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きょもほく

962浏览    20参与
sei

【ほくきょも/不仲】Dazzle

 ⚠️轻度baoli 醉酒

现实向AU 看图写话 感谢蜷川实花老师www!


——Can we always be this close?


🔗见评论


给红心评论推荐的都是plmm


 ⚠️轻度baoli 醉酒

现实向AU 看图写话 感谢蜷川实花老师www!


——Can we always be this close?


🔗见评论


给红心评论推荐的都是plmm

RCL电路的暂态过程

不仲 只是工作而已

看图写小作文,脑洞的产物请勿上升。

短小又ooc。

大概是kyomo视角。

        京本大我靠在椅子上,不经意间瞥了一遍映在远处玻璃装饰中的自己。京本觉得今天的自己状态格外地不错,如果不出纰漏的话,一定能拍出让粉丝都满意的图。

        京本开心地点点头,眉眼弯成小桥的弧度。

        ——等等

     ...

看图写小作文,脑洞的产物请勿上升。

短小又ooc。

大概是kyomo视角。

        京本大我靠在椅子上,不经意间瞥了一遍映在远处玻璃装饰中的自己。京本觉得今天的自己状态格外地不错,如果不出纰漏的话,一定能拍出让粉丝都满意的图。

        京本开心地点点头,眉眼弯成小桥的弧度。

        ——等等

        京本皱起眉心。

        今天是不是又分到和松村北斗一组拍照。

        京本感到有点困扰。当然,他对商业不仲和商业CP这种事没有意见,毕竟营业的钱最后还是到了他的口袋。

        但平常给他们俩拍爱豆杂志的总是那么几位熟悉的老师,根本经不起他们三五下的忽悠,每次隔着太平洋也能顺利应付完工作。

       这次怎么办?

       要是老师让他和松村北斗贴脸怎么办?让肢体接触怎么办?要是让脱衣怎么办?

        绝对不行……

        虽然一定要的话,出于工作需要和职业素养,也不是一定不可以。

        但总觉得...是不是不太好...

        不好在哪?平常团内一起泡温泉,在同一个休息室更衣,该看光的早就看光了。好像也没什么不好的……有什么值得紧张的?

        京本深吸一口气。

        别瞎想了。

        给粉丝看的而已,给粉丝看的而已,给粉丝看的而已。不要在意。眼睛一闭一睁就过去了。

        "下一组。"

        远处的松村北斗一听见声音就放下了矿泉水瓶,从对面座位起身往中间走。京本这才意识到轮到他们拍双人照了,慌慌张张地走到摄像机前。

        两个人走到差不多的位置并排坐在沙发上,然后下意识地往远一点的方向挪了挪。

        京本用手肘撑着头,两个人向后靠在沙发上,看着镜头。

        松村就在他的身侧。

        "嗯,不错。来,再靠近一点。"

        刚听到指令,京本就感受到一团温热向他的方向袭来。距离不疾不徐拉近,直到能清晰缓慢地在心里勾勒对方每一个棱角。软软茸茸的黑发轻轻地在撑着头的右手手踝周围挠着痒,胸部起伏带来的每一次鼻息悄悄钻进耳里,昏昏的灯光下两个人的氛围黏腻又暧昧。

        京本看到松村的眼神,就像被勾住的一团缠绵毛线的一角,揣着胸腔的情欲。

        没有人看了不会说这是一个隐晦的性暗示,下一秒的动作,是垂眼,咬唇,舌吻。
       如果有的话。

        京本手心微微沁出一点汗,眼神飘忽着避开松村的眼睛往下瞟,余光能模模糊糊地看到松村炽热缱绻的眼神。

        渐渐弥漫散开的松村的气息,温柔地试探性地想要偷偷从衣领从袖口贴近京本的肌肤,又汹涌澎湃地具有攻击性地想要包裹吞没他的身体,这让他有点喘不过气。

        ——松村北斗在假公济私吗? 

        不……

        只是工作而已。京本又开始反复默念。他努力地克制住自己,想从这样的氛围里掠夺回每一分的理智和清醒。

        ——这一定是松村北斗为了拍出好看的平面写真而表演出来的眼神。

        对谁都可以做出来。对一株花也可以。对一只小猫咪也同样可以。

        "好了结束了,两位辛苦了!"

        两个人迅速从沙发上弹起,乖乖向老师鞠躬。

        "辛苦了!"

        "谢谢老师!"

        京本大我现在只想快点逃离这里。

甜甜甜兔兔
诚邀各路姐妹一起进群磕不仲一起...

诚邀各路姐妹一起进群磕不仲
一起复读kswlkswl(

诚邀各路姐妹一起进群磕不仲
一起复读kswlkswl(

RCL电路的暂态过程

不仲 辗转反侧#1

屏蔽了吗 看得到吗

没有2了,想写苦涩单恋,文笔撑不起虐文😷
这个坑先放着 有缘再见(ㅅ´ 3`)♡

屏蔽了吗 看得到吗

没有2了,想写苦涩单恋,文笔撑不起虐文😷
这个坑先放着 有缘再见(ㅅ´ 3`)♡

Ameda

【不仲】人に告ぐべきことならず (2)

       ooc选手又来了

       前文 1   


                                ...

       ooc选手又来了

       前文 1   


                                                                    

       战争即将开始!?

  加粗的标题刺痛了京本的眼睛。虽然这些事仿佛遥不可及,但是却又觉着触手可及。父亲最近叹气的次数越来越多,街上住民的脸上也显露出惴惴不安。所有人的神经似乎都渐渐绷了起来,京本看向窗外落下的树叶,也叹了一口气。

  

  松村有点后悔自己今天出门准备慢慢走到京本宅的决定。

  风倒是从昨夜就开始刮着,雨是在半路的时候淅淅沥沥地打了下来。本来是零星的雨点,松村正了正帽子,加快了脚下的步伐。但是当自己的视线已经可以窥见京本宅的一角时,雨蓦地泼了下来。松村匆匆用着皮质背包顶在头上,逆着大街上人流的方向,奔向了京本宅。

  那天回了家,松村便加急写信到给自己介绍了这份工作的友人处,抱怨着为什么不告诉自己是京本家的小姐找先生,不然自己绝对不会接过这份工作。友人高地回复的书信在出门前正好送达。他表示了京本家仅有一位独子,根本不存在一个女孩。松村合上信,叹了一口气,大致也想到了这位小少爷在玩什么把戏。

  

  急促的叩门声让下人迅速打开了大门,把松村引到了院子里。宅子的主人迎上前,吩咐着下人带松村去换一身衣服。这是松村第一次见到京本宅的主人,对方的脸上似乎看不见岁月的痕迹,他突然意识到京本家那位少爷姣好的脸庞是传自何人了。和对方道了谢,随着下人走到了和上次方向完全相反的廊内。

  “先生可以进去把湿的衣服放在浅色篮子里,换洗的衣物在另一侧的棕色篮子里,但是只有全新的浴衣……”下人似乎有点为难的同松村解释着,松村笑了笑示意没事,便准备进去。“在里面的温泉若有什么需要,先生唤我便是。”松村撩开帘子的手顿了一下,完全没有料到对方是来带自己泡温泉的,略显僵硬地点了点头,松村弯了腰钻进了房间。

  单手解着衬衫上过多的扣子,他环视着四周。

  有钱真好啊,松村脱下黏在皮肤上的衬衫时如此想到。随手叠了叠湿的衣服,放进了浅色的篮子,松村抬脚准备向内室出发。氤氲的水汽被帘子隔开,再次掀开帘子的一刹那,似乎听见了哗哗的水声。径直沿着灰色的石板铺出的路走向冒着热气的温泉走去,松村顺手打湿了毛巾,脚尖在池边探了探温度,适宜的水温让松村发出了满足的叹息,扶着池子内侧,寻找着合适的位置坐下来。

  本专注着在温暖的水中移动着,但是不远处越来越清晰的黑色脑袋让松村心中警铃大作,思索着怎么赶快遁走的时候,对方先一步回了头,撞进了对方充斥着惊异目光的瞳中,松村恨不得躲到水里。

  对方瞧见了松村也吓得站了起来,松村想着开口说些什么,但是对方过于白皙的肌肤晃了他的眼,可能是因为温泉的缘故,肌肤透出了好看的粉色,挂在身上的水珠沿着平坦的胸膛滑到腰际,最后消失在温泉中。视线定格到对方的脸上,他总觉得这张过于精致的脸和自己的学生有着九分相似。松村张了张嘴,却没发出什么声音,对方也尴尬地站着,沉默着。

  “少爷!少爷!您得出来了!我听院前的人说先生已经来了,不然就来不及换上和服了。”仆人在门口的呼喊终于打破了这份诡异的安静,但是每字每句透露出的信息让京本恨不得封上田中树的嘴。松村听出来这是上次带着自己走到小姐院落内的仆人,饶有兴趣地看着面前的少年。对方看起来很郁闷地垂下了头,一言不发地拿过一旁的毛巾,踏出了温泉。

  

  京本大我发誓他在经过松村身边时,看见了松村戏谑的眼神。温泉的温度再高,也比不过京本的两颊烧起来的温度。被人抓住小辫子的感觉让京本只想加快步伐逃出这个是非之地,但是过于湿滑的石板路让京本脚下一个踉跄。松村没忍住嗤笑出来,赶忙清了清嗓子掩饰着,换来却是对方毫无攻击力的怒视。

  京本十七年的人生中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这种感觉比自己和森本去惹事打架反而输了还要羞耻千倍。当帘子外的冷风打在身上的时候,京本下意识哆嗦了一下,恶狠狠地接过了田中手中黑色的浴衣,怒视着田中,“为什么没人和我说那个先生也会出现在这里?”

  田中愣了一下,诺诺地说,“少爷我也没收到这个消息……”

  京本拿起一块新毛巾胡乱擦着自己的头发,盯着地面不知在想些什么。“那少爷……松村先生意识到你是谁了吗?”田中树努力斟酌用词,询问着自家少爷。京本叹了口气点了点头。田中树见状也不知小少爷准备接下来怎么做了。

  “算了……先回房间吧。”京本决定先回房间再面对被戳穿的事实。

  

  当京本换好衣服,怀揣着复杂的心情正坐在松村面前时,他没敢看着松村的眼睛。这一次,松村穿着堇色的浴衣,头发也被水汽微微打湿。而京本则是穿着衬衫西裤的一方。

  “真的很抱歉,不是有意要骗你的。”京本抿了抿嘴,腰弯到了额头几乎可以碰到膝下的软垫。对方迟迟没有说话,让他着实捏了一把汗。

  “没事的京本君。”松村扶住了京本的肩膀。

  京本抬起了头仍旧不敢直视松村,视线落在了对方身侧的黑色皮包上。

  “关键就是,京本君还希望我担任你的教书先生一职吗。”下一句话让京本不得不看向了松村的脸庞。对方认真地看着他,京本呼吸一滞,本打好的腹稿也荡然无存。身侧的手很热,京本甚至可以透过衬衫感觉到这份热度,捏了捏拳,他点了头。

  松村松开了手,坐回了软垫之上,“那好,三日之后,我会再次拜访。这三日之间,京本君不如思索一下到底想从我这里学习到什么。”

  京本没有说话,垂下眼,头以肉眼几乎不可见的幅度点了点。

  松村似是窸窸窣窣从包中取出了什么,是上次的那本书。京本给田中递了个眼神,树迅速奔到房间里取来了那本书。

  “京本君这三天有去了解西洋文学吗?”松村翻开了书,抬起头看向了京本。

  京本僵硬地摇了摇头。

  “没事,那京本君说说古典文学中,你有喜欢的书籍吗。”

  京本再次梗着脖子摇了摇头。

  松村似是苦恼地摸着下巴,然后又突然想到什么合上了带着密密麻麻注解的书。

  “京本君,随我移步至中庭如何。”


tbc


sei

【不仲/ABO】花样年华

花吐症+皮肤饥渴症+ABO

皮肤饥渴症脑洞来自 @Ameda 

全篇5000字cheche送给大家

给红心评论的都是plmm

全/文/🔗/在/评/论

花吐症+皮肤饥渴症+ABO

皮肤饥渴症脑洞来自 @Ameda 

全篇5000字cheche送给大家

给红心评论的都是plmm

全/文/🔗/在/评/论

Ameda
来啊 谁把502借我一下 把他...

来啊 谁把502借我一下 把他们的手给我粘在一起

来啊 谁把502借我一下 把他们的手给我粘在一起

sei

【不仲】變如不曾改變 02

遲來的一句中秋快樂!一塊甜甜的回憶殺京北小甜餅和便利店恋爱的absk送給大家


  阿部亮平自然是知道京本大我和松村北斗那段孽緣的——這樣的形容語出佐久間大介。雖然佐久間和京本壓根不認識,但並不妨礙他用神奇的直覺高度概括這段關係。久別重逢后的松村令阿部感到驚訝——他的記憶還真真切切地留在高中,那個松村北斗笑著和京本大我二人手拉著手在校園祭時轉圈的樣子。

  “一個笨蛋alpha。”佐久間大介扯扯被便利店的暖風吹得歪向一邊的圍巾,“真是個讓人擔心的傢伙。”

  “謝謝。”阿部亮平伸手接過售貨員遞來的硬幣,“怎麼這麼說?”...


遲來的一句中秋快樂!一塊甜甜的回憶殺京北小甜餅和便利店恋爱的absk送給大家


  阿部亮平自然是知道京本大我和松村北斗那段孽緣的——這樣的形容語出佐久間大介。雖然佐久間和京本壓根不認識,但並不妨礙他用神奇的直覺高度概括這段關係。久別重逢后的松村令阿部感到驚訝——他的記憶還真真切切地留在高中,那個松村北斗笑著和京本大我二人手拉著手在校園祭時轉圈的樣子。

  “一個笨蛋alpha。”佐久間大介扯扯被便利店的暖風吹得歪向一邊的圍巾,“真是個讓人擔心的傢伙。”

  “謝謝。”阿部亮平伸手接過售貨員遞來的硬幣,“怎麼這麼說?”

  “雖然說在你這裡聽到大我的近況應該是挺開心的,但是他完全沒有要進攻的意思嘛。”

  “別覺得所有人都和さっくん一樣是個實幹派。”阿部亮平笑笑,無視了佐久間的雙手揮拳抗議,喝下一口拿鐵咖啡。他們走出便利店,晶瑩的白色光點在路燈照耀間落下來,阿部下意識地伸手抹去了在佐久間鼻頭融化的小小雪片。

  “啊。”

  “啊。”

 

  兩人同時愣住,一個大大的笑容綻放在佐久間的臉上。

  “あべちゃんーー今晚去我家吧!”

  “有點吵。”


  京本大我背著吉他包過了馬路。遠遠的,他看見阿部亮平站在便利店門口和一個個子小小的、被圍巾裹成熊一樣的男生說話。

  啊,阿部的圍巾嘛。

  本要喊出的句子沒能喊出來,京本大我把手重新揣回外套口袋里,跺跺腳。


  上次在阿部亮平處聽到那個名字已經是兩三個月以前,京本大我覺得阿部哪都好,就是過分的溫柔讓他顧慮太多——哪怕是對朋友也是這樣。

  其實不要緊…自己甚至想要知道更多。沒想到二人不約而同地依然留在東京、大學只隔了兩個街區、依然有共同的朋友……

  卻已經三年多沒有再見面。


  冰涼的雪花落在后脖,和微微腫脹的腺體一樣讓人難受。京本大我暗暗歎氣,合租的公寓是回不去了,今晚還是回家吧。


  

  作為京本大我的初中同學,阿部亮平和渡邊翔太十分捧場地早早來到校園祭會場,卻只在班級攤位碰見張羅著收錢的田中樹。然而田中樹和渡邊翔太第一次見面便十分投緣,剛認識沒十分鐘已經開始互相稱呼“shoppi”和“juri”,阿部亮平在聽見渡邊扯著田中樹去某個攤位拍照然後P成一萬日元的詭異提議后提出要去找一直沒露面的京本大我。

  那傢伙就是這樣,明明把你們叫來了自己不知道跑哪去。

  阿部亮平苦笑,小少爺自由慣了,我們也習慣了。

  啊,可以去問問文學社的攤位在哪裡。田中樹想了想,也許和北斗待在一起。


  松村北斗好笑地看著京本大我拿著杯飲料在文學社的攤位一坐,大有要在此生根敵不動我不動的架勢,便彎腰將京本放在腳邊的吉他包撿起來。

  座位收租金,一首歌。

  京本大我拿著杯蘇打吸溜一口,倒也興致勃勃地拉開拉鏈。

  聽什麼?

  點歌啊?文學社的成員都湊過來,笑嘻嘻地問。

  我問北斗呢。


  松村北斗沒想到京本大我這樣說,低頭笑了笑。

  都行。就唱你新寫的那首吧。


  京本大我低頭彈唱,松村北斗撐著臉聽。他試圖集中精力聽旋律聽歌詞,但視線往那人身上飄,回神時清清嗓子裝作盯著彈吉他的手指看,但一切小動作都被京本大我瞧個正著。他們裝作沒有對視,但眼神碰撞了多少次又飄離了多少次卻只有他們自己知道。

  雖然結尾的高音有些顫,松村北斗依然忍不住鼓起掌來。社團的其他人都識趣地散開,二人一時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松村咧咧嘴,挨著京本坐下,低頭看著他收拾琴包。京本大我拉上拉鏈,笑著抬頭看向有些窘迫的松村,將自己剛剛在喝的冰凍蘇打水塞到他手中,手指合上又伸開,水珠灑了松村北斗一臉。

  喂。

  幹嘛。


  京本大我笑嘻嘻地抓住松村北斗的手腕,將他帶起來,雙手交疊,二人在原地手拉著手轉了兩圈。松村北斗一時跟不上這位小少爺的腦迴路,暈暈乎乎間,只看見京本大我笑得燦爛。

  纖細的手指反手一抓,從指縫間探入,二人十指交纏,京本大我舉著手伸到面前——


  ——喂,大我!

  

  阿部亮平遠遠地看見,京本大我扯著一個看起來有些害羞的男生的手朝自己使勁揮手。



哪怕為了被京北閃瞎的阿貝貝也請給我點評論qwq謝謝您!以及请大家去看看马鹿兰花絮里十指相扣的京北吧!www

Ameda

点击p2看きょもほく强火担田中树(笑

点击p2看きょもほく强火担田中树(笑

sei

【不仲】變如不曾改變 01

ABO 校園 突然的腦洞 不知道能寫多長


若昔日預見有今夕的洪福,那時我會驚駭卻步,莫知所從。


  “後來我們去喝酒了。”

  “嗯?”

  “就,那天晚上。”

  京本大我回頭看著阿部亮平,“說話沒頭沒尾的可不是你的風格。”

  阿部亮平一愣,笑了笑,沒說話。

  “是和那位前輩……?”

  “對,他還帶了個人。”

  “哦?我認識的?”


  “……松村北斗。...

ABO 校園 突然的腦洞 不知道能寫多長


若昔日預見有今夕的洪福,那時我會驚駭卻步,莫知所從。



  “後來我們去喝酒了。”

  “嗯?”

  “就,那天晚上。”

  京本大我回頭看著阿部亮平,“說話沒頭沒尾的可不是你的風格。”

  阿部亮平一愣,笑了笑,沒說話。

  “是和那位前輩……?”

  “對,他還帶了個人。”

  “哦?我認識的?”


  “……松村北斗。”


  京本大我一徑沉默下去,車窗外草木掩映間紅色磚瓦外墻的大學出現在眼前,阿部亮平瞅著他的神色,還欲再說,但終究住了口。

  


  他們第一次相遇是在校長辦公室。

  空調壞了,只有一個電風扇在吱吱呀呀地響。京本大我和田中樹還沒來得及收拾收拾自己打架打歪的領帶就被拎到校長辦公桌旁,倒也很老實地站站著。

  門被打開,班主任見二人站在一邊倒笑了起來,“正好,省得去找你們。”他一側身,跟在身後的男生抬起頭,見二人一大早便領口發皺衣衫凌亂,一愣。

  “松村君,這是我們班裡的同學。等會兒他們倆帶你去班裡哦。”班主任眨眨眼,“可能要先等他們挨完一頓罵。”

  “松村北斗。”

  “田中樹。這是京本大我。”

  松村北斗看著纖弱得有些女性化的京本,一時想象不到他揍人的神情。


  “啊——被罵得好慘。”田中樹還沒走出辦公室的門便伸了個懶腰,“天天就是那幾句話,我都知道校長大人下一個要發什麼音了。”

  京本大我沒說話,向田中樹使個眼色,點了點一旁的松村北斗。

  “啊!”田中樹尷尬地撓撓頭,“Alpha?”

  

  松村北斗後來和京本大我說,那時真想問一句田中樹以前是在哪裡接受的教育——怎麼會有一上來就問第二性別的傢伙。


  雖說初次見面松村北斗就圍觀了不良二人組被罵的全過程,但這並沒有阻攔松村北斗加入田中組。“因為叫田中組比較酷——如果叫京本組的話別人會以為我們是什麼禮儀隊。”田中樹解釋完就被京本大我一頓狠揍,但京本大我終究還是認同了這個說法。

  松村北斗沒覺得以前的自己那麼好相處,但自己在這個高中便稀里糊塗地合了群。京本大我逃了體育課他和田中樹便滿學校找他,最後三個人乾脆在天台看漫畫吹牛混到下節課上課鈴響起。直到避無可避的體育小測松村北斗拿下全优時,田中樹愣愣地問京本大我他們倆是否耽誤了一個明日奧運冠軍。京本大我撇撇嘴,只關心松村北斗能不能頂替自己去跑完那五十米。

  其實松村北斗還挺樂意,畢竟自己打架比不上京本大我,每次都只能在學弟森本慎太郎跑過來大叫田中樹和京本大我又和隔壁高中的人幹起架時,叫上三年級的學長高地優吾去充當救死扶傷的救火隊員角色。所以偶爾還是想耍耍酷的。

  ——特別是在京本面前。


  田中樹看起來比誰都叛逆,卻乖乖地在學生會混成了副會長,憑著打架沒輸過又是個腼腆好學生反差在學校俘獲無數女生。京本大我說田中樹這個beta天生是招蜂引蝶的alpha命,但女人緣和omega緣頗好的田中樹卻說自己是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的清純派不良。松村北斗和京本大我同時嗤笑一聲,表示不屑。

  松村北斗早就發現混熟之後京本大我這個人意外地喜歡肢體接觸,每每田中樹又說了什麼危險發言后就扯著自己一起指指點點。剛見面時那冷面小爺的人設早都崩塌成灰,輕輕一吹便成了個傲嬌少爺,傻呵呵地笑起來比誰都天然。

  京本大我在只有寥寥幾人的音樂社混著,趁著其他成員大多翹掉社團活動,松村北斗便把文學社的閱讀書目拿來和他一起獨佔整個課室的空調。松村北斗其實對樂器一竅不通,但兩個高中男生一個彈琴一個看著書輕輕哼唱的樣子有些越了界一般的曖昧。

  松村北斗不知道有沒有人告訴過京本大我,他修長的手指除了彈吉他,彈一彈音樂教室角落的那架鋼琴也會非常好看。

  但終究沒能說出口,因為清晨被鬧鈴驚醒聞見滿室鳶尾花香信息素的松村北斗,真切地記得那個短短的夢裡,只有彈著吉他輕輕晃頭的京本大我。


Ameda

【不仲】人に告ぐべきことならず (1)

标题源自加藤楸邨的俳句

                                                ...

标题源自加藤楸邨的俳句

                                                          


   “听说今天又来了一位新的教书先生。”

 “是吗?这次这位不知道可以留几天。”

 “这是这个月的第三位了吧。”

 “这不是才初六,怎么就换了三位了?”

 “嘘……你小点声,不想活了?快、快干活去,等会儿再说。”

  

    仆人们挥动着扫把,清扫着覆盖在石板路上的红叶。松村北斗整了整领结,叩了京本宅深棕色的门。从包中取出了和京本老爷通的书信,下人匆匆扫了几眼,诚惶诚恐地把他迎到了宅内。他把鞋子递给了侍从,便在诺大的宅子中穿梭着,院内的景致仅是一瞥也足以惊艳到松村,角落处坐落着的几尊狸猫雕像倒是抱着憨憨的笑容。不久,带路的仆人就停了下来,门从内侧被打开。松村意外地发现这是间空房间,本以为自己的学生会在这里等着自己,不禁挑起了眉。

  “松村先生不好意思,请稍等一下。”

  看着一侧低低传着讯息的仆人,松村点了点头,盘腿坐了下来,执起了面前矮几上的竹制茶杯。屏风外的仆人突然有些骚动,模模糊糊的几个音节透过屏风传入耳中,松村无奈地笑了笑,果然真的和传言相符,是位棘手的少爷,不然怎么会半推半就无视了天皇的法令,宁愿请先生上门教书。

  小半杯茶入了肚,另一位仆人在廊上跪坐着,告诉松村自家的主子已经准备好了。松村站起来,拍了拍裤子上不存在的灰尘,吸了一口气,胸前迅速化了十字,祈祷着一切顺利。开了门,换了一个更加年轻的仆人领路,松村没细想,快步跟着对方。愈往宅院深处走着,景色愈加简朴,但是不失精致。最终在一间月白色的门前停下。待仆人拉开门,松村惊异地看见房间内被竹制的帘子隔成两半,房内的侍女引着他坐下,接着推上了沏好茶备好糕点的小矮几。

  “这…………?”松村对着侍女询问着。

  侍女调整了帘子的叶片的角度,松村依稀可以看见对面坐着一个清瘦的人,乌黑的长发搭在似是绣了金线的红色和服上。“我们小姐前面起晚了,让松村先生久等了。”

  “可是……我听说是京本家的少爷在寻找教书先生……”

  侍女掩着嘴笑了,“那定是先生没有好好看清楚,我们少爷替我们小姐找先生呢。”

  松村努力回忆着好友寄给自己的书信上写的应该是“京本家少爷在寻一位教书先生”才对,但是已经坐在了对方小姐面前,松村决定先试试再说。

  “那……好。”松村思索了一下,从包中取出了事先准备好的书,递了一本给侍女。翻开了自己写好的教案,松村开口,“那今天先说些简单的,京本小姐对西洋的事情可知晓多少。”

  对方似是要开口,但是又转而执起毛笔,在宣纸上写下了什么。帘子被稍稍卷起,白皙好看的手把一方宣纸推到了松村面前。看着宣纸上理直气壮写下的不知道,松村清清嗓子,把那张宣纸放到了一侧,“那正好,不然我就没有在这里的意义了。”

  帘子对面的人看起来没有料到松村的回复,身子僵了一下。

  “那今天就先到这里,今日的课业便是请京本小姐多方了解一下西洋文学,三天后我来的时候,烦请和我探讨一下。”塞了一块粉红色的糕点到嘴里,松村心想着并没有那么难应付,帘子对面的人点了点头,而他准备起身离开。

  是一张很精致的脸。松村透过帘子的空隙,清楚的看见了小姐的脸。撇了撇嘴,松村决定今天回家第一件事就是给好友加急修书一份,质问他究竟给自己揽了一份什么好工作。

  当侍从关上身后那道月白色的门,松村北斗只觉着自己是不是穿越回了一百年前的京都,受西洋文化影响了五年的他,早已忘却了正坐带来的麻痹感。挠了挠头,试着把这一家古董的不能再古董的人抛之脑后,思索着晚饭吃些什么好。不一会儿便走到了大门口,之前的年轻侍从替松村打开了门,说着路上小心,松村点了点头,就消失在门外的人群中了。

  

  “嘿!树!那个先生有什么反应吗?”坐在梳妆镜的人拉下了一头长发,随意地抓了抓自己短发,示意站在一旁的侍从替自己换下繁重的女士和服。

  “那位先生看起来并没有特别生气或者是震惊。”名叫田中树的侍从展开熨好的衬衫,思索着刚刚送出门的教书先生。

  少年蹙了蹙眉,不安地开口,“这个法子应该也可以赶走他吧。”

  “不过少爷,我觉得这位先生看起来还不错。”田中转到少年的面前,替他扣上扣子,“比前几天几位先生都要年轻开放一点不是吗。”

  少年仰起头,看着米白色的房顶发着呆,“也是,比那些见到女孩子就跑,或者一脸孺子不可教也的老顽固好多了。”

  “可是少爷你……完全可以去学校和同龄的几位少爷一起上学啊。”抚平衬衫,田中退到一旁,看着被称为少爷的人,“天皇陛下都下令说要义务六年教育了。”

  终于现身的京本少爷摇了摇头,轻轻说着我不要。田中叹了一口气,拉上了房门,准备给京本大我一些空间。

  京本四岁的时候,天皇颁布了义务教育六年的法令,当时京本的父亲还一脸欢喜的为着京本上小学做准备。京本在小学和初中浑浑噩噩过到十六岁,但是却在有一天爆发了,愣是不去学校。京本的父亲算是软硬兼施,也没有得到理由,最后退一步互相认同了请教书先生。

  但是每个教书先生可以留多久,京本大我就不保证了。

  

  时间过得飞快,京本上午睡个懒觉起床数自家池子里的锦鲤,下午到住在街角的森本慎太郎阔谈着那些不切实际的梦想,三天眨眼间便消失了。记起今天是松村再次登门的日子,天公也替京本流下了泪水,瓢泼的大雨和急猛的大风刮的房屋传出吱吱声响。京本心中期盼着松村因为这场大雨而迟到或者直接送信不来,这样自己也可以不用戴着繁重的服饰扮演娇美的京本大小姐。

  

  可惜,松村如约叩响京本宅的大门。

  


Ameda

【不仲】ほし(下)

大家好又是我

ooc慎入


                                                ...

大家好又是我

ooc慎入


                                                               


  在松村的带领下,很快就走到了宿舍楼附近。虽然天才刚刚开始褪去颜色,但许多学生已经开始搭起了观星用的设备。

  京本凑上前盯着拼装设备的学生的动作,拉了拉松村的袖子,示意他也来。

  “京本老师好啊!”

  京本意外地抬起头,寻找着声音来源。站在自己面前低头拼接设备的人,是以前和松村一个班上的田中树。

  “啊是树君啊!好久不见了,大学生活适应的怎么样了。”

  “还可以,意外没有很忙,但是也没闲着。”他瞥了一眼身后的松村,“所以老师是和北斗一起来的喔。”

  京本点点头,一把拉过松村的手臂,“以后树君多带我们北斗一起活动活动。”

  田中似是忍笑,轻咳了一下清清嗓子,“好的老师,一定。”松村回瞪了一眼田中,然后就被京本拉走了。

  京本挂着笑容拖着松村绕着整个场地走了一圈,本想找个地方休息,等着观测时间的到来,却被松村先一步带到了宿舍楼里。

  

  “我们可以去顶楼看。”松村一只手输入着大门的密码,另一只指了指外面的场地,“我们就不去和他们抢地盘了。”

  京本嗯了一声,跟在松村身后慢慢爬着楼梯。

  

  登上天台的时候,天空又暗了几分。残阳挂在地平线上不肯散去,可是夜的步伐先一步登入帷幕。星子微弱的光芒渐渐显露出来,但是不太真切。

  京本寻了天台上的栏杆旁准备坐下,收到了松村递过来的餐巾纸。替两人擦好了位置,松村坐了下来,打开了背包。

  当松村把餐垫铺好,并且拿出一壶泡好的茶和看起来就让人蠢蠢欲动的羊羹,京本很奇怪为什么这个看起来一点都不鼓的背包可以放下这么多东西。

  他扒开书包的开口,往里面探了探,疑惑地看向松村,“你这个包真的没有一个任意门在里面吗?”

  “我倒想有一个。”松村没忍住笑了出来,顺手打开了羊羹的包装盒,用着一侧的小刀分成小块,“这样把你放在里面,不就可以随身携带了。”

  京本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嫌恶地瞥了松村一眼,端起杯子抿了一口。

  松村笑了笑,又从背包底部掏出了毛茸茸的毯子,换成了正坐。

  拍了拍自己的腿,松村看向了京本询问着,“要休息一会吗?”

  京本拉了一个长长的诶,迅速换好姿势枕在了松村的大腿上。反复换了几个姿势,京本觉得还是正面躺着最舒服,松村看他不再乱动,也展开毯子盖在了他的身上。

  “松村北斗的膝枕。”京本直勾勾地向上盯着那个带着优美弧度的下颌,“百年难遇呢。”说罢便用脸颊蹭了蹭枕着的大腿。

  隔着布料传来的温度和轻轻的瘙痒感让松村微微蜷起了脚趾,抬起手抚了抚对方柔软的金发换来的是对方毫无威胁的怒视,松村作罢拉了拉滑落的毯子。“你休息会儿,快到时间了我叫你。”

  天台上的晚风徐徐吹在身上,带着身旁人好闻的古龙水气味钻入鼻尖,京本侧过了身,贪婪地呼吸着。松村替他解下脑后的橡皮筋,想着可以让他舒服一点,才发觉京本已经进入了梦乡。嘴角勾起弧度,看着京本的脸,自己的心脏好似被什么填满了一样。

  

  当月光终于洒下的时候,京本迷迷糊糊地从睡梦中醒了过来。揉了揉眼睛,视线还有点模糊。“醒了吗?”恋人的声音自头顶传来。京本点了点头,抬起手臂堪堪遮住天台上照射灯过于刺眼的光。“时间也正好差不多,要不起来伸展一下?”京本在温暖的毯子里左右翻了一下,不情愿地坐直了身子。摸了摸空荡荡的后脑勺,嘟囔着我的橡皮筋呢。松村换了个姿势,半蹲在京本身后,用指尖穿梭在京本的头发里,“前面给你取下来了,我来帮你扎上吧。”

        指尖的温度在发丝的间隙中传到头皮上,靠近颈部的发尾也蹭的脖颈痒痒的,京本挺直背方便松村扎头发,过于专注的眼神让京本从背后都能感到,摸了摸开始微微泛红的耳尖,试图掩饰着什么。伴随橡皮筋被施力扎了三圈后打出的声音,京本把耳侧一缕头发别在耳后,转过头同松村说了句谢谢。松村却从后背直接环住了京本,埋汰在颈间的脑袋亲昵地蹭了蹭京本,在锁骨处印下了一个吻,抬起头盯着京本。

  京本一时不知说些什么好,回避了松村过于炽热的视线,低下头把手搭在了环在自己身上的手,拍了拍示意让自己站起来。

  松村满足的似一只偷得了新鲜鱼干的猫,拿起湿巾擦了擦手,用水果签戳了一块羊羹送到京本的嘴边。京本接下了红豆羊羹,软软糯糯的口感让他不禁眯起了眼,向着松村的位置又张开了嘴。松村迅速又送了一块到京本的口中,看着对方像小仓鼠一样鼓起的脸颊,松村拿出兜里的手机按下了拍摄键。

  “你?”京本停下了咀嚼的动作,伸手想要抢过松村的手机,不料早就被松村迅速插到了裤子后兜里。

  愤恨地拿起签子再塞了一块羊羹,京本决定坐下来完成此行的目的。

  

  泼墨的天空泛出藏蓝色,星子显出了真身。松村坐到了京本身边,抬起手指了指天空中几颗额外闪耀的星。“我上次问了,这就是北斗七星。”京本似乎听出了一丝骄傲,虽然他完全不理解松村这份骄傲从何处而来。

  “为他人指明方向,多么厉害的星座啊。”松村说罢还点了点头。

  京本摸索着握上了松村的手,摩挲着松村的指尖,看向了松村,“而你作为我的北斗星,照亮了我的人生不是吗?”

  松村的手缩了一下,那种血液蓦地冲上头顶的感觉让自己晕晕乎乎的。人们常说理智同一根弦一样紧绷在脑中,而现在他觉得自己的脑中不过是一团杂乱的电话线。伸出另一只手戳了一块羊羹塞到罪魁祸首的嘴中,松村把头转向了另一边,闷闷地说,“住嘴了,不要说了。”

  对方看出了松村的窘迫,反而变本加厉握紧了松村的手,侧过身探到松村面前正视着他。京本的呼吸带着红豆甜腻的香气,下一秒在自己的鼻尖落下一个轻吻。

  松村没忍住笑了出来,“我们真的要这样在天台上互相亲来亲去吗?”

  “我都可以啊。”,京本晃了晃握着的手。

  直白的话让松村决定拿起茶杯掩过这个话题,年长的恋人却直接夺下那个并没有多少茶水的杯子,一把环住了自己的腰。

  “请一直在我的人生中闪耀下去。”

  恋人说出了这样的请求。

  


                                                         

P.S. 1)我卑微求评论 虽然我每次写文都很短

       2)我看见说大我是主张不使用餐巾纸的人 但是     鉴于岛tv上kyomo大冒险他在那里用纸巾塞鼻子耳朵 我就写了他使用餐巾纸的片段

Ameda

【不仲】ほし(上)

为什么这么短的文 我还要分两次呢?

因为坑先开出来是我的守则(滚)

可能是校园设定的最后一篇了8

现在是大一生勺x英语老师虎

其实是大我的约会美妆教程(不是

请给我评论!!!!!!!

                                 ...

为什么这么短的文 我还要分两次呢?

因为坑先开出来是我的守则(滚)

可能是校园设定的最后一篇了8

现在是大一生勺x英语老师虎

其实是大我的约会美妆教程(不是

请给我评论!!!!!!!

                                                                 


      在洋洋洒洒的樱花瓣落下之际,京本大我把松村北斗的卒业证书交到了他的手上。

  

  其实京本还做了一件事。

  他扯下了松村衣服上的所有纽扣。

  松村笑了笑,在京本的脸颊上留下了青涩的吻,拉着京本一起拍了照。

  

  京本看了看办公桌上的照片,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自从松村上了大学之后,大学生之间的交际,或者是写也写不完的报告,一点点侵蚀着两个人的时间,除了周末有时间在京本的公寓里腻腻歪歪一会,平日只能靠着line煎熬的度过。

       手机的屏幕跳出了新弹窗,新的line消息抓住了京本的眼球。大拇指迅速按上home键解锁,点开了和松村的对话框。

【今天来我们学校吗?】

       京本蹙了蹙眉,但是又掩不住向上翘的嘴角,迅速回复着。

【今天我有时间的,但是不会打扰到你吗?】

【天文社今晚会组织观星,你有兴趣吗?】

【可以呀。】

【应该会很晚结束,如果电车没了,就来我宿舍挤一下?】

【好,你把具体信息发给我就好,我先去上课了。】

       点开了松村发来的图片,保存到了手机里,京本便锁上屏,揣上课本去了教室。


       下课的铃声从未这样让人愉悦过,看着走廊上匆匆走过的学生们,京本自高中时代结束后再一次体会到了什么是归心似箭。

  一进家门就扯下了勒得让人喘不过气的领带,抓了抓头发,京本准备先去冲个澡。

  从浴室踏出来的时候,手机也响了起来。摁下了免提,京本拿起了喷雾向脸上撒着。

  “我刚刚下课。”松村似乎在收拾着书包,嘈杂的背景音让松村把耳机上的麦克风贴近了自己一些。

  “我刚冲完澡。”京本拍了拍脸颊,挖了一小块面霜,靠着掌心的温度化开,揉在脸上。

  “好的,那我先去食堂。你快到学校的时候告诉我吧。”松村单肩背上书包,向着门外走去。

  “那就先挂了,到时候见。”

  “嗯。”

  

  京本拎起毛巾,轻轻搓着发尾,走到了衣柜前,思索着自己应该穿些什么。T恤和牛仔裤?太随意了。京本心里摇了摇头,否定了自己。转过头余光瞥见上次和松村一起逛街时新买的衣服,京本眼睛亮了起来。或许这套不错。

  松村给自己搭配的衣服总是那么合适,柔和的颜色衬得京本更加年轻。熨了熨米色的衬衫和卡其色的裤子,京本决定穿和松村一起买的黑色匡威。混在这些大学生中应该没有什么违和感吧,京本想着,笑了出来。

  吹干了头发,指尖带着化开的发蜡随意抓着有些蓬松的发丝,京本再三确认了自己刘海,但是觉着自己看起来还是有点像狮子王,拿起一旁的橡皮筋在脑后扎了一个小辫子。

  清爽多了。京本俯身凑近镜子,用眉笔细细地画出眉尾。旋出润唇膏,在唇上抹了一圈,塞到了裤侧口袋里。

  应该可以了,京本在穿衣镜前来回看了看。

  或许还需要一顶帽子。

  看了看腕表,京本抓过一旁的帽子扣在了头上,拎起帆布包,便准备锁上门出发了。

  

  已经过了下班的时间,电车上并不是很挤。京本给松村飞快地发送着消息,大概二十分钟就能到。

  看着比着ok手势的小老虎贴纸,本专心应付着意大利面的松村不禁笑出了声。

  

  跟着导航摸到了大学的门口,京本依稀记得上次和松村来校园的时候走的路线,但是两侧翠绿色的树木看起来并没有太大差别。

  靠边站到了指示牌前,京本努力用眼睛顺着地图上的路走到宿舍楼,但是当他真的再次靠着刚刚拍下来的地图的图片准备走过去了,他意识到自己并不适合独自前来。

  顺着目前看下来正确的路,天也渐渐暗了下来。月亮已经挂上云梢,意外的是太阳在另一侧仍未褪去。京本正了正帽子,最终还是决定向松村求助。

  “我…………迷路了……”京本的食指卷着耳后的头发,轻声同松村说着。

  松村的笑声自听筒传入京本耳中,京本几乎要扬起眉准备反驳他,“你把你的定位发给我,我来找你。”

  京本瞬间瘪了下去,乖乖地嗯了,发送了定位。

  百无聊赖地刷着千篇一律的社交媒体,京本抬头望了望四周,并没有看见松村的身影,退回了一侧的林荫小道,环着手臂准备等待松村的到来。

  不一会毛茸茸的茶色发顶就出现京本的视线中,对方不急不缓地走过来,京本挑起眉,迎着那个方向走了上去。

  “你们校园太大了。”上来就是这么一句的京本,让松村并没有太惊讶。

  “对呀,我们学校是很大。”

  京本本想抑住上扬的嘴角,但是突然意识到对方揶揄的语气,猛地转向松村,“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校园很大啊。”松村伸出手点了点周围。

  京本扭过头不准备搭理松村。

  “你今天穿的很帅气。”

  微微低下头,试图用帽檐遮住发烫的耳根,京本说了句谢谢。

  “不过还是搭配出这套的人比较厉害。”

    “你…………”本想说些什么,京本顿了顿,“是啊,是很厉害。”

  松村很意外会听到这个答复,拢了拢外套,饶有兴趣地看着京本,等着他的下文。

  京本凑到他右耳边,左手拱起来挡在脸颊前,“我的男朋友当然很厉害。”

  温热的呼吸抚着耳侧的绒毛,他转过头看着京本,对上了他亮晶晶的眼眸。

  

  松村抿着嘴,右手局促地摸了摸额头。

       太犯规了……

  年长的恋人似是满足于松村的反应,开心地哼起了小调,一蹦一蹦地跟在松村身侧。

  tbc


Ameda
我去汤不乐逛一圈 又看见了热恋...

我去汤不乐逛一圈 又看见了热恋时期的きょもほく

请大家下手

我去汤不乐逛一圈 又看见了热恋时期的きょもほく

请大家下手

Ameda
我要拿出我压箱底的照片了()今...

我要拿出我压箱底的照片了()今天也きょもほく不足

我要拿出我压箱底的照片了()今天也きょもほく不足

Ameda
牵手了牵手了牵手了牵手了牵手了...

牵手了牵手了牵手了牵手了牵手了牵手了牵手了牵手了(语无伦次.jpg


きょもほく我可以再来八百年😌

牵手了牵手了牵手了牵手了牵手了牵手了牵手了牵手了(语无伦次.jpg


きょもほく我可以再来八百年😌

sei

【きょもほく】狂疾 03(上)

che 这次写写京北 

高中校园AU 学长jbdw×学弟scbd

全文链/接在评/论



  “松村会长,可以叫出来的。”


  ——“大不了让他们看看你这样的样子。这样的话那些围在你身边讨人厌的女生都会大吃一惊吧?”



脑洞来自新CM&0713らじら


卑微求红心 求评论 求推荐 


我知道我非常低产 但是开/车耗肾szd

che 这次写写京北 

高中校园AU 学长jbdw×学弟scbd

全文链/接在评/论




  “松村会长,可以叫出来的。”


  ——“大不了让他们看看你这样的样子。这样的话那些围在你身边讨人厌的女生都会大吃一惊吧?”




脑洞来自新CM&0713らじら


卑微求红心 求评论 求推荐 


我知道我非常低产 但是开/车耗肾szd

Pekín

[J禁/帝都组] 早餐俱乐部(1)

警告:北京北无差/现实向自然会OOC


1.积雪融化需要三年是常识


平成30年的春天最讨厌了。

即使不对花粉过敏,北斗也觉得呼吸系统隐隐不适,整个人好似失重一般难受。这不能怪他,任谁在收到第三十四条“你和京本还没完啊哈哈哈”的消息时都会想摔手机的,这真的不能怪他,关系不好的路线走了三年竟然因为一个对谈企画而受到莫名瞩目,这个世界怎么了?

再比如,被企画主任单独叫来问,“你和京本呈现的效果真的很受欢迎,接下来多营造一些这方面的话题怎么样?”这不是问句,因为主任还递给他一份十八页的企画书,上面甚至还有一个为期两年的时间表,配合着团体行程注明了他们应该在哪个场合做哪些互动披露哪些信息。...

警告:北京北无差/现实向自然会OOC


1.积雪融化需要三年是常识


平成30年的春天最讨厌了。

即使不对花粉过敏,北斗也觉得呼吸系统隐隐不适,整个人好似失重一般难受。这不能怪他,任谁在收到第三十四条“你和京本还没完啊哈哈哈”的消息时都会想摔手机的,这真的不能怪他,关系不好的路线走了三年竟然因为一个对谈企画而受到莫名瞩目,这个世界怎么了?

再比如,被企画主任单独叫来问,“你和京本呈现的效果真的很受欢迎,接下来多营造一些这方面的话题怎么样?”这不是问句,因为主任还递给他一份十八页的企画书,上面甚至还有一个为期两年的时间表,配合着团体行程注明了他们应该在哪个场合做哪些互动披露哪些信息。而最终的结局,是的这鬼东西像剧本一样标注了结局——“结成纪念的巡演初日,二人自然地拉起手向舞台奔去,被成员们吐槽‘为你俩担忧了这么多年的我们真是太甜了’”。北斗感觉小会议室的空调可能坏了,否则不能解释快要溢出的焦躁。

“但是啊,现在两个人的状态是不行的,”企画主任嘬了一口热茶,好似鼻尖的汗珠不存在一般慢条斯理的道来。“要完成这个企画需要松村君和京本君一起努力”

哦?那京本人在哪儿呢?

“京本君舞台排练结束之后我们也会和他说这件事的”

这个主任会读心吗难道!?

“当然这个企画不是绝对的,两个人商量一下再决定也可以”


乃木坂的樱花开得异常清新,从事务所的楼梯间望去好似水粉画一般。然而现实就没那么可爱了,空调室外机轰鸣作响,四月异常的30度高温也不能撼动上班族灰暗的全套西装,仅仅是看着就觉得热。主任鼻尖的汗珠也适时地在北斗眼前浮现,哦那份企画,这就是长大成人付出的代价?一定要出卖灵魂才能换来人气吗?当初是为什么选择这份职业来着?又是因为什么而坚持下来的?要是京本没参加马鹿兰一切就容易多了也不会……有一搭没一搭的胡思乱想被推开的应急门打断,京本浅色的脑袋探了出来,“你果然在这儿”。

是啊是啊,又被你发现了,这世界没有一个角落能容我避开你。

“那个企画,”京本转身把门带上,声音闷闷地,“你要是不介意,我很愿意配合。”

出现了出现了京本式直球!三年前能直接找我谈话,现在也能豁出去配合表演,真不愧是京本家的孩子。

大概是察觉到对方的沉默,京本直接站到了北斗的视线之中,摆出惯有的清爽表情,“我和马内甲对过行程了,后天上午我们都没有排练,要不要约个早餐谈谈这份企画?”

“………………好。”果然没法拒绝这个表情。


没有约会是在工作日早晨吧,更不会在剧场旁边的家庭咖喱屋。北斗边自我发散,边在挤满上班族的狭小空间深处精准定位到占着一整张桌子的京本。清晨的咖喱屋还夹杂着丝丝烤吐司和咖啡豆的香气,中和了浓郁的香料味,倒是完全不令人讨厌。但是一个人叫了三大份咖喱套餐并埋头苦吃的京本就另当别论了。北斗蹭到桌前,脑子里都是昨晚田中发来的轰炸式表情包,自己绝对是脑子短路了才会去问他的建议。毫不掩饰的调笑了一番之后,田中发来这么一句无比正经的收尾:“スト不可能在两个成员关系别扭的情况下成功,我赌上人生的决心希望也能传达给北斗。”

没有这句话大概他也不会真的爬起来赴约,从小时候北斗就不是个会直面冲突的孩子,和朋友吵架冷战他总是坚持到对方来破冰的那个。倒不是因为固执,单纯因为不想面对尴尬的处境而已,为了避开小伙伴而爬墙逃走也是有过的。三年前要不是被京本堵在换衣间,他可以一直把两个人的冷战期拖到六年目。其实到今天北斗也不理解对方当时为什么要主动找自己挑明,明明尴尬变成日常,两个人都掌握了私下碰到也能完美避开眼神和交谈的技能,这样延续到成团活动也没什么不行吧,一共六个人呢怎么都能瞒过去,不留暧昧余地的京本脑回路大概是这世上北斗最苦手的存在。

“啊,早啊,北斗!”京本从咖喱里抬起头来,有些含糊地打着招呼。好像是注意到北斗盯着一桌咖喱饭的眼神,京本匆忙把饭咽下去解释:“我的排练十点半开始,要跳一整天,没体力可不行。”

那也不是你一大早晨这么重口味的理由吧。

“也有北斗的份,招牌什锦蔬菜套餐,配咖啡的。”

……什么和什么啊。

“我和写这个的企画人员谈过了,对方做了好多功课啊,把我们的杂志都翻了一遍”,京本从包里掏出明显被蹂躏过的企画书放到桌边,“是今年入社的新人,竟然和我一样大,知道的时候吓了一跳。被同龄人建议走什么路线的感觉可不太好受,但是,北君、”

等等你叫我什么?

“只要能对スト有帮助,我什么都愿意做。明年就是我的极限了,能尝试的事情我都会去试,结果不如人愿的时候至少不会后悔自己拒绝了某种可能性。”

觉悟这种东西六个人都有,尽人事听天命这种道理也是刻骨铭心地体会到了,可被京本这么血淋淋地摊到台面上来还是有些刺耳。自己纵使心思再复杂再敏感,对于六个人齐心努力的意义却从未有过质疑,哪怕跌落哪怕不甘,有同伴在身边就没什么不可以,但自己可能没想过同伴是否能承受这么多的打击。北斗捏住冷水杯的手有点失去知觉,说是异常温暖的春天果然早晚还是很凉啊,叫点热的能不能暖和起来呢,京本刚才是不是说有咖啡……

“这算是我的决心吧。……北斗?”

北斗回过神来,视线从企画书别开,自原宿那夜以来第一次认真直视京本。这几年来自己的别扭自己的逃避自己的较劲,在スト的大目标前确实不值一提。如果这是京本想要的,如果自己还能为他做什么,那他愿意。

“我也愿意。”


平成30年的春天热到异常,令人焦躁,但正好也能融掉山口的积雪。所以,大概并不坏?

寂寞空庭

[J禁/北京北] 瘟疫

其實不太清楚這組的中文CP名該怎麼標,就暫且這樣吧XD
一直很想寫寫看這兩個人的尷尬關係,雖然覺得他們明明感情很好嘛只是互相鬧彆扭!但還是寫了個窘迫到不行的北斗!因為我想看!(任性)
以及,說真的不知道為什麼北斗討厭鴿子,如果有什麼問題麻煩指點v_v

話說最近擔筒的日子跟過節過年一樣!已經142萬了,繼續衝呀!!!



  雪白的,優雅的,纖美的,鴿子。


  休息室的門扉被拉開的聲音中止了那麼一瞬間,而你從那個微乎其微的剎那判斷出了來人。是京本。你感覺身軀頓時緊繃起來,剛好捻著書頁的手指僵硬得過分,而此時無論鬆手或接續翻頁的動作,都會顯得唐突。

  假使情況顛倒過來,想必此刻的你...

其實不太清楚這組的中文CP名該怎麼標,就暫且這樣吧XD
一直很想寫寫看這兩個人的尷尬關係,雖然覺得他們明明感情很好嘛只是互相鬧彆扭!但還是寫了個窘迫到不行的北斗!因為我想看!(任性)
以及,說真的不知道為什麼北斗討厭鴿子,如果有什麼問題麻煩指點v_v

話說最近擔筒的日子跟過節過年一樣!已經142萬了,繼續衝呀!!!



  雪白的,優雅的,纖美的,鴿子。


  休息室的門扉被拉開的聲音中止了那麼一瞬間,而你從那個微乎其微的剎那判斷出了來人。是京本。你感覺身軀頓時緊繃起來,剛好捻著書頁的手指僵硬得過分,而此時無論鬆手或接續翻頁的動作,都會顯得唐突。

  假使情況顛倒過來,想必此刻的你已經喀啦喀啦地搧回門板,假裝一切從未發生,然後溜之大吉了吧。但京本似乎沒接收到你心中翻湧的抗議──怎麼可能接收得到呢,京本和你那麼不對頭──,一愣過後一腳就跨入房內,纖白的腳踝大步侵略你的視野範圍,你才發覺你的視線早已不流連於書中文字了。

  搞什麼啊。快離開吧。或者誰都好,進來救救我吧。即使你的心音充斥了室內,表面上的你仍舊不動聲色地警覺著。京本也沒有打破沉默,在梳妝臺附近猶疑半晌後,徑直步向了離你稍遠的小沙發。

  吉他被刷下的聲響是你們之間唯一的配樂。

  如果今天京本身邊的不是你,那麼京本肯定會在製造出雜音前打一聲招呼。如果今天你的身邊不是京本,那麼你可能會埋怨幾句,或許興致來了就哼唱幾句。但很不巧,今天的你們身邊只有彼此,於是一切趨於死寂。

  音樂有一下沒一下地綻放於空氣裡,好像是京本正在調弦的樣子。你力圖將目光侷限於書本,可早先津津有味讀著的小說忽然就黯然失色,平假名與片假名與漢字絞成一團,於你的思緒裡,比任何一次你被逼著與京本相對而視的片刻,還要狼狽不堪。

  不曉得誰無視你的意願,控馭了你的雙眼,總之當你回過神來的時候,你已經注視著京本了。

  京本還在那座酒紅色的小沙發上,一腳著地,另一腳則翹起穩固吉他,低垂著頭調整吉他弦,過長的瀏海散在臉前,遮住了那對澄淨的、天真爛漫的瞳仁──沒有窗子,沒有午後斜射的陽光,不是那麼戲劇性的場合,可京本在略嫌老舊的休息室裡、油漆剝落的牆壁前、蒼白的日光燈底下,彷彿會自體發光似的。

  淺金色的細軟的髮絲,近乎透明的無瑕的膚色,漂亮修長的手指,雪白的,優雅的,纖美的。

  可是是會奪食的,會啄人的,滿身病菌的,鴿子。

  京本一擦響吉他,無數白鴿就振翅朝你撲來。

  完了,不行了,再待下去會很糟糕。你霍然站起身,顧不上紙頁還嚙咬著指尖,套上拖鞋就要奪門而出。你得逃,愈快愈好,逃離京本,逃離那一場迫在眉睫的瘟疫。然而同時你清清楚楚地知道京本正在看你,停止了所有動靜地,瀏海還散在臉前。

  ──你還怕我什麼呢?

  京本只來得及問出這麼一句話,就被你砰地甩在了木門的另一側。

  紊亂的鼻息伴隨你於狹長的廊道一路前行,你並沒有目的,更沒有路標,只明白自己絕對無法原路返回。京本問你怕什麼,那是因為京本已經不怕了。京本已經把自己打理好了,京本已經準備要放手一搏了。

  但是其實不論周遭的人如何起鬨如何戲弄,不論你是否曾經打算順水推舟,你們之間還是沒有任何變化。京本不先出聲,你便緘默到底;京本不先喚你的名,你就一心裝傻;京本悄悄地與你保持距離,於是你躲回殼裡。

  你們之間並沒有產生任何變化,那麼你還怕什麼。

  怕什麼。

  也許你正是怕京本已經想要改變了。就是怕當京本嘗試改變你的時候,拍打著如雪一般皎白的羽翅,拍出漫天的瘟疫的風暴,而你困於其中束手無策。

  最美麗的事物最為危險,還能怕什麼,你怕的就是那一個什麼都不怕了的京本。




181107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