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ユキ神

2175浏览    56参与
pochi
據說昨天是日本的兔子之日🐰

據說昨天是日本的兔子之日🐰

據說昨天是日本的兔子之日🐰

pochi
推特一小時寫/畫雪神第三彈!雖...

推特一小時寫/畫雪神第三彈!雖然我超時了一個小時畫不出來

大會指定題目:逼到牆角

大家一起畫色色的壁咚(握拳


推特一小時寫/畫雪神第三彈!雖然我超時了一個小時畫不出來

大會指定題目:逼到牆角

大家一起畫色色的壁咚(握拳


pochi
這個程度應該還好??(頂鍋蓋逃

這個程度應該還好??(頂鍋蓋逃

這個程度應該還好??(頂鍋蓋逃

pochi
溫柔的王子和被帥到的傲嬌白雪公...

溫柔的王子和被帥到的傲嬌白雪公主

溫柔的王子和被帥到的傲嬌白雪公主

pochi
一小時寫/畫雪神企劃第二彈!...

一小時寫/畫雪神企劃第二彈!

題目:睡懶覺

注定要畫床景的題目😂

一小時寫/畫雪神企劃第二彈!

題目:睡懶覺

注定要畫床景的題目😂

pochi
上週末推特的一小時寫/畫雪神企...

上週末推特的一小時寫/畫雪神企劃!雖然用了超過一小時才畫得出來😂


題目:脫下眼鏡


「每天長時間看著電腦螢幕,看這麼多資料,辛苦你了」

上週末推特的一小時寫/畫雪神企劃!雖然用了超過一小時才畫得出來😂


題目:脫下眼鏡


「每天長時間看著電腦螢幕,看這麼多資料,辛苦你了」

pochi
日推上的太太寫了雪和神童結婚後...

日推上的太太寫了雪和神童結婚後和撿來的小貓一起生活的故事!

每天都上演爭奪神童大腿的戰爭😂

日推上的太太寫了雪和神童結婚後和撿來的小貓一起生活的故事!

每天都上演爭奪神童大腿的戰爭😂

pochi
老是喜歡把頭架在我頭上的學長

老是喜歡把頭架在我頭上的學長

老是喜歡把頭架在我頭上的學長

pochi
今天是6月5日雪神日!!╰(*...

今天是6月5日雪神日!!╰(*´︶`*)╯♡

可以喜歡上這麼可愛的一對真的很高興啊❤️

今天是6月5日雪神日!!╰(*´︶`*)╯♡

可以喜歡上這麼可愛的一對真的很高興啊❤️

pochi
大天使把小天使牽回家ヽ(✿゚▽...

大天使把小天使牽回家ヽ(✿゚▽゚)ノ

大天使把小天使牽回家ヽ(✿゚▽゚)ノ

端木芒

【Yuki神】海之馆的比目鱼 #序

WARNING:这个fanfic灵感来源于安房直子的童话(对就是写狐狸的窗口的那位)

我不是一个好的写手,也在第八次读强风的原著来掌握阿雪的性格,但还是OOC致歉

第一次来到大城市进入西餐厅打工,生活并没有杉山高志想得那么美好。既没有来自厨师学校的毕业证明,也没有认识的人引荐,做了三年还是最底层的打杂小哥。每天干着给鱼削去鳞片,或者把欧芹和香茅打成碎末的工作,真的让人有点受不了。

杉山也不是一直都是这样的。在故乡,他也算是个小有名气的厨子,家里人经营着一个虽说不上大在大餐管气,却也颇具规模的餐厅。从小开始在自家餐厅帮忙,让餐厅口碑再次提升的杉山被本地人称为神童。

很可惜,他并不因此而感...

WARNING:这个fanfic灵感来源于安房直子的童话(对就是写狐狸的窗口的那位)

我不是一个好的写手,也在第八次读强风的原著来掌握阿雪的性格,但还是OOC致歉

第一次来到大城市进入西餐厅打工,生活并没有杉山高志想得那么美好。既没有来自厨师学校的毕业证明,也没有认识的人引荐,做了三年还是最底层的打杂小哥。每天干着给鱼削去鳞片,或者把欧芹和香茅打成碎末的工作,真的让人有点受不了。

杉山也不是一直都是这样的。在故乡,他也算是个小有名气的厨子,家里人经营着一个虽说不上大在大餐管气,却也颇具规模的餐厅。从小开始在自家餐厅帮忙,让餐厅口碑再次提升的杉山被本地人称为神童。

很可惜,他并不因此而感到满足。22岁那年,为了给家乡带来更多世界美食,杉山决定独自一人前往大城市学习。

现在想起来,当时的自己还真是天真的可笑。

虽说好不容易在大餐馆找到了工作,却并没有多少积蓄。和自己一起入职的沟口君已经可以独自担当沙拉和派的制作了,甚至比自己晚入职半年的慎已君也可以调配汤的佐料了,只有自己一直在原地踏步,做着最低级学徒乃至勤杂工的活儿。每一天每一天都干着同样重复且无味的工作,杉山也开始怀疑

“这样下去,要不知哪一天才能学到真正的本领啊”

虽然手很想触摸光滑洁净的厨具,怀念把他们握在手里的触感,却又担心主厨的斥责……

“喂杉山!赶快把干净的餐碟拿过来!现在是下午六点,不是给你发呆的时间!”

“啊,好的!”

赶着在进一步的责骂到来之前完成了工作,杉山的内心又压抑的紧缩成一团。

(“杉山!去外面把水产搬进来。23C的客人要蒜蓉奶油烤比目鱼!”)

(马上就去,沟口前辈!)

每天都抱着这种忧虑,确仍要面带笑容对待工作和同事,这样的生活已经不知道如何忍耐下去。

“再忍耐。”

“?!?”

一个细小却坚定的声音传到他耳边。杉山猛然回头却没看到任何人。

“再忍耐。我相信你。”

————————————————————

NOTE:对不起,Yuki神圈太冷了。看到几乎变成了一云太太的一人圈(不是)感到很有负罪感,所以写了一些糟糕的妄想。

我很抱歉这篇文里阿雪是一条鱼。

我希望有人可以评论,关于这个fanfic我有两个想法,一个就是单纯的【人><鱼】故事,或者我可以拓展一下,做成三线五结局的文字游戏。这两种发展我都有大纲,不知道大家想看哪个?

再次重申一遍,我是评论bitch。如果有人回复我将会开心致死ヽ(○^㉨^)ノ♪

关于销量分析,是的我还一直在关注。風強一共9卷,目前计入的有效销量是前四卷,BD+DVD卷均1511。考虑到第四卷相比2-3卷是左肩,我觉得还可以,在自己奶的目标范围之内。如果有人有经济能力的话,非常建议收全卷的特典。中学生就没必要了(。

zephyr21

【雪神】同居第七年 一发完

是对雪神日后同居生活的幻想。我知道这是个冷到根本没人的cp,所以是很私心的一篇文。

全文8.5k

有R18注意!!

一些设定:神童毕业之后借住(租)阿雪的公寓,一年后正式在一起,现在是同居第七年。神童28岁,阿雪30岁。

诸多bug还请见谅。

因为不想和lof排版死磕所以请AO3走起——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

祝食用愉快,笔芯

是对雪神日后同居生活的幻想。我知道这是个冷到根本没人的cp,所以是很私心的一篇文。

全文8.5k

有R18注意!!

一些设定:神童毕业之后借住(租)阿雪的公寓,一年后正式在一起,现在是同居第七年。神童28岁,阿雪30岁。

诸多bug还请见谅。

因为不想和lof排版死磕所以请AO3走起——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

祝食用愉快,笔芯

tsuru

【雪神】小段子

首先感谢 @一云 太太搬运的一张推特上的雪神抱抱图,才有个这个脑洞!


设定:雪神交往已久,上班后的同居故事。


“雪彦哥…”软糯还带着些许困意的声音从卧室传来,接着就是拖鞋在地上拖动的声音。


“雪彦哥有看到我的手机吗?”杉山高志揉了揉迷蒙的睡眼走出来,从沙发后面环住坐在沙发上的人的脖颈处,眯了眯眼睛,“雪彦哥……”


“……哎。”揉了揉那搭在颈窝处正瞌睡着的脑袋,“我没有看见哦,”说着拉住高志的一只手,将他引导过沙发让他坐到旁边然后揽进怀里靠着。“怎么了?这么着急找手机。”


“唔……因为有个客户说急要一份风投的详细价格收益表,我就说今天早上10点半发给他,存在手机……...

首先感谢 @一云 太太搬运的一张推特上的雪神抱抱图,才有个这个脑洞!


设定:雪神交往已久,上班后的同居故事。


“雪彦哥…”软糯还带着些许困意的声音从卧室传来,接着就是拖鞋在地上拖动的声音。


“雪彦哥有看到我的手机吗?”杉山高志揉了揉迷蒙的睡眼走出来,从沙发后面环住坐在沙发上的人的脖颈处,眯了眯眼睛,“雪彦哥……”


“……哎。”揉了揉那搭在颈窝处正瞌睡着的脑袋,“我没有看见哦,”说着拉住高志的一只手,将他引导过沙发让他坐到旁边然后揽进怀里靠着。“怎么了?这么着急找手机。”


“唔……因为有个客户说急要一份风投的详细价格收益表,我就说今天早上10点半发给他,存在手机……可是现在找不到了,好奇怪啊。”


“也许是你的手机觉得你太辛苦了,故意消失一会儿踩着点再出现也说不定呢。”


“诶?雪彦哥居然会说这种冷笑话吗?”怀里的人笑的就像享受过午后阳光晒过的被窝一样蓬松柔软。


“咳,偶尔考虑一下,高志你太没有情趣了。”收紧手臂将那有些逐渐清醒过来的恋人更加带进怀里,唇轻柔地落在那软软的耳垂上,成功看到绯色染上那肉乎的小软肉。


“雪彦哥!”看吧,这带着些害羞的羞恼声音依旧是软乎乎的。


“emmmmm那你再休息一会儿,10点我们一起找就好了。”


“雪彦哥?你身后那个枕头……?”杉山觉得自己应该没看错?那露出枕头一角的湛蓝色好像是自己的手机吧!


“嗯?没有什么,先睡吧,一会儿叫你。”岩仓雪彦调整了下姿势,意图让怀里娇小的身躯安分睡觉。


“唔,我醒了!”杉山挣扎着从被限制的怀抱里伸出一只手尝试够隐藏在落枕背后的那抹湛蓝色。


一番抢夺,杉山努力伸手却怎么也没法够着岩仓拿在手里的手机,“雪彦哥,拜托啦,把手机还给我。”


一手揽住杉山腰际的手臂成功发挥了作用,使恋人无法再撑起腿来抢手机。“高志,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55分钟,最后五分钟再发就好了,干嘛这么早就起来忙工作,你都不知道自己黑眼圈多重吗!”


“唔……”见实在抢回无望,杉山放弃的坐回跪着的腿上,微抿起嘴,“可是早点发过去的话,就有更多时间可以和雪彦哥一起享受假期了啊……”近乎埋在胸前的脑袋继续嗫嚅着开口,“难得我们两个人的假期能刚好对在一起……”


原来这就是高志最近这三天总会忙到很晚的原因啊,岩仓放下拿着手机的手,将怀里人抱紧,头埋进颈窝,“真是的……那也不能拼啊,笨蛋,当然……我也是。”哪有理由去责怪啊,明明自己也是为了这难得碰到一起的假期而将委托要么提前要么推后了,不过这都是背着自家那一努力就会忽视周边的恋人的福,不然就该是双向说教了呢。


“雪彦哥?”显然杉山没听懂最后那句话的含义,歪了歪头,索性不想那么多,“那能把手机给我了吗?我保证给客户发完资料就休息一下好不好?”


“嗯。”将手机还给了怀里的恋人却没松开怀抱。


“然后我们一起出门看个电影,逛逛商场找个书咖也行,啊,最后一定要去超市!今天有打折呢。”杉山发完信息靠在岩仓怀里数着手指,感觉太多要一起去完成的甜蜜了,微抬起头看着正“呐,雪彦哥,你说怎么样?”


“都好,只要是和你一起。”


静止水不结冰

【ユキ神】你从指间洒下雨滴

全文2070字,阅读大约需要5分钟。

预警:并非原作paro,回忆部分是高中生阿雪x山神(?)神童

我认为神童是柔和的像春雨一样的人,于是就有了这一篇。

Ready?Let's go↓

——

耳边传来的是淅淅沥沥的雨声,其中夹杂着一阵令人不快的喧闹人声。

岩仓雪彦抬起头望向窗外,细碎的雨滴从竹青庄院子里那几棵歪歪斜斜的树的枝叶上汇聚成一股细细的水流哗啦啦滴落在地,落在裸露的泥地上发出杂乱无章的噼啪声响。他没由来的觉得心烦,于是站起身伸出手去关掉了竹青庄老旧的窗户,木制的窗户发出生锈的吱呀吱呀声,就好像被什么噎住了似的,他皱起眉头,想着什么时候该给这扇窗上一上油。大门前刚刚放学的国中...

全文2070字,阅读大约需要5分钟。

预警:并非原作paro,回忆部分是高中生阿雪x山神(?)神童

我认为神童是柔和的像春雨一样的人,于是就有了这一篇。

Ready?Let's go↓

——

耳边传来的是淅淅沥沥的雨声,其中夹杂着一阵令人不快的喧闹人声。

岩仓雪彦抬起头望向窗外,细碎的雨滴从竹青庄院子里那几棵歪歪斜斜的树的枝叶上汇聚成一股细细的水流哗啦啦滴落在地,落在裸露的泥地上发出杂乱无章的噼啪声响。他没由来的觉得心烦,于是站起身伸出手去关掉了竹青庄老旧的窗户,木制的窗户发出生锈的吱呀吱呀声,就好像被什么噎住了似的,他皱起眉头,想着什么时候该给这扇窗上一上油。大门前刚刚放学的国中生骑着单车飞驰而过,留下一串清脆的铃声和嬉闹的笑声。他好像曾经也听见有人这样笑过,阿雪这样想。是了,也是一个这样的雨天。 

但他讨厌雨天。
于是就好像干瘪蜷缩的茶叶被投入温水中一般,他的记忆也被这一场雨泡开,蒸腾出雨后泥土的清香和一丝丝淡淡的苦涩来。 

 

“哪里有这样的山神啊,你是真的山神吗?”阿雪有些不敢相信,眼前背着手站在那里的瘦小青年露出浅浅的笑容,不同于阿雪小时候听到的那些山神穿着华丽和服的传闻,这位山神穿着普普通通的立领白衬衫,看起来就想一个普通人。“哪里会有山神穿着衬衫啊?”

因为心烦而随意乘着电车无目的游荡的他鬼使神差地来到了这样一座鲜少有人来的山。空气不错,就是碎石太多了。阿雪这样想着,从乱石林立的小块空地里找了一块稍微平坦一些的大石块坐了下来。他低头盯着自己的鞋尖,想着自己这样就跑出来母亲会有多担心。突然视野里出现了另一双鞋,于是他抬起头,就这样看见了那个小个子山神。他总觉得有哪里不太对。

被突然问到这样的问题,青年似乎也有些不知所措,他略显窘迫地摆弄起衬衫的领口:“就算是山神也会想要跟上时代嘛,我其实还蛮喜欢现代人的衣服的,就当是在体验生活?”

阿雪放过了他,转而问了另一个问题:“是明治年间上任的?”

“不,是平成年间的。”青年微笑着回答“是新神喔。”

阿雪注意到他仍然在揉搓着衬衫的领口,领口微微有些皱了。但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重新低下了头。

“那个……”对方有些怯生生地开口“你叫什么名字?”

“岩仓。”他有些不耐烦了,腾地站起身却差点撞到了小小的山神,这时他才发现他和对方靠的太近了。青年受到惊吓似的向后退了两步为他留出空间,他怒气冲冲地朝下坡的方向走着,背后隐隐约约传来青年的呼喊:“我是杉山!”他快步地走着,没有回头。湿润的泥土泛着潮气软趴趴的躺在他的鞋底,细密的雨丝落在他的身上。

原来雨一直在下啊。他后知后觉的发现。

 

他难得不带着耳机,雨声仍一直环绕在他的耳边,他听见对面尼古的门被关上,走廊上传来渐渐变小的脚步声。应该又出去买烟了吧。阿雪深吸一口气,享受着难得没有烟味的时间。

 

“岩仓心情不好是因为母亲吗?”杉山仍是那副笑眯眯的模样,阿雪注意到他今天换了一套衣服,是米黄色的毛衣,里面似乎穿着一件白蓝条纹的衬衫。虽然他想着这和你又没关系,却还是回答了是。杉山轻轻点了点头:“那是和母亲吵……”

他的话被打断了。

“母亲要改嫁了。”

“诶?”

“啊……”对方楞了一下“对不起。”

阿雪扭过投去,余光瞥见杉山局促地站在原地,双手无措地揪着衣角,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他叹了口气,确听见杉山开口了:“岩仓,很爱母亲呢。”

“倒不如说会有谁不爱自己的母亲。”

“说的也是呢。”他干巴巴的笑了两声。

阿雪重新注视着他,发问了:“山神也有家人吗?”

杉山没有回答,那双棕色的眼睛若有所思地望向遥远的天空和掠过林间的飞鸟。

 

雨仍然在下着,门外传来了尼拉的几声吠叫。整个竹青庄重新陷入一片宁静之中。其他人都出去上课了,阿雪盘起腿坐在桌前。

 

杉山踮起脚为他系上领带,又拍了拍他的肩膀:“雪彦,恭喜毕业。”

有点可爱,阿雪如此想着,揉了揉他的脑袋。

今天的山神穿着明蓝色的POLO衫,这让他的皮肤显得很白,阿雪恍惚间觉得他就要变得透明了,但他揉揉眼睛,杉山仍然好好地站在那里。他感到一阵恐慌,于是上前一步把他按进怀里。

“雪彦?”胸腔随着这句话而震动着,鼻翼间满是泥土的清香。

“扣子不见了。”他指着阿雪的领口。“有中意的女生了吗?都没有告诉我呢。”

阿雪向他伸出手去“被你发现了。”

“是我自己扯下来的。”

“因为要给你啊。”

扣子落在对方掌心。

 

上层的楼板传来噼噼啪啪爆裂似的声音,后面跟着王子的抱怨声。窗外的雨渐渐小了下来。阿雪带上耳机。

 

杉山是个骗子。

“其实,我根本就不是山神。”他低着头如此承认了“我其实是前段时间因为这里的山体滑坡而死掉的登山者。”

“本来很快就要不见的,但是因为遇到了雪彦,所以才能够这样陪着雪彦。”

“我很高兴,但是,不要太依赖我喔。”

杉山用手合上了他的双眼。

“马上就要下雨了,快回家吧。”

有什么液体滴落在了脸上。是雨滴吧。

杉山消失了,他睁开眼睛,阳光很明媚,没有一片云。

那根本不是雨滴。那是从他的指间洒下的眼泪。

 

突然传出的敲门声让阿雪吓了一跳,他站起身开了玄关的门。

“你好,我想问一下清……”对方的话戛然而止,阿雪这才好好端详起他来。

瘦小的身材和眼角的泪痣,以及胸口第二颗格格不入的金属扣子唤回了他的记忆。

他冲上去抱紧了对方,确认他是真实存在的之后开了口:

“欢迎回来,杉山。”

一瞬间雨水滴答砸在他的身上,如同久别的恋人为短暂的重逢而洒下的泪水。

岩仓雪彦觉得他并不再那么讨厌雨了。

——

是很简陋的随笔,可能会让人有点看不懂。

但是我爽了(ntm)我是水止,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一云

〔雪神〕(ユキ神)神童喜欢的是谁(7)

“他们两个回来啦!!!!!”

第二天乘早班车回竹青庄的阿雪和神童在刚进玄关时便被早等在那里的城太城次给抓住,然后又听到他们扯着嗓门用神童都担心会不会把竹青庄震塌的音量给所有人报信

“你们吼个屁啊!”阿雪甩开抓着自己手臂的手,一脸厌恶地掏掏差点被震聋的耳朵“跟抓贼似的,你们这是干嘛?”

“不是,是灰二哥……”城次刚要解释,灰二就从厨房探出头

“呀抓到了呢,干的好城次城太,今晚加餐。”灰二开朗地说道,那样子一点也不像正在说这种话

“会有肉吗?!”

“当然!”

“耶太棒了!”

“…喂,你们是狗吗!”阿雪无语地看着抱一起欢呼的双胞胎,回头嘱咐神童好好休息后刚要回自己房间却被灰二叫住,“待会儿到201房间,神童也是,大...

“他们两个回来啦!!!!!”

第二天乘早班车回竹青庄的阿雪和神童在刚进玄关时便被早等在那里的城太城次给抓住,然后又听到他们扯着嗓门用神童都担心会不会把竹青庄震塌的音量给所有人报信

“你们吼个屁啊!”阿雪甩开抓着自己手臂的手,一脸厌恶地掏掏差点被震聋的耳朵“跟抓贼似的,你们这是干嘛?”

“不是,是灰二哥……”城次刚要解释,灰二就从厨房探出头

“呀抓到了呢,干的好城次城太,今晚加餐。”灰二开朗地说道,那样子一点也不像正在说这种话

“会有肉吗?!”

“当然!”

“耶太棒了!”

“…喂,你们是狗吗!”阿雪无语地看着抱一起欢呼的双胞胎,回头嘱咐神童好好休息后刚要回自己房间却被灰二叫住,“待会儿到201房间,神童也是,大家现在都在,我们开个会。”

“我让你看着神童别出事你把人看哪儿去了?”刚一进双胞胎的房间就被灰二用眼神指示着去角落里坐好,自知理亏的阿雪只好照做,一坐下就听到早预料到的质问。“真是乱来啊你。”灰二不满地说。没有人比得上你乱来,阿雪自己在心里反驳。

“不是阿雪哥的错,”早来到并被一群人围着问东问西的神童朝灰二阿雪那边解释“是我先……”

“这事是我不对我承认”阿雪打断了神童的话坚定地说“但我觉得我没有做错”

“阿雪哥…”

灰二凝视着阿雪许久,叹了口气“总之没事就好,而且神童花吐症也好了这才是最万幸的事。”

“那…”

“这段时间大伙都那么为你们担心,而你们自己任性地说走就走,这也太自私了一点也不考虑大伙的感受”

“那你说怎么办”

“总得做点什么让大伙出出气,竟然私奔什么的”

“…喂!别这么说!”虽然这个词私下也和神童说过,但自己说和从别人嘴里说出来的感觉完全不一样,而且还当着这么多人!即使是阿雪也不禁难为情起来。

“嗯?哪里不对吗?”灰二故作无辜假装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的样子让阿雪有点恨的牙痒痒却又根本拿他没办法。阿雪担心地朝神童看了一眼,果不其然脸又红了一片。双胞胎那俩小子竟然还缠着他一直问。

阿雪恨恨地瞪着灰二“那你说要怎么办!”

“这又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得问大伙才行。”灰二的话引起大伙的注意,大家继续昨晚没讨论出结论的话题七嘴八舌地说起来。

“果然还是那个吧”

“不不不这太便宜阿雪哥了,应该是那个才对”

“可你说的那个对阿雪还好,对神童来说根本不算惩罚啊”

“那果然还是……”

“喂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听得一头雾水的阿雪终于忍不住打断“什么这个那个你们在说什么啊?”

“是给你和神童想的惩罚。”灰二幽幽地解释道。

“…你们无不无聊?”

“机会难得嘛”灰二虽然是在笑着说,但这在阿雪眼里完全是一副恶鬼的样子。

“本来就是我们错了”神童开口说道“接受惩罚是应该的。”

“神童啊”KING既感叹又不甘“多好一孩子啊,怎么就看上阿雪了呢,唉”

“……”阿雪已经气的什么也不想说了

“前辈你觉得应该怎么办”灰二询问尼古的意见

“惩罚肯定要有”突然被问到的尼古想了一会儿“要不还是那个A计划吧”

“果然还是这个吗,虽然觉得便宜了阿雪。”灰二假装惋惜的样子“神童啊,要是有什么不好的事不愿意的事一定要说出来哦”

“…是。”虽然根本不明白怎么回事神童还是不自觉地应答了一声。

“大家觉得怎么样?”尼古问其他人

“没有意见!!”双胞胎高兴地站起来大喊,其他人也一副觉得都可以的样子。

“那么,决定了”灰二总结似的说“今天就搬吧,阿雪和神童搬到201室,城太城次分别搬到阿雪和神童的房间。”

“等等,灰二哥!”神童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听到了什么,他红着脸慌张地靠近灰二,拉着他的胳膊求救似的询问“灰二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就是,给你们的惩罚啊”灰二轻笑着说,看着对方一副急的快哭出来的样子,安抚般拍了拍神童抓着自己胳膊的手。


一云

天啊啊啊这位太太的ユキ神太美了😭😭😭阿伟死了😭😭我写的花吐症那片就是看了第一张这个写的😭😭哭了
因为没有打招呼,不妥就删😭

天啊啊啊这位太太的ユキ神太美了😭😭😭阿伟死了😭😭我写的花吐症那片就是看了第一张这个写的😭😭哭了
因为没有打招呼,不妥就删😭

一云

〔雪神〕(ユキ神)驿传后

想起什么写什么,但以后应该更的频率会少了,因为有各种考试要准备😭😭

再吼一句雪神万岁😘

――――――――――――――――――――――

“嘶――”绷带离开伤口的刺痛令阿雪忍不住倒吸一口气,尽管对方的动作已经很小心却还是不可避免地感到疼痛。

“对不起阿雪哥弄疼你了吗?”神童停下解绷带的动作,担心地询问着阿雪。

“没有,一点也不疼”阿雪摇着头说,“你继续弄”

神童继续小心地解着绷带,因为时间急伤口都是简单涂点药膏再用绷带胡乱地绑起来的,当脚底的伤口从绷带里露出来时,神童眉头皱的更深,忍不住责怪的看了阿雪一眼

“阿雪哥你和城太都是怎么包扎成这个样子的,要是化脓了怎么办”

“当时太...

想起什么写什么,但以后应该更的频率会少了,因为有各种考试要准备😭😭

再吼一句雪神万岁😘

――――――――――――――――――――――

“嘶――”绷带离开伤口的刺痛令阿雪忍不住倒吸一口气,尽管对方的动作已经很小心却还是不可避免地感到疼痛。

“对不起阿雪哥弄疼你了吗?”神童停下解绷带的动作,担心地询问着阿雪。

“没有,一点也不疼”阿雪摇着头说,“你继续弄”

神童继续小心地解着绷带,因为时间急伤口都是简单涂点药膏再用绷带胡乱地绑起来的,当脚底的伤口从绷带里露出来时,神童眉头皱的更深,忍不住责怪的看了阿雪一眼

“阿雪哥你和城太都是怎么包扎成这个样子的,要是化脓了怎么办”

“当时太急了,而且还是在车上。”阿雪讨好的安慰道“呐,对不起别生气了”

神童没再说什么,他把阿雪的脚放膝上先用准备好的干净湿布把伤口周围擦净,再用酒精仔细地擦拭伤口消毒,然后涂抹好药膏重新绑好新的绷带,整个过程动作小心细致,就像对待很重要的东西似的那般认真,阿雪手撑在桌子上看着他,不知是神童的动作太轻了还是什么,从刚才起阿雪没再说过一句疼。

“是你让城太早准备好绷带那些应急品的?”阿雪开口问,嘴角轻泛着笑意

神童正在给绷带最后打结,只是点了点头作为回应。

“你怎么知道我会受伤的?”

“我是以防万一,毕竟是下坡什么的”神童心不在焉地回答

终于都结束了,神童把阿雪的脚轻轻放在榻榻米上

“伤口这几天应该会有点难受,阿雪哥千万别让伤口碰水啊。”

“嗯。”阿雪乖乖点头“谢谢。”

“没关系。阿雪哥不用谢。”神童把药品一一放回药包里,“那我先回房间了”

“等等,”阿雪拉住神童,把手放在对方额头上探了探温度。

“已经退烧了”神童说,“阿雪哥不用担心”

“量过体温了?”

“嗯,已经正常了”

“那就好。”

“现在最担心的还是灰二哥,不知道手术怎么样了”

“那家伙一定没问题的”阿雪安慰道

“我相信阿雪哥,阿雪哥说没问题的话就一定没问题。”

“你这家伙。”阿雪揉了揉神童头发,然后把人温柔地抱怀里“为别人想的都这么周到怎么不多在意自己”

“阿雪哥和大家怎么是别人,”神童头靠在阿雪胸膛上“这次发烧确实是自己没注意,我也明白了连自己都照顾不好对自己和团队都是多么不负责任的事,以后不会再这样了”

“那就好”阿雪听到神童这么说满意地亲了下对方的额头“那我就放心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