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バンドリ

61399浏览    967参与
魚もち
想看这样的美咲!(大叫)

想看这样的美咲!(大叫)

想看这样的美咲!(大叫)

南 極 煎 餅

我又双叒叕给姐妹喂了syls

这次应该会被瓶所以我拼了长图^ ^

其实什么都没有 我也不知道她们在干什么

我又双叒叕给姐妹喂了syls

这次应该会被瓶所以我拼了长图^ ^

其实什么都没有 我也不知道她们在干什么

白卷
*18级限制内容有*tag都打...

*18级限制内容有
*tag都打了但内容只有ykn×lisa(左右位意义上)注意避雷
*人懒 翻车不补档

*18级限制内容有
*tag都打了但内容只有ykn×lisa(左右位意义上)注意避雷
*人懒 翻车不补档

宅宅貓

【さよリサ】女友是貓?

「日菜,妳可以和我解釋一下這是怎麼回事嗎?」

「嗯?啊,這是リサち哦!」

「這我當然知道。」

紗夜伸手揉了揉不自覺皺起的眉頭,接著用力的掐了下自己的大腿確定這不是夢境,再把身著便服、今天理應只是出去逛街的リサ從頭到腳審視過一遍,以此確定這不是日菜的惡作劇。

人的一生總會碰到一兩件離奇的事,這種想法其實紗夜也有,但是看見自己的女友突然長出貓耳和貓尾……

我是不是瘋了啊……

「紗夜,妳沒事吧?臉色很難看喔。」

「請今井さん先關心自己。」

「哈哈……這麼說也是啦~」

也許是因為還沒帶來什麼實際的麻煩,所以リサ並沒有顯得特別慌張,反而還笑笑的摸了摸自己多長出來的棕色貓耳。

看著比自...

「日菜,妳可以和我解釋一下這是怎麼回事嗎?」

「嗯?啊,這是リサち哦!」

「這我當然知道。」

紗夜伸手揉了揉不自覺皺起的眉頭,接著用力的掐了下自己的大腿確定這不是夢境,再把身著便服、今天理應只是出去逛街的リサ從頭到腳審視過一遍,以此確定這不是日菜的惡作劇。

人的一生總會碰到一兩件離奇的事,這種想法其實紗夜也有,但是看見自己的女友突然長出貓耳和貓尾……

我是不是瘋了啊……

「紗夜,妳沒事吧?臉色很難看喔。」

「請今井さん先關心自己。」

「哈哈……這麼說也是啦~」

也許是因為還沒帶來什麼實際的麻煩,所以リサ並沒有顯得特別慌張,反而還笑笑的摸了摸自己多長出來的棕色貓耳。

看著比自己還冷靜的當事人,紗夜只能嘆口氣讓吸進去的冷空氣降溫自己的腦袋,然後再次質問自家妹妹。

「日菜,今井さん是怎麼變成那樣的?」

「吃完糖果之後就變成這樣了。」

「糖果?」

「嗯,是心ちゃん給我的喔!她說吃下去會發生很噜的事,所以我就拿給彩ちゃん和路過的リサち了!」

從剛剛那一段話紗夜就可以知道受害者不只一位,至少可以確定還有常作為第一受災戶的奧澤さん以及丸山さん。

心真是不愧對自己身上「花咲川異空間」的名號,連拿出來送人的東西都能輕易超越世間常理,紗夜不禁開始擔心明天出門會發現全校變成動物園。

雖然這樣的想像是誇張了點,但好像任何事只要放在心身上就都有可能會發生。

「那麼リサち就交給姐姐照顧吧!彩ちゃん還在外面躲著呢!」

「嗯、欸、不對,日菜!弦卷さん沒有說怎樣能變回原樣嗎?」

沒有人影,沒有聲音,唯一回應紗夜的只有日菜衝刺離開時的那陣風和她自己調和的特殊精油香氣。

「哎呀,一下就跑掉了……紗夜,妳真的沒事嗎?」

「沒事……大概吧。」

「哈哈哈……」

看著面對日菜離開時忘記關上而敞開的大門發呆、貌似快放棄思考的紗夜,雖然リサ因為見到難得的情境感到有些好玩,但心中擔憂的成份還是佔了超過一半。

過了良久,重新接上線的紗夜才開口。

「這幾天我父母外出旅行,今井さん就先住下來,明天我會去學校找弦卷さん的。」

「其實日菜拉我來時好像就是這個打算。」

「我想也是,畢竟她都叫我照顧妳了。」

好不容易恢復往常相處模式,也許是因為都被超越常識的狀況弄得身心俱疲,兩人很自然的窩到了沙發上。

當然,不自然的貓耳和尾巴還是會不時晃到紗夜的視野中,但她已經不想在深入探討,要不然頭痛的狀況會加劇。

不過時間一久,紗夜慢慢也感覺到了其他不對勁的地方。

可能只是錯覺,但今井さん是不是撒嬌的有點過頭了?

看著抱住自己手臂、把臉靠在肩上磨蹭的リサ,紗夜突然覺得這好像有點不是人類的行為,但就是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把什麼和リサ現在的行為重疊再一起,直到發現那個露出滿足微笑的貓嘴。

紗夜這才想起來之前友希那幫她科普的關於貓的小知識。

—— 貓會磨蹭喜歡的東西,為了讓那個東西染上自己的氣味,來向其他貓證明這是自己的。

也許是因為之前為了準備大考和樂團練習,導致心裡有點寂寞,也許是因為リサ撒嬌的動作實在是搔的紗夜太難受。

紗夜沒被抱住的那隻手搭上了リサ的肩,讓彼此面對面,リサ被突然湊近的薄荷綠嚇到,身後棕色的貓尾也因此停止搖晃、僵在原處。

「今井さん,要試著把我染上妳的氣味嗎?」顫抖的貓耳邊,有個壓低的嗓音這麼說著。


宅宅貓

【さよリサ】表明清楚

現實中真的看得到搭訕嗎 (´-ι_-`)

——————我是分隔線——————

「YA——!終於可以玩了!」

「亞子ちゃん……小心一點……會跌倒的……」

「宇田川さん,妳已經是即將成為大學生的人了,請注意自己的言行舉止。」

看著衝到前方幾步位置大喊的亞子,紗夜反射性的皺起眉頭,甚至出言勸說。

紗夜始終不能理解為什麼亞子能因為這些事情激動成這樣,即便身高有所成長,打扮有些成熟,亞子的行為和態度也沒有變得和她外表一樣,就像是只有心靈保持原樣似的。

「好了啦,紗夜。今天就讓亞子高興一下嘛。」

「只是來海邊,有必要那麼興奮嗎?」

「畢竟終於從高中生涯最後一場大考中解脫,不...

現實中真的看得到搭訕嗎 (´-ι_-`)

——————我是分隔線——————

「YA——!終於可以玩了!」

「亞子ちゃん……小心一點……會跌倒的……」

「宇田川さん,妳已經是即將成為大學生的人了,請注意自己的言行舉止。」

看著衝到前方幾步位置大喊的亞子,紗夜反射性的皺起眉頭,甚至出言勸說。

紗夜始終不能理解為什麼亞子能因為這些事情激動成這樣,即便身高有所成長,打扮有些成熟,亞子的行為和態度也沒有變得和她外表一樣,就像是只有心靈保持原樣似的。

「好了啦,紗夜。今天就讓亞子高興一下嘛。」

「只是來海邊,有必要那麼興奮嗎?」

「畢竟終於從高中生涯最後一場大考中解脫,不可能會不高興吧。」

「……說的也是。」

看著想繼續出言訓話的前風紀委員,リサ趕緊伸手拍拍她的肩阻止並勸說,以免壞了亞子的興致。

紗夜經過這幾年的適應,也已經不是那麼死板的人,稍微停頓思考リサ的話後便無奈的嘆了口氣。

「不過紗夜也真是的!每次都要這樣,跟嚴厲的爸爸沒兩樣。」

「什、我才沒有!今井さん才是,像個溺愛小孩的母親。」

「欸~我只是很普通的在照顧大家而已。」

妳那種不能稱為普通吧。

紗夜罕見的在心裡吐槽,面前的人沒有讀心術,自然是不會察覺,所以リサ還是維持以往的樣子,吐著舌、露出可愛到會不小心讓紗夜動搖的笑容。

リサ因為要整理東西,所以轉身往另一邊和紗夜分開。

也許是因為紗夜走開才剛好看到,也許是早就注意到在等紗夜離開也說不定。

「小姐,是一個人來的嗎?」

「如果是的話,要不要和我們一起去逛逛?」

「我們知道很多好玩的地方喔!」

「欸、那個,我是和朋友一起的,所以——」

不遠處突然傳來幾句老套的搭訕台詞,讓紗夜感受到異樣,她才剛轉過頭,立刻就對上了リサ求救的眼神。

原來在兩人分開不到幾秒後,有三位男生擋在了リサ面前,單方面的向她丟出許多話語卻不給她回答清楚的機會,甚至還牽著リサ的手試圖把她帶離這個地方。

看著被困擾和害怕等感情纏繞的リサ,原本心情還不錯的紗夜整張臉頓時沉了下來。

「今井さん。」

話音落下的瞬間,リサ的手腕被人緊緊抓住,軟綿的沙地不好站穩腳步,只能順著施力的方向倒進紗夜的懷中。

最開始還站在リサ背後的男生被突然靠近的紗夜用力推開、撞到自己的夥伴,正想破口大罵卻被紗夜帶著殺氣的冰冷眼神嚇得不敢動。

原本自以為是狩獵那一方的男生們,紗夜出現的那一刻立刻膽怯的像小動物似的,如果眼神可以傷人,相信現在三位早已體無完膚。

「那、那個,紗夜——」

「我們走吧,今井さん。」

紗夜不想再多看那些光天化日之下就想拐女孩子的人,刻意忘記東西還沒整理這件事,拉著リサ的手往其他人所在之處走。

但還沒走多遠,紗夜就又停下腳步,原因不外乎就是剛剛那三個男生。

「那個女生是怎麼回事啊!」

「沒想到會被狠狠的瞪了一眼。」

「應該只是朋友吧?」

「棕髮的女生真的還不錯呢~」

「要不等下我們再過去問一次?」

身後的討論令紗夜慢慢平復的情緒又開始走歪,她轉過頭、眼神銳利的對著那不放棄的三位。

三人在視線刺到自己背後時同步打了個冷顫,雖然也不是說害怕被怎麼樣,但還是畏畏縮縮的看向紗夜。


「少對我女朋友動歪腦筋。」


一句話冷冷的拋向三人後,紗夜便牽起リサ快速離開那三人的視野中。

紗夜這個笨蛋!啊~總感覺整張臉熱到要燒起來了。!

面對平時不怎麼表明的戀人突如其來的攻勢,リサ只能在內心如此大喊。

與剛剛石化而降到冰點的三位男生不同,兩人之間溫度反而只因為紗夜無心的一句話而升高。

skyblue0203

【BanG DREAM!】戀愛與謊言 11/3 第22章(中) 彩千聖 冰川姊妹

【BanG DREAM!】戀愛與謊言 彩千聖 冰川姊妹 11/3 第22章(中)

前言:這裡我要說一下,其實S桑經歷一個非常長的消沉期。
那是一次莫明其妙的經歷,雖說不知道成因,但是現在回想過來的確是件有趣的事情。

以下正文:

隨著歲月流動,人們的說話方式就變得愈來愈複雜,
曾經簡單不過的【我愛你】這三字,漸漸被想象中還要沉重。
可以有以下幾種的解釋
1.【我】想努力去愛你
2.【我】想你用心去愛
3.【我】渴望這樣子的愛,你願意給嗎?
想著想著,原來同一句告白擁有上千個化身,
這一秒、下一刻,潛伏於呼吸之間,或者互相對視的瞬間,
到底…所愛的人想表達甚麼呢?

深藍色跑車回到車庫後,關掉引擎的天才默...

【BanG DREAM!】戀愛與謊言 彩千聖 冰川姊妹 11/3 第22章(中)


前言:這裡我要說一下,其實S桑經歷一個非常長的消沉期。
那是一次莫明其妙的經歷,雖說不知道成因,但是現在回想過來的確是件有趣的事情。



以下正文:



隨著歲月流動,人們的說話方式就變得愈來愈複雜,
曾經簡單不過的【我愛你】這三字,漸漸被想象中還要沉重。
可以有以下幾種的解釋
1.【我】想努力去愛你
2.【我】想你用心去愛
3.【我】渴望這樣子的愛,你願意給嗎?
想著想著,原來同一句告白擁有上千個化身,
這一秒、下一刻,潛伏於呼吸之間,或者互相對視的瞬間,
到底…所愛的人想表達甚麼呢?



深藍色跑車回到車庫後,關掉引擎的天才默不作聲地離開車廂,
本人正要移動之際,後方傳來車門兒關閉聲,出現的次數是兩次,透露著車主的壞習慣仍未變改。
偶像來到身邊拿去本人手裡的車鑰,
並且往跑車方向按下按扭,車子的防盜器總算發出確認關上的聲調。
「日菜,你總是忘記這些步驟,這很危險喔。」
「…」
天才並沒有答話,反而抬起頭觀察夜空。
「日菜在看甚麼?」
「沒甚麼,今日雲層有點厚,大概看不到星星了。」
「嗯,這樣真的有點可惜呢。」
總算正眼看著對方,日菜木無表情的說「今日姐姐不會回家,Roselia要做表演的最後採排。」
「我記得紗夜曾經說過,她說時間無多,台前幕後都要通宵練習。」
「嗯…」
「日菜你到底想說甚麼?」
「反正千聖都不會回來,彩你就稍微陪我一下。」
(這個人真是不懂客氣,她是看準人家沒法拒絕才這樣說的。)
偶像露出寵溺的笑容,向對方伸出右手「那麼,我們就稍為任性一下好了。」
「嗯!我們來玩吧。」
雖說熟練地牽起手後,任性至極的孩子卻用眼角餘光偷看手錶的時間,此刻是10:00pm。


原定月底才開始的預演,由於跟接下來幾個大型活動碰期的關系,
令Roselia以及製作隊伍不得不提前準備。
當人們全心投入工作時,時間總過得特別快。
今日一整天,眾人大多待在會議廳,不然就是在會場四周走動,
討論歌曲次序和氣氛的轉變點,以及舞台機械上的安排。
太陽早已消失於天際,幸好舞台的設置總算完成,Roselia亦剛剛在這裡練習過一次。
接下來是等待制作單位再三檢查影像效果,調節音響的輸出率,。
為確保正式表演時能夠獲得最佳的視覺效果,這需要用上幾小時去處理。


會場裡長長的走廊上,被鋪上漂白得能夠反射光芒的地板,這裡傳來一陣響亮得過份的咯咯聲。
一位身穿淺灰色西裝外套,卻配搭著火紅色高跟鞋,外表姣好的女性在走動著。
戴著墨鏡的她走路起來一副超級模特兒的模樣,臉上掛著意義不明的笑容。
即使本人沒作聲,也會被她的氣壓而自動自覺的讓路。
原本站滿staff的通道,瞬間有如紅海般分開,看見眾人的動作後,
這名女性除下名牌墨鏡,蒼藍色的瞳孔仔細打量著仍舊處於震撼的人們。
「不錯…這次的貨色比上一次更懂事。
小羽!將有用的人名記下來,之後的海外公演用得著。」
拋下這句話後,也不管身後的助手發出的悲鳴聲,以電光火石的速度繼續移動。


Roselia的專用休息室


全身上下散發著嚇人氣勢的女性,連門也不敲門的情況下衝進來,
雙手大力地拍在桌面上,瞬間引來所有人的目光。
「小鬼們今日都是火力全開嘛!等著大姐我奪得最高的宣傳費用!
事情結束後再跟你們去喝一杯!」
跟優雅外表完全相反的豪邁經理人(桃瀨小姐)發話後,
附近的一眾staff們都像是被打了一支針強心針般咆哮著
「「我們上啊!!!!」」「「為了美酒!」」「「為了大姐頭的聲譽!」」
滿意地看著一雙又一雙充滿紅筋的眼睛後,
桃瀨小姐轉過頭看著歌姬,一改剛才的霸氣,並且以溫柔聲叮囑留下來的人。
「乖孩子們就好好睡一覺吧,不然就吃點東西,清晨時份我會過來接你們。」
沒有被自家理經人的可怕氣勢嚇倒,歌姬的臉上還是不帶一點表情
「嗯…我們會照顧好自己。桃瀨小姐…那個…」
友希那得到站在遠處的戀人努力提示後,繼續將話說下去「祝武運成功…」
瞬間冷場的鼓勵說話,讓附近的staff們紛紛掩著嘴巴,歇力忍住吐糟的衝動。
「啊嘛,友希那已經盡力了,我相信她下次會做得更好的。」
赤髮的貝斯手馬上牽著戀人的手,
那充滿愛意的陽光笑容,快要把這個房間的氣溫加熱至攝氏三十度。
「湊桑…」說不出話來的嚴肅系吉他手,不由得按著腦袋。
「吶吶,燐子,友希那桑說得很帥氣呢!不如下一次我們也這樣給桃瀨桑打氣好嗎?」
「亞、亞子想的話,應該可以的。」
正當其餘的成員們都被自家歌姬,奇特無比的祝福語弄得哭笑不得之際,
本人還是一副搞不懂自己錯在哪裡的樣子。
雖然歌姬大人偶爾會像今日這樣掉線,但對於被祝福的一方仍然很受用。
「嗯,友希那都長大了,你的心意人家收到喔!
所以說我家的孩子們才是最厲害的樂隊,跟那邊的雜色•三流•偶像團完全不同。」
受到鼓勵的經理人轉過身,跟下屬們揚聲道
「你們給我聽好了!這次絕對要把他們都打在地上!」
語畢,本人便帶著下屬們趕往去總公司期下的宣傳部開會,那裡將會是另一個群魔亂舞的世界。



不消半分鐘,休息室裡就只剩下Roselia她們一行人。
今井莉莎替女友解去手腕上的絲帶,並且不禁嘆氣起來
「哈哈…聽說桃瀨小姐今年又參加《皇牌經理人》,
這間公司的人怎麼都是愛玩的性格呢?」
歌姬以平淡的語氣解說「父親曾經說過,只能熱愛工作是不夠的,也要懂得放鬆的時候。」
順帶一題,湊先生也是高層之一。
擁有幾支優秀樂隊的總公司,為了讓精力過盛的員工們減少得罪同行的機會,
每年都會從中選出最優秀的經理人,得獎者可以跟下屬們出國外遊兩星期,而且費用全免。
當然,輸掉的人們也會有安慰獎,國內的5天溫泉渡假之類。
「燐燐…人家肚子餓了…」早已比自己還要高的宇田川亞子,此刻嘟著嘴的跟自己撒嬌著。
即使長大成人,亞子還是沒有改變過對待燐子的態度,不如說是這個情況愈發明顯。
(亞子配合著各位,並不斷在切換演奏方式,打鼓果然很會消耗體力呢。)
顯然某人忘記了三小時前,大家已經一起吃過晚餐。
愛寵壞戀人這一點,或許是Roselia的隱性特色呢!
「好的,那我們去外邊的便利店吧。」
「果然~燐子對我最好了!」
摸著興奮不已的腦袋,白金燐子可沒有忘掉身後隊友們,
她一邊記下眾人需要購買的物品,一邊牢牢牽緊好動的戀人離開。
這個時候,莉莎的視線移向調整樂器的人。
「紗夜,你要不要跟日菜聯絡一下?」
紗夜看了看時間,此刻已經是1:00am。
(反正日菜聯絡的話,她又會把人家當作小孩般碎碎念的。)
看著幾小時前對方叮囑休息的留言,她選擇將手機收回口袋裡。
「不,還是不要比較好,我想她應該睡著了。」
面對欲言又止的赤髮友人,紗夜的選擇是無視。
然後,她開始轉為跟歌姬談起演出的注意事項。
大概15分鐘後,某人的口袋裡響起一連串P*P的鈴聲。



另一邊廂,【活動小丑劇團】的舞台場館裡


舞台上站著一位低著頭的少女,身穿著類似約會時才會穿上的超級可愛服飾,
雙手握緊著粉紅色的雨傘,背景傳來是點點的下雨聲,然而本人絲毫沒有撐起的意思。
即使沒有看過之前劇情的人,也會被女主角說話時的那份明顯的失落所感染著。
「哈…果然,那個人還是把我當作笨蛋。」
喃喃自語的少女,視線落在自己手裡的雨傘。
舞台的兩邊開始有三三兩兩的人們走出來,把書包當作雨傘的學生們,
快速移動的目無表情西裝男子,撐著雨傘並甜蜜牽著手的情侶,
他們的出現令這裡形成一個非常強烈的對比。
半步也沒有移動過的少女,將手裡的雨傘快速打開,卻在下一秒就這樣輕輕放在地上。
轉眼之間,連最後一位途人都離開了。
「剛剛的人們…都在心底裡嘲笑著我吧,竟然傻傻的站在大雨裡。」
然後,女主角總算抬起頭來,面對著觀眾席的一刻,不禁讓人們發出驚歎。
這位完全失去希望,繼而自暴自棄的女性,開始增添著一份無法形容的存在感。
特別是臉上發自內心的絕望感,瞬間占據著整個舞台。
「神山老師,你的決定果然是正確的,白鷺千聖的臨場感染力實在可怕。」
被稱為老師的女性,對這樣的贊美只是微微一笑。
(所以才說小鬼們就搞不懂事情,這種程度的話誰也可以做到,接下來才是重點啊。)




天色比剛才來得要暗了,一位推著木頭車的中年男子從旁邊出現,他一邊抬頭看著天氣一邊抱怨著
「唉,雨下得這樣大,看來也沒有人會跑來參加祭典,還是早點回家吧。」
趕著路的他看見站在雨中的少女,像是有點看不過眼的,從車裡拿出幾個面具。
「啊…這孩子應該是失戀之類吧。」
「傻孩子,就算再怎樣傷心的事,最終也會過去的,大叔我就送一個給你,你選選看!」
對方提著三個面具,分別是假面X人,狐狸,以及小丑。
少女提起的手雖說帶點遲延,她還是收下其中一個面具。
「謝…謝謝。」
「呵呵呵,那我走了,你也別待得太久。」
勉強擠出笑容的少女,待對方離開後,便回複剛才的悲傷表情。
右手拿著【小丑】的面具,如此同時臉龐出現一道的淚痕。
「傻瓜嘛…這個形容大概錯不了。為了喜歡的人獻上一切,卻被對方無視起來。
可是…如果他真的經過這裡…」
身體漸漸的抖顫起來,左手像是在渴求著某人的懷抱往前伸出。
可惜,這裡只得【空氣】…沒有任何東西可以支撐她軟下來的雙腿。
舞台的光芒開始一道接一道的關上,最後變成只照射著女主角的狀態。
音樂也隨之響起,而跌倒在地上的少女,開始訴說著這份戀愛帶給她的,是無窮無盡的悲傷。
唱著這首受過不同歌手,甚至連丸山彩也翻唱過的歌曲。
白鷺千聖依然能夠演繹出獨特的風格,
舉手投足間完美展現出,被所愛的人背叛而痛徹心扉的感覺,
不斷勾起觀眾內心深處的傷痕,教人隱隱作痛。


40mP『からくりピエロ』歌詞是這邊



觀眾席上的除去神山小姐外,還有好幾位劇團的投資者以及表演的相關人士。
即使是舞台劇的資深參與者,他們的內心也在暗暗稱贊著這位電影明星。
此刻站在舞台上的,是世間最惹人憐愛的女主角,
沒有人能夠忽視她的存在,更會對角色之後的遭遇極為關心。
神山跟編劇悄悄道
「一般演員能夠反映出角色的情感,最厲害的演員就是能夠把角色的內心刻進眾人的心裡。
所以說,這次舞台劇絕對會成功!」
跟台下觀眾們一雙雙灼熱的目光相反,台上的女生面對逐漸消逝的愛戀,
沒有跑去極力爭取,也沒有抱怨任何人,她選擇哀悼著這份無望的戀情。
或者在本人的心目中,是認為不管做任何事,結局最後都是相同。
而這個念頭,是劇本所指明,還是演員自身的演繹,
這一點就要看【對象】是誰。



1:30am


一首充滿懷舊風情的歌聲響起,那是八十年代【竹內瑪莉亞的〈Plastic Love〉】。
講述著醉生夢死卻寂寞不已的人們,為了填補空虛,
不得不在徘徊於五光十色的世界裡,尋找各自的所需。
歌曲本身最為吸引的地方是,一百個人就有一百個解讀,
唯一無可否認的是,在追尋愛的道路上,每個人都是抱著【難以理清】的煩惱。
為何這首歌會出現在睡房?答案比你所想的簡單,這是丸山彩的手機所設定的專屬鈴聲。
人氣偶像放下手裡的電影劇本,伸手拿起附近的手機,
先是清了清喉嚨,然後按下通話鍵「千聖,工作完成了?」
對話的另一邊背景沒有傳來雜聲,代表演員此刻大概是休息室之類的地方。
「不是,導演和編劇在修改著劇本結局,大概要把最新的內容,再上台演繹一次才能下班。」
以鬼才見稱的舞台劇神山導演,本人極為討厭臨時修改劇本這種事,想到這裡彩不禁憂心起來。
「是不是發生甚麼事?神山導師對故事不滿意嗎?」
粉髮偶像還有不敢提問的地方,例如【她是對飾演主角的演員們不滿嗎?】、
【那個人有沒有為難你?】、【對手是否對角色投入不足?】
面對白鷺千聖時,這些通通都變成禁語。
然而,又有誰曉得這一類的提問,何時開始變成禁語呢?
「彩你太愛擔心了,聽其他satff說,神山老師看過一次預演後,覺得結局可以弄得有點意思。
雖說,我認為現在的結局已經足夠。」
「嗯,或者改變一下也不是壞事呢。」
附和著導演的一方,輕輕合上手邊的劇本,快要拍攝完畢電影的名稱是《即便那就是你的幸福》。
「說起來,彩你怎麼還未睡?電影的拍攝程度應該很順利才是。」
「嘻嘻、被發現了呢。千聖,其實下星期就是戲情的高潮位置,我是想再確認一次劇本。」
(彩作為一位演員,確實是優秀的。可是…)
感覺對方不願再談及電影方面的事情,白鷺千聖決定不再追問下去,於是她提出另一個話題。
「明天是休假,彩可不能整天忙碌著。別忘記明天是我們約會的日子喔!」
「千聖…」
「你可以放心,人家大概清晨5:00左右回到家。」
再一次,丸山彩的發言機會又被奪去。
然而,人是會成長的,在台上戰戰兢兢的偶像已經不復存在。
至少,這一刻是不能存在。



彩撫摸著以自己的簽名為造型的抱枕,將自己所想告知對方。
「話雖如此,我還是希望千聖回家後,能夠立刻躺在床上,而不是繼續四處奔走。」
從未想過戀人會作出這種要求,讓早早擬定約會行程的一方,有點措手不及。
為了掩飾自己的驚訝,本人是這樣說的。
「啊啦,彩意外大膽呢~~」
偶像對於這種揶揄視而不見,稍微加重語氣的說下去「千聖,人家是認真的!」
(唉…彩怎麼突然改變想法?難不成工作方面,將會出現炒作新聞?)
資深的藝人很多時候會獲得各種各樣的消息,
小至某對情侶快要分手,大至公司高層的決定,通通影響著自身的前程。
要懂得從中避開帶有惡意的消息,亦是一種極為重要的求生技能。
雖然腦袋閃過各種不外出的合理原因,卻總覺得丸山彩想要的不只如此。
這種時候,稍為堅持一下也是種選擇。
「嗯,我知道。所以說,你就這樣不想跟我約會?」
「不是這個意思!約會也有很多方式,有時候就這樣待在對方身邊已經足夠。」
「可是,總覺得對彩有點不公平,你真的不在意嗎?」
(我在意的事情,千聖根本是知情的。)
當雙方連目標也對不上的時候,能夠做的就只有裝作理解和認同。
「沒問題…反正晚餐時跟麻彌一起喝酒,大概明天會頭痛。」
(唉?原來彩會跟他人在外邊喝酒,也對呢…她已經不再是膽小的丸山彩。)
一直以來鮮少聽見偶像會跟日菜以外的人待在一起,更不要說是在外邊喝酒之類,
讓人驚覺時間的流逝,以及戀人的成長。
「那麼讓我猜猜看,是日菜送你回家?」
「千聖難不成有心靈感應?」
「彩最信任的人就只得日菜一個,要猜中有多難?」
這句話是說得多輕鬆,就像帶著自知之明的語氣,一下子把某人的眼淚引出來。
為免對方發現,粉髮少女裝作咳嗽起來「抱、抱歉…剛剛喉嚨有點不適。」
意外的是,變得沙啞的聲音令某人大為緊張「彩,你快點躺下休息,不要做甚麼事情!」
「呃…我不過是收拾一下劇本,這花不了多少時間的。」
「不行!如果彩不再休息的話,明天的約會就取消算了。」
對此極為執著的白鷺千聖再三警告著戀人,被責罵的一方反而露出愉快的笑容。
「哈哈哈,千聖我真的沒事喔。」
「現在快給我躺下來,彩!」
(說起來…大學畢業後,千聖已經甚少表現出類似的情緒,總覺得有點令人高興。)
大家還能坦誠相對的日子原來是多麼遙遠的過去,時間理所當然會改變一個人的性格。
但是,丸山彩無法不去懷念…那個會當面責罰自己的小女生。
「好的、好的,千聖別生氣,我會乖乖躺著。」
「真的嗎?你別以為能夠騙倒我喔!」
這句話再度點燃起某人的心房,畢竟那個人的愛人方式就是如此帶著怒意。
很多人都會談及認真有禮的白鷺千聖非常吸引,丸山彩對這類話題總是笑而不語。
「嗯,不會。千聖,晚上的風有點大,你記得穿多點衣服。」
「那是當然,彩你把人家當成甚麼?」
(說謊鬼,你才不管人家的話,明天沒生病已經算好了。)
(如果被彩知道,今日還要拍一個下雨時站著的宣傳照,她絕對會飛奔過來。)
各懷心思的戀人們,再拉扯幾句話後便結束通話。


幾分鐘後,房門傳來一陣敲門聲「彩,快點過來!電影快要開始了!」
「我就來了,日菜。你記得將零食都放在桌子上,不能到處亂放喔~~」
最後,粉色偶像站在全身鏡面前,雙手放在兩邊的嘴角,再擠出一個笑臉。
這個動作維持五秒後,感到滿意的人才離開睡房。



後記:

在我的大綱裡,這一小點的更文根本不足夠結束第22章wwww
還有,會附上歌曲只是作者的私心和個人喜好!!!這點絕不接受投訴喔!
『からくりピエロ』40mP
『Plastic Love』竹内 まりや
「それがあなたの幸せとしても」を歌ってみた。KK

即便那就是你的幸福(中文歌名

宅宅貓

【さよリサ】保健室老師和風紀委員

* 此篇為冰川紗夜視角

即便眼前一片黑暗,我也可以清楚的知道自己現在正躺在柔軟的床上。

我努力睜開沉重的眼皮想要知道自己現在所處的地方,最先映入眼簾的是純白但並不熟悉的天花板,旁邊的窗簾被貼心的拉上,避免夕陽的餘暉照到剛剛還在昏睡的我。

雖然身體因疲勞而難以控制,但我還是用雙手支撐著強迫自己起身,但礙於腦袋還有些暈眩,所以沒有立刻下床。

應該是聽到了我的動靜。有隻手拉開了分隔兩張病床的簾子,接著一位我完全沒在校內見過的棕髮女性從布廉後笑咪咪的走了過來。

「身體有好一點了嗎?」

「有。不好意思,請問……那個……」

「我叫今井リサ,是新來的保健室老師喔。才剛開學三天而已,妳會不知道我...

* 此篇為冰川紗夜視角

即便眼前一片黑暗,我也可以清楚的知道自己現在正躺在柔軟的床上。

我努力睜開沉重的眼皮想要知道自己現在所處的地方,最先映入眼簾的是純白但並不熟悉的天花板,旁邊的窗簾被貼心的拉上,避免夕陽的餘暉照到剛剛還在昏睡的我。

雖然身體因疲勞而難以控制,但我還是用雙手支撐著強迫自己起身,但礙於腦袋還有些暈眩,所以沒有立刻下床。

應該是聽到了我的動靜。有隻手拉開了分隔兩張病床的簾子,接著一位我完全沒在校內見過的棕髮女性從布廉後笑咪咪的走了過來。

「身體有好一點了嗎?」

「有。不好意思,請問……那個……」

「我叫今井リサ,是新來的保健室老師喔。才剛開學三天而已,妳會不知道我是正常的。」

我從頭到腳打量著這位自稱是保健室老師的女性,不由得皺了皺眉頭,絕不是因為自己是風紀委員的關係,而是她真的太沒有一位教師應有的樣子了。

撇除臉上淡淡的底妝和稍微燙捲的長髮,白袍下的襯衫衣領少扣兩顆扣子導致鎖骨弧線微微露出,兩耳帶著亮色系的兔子吊墜耳環,雖然沒有留很長但指甲上還是有著明顯的彩繪。

先不說教師,如果這樣的打扮在一位學生身上,不難保我每天都要在校門或走廊叫住她。

「怎麼了嗎?冰川……不對,應該說紗夜さん才不會搞混。」

「今井老師知道我的名字?」

「因為妳很有名嘛~ 『不通情理的恐怖風紀委員長』?」

「唔……」

雖然不是第一次聽到有人那樣稱呼我,但大多都是那種常被我抓的同學在私下抱怨我時才會聽到,頭一次被人直接這樣叫實在是非常羞恥,而且還是從一位老師口中。

在我臉紅低頭時,耳邊傳來了輕笑聲,斜眼過去才發現今井老師像是看到了什麼好東西般露出燦爛的笑容,心臟好像瞬間掉了一拍。

「不過主要原因還是因為日菜每次來我這裡開口閉口就都是妳的事。」

「日菜?」

「妳貧血昏倒時也是那孩子慌慌張張的把妳帶來的,她甚至急到快要哭出來,一直說著『リサち!快幫幫姐姐!』,害我嚇了一大跳呢。」

「……」

只是句簡單的描述,腦海卻有了清晰的畫面,雙手不自覺攥緊了被單,也讓我想起自己昏倒的原因。

在高一的期末我還是一如往常的輸給了日菜,再加上她突然說高二想和我一起學吉他,讓我不得在準備升上高二的暑假中一直緊繃著神經,那樣的壓力導致我最終在開學沒多久因為身體不適倒在走廊。

日菜她一直都想和我一起走回家,一定是因為遲遲沒在校門口看見我才會跑回來校舍。

「日菜很喜歡妳呢。」

「我知道,但是……」

「我不清楚妳們姐妹的事,所以也不好說什麼。但是——」

一隻手放到了自己一直低著的頭上,動作輕柔的摸著,雖然害羞的想反抗,但在抬頭對上那雙純淨的墨綠色時想說的話就全部都吞了回去。

—— 如果還有什麼事都可以再來保健室找我。

自己只是她需要照顧的許多位學生的其中一位,認識的時間也就只有短短的幾分鐘而已。

為什麼她要對自己那麼溫柔呢?

腦袋直到離開保健室都無法解開這個問題,只能把手放在胸口感受過快的心跳。

宅宅貓

【さよリサ】某天夜晚

為了給自己生日禮物,努力寫了自己最不擅長的文 ^_^

 
(你這不是在虐自己嗎 ಠ_ಠ?

 

———————— 我是分隔線 ————————

 
連結在此:

 https://www.evernote.com/shard/s371/sh/6401e25f-50a6-4910-8850-7cf1401d5d84/99510a8bb874efeb29414a41086c654a

為了給自己生日禮物,努力寫了自己最不擅長的文 ^_^

 
(你這不是在虐自己嗎 ಠ_ಠ?

 

———————— 我是分隔線 ————————

 
連結在此:

 https://www.evernote.com/shard/s371/sh/6401e25f-50a6-4910-8850-7cf1401d5d84/99510a8bb874efeb29414a41086c654a

skyblue0203

【BanG DREAM!】魔女的喜好 第四章 中篇 冰川姊妹 11/2更

【BanG DREAM!】魔女的喜好 第四章 中篇 冰川姊妹 11/2更


前言:空白的腦袋


以下正文:


這個世界是屬於人類的,作為居住在此處的非人類生物來說,

沒有甚麼比自己的居住地受到破壞來得可怕,而魔女一族可以說是最受影響的種族之一。

喜歡觀察人類的興衰,研究著世上一切的可能性,

她們當然不能忍受自己魔術工房,即將落入他人的手裡。

為此,她們作出歷史上最大型的『派遣任務』。

從族裡選拔10名魔女,作為【肯霍夫戰線】的主力,並且協助【驅魔教團】去抑制敵人。

古老的魔女們大多都被人類迫害過,反過來說她們亦成為數次人類集體消失的...

【BanG DREAM!】魔女的喜好 第四章 中篇 冰川姊妹 11/2更


前言:空白的腦袋



以下正文:



這個世界是屬於人類的,作為居住在此處的非人類生物來說,

沒有甚麼比自己的居住地受到破壞來得可怕,而魔女一族可以說是最受影響的種族之一。

喜歡觀察人類的興衰,研究著世上一切的可能性,

她們當然不能忍受自己魔術工房,即將落入他人的手裡。

為此,她們作出歷史上最大型的『派遣任務』。

從族裡選拔10名魔女,作為【肯霍夫戰線】的主力,並且協助【驅魔教團】去抑制敵人。

古老的魔女們大多都被人類迫害過,反過來說她們亦成為數次人類集體消失的元凶,

要解決這場沒完沒了的仇恨,唯有靠合作而化解。

當然,異種族跟人類之間所達成的共識,並非每次都會是成功的,就像這一次。




『啪!!』

這一下聲音響徹整個會場,不論是該處的國家代表,

驅魔教團的管理層們,還是異世界的各種族領袖,

都被這位少女的怒火而嚇得停止交談下去。

「你們…你們以為這樣做就可以嗎?那裡的派遣者就只得我的朋友啊!

我怎能讓她一個對著這種數量的敵人?」

雖然人類(國家)一方不斷說著道歉的話,

而教團代表巴斯古·古蘭從剛才開始便不發一言的鄒著眉頭,

雙手所握住的拳頭,顯示著自己有多不滿。

直至這一刻,莉莎跟他才得知這個國家的黑暗面。

大概二百年前,這裡的貴族們決定制造不死軍團,即使在戰爭完全結束後,

他們還是不願意放棄這項研究,甚至悄悄向異世界的生物招手。

「結果,你們竟然選擇在一個大城市的地底深處設置研究用的城堡!?

而且暗地裡不斷收集屍體!?」天使的羽毛激動得掉在桌面上,

散發著聖潔力量的光芒照顧著房間,只可惜這份力量沒能洗淨某些人類的內心。

(將今井大人迫到如此地步,他們的腦袋看來要不保了。)

計算著今後的清算行動,巴斯古終於發話

「天使長,這次的事就交給我們教團處理,我們會把那些不知好歹的投資者回歸塵土。」

「古蘭先生…」沒想到對方會吐出狠話,莉莎的怒意悄為退去。

「很明顯,這次的規模只靠一名魔女是不足夠,希望天使長能夠同意教團的高手們加入。

並且,接納往武器上附加天使的祝福。」

驅魔教團的裡頭養著一群異端,不論是人類還是異世界,他們都不被接納。

當中,某位成員能夠使用天界的祕術。

「你是指…叫他們幫助紗夜?這種事情可以嗎?」

莉莎身為一位外交官,或多或少也了解教團的困難。

每次使出實力後,都要面臨來自世界各地的強烈指責。

成為保護這個世界的主力,卻承受著整個世界的恐懼和不理解。

「不要緊,只是覺得有點對不起今井小姐,看來他們還未知道自己的犯錯有多嚴重。」

銳利的目光狠狠掃向國家的代表們,當中較為年輕的研究員一副不甘心的樣子回應

「天使大人,我們的城堡是一個密不透封的存在。

所以說,不死者數量再多也沒能力突破全部鎖上的鋼門。」

這個說法把某人的心情由平靜再度轉為激烈,

正當莉莎要說下去,站在房間角落的一人瞬間移動至眾人面前。

「莉莎,你不用跟這種人說話。由我來說…」

琥珀色的瞳孔傳遞著不容拒絕的意思,令天使本能地閉上嘴巴。

「給我好好聽著,愚蠢的人類。不死的儀式最重要的材料並非血肉之軀,而是靈魂。

你們將上千萬的靈魂都留在土地深處裡,敵人只需要在地面製造一堆新的身體就可以。」

湊友希那按著莉莎的肩膀,讓對方無法站立起來。

(友希那…你怎麼了?)

當下無法轉過頭來看看墮天使的表情,

然而自手心傳遞過來的暖意,悄悄溶化著赤髮天使的擔憂。

通常自己是挺身而出的一方,此刻竟然反過來被對方保護著。

「所以你是甚麼意思?區區一名墮天使又有甚麼資格代表天使界嗎?」

能夠站在這裡的人類,都是對異世界的地位有多少了解,墮天使的確不屬於天界。

「沒錯,不過你忘記了一件事,製作人造人的技術,是由你們那邊的背叛者提供。」

被敵人利用後,這個國家最早賠上的是整個地底城堡的所有生命,

這是一點逃脫的機會也沒有的悲劇。

這下子,年輕研究員再也說不出話來,垂頭喪氣地坐回自己的座位。

「友、友希那,雖然這個請求有點過份,可以拜托你去找援軍嗎?」

眼下的身份不容許莉莎隨意說出自己是Roselia的一份子,

可以動用人際關系直接找小小魔王幫忙,

為了大局著想,唯有將事情交托給自己深愛的墮天使。

(莉莎,千萬別再被對方利用。)

湊友希那那帶著認真無比的眼睛,提示著接下來的事情不會如此簡單結束。

「我明白了。」

輕輕點頭後,墮天使便離開會議室,但在本人離開的同時,

一把黑色的長槍以瞬雷不及的速度,越過眾人的腦袋,並且插在年輕研究員的面前。

那是某位歌姬的能力之一,可以無限製作專屬武器。

「啊啊啊啊啊!」

此刻,不單是研究員在慘叫,連國家的代表們都在發出可怕的叫聲。

傳說指親眼看過墮天使的武器後,都會招來厄運,甚至會帶來死亡。

冷眼看著這遍亂局的教團代表巴斯古·古蘭,決定放棄跟這群人繼續交流,

轉為向異世界的代表團商議接下來的話題。

要如何找出幕後黑手,又不能打草驚蛇,這是一個相當困難的問題。

(現在我只希望…友希那不會踏上戰場。)

壓下憂愁的天使,心裡暗暗決定在所有事情都結束後,

才會跟人類一方說出,墮天使的武器並沒有附帶詛咒能力的事實。



地點:肯霍夫國家,位於南部的第三大城市---費恩爾


【前進!前進!我們將奪去這個世界!】

【前進!前進!我們將擁有這個世界!】

【前進!前進!我們將改變這個世界!】

重新獲得身體的後,不死者們穿著純黑色的軍服,由城鎮的中心處開始湧現,

雖然這裡的居民用盡一切方式做出各種障礙物,可惜仍舊阻止不了不死者的前進,

它們可以輕鬆越過警隊的包圍網,用著塗上毒藥的牙齒,狠狠地咬在人類的身上。

不消一會兒,人類便死亡並轉化為【完全的不死者】。

由於是不死者直接傳送毒藥,猛烈的毒性令這裡的轉化成功率降至百分之一,

而大部份人類都在被咬到的一刻便死掉。

確認城裡的人再沒有反抗能力後,軍團開始分為三個小隊,分別前往其他的城鎮,

而每次都會在當地製造一定數量的怪物,再任由它們把城鎮裡的人類變成同類。

短短六小時,已經有五個城鎮被攻陷,

如果再不制止的話,兩個星期便能完成一個龐大的不死者大國。




地點:城市費恩爾的邊沿,達維爾鎮


「主人,費恩爾的不死者們快要到達小鎮上。」約翰站附近地理位置最高的私人住宅內,

這裡原本住著一個幸福的家庭,可惜受到敵人的突擊,變成無一生還的死城。

「嗯,青葉小姐那邊進度如何?」

魔女彎腰拾起壞掉的小馬造型時鐘,碎裂的錶面停留著3:44pm

(奇怪、現在是晚上八時,他們早就在近郊區,為何沒有繼續前進下去?)

「回覆主人,將青葉小姐指派到最偏遠的地區,

這個決定果然沒錯,那裡的村民都變回人類了!」

「嘛,能夠拯救的就盡量拯救,不過說到救人的話,這個小鎮的人可沒有這個運氣。」

冷冷注視著外邊的風景,空氣中正流動著微量血的味道,

而懵然不知的市民們還在做著日常的工作。

那絕非正常的情況,一般來說悲鳴聲早已四處嚮起,變成未日電影的情景。

「我們先去拯救校園裡的孩子。」

「那主人坐在我的背上吧!」

瞬間變回原狀的白色貓妖,乖巧的讓魔女坐上來。

「主人,我們要出發了!」

風景隨著不斷加快的移動速度,而變成一堆模糊不清的殘像,

魔女決定到達目的地前不再說話,趁空思考各種事情。




到達學園後,這個光景讓身為貓妖的約翰都不禁胃液倒流,

這些學生們的臉上都刻著一個召喚陣的圖案,數之不盡的圖案類形有一個共通點,

就是把該學生的生命力直接轉化為對鎮裡家人們的【附身術】,

簡單一點來說,是強制人類異形化的術式(需要三小時)。

更可怕的是,這些圖案是大家自行選擇,

只要在手機上點繫選擇的款式,便會馬上出現在本人的臉龐。

而學生們,仍舊繼續待在學校。

(現在是晚上,應該早已放學了,是大腦壞掉嗎?)

魔女的思考路線明顯跟自家使魔對不上。

「好噁心的術式!這是催眠和生存本能切斷的混合版,當術式解除後,

他們會變成鎮上的怪物的小點心,這些怪物甚至是自己的親人來的。

主人,請問還有解決方法嗎?」

「沒有,雖然可以消去臉上的圖案並救出這些孩子,但已經異化的人類再也變不回來。」

如果他們是在下午5時前刻上去的話,那這個小鎮可以說是滅亡了。

「這是要孩子們親眼看見這個地獄般的情景嗎!」

滿腔怒火的貓妖發出嘶嘶般的聲音,痛心著接下來發生的事情。

「最大的問題是,瞬間消去眾人的圖案,就無法弄清對方召喚了甚麼。」

「主人…如果不快點弄去圖案的話,他們的生命力會耗盡的。」

「嗯,所以選擇冒著危險去拯救一小部份人,還是消滅整個這個小鎮而保護其他城鎮。」

(看樣子,這會是一場苦戰。)

魔女冰冷地在地面劃出一個三角形的術式,然後將魔力輸入其中。

「約翰,接下來就拜托你了。」

三角形的中心點突然由混凝土變成黑色的洞穴,然後有無數白色的手伸出來。

其中一只手移到至紗夜的面前,打開的掌心生出六隻眼睛,每只眼睛以不同角度轉動著。

(嗚…主人是何時跟這種東西簽下合約?這種怪物可不是隨便能找到的。)

「群白魔手,你們先負責處理學生們臉上的圖案,

然後將鎮裡的異化者,通通帶去達維爾鎮東邊的廢墟。」

聽見指令後,六隻眼睛同時注視著魔女,

狀似彎月的眼睛們像是嘲笑著對方需要自己的力量,

如此不尊重紗夜的態度,把認真的使魔徹底的惹怒了。

「你這傢伙是想被咬死嗎?」

魔手們絲毫沒將貓妖放在眼內,用著約三十只手支援著本體,將之從陣裡顯現。

然後,像是恐怖小說才出現的模樣,降臨到這遍土地。

「主、主人!這可不行的!」

使魔沒想過自家主人竟然容許對方直接過來人類世界,驚嚇不已的表情令魔女不禁一笑。

「約翰,你也知道長期開啟連接兩個世界的術式有著壞處,

而且魔手的能力足夠化解高級咒語。」

群白魔手開始工作後,不消一會兒,身心受驚的年輕人都在亂跑著。

「主人你看!根本是引起混亂的解咒方法啊!」

「那麼,約翰你就負責將他們送去鎮外,最好是南邊的高山山頂。」

紗夜指著的山並不算特別高,但以人類的速度來說,大概要花上不少時間。

「我、我不能跟著主人嗎?保護主人是使魔的工作。」

「這是錯誤的想法,聽從命令才是好使魔的態度。」

自知再說下去也沒用,約翰選擇變回人型,往學校的內部進發。

離開的時候,黑色使魔悄悄回頭看。

群白魔手跟魔女,兩者站在一起,這個畫面散發著某種怪異感。

(唉…希望主人可以減少跟這些生物簽下契約,單單是存在就屬於混沌的禍端,

萬一被出現反噬,後果將會非常嚴重。)




使用飛行術式移動的魔女,在空中環視著小鎮的變化,當異化者看見白色的魔手時,

大概是本能感知到危險,竟然不顧自己的轉換未完成,強行在受害者身上破體而出,

充滿缺陷感的怪物,一瞬間站滿整個街頭,附近驚慌不已的人類,形成一整個悲慘的海嘯。

冰川紗夜輕聲道「可憐…真是可憐…這個距離即使是我也做不了甚麼…」

白色魔手並沒有拯救任何一位人類,因為這並非它的工作。

《魔女大人,解咒工作剛剛完成,可惜呢~~將異化者帶走這件事失敗了。》

順帶一題,群白魔手並不喜歡張口說話,反而喜歡用心靈感應。

「你不會是故意嗎?製造機會讓敵人反抗起來之類。」

《本大爺怎可能做這種事情?不過,如果是魔女大人想的話,可以喔、消滅異化者的任務就交給我。》

「不用了,我跟你的契約有著次數上限(每日三次),安全起見還要保留一次機會。」

《啊啊…真是可惜呢,那我是時候退場了。》

擁有眼睛的白手,圍著魔女的身邊轉了一圈,原本正常的眼睛一隻接一隻變換顏色,

最終變成左邊三隻橙紅色,右邊三隻青銅色。

《那麼,祝你可以生存,直至我們再次相見。》

消失於空間之中的白手,在最後一刻也在揮著手道別。

(哼!這傢伙還是喜歡陷害契約者,一點小事就想人家破壞契約,根本是在做夢。)

冰川紗夜作為人工魔女,總不能整天跟比自己弱的生物簽下契約,

偶然也要像這樣收下強大的合作夥伴。





這個時候,紗夜注意一小群在逃生中的人類,正向著城外奔跑著。

他們的身後是異型大軍的來襲,魔女選擇這個時候降下來。

「啊啊啊!又是怪物啊!這次我們死定了!!」

比較膽小的在呼聲著,另外的勉強用著抖顫的手握緊棒球棍。

「我們就、就算死也不會變成怪物的食糧!」

(每一次都用這種對話開始,真搞不懂人類的心理到底算強還是弱?)

嘆著氣的魔女繼續解說「我是來幫助你們的,如果不想死的話就快點趕到那邊的山上!」

「誰知道你的話是真還是假,大家別亂相信她!」

其中一人在大聲吶喊著,把人們的警戒心再度提升起來。

「既然你們要拒絕拯救的話,我也沒甚麼辨法。

畢竟擅長控制心靈的魔術師在吉普費里鎮。」

忽然聽見怪物般的女性吐出另一個鎮的名稱,令眾人理解這或者是個逃離小鎮的好機會。

「現在,我要前往那座山跟同伴匯合,如果不想死的話就跑在人家的面前。」

就像紗夜所想的那樣,人們開始慌慌張張的奔跑起來,一開始的確是非常不安的。

但是,當看見魔女闖空拿出兩把匕首,雙手分別握住,並且往怪物們砍去開始,

他們的心底裡就只剩下感激之情。

原本在驅魔教團得到的資料是不死者,眼下卻是五十種以上的魔物。

(麻煩了,其他地區也沒有出現這個情況,難不成是刻意針對我?

那代表,人類的會議裡仍舊留著殘餘著敵人,

今井桑或者一下子注意不到,幸好湊桑也待在會議室裡,應該沒有問題的。)

暗暗為友人們的安全而擔憂著的魔女,彷佛完全忘了自己的處境有多危險。

人工魔女一般不會入選成為戰區的幫手,冰川紗夜卻是個例外中的例外。

不管多困難的術式都可以研究成功,同時脾氣不會為此而變得像古老魔女那般任性。

可惜的是,那過於優秀的才華,卻把她帶到更危險的處境。

即使在評議會,霧之森多次表示不滿,也不能否定紗夜作為【禁忌】的存在價值。

那就是極具效率,而且能破壞一切的術式實力。

一邊揮動著劍的魔女,不斷往劍身切換著這刻最有效的術式,

雖然有想過將整個鎮都破壞掉,但是一直湧上來的敵人讓紗夜連半點空閒也沒有,

根本沒法抽時間思考使用大型破壞術式的機會。

(可惡,敵人種類太多!)





不知不覺,一行人已經抵達山腳位置,弱小的怪物也差不多被魔女消滅完畢。

冰川紗夜決定在這裡跟眾人分道揚鑣,本以為他們會爽快答應,結果卻是…

「魔女大人,你還要待在這裡嗎?這不太好吧。」

「那個,不如跟我們一起上去?」

一路上,紗夜曾經簡單解說情況,指上方待著自己的使魔和拯救小組。

雖然如此,人們也不想把龐大數量的敵人交給魔女一個應對。

(唉…我只有外型是人類,他們怎麼把魔女看成同類的?)

「不用了,我過來這個鎮就是要完全清除這種東西。

大家要記住,非人生物的危險性不只有即時性,

還有著各種各樣的攻擊方式,祝你們好運。」

這是魔女跟眾人分別前的最後一句說話。





當人類們消失於山上來的路時,中等級別的怪物軍團卻突然全體退後著,

這個行為,讓紗夜心裡暗暗憂心起來。

(終於要來了嗎?)

深夜的小鎮本應完全黑暗才對,這一刻共有三處地方發著不祥的光茫,

聚集在這些地方的怪物們開始痛苦的倒下,

靈魂跟肉體都轉化成能量,召喚著敵人最想要的生物。

「可惡,難怪一直要我殺掉較弱的異化者,原來是想增加【詛咒】這個元素。

真的是…這次被徹底利用了。」

嘆著氣的魔女,為著之後的對戰換上新一批武器,已經嚴重破損的雙刀就這樣插在地面。

「這也好,人類不在場的話,也不用留手了。」

召喚陣不斷往外擴大,然後全身長著黑色腐肉的屍龍、

完全失去肌肉的骸骨龍,和眼睛冒著綠色火焰的白龍,一一降臨在大地之上。

「幸好沒有將這個鎮交給青葉桑,看到這些龍族悲慘的下場,絕對會影響兩人的關系。」

明顯沒有附加本體意識的巨龍們,不約而同注視著遠處的人工魔女。

三頭巨龍包圍著城鎮的中心點,不斷發射出極高能量的咆哮,在地面弄出一個巨大的坑洞。

這下子地底的城堡就再沒有能力,困著由人類轉化而成的不死者(真貨)。

「呵呵…這班人類,真是愛做這種三流的研究。」

情況就像非洲的螞蟻巢穴被打破後,數以萬計的螞蟻湧出來,他們將矛頭都指向魔女一人。

如果紗夜仍舊待在山腳的話,這座山跟裡邊的人類很快會被消滅,現在就只有一種做法,

即使知道這是陷阱,冰川紗夜還是照著做。

她飛去坑洞的中心點,並且用鎖鏈將三頭龍的腦袋都套在一起。

數之不盡的敵人向她飛撲而來,上萬的不死者張牙舞爪著。

但就在刀刃快要碰上目標時,一道強大的衝擊力從背後打在魔女的背上。

「可、可惡!」

整個人撞在石牆上,並吐出一口鮮血。

本應跟鎖鏈連在一起的巨龍消失了,取而代之是三個人型化的高級不死者。

「人格消失後…竟然還能保持人型、也、也太蠻不講理了吧。」

三小時後,位於山頂的天文台。

約翰焦躁的來回踱步著,連帶剩下的人類們也開始不安起來。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怎可能會這樣!」

從指揮室那邊傳來的消息是這樣說的

【這是敵人消滅異世界的主要戰力的陷阱,不只是達維爾鎮,

所有戰區都從地底出現無數不死者,

將對手拉進地底深處,最終目的是令大家在圍攻下力竭而死。】

「這種時候就算有援軍過來,也沒法立即到達魔女大人的位置。」





如此同時,遠在異世界的人氣酒店內

「日菜?你是怎麼了?為何今日總是心不在然?」

平常總是會把魔女大人的話聽進去,對於異世界的事情充滿無盡好奇的人類孩子,

今日卻一反常態,連【深海神明圖鑑】也忘記關上,

任由裡頭的縮小版神明全部跑出來,在整個房間浮動著。

當中,頭部像章魚,臉部長有像烏賊的無數觸手,手腳卻長著巨大鉤爪的怪物。

牠慢慢降落在小孩子的肩膀上,觸手輕輕碰著對方的臉頰。

【E%5rnZMY*frd>$#b0g*】

日菜「不要…我現在不想玩。」

幼小的神明們雖然沒有本體的殺傷力(能力大幅弱化),

牠們仍然能夠輕鬆超越語言的界限,偶爾甚至會引誘閱讀者成為自己的從屬。

雖說被眾神包圍著卻不會為之動搖的人類,世界上並沒有多少個。

「格雷,那孩子是身體不適嗎?」

白色使魔搖了搖頭,並且繼續說「魔女大人,我認為日菜大人是在掛念主人。

「吶…媽媽,姐姐現在做著甚麼?」

「做著甚麼?大概是跟怪物打架吧。」

「魔女大人!」格雷滿是責難的視線,顯然沒能制止對方繼續說下去。

「日菜,你想見她嗎?這是不行的,沒有紗夜的認可,通訊魔術是無法生效。」

被說中痛處的人類小孩,緊緊抱著懷裡的書籍,

打開的書頁上,正播放著天使墮落成邪惡之神的動畫。

「日菜大人,請把書本合上。再這樣下去,會把麻煩的東西召喚過來。」

聽見白色使魔的勸告,令他馬上被四周的異形打量著。

就在眾神快要向格雷發動攻擊之際,小小的人類總算發話

「小克,你們不能搗蛋的,否則媽媽會把書燒了。」

失去媒介對於這類生物來說是一件大事,牠們立馬以空中停頓作為回答。

「先回去書裡面吧,改天再跟你們玩。」

閱讀者的權限之一,是可以直接要求牠們離開。

冰川日菜用食指指著書本,毫不猶疑指揮著喜怒無常的生物們。

小妖怪形態的眾神每只都摸一下日菜的腦袋,然後跳進書本裡。

最後離開的是待在肩膀的小克,牠點清進出數量相同後,做出跳水一般的動作回歸書本。

關上的書本立即被憑空出現的黑色鎖鏈重重捆綁著,

白色使魔立刻施出術式,免去直接觸碰並把圖鑒放回書架上。

思考著各種情況的霧之森,神色開始認真起來。

(如果沒記錯的話,紗夜應該待在戰場裡,直接跟她聯絡也是沒用的。

這個時候最應該接觸的…應該是那孩子。)

魔女開始下達指示「格雷,你去跟約翰聯絡,看看情況如何?」

「那小的先失陪了。」

「格雷,就站在這裡可以。反正這孩子總有一天會看見。」

(唉?會看見甚麼?媽媽想說的到底是甚麼?)

即使內心再不情願,使魔仍然聽從古老魔女的要求,開啟能夠直播視像的術式。

結果,黑色使魔焦躁不已的神情立馬出現在術式上

「太好了!格、格、格雷,我…正好要找、你、你!」

不單是聲音傳遲緩,映照出來的表情也有點扭曲著,

然而一般來說,跟人間的通訊,並不會出現被高濃度魔力扭曲的力場。

「發生甚麼事?快說!」

格雷運用心電感應跟約翰交流,霧之森跟作戰會議的參與者聯絡、最終他們得出一個結論。

冰川紗夜是敵方重點攻擊對象,幕後黑手是故意利用人類跟異世界生物的不互信關系,

令主力隊伍的人數估算嚴重出錯,

由對付一萬個普通不死者,瞬間變為近二十萬特製的不死者。

「霧之森大人,我是驅魔教團的救援小隊,

此刻我們的同伴正努力前往禁忌魔女的所在地。可是…」

視像的背景是數之不盡的不死者,它們做著各種生化O機般的行動,

撲上來的怪物們,嘴角流出來的血液是深紅色,需要直接將腦袋和頸項分開才能完全制止。

一個個蒼白不已的臉孔,露出野獸般的欲望,吞噬著能夠觸及的生物。

殘忍而不顧後果的攻擊方式,完全拖慢著教團成員們的移動速度。

這時候瑩幕的另一邊傳來聲音「隊長!要突破這一層了!」

「我們剛好到達地底城堡的第一層,但距離魔女大人還是很遠…」

被稱作隊長的男人不敢再繼續說下去,畢竟惹怒古老魔女的代價太大了。

格雷小心翼翼回頭看向霧之森,魔女大人從後方按著自家孩子的雙肩,

用著日菜從未聽過的冷酷語氣說

「格雷,準備完畢後就用使魔的特權直接去紗夜那邊,不要戀戰。但是,千萬別留手。」

「屬、屬下知道了。」

格雷壓下心裡的恐懼感,轉而跟救緩小隊發話

「請你們返回地面,並且幫助山上的人類離開城鎮。」

「可是!這樣子的話!」

白色使魔接著道「帶走主人時,我會投下一個小型黑洞,你們就看著辦。」

小型黑洞,這是結合人類科學和異世界的知識所製造的武器。

一旦被吸進其中,就必死無疑。

明白以自身的立場不能再說任何反駁的話,隊長立刻指揮著眾人,並改變行動的方針。

「媽媽?」小孩子一副快要吐出來的樣子,拉著大人的手。

「日菜,是不是覺得非常噁心?」

小小的腦袋輕輕點著頭,左手亦掩著嘴巴。

教團那邊的影像再次變成紅色,成員們發揮著他們的存在價值,以異型對付著異型。

即使是戰力占上風的戰鬥,不死者們倒下的聲音,

血液橫飛的情景,對一個只有七歲的小孩子實在過於刺激。

得到小孩子如此誠實的反應,霧之森內心的各種怒火立馬消去了不少。

「我的小可愛,紗夜做著這種事已經有幾百年了。」

「姐姐…」

聽見自家母親的說法後,日菜開始勉強著自己,視線一直沒有移開過。

明明身體的不適感快要到達極限,本人還是執意觀看著殘酷的光景。

(呵呵,一旦知曉跟紗夜有關的事情,就緊緊抓住不放,這種程度的毅力也算是稀有。)

古老魔女用著奇怪的眼神打量著冰川日菜,格雷就努力不去想象各種可能會發生的事情。

跟教團的通訊結束後,白色使魔亦開始他的任務。

只是這個極為正確的救援決定,卻出現一個令人意外的結果。



後記:


別被我的上中下篇【誤導】,這種分段只是個人習慣,不是指字數的多寡。

請按進【清純的S大送給你,各種純純的愛

南 極 煎 餅
🎃💜💛🎃 kokk万圣...

🎃💜💛🎃

kokk万圣happy

因为黄紫很配万圣所以我今天无论如何也要草一张出来!!!!

于是就强行⬆️

🎃💜💛🎃

kokk万圣happy

因为黄紫很配万圣所以我今天无论如何也要草一张出来!!!!

于是就强行⬆️

ɴᴀᴋᴜ ♡

- 今井 リサ  𝙱𝚊𝚗𝙶 𝙳𝚛𝚎𝚊𝚖! × 𝚆𝙴𝙶𝙾 𝚟𝚎𝚛 -


𝙲𝙽 : 𝙽𝚊𝚔𝚞

𝙿𝙷𝚇 : 𝙳𝚎𝚗𝚐𝚎𝚔𝚒  @椎名電電電電電電電電電電  

𝙿𝚘𝚜𝚝 𝚙𝚛𝚘𝚌𝚎𝚜𝚜𝚒𝚗𝚐:𝙽𝚊𝚔𝚞 & 𝙳𝚎𝚗𝚐𝚎𝚔𝚒


带琴的正片链接:http://t.cn/AiBh4MWM 新来的朋友们请一定看看带琴部分(ؑᵒᵕؑ̇ᵒ)◞✧


日常部分没有拍好(๑•́ωก̀๑)但既然修好了就发出来吧,也算是完成一件...

- 今井 リサ  𝙱𝚊𝚗𝙶 𝙳𝚛𝚎𝚊𝚖! × 𝚆𝙴𝙶𝙾 𝚟𝚎𝚛 -


𝙲𝙽 : 𝙽𝚊𝚔𝚞

𝙿𝙷𝚇 : 𝙳𝚎𝚗𝚐𝚎𝚔𝚒  @椎名電電電電電電電電電電  

𝙿𝚘𝚜𝚝 𝚙𝚛𝚘𝚌𝚎𝚜𝚜𝚒𝚗𝚐:𝙽𝚊𝚔𝚞 & 𝙳𝚎𝚗𝚐𝚎𝚔𝚒


带琴的正片链接:http://t.cn/AiBh4MWM 新来的朋友们请一定看看带琴部分(ؑᵒᵕؑ̇ᵒ)◞✧


日常部分没有拍好(๑•́ωก̀๑)但既然修好了就发出来吧,也算是完成一件事了

拍了带琴的部分也拍了逛街的部分,这套非常日常,也是她们的另一面吧~

*这个版本官方只出了上衣,其它的配件如裙子、鞋子等都是𝙽𝚊𝚔𝚞自己找的,没办法完全和视觉图一致,对不起𝚚𝚞𝚚

宅宅貓

【さよリサ】不同的稱呼


* 此篇為今井視角リサ

 
自己其實是個還蠻有少女心的人。

雖然這樣直接講有點羞恥,但既然是事實也沒什麼辦法。

 
 
會喜歡可愛的東西,會憧憬少女漫畫裡的情節,自然也會突然希望自己那遲鈍的像木頭的戀人會有一些特殊的舉動。

也許正是因為自己遲遲等不到那所謂的特殊舉動,所以才會對她說出那種也不算特別奇怪的要求。

 
 

「紗夜,明天約會時能試著只叫我的名字嗎?」

「為什麼?」

「呃、因為……該怎麼說呢~ 就是想說,既然好不容易成為戀人了,就在平常做些算是『因為是我』所以才會有的特殊事情。」

「只叫名字這件事...


* 此篇為今井視角リサ

 
自己其實是個還蠻有少女心的人。

雖然這樣直接講有點羞恥,但既然是事實也沒什麼辦法。

 
 
會喜歡可愛的東西,會憧憬少女漫畫裡的情節,自然也會突然希望自己那遲鈍的像木頭的戀人會有一些特殊的舉動。

也許正是因為自己遲遲等不到那所謂的特殊舉動,所以才會對她說出那種也不算特別奇怪的要求。

 
 

「紗夜,明天約會時能試著只叫我的名字嗎?」

「為什麼?」

「呃、因為……該怎麼說呢~ 就是想說,既然好不容易成為戀人了,就在平常做些算是『因為是我』所以才會有的特殊事情。」

「只叫名字這件事很特殊嗎?」

「放在紗夜身上就很特殊啊。因為妳除了日菜之外的人幾乎都是叫姓氏加敬語,突然只叫名字的話感覺不是很特別嗎?」

「特別嘛‥…」

看著紗夜摸著下巴、認真思考的樣子,我總覺得有些抱歉。

 
 
這種事情說白了就只是自己的慾望,我很清楚只要說了就會讓紗夜陷入思考中,雖然會因為知道紗夜為了自己的小要求努力而感到高興,但也會覺得還是不要每次都勞煩她好了。

 
既然是在交往,有些事還是要順其自然比較好,不用到每次都要親口說出來。

 

懷著這樣的想法,我打算向紗夜收回自己的願望,但她卻搶先一步開口。

 

「我知道了。明天我會試著那樣稱呼今井さん的。」

 
 

「抱歉紗夜,打扮稍微花了點時間。等很久了嗎?」

「沒有,我也才剛到而已。我們走吧,リサ。」

「嗯,我、我知道了……?」

我看著紗夜和往常一樣向我伸出的手,心裡卻突然有股異樣感,讓我停下牽住她的動作。

 

「怎麼了嗎?リサ。」

湖水綠的眼瞳疑惑的看著我,嘴巴不忘再呼喚一次我的名字,好不容易緩過神的我只能搖搖頭後露出笑容,急忙說一句「沒什麼事」再牽住她的手。

 

雖然只叫名字這件事是我提出的,但我完全沒想到原來自己會這麼在意。

 

與平時不同,甚至與他人有所區別的稱呼,僅僅只是用自己最喜歡的嗓音唸出「リサ」兩個音節就可以感到那麼不可思議,果然少女漫畫的情節也並非完全虛假的。

 

帶著有些雀躍的心情,兩人的約會和往常有些不同的開始。

 
 

「之前リサ說想去的那個咖啡廳貌似等下人會比較少,應該可以去看看。」

紗夜這麼說著突然湊近了在用手機看路的我,自己並沒有被嚇到,反而想著眼角餘光瞄到的側臉有些好看的過份。

「沒事吧?リサ妳這樣不小心的話,下次很可能真的會受傷。」

因為發呆而被道路細縫勾住高跟鞋的我跌進了紗夜的懷裡,清新的氣味來自飄到眼前的髮絲和因往前倒而湊近鼻尖的脖頸。

 
 
「是身體不舒服嗎?感覺リサ今天一直都在發呆。」

好看的面容因過於靠近而模糊不清,額頭相抵,帶著相當熱度的吐息就那樣和自己的混雜再一起。

 
 
就像這樣,今天一整天我都確實被紗夜用「リサ」這個名字呼喚著,自己雖然感到高興,但也因此完全無法靜下心。

 

自己的名字當然不是什麼咒語,可就是會讓我在聽到的瞬間突然止住呼吸,其實自己也清楚,一定是因為從她口中說出才會這樣。

 
 
心跳感覺比平常快一些,特別是在聽到紗夜呼喚自己的名字的時候,攥著的手心傳來的只是熟悉的溫暖,但卻沒有理由的在無意中升高了自己的體溫。

 
 
因為對方直率的用自己的名字稱呼自己,所以心裡自然會感到喜悅,但同時讓我冒出了一個疑問。

 
 
「時間差不多了,我送妳回去吧。」

「紗夜。」

「什麼事?」

「妳能理解我為什麼希望妳能叫我的名字嗎?」

 
眼前的人似乎難以理解我的問題,先是困惑的看了我,再看向我不自覺握緊的手。

 
 
「……因為只要這樣我就會覺得在紗夜眼中自己是妳特別的人。關於這一點妳能理解嗎?」

「今井さ……リサ……」

就算聽見紗夜不小心唸回去的稱呼,我也不打算停止後面的話語,因為那樣就一定會陷入沉默。

 

「雖然我知道紗夜是個不擅長表達感情又遲鈍的人,但因為妳總是表現的有點冷淡,所以我會常會擔心……擔心自己的喜歡和和紗夜的不同之類的。」

 
習慣的笑容在不安的影響下難以順利出現其實是預料之內的事,但我還是想要乘機問清楚。

因為我不想要用搖擺不定的心面對彼此的感情。

 

「今井さん,請妳抬起頭。」

吐露出的心聲以及數秒的沉默換來的是一個蜻蜓點水般簡單的吻,臉被比自己稍大的手掌安撫似的輕撫著,清澈的湖水綠再視線交會之際傳遞了誠摯的感情。

 
 
「我確實不懂戀愛,也不懂如何表達,但是我還是希望……」

 
「希望今井さん相信我有在好好喜歡著妳這件事。」

 
 
鬆開的手變成抱緊自己的雙臂,力道有些過了但也不至於用疼自己,因此我順著自己的心情露出了有些無奈又像是在嘲笑自己的笑容,同樣也伸出手抱住她。

 
也許是終於得到回應,紗夜的僵硬的身體終於開始慢慢放鬆。

 
 
「讓妳感到不安我很抱歉。」

「沒關係喔。」

 
 

——只要知道我們是確實喜歡著彼此就好了。

 

宅宅貓

【さよつぐ】當一回抱枕

我是一定要拿枕頭墊腳才睡得著 (`・ω・´)

————————我是分隔線————————

就在剛剛或者該說幾分鐘前,紗夜得知了自己的女友是有睡覺抱抱枕或玩偶的習慣。


大概是作為一個高中生有這種應該只有小孩子才會有的行為實在是太羞恥了,所以在兩人至今為止的交談中つぐみ一次都沒有提到這件事,但現在已經瞞不住了。


今天是交往後つぐみ第一次到紗夜的房間來留宿。


本來就是早睡早起的兩人,在完成各自的的作業和一些音樂的練習後就分別去洗了澡,然後坐在床上並肩聊著一些無聊小事,到這裡之前紗夜都沒感覺身邊的人有什麼異樣。


但就在雙方都閉上眼躺在稍嫌擁擠的單人床上...

我是一定要拿枕頭墊腳才睡得著 (`・ω・´)

————————我是分隔線————————

就在剛剛或者該說幾分鐘前,紗夜得知了自己的女友是有睡覺抱抱枕或玩偶的習慣。


大概是作為一個高中生有這種應該只有小孩子才會有的行為實在是太羞恥了,所以在兩人至今為止的交談中つぐみ一次都沒有提到這件事,但現在已經瞞不住了。


今天是交往後つぐみ第一次到紗夜的房間來留宿。


本來就是早睡早起的兩人,在完成各自的的作業和一些音樂的練習後就分別去洗了澡,然後坐在床上並肩聊著一些無聊小事,到這裡之前紗夜都沒感覺身邊的人有什麼異樣。


但就在雙方都閉上眼躺在稍嫌擁擠的單人床上時,紗夜不斷感受到身旁的人試圖翻身或變換姿勢的動靜,導致原本都準時11點入睡的她拖了快10分鐘都還無法進入夢鄉。


說實話つぐみ的動作不算大,因為她也十分注意不要驚動紗夜這件事,但很可惜,在今天來留宿前つぐみ並不知道紗夜是個淺眠的人,所以其實不論多小的移動都會吵到她。


為了讓明早兩人都不會精神不濟的出門,紗夜有些強硬的將刻意背對自己裝睡的嬌小身影轉了過來好好質問了一番,才終於知道了つぐみ睡覺時的這個習慣。


這下可頭痛了。


紗夜自己是一隻玩偶都沒有,雖然日菜房間好像有但都是她一時興起買的超大型玩偶,如果真的拿來估計兩個人都不用睡床上了,但也不能就這樣等到半夜睏了在昏睡過去。


也許是真的沒辦法了。

原本因為自己幼稚的習慣被發現而含羞的不敢對上視線的つぐみ突然感覺自己的右手被人握住,只見低頭的人變成了對方,看著紗夜因不明原因而通紅的耳根,つぐみ只能傻傻的等待她下一步的動作。

「つぐみさん要不要……試著、抱著我睡?」


在紗夜說出自己的唯一方案後兩人就這樣坐在床上低著頭經歷好長一段時間的沉默,任由異樣的氛圍圍繞著彼此。


不確定過了多久,紗夜看到つぐみ緩慢移動手抓住自己的睡衣下擺,作為回應她也動作卡頓的伸出雙手,但還未碰到,對方就整個人撲上來環住自己的腰,然後一起倒回柔軟的床鋪裡。


雖然驚訝但紗夜還是好好地抱住了つぐみ,原本就嬌小的她縮在對方溫暖的懷抱中,相對的自己也有了確實能抱住的東西。


從剛剛就能聞到、和自己相同的氣味溫柔的包裹著彼此,つぐみ本來因害羞而緊閉的眼睛此時真的因為突如其來的困意而閉上,原本僵硬的身體也開始放鬆,不在抱的紗夜有些難受。


自己不可能完全沒有心跳加速的感覺,但就算心裡再怎麼悸動,被自己喜愛的人的體溫和香氣包圍時難以言喻的安心感就會充斥心頭,這一點不只是つぐみ,就連紗夜也是如此。


帶著睡意的兩人調整自己的姿勢,在不影響對方的情況輕擁著彼此入眠。


說也奇怪,紗夜突然有些羨慕那些能每晚被つぐみ擁入懷中的抱枕和玩偶。


鞠南病大概是不会好了

【双子】本心

我喜欢姐姐。

并不只是亲人的那种喜欢,而是更直接的,作为一名女性的那种喜欢。

这个社会本来就不接受同性之间的恋爱,何况对方是自己的亲生姐姐,更是不会被世人所祝福的。

自己爱慕着的人和自己流淌着同一样的血液,结果究竟会怎样,她会接受我吗?

1.

『不要跟过来!』

『不要模仿我!』

『为什么,为什么我是你的姐姐…』

「日菜,醒一下呀,日菜!」

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熟悉的棕色长发。

「莉莎亲?」

「太好了你终于醒了。」莉莎叹了一口气,「身体没什么问题吧?上课直接睡到了放学,连老师都叫不醒。」

「诶?放学了?」转头望向旁边的窗户,天空已经被夕阳染红了。

「...

我喜欢姐姐。

并不只是亲人的那种喜欢,而是更直接的,作为一名女性的那种喜欢。

这个社会本来就不接受同性之间的恋爱,何况对方是自己的亲生姐姐,更是不会被世人所祝福的。

自己爱慕着的人和自己流淌着同一样的血液,结果究竟会怎样,她会接受我吗?

1.

『不要跟过来!』

『不要模仿我!』

『为什么,为什么我是你的姐姐…』

「日菜,醒一下呀,日菜!」

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熟悉的棕色长发。

「莉莎亲?」

「太好了你终于醒了。」莉莎叹了一口气,「身体没什么问题吧?上课直接睡到了放学,连老师都叫不醒。」

「诶?放学了?」转头望向旁边的窗户,天空已经被夕阳染红了。

「这个梦做了这么久啊…」好像不相信这是事实一样,默默说了一句。

脸忽然被捧起来,拇指在脸上抹着,一股湿润的感觉扩散开来。

「日菜,真的没问题吗?怎么忽然流眼泪了?」

诶?我,流眼泪了吗?自己甚至没有注意到。

「啊,没事啦,只是一下子看着天空太刺眼而已。」

真的是太阳刺眼吗?还是因为那个梦?我不知道。

「既然没事就好啦,我要去roselia的练习啦。日菜今天没有パスパレ的练习吧?要一起来吗?」莉莎坐在前面的椅子上询问道。

我摇了摇头,「既然是练习的话我就不去打扰啦,而且姐姐也会…」

「啊…纱夜的话确实会分心…」虽然这样说着,但莉莎露出的是平常的笑容。「不过纱夜对日菜很温柔的啦,没事的啦。」

我赶紧收拾好东西,带上书包,「唔~今天就不去啦。」

在校门分别之后,独自朝着家里的方向走去。

姐姐很温柔,我一直都知道的。

无论是现在还是以前恶言相对的时候,都会答应我任性的要求。

姐姐对我一直很温柔的。

以至于我不敢因为自己的欲望而去打破现状。

2.

「姐姐!来一起弹吉他吧!」

我一下子推开了姐姐的房门,走了进去。

姐姐坐在床上,拿着吉他正在练习,我都猜到了,毕竟我是听到了吉他的声音才过来提议的。

「日菜,我说过多少次了,进来要先敲门。」姐姐的声音听起来有点生气。

「啊,我忘记了。」然后用手敲了下打开着的房门,「『咚、咚』我可以进来吗?」

「这件事应该在开门之前做的吧,真是的。」姐姐露出了无奈的笑容,「所以一起弹吉他是什么回事?」

「啊~一起弹吉他不是感觉很噜~吗?」我一边说着,一遍举起了自己的吉他。

「真是拿你没办法呢,今晚就一起练习吧。」说着,姐姐挪开了位置让我坐下。

「姐姐弹出来吉他的音乐果然很有趣呢,跟我弹出来的完全不同。」

「那是当然的吧,我们用的效果器也不同,用的指法也不同。」

「不是这个意思啦,例如这里…」我试着用姐姐的方法去弹,却忽然感觉到一股刺痛。

「日菜!手指!」姐姐忽然大声喝住了我。

「诶?」

手指被吉他的弦划开了,正开始渗出血。随之而来的是一阵温热的感觉,并非血液流过的热度,而是姐姐一把抓住我的手指含进了自己的嘴里,甚至还能感觉到舌头在舔走流出来的鲜血。

这股温热只持续了几秒,姐姐就放开了我的手指,给我,又或是给自己说道:「我真是急傻了,怎么会用嘴呢。日菜你在这里等等,我去拿消毒水和创可贴」

姐姐急忙跑出了房间,剩下我一个在屋内。

没有人知道自己的血液在某一时刻会大量流向哪里,但现在我却知道自己的。

一定是全部涌上了头。

不同于一般的兴奋,是那种令人心跳加速的,很有噜噜噜的感觉的那种。

就这样的一个小动作,也能让人感觉很噜~

我是真的很喜欢姐姐啊。

=======================

3.

「你知道吗莉莎亲,姐姐她说……」

「对对对,我也觉得纱夜一定会这样说的!」

「然后呢,纱夜在和我们去家庭餐厅的时候……」

「哈哈,姐姐肯定点了很多薯条吧!」

放学后的下午,我和日菜总是这样漫无边际地聊着天,其实我没有这么多的话题,而是日菜的思维太跳跃了,什么都能聊开来。

这种就是和朋友闲聊的气氛吧,我很喜欢这种感觉,只是最近的话题变成了以纱夜为主。

并不是说我讨厌纱夜,而是我感觉到,日菜是多么喜欢纱夜啊。

「姐姐最近对我真的越来越温柔了。」日菜趴在桌子上,明明说着好话,却感觉是在抱怨。

「那不是好事吗,」我像平时一样坐在日菜前面的位置和她聊着,「纱夜可是对谁都很严格,唯独对你特别地温柔呢。」

「就是太过温柔了,然后有点控制不住自己了。」

「控制自己什么的,日菜你不是天天都说着最喜欢姐姐吗?」

「唔…唔…」日菜摇了摇头。「和姐姐在一起的时候那种噜的感觉,不是和大家在一起的时候那种很噜的感觉。」

「哈哈,日菜,什么这种那种的,有什么不同吗?」

「莉莎亲,我是认真的。」

看着日菜的眼神,我感觉到事情并不是我想的那样简单了。

「那种很噜的感觉,是指喜欢吗?我意思不是指家人的那种,而是恋人之间的那种。」

「嗯。」

精简有力的回答。

可是我却完全陷入了恐慌之中,日菜和纱夜?她们是姐妹吧?日菜真的没有判断错自己的感情吗?

「日…日菜…你是真的知道自己在说的是哪种感情吗?」我尝试把话题重新拉回正规。

「是的哦,就是莉莎亲和友希那同学之间的那种感情。」

「我和友希那!?你…你们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唔~与其说是发现,应该说莉莎亲你们根本没有意识去隐藏吧。连姐姐都发现了哦。」

「啊啊……我还以为隐藏得很好的…」

现在反倒是我变得沮丧了。

「不过莉莎亲和友希那同学不是姐妹真好啊,只要说出来就有结果了。」日菜笑着看着我,「那种噜~的感觉真的让人很舒服呢~」

「那你怎么办呢,打算跟纱夜说清楚吗?」

「莉莎亲你觉得呢?」

「如果是普通人的话,我的建议是把这份感情埋在心底让它过去。」虽然是说着很严肃的话题,可是我却轻轻地笑了。「不过是日菜和纱夜的事的话,还是好好地说出来吧,与其藏在心底,不如直接解决,你们两个的话,一定会找到方法的。」

「只是…我害怕说出来以后,我们的关系会回到以前。甚至姐姐会更加厌恶我,憎恨我。」

「一定不会的,纱夜一直是那个接受着日菜各种要求的温柔的纱夜啊。」

我紧紧地抱着日菜,这就是这件事,为她这份感情能做的最后一件事了。

=======================

4.

「我回来了。」

看到玄关有一双熟悉的鞋子。

日菜今天这么早就回来了吗?今天没有练习吗?谁知道呢,这孩子一直都是随着自己心情做事的。

这样想着,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啊姐姐你回来啦!」

房间里面坐着应该在隔壁房间的人。

「日菜!我不是说了不要随便进我的房间吗!」

「诶嘿嘿,因为有些话想跟姐姐说嘛。」

「那也不能随便进别人的房间啊,等我回来再进来不就行了。」把吉他和书包放好,坐在日菜正对的床上。「所以要说的是什么呢。」

日菜一把抓住握住了我的手。「姐姐,你喜欢我吗?」

「说什么呢,你是我的妹妹,我肯定喜欢啊。」我稍微用力地握回去。

「我也喜欢姐姐。不过最近看到姐姐的时候,越来越有噜~的感觉了,我知道这个噜噜噜的感觉是不应该有的,可是……」日菜的手开始颤抖,像是一只做错事的猫咪。

「我喜欢姐姐,不是妹妹的那种喜欢,是作为恋人的那种喜欢。」

这句话让我大脑瞬间宕机。

「日…日菜,你在说什么?不要拿这种事开玩笑。」

「我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日菜的双眸开始变得湿润,却仍然闪耀着坚定的目光。

「我知道。」

「可是我们是姐妹!」

「嗯,我知道的,这种感情本来就很奇怪对吧?可是我就是想告诉姐姐我的感情。」

这种感情是不可以的吧,明明作为姐妹,在伦理上也是不可以接受的。

「日菜,你知道这种事是不可以的吧,我们家,这个社会也不会接受的!」

「我不想知道其他人怎么想,我只想知道姐姐你对我是怎么看的,抛开妹妹这个身份,你的感情。」

我的感情?

抛开妹妹的身份的话,我对日菜是怎么想的…

「我…不知道…」我的声音开始颤抖,我不知道怎么面对这份感情。

姐妹做恋人,真的可以吗?我对日菜的感情真的有那份不纯的部分吗?

「在各种方面上我都应该拒绝你,可是我的本心,我不知道。」

「那我们去约会吧!姐姐!」日菜恢复了往日的笑容。「不是姐姐和妹妹,而是纱夜和日菜的约会。」

「约会吗…」

「嗯!一天就好了,最后就算拒绝也好,我也会好好接受的,然后变回以前那个最喜欢姐姐的日菜。」日菜轻轻抱住了我,「所以姐姐不要再摆出这副悲伤的表情了。」

原来我是这样的表情吗?

好害怕,平静的日常会变成怎么样?日菜对我的感情究竟是怎样?我自己的感情究竟是怎样?

5.

果然到处都是情侣。

我以为日菜不会来这种地方的。

果然是进了パスパレ之后改变了很多啊。

「游乐场啊…」我坐在长椅上等着。「多久没来过了呢?」

小时候我们关系还很好的时候,父母也会带我们来玩。后来因为我的原因,我们的关系越来越差。

「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嗯?什么什么?变成什么了?」日菜的声音突然从后面传来。

「日菜!」

「看到姐姐这么认真,不小心想捉弄一下。」

日菜把手里的可丽饼递给了我。

「你自己的那份呢?」我看着日菜的双手,并没有另一份可丽饼。

她反而用更不明白的眼神看着我说,「什么我的那份?所谓的约会不是应该两个人吃一份吗?」

「那都是笨蛋情侣们不想花钱给自己的理由。」

「诶!姐姐一点都不浪漫。」

虽然这样说着,还是把自己已经咬了一口的可丽饼递给日菜的嘴边。

一边咬着,一边说着『好甜,好甜』。

最后这份可丽饼我也只咬了最初的那一口,剩下的都给日菜吃掉了。

「姐姐,我们去玩过山车吧!」日菜一脸期待地向我提议,脸上还沾着刚才的奶油。

「日菜等下。」拿起纸巾帮她把脸上的奶油擦去,「现在好了。」

「啊,谢谢姐姐!」日菜笑着回答,脸上还有一丝红晕。

冷静!冰川纱夜!冷静下来!

虽然说是约会,可是这可是你的妹妹啊!

为了让自己冷静下来,快步走向了过山车的队伍。

「诶!?姐姐,等等我!」身后的日菜在追着。

「姐姐冷静下来了吗?」

「嗯…嗯…」

「想不到姐姐竟然是接受不了尖叫系的啊。」

我们现在在摩天轮上。

日菜说游乐场一定要以摩天轮结束。

可是我在过山车上下来的时候几乎失去了意识。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是在半空中了。

「今天很开心呢,可以和姐姐玩上一整天。」

「嗯,我们很久没这样出来玩了。」

「所以姐姐感觉到自己的心意了吗?可以给我回复吗?」

我不知道。

我很想这样回答,但是这样太狡猾了,等于把问题再抛回去给日菜。

今天确确实实感觉到了日菜的爱,可是我这边呢?究竟是家人之间的爱还是恋人之间的爱,仍然搞不明白。

「我…」

「啊姐姐等一等!」

日菜站了起来,坐在我的同一边。

「日菜,这样很危险的。」

「我知道,可是,这是第一次,可能也是最后一次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可能是几秒,也有可能是几十分钟。

她的唇覆在了我的唇上。

没有多么激烈的吻,只是轻轻的两唇相碰。

我甚至产生了错觉,仿佛四周的时间都静止了,只剩下我们两人。

日菜的嘴唇热量传过来了。

这就是日菜说的那种很噜~的感觉吗?

我不敢肯定。

而其他的答案,其实自己一直都知道,只是不想承认,不想破坏平静的日常。

我们果然是姐妹呢。

「日菜,我…」

ykls催婚协会
授权转载\^O^/主题:雨后小...

授权转载\^O^/
主题:雨后小故事

作者:Haz
链接: https://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illust_id=68979215&mode=medium

能上P站的同好小伙伴,请你们多多支持原作者!\^O^/

授权转载\^O^/
主题:雨后小故事

作者:Haz
链接: https://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illust_id=68979215&mode=medium

能上P站的同好小伙伴,请你们多多支持原作者!\^O^/

ykls催婚协会
授权转载\^O^/ 作者:みゃ...

授权转载\^O^/

作者:みゃあ
链接: https://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illust_id=73384263&mode=medium

能上P站的同好小伙伴,请你们多多支持原作者!\^O^/

授权转载\^O^/

作者:みゃあ
链接: https://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illust_id=73384263&mode=medium

能上P站的同好小伙伴,请你们多多支持原作者!\^O^/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