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一公升的眼泪

1332浏览    59参与
颅内航行

半夜重温一公升的眼泪
哭着哭着睡着了
我又有什么理由抱怨生活呢

半夜重温一公升的眼泪
哭着哭着睡着了
我又有什么理由抱怨生活呢

。

别走



「亜也ちゃん、行かないで」と言って欲しかった


回想起来以前一直对这句话耿耿于怀。

给你祝福,给你千纸鹤,为你哭,为你送行,为你唱歌。

想要的只是“别走”。

不行。你快走。



「亜也ちゃん、行かないで」と言って欲しかった


回想起来以前一直对这句话耿耿于怀。

给你祝福,给你千纸鹤,为你哭,为你送行,为你唱歌。

想要的只是“别走”。

不行。你快走。

shiori

p1也是我希望向所有人传达的。不管对象是残疾人,还是已经行动不便的老人。

最后亞也离开的时候,还是哭出了声。

p1也是我希望向所有人传达的。不管对象是残疾人,还是已经行动不便的老人。

最后亞也离开的时候,还是哭出了声。

shiori

亜也は本当に強い。
麻生君が大好きだ。

(p7)正哭着妈妈这句话让我突然哭不出来(不是

亜也は本当に強い。
麻生君が大好きだ。

(p7)正哭着妈妈这句话让我突然哭不出来(不是

∞屿

每次听到三月九日

都会想起以前的时光


我们到底能变得多坚强呢


每次听到三月九日

都会想起以前的时光


我们到底能变得多坚强呢


Adagio♪

又到一年3月9日,亚也离开的第13年,麻生君你还好吗?

又到一年3月9日,亚也离开的第13年,麻生君你还好吗?

錦戸亮のマイク

在第14年的3月9日之前来到了这里。
麻生くん、いつもありがとう!

没想到东京会这么冷 秃秃的拍出来好像有点搞笑(;_;)
手机都被冻关机四五次 有机会到万物复苏的时候再来吧 ​​​

在第14年的3月9日之前来到了这里。
麻生くん、いつもありがとう!

没想到东京会这么冷 秃秃的拍出来好像有点搞笑(;_;)
手机都被冻关机四五次 有机会到万物复苏的时候再来吧 ​​​

朱砂红莲

看到一段,我已经哭的半死不活了。

看到一段,我已经哭的半死不活了。

锦户非常亮
什么时候再共演啊[○・‘Д&a...

什么时候再共演啊[○・‘Д´・○]

什么时候再共演啊[○・‘Д´・○]

囧奇怪

【IE】可桓桓归易·章三

角色患病预警

这章团员极度OOC!我知道我秀不会这样,只是为了剧情需要顺便突出以下IE的感情而已ORZ就当不是我团吧。

然后我发现这篇拖得越来越长了·····本来打算上中下完结,结果我这才写了一半不到ORZ


————————————————

 主动或被动的放弃

(一)


  在五个月后,马振桓出院了。


  不过,由于在这五个月里不运动而导致的机体迟钝,再加上自身病情随时间的疾速恶化,出院的时候,他几乎不能自己行动了。


  为了...

角色患病预警

这章团员极度OOC!我知道我秀不会这样,只是为了剧情需要顺便突出以下IE的感情而已ORZ就当不是我团吧。

然后我发现这篇拖得越来越长了·····本来打算上中下完结,结果我这才写了一半不到ORZ


————————————————

 主动或被动的放弃

(一)


  在五个月后,马振桓出院了。


  不过,由于在这五个月里不运动而导致的机体迟钝,再加上自身病情随时间的疾速恶化,出院的时候,他几乎不能自己行动了。


  为了方便,他的父母给他买了一个轮椅。其实,他本该待在家里修养的,但因为他倔强地坚持想要继续和团员们一起,他还是留在了团里,公司仍安排他和易恩一间房。


  易柏辰则主动担当起照顾马振桓的责任——每天将他抱到轮椅上,推着轮椅带他去想去的地方,甚至帮他打理个人卫生。


  马振桓总说太麻烦他了,想自己来。不过自从他在浴室摔了个大跟头后,易柏辰就不敢放手了。


  正如他出院后的每一天一样,易柏辰正把他扶到轮椅上打算带他出去晒晒太阳。在刚出房门时,易柏辰就收到了一条讯息,是团大发来要他五分钟去会议室的消息。


  易柏辰抓了抓头,想着自己房间到会议室的距离,当下二话不说的就撒腿跑了去,跑出几步才想起什么,转头对马振桓喊道:“Evan!团大叫大家现在赶去会议室!我先去,回来再带你出去散步!”


  他说完就跑了,也够粗心的了,把马振桓晾在了原地。


  马振桓心里纳闷,想团员去开会,易恩怎么忘记带上自己了。他只当易柏辰马大哈,于是便自己转着轮椅要去会议室。


  不过在遇到楼梯时,没有易柏辰的帮助,轮椅显然是下不去的。


  在纠结了一会后,马振桓慢慢扶着扶手,颤巍着站了起来,一步一步艰难地下着楼梯。


(二)


  “易恩,这次叫你来,是和你商量一下,关于Evan的事。”


  团长和所有团员都认真地看着他,一时间,他变成了会议的主角,觉得别扭极了。


  “Evan怎么了?”他小心翼翼地问出口。


  “是这样的。我想,我们还是希望你能劝他回去安心接受治疗。”


   一个团员开口道,语气是诚恳的。易柏辰没有回应,只是向团长投去求助的眼光,但团长却低着眼,没有交汇到目光。



  “Evan的身体情况,实在是很让人苦恼。”


  “我们已经有好几次演出都出意外了。”


  “是啊,虽然他真的很可怜,但是,这很影响团体的名誉啊······”


  “没错,所以还是让他去养护医院比较好吧,这样对他也好啊。”


    ······ ······



    大家议论着,似是找到了倾倒苦水的好时机,把自己的不满,意见,全部一股脑儿倒了出来。


  易柏辰却始终不说话。


  “易恩,你怎么看呢?”团长打住了团员们的议论,将话锋转回。


  “为什么可以这样?”易柏辰在沉默许久后,才质问道。声音低得吓人,眼睛也通红。


  “为什么可以这样!?”


  易柏辰突然拔高了音量,带着怒意的吼着。


  “Evan他还是我们的一员不是吗?为什么只是因为他暂时生了病,就要让他回家?”


  “可是易恩,他也很影响你的生活,不是么?每天要照顾一个······”


  “我不觉得他影响了我!”易柏辰打断了团员的话,“只是每天扶他上轮椅,出去的时候带上他,晚上顺便帮他一起洗个澡,很麻烦吗? 如果是兄弟,我觉得,这点时间我还是可以牺牲的。”


   那位团员被反驳地有些语塞,低了头不说话。



  “很痛苦吧。”易柏辰低哑的声音带着哽咽,“Evan他。”


  “他一直想要跟上大家,不拖大家的后腿。他每天半夜都在以为我睡着后自己偷偷爬起来练习,也不知道跌倒多少次了,腿上全是淤青。他大概已经很久都没有好好睡一觉了。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法安心入眠吧。”


  “虽然我不知道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但我能感受到,他很痛苦啊。”


“他真的很希望留下来,在舞台上表演。我求求大家,给他一次机会。”



   一番话后,会议室安静了下来,大家都沉默着。直到门外一声“砰”的响声,打破了这个宁静。


 众人疑惑, 团长首先走到了门口想要一探究竟。而后看到了摔趴在地上,正用手肘撑着地,挪动着要离开的马振桓。


  “E······Evan······” 


  团长犹豫地轻轻喊道,心里有些慌乱。他不知道刚才在会议室的内容,那个男人听到了多少。自己选择让易柏辰去劝说,就是为了尽可能地不去伤害那个已经不幸至极的男人。而现在这个情况,自己怕是失算了。


  易柏辰耳朵很尖,对那个名字更是敏锐,听到团长的呢喃后,几乎是立马就冲出了会议室。


  到走廊,看到摔在地上的男人,他仍是二话不说,冲上去要扶起那人,而地上的人却是挣扎地,不愿起身。他能感受到那人的颤抖。


  “Evan,Evan·····没关系的,我扶你回去·····”易柏辰托着那人的臂弯,尝试着拉他起来。他还听到,男人压抑的抽泣。


  “Evan,到底发生了什么·····你说出来,我可以帮你分担一点不是么?····Evan?”易柏辰情绪有些激动,不由晃着男人的肩膀,想要他回应自己。


  男人终于抬起头来看他, 有泪水自眼眶无声地落下,源源不断,似是流不尽。


  “易恩,我得了一个好奇怪的病······脊髓小脑变性症,很奇怪的名字吧?我从来没有听说过······可它偏偏就缠上我了······”


  “没事的啊Evan!是病总能治好的,不行就去国外的大医院去看嘛!”


  “·易恩,没用的·······医生说,没有治愈的先例,甚至没有治疗的方法,只能延缓病情的恶化·····易恩,我以后都不能走路,不能唱歌,不能写字,不能说话了·······易恩,为什么会是我啊······”


  男人的声音很低,带着抽噎,断断续续地,但每个字,易柏辰都听的真切了。这近一年来的疑惑也终是解开了,真相便那么残忍地摆在自己面前。


  他觉得刚才自己说的要帮那个男人分担的话,很可笑。他大抵能从男人的阐述中窥出一些男人将要面对的未来。


  事已至此,男人向他坦了白,他却是说不出半句安慰的话来了。


  他只敢转头质问身后的几个人:


  “哥,你都知道的,对么?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们?”


  “还有你们,现在知道事实了,可以更理所当然地让他走了吧?”


  易柏辰几乎是失了理智一般地问出这两句话,还要气势汹汹的起身。


  马振桓见他这样子,只用力地拉住他,哽咽着摇头:


  “易恩,是我不让团长告诉你们的······我太自私了,我一直想着只要我还和你们待在一起,我就还是能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我没想过会给大家带来这么多的麻烦,我······我真的很难过·····很抱歉······”


  “Evan?不会的!我帮你,好吗?不会影响到大家的······”


  易柏辰着急地将那个看起来无助极了的男人紧紧得抱着。但即使是自己的温度,也已经不能够温暖他了。


“团长,我想去养护医院了。”



—TBC—




凉笙

已经4月份却还是下雪了,真是奇怪啊。

已经4月份却还是下雪了,真是奇怪啊。

猫司令
一生必看的一部日剧丨《一公升的...

一生必看的一部日剧丨《一公升的眼泪》

高考完出分的那年夏天,我跟我妈讲:我想报中文系。我妈回我四个字,门都没有。干脆利落,见血封喉。后来持续的拉扯战里,我和她老人家各退一步,我报了日文系,滚去学习空你起哇,挖大西瓜。

也就是从那时起,入了日剧坑。

人生里看的第一部日剧,便是《一公升的眼泪》。彼时我们全班在同声传译的机房里,看着日本外教放这部片子。没有中文字幕,只是一句一句跟着重复练习。后来循环的多了,这部片子竟然成为了我看过次数最多的一部日剧,好多台词至今仍熟稔于心。


记得剧里生着病痛的亚也听到全班议论她而难过冲出教室。身体上的疼痛忍忍就过去了,可是心上戳出来的千沟万壑,再多抱歉也...

一生必看的一部日剧丨《一公升的眼泪》

高考完出分的那年夏天,我跟我妈讲:我想报中文系。我妈回我四个字,门都没有。干脆利落,见血封喉。后来持续的拉扯战里,我和她老人家各退一步,我报了日文系,滚去学习空你起哇,挖大西瓜。

也就是从那时起,入了日剧坑。

人生里看的第一部日剧,便是《一公升的眼泪》。彼时我们全班在同声传译的机房里,看着日本外教放这部片子。没有中文字幕,只是一句一句跟着重复练习。后来循环的多了,这部片子竟然成为了我看过次数最多的一部日剧,好多台词至今仍熟稔于心。


记得剧里生着病痛的亚也听到全班议论她而难过冲出教室。身体上的疼痛忍忍就过去了,可是心上戳出来的千沟万壑,再多抱歉也难以再填补。亚也坐在轮椅之上,对着麻生说:我才15岁,为什么疾病会选择15岁的自己。麻生无力的跪在她的身边,两个人身边漫天飞雪,落地无声也无情。

我们走进亚也的内心,才发现所有轻描淡写的一抹抹微笑,背后的强撑是有多难。她也想大哭一场,和命运对薄公堂,大声质问上帝老头子你凭什么这么不公平。可是她更心疼家人。她知道自己的乐观情绪是所有亲人心理上的最后一道防线。不能怕,不能倒。

后来,麻生鼓起勇气跟亚也表白,情感此刻披荆斩棘,病魔为山海,山海可平。他说:

和你说话,不管说的多慢,我都会听,如果不能打电话,就会像这样直接过来见你,因为我不是海豚,你也不是。你走路的话,不管多慢,我都会和你一起走,现在我可能不太可靠,但是总有有一天。我会变得对你有用的,即使不能像以前那样,我也要将这种心情传达给你,我不认为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我,也许,喜欢你,也许。

此前羞涩的那个少年,瞬间因爱成熟而有担当。这和急功近利的特征不同。它不是脑子一热的三分钟冲动,而是更勇敢,是写在基因里的绵绵之爱与温厚善良。


可是看过全剧。我们查到这部根据真实故事改编的原型人物,发现现实里并没有麻生这个男生。若没有虚构的这个人物的精神支持,可想而知这一路走来,亚也是多么孤独。然而,她还是给世人留下了一句句激励,留给这个世界最贵的礼物——希望。


希望,是能帮你打跑生活里一只只孤野苍狼的火炬,是现世里的九阳真经武侠秘籍,也是所有生命体至死不休的执着。最容易获得,也最容易失去。


《一公升的眼泪》,是一部很值得你看的日剧。









一羽

随笔:关于《一公升的眼泪》……

前两天忽然想看日剧,就在b站随便翻了翻,然后看到了《一公升的眼泪》这部电视剧。脑袋里隐约有着关于这部电视剧很感人的记忆,于是就收藏起来了。刚刚看完了第一集,心情有点奇怪。感觉把这部电视剧看下去,需要勇气。或许是因为我知道相似痛苦的原因吧。

没有耐心一集一集的慢慢看到结局,因为害怕结局是凄惨的悲剧,所以想提前做好心理准备,然后就在看完第一集后去百度了这部剧的内容。还好,结局并不凄惨——至少在我看来如此。因为要如同拥有清晰意识的木乃伊那样度过将近百年的人生,不是很痛苦吗?人不只是活着就好了啊,尤其是作为一个有尊严的人。

前两天忽然想看日剧,就在b站随便翻了翻,然后看到了《一公升的眼泪》这部电视剧。脑袋里隐约有着关于这部电视剧很感人的记忆,于是就收藏起来了。刚刚看完了第一集,心情有点奇怪。感觉把这部电视剧看下去,需要勇气。或许是因为我知道相似痛苦的原因吧。

没有耐心一集一集的慢慢看到结局,因为害怕结局是凄惨的悲剧,所以想提前做好心理准备,然后就在看完第一集后去百度了这部剧的内容。还好,结局并不凄惨——至少在我看来如此。因为要如同拥有清晰意识的木乃伊那样度过将近百年的人生,不是很痛苦吗?人不只是活着就好了啊,尤其是作为一个有尊严的人。

木只花火丁

一公升眼泪的电影版,66还带着水族馆的海豚,试图给去世半年的亚也打电话。

——海豚会发出一种人耳听不到的声波通过回音判断周围的情况。

——这样啊。

——通过这样的声音,和远方的同伴对话。

那个人,最后去了养护学校吗?

……恩。

去看过她了吗?

[只是这份思念,已经无法传达给你了。]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

一公升眼泪的电影版,66还带着水族馆的海豚,试图给去世半年的亚也打电话。





——海豚会发出一种人耳听不到的声波通过回音判断周围的情况。

——这样啊。

——通过这样的声音,和远方的同伴对话。



那个人,最后去了养护学校吗?

……恩。

去看过她了吗?





[只是这份思念,已经无法传达给你了。]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

吓得我赶紧改昵称

喜悦往往会在幸福的后面出现

喜悦往往会在幸福的后面出现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