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ほくきょも

287浏览    10参与
sei

【不仲/ABO】花样年华

花吐症+皮肤饥渴症+ABO

皮肤饥渴症脑洞来自 @Ameda 

全篇5000字cheche送给大家

给红心评论的都是plmm

全/文/🔗/在/评/论

花吐症+皮肤饥渴症+ABO

皮肤饥渴症脑洞来自 @Ameda 

全篇5000字cheche送给大家

给红心评论的都是plmm

全/文/🔗/在/评/论

sei

【不仲】變如不曾改變 02

遲來的一句中秋快樂!一塊甜甜的回憶殺京北小甜餅和便利店恋爱的absk送給大家


  阿部亮平自然是知道京本大我和松村北斗那段孽緣的——這樣的形容語出佐久間大介。雖然佐久間和京本壓根不認識,但並不妨礙他用神奇的直覺高度概括這段關係。久別重逢后的松村令阿部感到驚訝——他的記憶還真真切切地留在高中,那個松村北斗笑著和京本大我二人手拉著手在校園祭時轉圈的樣子。

  “一個笨蛋alpha。”佐久間大介扯扯被便利店的暖風吹得歪向一邊的圍巾,“真是個讓人擔心的傢伙。”

  “謝謝。”阿部亮平伸手接過售貨員遞來的硬幣,“怎麼這麼說?”...


遲來的一句中秋快樂!一塊甜甜的回憶殺京北小甜餅和便利店恋爱的absk送給大家


  阿部亮平自然是知道京本大我和松村北斗那段孽緣的——這樣的形容語出佐久間大介。雖然佐久間和京本壓根不認識,但並不妨礙他用神奇的直覺高度概括這段關係。久別重逢后的松村令阿部感到驚訝——他的記憶還真真切切地留在高中,那個松村北斗笑著和京本大我二人手拉著手在校園祭時轉圈的樣子。

  “一個笨蛋alpha。”佐久間大介扯扯被便利店的暖風吹得歪向一邊的圍巾,“真是個讓人擔心的傢伙。”

  “謝謝。”阿部亮平伸手接過售貨員遞來的硬幣,“怎麼這麼說?”

  “雖然說在你這裡聽到大我的近況應該是挺開心的,但是他完全沒有要進攻的意思嘛。”

  “別覺得所有人都和さっくん一樣是個實幹派。”阿部亮平笑笑,無視了佐久間的雙手揮拳抗議,喝下一口拿鐵咖啡。他們走出便利店,晶瑩的白色光點在路燈照耀間落下來,阿部下意識地伸手抹去了在佐久間鼻頭融化的小小雪片。

  “啊。”

  “啊。”

 

  兩人同時愣住,一個大大的笑容綻放在佐久間的臉上。

  “あべちゃんーー今晚去我家吧!”

  “有點吵。”


  京本大我背著吉他包過了馬路。遠遠的,他看見阿部亮平站在便利店門口和一個個子小小的、被圍巾裹成熊一樣的男生說話。

  啊,阿部的圍巾嘛。

  本要喊出的句子沒能喊出來,京本大我把手重新揣回外套口袋里,跺跺腳。


  上次在阿部亮平處聽到那個名字已經是兩三個月以前,京本大我覺得阿部哪都好,就是過分的溫柔讓他顧慮太多——哪怕是對朋友也是這樣。

  其實不要緊…自己甚至想要知道更多。沒想到二人不約而同地依然留在東京、大學只隔了兩個街區、依然有共同的朋友……

  卻已經三年多沒有再見面。


  冰涼的雪花落在后脖,和微微腫脹的腺體一樣讓人難受。京本大我暗暗歎氣,合租的公寓是回不去了,今晚還是回家吧。


  

  作為京本大我的初中同學,阿部亮平和渡邊翔太十分捧場地早早來到校園祭會場,卻只在班級攤位碰見張羅著收錢的田中樹。然而田中樹和渡邊翔太第一次見面便十分投緣,剛認識沒十分鐘已經開始互相稱呼“shoppi”和“juri”,阿部亮平在聽見渡邊扯著田中樹去某個攤位拍照然後P成一萬日元的詭異提議后提出要去找一直沒露面的京本大我。

  那傢伙就是這樣,明明把你們叫來了自己不知道跑哪去。

  阿部亮平苦笑,小少爺自由慣了,我們也習慣了。

  啊,可以去問問文學社的攤位在哪裡。田中樹想了想,也許和北斗待在一起。


  松村北斗好笑地看著京本大我拿著杯飲料在文學社的攤位一坐,大有要在此生根敵不動我不動的架勢,便彎腰將京本放在腳邊的吉他包撿起來。

  座位收租金,一首歌。

  京本大我拿著杯蘇打吸溜一口,倒也興致勃勃地拉開拉鏈。

  聽什麼?

  點歌啊?文學社的成員都湊過來,笑嘻嘻地問。

  我問北斗呢。


  松村北斗沒想到京本大我這樣說,低頭笑了笑。

  都行。就唱你新寫的那首吧。


  京本大我低頭彈唱,松村北斗撐著臉聽。他試圖集中精力聽旋律聽歌詞,但視線往那人身上飄,回神時清清嗓子裝作盯著彈吉他的手指看,但一切小動作都被京本大我瞧個正著。他們裝作沒有對視,但眼神碰撞了多少次又飄離了多少次卻只有他們自己知道。

  雖然結尾的高音有些顫,松村北斗依然忍不住鼓起掌來。社團的其他人都識趣地散開,二人一時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松村咧咧嘴,挨著京本坐下,低頭看著他收拾琴包。京本大我拉上拉鏈,笑著抬頭看向有些窘迫的松村,將自己剛剛在喝的冰凍蘇打水塞到他手中,手指合上又伸開,水珠灑了松村北斗一臉。

  喂。

  幹嘛。


  京本大我笑嘻嘻地抓住松村北斗的手腕,將他帶起來,雙手交疊,二人在原地手拉著手轉了兩圈。松村北斗一時跟不上這位小少爺的腦迴路,暈暈乎乎間,只看見京本大我笑得燦爛。

  纖細的手指反手一抓,從指縫間探入,二人十指交纏,京本大我舉著手伸到面前——


  ——喂,大我!

  

  阿部亮平遠遠地看見,京本大我扯著一個看起來有些害羞的男生的手朝自己使勁揮手。



哪怕為了被京北閃瞎的阿貝貝也請給我點評論qwq謝謝您!以及请大家去看看马鹿兰花絮里十指相扣的京北吧!www

sei

【不仲】變如不曾改變 01

ABO 校園 突然的腦洞 不知道能寫多長


若昔日預見有今夕的洪福,那時我會驚駭卻步,莫知所從。


  “後來我們去喝酒了。”

  “嗯?”

  “就,那天晚上。”

  京本大我回頭看著阿部亮平,“說話沒頭沒尾的可不是你的風格。”

  阿部亮平一愣,笑了笑,沒說話。

  “是和那位前輩……?”

  “對,他還帶了個人。”

  “哦?我認識的?”


  “……松村北斗。...

ABO 校園 突然的腦洞 不知道能寫多長


若昔日預見有今夕的洪福,那時我會驚駭卻步,莫知所從。



  “後來我們去喝酒了。”

  “嗯?”

  “就,那天晚上。”

  京本大我回頭看著阿部亮平,“說話沒頭沒尾的可不是你的風格。”

  阿部亮平一愣,笑了笑,沒說話。

  “是和那位前輩……?”

  “對,他還帶了個人。”

  “哦?我認識的?”


  “……松村北斗。”


  京本大我一徑沉默下去,車窗外草木掩映間紅色磚瓦外墻的大學出現在眼前,阿部亮平瞅著他的神色,還欲再說,但終究住了口。

  


  他們第一次相遇是在校長辦公室。

  空調壞了,只有一個電風扇在吱吱呀呀地響。京本大我和田中樹還沒來得及收拾收拾自己打架打歪的領帶就被拎到校長辦公桌旁,倒也很老實地站站著。

  門被打開,班主任見二人站在一邊倒笑了起來,“正好,省得去找你們。”他一側身,跟在身後的男生抬起頭,見二人一大早便領口發皺衣衫凌亂,一愣。

  “松村君,這是我們班裡的同學。等會兒他們倆帶你去班裡哦。”班主任眨眨眼,“可能要先等他們挨完一頓罵。”

  “松村北斗。”

  “田中樹。這是京本大我。”

  松村北斗看著纖弱得有些女性化的京本,一時想象不到他揍人的神情。


  “啊——被罵得好慘。”田中樹還沒走出辦公室的門便伸了個懶腰,“天天就是那幾句話,我都知道校長大人下一個要發什麼音了。”

  京本大我沒說話,向田中樹使個眼色,點了點一旁的松村北斗。

  “啊!”田中樹尷尬地撓撓頭,“Alpha?”

  

  松村北斗後來和京本大我說,那時真想問一句田中樹以前是在哪裡接受的教育——怎麼會有一上來就問第二性別的傢伙。


  雖說初次見面松村北斗就圍觀了不良二人組被罵的全過程,但這並沒有阻攔松村北斗加入田中組。“因為叫田中組比較酷——如果叫京本組的話別人會以為我們是什麼禮儀隊。”田中樹解釋完就被京本大我一頓狠揍,但京本大我終究還是認同了這個說法。

  松村北斗沒覺得以前的自己那麼好相處,但自己在這個高中便稀里糊塗地合了群。京本大我逃了體育課他和田中樹便滿學校找他,最後三個人乾脆在天台看漫畫吹牛混到下節課上課鈴響起。直到避無可避的體育小測松村北斗拿下全优時,田中樹愣愣地問京本大我他們倆是否耽誤了一個明日奧運冠軍。京本大我撇撇嘴,只關心松村北斗能不能頂替自己去跑完那五十米。

  其實松村北斗還挺樂意,畢竟自己打架比不上京本大我,每次都只能在學弟森本慎太郎跑過來大叫田中樹和京本大我又和隔壁高中的人幹起架時,叫上三年級的學長高地優吾去充當救死扶傷的救火隊員角色。所以偶爾還是想耍耍酷的。

  ——特別是在京本面前。


  田中樹看起來比誰都叛逆,卻乖乖地在學生會混成了副會長,憑著打架沒輸過又是個腼腆好學生反差在學校俘獲無數女生。京本大我說田中樹這個beta天生是招蜂引蝶的alpha命,但女人緣和omega緣頗好的田中樹卻說自己是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的清純派不良。松村北斗和京本大我同時嗤笑一聲,表示不屑。

  松村北斗早就發現混熟之後京本大我這個人意外地喜歡肢體接觸,每每田中樹又說了什麼危險發言后就扯著自己一起指指點點。剛見面時那冷面小爺的人設早都崩塌成灰,輕輕一吹便成了個傲嬌少爺,傻呵呵地笑起來比誰都天然。

  京本大我在只有寥寥幾人的音樂社混著,趁著其他成員大多翹掉社團活動,松村北斗便把文學社的閱讀書目拿來和他一起獨佔整個課室的空調。松村北斗其實對樂器一竅不通,但兩個高中男生一個彈琴一個看著書輕輕哼唱的樣子有些越了界一般的曖昧。

  松村北斗不知道有沒有人告訴過京本大我,他修長的手指除了彈吉他,彈一彈音樂教室角落的那架鋼琴也會非常好看。

  但終究沒能說出口,因為清晨被鬧鈴驚醒聞見滿室鳶尾花香信息素的松村北斗,真切地記得那個短短的夢裡,只有彈著吉他輕輕晃頭的京本大我。


Ameda

【不仲】ほし(下)

大家好又是我

ooc慎入


                                                ...

大家好又是我

ooc慎入


                                                               


  在松村的带领下,很快就走到了宿舍楼附近。虽然天才刚刚开始褪去颜色,但许多学生已经开始搭起了观星用的设备。

  京本凑上前盯着拼装设备的学生的动作,拉了拉松村的袖子,示意他也来。

  “京本老师好啊!”

  京本意外地抬起头,寻找着声音来源。站在自己面前低头拼接设备的人,是以前和松村一个班上的田中树。

  “啊是树君啊!好久不见了,大学生活适应的怎么样了。”

  “还可以,意外没有很忙,但是也没闲着。”他瞥了一眼身后的松村,“所以老师是和北斗一起来的喔。”

  京本点点头,一把拉过松村的手臂,“以后树君多带我们北斗一起活动活动。”

  田中似是忍笑,轻咳了一下清清嗓子,“好的老师,一定。”松村回瞪了一眼田中,然后就被京本拉走了。

  京本挂着笑容拖着松村绕着整个场地走了一圈,本想找个地方休息,等着观测时间的到来,却被松村先一步带到了宿舍楼里。

  

  “我们可以去顶楼看。”松村一只手输入着大门的密码,另一只指了指外面的场地,“我们就不去和他们抢地盘了。”

  京本嗯了一声,跟在松村身后慢慢爬着楼梯。

  

  登上天台的时候,天空又暗了几分。残阳挂在地平线上不肯散去,可是夜的步伐先一步登入帷幕。星子微弱的光芒渐渐显露出来,但是不太真切。

  京本寻了天台上的栏杆旁准备坐下,收到了松村递过来的餐巾纸。替两人擦好了位置,松村坐了下来,打开了背包。

  当松村把餐垫铺好,并且拿出一壶泡好的茶和看起来就让人蠢蠢欲动的羊羹,京本很奇怪为什么这个看起来一点都不鼓的背包可以放下这么多东西。

  他扒开书包的开口,往里面探了探,疑惑地看向松村,“你这个包真的没有一个任意门在里面吗?”

  “我倒想有一个。”松村没忍住笑了出来,顺手打开了羊羹的包装盒,用着一侧的小刀分成小块,“这样把你放在里面,不就可以随身携带了。”

  京本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嫌恶地瞥了松村一眼,端起杯子抿了一口。

  松村笑了笑,又从背包底部掏出了毛茸茸的毯子,换成了正坐。

  拍了拍自己的腿,松村看向了京本询问着,“要休息一会吗?”

  京本拉了一个长长的诶,迅速换好姿势枕在了松村的大腿上。反复换了几个姿势,京本觉得还是正面躺着最舒服,松村看他不再乱动,也展开毯子盖在了他的身上。

  “松村北斗的膝枕。”京本直勾勾地向上盯着那个带着优美弧度的下颌,“百年难遇呢。”说罢便用脸颊蹭了蹭枕着的大腿。

  隔着布料传来的温度和轻轻的瘙痒感让松村微微蜷起了脚趾,抬起手抚了抚对方柔软的金发换来的是对方毫无威胁的怒视,松村作罢拉了拉滑落的毯子。“你休息会儿,快到时间了我叫你。”

  天台上的晚风徐徐吹在身上,带着身旁人好闻的古龙水气味钻入鼻尖,京本侧过了身,贪婪地呼吸着。松村替他解下脑后的橡皮筋,想着可以让他舒服一点,才发觉京本已经进入了梦乡。嘴角勾起弧度,看着京本的脸,自己的心脏好似被什么填满了一样。

  

  当月光终于洒下的时候,京本迷迷糊糊地从睡梦中醒了过来。揉了揉眼睛,视线还有点模糊。“醒了吗?”恋人的声音自头顶传来。京本点了点头,抬起手臂堪堪遮住天台上照射灯过于刺眼的光。“时间也正好差不多,要不起来伸展一下?”京本在温暖的毯子里左右翻了一下,不情愿地坐直了身子。摸了摸空荡荡的后脑勺,嘟囔着我的橡皮筋呢。松村换了个姿势,半蹲在京本身后,用指尖穿梭在京本的头发里,“前面给你取下来了,我来帮你扎上吧。”

        指尖的温度在发丝的间隙中传到头皮上,靠近颈部的发尾也蹭的脖颈痒痒的,京本挺直背方便松村扎头发,过于专注的眼神让京本从背后都能感到,摸了摸开始微微泛红的耳尖,试图掩饰着什么。伴随橡皮筋被施力扎了三圈后打出的声音,京本把耳侧一缕头发别在耳后,转过头同松村说了句谢谢。松村却从后背直接环住了京本,埋汰在颈间的脑袋亲昵地蹭了蹭京本,在锁骨处印下了一个吻,抬起头盯着京本。

  京本一时不知说些什么好,回避了松村过于炽热的视线,低下头把手搭在了环在自己身上的手,拍了拍示意让自己站起来。

  松村满足的似一只偷得了新鲜鱼干的猫,拿起湿巾擦了擦手,用水果签戳了一块羊羹送到京本的嘴边。京本接下了红豆羊羹,软软糯糯的口感让他不禁眯起了眼,向着松村的位置又张开了嘴。松村迅速又送了一块到京本的口中,看着对方像小仓鼠一样鼓起的脸颊,松村拿出兜里的手机按下了拍摄键。

  “你?”京本停下了咀嚼的动作,伸手想要抢过松村的手机,不料早就被松村迅速插到了裤子后兜里。

  愤恨地拿起签子再塞了一块羊羹,京本决定坐下来完成此行的目的。

  

  泼墨的天空泛出藏蓝色,星子显出了真身。松村坐到了京本身边,抬起手指了指天空中几颗额外闪耀的星。“我上次问了,这就是北斗七星。”京本似乎听出了一丝骄傲,虽然他完全不理解松村这份骄傲从何处而来。

  “为他人指明方向,多么厉害的星座啊。”松村说罢还点了点头。

  京本摸索着握上了松村的手,摩挲着松村的指尖,看向了松村,“而你作为我的北斗星,照亮了我的人生不是吗?”

  松村的手缩了一下,那种血液蓦地冲上头顶的感觉让自己晕晕乎乎的。人们常说理智同一根弦一样紧绷在脑中,而现在他觉得自己的脑中不过是一团杂乱的电话线。伸出另一只手戳了一块羊羹塞到罪魁祸首的嘴中,松村把头转向了另一边,闷闷地说,“住嘴了,不要说了。”

  对方看出了松村的窘迫,反而变本加厉握紧了松村的手,侧过身探到松村面前正视着他。京本的呼吸带着红豆甜腻的香气,下一秒在自己的鼻尖落下一个轻吻。

  松村没忍住笑了出来,“我们真的要这样在天台上互相亲来亲去吗?”

  “我都可以啊。”,京本晃了晃握着的手。

  直白的话让松村决定拿起茶杯掩过这个话题,年长的恋人却直接夺下那个并没有多少茶水的杯子,一把环住了自己的腰。

  “请一直在我的人生中闪耀下去。”

  恋人说出了这样的请求。

  


                                                         

P.S. 1)我卑微求评论 虽然我每次写文都很短

       2)我看见说大我是主张不使用餐巾纸的人 但是     鉴于岛tv上kyomo大冒险他在那里用纸巾塞鼻子耳朵 我就写了他使用餐巾纸的片段

sei

【ほくきょも/ABO】狂疾 04

脑洞来自 @Ameda   感谢

医患AU A scbd×O jbdw

⚠️xing冷淡A xing阴影O 病院 高热

雷点众多 慎


全/文/🔗/在/评/论


卑微求红心 求评论 求推荐

脑洞来自 @Ameda   感谢

医患AU A scbd×O jbdw

⚠️xing冷淡A xing阴影O 病院 高热

雷点众多 慎



全/文/🔗/在/评/论


卑微求红心 求评论 求推荐

Ameda

【不仲】ほし(上)

为什么这么短的文 我还要分两次呢?

因为坑先开出来是我的守则(滚)

可能是校园设定的最后一篇了8

现在是大一生勺x英语老师虎

其实是大我的约会美妆教程(不是

请给我评论!!!!!!!

                                 ...

为什么这么短的文 我还要分两次呢?

因为坑先开出来是我的守则(滚)

可能是校园设定的最后一篇了8

现在是大一生勺x英语老师虎

其实是大我的约会美妆教程(不是

请给我评论!!!!!!!

                                                                 


      在洋洋洒洒的樱花瓣落下之际,京本大我把松村北斗的卒业证书交到了他的手上。

  

  其实京本还做了一件事。

  他扯下了松村衣服上的所有纽扣。

  松村笑了笑,在京本的脸颊上留下了青涩的吻,拉着京本一起拍了照。

  

  京本看了看办公桌上的照片,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自从松村上了大学之后,大学生之间的交际,或者是写也写不完的报告,一点点侵蚀着两个人的时间,除了周末有时间在京本的公寓里腻腻歪歪一会,平日只能靠着line煎熬的度过。

       手机的屏幕跳出了新弹窗,新的line消息抓住了京本的眼球。大拇指迅速按上home键解锁,点开了和松村的对话框。

【今天来我们学校吗?】

       京本蹙了蹙眉,但是又掩不住向上翘的嘴角,迅速回复着。

【今天我有时间的,但是不会打扰到你吗?】

【天文社今晚会组织观星,你有兴趣吗?】

【可以呀。】

【应该会很晚结束,如果电车没了,就来我宿舍挤一下?】

【好,你把具体信息发给我就好,我先去上课了。】

       点开了松村发来的图片,保存到了手机里,京本便锁上屏,揣上课本去了教室。


       下课的铃声从未这样让人愉悦过,看着走廊上匆匆走过的学生们,京本自高中时代结束后再一次体会到了什么是归心似箭。

  一进家门就扯下了勒得让人喘不过气的领带,抓了抓头发,京本准备先去冲个澡。

  从浴室踏出来的时候,手机也响了起来。摁下了免提,京本拿起了喷雾向脸上撒着。

  “我刚刚下课。”松村似乎在收拾着书包,嘈杂的背景音让松村把耳机上的麦克风贴近了自己一些。

  “我刚冲完澡。”京本拍了拍脸颊,挖了一小块面霜,靠着掌心的温度化开,揉在脸上。

  “好的,那我先去食堂。你快到学校的时候告诉我吧。”松村单肩背上书包,向着门外走去。

  “那就先挂了,到时候见。”

  “嗯。”

  

  京本拎起毛巾,轻轻搓着发尾,走到了衣柜前,思索着自己应该穿些什么。T恤和牛仔裤?太随意了。京本心里摇了摇头,否定了自己。转过头余光瞥见上次和松村一起逛街时新买的衣服,京本眼睛亮了起来。或许这套不错。

  松村给自己搭配的衣服总是那么合适,柔和的颜色衬得京本更加年轻。熨了熨米色的衬衫和卡其色的裤子,京本决定穿和松村一起买的黑色匡威。混在这些大学生中应该没有什么违和感吧,京本想着,笑了出来。

  吹干了头发,指尖带着化开的发蜡随意抓着有些蓬松的发丝,京本再三确认了自己刘海,但是觉着自己看起来还是有点像狮子王,拿起一旁的橡皮筋在脑后扎了一个小辫子。

  清爽多了。京本俯身凑近镜子,用眉笔细细地画出眉尾。旋出润唇膏,在唇上抹了一圈,塞到了裤侧口袋里。

  应该可以了,京本在穿衣镜前来回看了看。

  或许还需要一顶帽子。

  看了看腕表,京本抓过一旁的帽子扣在了头上,拎起帆布包,便准备锁上门出发了。

  

  已经过了下班的时间,电车上并不是很挤。京本给松村飞快地发送着消息,大概二十分钟就能到。

  看着比着ok手势的小老虎贴纸,本专心应付着意大利面的松村不禁笑出了声。

  

  跟着导航摸到了大学的门口,京本依稀记得上次和松村来校园的时候走的路线,但是两侧翠绿色的树木看起来并没有太大差别。

  靠边站到了指示牌前,京本努力用眼睛顺着地图上的路走到宿舍楼,但是当他真的再次靠着刚刚拍下来的地图的图片准备走过去了,他意识到自己并不适合独自前来。

  顺着目前看下来正确的路,天也渐渐暗了下来。月亮已经挂上云梢,意外的是太阳在另一侧仍未褪去。京本正了正帽子,最终还是决定向松村求助。

  “我…………迷路了……”京本的食指卷着耳后的头发,轻声同松村说着。

  松村的笑声自听筒传入京本耳中,京本几乎要扬起眉准备反驳他,“你把你的定位发给我,我来找你。”

  京本瞬间瘪了下去,乖乖地嗯了,发送了定位。

  百无聊赖地刷着千篇一律的社交媒体,京本抬头望了望四周,并没有看见松村的身影,退回了一侧的林荫小道,环着手臂准备等待松村的到来。

  不一会毛茸茸的茶色发顶就出现京本的视线中,对方不急不缓地走过来,京本挑起眉,迎着那个方向走了上去。

  “你们校园太大了。”上来就是这么一句的京本,让松村并没有太惊讶。

  “对呀,我们学校是很大。”

  京本本想抑住上扬的嘴角,但是突然意识到对方揶揄的语气,猛地转向松村,“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校园很大啊。”松村伸出手点了点周围。

  京本扭过头不准备搭理松村。

  “你今天穿的很帅气。”

  微微低下头,试图用帽檐遮住发烫的耳根,京本说了句谢谢。

  “不过还是搭配出这套的人比较厉害。”

    “你…………”本想说些什么,京本顿了顿,“是啊,是很厉害。”

  松村很意外会听到这个答复,拢了拢外套,饶有兴趣地看着京本,等着他的下文。

  京本凑到他右耳边,左手拱起来挡在脸颊前,“我的男朋友当然很厉害。”

  温热的呼吸抚着耳侧的绒毛,他转过头看着京本,对上了他亮晶晶的眼眸。

  

  松村抿着嘴,右手局促地摸了摸额头。

       太犯规了……

  年长的恋人似是满足于松村的反应,开心地哼起了小调,一蹦一蹦地跟在松村身侧。

  tbc


sei

点梗

9.6编辑

我鸽了文 dbq 

---------------------------------------

祝贺六筒出道!!!

如果可以的话请点梗!我会挑三个梗来写

还是老样子 北京不仲组 车

我会一篇写完 绝对不坑🙊

并且会努力在8月写完这三篇!!!

9.6编辑

我鸽了文 dbq 

---------------------------------------

祝贺六筒出道!!!

如果可以的话请点梗!我会挑三个梗来写

还是老样子 北京不仲组 车

我会一篇写完 绝对不坑🙊

并且会努力在8月写完这三篇!!!

Ameda
牵手了牵手了牵手了牵手了牵手了...

牵手了牵手了牵手了牵手了牵手了牵手了牵手了牵手了(语无伦次.jpg


きょもほく我可以再来八百年😌

牵手了牵手了牵手了牵手了牵手了牵手了牵手了牵手了(语无伦次.jpg


きょもほく我可以再来八百年😌

Ameda

【不仲】秋

  我又来了

       设定延续上一篇 不过现在是高三生勺x英语老师虎

ooc*

                                    ...

  我又来了

       设定延续上一篇 不过现在是高三生勺x英语老师虎

ooc*

                                                                   


       马上就是秋季段考了。

  松村坐在柔软的沙发上有些不知所措。

  

  今天他来到了京本大我的家里。

  美名其曰补习。

  

  应该是补习吧。松村这么想着,可是心底却有着自己也说不不清楚的期待。

  

  京本从厨房走出来,一只手拎着一罐苏打水。“你先把最近的试卷拿出来,我再去拿些草稿纸。”遇热而在铝罐表面产生的水珠从瓶身滑落下来,在桌子上形成了一小滩水。松村抽了一张餐巾纸擦了擦瓶身,再拭去了桌子上的水,掏出了包里的试卷。

  京本很快就回到了客厅,看着有些局促的松村,轻笑着拍了拍他的头顶。跪在舒适的地毯上,京本把拿来的资料和草稿纸分类放在茶几上,然后转头看向低着头玩着自己手指的松村。松村余光瞥了京本一眼,发现对方也在看着自己,急急忙忙收回了视线。“不用感到紧张,我又不会吃了你。”京本指了指茶几上堆起来的书册,“你有什么特别不明白的地方想要先提出来吗?”

  松村赶忙也坐到地毯上,翻开了自己的笔记本和错题本。“前几天上课的时候讲的从句还是有一些不太理解的地方,虽然试着去再看了一遍课上总结的笔记,但还是有些不懂。”松村一口气说完,却没有得到京本的答复。转向京本,松村撞上了他笑意盈盈的眼睛,脸突然烧了起来。“啊老师你在听吗。”京本点点头,抽出了一张草稿纸,“只是从来没见过一下子说这么多话的北斗,有点惊讶呢。”京本再看了看松村记下的笔记,“北斗一直给人酷酷的感觉呢,啊、这个地方写错了。”京本用铅笔圈出了笔记本上的一个例子。

  松村凑过了头,看着京本圈出的地方,抓了抓头。“啊、可能记错了……”从笔盒里拿出了修正带和水笔,动手改了起来。

  “那我们先做关于这个考点的题目吧。”京本起身,伸手去拿茶几另一侧的练习。浅浅的男士香水味钻入了松村的鼻子,松村悄悄地深吸了一口。“这里有我圈出来的题目,先做红色圈的,再做蓝色的。”松村点了点头,也投入了复习中。

  京本没什么事好做,他不想掏出手机影响松村,也不想离开桌子。思索了一下,京本决定还是看着松村做题是最好的选择。松村的头发和暑假前有了变化,之前暑假的时候突然有一天说是有了兴致去染了茶色的头发,也把过长的刘海修剪的在眉毛附近。他的眉毛应该是画过了吧,京本这么想着,毕竟是一个说过眉毛很重要的人啊。松村并不是双眼皮,至少京本记得自己刚来的第一年,松村也才高一,这个有着窄窄内双的孩子给自己留下了生人勿近的印象。松村的唇形很好看,京本也喜欢看松村笑起来的时候露出的白净的牙。

  “老师……老师……大我!”松村的呼唤让京本回过神。“不好意思,是碰上什么问题了吗?”松村摇了摇头,“那个……老师你找点其他事做做?你盯着我……我有点紧张……”看着对方微微发红的脸颊,京本暗骂自己的心急,“不好意思……那我看看其他练习册里有没有适合你的题目。”京本笑着拿起了另一摞练习册,动手圈起题目。

  松村不一会儿便做完了第一部分的练习,向着前面起身去了厨房的京本说着,“老师,我做完这个部分了。”

  “好的你先放那里,我还放了一些在你旁边,你接着看看那本。”京本从厨房探出头,回复道。  

  过了不久,京本拿着一瓶酸奶坐回了茶几旁边,向松村示意了一下,松村摇了摇头。“好像是新出的酸奶,据说卖点是浓郁的口感,北斗有试过吗?”松村再次摇了摇头,“我妈妈每次买的都是那种带果粒的。”

  京本撕开了玻璃瓶子口上的包装,拧开了盖子。端到了鼻子附近嗅了嗅,接着京本伸出了舌尖,松村北斗只看见京本嫣红的舌尖触到了白色的酸奶表面,轻轻勾起来了一小块,又迅速地收回了嘴中。松村觉得自己的魂似乎也随着京本的舌尖卷到了京本的体内。水润的唇上沾上了一点点白色的酸奶,却在下一秒又被舌尖带过,全数进了口腔。

  

  太色情了。

  松村北斗这么想着。

  

  摸了摸自己的耳垂,试图转移视线,却发现无果,眼睛不受大脑控制的盯着酸奶瓶口,还有那个殷红的唇。酸奶似乎很好吃,这次京本舌尖探出的距离较上次大了很多,卷起来的酸奶也都进了京本的嘴里。这个时候京本却停了下来,放下了酸奶,开始拆起附赠的小勺子。松村有些沮丧的看着京本舀着一大勺酸奶塞到嘴里。“北斗你真的不要来一瓶吗?”京本眼睛亮亮地看着松村,“我看你盯着酸奶很久了。”

  松村赶忙摆了摆手,不敢说出实情。

  对方眯了眯眼,又开始埋头与酸奶作斗争。

  

  松村舒了一口气,低下头同那些烦人的语法较劲起来。

  可是脑中还是挥之不去京本刚刚吃酸奶的情形,不论是那个小巧的舌尖、还是对方吹弹可破的唇。

  逼着自己想了想可能出现在段考上的不及格,松村才回过神,专心扑在英语题目上。不知多久过去,松村总算是做完这个部分的题目,规整了一下散乱的纸,本想转身找京本,却不知什么时候京本已经坐在自己的旁边了。“给我就好,你要不四处转转?稍微给大脑一个休息时间。”松村点了点头,“阳台在那边,现在应该会有很好看的落日吧。”

  没想到已经是这个时间,掏出手机给母亲发了简讯说着不用给自己准备晚餐了,便走向了阳台。轻轻拉开了阳台门,秋日的桂香一缕缕地钻入了鼻腔,稍微有些腻。夕阳把整个天空染成了好看的红色,近处的云也带了一抹紫红色,傍晚的风恰到好处,让松村混沌了一个下午的脑子清醒了些许。发着呆一般的望着远处的天空,漂亮的红色又一次让松村回忆起了一个小时前京本和那罐罪恶的酸奶。

  最好看的胭脂颜色也应该及不上京本嘴唇的颜色,松村这么想着。

  松村也记不得自己在阳台上都胡思乱想了点什么,当他回到客厅的时候,京本已经批改好了前面做的练习题目。

  “这次做得很好!做之前讲的几个要点都没有什么错误了,就几个在注意一下时态,我觉得这次段考你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京本把刚刚批好的题目放在了松村面前,然后开始收拾起散在桌面上的其他纸。“你再看一下我圈出来的几个地方。然后我们就吃晚餐吧。”松村觉得自己的眼皮跳了跳。

“你要下厨吗?” 

  

  京本愣了一下,苦笑着,“怎么会,高地可是好好叮嘱我千万不要给你下厨。你想吃什么,我们可以点外卖,或者你想吃速冻食品,可以去冰箱里看看。”

  松村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我们吃意大利面吧。”

  京本点了点头,“我上次有买那种盒装的意大利面,应该是原味的,你去看看。”松村走到厨房,从冷藏里取出了两盒意大利面,放在了吧台上,“似乎要先解冻一下比较好。”

  “那就放在那里吧。”

  松村擦了擦手,走回了客厅,在地毯上寻了个位置,就拿起了京本刚刚批改好的纸。京本也凑了过来,点着圈出的错题,“这里的句子是主从复合句,而你判断成了并列复合句,所以整个句子的分析出现了偏差。”松村埋头在题目旁边写下了京本刚刚和自己说的分析,再浏览了一遍这组题,才心安的地放了下来。

  抬起头的一刹那,京本的鼻尖几乎可以蹭到自己的脸颊。男士香水的香气源源不断地袭击着松村的大脑,对方的脸也愈凑愈进。虽然紧张地不想面对,可是眼睛却也不受控制地不想闭上。京本纤长的睫毛在眼下投出一片阴影,脸颊上的绒毛也仿佛可以数清。松村蓦地站了起来,冲向了洗手间。不大不小的关门声让京本还是错愕了一下,自己果然还是太着急了吗。

  

  一分钟不到,松村就打开了门,慢慢地挪到了客厅里。见京本并没有盯着自己而只是看着手上的书,以着生平最慢的速度坐在了京本旁边。

  

  似乎是下了什么决心,松村突然改成了正坐,面向着京本。京本也放下了手中的书,看向了松村。没有任何言语,只是静静地带着笑意看着松村。松村却迅速地扣住了京本的后脑,吻了上去。像布丁一样软软的唇,被松村轻轻衔着,慢慢吮吸着的上唇透出晶莹的色彩。京本僵了一下,便放松下来环住松村精瘦的腰身,开始摩挲着松村的下唇。奇怪,并没有酸奶的味道,松村不知道自己的脑子里为什么会蹦出这样的想法,唇与唇之间,齿与齿之隙,只弥漫着薄荷糖清甜的香气。隔着窗帘,夕阳依旧肆无忌惮地穿透进了屋子,晒在地板上,洒在地毯上。空气中没有什么味道,却好像又有着一股甜腻的香气。京本的舌在口腔里纠缠着北斗的舌尖,舌上粗糙的表面抚慰着松村的舌侧,挠的心间也痒痒的。最初的纠缠慢慢变成了温柔地缠绵,松村的手也滑到京本的颈间。京本轻轻地啄着松村的唇珠,逗得松村一阵发笑。“刚刚在洗手间干嘛了。”京本将松村的头发向后捋了捋。松村的眉眼间藏着快要溢出的笑意,凑到京本的耳边,“为这个吻做个准备。”

  京本侧过头,看向松村同黑曜石般的眼眸,继续交换着唇齿间的爱意。

  

  果真是一个食欲之秋啊。

  

  

  


Ameda

【不仲】Birthday Present

给北斗生贺占个位置(虽然茄老师说我这样很危险) 

@Masou 

老沧点的不仲组校园爱情故事x

高二学生勺x英语老师虎

ooc 慎入

                        6/30更新线x             ...

给北斗生贺占个位置(虽然茄老师说我这样很危险) 

@Masou 

老沧点的不仲组校园爱情故事x

高二学生勺x英语老师虎

ooc 慎入

                        6/30更新线x                         

  

十二月三日 星期一 晴

  松村北斗悄悄打开了教职员办公室的门。

  


  全校的学生几乎都在体育馆里听着秃头老校长无聊的发言,昏昏欲睡的午后、冗长乏味的演讲,每一个因素都在带领着森本慎太郎进入甜美的梦乡。

    “北斗,你说这个家伙为什么话这么多?”慎太郎压低了声音,试着缓解自己心中的怨气,但是并没有听见亲友的回答,“诶北斗你怎么不回我?”慎太郎小幅度转了转头,可是并没有看见松村毛茸茸的头。

    诶!这么没有义气的跑了吗?!


    慎太郎看了眼台上慷慨激昂的校长,沮丧地低下了头。



    教职员办公室里静悄悄的,松村蹑手蹑脚地走到左侧第二个桌子边。从厚重的大衣里掏出了一个精巧的盒子,松村不敢多加逗留,塞到了一边的黑色男士皮包里,便弓着腰准备出去。

    轻轻拉开了一点缝隙,左右张望确定没人才走了出来,再慢慢地拉上门。松村舒了一口气,才觉着脸有些发烫,拍拍自己的脸颊思索着还是去保健室躲一躲。


“松村同学没有去体育馆吗?”


    熟悉的声音让松村的身体一僵,已经迈出的脚不知是收回还是踏下比较好。

    “我身体不太舒服,本来想看看班导在不在,请假去保健室。”松村的头几乎可以埋到领子里。


    “啊……你的脸是看起来有点红,快去吧,身体是最重要的。”


    松村赶忙举了一躬,留下一句谢谢京本先生一路小跑走了。


    金发的青年挠了挠头感叹了一下青春,便拉开门进了办公室。走向自己的桌子,拉开椅子,藏青色缠绕着精美的金色丝线的礼品盒一下子吸引了京本的注意力。

  大概猜到是什么的京本还是怀揣着好奇的心拆开了包装。

  深灰色的围巾静静地躺在盒子里,干净的字体在白色的卡纸上写着京本先生へ   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京本看着清秀的字总觉得有些变扭,忽然瞄到交上来的作业的第一份,才顿悟了些什么。抖开了围巾,意外围巾的尺寸正好可以绕完脖子一圈后留出恰到好处的长度。把半张脸埋在了深色的围巾里,掏出手机,在ig上上传了新的照片,配字今天终于二十五了便锁了屏。

  围巾上有着一股淡淡的男士古龙水的味道,并不是什么高级的香水却意外的让人感到安心。京本的手轻轻摩挲着围巾的尾端,啊,手工织的围巾啊。

  下次回礼回什么好呢?


  


    飞奔到保健室的北斗完全把所谓的不要在校园内奔跑的规则忘得一干二净,气喘吁吁的拉开保健室的门。高地被吓了一跳,定睛一看发现是北斗才缓了下来。“你怎么了?难不成哥斯拉在追你吗?” 

北斗没有回答,只是扶着门框喘着气。


“快进来吧,别把我好不容易开的暖气给放出去了。”松村这才拉上门,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这次又是什么?”高地起身接了一杯温水,吹了吹递给了北斗。

  水温透过纸杯缓和了松村因为被差点抓包而绷着的神经,诺诺地说着,“我只是想给京本老师送一个生日礼物……结果差点被抓到了。”

  

  高地摇了摇头,没再多说,转过身继续手上的工作。前几天的学生体检报告还有好多没有打完,唉。

  

  说起来,京本大我也算是高中里的名人。第一天上班时顶着一头耀眼的金发,愣是把教导主任吓得几乎心肌梗塞发作,但是却奇迹般地留了下来。再后来,学校招聘了一位混血外教,有着一头比夕阳还要夺目的红发,大家也就见怪不怪了。

  

  松村拿出手机,百无聊赖地刷着动态,下拉页面之后突然蹦出的三秒前的帖子吸引了松村的目光。

  是京本的账号。

  是京本的账号发了一篇关于他生日的帖子。

  是京本的账号发了一篇关于他生日和自己送他的礼物的帖子。

  

  松村的心脏一下子跳动得极快,心跳的声音震得鼓膜发痛,本来想要双击点红心的指尖在几乎要触上屏幕的时候转了方向,点下了旁边的收藏,再截了一张图。锁上了屏,松村只觉得大脑乱得很。京本到底知不知道是自己送的礼物?自己被他撞见在教职员办公室鬼鬼祟祟的,可能猜到是自己干的了吧。但是一想到京本知道了自己的小心思,却又盼着京本没有猜到,或许保持着一些神秘感才更好?青春期少年的心思其实和少女们并没有什么区别,殷切期盼着、却又抵触着。

  

  走廊上学生们嬉笑的声音打断了松村的胡思乱想,站了起来准备拉开门,却被高地拉住了,“请假单别忘了。”说了句谢谢,没顾着高地的嘀咕,拉开门混入了走廊上的学生中。

  

 

六月十八日 星期二 晴

  在零点的时候,松村北斗毫无睡意。手机上方跳出了弹窗,慎太郎和树都在line上发消息祝自己生日快乐,连高地都发了条简讯说着祝你生日快乐。手机屏幕慢慢暗了下去,松村的眼皮也开始止不住打架,屏幕暗淡的光线愈来愈模糊,松村撑开眼睛摸索着充电线,便睡去了。

  

  早上烦人的闹铃如约而至,虽然是自己的生日,也是最讨人厌的星期二。

  叼着面包出了门,阳光有些刺眼,抓了抓应该去美容院修理的刘海,伴着耳边呼啸而过的风声,奔出了两条马路才发觉手有点空。啊,便当忘记拿了。掏出手机和母亲发了简讯,盘算着午饭在小卖部买些什么比较好,抬头就看见了在对面招着手的慎太郎。

  “北斗!生日快乐!”几乎是灯从橙色变成绿色的一瞬,慎太郎就奔了过来,熟门熟路地搭上了北斗的肩。“谢谢你了慎太郎,可惜我今天给了我自己一个惊喜。”看着慎太郎挑起的眉,松村摊了摊手,“便当忘记带了。”

  “啊可恶,北斗你妈妈做的便当最好吃了!你小子怎么可以忘记带呢!”慎太郎作势要修理松村,却被他给逃开了。“再不快点就迟到了。”北斗指了指自己腕上的手表,一溜烟跑开了。“站住!松村北斗你给我站住!”

  

  拉开班级门,不出意外的看见桌子上堆满的小礼物,迅速把东西塞进了桌肚,和周遭的人也说了谢谢,便拿出了英语书开始温习。第一节是京本的课,而今天的课上有随堂默写,手中的笔尾轻轻地有一下没一下的点着嘴唇,不知道松村在想什么。

  铃声没多久就响了,熙熙攘攘的走廊也安静下来,京本带着标准笑容拉开了教室的门。

  默写其实还过得去,看着在讲台上批改默写的京本,松村想着。京本大我长得很美,美,的确是美。秀气的双眼和高挺的鼻梁,本应该是夺目的金发反而变成了这张脸的陪衬。旁边的同学顶了顶他的手臂,他才回过神说了句抱歉,开始互相核对起阅读的答案。

  

  不一会京本就返还了所有的人默写本,松村打开本子在上面一栏看见写着九十分,呼了一口气,翻着翻着却在最后一道题的下面看见了京本的笔迹。一个大大的笑脸和着“祝你十八岁生日快乐”再一次让松村北斗体会到了心脏异常加速的感觉。迅速合上了本子,警惕地看了看四周,生怕被别人看见这份特殊的礼物。悄悄抬起了头望向了讲台上的京本,却意外的闯入了对方如黑曜石般的眸子。松村北斗见过夏日祭典上的花火,但是京本的眼眸却比它明朗了不知多少;松村北斗也见过老家夏夜天上的繁星,却也不及京本清澈的眼眸的万分之一。慌张地撤离了自己的视线,耳边似乎可以听见对方轻笑的声音。脸颊的温度又一次飞升,眼睛完全不知道应该往哪里摆。旁边的田中树问了一句北斗你发烧了吗不舒服吗,“夏天来了有点热罢了。”没顾着田中今天分明只有二十五度的嘀咕,松村急匆匆转过了身加入其他几个学生的讨论中。

  松村总觉得背后有一道灼人的视线看着自己,却又不敢确认。如坐针毡地熬到了下课铃响,却听见京本点了自己的名字。“松村君,麻烦等会午休前来一下我这。”僵硬地回了一句好,松村不记得自己是如何坐下的,只记得浑浑噩噩地听完了一个上午的课,又揣着一颗惴惴不安的少男心走到了教职员办公室。

  

  午间的铃已经打过了,轻手轻脚地拉开了门,整个办公室静悄悄的,除了京本在打字的声音。“京本老师好,请问找我有什么事吗?”松村北斗开口,但是垂着头不敢看向京本。

  “啊松村君你来了!没什么大事。”京本说着停下了手中的活,从脚边的帆布袋中摸索出了一个布包,递给了松村,“今天是松村君的生日吧,我做了炒面,肯定不如外面的好吃啦,但是祝你十八岁生日快乐!要成为大人了。”

  松村北斗机械地伸出了手,接过了那个藏青色的布包。如果他的心中有一头小鹿,估计早就已经撞得晕头转向了。指尖擦过了京本大我白皙的手背,好滑,东京最上等的丝绸店恐怕也找不出有着这么细腻触感的绸品。

  诺诺地说了一句谢谢京本老师,就在京本希冀的眼神下打开了便当。棕色炒面应该是加了酱油,面的香气合着酱油的鲜味惹得松村觉得嘴中分泌出了唾液,隐隐约约还有着一股甜腻的香气飘了出来。抽出筷子,随着一句我开动了夹起了一筷子。进了嘴的面意外很普通,但是也并不是不好吃,那股奇怪的,甜腻的味道又顺着面条沾在了舌头上。余光看见了京本欣喜的眼神,心间也滋出一股甜蜜。

  真的好像恋人之间做的便当。

  

  甩掉了脑子里不切实际的想法,也在心中对被放了鸽子的慎太郎毫无诚意的道个歉,吞下了最后一口炒面。“谢谢京本老师!真的是非常好吃的炒面!不知道里面都有什么呢!”

  京本挠了挠头,“昨天回家问母亲要了她推荐的酱汁,然后顺便看见了冰箱里的布丁就放在一起烧了。”

  

  布丁?

  原来那个怪异的甜味是从这里来的。虽然没有听过布丁炒面,但是京本给他亲手做便当的事,已经让松村的脑袋有点飘飘然了。松村又一次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教职员办公室的,直到慎太郎的大嗓门唤醒了他。“噫北斗,你的脸上为什么挂着那么恶心的笑容。”松村摸了摸自己的脸,“有吗?”慎太郎点了点头,还试图模仿他,“就是这么恶心。”

  松村作势要打他,却连拳头还没落下的时候,就被一阵腹痛绞的蹲在了地上。“北斗你没事吧,不要吓我。”慎太郎吓得也蹲了下去,赶忙扶着松村的手臂。“带我去保健室吧。”

  

  急冲冲的搀着松村走到了保健室,拉开门慎太郎便喊着优吾快出来救北斗。只见高地略显慌乱地从帘子后走了出来,拉了拉不自然的领子。“帘子后面有什么吗?”慎太郎揶揄地看着高地。“什么都没有啦!”高地拉高了声音试图掩盖什么,“北斗这个家伙又怎么了。”慎太郎摇了摇头,高地是真当自己瞎,没看见那一团红色的乱毛吗。

  “高地老师,我就是突然肚子很痛。”北斗擦了擦额上渗出的冷汗。

  “你中午吃了什么?”高地拉开北斗的衬衫,按了按腹部的几个位置。

  “啊……就是吃了京本老师做的东西。”

  “大我做的东西?”

  “对啊。”

  高地摇了摇头,一脸悲悯地看着北斗,留下了意味深长的话“这个我治不好,只能等你自己身体消化了。”转身给北斗和慎太郎倒了杯水,就坐回电脑前了。

  

  “哇京本老师给你做东西你都不告诉我,太不义气了吧北斗。”慎太郎拿手肘顶了顶松村,“那京本老师做了什么啊?”

  “布丁炒面。”松村舔了舔发干的唇拿起了杯子抿了一口。

  “布丁炒面?是我想的那个布丁和那个炒面吗?”如果松村现在有力气掏出手机拍下慎太郎的表情的话,他一定会把这张变成自己的屏保。

  “嗯,那下午的课就麻烦你帮我请个假吧。”

  慎太郎挠了挠头,说了句放学来看你,就先拿着高地开的请假条走了。

  松村听见了慎太郎口中的嘀咕。

  “京本老师不知道原来黑暗料理这么上手的吗。”

  

  松村昏昏沉沉地睡去了,再醒来的时候看见了京本毛茸茸的脑袋在一旁的凳子上读着什么。还是黑发好,松村迷迷糊糊地想着。抓了抓头发,对方意识到了这边的动静,一下子闪了过来。松村北斗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京本,以前的他一直像一位优雅的京都少爷,现在,似乎变成了邻家的傲娇哥哥。

  “真的不好意思,我真的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京本懊恼的垂下了头,松村本想拍拍他却又觉得于理不合,僵着的手却在京本猛的起身时碰到了他。讪讪地笑了,想要收回手掩饰一下尴尬,却不料被对方抓住了手。京本的指尖意外有着很多老茧,抓了松村心里痒痒的。

  “刚刚高地已经骂过我了………”京本捧起了松村的一只手,“我是真的只想给你之前送我的礼物回个礼。”松村蓦地抬起了头,有些结结巴巴的,“你、你知道是我送的?”京本笑了笑,“你自己的书写习惯还是没有掩盖彻底啊。”

  今天第二次,松村的脸颊又一次升温,无意识地咬上了下唇。京本大我突然拉进二人间的距离,松村北斗甚至可以数清楚京本有多少根睫毛。对方的拇指轻轻抚上了自己的唇,松村只能愣愣的任其摆布。“不要咬了。”京本转身拉过了凳子,却并没有放开拉着松村的手。

  “我很喜欢北斗君送的围巾呢。”

  “还是亲手织的,超珍贵诶。”

  “我爸爸看见了还想拿走,我可是死死拽着没有退让呢。”

  松村呆呆地点了点头,轻轻说着,“你喜欢就好。”

  “北斗君今年还会给我织东西吗?”

  “北斗君可以只给我一个人织吗?”

  “如果别人也有我会很嫉妒的。”

  

  

  松村低着头思索了一下,“可能不行。”

  他看见京本的表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垮了下去。

  松村抽出了自己的手,一个个数着,“过年应该祖父祖母都要,母亲节父亲节也要……”

  京本打断了他的动作,重新挂上了足以让松村北斗脸红心跳的笑容。

  “是的呢,毕竟是长辈,都是需要的”松村眯了眯眼,心脏不受控制的乱跳,期待着京本的下文。

  

  

  

  “那……给恋人织的这个名额,给我好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