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さよひな

56944浏览    274参与
白夜

【BanG Dream!】夢ノート[紗夜side](さよひな)

前言

纱夜的那段思考,算是对于之前《キミに見せたい景色》这篇文的部分回应

之前我自己也说过大学篇写得很没把握,因为没有官方设定她们这个时期会成长到什么地步,所以都是擅自对现有设定的延伸

略微庆幸的是……前阵子赏红叶的那段卡面剧情,似乎与笔者心目中纱夜的成长方向一致

并不是单纯的宠溺妹妹,而是更有主观能动性——是纱夜想要和日菜去做什么,而不是因为日菜想要什么,所以纱夜才去考虑做什么

冰川日菜自然还是那个有什么都恨不得跟姐姐分享的冰川日菜,而冰川纱夜,也不再只是回应。大概,在她看到红叶的那一刻,心里已经想到“和日菜一起看”这件事了吧(笑)


感谢你的阅读


—————————...

前言

纱夜的那段思考,算是对于之前《キミに見せたい景色》这篇文的部分回应

之前我自己也说过大学篇写得很没把握,因为没有官方设定她们这个时期会成长到什么地步,所以都是擅自对现有设定的延伸

略微庆幸的是……前阵子赏红叶的那段卡面剧情,似乎与笔者心目中纱夜的成长方向一致

并不是单纯的宠溺妹妹,而是更有主观能动性——是纱夜想要和日菜去做什么,而不是因为日菜想要什么,所以纱夜才去考虑做什么

冰川日菜自然还是那个有什么都恨不得跟姐姐分享的冰川日菜,而冰川纱夜,也不再只是回应。大概,在她看到红叶的那一刻,心里已经想到“和日菜一起看”这件事了吧(笑)


感谢你的阅读



————————————



模糊的梦境中,只有某个小女孩哭泣的声音格外清晰。


「不要!人家不要跟姐姐分开!」


大人们怎么哄都哄不好,那孩子大哭大闹,一只手还死死抓住身边人的衣服。被拉住的人没有哭,或者说,纱夜知道自己不应该哭。她茫然地转过脸不敢看日菜,生怕下一刻眼底打转的泪水会滑下来。


她也好舍不得,好不想分开。她也想抱着身边的妹妹大哭出声,但是。



『紗夜ちゃん是姐姐哦』



但那样,就会给大人们增加更多麻烦,就不是乖孩子,更不是一个好姐姐。纱夜想要做个合格的姐姐,这份肯定来源于日菜崇拜的眼神,来自大人们赞扬的言语。对幼小的她来说,这就是几乎所有的价值体现。


纱夜终于憋不住委屈的眼泪,为什么双胞胎就一定要分班呢。然而她只是悄悄擦掉自己的泪水,转身安慰妹妹。


「日菜……放学就可以一起玩啦,不要哭……」


今天是上学的第一天,在那之前,某些残酷的差距尚未被发觉——它们会在不久的未来成为束缚冰川纱夜的绳索,越来越紧,让她喘不过气,甚至连最为自豪的“姐姐”这个身份都变得憎恶。






夢ノート[紗夜side]






刚才的梦境并不清晰,但几个断续的画面却依然在脑中徘徊。后颈被冷汗打湿,不快感让纱夜略微烦躁地掀开被子下床,准备去楼下厨房喝点水。


手还没碰到门把,就听到走廊那边传出轻微的动静。


日菜还没睡?


自家妹妹是个夜猫子,倒也不奇怪。但这个时间确实有些太晚了,记得她明天还有工作的行程……纱夜皱起眉头,准备等下去看看日菜是否已经入睡。说教就免了,监督还是有必要的。


“日菜?这时候还不睡?”


都不需要去日菜的房间,纱夜在亮起灯的厨房里发现了对方。


“姐姐?”日菜的惊讶也只有一瞬间,随后反而笑了起来,“真巧,我总觉得姐姐也醒了,甚至……”甚至觉得姐姐可能也需要喝点什么呢。她笑嘻嘻地端过来两杯热牛奶。


接过日菜递来的杯子,是在微凉的深夜中恰到好处的温度。纱夜说了声谢谢,倒也没急着喝。


“所以,姐姐(日菜)也做梦了吗?”


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发问,不同的是纱夜语气略微疑惑,而日菜却顿时眼神发亮。那过于熟悉的神情,纱夜的脑中甚至都能想到她下一句话。


“什么什么?姐姐跟我一样吗?这也太噜了吧!”


果然。纱夜无奈地揉了揉眉心,她是不信什么心电感应的,但偶尔……她和日菜之间似乎真的有些奇妙的感应。“做梦也不奇怪吧?”她话锋一转,“喝完赶紧去睡,我记得你明天早上8点就要到录影现场?”


话刚出口,纱夜暗自在心底叫了声糟糕,但日菜吃惊的声音已经响了起来,“为什么姐姐会知道?”


当然是问我的同班同学你的好队友。“……之前日菜你在饭桌上说过,所以说你还不赶紧睡觉?”几乎是掩饰性地喝完半杯牛奶,纱夜脸上的神情没什么变化,语气却有些狼狈。


“咦,我有说过吗……”日菜嘟囔了几句,被纱夜催促着喝完牛奶漱了口。在上楼之前,两人甚至不约而同地打了个哈欠,引得日菜吃吃发笑。




日菜刚打开门,又忍不住回过头。


“姐姐!”


“你小声一点……”纱夜先是一惊,怕吵醒楼下熟睡的父母,只能提醒妹妹压低音量。“还有什么想说的?”


刚才嚷嚷的日菜却忽然沉默了好一会儿,摇了摇头,“唔……没事了。”马上又恢复了活泼的语气,“刚才我梦到第一天上学,抱着姐姐大哭的时候,嘿嘿……那时候的姐姐就好厉害了呢!一直在安慰我……”


走廊上没有开灯,黑暗中彼此的神情也看不清。纱夜却知道日菜此时的眼神,一定就像她最喜欢看的星空那般闪闪发亮。


“日菜。”


纱夜忍不住打断对方继续讲述刚才的梦境,明知道会有什么样的答案,却还是忍不住脱口而出的问句。


“……我……在日菜心目中,是个合格的姐姐吗?”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姐姐是最厉害,最噜的姐姐哦!”


“是吗……”



又一阵沉默后,日菜试探着唤了一声,“姐姐?”这才让陷入思考中的纱夜清醒过来。“啊抱歉……该说晚安了。”正准备回到自己房间,纱夜却又想起白天的某件事,停下开门的动作。


“日菜……你是不是,刚做完梦,其实没那么困?”


自己到底在说什么。纱夜有一瞬间想狠狠敲自己两下,但大脑却拦不住嘴,“……啊,不是,我是说……你一个人不太能睡着?”言外之意过于明显,哪怕是察觉他人情绪格外迟钝的冰川日菜也能听出来。


“姐姐的意思是……今晚可以一起睡吗?”


“呃……嗯……”


“哇!那我马上去拿枕头!”


拦住虽然还记得压低声音但已经极度亢奋的妹妹,纱夜反倒没了刚才的羞耻和迟疑,“不用,我是说,去你的房间。”




两个人睡一张单人床略微有些狭窄,还好日菜可能是之前兴奋过头,躺平后倦意来得也快。


“晚安……姐姐……”


“晚安。”


跟睡意朦胧的日菜道过晚安,纱夜闭上眼睛,脑中却回想起白天的情景。


原本只是日菜落下了东西,让她帮忙找一下,刚好母亲也拜托纱夜看看日菜房间是否有垃圾一起带下楼。如果不是这样的巧合,大概不会去留意房间垃圾桶里撕碎的纸片。


不知从哪个笔记本上撕下来的普通纸张,只因为刚好看到那些明显是日菜的字迹,刚好看到『姐姐』的字眼。


一旦确定多半和自己有关,好奇心就战胜了窥探隐私的愧疚感,更何况,这明显是被废弃的东西。纱夜花了好几分钟,才把那几页纸拼凑起来。



『跟姐姐一起上大学!』

『以后也能跟姐姐一起住!』

『跟姐姐同台演奏!』

 ……



无视掉某些奇怪的内容,比如发现一颗小行星然后命名sayo之类的……总的来说,这两页的内容,应该是日菜想要和自己一起做的事情吧?但若不是意外,另一个当事人永远不会知晓这些被藏起来的愿望。


大约日菜也觉得这些可能会让纱夜困扰,所以一向藏不住话的她,却从来不曾提起。




纱夜曾经认为自己并不是一个好姐姐。


从她对日菜的些许嫉妒变成实质伤害开始,就反复陷入这样的认知和自我憎恶中。即使如今可以更加冷静去看待彼此的关系,可以坦然承认自己的软弱和逃避,她也时常迷茫自己是否做得足够好。曾经和同为姐姐的宇田川巴交流,得出来的结论是,不同的姐妹相处方式也不同。冰川纱夜不会像宇田川家的姐姐那样——她选择尽量向日菜坦诚自己的一切,包括所有的懦弱与挣扎。


而曾经出于补偿心态而特意制造的相处,也逐渐产生了变化。


不是因为日菜想要所以去接受,而是纱夜自己本身也期待跟妹妹一起完成的更多事情。就像不久前去看的红叶,表面上只是实现了妹妹的愿望,但自己却早就在暗自期待。


不过,一点点来实现愿望也不坏吧?如果每次都能看到日菜那么惊喜的神情,想想就格外让人愉悦。平常像猫一样捉摸不透的日菜,每当这种时候,就会乖巧又兴奋得如同小狗。就比如今晚这个……可能略微有点偏差,但从自家妹妹的反应来看,成果相当喜人。


那拼凑起来的纸上,一个让纱夜哑然失笑的小小心愿。


『姐姐主动来我的房间玩!』


“抱歉……略微有些狡猾了呢。”


听着身边平稳的呼吸声,纱夜轻声道歉。为自己还做不到那般坦率。






直到大学确定,搬入新的公寓,两人收拾房间的当晚,纱夜才看到了那本《日菜ちゃん的梦想笔记》。


“为什么……这本笔记上,没有提到我呢?”


虽然知道其中之所以没有关于自己的愿望,是因为那几页被撕掉了,纱夜还是没忍住提了出来。得到日菜理所当然“因为跟姐姐一起做什么都很噜”的回答,让她无奈又好笑,但并不满意。


“不过,也可以写的。”


所以自己写上去也是可以的吧?虽然这是日菜的梦想笔记,不是自己的……


纱夜难得生出了一股任性的情绪。反正只要是自己想的,日菜肯定也不会反对不是吗?那就当成两个人共同的梦想。


她几乎不假思索,接过日菜递来的笔,刚开始还有所克制写了部分和日菜撕掉的相似内容,后面就完全是自己想和日菜做的事情。甚至不需要太多思考,仿佛全都早有腹稿,连详细的执行步骤都一条条写了下来。


如果不是日菜提醒时间太晚,恐怕她还要再写几条。



扶着因为坐太久而发麻的双腿艰难站起身,纱夜准备先去放洗澡水,却被日菜意外叫住。“对了姐姐。”


“什么事?”


“为什么那时候姐姐会主动问我要不要一起住呢?虽然我也很想,但是都没敢……”


这个问题……


总不能回答说因为偷看了日菜房间的垃圾桶吧?



“……暂时不会告诉日菜哦。”


“诶!太狡猾啦姐姐!告诉我嘛!”



对不起,日菜,你的姐姐现在还是做不到完全坦率。最后纱夜选择了逃避。无视掉妹妹不满的声音,她面无表情地转身走向浴室,却再也压不下愉悦的唇角。



——————————————


这篇是完全对应上一篇日菜side的解答,所以建议合一起看


ハクノン

1-4:推特「@ishiroku_manga」

5:推特「@tiha_askr」

6:推特「@alpa0659」

7:推特「@ponponpontant」

8:推特「@sokei_kigan」

9:推特「@akni105」

10:推特「@yuz_1234」


1-4:推特「@ishiroku_manga」

5:推特「@tiha_askr」

6:推特「@alpa0659」

7:推特「@ponponpontant」

8:推特「@sokei_kigan」

9:推特「@akni105」

10:推特「@yuz_1234」


偽伯爵

(BGD)織女的眼淚 冰川双子

紀念雙子的中之人今天終於見面了!所以發了這個原本要發在七夕但又來不及的七夕文,她們的見面對我來說就像過情人節一樣興奮啊啊啊!下收

###

—每年七夕都會下綿綿細雨,據說那是織女因為太思念對方而留下的淚水。


「紗夜ちゃん為什麼哭了呢....?」

「因為織女太可憐了一年只能見牛郎一次。」年幼的紗夜看著童話書看著看著就哭了。

今天是七夕,商店街每年都會舉辦七夕活動,冰川家的傳統就是帶著姐妹倆參加各式各樣的七夕活動。

「紗夜ちゃん果然是織女呢!因為紗夜ちゃん哭了。」

「我才不要當織女!這樣的話就只能跟日菜ちゃん一年見一次面!我不要離開!」小小身體抱著相似的身軀,被緊抱的日菜傻傻的笑著...

紀念雙子的中之人今天終於見面了!所以發了這個原本要發在七夕但又來不及的七夕文,她們的見面對我來說就像過情人節一樣興奮啊啊啊!下收

###

—每年七夕都會下綿綿細雨,據說那是織女因為太思念對方而留下的淚水。


「紗夜ちゃん為什麼哭了呢....?」

「因為織女太可憐了一年只能見牛郎一次。」年幼的紗夜看著童話書看著看著就哭了。

今天是七夕,商店街每年都會舉辦七夕活動,冰川家的傳統就是帶著姐妹倆參加各式各樣的七夕活動。

「紗夜ちゃん果然是織女呢!因為紗夜ちゃん哭了。」

「我才不要當織女!這樣的話就只能跟日菜ちゃん一年見一次面!我不要離開!」小小身體抱著相似的身軀,被緊抱的日菜傻傻的笑著也回抱回去。

「恩!我答應你,日菜不會離開紗夜ちゃん的!」

###

「白金同學,剛才會長致詞相當不錯呢,請繼續保持。」對於自家會長漸漸有改變感到相當欣慰,白金燐子雖然容易過度緊張但是其餘的文書處理都做的相當好,幾乎是好的無可挑剔。


「冰川同學!弦卷同學又在學校天台架設天文望遠鏡了。」弦卷心,花咲川的頭痛人物,學校的天台目前是禁止上去的,心不知道是哪拿到了鑰匙又偷溜上去裝設大型望遠鏡。

阻止學校學生做危險事情是風紀委員的職責,冰川紗夜嘆了口氣,戴上風紀的臂章,前往學校的頂樓。

弦卷很不可思議,那奇妙的思維總讓她想起家中的妹妹,同時也相當同情一樣是飼主的奧澤美咲。

還沒踏上頂樓,就聽到奧澤正努力的勸退弦卷離開,對話中也提到了在門外的冰川紗夜。

「弦卷同學請問這是在做什麼呢?」

「是紗夜啊!我在為今晚七夕的星空做準備喔!日菜也會來喔,她沒跟你說嗎?」還不知道事情嚴重性的心,天真的回答了紗夜的疑問。

「紗夜前輩......真是抱歉,我忘記提醒心要申請使用天台了,我現在就叫她停下。」

「沒事的,奧澤同學我來吧。」正因為心與日菜相像,所以紗夜總有一套方法可以對付她們。

「弦卷同學,有聽說七夕的夜晚總會下雨嗎?」終於有個心感興趣的事,停下了手邊的工作,期待著她接下來的話。

「紗夜要講故事了嗎?」像小孩一樣被新奇的童話吸引著,紗夜被她小孩的模樣笑了出來接著說:「因為那是織女的眼淚喔,所以弦卷同學今天是看不到星空的。」奧澤想著,的確今天的天氣預報說過今晚會下雨,但是這種哄騙小孩的話術卻對天真的人非常有用。

例如:弦卷心和冰川日菜。

「欸~~美咲你怎麼沒跟我織女會哭泣呢!這樣我在用望遠鏡看她就太可憐了。」

「紗夜前輩真的很會對付心呢,真是幫了大忙,非常感謝。」

「不會,她只是非常像一個熟人罷了」不用說也知道那個熟人是誰,最近的紗夜提到她總是掛著淡淡的微笑,關係正漸漸修復,導致花咲川多了一個傳說—鬼之風紀變親切了。

處理完了心的突發事件後,紗夜繼續風紀的工作開始巡視校園,由於七夕的關係,多多少少能感受到一些過節的氣氛,能看到班級門口裝飾著竹枝掛著各種顏色的紙箋,去年的七夕她許下了能和日菜多說說話的願望,這樣算是實現了一半吧?


早上答應了日菜,放學後願意一起陪她參加商店街的活動,這時才想起來自己一直掛念的事情,就是想這次的紙箋上要寫什麼...?

這一年來發生了很多事情,彼此的關係有了很大的進步,也變得更加緊密,願望可能只剩下希望樂團活動能夠順利進行以及希望日菜工作順利吧...?

想著想著覺得自己真的相當貪心,想寫兩個願望這種事,去年的冰川紗夜一定做不出來,會這樣一定是受到了妹妹的影響吧。

回到了學生會,見到了剛才闖禍的心,卻罕見的沒有看到飼主奧澤美咲,心手中拿著一個形狀怪異的相機很興奮地靠近紗夜,「吶、吶紗夜,你有看到美咲嗎?我用相機幫美咲拍了照片結果美咲不見了!」怎麼看都是那個相機有問題,接過相機端詳了一下,除了形狀怪異之外,並沒有什麼令人起疑的地方,是台看起來相當普通的相機,一個不小心就按到了拍照鈕,相機發出了巨大的閃光,全體學生會成員一陣混亂,閃光實在是太大,根本看不清楚紗夜與心兩人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當眼睛回復視力時,花咲川的風紀委員長跟美咲一樣不見蹤影。

「紗夜前輩呢?」第一個發出聲音的是有咲,原本在紗夜手中在相機,好端端的在地上,人卻不見了。

不過......

卻有個明顯不屬於這裡的生物在紗夜辦公的椅子下發抖,機靈的有咲決定撥了通電話給唯一能拯救現場的人。

###

「呀齁~~姊姊我來了~~」那個救星正是─羽丘的現任會長。

「日菜前輩~你來的正是時候,紗夜前輩躲在椅子底下,我怎麼哄都不出來呢~」日菜一看,哇的一聲興奮地叫了出來,更嚇著了躲起來的紗夜,這個紗夜看起來年紀很小,大概4、5歲左右的年紀,這時候弦卷家的黑衣人出面說明了整個事件的經過以及相機的功能。

那台相機叫反悔相機,能夠回到潛意識中最讓自己後悔的時間,聽完說明的日菜,看了看小紗夜目前的打扮以及年紀,正是5歲過七夕時母親給自己以及姐姐扮成牛郎與織女的模樣。

「紗夜ちゃん~日菜在這裡喔~~我們回家吧~~媽媽在擔心我們呢。」放慢了語調輕聲呼喚著年幼的姐姐,小小的頭探了出來,淚眼汪汪看著來接她的日菜,看到這可愛的模樣,在場的學生會成員集體被擊沉了,沒想到如此可愛的孩子未來竟是花咲川的鬼之風紀,聽到聲音的小紗夜跑到日菜的身邊,聞了聞她身上的味道確定是本人才撲上去,紗夜從小的個性就相當謹慎。

「是日菜ちゃん嗎?這裡是哪裡?你怎麼長的這麼高?」

「紗夜ちゃん~這裡是未來喔~你搭著鵲橋來的了未來,這裡是你的學校。」聞得到小孩獨特的奶香,日菜忍不住多蹭了兩下,小紗夜似懂非懂的點點了頭,很有禮貌地轉身向還在驚嚇狀態的學生會全員打招呼。

「我的名字叫冰川紗夜,她是我的雙胞胎妹妹─日菜請多多指教。」這個畫面不知讓在場的各位受了多大的衝擊,個個都摀著心臟一副難受的表情。

「紗夜ちゃん~你這樣姐姐們會受不了的。」

「甚麼受不了?」

「因為紗夜ちゃん實在太可愛了嘛~~~」日菜整個人埋在小紗夜的頸邊,用力的蹭著。

因為搔癢而笑著說:「日菜ちゃん真是愛撒嬌,真拿你沒辦法。」語氣雖然無奈臉上卻是害羞笑容。

「燐子ちゃん~今天沒有樂團練習吧?」

「恩....今日沒有練習。」

確認過紗夜今日行程後,就揹著小紗夜離開了花咲川,受了許多驚嚇的小紗夜累了,安穩趴在日菜背上,雖然不能跟未來的姐姐過七夕,但是能再次見到五歲的姐姐,什麼事情都可以無所謂了。

「能再次見到妳真是太好了.....」

「日菜ちゃん...在說什麼呢?」

「我們快到家囉~」放下小紗夜,日菜帶她去了紗夜的房間,還好父母還沒回家,日菜還沒想好要怎麼與父母解釋這一切,小紗夜佇立在未來紗夜的房間很久。

「這是我的房間?」

「恩。」

「日菜沒有我怎麼睡得著呢?太辛苦了。」小紗夜有點生氣未來的自己沒有好好的對待日菜,她摸摸小紗夜的頭:「我們長大了,有了不同的生活,你看未來的紗夜ちゃん找到了目標,做著自己喜歡的事。」她不希望小紗夜因為這件事情責怪自己,日菜抱起她帶著她參觀紗夜的房間,書桌前有塊板子上面都是一些待辦事項的小紙條以及零零散散與團員的合照,照片上的紗夜總是一號表情,也不是不高興但就是說不上來的奇怪情緒在她的臉上,小紗夜指了指照片中未來的自己有了疑問。

「未來的我不開心嗎?為什麼都沒有笑呢?」人是被比較出來的,雙胞胎總是會被拿出來討論,比較誰比較聰明、誰比較聽話。

反悔相機......

日菜這時才想起來弦卷家黑衣人的話,被拍到人會回到潛意識最後悔的時光。

雙胞胎越來越不同是在上小學的時候,日菜漸漸展現了自己優於常人的一面,相較之下紗夜變得普通,甚至失去了許多長輩的目光,小孩的學習來自於模仿,日菜特別喜歡跟在紗夜後面做事,卻能一下就完成,慢慢地讚賞不再屬於她,期望也漸漸轉移到了雙胞胎妹妹身上,由嫉妒轉變成恨,日菜漸漸明白為什麼她會見到這個時期的紗夜了,一直以來她對她抱持著歉意。

日菜想哭,她以為紗夜從不在乎她的事情,事實卻是相反,第一次感受到自己是如此重要。

「每個人都是不一樣的,只是紗夜ちゃん長大後不太會表達自己而已,姊姊一直以來都是那麼的溫柔,這點沒變我敢保證!」被誇獎的小紗夜害羞的點點頭,她給了在與自己平視的日菜一個親吻,結巴的告訴她:「請、請不要告訴未來的我,她一定很害羞的。」通紅的小臉蛋笑的合不攏嘴,被吻的人也是傻傻的笑著,這個青澀的吻是她們倆之間的小秘密。

—能再次見到你真好。

###

這裡既陌生又熟悉,這裡的確是自己的房間,不、正確來講是他們兩個曾經的房間,看了看日期,驚訝自己回到了五歲時期,房門被打開,小日菜愣在那,她快速地轉動自己的小腦袋,決定直接撲上紗夜本人,「你是織女姊姊本人嗎?」

面對五歲日菜的童言童語,紗夜有些驚慌失措,好久沒有這樣直接面對小孩,更何況這是自己五歲時的雙胞胎妹妹,性格認真的紗夜,也很認真的回答了她的問題:「我不是織女喔~我是未來的冰川紗夜。」

小日菜摸了摸下巴像是思考的模樣,惹來紗夜發笑,似乎是想通了說:「我知道了~姐姐一定是搭著鵲橋來的!一定是這樣!」面對小孩的天真,不忍心打破她的想像,於是圓了她的這個謊。

「是喔,我是搭著鵲橋來的。」

聽完小日菜又再衝進紗夜的懷裡,用悶悶的聲音說:「姊姊果然是織女呢!」

紗夜覺得自己很愚蠢,為什麼會嫉妒這樣天真無邪的孩子,從前的自己被憤怒蒙蔽了心,傷害了日菜更是封閉自己,她想現在彌補日菜哪怕是一點點也好,想把她所有的愛毫無保留的給她。

「未來好玩嗎?日菜想跟姊姊一~直在一起。」她不敢說出真相,因為很殘酷,但是又不能說謊只好給小日菜一個含糊的答案:「日菜,我們雖然是雙胞胎,但仍然是不同的個體...」


果然太艱澀讓五歲的妹妹無法消化,只好.....


「聽好了日菜,不管未來發生了什麼事,我都是愛著你的,愛著冰川日菜的。」雖然不懂剛才所講的那番話,但是聽到了愛這個字一切都值了。

「嗯!日菜會記得的,日菜也愛著姊姊喔。」

給了紗夜一個大大的擁抱,滿意的拉著她參觀她們曾經一起的房間,這個空間充滿著她們彼此的回憶,小時候的日菜跟未來的個性截然不同,小時候的她不愛說話,認識的第一字是紗夜的名字,姊姊在她的心中地位超越了任何人。

所做的所有事情都是為了吸引紗夜的注意而做的,卻弄巧成拙,為了能一起,開始模仿她,變得健談、變得願意與外面的人交談,漸漸地朋友開始與妹妹靠近,紗夜變得異常沉默安靜,姐妹倆的性格像互相對調般的出現了不同。


「姊姊怎麼哭了呢?是不是身體不舒服?痛痛外星人快快離開!」

這個熟悉的咒語,多久沒聽見了,什麼時候不再依賴媽媽、不再依賴日菜了?


跌倒受傷時母親會說著那一段咒語轉移小孩注意力,使得傷口不再疼痛,年幼的她們對於這個魔咒深信不已,在彼此受傷時都會使用這段咒語祝福對方,聽到這句話,紗夜眼淚更停不下來,是真的在痛著,不是生理上的傷口。

而是心,很痛、很痛。


想要像從前一樣繼續依賴著,不想當姊姊,長久以來的自卑感讓她無法接受自己不能成為日菜的榜樣,但是那個人卻從來都沒有放棄她,一直在原地等待著,等待能並肩同行的那天。

「有好點了嗎?姊姊真是個愛哭的織女呢~」紗夜被小日菜的童言童語逗笑了,拿起書桌上有關七夕的童話書,從書裡掉了兩片七夕箋,上面寫了一些可愛的願望。

『想和紗夜ちゃん一直在一起。』

『想和日菜ちゃん一直在一起。』

純粹而簡單。


「這是要去掛的竹箋,這是我跟紗夜ちゃん一起想的喔!」

「我跟你一起去掛吧。」想要繼續陪伴小日菜玩耍,但是那個小毛頭難得的搖搖頭拒絕了紗夜。

紗夜疑惑的看著小日菜,第一次被拒絕讓她有點失落。

「我覺得姊姊差不多要回去了~未來的日菜一定在等著姊姊,紗夜ちゃん也在等我呢!」日菜從小就會說些不可思議的事,這也是她展現天才一面的樣子吧,小日菜話一說完,果真有一道閃光包圍住她,在最後的最後,紗夜看到了妹妹用口語說了最後一句話。

—我愛你。

睜開眼,人已經回到了自己的房間,羽丘學生會會長的妹妹朝自己撲了過來,兩人跌在一塊,紗夜沒有責怪日菜突如其來的衝撞,而是摸了摸她柔軟的髮絲,寵溺的笑著。

「姊姊,歡迎回來!」

「嗯,我回來了。」

她們相視而笑,經過了這次奇幻的旅程,紗夜決定了這次的願望,她將竹箋偷偷掛在花咲川竹子的最上端,卻還是被眼尖的有咲看到,有咲紅著臉小聲的告訴自家學生會長,花咲川風紀委員的小秘密。

—那張看似求婚的願望,是冰川紗夜表達愛的特有方式。


『希望能與日菜並肩走向未來。』


昧生还可以

【さよひな】F 勒曼湖

理论上应是和ykls那篇龙舌兰是一个系列,但似乎采取了…很不一样的方式写,也不知道为什么x

至于为什么是梦幻勒曼湖,那个颜色就很明了了吧!(味道也是关键啊喂)

总之很努力地想展现纱夜的心境了,总归会成熟很多,很多事情我想也给予她了自信,但我并没有提到过多她现在与Roselia的事情,因为我认为在特殊的一天,人总会有特殊的倾向,而爱情又离她最近了,不是吗?

《F勒曼湖》

今日:

 

我最后一次见到日菜的泪水,已是在上个夏日的星空下了,绚烂着的、那足以使人晃眼的自然所钟情的光芒,却无法掩盖她眼中的那一小颗闪烁的行星——可能是我与她太过接近,毕竟鼻尖的触感还是柔软,温热的呼吸更...

理论上应是和ykls那篇龙舌兰是一个系列,但似乎采取了…很不一样的方式写,也不知道为什么x

至于为什么是梦幻勒曼湖,那个颜色就很明了了吧!(味道也是关键啊喂)

总之很努力地想展现纱夜的心境了,总归会成熟很多,很多事情我想也给予她了自信,但我并没有提到过多她现在与Roselia的事情,因为我认为在特殊的一天,人总会有特殊的倾向,而爱情又离她最近了,不是吗?


《F勒曼湖》

今日:

 

我最后一次见到日菜的泪水,已是在上个夏日的星空下了,绚烂着的、那足以使人晃眼的自然所钟情的光芒,却无法掩盖她眼中的那一小颗闪烁的行星——可能是我与她太过接近,毕竟鼻尖的触感还是柔软,温热的呼吸更如同某处的艳色花瓣贴在了我的脸上;日菜是如此形容的,当然话语的末尾还有她标志性的“噜”。

 

偶像总能有个让人印象深刻的地方,日菜估计就是令人糊涂的语气词,以及——

 

“姐姐,你醒啦?”

 

胡思乱想迟早会被打断。

 

我猛地一下拽紧被子,视线落在了声音的来源:日菜从门外探进来的脑袋还是显得可爱,她的眼睛一下子像是坠进了云外的星星,此刻正闪闪发光;她推开门进来,又侧过身将门锁上,接着,她只是站定在门口,以满是笑意的眯着的双眼望向我难堪的模样。

 

或许我与她真的有所疏远了,即便是恋人的关系。

 

城市的距离,时间的间隔,我即使此刻穿着她的睡衣,坐在她的床上,也没有那日在火车站的那般紧密——我当时只是这么想的。只是下一秒,我再次意识到我发尾的酒气还是熏人,记忆自发的如浪潮袭来,难堪的情绪才化作肢体动作与言语展现出来。

 

“嗯。”

 

我的手指微微颤抖,像是被迫握住了冰川的一角,而她则刻意地转移开了视线,我也一同关注到床帘背后的阳光——热烈的、真切的东西,我从来能一下子想到日菜。

 

“感觉……还舒服吗?昨天真的是我背姐姐回来的哦。”日菜的语气竟染上了丸山同学的粉色,不过一如既往还是有调侃的意味——她一端眉毛的上挑就完全暴露这点。“那就是叫做……嗯,烂醉吧!”

 

“日菜——”

 

“好啦好啦,我也体验过一次哦,两周前吧……大概也能明白姐姐的感受,吧。”

 

之后她就转身出去了,说是要买晚饭的材料,蓝色的发尾卷着雏菊的香气便如此离开我的视野。那一瞬间,我像只身处于天穹下——我是说,我感到了慌张。

 

如果说慌张必然会出现在心安之后,那这确实隔了相当长的时间。我想我的心彻底沉入我与她的蓝色湖水时,便是那一刻的拥抱——我的双臂环上她的背部,指尖勾住她白色的吊带,整个人的柔软沉浸在专属于她的香气中;行李的轱辘声,人来往的衣料摩擦的声音,随着动车在我身后的一刹经过,在那瞬间猛得停止,仿佛是梦境的突然闯入,我只察觉到她发梢明面的涌动。

 

我始终喜欢再记录那一天,毕竟是如此的重要且难得的。然而日菜——我并不知道,她在与我的短信中很少再提及“抱”这个字眼,似乎在刻意躲避什么,宁愿使用那满是少女色彩的爱心形状,来表达她一直存有的对我的依赖。

 

这不止一次令我感到困惑,却从未让我觉得心慌,实际上,这才是最令我迷惘的。但越靠近雾,只会更被其困住——今井同学予我的答案显得含糊不清,或许也是因为她自身也被某紫色的雾所困扰,然而我想,水会是致命的。

 

是吧,从我意识到那光芒的刀刃时,向来都是我将自己的皮肤划得破烂,而真正的匕首从来是以噙着泪水的笑容来抚平我的伤痕——

 

不,我不大想再回忆那些。偶尔想起来……只会自己的幼稚所搞笑到。日菜实在对这点颇为倾心!时常她在说不过我后——这通常有关于生活的某些习惯——就突然拉长了语调,“哦哦,我记得姐姐以前啊——”接着再扬起她溢满得意的嘴角,用那尾部上翘的双眼直视被我玩弄的发尾。

 

其实,我再坚持一下自我,例如不会因此脸红,或者不会上前对她有所动作,我应向来是胜者。然而她很会挑地点,照她的话来说,“我在床上跟你吵架,怎样都不会受伤吧?”

 

哦等等,我好像听到了敲门声。

 

晕眩还是放慢了我的速度。

 

 

———

 

 

日菜一人下厨的背影,直到现在,都能在我回味的那一瞬,唤来一阵颇具撞击力的恍惚——也可能由于此刻我腹部的鼓胀感,我隐约又生出了困意。不过我还是得记录完这完整的一天,即便早晨是被睡眠占据个干净——论原因的话,一周年总是值得纪念的吧。

 

由此,还是得从夸奖开始,我是说她做的料理确实不错。可能是一直独居在这间公寓,也会自发地再去挖掘自己的才能吧——我倒觉得她什么都会,一直都是,哦,除了看地图,说到这个我必须提一句上次我们的小型约会:

 

我们穿过了极为……平凡的小巷,实际上在雨季中它的样子还是迷人,然而我确实不喜欢白色帆布鞋被溅上泥泞,所以我说我就不该全然相信她。但日菜的计划永远都会跟着安排好,于是她站定在那最漂亮的阳台下了,而我背后的墙上走着一只橘色的公猫,它十分肆意的叫唤一声,在她踮起脚轻吻我的唇角时。

 

一句果然不够。话题转回来:但日菜真的热衷于强调中途的不容易,例如第一次学煎蛋,对于那象征着滚烫的滋啦声的恐惧,使她在蛋黄落下的一瞬间,直接两手抓着一半的蛋壳,连连后退。嚯,我现在一幻想那场面,就想当着她的面大笑。

 

这自然是不礼貌的,所以作为补偿,我会之后手把手教她——本来是这么想的,然而这次她已经相当熟练了,一副完全无畏的模样,浑身已然是刚出嫁的小妇人的气质,不由得令我惊异。

 

“是小彩教给我的哦,实际上是我们五个人一块学的,我认为我还是进步得很快!”

 

“是的,是特别快。”

 

也许是我不经意地流露出她喜爱的情绪,日菜咀嚼着米饭的双唇静止下来,又再缓缓地呈现了弧度,我可以保证金灿灿的感觉莫过于此,我因此而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而她在快速解决完口中的食物后,极为自然地在我脸颊留下一吻。

 

“我只吃了那口米饭哦。”

 

“……我知道。”

 

晚饭结束得也很暧昧,我想这大概也是日菜被开发的新技能吧。这在电视上我还是有见识到

的:她右手的食指装作不小心地触碰到那位男星的唇角,以她最为擅长的吐舌轻笑 来塑造那颇为自然的桃色氛围。

 

果真成人会改变很多——太多了!日菜成熟的气质逐渐漫了上来,伴随着的是身形的愈发性感;头发也学会了留长,现在已到了半肩,配合她发梢的小卷,我实在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

 

咳,我——必须思考起自己的改变。这花费了我不少时间,我在写上段文字的时候,思绪已经飘到了这里;我方才还用笔盖端戳着我的太阳穴,逼迫着思维的灵活复现。不过此刻我能决定了:是各方面自信的膨胀吧,包括——爱情方面。

 

首先我得明确:写下来真的会梳理不少思路!我不得不意识到那份困惑来源于自信,与往日竟是彻底的相反。确实很惹人发笑!近十年从未走上中央的道路,或许每一端都有个虚假的光明,可我究竟是因什么而盲目——

 

但究极幸运的——这么称大抵也是因为自信——这个问题迟早会被解决。实际上,我早已有了模糊的答案,而这个夏天我先她一步,主动提出这不短的假日要一起度过;她可向来不是会逃避的人。

 

由此,我便擅自妄想,她应也会如此认为:今晚不胜美好。

 

 

—————

 

 

“姐姐,你在写什么呢?”

 

日菜的声音响于纱夜的背后,仿佛是疑惑了很久的,她的声音竟带着些软糯。

 

“日菜?你怎么在这——”纱夜猛得合上本子,她转过头,自心底的慌张转换成瞬间涨满脸的赤色,她瞪大的眼睛愣愣地盯着日菜——歪着头的日菜。

 

“我只是觉着姐姐安静了好久,就进来看看……”光从上扬的尾音中,都能得知日菜此刻的想法只有翻开那桌面上的本子,她甚至双手环上纱夜的脖颈,身体倾倒下去只为取得离桌面更近的位置。纱夜不经瞪了她一眼,但仅一端下压的眉毛,已溢出她的笑意。

 

纱夜回过身,“别想,”她一边将本子收到背包里,“哎……那我就明日补完吧——”一边受着日菜延长的全然是撒娇的语气词的轰击。

 

闹腾着,如同小猫般的像是打架一样的亲昵后,日菜还是放弃了从姐姐嘴里套出些话来。她叉着腰,故作不满地撅起双唇,那儿接近于樱桃的颜色在昏黄的灯光下显得诱惑了些,纱夜联想到放置于酒店房间里的高脚杯——忍不住将饮品灌入,去亲吻上杯沿。

 

“真是的,姐姐从来不多依靠我一点……”

 

“只是日菜最近太累了,不是吗?刚开完演唱会哦。”纱夜的脑海回放着蓝色的光芒摇晃的场景,而在那之后的,是恋人的手指在荧屏中显得清晰,修长、白静,一尘不染似的,但纱夜只想把它们变得粉红。

 

“姐姐,今天很特殊你记得吗?”

 

纱夜奇怪的思路猛得被打消,她的问句刚想出口,就被日菜的温热的鼻息给堵了回去。她索性转过椅子面向着日菜,微微仰起头,纱夜不经在心底感慨着——这个角度着实美好。

 

“每一日都很特殊——哦对了,日菜,早上你说的你喝得烂醉?”

 

“唔是哦!那真的是不知不觉……”

 

“还挺有你的作风。不过,为什么?”

 

“因为,太想见姐姐。”

 

日菜的左腿弯曲着,搁在纱夜的双腿中间,她的指尖攀附上纱夜肩膀,有意无意地在肩带处摩挲,试图传递甚至可称躁动的体表温度。而出于更深的好奇,手指又顺势向上探索,沿着脖颈,再触及脸颊,扶上耳尖那块稍显灼热的皮肤时,又微微一顿。

 

“姐姐绝对记得的吧,还想避开问题——”她越发深入,轻易且缓慢地松开纱夜本就散乱的马尾,小心感受着长发逐渐落下过程中,那细微的也因此而撩人的摩擦声。

 

“一周年哦。”

 

那瞬间,纱夜还是浑身一颤,即便早已能隐约感知到自己期盼的美好将要到来。她抬起双手,扶上了日菜的后背,指腹在犹豫中,还是向下潜行了几分,又从那点缝隙中,缓慢地试图重新归位。

 

“我,早上睡够了。”

 

纱夜思忖着,她想到自己的日记本上忘写了一句话:因为蓝色。

 

 

Fin.

 

 

 

 

Raco

2019.11.13

ハクノン

1:p站「77683715」

2-3:推特「@q_hara9」

4:推特「@JiBliy81」


1:p站「77683715」

2-3:推特「@q_hara9」

4:推特「@JiBliy81」


阿卡球akakyuu

[氷川双子/BanG Dream!]关于女仆装被妹妹发现时发生的事

*一 发 完

*冰 川 是 天

冰川日菜的双眸在开门声响起的那一瞬倏然烧灼起灼人的光,青绿色的眸从电视迅遽移动向门前的玄关,正换上拖鞋的冰川纱夜刻意躲闪着沙发侧的视线,缓步挪向右侧,有意无意的挡住了进门时搁置在鞋柜旁的服装袋。

在纱夜自认悄无声息的离开之前,——「那是什么?」,日菜的声音适时闯入耳畔。

纱夜俯身的姿态骤停,在轻咳一声并摆出故作镇定的姿态后,僵硬的声音终于响起「……是,是白金さん缝制的新服装……。」

日菜朝着姐姐的方向眨了眨眼睛。

「咳……咳嗯。」纱夜分明在妹妹闪烁着的眼睛里窥见了「然后呢?姐姐你继续说!」的大字,她尴...

*一 发 完

*冰 川 是 天

冰川日菜的双眸在开门声响起的那一瞬倏然烧灼起灼人的光,青绿色的眸从电视迅遽移动向门前的玄关,正换上拖鞋的冰川纱夜刻意躲闪着沙发侧的视线,缓步挪向右侧,有意无意的挡住了进门时搁置在鞋柜旁的服装袋。

在纱夜自认悄无声息的离开之前,——「那是什么?」,日菜的声音适时闯入耳畔。

纱夜俯身的姿态骤停,在轻咳一声并摆出故作镇定的姿态后,僵硬的声音终于响起「……是,是白金さん缝制的新服装……。」

日菜朝着姐姐的方向眨了眨眼睛。

「咳……咳嗯。」纱夜分明在妹妹闪烁着的眼睛里窥见了「然后呢?姐姐你继续说!」的大字,她尴尬的碰了碰鼻尖,提起一旁的袋子,快步走向自己的卧室:「没……没什么。白金さん的手真的非常灵巧呢。」

「所以……这是什么?」

闻声回眸时,纱夜只看见不知何时出现在身后的日菜小心翼翼的提起了掉落在地板上的黑色衣装,跟随着轻飘飘的衣带在空中蹁跹下的弧度,姐妹二人不约而同的沉默着注视着伴随着旋转逐渐展露出原本姿态的………………

女仆装。

在纱夜迅敏的意识到现时自己的处境并冲进卧室之前,她的耳畔率先响起了意料之中的大声呼喊:倍率放大了数倍, 声调亦然的,超大声的「お——姉——ちゃん!!!」。那音色之下分明是藏掖不住的超无敌……兴奋感。

「日……」 「姐姐!!穿给我看,穿给我看!!我想看!!姐姐!!!!!」

所以。在冰川日菜长达数个小时的超大分贝呼喊之下。小声嘀咕了一句「那就一会儿哦……就三十秒哦。」的纱夜在妹妹热情的协助下(?)不情不愿的换上了正统女仆装,并在回过神之前已然捧起了番茄酱。

「姐姐!!!!!要心形的!!!!」视线的尽头,坐在餐桌上的日菜高高举起双臂挥舞着勺子,兴奋的样子像极了等待开饭前的金毛犬,高速摆动的尾巴距离夸张地原地起飞只差毫厘。而餐桌之上……是不知怎的猝然出现的蛋包饭。

是我穿越了吗……?还是妹妹日菜会魔法……?在得出结论以前,目视着两手举着勺子兴奋的摇晃着身子的日菜,纱夜只觉得下一刻就会兴奋的站在桌子上弹奏死亡金属的妹妹才是此时此刻最刻不容缓的大问题。因此,在惨剧发生以前,她敷衍地靠近了高声欢呼的日菜,迅速画下了一个别扭的心形。

「啊嘞?彩さん,你的手机响个不停呢?」若宫伊芙停下了弹奏键盘的双手,疑惑的视线投向身旁座位上亮着屏幕的手机。

「真是让人感动!说不定是源源不断的通告呢!彩さん的事业春天终于要来临了吗!」大和麻弥紧跟着附和道。

「嘿嘿……不会吧……」丸山彩羞赧的笑着,期待地拿起了手机,在打开的那一瞬间,熟悉的手机提示音像是狂轰乱炸一般乍然响起。

夸张的声响构成鬼畜一般毫无止尽的重复,白鹭千圣面无表情的看向因疯狂的震动而险些被防不胜防的丸山彩扔出去的手机。

   ……

「图片」

「图片」

「图片」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是姐姐!!!!!!」

「图片」

「图片」

「图片」

    ……

「是哔哔哔磅磅磅——!的感觉!!!!」

「图片」

   ……

聊天窗口仍以肉眼不可见的魔鬼速度向上飞奔着,丸山彩不可置信的捧着因为惊人的速度而在下一刻自暴自弃般陷入黑屏的手机,迟钝地眨了眨眼睛:「是……是日菜ちゃん呢……」

「是日菜呢。」白鹭千圣不带感情的附和了一句,弹响了bass的第一个根音「那么,继续练习下一首曲子吧……」

ハクノン

1-2:p站「77591016」

3:推特「@tiha_askr」

4:推特「@Nu_Nu_Nu0685」

5-9:p站「77616854」

10:推特「@ccecceee」


1-2:p站「77591016」

3:推特「@tiha_askr」

4:推特「@Nu_Nu_Nu0685」

5-9:p站「77616854」

10:推特「@ccecceee」


ハクノン

1-2:推特「@raikou104」

3:推特「@7Spoil」

4-6:推特「@AKI_kikumugi」

7:推特「@sokei_kigan」

8:推特「@yumesan_yume」

9:推特「@waaaa_sabi」

1-2:推特「@raikou104」

3:推特「@7Spoil」

4-6:推特「@AKI_kikumugi」

7:推特「@sokei_kigan」

8:推特「@yumesan_yume」

9:推特「@waaaa_sabi」

ykls催婚协会
授权转载\^O^/主题:雨后小...

授权转载\^O^/
主题:雨后小故事

作者:Haz
链接: https://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illust_id=68979215&mode=medium

能上P站的同好小伙伴,请你们多多支持原作者!\^O^/

授权转载\^O^/
主题:雨后小故事

作者:Haz
链接: https://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illust_id=68979215&mode=medium

能上P站的同好小伙伴,请你们多多支持原作者!\^O^/

ykls催婚协会
授权转载\^O^/ 作者:みゃ...

授权转载\^O^/

作者:みゃあ
链接: https://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illust_id=73384263&mode=medium

能上P站的同好小伙伴,请你们多多支持原作者!\^O^/

授权转载\^O^/

作者:みゃあ
链接: https://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illust_id=73384263&mode=medium

能上P站的同好小伙伴,请你们多多支持原作者!\^O^/

ykls催婚协会
授权转载\^O^/(秋时雨的双...

授权转载\^O^/
(秋时雨的双子剧情感动哭😭😭😭)
作者·:Haz
链接:https://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illust_id=74658211&mode=medium

能上P站的同好小伙伴,请你们多多支持原作者!\^O^/

授权转载\^O^/
(秋时雨的双子剧情感动哭😭😭😭)
作者·:Haz
链接:https://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illust_id=74658211&mode=medium

能上P站的同好小伙伴,请你们多多支持原作者!\^O^/

ハクノン

1-2:推特「@mikanuji」

3:推特「@ww66229393」

4:推特「@alpa0659」

5:推特「@aqusayohina」

6:推特「@q_hara9」

7:推特「@ccecceee」

8:推特「@39_kura」


1-2:推特「@mikanuji」

3:推特「@ww66229393」

4:推特「@alpa0659」

5:推特「@aqusayohina」

6:推特「@q_hara9」

7:推特「@ccecceee」

8:推特「@39_kura」


飏翚

【冰川双子/短篇】晚归

·梦到的剧情,还是有画面的那种!!!可惜我不会画画(

·主剧情啥的在醒来后就忘了,只记得很甜,这篇是我在只记得结尾的情况下扩充的

·很短

·前面稍稍虐,虽然我也没写出来。。。

·我文笔好渣啊啊啊,写不出梦里的万分之一美好

·结果被我写成了无剧情……

·ooc预警   


半夜的风总能让人在昏昏欲睡时清醒,冰川日菜揉了揉自己微微阖上的双眼,瞥了眼墙上的时钟。时针稳稳地停在了“11”上。窗外零星的灯光如小夜灯般亮着,安抚着仍未睡着的城市的婴儿们进入...

·梦到的剧情,还是有画面的那种!!!可惜我不会画画(

·主剧情啥的在醒来后就忘了,只记得很甜,这篇是我在只记得结尾的情况下扩充的

·很短

·前面稍稍虐,虽然我也没写出来。。。

·我文笔好渣啊啊啊,写不出梦里的万分之一美好

·结果被我写成了无剧情……

·ooc预警   




半夜的风总能让人在昏昏欲睡时清醒,冰川日菜揉了揉自己微微阖上的双眼,瞥了眼墙上的时钟。时针稳稳地停在了“11”上。窗外零星的灯光如小夜灯般亮着,安抚着仍未睡着的城市的婴儿们进入梦乡。

日菜却没有在这寂静和谐的氛围下安眠,她正趴在沙发上,盯着玄关,等待着一个人的归来。她的姐姐冰川纱夜,还没有回家。


 最近的纱夜很奇怪。

她越来越晚归家,说话也越来越少了,日菜问她后,她一句话都不说,只是移开视线,把自己关在房间练习。不仅如此,据莉莎透露,她对别人也变得十分冷淡,甚至是对乐队的伙伴们。友希那觉得这样也不坏,可以专心练习,但莉莎却有些担心,于是将这些情况告诉了日菜。

日菜很悲伤。明明自己和姐姐的关系已经变得缓和,有什么事情不能和自己说呢?她开始胡思乱想,她想自己是不是哪里做的不好又惹姐姐生气了,她想是不是自己过于殷勤让姐姐心烦了。

但最终总得不出答案,她能做的只是每天静待纱夜回来,对她说一句“欢迎回来”。 


日菜躺在沙发上睡着了,可当她听见开门声时,还是跳了起来,像只大狗狗般上前迎接姐姐的回来。

“姐姐,欢迎回来!”

纱夜瞟了一眼日菜,只是点了点头,便回了房间。

日菜感觉心里很难受,像是什么握住了心脏,血液无法流动般的疼痛。

她想上前拉住纱夜,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她不敢,她怕自己又和姐姐生出隔阂。

纱夜走着走着,突然停住了。

“日菜,”她头也没回,“最近我的心情不太好,可能对你有点冷淡了,对不起。”

“不哦!姐姐你……”

“那先这样,你快去休息吧,晚安。”未等日菜说完,纱夜便已关上了房门。

日菜垂下头,默默地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第二天,纱夜又在很晚才回来。第三天也如此,第四天也如此。

日菜每天都在客厅静待着姐姐回来,就算她已经困得不行,她也还是会逼自己醒过来,等姐姐回家。她想像之前那样,修复和姐姐的关系,可每次纱夜回来,都不会和日菜讲任何话,日菜觉得自己都快忘记姐姐的声音了。

 今天纱夜也一如既往地晚归。当大门开启时,时针已转向12。

日菜很快便发现姐姐不太对劲,她靠近纱夜时,闻到了浓浓的酒精味。

“姐姐你喝酒了?!”

纱夜努力睁开眼睛,盯着日菜。

“这不关你的事吧。”

“可是姐姐!”

“日菜!”纱夜突然的怒吼让日菜吓了一跳。

“你为什么……为什么要总是牵着我的生活啊……我想把你从脑海里移走,可就是不行啊,你总是出现在我眼前,我……我不知道怎么办,你是我的妹妹……这是,不可能的,我不懂啊,这份感情,我不懂啊……”纱夜痛苦地捂着脸。

日菜愣住了,她想走上前安慰纱夜,可她无法控制自己。

纱夜突然又冷静下来,沉着头,低声说了句“抱歉日菜”便独自回房了。 


“咚”

纱夜靠着墙痛哭起来。

就在那一天,她察觉到自己对日菜,自己的亲生妹妹的感情变了味,她欣喜而又害怕,于是她变得乖僻,她不和人交流,包括日菜,她夜不归宿,她就是不愿意面对自己的感情,不愿意面对现实。

前几天的晚上,她都是在夜风中度过的,一直到她觉得日菜睡着了,她才敢回家,但让她没想到的是,无论她回来的多晚,日菜都会在客厅等她回来。

她搞不懂,可她说不出来到底是哪里不懂。



 终于稍微平复心情后,纱夜走出了房间门,没想到日菜还在那里。

“我出去一趟。”纱夜强装镇定地向玄关走去,可经过日菜时,她的手臂被拉住了。纱夜转过身,以平衡住身子不往后倒。

“日菜你干嘛?”

日菜抬起头,露出了红红的眼眶,盯着纱夜。

“我让你懂。”

于是向纱夜因惊讶而微微张开的嘴上,贴上了自己的唇。

ykls催婚协会

授权转载\^O^/

主题:冰川双子的料理
作者: Haz
链接: https://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illust_id=72005516&mode=medium

能上P站的同好小伙伴,请你们多多支持原作者!\^O^/

授权转载\^O^/

主题:冰川双子的料理
作者: Haz
链接: https://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illust_id=72005516&mode=medium

能上P站的同好小伙伴,请你们多多支持原作者!\^O^/

ykls催婚协会
授权转载\^O^/ 作者:Ha...

授权转载\^O^/

作者:Haz
链接: https://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illust_id=75504902&mode=medium

能上P站的同好小伙伴,请你们多多支持原作者!\^O^/

授权转载\^O^/

作者:Haz
链接: https://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illust_id=75504902&mode=medium

能上P站的同好小伙伴,请你们多多支持原作者!\^O^/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