意味じゃ……俺、男とははじめてだから」

とまだ牧にキスをする。


春田は自分の服を脱いで、牧のスボンをとった。


春田「牧、本当に巨根だね!」


牧「春田さんこそ」


春田「ま、牧、俺、ここに入れんの⁈」


牧「そう、あそこ」


春田「牧、痛いの?」


牧「春田さんなら俺は我慢できる」


春田「牧が痛くなったら言ってな!絶対!」


牧「う、うん」


春田はゆっくりと牧の体に入った、お互いの体温の中に落ちていった。


火がついた。

春田の腰はすごいスピードで働いている。

牧は体の中に地下鉄が走っているような気がした。

言語化できなかった感情たちが、液体になって、牧にしみこんでいた。


春田「牧!牧!牧!」


牧「なんですか⁈」


春田「コンドームなくても大丈夫?牧妊娠しないよね?ねえ⁈」


牧「春田さんなにを言ってるんですか……」

と牧が笑っていた。


春田「もう春田さんの呼び方をやめて」


牧「……」


春田「創一って」


Ending.





【 Stages Of Living 】

春牧【你的一百種樣子】之十六

 *慌張*


慌張這種狀況大概可以分成三個階段,

第一個階段是抓頭髮,

第二個階段是歪頭然後眼神游移,

第三個階段是原地轉圈圈。


剛結婚那陣子,雖然先前已經同居過一段時間,

但畢竟兩人的個性跟生活習慣有所差異,還是有過不少爭執。

一開始我還會忍耐,但是接近爆炸邊緣一兩次之後,

想了想,是啊,一開始我就放話說我以後不要忍耐了,

那我現在在幹嘛?


如此一想果然海闊天空,不爽就要說出來,

然後春田創一這隻大型犬立刻學會了看臉色,

我只要臉色一不對,

依照他的求生欲的強弱,就會出現上述的慌張三階段之一,

要是以上三種方...

 *慌張*

 

慌張這種狀況大概可以分成三個階段,

第一個階段是抓頭髮,

第二個階段是歪頭然後眼神游移,

第三個階段是原地轉圈圈。

 

剛結婚那陣子,雖然先前已經同居過一段時間,

但畢竟兩人的個性跟生活習慣有所差異,還是有過不少爭執。

一開始我還會忍耐,但是接近爆炸邊緣一兩次之後,

想了想,是啊,一開始我就放話說我以後不要忍耐了,

那我現在在幹嘛?

 

如此一想果然海闊天空,不爽就要說出來,

然後春田創一這隻大型犬立刻學會了看臉色,

我只要臉色一不對,

依照他的求生欲的強弱,就會出現上述的慌張三階段之一,

要是以上三種方式都沒用,

他就會像八爪章魚一樣纏上來,一邊搔癢一邊親,

直到我再也沒了脾氣。

 

*角色扮演*

 

咳,別想的太糟,這是生活情趣的一部分。

 

什麼不良混混調戲高中女生啦,

什麼大學教授跟準備畢業的大四生啦,

不過沒有一次成功的,

基本上,我們兩個只要一進入劇情,在對望的瞬間就會笑場,

所以算了,跨不過去的障壁還是別勉強自己比較好。

 

*毫無防備*

 

他對所有人幾乎都是這樣,

敞開心胸,毫無防備。

我不知道為什麼一個大男人還能用這麼單純的眼神看著這個複雜的世界,

但我知道我就是沉溺在他孩子似的純真裡,

不過,慢慢的,我發現他並不是對這世界的惡意毫無所感,

只是我們身邊圍繞著太多太多的良善,

隔絕了那些異樣的窺探的不懷好意的目光。

 

「我會保護你的。」

 

他說過這樣一次的夢話,

我沒有追問,醒來之後他依然一副沒心沒肝的欠打樣,

但是那個夜裡我回答了唷。

 

「我也會保護你的,用我的一輩子。」

 

*剪頭髮*

 

有一段時間,他嫌瀏海老是遮住眼睛,

就跑去剪了個俐落的短髮,抓上髮蠟,很有型,

見過的人也是一致好評。

 

但我就是怎麼看也看不慣,總覺得有種說不上來的怪異,

有時候半夜醒來還以為身邊躺的是別人,

在被我不小心踹下床兩次之後,

他就放棄了短髮造型,乖乖留回原本的長瀏海。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嚇到*

 

他是一個明明很怕恐怖片,卻又很愛挑戰自己極限的傢伙,

明明長得這麼高大,膽子卻小的很,

跟他看恐怖片不是被劇情或音效嚇到,而是被他的動作嚇到。

 

明明沙發也不小,他就是硬要兩個人一前一後的坐著,

然後把我當抱枕一樣抱著,他一緊張就勒我一下,

我都不知道我到底應該要感到害怕還是無奈。

有一回我買了個等身大的抱枕給他,

誰知道他看也不看就扔到一邊,還是把我抓過去抱在胸口。

 

呵呵,後來我就把抱枕送給千珠了。

 

-待續-


油炸西瓜

【牧春】 小日常8-10

🍉不負責任的小日常

🍉牧春牧 我站不了誰攻誰受

🍉時間線到處飄~


—————————————————————


8)


「嘛…春田桑——」

「我說你怎麼總是忘東忘西的?傘都不記得帶就算了,為什麼連外套都可以忘了帶走?」

「別罵我了嘛,我頭好痛!——牧——」

「我不是告訴你今天可能會下雨叫你帶傘嗎?」

「牧——」


春田額上貼了清涼的退熱貼,噘著嘴把頭湊到牧面前,春田式撒嬌讓牧凌太完全拿他沒辦法,只是把人推回被褥裡,沒好氣地說道「聽話!躺下,我去煮粥給你。」


「牧——」


春田平時裡鮮有生病,病來如山倒啊——他渾身無力,整個軟綿綿地使不上力...

🍉不負責任的小日常

🍉牧春牧 我站不了誰攻誰受

🍉時間線到處飄~


—————————————————————


8)


「嘛…春田桑——」

「我說你怎麼總是忘東忘西的?傘都不記得帶就算了,為什麼連外套都可以忘了帶走?」

「別罵我了嘛,我頭好痛!——牧——」

「我不是告訴你今天可能會下雨叫你帶傘嗎?」

「牧——」


春田額上貼了清涼的退熱貼,噘著嘴把頭湊到牧面前,春田式撒嬌讓牧凌太完全拿他沒辦法,只是把人推回被褥裡,沒好氣地說道「聽話!躺下,我去煮粥給你。」


「牧——」


春田平時裡鮮有生病,病來如山倒啊——他渾身無力,整個軟綿綿地使不上力氣,被牧一推就倒了回去,手卻攥著牧的衣角,不願把人放走,笑道「你不是說把感冒傳給別人自己就會好嗎?」


病人就是愛撒嬌,性格本就黏人的春田更是如此。


牧沒好氣地低下頭,把他唇上啄了一下便離開。「躺好,等著我!」


春田卻因為這句話,思緒飄到老遠,耳尖悄悄地紅了。

「在說什麼奇怪的話呢~牧,我可是病人——」

「想什麼呢?那副奇怪的表情。」



——


9)


“又來了又來了,那個鏡頭,這部到底是什麼片子啊?”春田伸手去夠茶几上的DVD盒,翻來翻去也沒什麼特別啊?“喲喲喲…這拍得也太露骨了吧…”


雖說是想陪牧看一些早就想看但因撥不出閒暇時間,而遲遲沒能看得成的同性文藝電影,可是…這就是牧想看的電影嗎?


春田特意去租了幾片DVD,封面看著好像沒什麼特別的…


他與牧凌太在假日擠在家裡那張小小的沙發兩個角落,電影開頭把春田看到快要睡著的緩慢節奏,怎麼走神一下子,再看向電視屏幕就是兩個男人旖旎纏綿的畫面?欸欸欸——春田佯裝不經意地把目光飄呀飄,飄到不為所動的那人臉上。


牧凌太拿起茶几上的馬克杯,輕啜了一口熱茶。春田眼角餘光瞥見他吞嚥而滑動的喉結,手裡攥緊了抱枕,暗自也吞了吞分泌過多的唾液。


電視機上的男人在那壓在身上的人鎖骨位置吮出幾個紅色的痕跡,朝他露出一個得意的笑容,漫出屏幕的惡趣味——


“這畫面怎麼有點像…”


「春田さん,這一幕熟悉嗎?」牧凌太歪嘴笑了笑,側著頭問道。

「我…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春田裝瘋賣傻地頭歪了又歪,惹得牧凌太忍俊不禁,春田也跟著笑了出來。



——


10)


牧凌太喝多了。


應酬明明是比以往少了許多,無奈職場的聚會總是難以推卻,他只能無奈地被同事拉扯下放棄掙扎,反正明天是周末。酒席上怎能推卻敬酒,不論是來自上司的,每天早上都要回去面對的同事們。


對於上班族而言,喝醉酒固然是放鬆的方法一種,杯觥交錯間忘卻層層疊疊的文件、面對一個個方案企劃的壓力。


牧凌太的抒解壓力方式與許多人有些許不同,春田創一那張蠢帥蠢帥的臉,讓人一整天的壓力都消散。工作壓力雖重,可也不會依賴任何容易上癮的東西。


春田創一從某人手上接回渾身酒氣的愛人,牧鮮少如此喝得醉醺醺回來,雙頰泛起的紅暈告訴著他人,這人現在的意識有多模糊。


他把人放在沙發上,足夠了解牧凌太便會知道他是怎麼樣都不肯沒洗澡就爬上床的,為免他一早醒來要承受劇烈的頭痛宿醉之餘,還要煩著要打掃洗床單…


春田蹲在沙發旁,替他蓋上了薄被。


牧長得很好看,兩顆圓溜溜、平日裡炯炯有神的大眼睛,因醉意蒙一層薄霧隔著兩人的眼神,眼角下長了一顆淚痣。


春田坐在地板上把手指伸出去點了點他的淚痣,一股子傻氣笑個不停,仿佛光是盯著那人的睡臉都是讓人幸福的事情。



————


遣都的淚痣真的很撩人!!


小豬
💚💙春牧 ❤️晚飯之後 ❤...

💚💙春牧

❤️晚飯之後

❤️圭桑007中部長工口的手部動作梗

(P2 06:45起)

http://www.bilibili.com/av29506928/


💚ねぇ凌太⋯⋯現在⋯⋯做什麼好呢?


搖擺不定的畫風😆

漫畫果然很難畫😂

手也好難畫🤦🏿‍♂️

沒背景而且是手稿www

醜醜的不要見怪🤣

💚💙春牧

❤️晚飯之後

❤️圭桑007中部長工口的手部動作梗

(P2 06:45起)

http://www.bilibili.com/av29506928/


💚ねぇ凌太⋯⋯現在⋯⋯做什麼好呢?


搖擺不定的畫風😆

漫畫果然很難畫😂

手也好難畫🤦🏿‍♂️

沒背景而且是手稿www

醜醜的不要見怪🤣

小豬

P7有彩蛋(從臉書存下來的❗️

刷了五次,差不多一整個月,

春牧真是本世紀純愛代表💚💙

也是我人身中第二對出現的理想型情侶😭

還想看更多春牧糖啊!!

不覺得虐比甜多麼??

好苦一對小情侶😭😭😭

明明上年有追看劇,

也很喜歡這作品,

但感覺自己是第一次去看劇場版才真正成為民。

一切都太遲了😭都要完了〜

展覽沒去成,音樂會大概也去不了😭

真的好不捨啊⋯⋯

P7有彩蛋(從臉書存下來的❗️

刷了五次,差不多一整個月,

春牧真是本世紀純愛代表💚💙

也是我人身中第二對出現的理想型情侶😭

還想看更多春牧糖啊!!

不覺得虐比甜多麼??

好苦一對小情侶😭😭😭

明明上年有追看劇,

也很喜歡這作品,

但感覺自己是第一次去看劇場版才真正成為民。

一切都太遲了😭都要完了〜

展覽沒去成,音樂會大概也去不了😭

真的好不捨啊⋯⋯

【 Stages Of Living 】

春牧【你的一百種樣子】之十五

 *摺紙飛機*


其實這是一種和好的方式。


生活久了總會有摩擦,再小的不合總是會有被放大的時候,

有時候鬧的動靜大了點,連撒嬌都緩不過來,

他就會開始把道歉的話寫在紙上,摺成紙飛機,

然後往我這裡射過來。


你知道看到滿地的紙飛機是什麼心情嗎?

你是想和好還是想繼續吵架啊春田創一!


不過每個紙飛機我還是拆開來看過了,

寫的不外乎是「原諒我啦」、「絕對不會再犯」、「我最喜歡牧淩太」之類的,

絕對不會再犯這個我表示存疑,畢竟家事這一塊他的不良紀錄太多,

但春田創一最喜歡牧淩太這一點,我倒是從來沒有懷疑過。...

 *摺紙飛機*

 

其實這是一種和好的方式。

 

生活久了總會有摩擦,再小的不合總是會有被放大的時候,

有時候鬧的動靜大了點,連撒嬌都緩不過來,

他就會開始把道歉的話寫在紙上,摺成紙飛機,

然後往我這裡射過來。

 

你知道看到滿地的紙飛機是什麼心情嗎?

你是想和好還是想繼續吵架啊春田創一!

 

不過每個紙飛機我還是拆開來看過了,

寫的不外乎是「原諒我啦」、「絕對不會再犯」、「我最喜歡牧淩太」之類的,

絕對不會再犯這個我表示存疑,畢竟家事這一塊他的不良紀錄太多,

但春田創一最喜歡牧淩太這一點,我倒是從來沒有懷疑過。

 

因為我也是。

 

*工作倦怠*

 

說真的,我倒是沒聽過他抱怨工作,

當然工作上的、客戶端的煩惱一定會有,

但他似乎對不動產業務這塊似乎總是活力洋溢。

 

宛如是為了人群而生。

 

雖然說話有點不經腦袋,但他總是可以很容易的跟陌生人打交道,

在客戶間有矛盾的時候也總是抓亂頭髮想找出最好的解決方法,

我覺得這樣的他閃閃發光,

像是入了夜之後,社區裡就會亮起的一盞一盞路燈,

引導著通往溫暖的家的方向。

 

*脫襪子*

 

這個可以列入春田家七大謎題之一吧我想。

 

到底為什麼只脫左腳的襪子?

要脫為什麼不一起脫?

難不成是要我幫他脫另外一隻嗎?

但當我要去幫他脫另外一隻的時候,他又一臉慌張的阻止我…

清醒的時候是這樣,喝醉以後也是這樣。

 

真是難以理解啊。

不過經過了這麼多年,我也放棄理解就是。

 

*做家事*

 

也不知道是多年訓練有成,還是科技進步的緣故,

這幾年他做家事的能力有了明顯的提升,

但看著井井有條的家裡,我出差回家後衣櫃裡疊好的衣物,

雖然說人總是要有些成長,

但總讓我忍不住懷念剛開始住在一起的那段日子。

 

吃東西會掉碎屑的時候,

亂做垃圾分類的時候,

收據面紙都忘記從褲子口袋拿出來的時候,

碗盤杯子亂丟在水槽的時候,

在我一邊打掃一邊跟著後頭搗亂的時候。

 

有時候想想,我那時候的耐心真是好,

居然還能一邊跟他鬥嘴一邊笑笑地把家裡整理得整潔乾淨,

要是現在,

我大概只會大喊他的名字,然後把東西扔他臉上吧。

 

老夫老夫大概就是這樣,我想。

 

*過紀念日*

 

我們從來沒忘記過結婚紀念日。

所以每年在這一天,我們都會小小請個假。

 

有時候遇到了週末,就會去泡個溫泉或去山上走走,

有時候只有一天,那我們就買個蛋糕在家裡朝對方的臉塗奶油,

不管到了幾歲都樂此不疲的兩個幼稚鬼。

 

心裡有了一個人,人生就有了重量。

在靈魂裡刻下彼此的名字,從此不再飄盪。

 

-待續-


油炸西瓜

【牧春】小日常6-7

🍉不負責任的小日常

🍉牧春牧   我站不了誰攻誰受

🍉時間線到處飄~

—————————————————————

6)


在牧回日本前,春田向部長請了三天假期,拖著小型的行李箱步上飛機,急不及待前往牧凌太身處的異國,打算和他在新加坡待幾天再回日本,牧帶他到處走走。


春田揑著手上的鑰匙,下一秒就能與思念許久的人那張臉,忍不住的笑容快要咧到太陽穴了。


「牧!」

「牧?——」春田的目光到處尋視﹐四處張望。

牧凌太住在公司安排的小公寓,距離公司並不遠,還有個小廚房可以讓他在閒暇時下廚,新加坡的菜色實在不對他口味。...

🍉不負責任的小日常

🍉牧春牧   我站不了誰攻誰受

🍉時間線到處飄~

—————————————————————

6)

 

在牧回日本前,春田向部長請了三天假期,拖著小型的行李箱步上飛機,急不及待前往牧凌太身處的異國,打算和他在新加坡待幾天再回日本,牧帶他到處走走。

 

春田揑著手上的鑰匙,下一秒就能與思念許久的人那張臉,忍不住的笑容快要咧到太陽穴了。


「牧!」

「牧?——」春田的目光到處尋視﹐四處張望。

牧凌太住在公司安排的小公寓,距離公司並不遠,還有個小廚房可以讓他在閒暇時下廚,新加坡的菜色實在不對他口味。


「哦,春田桑?來了嗎?」

「牧!牧!!牧牧牧牧!」

春田手一鬆,將行李箱甩在地板上,發出「咚」一聲的巨響,往他衝去給愛人一個大熊抱。


牧凌太瘦削的小身板被兩條強而有力的手臂緊箍住,稍微有些喘不上氣。要是放在平時,牧凌太總會把那毛毛躁躁的大型無尾熊從自己身上撕開,大約與春田分開太久,他不捨得離開這個久違的溫暖懷抱。

「我好想你!牧!!」

兩人無名指上的銀環在燈光的反光下閃爍著,牧凌太笑著捧起春田的臉,在他唇啄了一下。

「歡迎回家。」

「我回來了。」

 


牧和春田坐上聖淘沙空中欖車,俯視一片藍天碧海下親吻;到魚尾獅公園,牧替他找好角度來了一張鯨吞噴泉水的紀念照,聽聞這是意味著能接著財富;他們一齊去嚐在電視節目上推薦的肉骨茶和海南雞飯。


牧畢竟是出差,一年來的生活主軸不是工作,就是應酬,總是在外奔波;這幾天倒是把他這一年來都不曾去過的旅遊景點都玩了個遍。


直至兩人終於回日本的前一天晚上,在床上細語輕喃,春田跟他討論起回日本後婚禮的事情。

 

牧顯然沒少想過這件事,在網上搜索不少日本教堂,禮服、宴席…為了給他們一個最完美的婚禮,比起黑澤部長曾為他準備過的、更難忘的婚禮(?),但問題是他也不知道春田會想要一個怎麼樣的婚禮。

 

一番情事過後,牧的頭安放在春田的肩上,倆人都有些輕喘,牧先問道「你有什麼想法嗎?」

「你是說婚禮?」

「嗯。」牧點了點頭,髮尖刺得他光裸的肩膀有些發癢。

「首先,你要出席,站在我身邊,那就好了。」

牧心頭一緊,按著對方的後頸,湊近吻在春田的唇上。

「是,我知道了。」


——

 

7)

那場爆炸案後,牧因腳傷在醫院住了一天,幸好腳傷不算太重,權當是給自己放個假了,畢竟前些日子為了海灣渡假村的項目來回奔走。春田接牧凌太出院後,陪人回家放下提包,春田提議一家人到千珠哥哥的居酒屋吃頓飯,當作慶祝牧出院。

 

小空和牧母當然是同意,傲嬌的牧父咳了好大一聲,還得讓牧母出馬,象徵性勸了幾聲,才肯跟著一起去這一趟。

 

一頓飽餐後,春田拍了拍凸起的小肚子,與牧一塊去散散步消食。牧一家識相地先行離開,就不當幾千瓦的大型電燈泡了。

 

「牧…我說吧…每次經過這裡的時候,我都想起你剛搬回去老家,我們往不同的分岔路口回家的那一次。所以說…牧——你什麼時候才搬回來?~~」

「春田桑不是因為把家裡搞成一團糟才想我回去的吧?」牧凌太不禁莞爾,道。

「當然不是了。是因為這個!」春田伸手一擒,抓著牧凌太的衣領,給他一個不算輕描淡寫的吻。

 

看來小空說得沒錯了:要是跟著他們兩個去散步,可能他們全家都會被閃瞎,還會被狗糧噎死。


----


因為在電影預告裡以為牧抓著人家的領帶,會在大橋上啵一個,誰知道只是春田頭髮上沾了牛蒡…

油炸西瓜

【牧春】小日常 4-5

🍉不負責任的小日常

🍉牧春牧   我站不了誰攻誰受

🍉時間線:設定在電影版尾段,兩人重修舊好,牧還沒有被通知調職的前一段時間,但仍然住在老家,春田母&男友跟春田一起住。


—————————————————————

4)

關於大醋桶這個稱謂,牧凌太是絕對,絕——對不會承認的,可他卻不能否認春田創一身上的古怪魅力,異性緣極差,同性卻是比他更招蜂引蝶,尤其是他現在「有家室」的這個身份,不論男女,都得防!


春田一直以來都以為牧不是個愛吃醋的人,日子一天一天流逝,他越來越了解對方,便發現牧 只是藏得深。


實際上,根本是一個眼睛大大的...

🍉不負責任的小日常

🍉牧春牧   我站不了誰攻誰受

🍉時間線:設定在電影版尾段,兩人重修舊好,牧還沒有被通知調職的前一段時間,但仍然住在老家,春田母&男友跟春田一起住。


—————————————————————

4)

關於大醋桶這個稱謂,牧凌太是絕對,絕——對不會承認的,可他卻不能否認春田創一身上的古怪魅力,異性緣極差,同性卻是比他更招蜂引蝶,尤其是他現在「有家室」的這個身份,不論男女,都得防!


春田一直以來都以為牧不是個愛吃醋的人,日子一天一天流逝,他越來越了解對方,便發現牧 只是藏得深。


實際上,根本是一個眼睛大大的吉娃娃大醋桶!


認真投入工作時身上散發的光芒,為夢奮發向上的牧,讓春田有種:牧是個自信的人 的錯覺。


事實顯然並非如此。


春田回想起第一次他們分手的原因——牧不相信他能帶來自己幸福。得出一個結論,牧在感情上,不是個如外表看起來那般,他也會常常懷疑自己,默默地想很多、想很遠。


只有蠢如春田,神經一根筋的大型犬才會一直以為自己才會吃醋。


直至他某天被那位當初在前去與牧碰面路上,救起來的婆婆找到了,叨叨絮絮地向他表示感謝,甚至說要介紹女兒給春田認識,看看兩人會不會有發展空間。


牧被調回總公司,兩人下班約在千珠哥哥的居酒屋。

春田一邊跟鐵平哥抱怨今天遇到的荒唐事,好死不死多嘴地在句尾添了一句『別讓牧知道』。

「你又幹了什麼好事不能讓我知道?」

牧凌太冷不防地出現在他身後,嚇得他整個人從座位上彈了起來。牧把公事包放在長櫈上,春田的翹挺的屁股旁邊,挑眉打量著他。


「牧來了啊,我拿今天的推薦菜給你,是關東煮佐新奇士橙汁…」鐵平見形勢不對,腳下抹油溜走了。

「麻煩你了,鐵平哥。」牧甚至都沒留意對方說的暗黑料理。

春田整個人都緊張了起來「牧…牧,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我什麼都沒做,真的!真的什麼都沒做。」

「聽你這麼說,你絕對是做了什麼蠢事。說說看吧。」牧坐在他身邊,替自己倒了一杯水。

「就是你記得之前我告訴你的,那位山田婆婆嗎?」

「她怎麼了嗎?」

「也…沒什麼…她說…她想給我介紹她孫女給我認識。可…可是我告訴她我有交往對象了哦!!」春田小心地觀察牧的臉色。

「那有什麼不能告訴我的?我哪有那麼小心眼…」

「都是因為她都不相信我說的話,說我是不好意思…」

「所以你跟她的孫女見面了嗎?」牧暗自緊捏手上的杯子,盡量讓自己的語氣聽起來不那麼…酸。

「這個…她」牧看他眼神四處飄便知道答案了,深吸了一口氣「明天和人家說清楚就好了。鐵平哥,麻煩您再來一瓶清酒…」

廚房傳來一聲應答「好。」

春田噘了噘嘴點點頭,把頭湊了過去「你不會生氣吧?」

「沒有。」牧沒好氣地回了一句。


翌日清晨,春田頂著一顆雞窩頭,抓撓著雜亂的頭髮。打了個哈欠,隨即驚然發現抬起來的手上無名指的一枚素戒。

「欸!欸欸欸!!!牧?牧?!!」


——


5)

在春田戰戰兢兢地在口袋裡掏出那枚戒指的同時,牧凌太在褲袋裡的手緊握成拳,捏住了手心的小銀環。世上有時就是如此巧妙,同一個時間點,同一國度,同一商店,只是牧凌太買的是對戒,款式素雅,符合他的品味,而非是春田傻傻買下的小鴿子蛋女款求婚戒。


兩人把屬於自己對戒戴在左手的無名指上,愛意則在左胸胸口裡的一個大角落,而這個角落正在蔓延加速成長,快要充斥那顆不是太強壯,但足以承受這份愛的心臟。


當春田媽媽在春田創一的房間床頭發現這枚素戒時, 兩眼放光,急匆匆地飆到浴室一把將人拖出來。

「春田創一!!」

「欸——老媽妳妳妳…幹嘛??我在洗澡!!」

「你是什麼時候秘婚的不告訴媽媽?!」


或者戲劇化是遺傳自母親的基因。

春田媽媽抽出不知何來的手帕,似真似假地抽泣起來。

「老媽,你不是怕我找不到另一半嗎?而且我現在只是求婚成功,那…應該算訂婚吧。」


〝說起來也是該跟牧商量一下婚禮的事情。〞


「哦——欸?欸??!!!你說你求婚、求婚成功…?是怎麼一回事!!?」

「媽媽,我一直都沒有正式告訴你…我正在和牧交往。而且我們打算結婚。」


裸身跪在浴室門口實在不怎麼美觀,儘管他的身材不錯…但這個畫面實在太過春田了。

春田媽媽才發現自己將濕答答又光著身子的兒子拖了出來,連忙又把他推回浴室裡。

「你先洗澡,洗完我們再談。」


春田迅速地洗了一個戰鬥澡,用澡巾隨隨便便地擦拭著頭髮。踏出浴室的腳步沒有一絲猶豫,春田媽媽坐在飯廳,對面正正是牧凌太,他的準結婚對象。

她給牧凌太打了一通電話,讓他到家裡來。他不敢耽擱,甚至搭了計程車來的春田家。

牧凌太背打得直挺挺,正襟而坐。

「伯…伯母。」牧凌太拘謹地喚了她一聲。

春田媽媽本來就對牧君很有好感,無論是牧君對創一的照顧,還是那溫文有禮又勤勉的個性,年輕又有活力,是個可靠的人。

回到原點,她作為母親,對創一的擔心,是怕自己的兒子因為自己長年來的溺愛,寵得他無法打理自己的生活,簡直就是個生活白痴,自己又無法陪他到老,到時候創一怎麼照顧自己?


「牧君…」

春田的出現卻打斷了他們的對話,「欸——牧?怎麼來了?」

「創一,你也坐下。」春田媽揚手示意讓兒子過來。

「…是。」


「牧君,嗯…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事實上,創一跟我說你們在交往,我回想起來,其實也不應該太吃驚。」

「伯母,其實我…」

「牧君,創一他有很多很多的缺點,與他合租的這段時間,相信你也見識過他那股無賴性子。」

「欸…母親,不是吧你這樣…」

「囉嗦!」春田媽媽朝春田喝道,差點沒把牧也嚇一大跳「沒看見我和牧君說話嗎?」


她又轉過頭去,用回復溫和的語氣,對坐在對面的年輕人說道「牧君,創一他平常邋裡邋遢不愛乾淨,衣服不洗,煮飯燒廚房、神經大條又粗心大意活像個小孩子一樣,可是吧…我的創一他,很熱心,從小就非常善良。牧君也是知道這一點的吧。」

「是!…伯母,可能我這樣說會很失禮…但是,雖然我說不出春田桑的所有優點,但我很清楚他的每一個缺點,而我會一直 —— 一直愛著他,包括他的所有。」


春田創一此時內心怎會不感動,眼眶泛紅看向這兩個對自己而言最重要的人。

他的母親是個非常溫柔的人(即使在她的行為上看不太出來),他終於了解當初為何母親執意要搬出家裡。而牧闖入他的生活,這一切都是如此剛好,猶如這一切都是注定會發生的。


「我的兒子,創一他…就交給你了,牧君。」春田媽媽含淚的目光,朝牧凌太微笑道。

「是!伯母,謝謝您。」牧直起身子,對春田媽媽鄭重地深深鞠躬。


【 Stages Of Living 】

春牧【你的一百種樣子】之十四

*傻笑*


笑可以分成很多種,當然,

他的每種笑容我都喜歡。


但傻笑的時候,他還會加碼摸頭,

彎彎的眼睛配上嘿嘿笑的聲音,偶爾還會說出「是這樣喔」的白目話,

雖然大多時候都可以這樣讓他蒙混過去,

但偶爾還是會引爆我的怒火。


就像是把廚房弄成一團亂然後又不收拾的狀況。


雖然他後來還是會過來一起收拾,

但當下看到只想把他對折再對折,

我的脾氣果然還是得再收斂一點啊…


*逛街*


雖然,近幾年在網路上買衣服的機率變高了,

但我們還是喜歡偶爾出門直接試穿然後整套買回家。...

 

*傻笑*

 

笑可以分成很多種,當然,

他的每種笑容我都喜歡。

 

但傻笑的時候,他還會加碼摸頭,

彎彎的眼睛配上嘿嘿笑的聲音,偶爾還會說出「是這樣喔」的白目話,

雖然大多時候都可以這樣讓他蒙混過去,

但偶爾還是會引爆我的怒火。

 

就像是把廚房弄成一團亂然後又不收拾的狀況。

 

雖然他後來還是會過來一起收拾,

但當下看到只想把他對折再對折,

我的脾氣果然還是得再收斂一點啊…

 

*逛街*

 

雖然,近幾年在網路上買衣服的機率變高了,

但我們還是喜歡偶爾出門直接試穿然後整套買回家。

 

先前說過,他的審美眼光一直沒長進,

所以挑選衣服外加任何配飾都是我的工作,

他只要當一個稱職的衣架子就好。

 

有時候則是毫無目標的閒晃,

我們會坐上地下鐵,隨便選一個車站,然後就下車,

有時候是商業區,有時候是住宅區,

我們會牽著手,沿著不熟悉的道路慢慢往前走,

當然,並不是每次都會有令人驚艷的巧遇,

但身邊那個人是他,

就足以讓我願意這樣一輩子的走下去。

 

*捧我的臉*

 

他捧著我的臉的時候,眼光總是格外認真。

 

從額頭到睫毛、到眼睛、到鼻梁、到嘴唇,

不一定每次都是以親吻告終,

有好幾次,他細細地看完了我的臉,下一秒就抱住了我,

然後在我耳邊說著「有你在我身邊,真的是太好了。」

 

是啊,我也是這麼想的。

如果你可以少做一些蠢事那就更好了…

 

*打招呼*

 

好像整個社區的人,他都認識。

 

可以在公園跟做體操的廣野奶奶聊孫子,

可以在超市跟買菜中的中島媽媽聊新的學校,

可以在路上遇到牽著腳踏車的西村爺爺聊天氣,

可以在門口跟對門的黑田大叔聊下棋。

 

他像是老鄰居一樣關心著身邊的人,

也自然而然的接受身邊的人的關心。

我想,這應該是從他跑業務開始的習慣吧,

久而久之,就算退休了也改不了。

 

我覺得這樣的他很好,

至少我就做不到這一點。

 

*說愛你*

 

結婚之前,他說的是我喜歡你,

結婚當天,他改成了「我愛你」,

蜜月的時候是我愛你連發,

之後稍微收斂了一下,但還是每天會有一句。

 

就算出差,就算不在國內,

他也會在睡前傳來一句我愛你,

就像是我們依舊躺在同一張床上,

手碰著手,

一起做同一個夢。

 

-待續-


油炸西瓜

【牧春】小日常 1-3

🍉西瓜腳一跨。本只願吃糧,現情難自禁,故不能忍。

🍉一小時產出的不負責任的小日常

🍉牧春牧    我站不了誰攻誰受

🍉就這樣幸福下去吧❤️❤️❤️❤️❤️❤️


為了讓大家了解小日常的背景:

電影版的結尾,牧春HE求婚成功!牧凌太被總公司調職到新加坡,又要異地戀了!馬der!!!!


————————————————————————


1)

聚少離多大概是許多戀人面對的問題⋯吧?

他們總是在下了重大決定後,便面臨分離,總是這樣。

但無論如何,在何地、何時,他都深愛著這個人。

新加坡,對他而言是個相當陌生的國度,至少在他...

🍉西瓜腳一跨。本只願吃糧,現情難自禁,故不能忍。

🍉一小時產出的不負責任的小日常

🍉牧春牧    我站不了誰攻誰受

🍉就這樣幸福下去吧❤️❤️❤️❤️❤️❤️


為了讓大家了解小日常的背景:

電影版的結尾,牧春HE求婚成功!牧凌太被總公司調職到新加坡,又要異地戀了!馬der!!!!


————————————————————————


1)

聚少離多大概是許多戀人面對的問題⋯吧?

他們總是在下了重大決定後,便面臨分離,總是這樣。

但無論如何,在何地、何時,他都深愛著這個人。

新加坡,對他而言是個相當陌生的國度,至少在他二十六年的人生中,從未來訪過的國度。

在新加坡,香口糖是犯法的吧?

至少注意公共衛生愛潔淨這一點,對牧凌太而言是再習慣不過了。

街道的乾淨與日本是相似的,只是在這裡,沒有春田,不⋯沒有創一。

 

當然他的生活他不會完完全全消失,每天一通來日本的視訊通話,對方才願意安心睡下。

自己也一樣,或許是春田在他之前就離開日本一年了,所以換轉角色,遠離家鄉不論如何都是帶著一絲不安、萬分不捨。

 

——


2)

在離開日本前,牧凌太拎著春田一齊回了一趟家。

媽媽告訴他,在他過勞病倒的第二天,春田來過老家,爸爸讓春田離開自己身邊。

 

〝等他專心衝擊事業吧!〞

牧凌太鄭重地告訴父母和妹妹,他的意願。

他的意願——就是春田創一。

他的夢想,不會與春田無關,因為他的幸福就是春田創一。

 

父親嘆了一口氣,鬆開了拳頭,目光盯著他們兩個堅定的眼神。

 

「別再病倒了,要是凌太出了什麼問題,唯你是問!」

「我知道了!!爸爸!」

「別叫我爸爸!!我還不是你爸爸!」

「事實上,你很快就是了。」牧看向身旁的春田,甜笑,對方亦回了他一個大大的笑容。

「欸欸欸!什麼意思!!」激到對方的牧爸爸整個人都彈跳起來,手指抖呀抖,抖個不停。

「哥哥!你是說真的嗎?!!」

「凌太!你們!!你們要結婚了?!!」

「欸————我才答應你們在一起,可沒有答應你們的婚事——欸不對,什麼時候說要結婚了⋯你給我說清楚啊!!」

「爸爸你先冷靜一點!!」

「別叫我爸爸!!」

 

總而言之,爸爸真真正正接受了他們兩個在一起的事實。

他身為同(牧)性(春)戀,他兒子和另一個男人在一起的事實。

甚至會踏入婚姻,組成家庭的事實。

 

——


3)

「凌太,凌太凌太——快點接電話…」

「來了來了——」

「凌太!!我好想你喔。」

「我也是…」牧凌太將公事包放在腳邊,鬆開了領帶。

「你才回到家嗎?很累吧…你才剛剛到新加坡,還適應嗎?」

「嘛…這個還可以吧。你呢?今天過得怎麼樣?」

「對了!!你知道嗎?武川主任和部長在一齊了!!!他們今天在營業部的全部同事面前公開了他們的消息。」

「終於——」

「欸————!你早就知道了嗎?欸——為什麼??為什麼你沒有告訴我?」

「這個嘛…我只是猜到一點點,武川對部長的態度跟從前不一樣了…就像…」

「就像?…」

「不…我的意思是…我能看出來他對部長更上心了。」

「哦—是哦?」春田創一擺出那惹人厭的表情,嘴角往上抽,整張臉都往上抽搐像個白痴一樣。

「你這副樣子是又在吃醋是吧?」

「我才沒有吃醋,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是喔。」吉娃娃幼稚地擺出一張同款的欠揍臉。

 

我猜這就是戀愛吧。

 

我的意思是——戀愛腦。

 


橘子果酱男孩与珍珠戒指女孩

《大叔的爱》第二季定于11月2日播出,参演人员暂未公布……小伙伴们,如果第二季不是牧春牧你们还看吗?😏

《大叔的爱》第二季定于11月2日播出,参演人员暂未公布……小伙伴们,如果第二季不是牧春牧你们还看吗?😏

【 Stages Of Living 】

春牧【你的一百種樣子】之十三

 *說笑話*


他老是沒講兩句,就自己大笑了起來,

有時候自己笑完還忘了剛剛講到哪裡,

一個笑話得分成好幾段才講得完,整個氣氛都沒了。


但是看著他神采飛揚的笑容,

我就忍不住跟著露出微笑,

就算那個笑話一點都不好笑。


*拉衣角*


好像沒認識多久,他就養成了這個習慣,

在公司也沒見他收斂一些,回到家更是變本加厲,

一開始到也沒什麼,反正就當作他的小習慣。


想到什麼要說,拉衣角;

吵架了想和好,拉衣角;

想看看我的臉,拉衣角;

想接吻想擁抱,拉衣角;

沒事只是想扯,拉衣角。...


 *說笑話*

 

他老是沒講兩句,就自己大笑了起來,

有時候自己笑完還忘了剛剛講到哪裡,

一個笑話得分成好幾段才講得完,整個氣氛都沒了。

 

但是看著他神采飛揚的笑容,

我就忍不住跟著露出微笑,

就算那個笑話一點都不好笑。

 

*拉衣角*

 

好像沒認識多久,他就養成了這個習慣,

在公司也沒見他收斂一些,回到家更是變本加厲,

一開始到也沒什麼,反正就當作他的小習慣。

 

想到什麼要說,拉衣角;

吵架了想和好,拉衣角;

想看看我的臉,拉衣角;

想接吻想擁抱,拉衣角;

沒事只是想扯,拉衣角。

 

搞到最後連我也養成了這個習慣。

 

*作怪表情*

 

他的怪表情特別多,

我老是說他的表情太誇張了,

但他說這樣才能適當的表達內心激動的情緒,

難怪我覺得他的臉皮彈性特別好。

 

*瞪大眼*

 

其實這是個遊戲。

 

兩個人互相睜大眼睛看著對方,比賽誰先笑出來,

這個遊戲,他從來沒贏過,但依舊三不五時的提出來說要雪恥。

 

「你的眼睛太犯規了啦!」

「眼睛這麼大又這麼水汪汪,我怎麼可能會贏啊!」

「你的眼睛裡怎麼會一直都有星星啊?」

「不然你閉上一半跟我比?」

 

要不要叫我閉上眼睛讓你算了!

 

*穿西裝*

 

西裝就是要修身!

 

不合身的布袋真的是浪費了他的好身材,

更何況營業所得直接面對客戶,門面可是很重要的。

 

我只能說他穿上合身的西裝真的是好看得不得了,

尤其是純白色更是把他的精實高挑顯露無遺。

 

相同的,他也是這麼對我說的,

一邊說著,一邊給了我一個輕輕的額頭吻。

 

「別擔心。」

 

然後我們在教堂裡牽起了手。

 

-待續-


橘子果酱男孩与珍珠戒指女孩
把我甜死对你们有何好处 😱M...

把我甜死对你们有何好处 😱
Maki人妻娇笑😍

把我甜死对你们有何好处 😱
Maki人妻娇笑😍

橘子果酱男孩与珍珠戒指女孩

春牧~从不动摇 👨‍❤️‍👨
把《大叔的爱》都归到遣都合集里😗

春牧~从不动摇 👨‍❤️‍👨
把《大叔的爱》都归到遣都合集里😗

【 Stages Of Living 】

春牧【你的一百種樣子】之十二

*舞蹈*


令人意外的,春田還挺有舞蹈細胞的。

雖然都是些老派的舞步,但對我而言已經足夠。


休假的午後,把客廳的桌椅搬到一邊,清出一個小小的舞池,

偶爾口中哼著走音的曲調,偶爾聽著七八零年代的復古情歌,

他攬著我的腰,兩個人就這樣相依著緩緩舞動。


很輕鬆,很愜意,

宛若時間停止了流逝,直到夕陽把我們的影子合而為一。


*吃糖*


吃大顆的糖,只有一句話,像倉鼠。

吃小顆的糖,還是那句話,像倉鼠。


總之就是像倉鼠。


*開車*


他專心的...

 

*舞蹈*

 

令人意外的,春田還挺有舞蹈細胞的。

雖然都是些老派的舞步,但對我而言已經足夠。

 

休假的午後,把客廳的桌椅搬到一邊,清出一個小小的舞池,

偶爾口中哼著走音的曲調,偶爾聽著七八零年代的復古情歌,

他攬著我的腰,兩個人就這樣相依著緩緩舞動。

 

很輕鬆,很愜意,

宛若時間停止了流逝,直到夕陽把我們的影子合而為一。

 

*吃糖*

 

吃大顆的糖,只有一句話,像倉鼠。

吃小顆的糖,還是那句話,像倉鼠。

 

總之就是像倉鼠。

 

*開車*

 

他專心的樣子總是很帥氣。

 

跟一般嘻皮笑臉的樣子截然不同,

只要把手放到方向盤上,他就特別認真。

 

「因為車上除了我以外,還有你或者其他人啊。」他說。

 

很正確的回答,

所以我也給了很正確的獎勵。

 

*猶豫*

 

大多是買禮物的時候。

 

他總是送些「自己覺得對方會喜歡」的東西,

這個也好,那個也好,最後就是送了個雜七雜八的禮包,

不仔細深想,還真會覺得是在出清家裡存貨,

所以到後來這工作就由我承包了。

 

至於大多數人對「等等該吃什麼呢」這種狀況,

他倒是沒有半點猶豫,

反正有炸物就是炸物優先,沒炸物就是我說的優先,

挺好的,至少不會為了吃東西鬧得不愉快。

 

要知道,關於食物的怨念,

累積起來可是很恐怖的。

 

*被占卜*

 

這裡提到的占卜當然不是舞舞哪種半吊子。

 

有一回,我們去了夏日祭典,

在一群歡樂的小攤子中間,很微妙的出現了一個冷冷清清的水晶球攤位,

像是在五彩斑斕的萬花筒裡面,有一個消也消不掉的黑洞。

 

我們經過的時候被那個女人喊住了,

她一隻眼睛藏在薄薄的帽沿底下,顯示出來的另一隻眼睛光燦明亮。

春田輕輕拉了拉我的手,一臉興致盎然。

 

中間有點長,請容我略過。

 

總之,結論很簡單,

就是我們會相親相愛一輩子。(這是春田的結論)

而我聽到的則不完全相同。

 

沒有白頭到老的選項。

這是她留下的最後一句話,輕輕的就散在風裡了。

 

「別想太多,這些都不準,我們聽好的就好了。」

 

春田沉溺在那些美好的話語裡,笑著拉起我的手就走,

而我回過頭,那個攤位依舊是一個黑洞。

 

沒有任何光亮。

 

-待續-


橘子果酱男孩与珍珠戒指女孩

钱包恭候,电影什么时候出盘啊?👛

钱包恭候,电影什么时候出盘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