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一品锅

11.9万浏览    1030参与
君妄生

【占tag致歉】

宣群:⑨③①⑦②⑦①⑨⑧

本群只有   我x食魂 or  食魂x我

主女少主

内容:主聊游戏
日常安利cv,广播剧,小说之类的【原耽言情皆可】

喜欢声音的可以来
小车怡情,大车伤身,尽量不搞车哦

群名片改游戏id

不分区不分协会,主在讨论和安利

【占tag致歉】

宣群:⑨③①⑦②⑦①⑨⑧

本群只有   我x食魂 or  食魂x我

主女少主

内容:主聊游戏
日常安利cv,广播剧,小说之类的【原耽言情皆可】

喜欢声音的可以来
小车怡情,大车伤身,尽量不搞车哦

群名片改游戏id

不分区不分协会,主在讨论和安利

杨杏✨
是这样刚刚说好的绝不再画了半个...

是这样
刚刚说好的绝不再画了
半个小时就真香了…………
莫挨老子组✨可能是光线问题一品看不太清的说

是这样
刚刚说好的绝不再画了
半个小时就真香了…………
莫挨老子组✨可能是光线问题一品看不太清的说

荷🚷

【食物语】莲品/朱竹

NOTE:

OOC,莲花血鸭x一品锅,没有逻辑胡编乱造

连理的最末将军是怎么剥一品的扩写。

离题万里现场

-

后来院子里栽了花,种了竹子。郭逸品将画案挪到窗边,过去这方小院子,他画了千百遍。现在莲华站在院子里挽起袖子浇花,便觉得还能再画千百个千百遍。


昔日的将军正坐在夜风里逗猫。近日总有野猫溜到院子里来,在郭逸品没画完的画上踩下一溜脚印,然后钻进院子的花丛或者跃上房檐去睡觉。挂在檐下的灯正燃着,散发出很柔和的光。

郭逸品看了会那盏灯,又觉得月色灯光里的竹影太好,便铺开了纸。


莲华进屋的时候,檐下的灯已经燃尽了,郭逸品还伏在画案前作画。莲华的脚步悄...

NOTE:

OOC,莲花血鸭x一品锅,没有逻辑胡编乱造

连理的最末将军是怎么剥一品的扩写。

离题万里现场

-

后来院子里栽了花,种了竹子。郭逸品将画案挪到窗边,过去这方小院子,他画了千百遍。现在莲华站在院子里挽起袖子浇花,便觉得还能再画千百个千百遍。

 

昔日的将军正坐在夜风里逗猫。近日总有野猫溜到院子里来,在郭逸品没画完的画上踩下一溜脚印,然后钻进院子的花丛或者跃上房檐去睡觉。挂在檐下的灯正燃着,散发出很柔和的光。

郭逸品看了会那盏灯,又觉得月色灯光里的竹影太好,便铺开了纸。

 

莲华进屋的时候,檐下的灯已经燃尽了,郭逸品还伏在画案前作画。莲华的脚步悄无声息,可画仙还是知道他进了屋子走过来。他并未抬头,依旧在用朱笔勾他的竹子,垂着眼问一句:“猫走了?”

莲华没有应,只是凑过去看。郭逸品搭在肩膀的一绺长发正在缓缓向下滑落,莲华伸出手去捞了一把。那束头发抓在手里,将军下意识捻了捻,低下头嗅一下。画仙的身上总是带着一股很淡的墨香,凑近去闻,还缠着各色颜料里金属的气味。

郭逸品一挑眉,手下还是稳的。他将那一簇竹叶画利索,这才搁下笔直起身。他转身面向莲华,往后一靠倚在画案上,看了看莲华,又侧过脸去看自己的画。

莲华凑近去看,问道:“为何是红笔画的竹,有何深意?”

郭逸品沉吟,并未回答他的问题。莲华见此,便将手伸了过去——他方才在院中逗猫,只脱了一边的手甲。郭逸品捉着莲华的手,仔仔细细卸去那些冷硬的铁放在一边。手指被摘出来,莲华这才弯下腰凑上去,在画上嗅了嗅:“是朱砂。”

他嗅时鼻尖耸动,倒像是个什么毛茸茸的动物。

将军不懂画——但是他却很喜欢。可能原也没有多喜欢画,只是他喜欢的人从画里走出来,与他相关的便无论如何也要放在心上。从前将军的手甲划破过几次画仙未完成的画稿,后来便成了习惯,只要靠近画案,就把手伸给郭逸品。等人把他的手拆出来,这才往上凑。

想到这里郭逸品觉得好笑,莲华转过头,看到人脸上浮起来的笑意,便问:“什么这么有趣?”

郭逸品低低的笑一声,摆了摆手:“笑这画。只是今日的墨用完了,随手化了朱砂来画这竹——”

说到这里,他忽然皱起眉,伸手将画一扯,随手卷了卷掷进画桶内,说道:“朱砂辟邪,道家用朱砂制符,用于开运镇煞。用朱砂画的竹,虽寓意竹报平安、招财纳吉,也可作镇宅用……你且离它远些吧。”

——他老是容易想起这一遭事情,一旦想起,便开始觉得疼。并非郭逸品自己痛,而是替莲华感到痛。他追问过几次,莲华只是轻描淡写将话头带过。越是不说,郭逸品越会去想那些枪戟之伤,泣血之痛,想道他怎样又挣扎着爬回人间,跌跌撞撞寻下去。

 

莲华一见他的表情,便知郭逸品又在胡思乱想。他抄着手低下头去,凑近去看那双浅色的眼睛,说道:“你画的,都是好的。”

“你自然也是。”他追着画仙的眼神不依不饶说道,“我也说了,多久的旧伤,也已经好了。”

郭逸品叹口气,想说什么,却不知如何开口。他欲言又止时,无意识地撅起点嘴,下唇拱上去——倒像是在索取一个亲吻。

莲将军对于画仙一向有求必应。

他捏着郭逸品下巴吻了上去。

 

郭逸品愣了一下。莲华身上总是裹着点血腥和煞气,执念终于找到了起源,那点不安淡下去不少,可将军的舌尖尝起来还是有点血的味道。他忽然庆幸起刚刚摘了将军的手甲,不然此刻两腮被捏着,会疼。他倒不是在意那点疼,只是丁丁点点的苦痛都容易让他想起他刚回来那日的满身痴缠杀意。

画仙眼眶发烫,他抬起手想去攀住些什么。莲华的肩膀宽厚,郭逸品的手抓着莲华肩膀的衣料,抬起手去勾他的脖子。

莲华顿了一下,去捧他的脸。

他把郭逸品镶珠挂玉的耳饰扯掉了,落在地上当啷一声,他摸到了耳饰底下那片开始发热的柔软的骨肉。将军俯身亲下来,头发扫过郭逸品的脸,有些痒。他侧过头,把那缕头发让下去。郭逸品偏过头的时候,也从那个亲吻里退出来。莲华以为他在躲,嗓中滚出了一声不满的喉音——郭逸品听着,更觉得那一声像是什么委屈的动物。画仙转过头时,颈上的筋凸起来,莲华低下头,伸出舌舔了上去。

他的唇舌落下来,牙齿停在脖颈上。画仙一动也不动,不躲不闪,手指蜷了蜷,最终抬起手来,屈起手指搔了搔将军的下巴。

 

现在的姿态有些不适,也令郭逸品感到不安。他仰靠在画案上,腿被迫打开,只有一只脚能点着地使力。莲华的腰卡在画仙腿间,郭逸品想收起腿就会夹紧莲华窄而有力的腰,把腿张开又会使他感到羞耻。向后弯折的腰感到酸痛,再往下仰,就是莲华垫在他腰下的手臂。莲华另一只手按在画仙的大腿上,莲华手掌的温度透过衣料传过去,他觉得整个人都烧起来,从那只手,从腿爬到腰,然后沿着脊背一路烧向头顶。此时莲华正伏下身,鼻尖蹭着画仙耳朵底下,痒得他微微发抖。

莲华抬起眼,看向画仙的脸。

他白净的脸色已经浮起了一片红,浅色的眼睛里浮起一层水,像是黄玉,一捧热而且粘稠的目光倾下来,莲华立刻变成了被松脂包裹的虫,将要变成一枚琥珀了。

郭逸品抿着嘴,看着眼眶浮红的将军。两个人离得太近,视野里好像便只剩下了那双眼睛。

半晌,郭逸品的膝盖贴近一点,靠上了莲华的腰。

莲华的呼吸顿了一下,然后抱起他的画仙向上移了一些,好让他躺的更平稳。画具被莲华拂到一侧,郭逸品挑起一侧的眉毛,莲华低下头去亲吻他蹙起的眉心。

 

郭逸品的衣衫层层叠叠,莲华觉得自己在剥一枚笋。将军的手上带茧,他碰了碰郭逸品的心口,看着人一下一下颤着,便蜷起手指,把那些疤和茧攥进手里,拿手指的侧面在他皮肤上滑过去,缓慢地一道一道蹭过肋骨凸起的痕迹。郭逸品身上的腰封环佩落在画案上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他自己听着,居然笑了一声,随即把剩下的笑声咽了回去。莲华在他腰侧捏了一下,留下一个指印。总是裹在长衫下的身体像新裁的绢,留下痕迹后便十分明显。莲华的眼神在郭逸品腰上的指印停了一会,又想起了刚刚郭逸品伏案勾得几笔朱竹的竹叶。

他将郭逸品抱起来,想将人带回榻上。画仙起身时松垮的衣衫揽在手臂间,莲华垂下眼去看,忽地愣住了。

和画仙玉璧一样的胸膛不一样,那片后背虽也是一把松竹入画的挺拔骨肉,却横着数道的疤。

郭逸品抬头看到莲华的表情,怔一刻便立刻知道他在看什么。他伸手敛起自己的衣衫,还嫌不够,又伸手去蒙莲华的眼睛。

画仙的掌心扔带着一股墨的香气,在手心握久了,渗出一股温热又苦涩的气息来。

将军在他的掌心里眨了眨眼,睫毛扫过来,痒得像是手心里拢了一只蝴蝶。

莲华抱着他的画仙,从郭逸品手指的缝隙看到地上的砖缝,慢吞吞挪了他到榻上。郭逸品伏在枕上,由着将军小心翼翼拉下衣衫,又凑上去看那些疤。莲华把呼吸都放得很轻,像是担心一口气吐上去,这些痊愈的伤口又会裂开一般。

郭逸品叹口气,翻过身来,仰面躺着,伸出两只手来捉着莲华的手腕,挨个去捏他的指节,挨个摸过上面的伤疤和刀茧。

他那一刻有些想和莲华讲,雷劫落下来时一道道砸在背上,究竟是有多痛。可是他摸到将军手上的一道疤,话就少一句,摸到将军手上的一片茧,痛便忘一分。将莲华的手揉了一遍,郭逸品忽然也不想同他讲了。

“从前……等得太久,忽然很痛。”他说道,“可再等下去,便也不痛了。”

郭逸品抬起眼望过去,忽地想道,将军又何曾没有痛过呢?

“早就不痛了。”郭逸品轻声说道,“已经好了。”

他又抬起手盖上莲华的眼睛,脸凑过去,嘴唇在将军抿紧的嘴唇上很轻地碰了一下。

 

END.




提几
一百年没画画了()到处蹭粮好快...

一百年没画画了()
到处蹭粮好快乐噢!
打俩tag意思一下

一百年没画画了()
到处蹭粮好快乐噢!
打俩tag意思一下

卫护神呼

[食物语乙女]换句话说我爱你(上)

  • 短小不精悍预警


  • 人物ooc预警,致歉


  • 内含:  风生水起/  莲花血鸭/   一品锅/  龙井虾仁


    下篇含:腊味合蒸/  松鼠鳜鱼/  麻婆豆腐/  佛跳墙


  • 祝各位食用愉快


1.风生水起   (已交往设定)


自从俞生与你确定关系后,鉴于他之前总是喜欢累垮自己来引你前去龙宫,你决定跟他约定,等他处理完事务,自己再与他出去游玩,不过不许累着,每天相互写信,你寄取信的地点就定在海阁。...

  • 短小不精悍预警


  • 人物ooc预警,致歉


  • 内含:  风生水起/  莲花血鸭/   一品锅/  龙井虾仁


    下篇含:腊味合蒸/  松鼠鳜鱼/  麻婆豆腐/  佛跳墙


  • 祝各位食用愉快




1.风生水起   (已交往设定)


自从俞生与你确定关系后,鉴于他之前总是喜欢累垮自己来引你前去龙宫,你决定跟他约定,等他处理完事务,自己再与他出去游玩,不过不许累着,每天相互写信,你寄取信的地点就定在海阁。


据不愿透露姓名的铁骨龙马表示,他觉得那天殿下的心情应该与空桑少主喝了焦医生精心调制的“养生汤”后差不多。


你又重新过上了以前的生活,锅包肉的魔鬼训练,清晨佛跳墙的爬床,处理烤乳猪炸厨房的事故·······不同的是,你现在每天都会写一封信,说些空桑近来的状况,寄向龙宫。同样你也会每天在海阁收到一封寄给你的信,听些俞生本想亲口说给你的各类奇闻以及思你,想你的情绪。


一周后的某天晚上,你还在好奇最近一周海产量怎么下降的越来越快,便被人从背后抱住,陷入了一个带着凛冽海风气息的怀抱。


你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俞生?”


他并没有回答你,反而将你抱的更紧了些,将下巴抵在你头上,将你圈入其中。


“你公务····”你疑惑的话语还没说完,便被头上突然出声的俞生打断了。




“你的信,太官方,都不说想我。”






2.莲花血鸭


最近莲花血鸭发现自己常常无意间就走到了你的房间,并且有意无意的躺在你的床上,呼吸间都是你的气味,越来越放松,渐渐入睡。


你往往回来就看见血鸭在你的床上抱着你的棉被熟睡的样子。便会为他点上一支沉香,不知是何原因,自从血鸭在你房里熟睡以后,你发现他眉宇间的戾气消散了许多。你重新找了一床被子,小心翼翼的替他盖上,并且尽量使自己的动作轻柔,不会因此弄醒他。


你轻轻的摸了摸他舒展的眉头,忍不住俯身对他说道“好梦,我的将军。”意识到自己无意间吐露出了自己的心意,你想立刻起身离开,却猛地被拉住,你有些踉跄的倒在他怀里。


血鸭一只手放在你的腰上,另一只手紧紧的抓住你的手,你稍微动弹一下,他手上的力道便又加重一分。全然不顾你现在完全羞红的模样,他自顾自的带着你翻了个身,还顺道变换了姿势。你的手虽然被松开了,但腰被他死死搂住,你的头被按在他的胸膛上。你害羞的有那么一瞬间的耳鸣,丝毫不敢动弹。


血鸭看着怀里明显有些紧张的你,低头吻了吻你的头顶,轻声却带不容置疑的说道:




“留在我身边。”






3.一品锅


你又在一品锅作画时在他背后做着千手观音,却不料他突然转身,你愣住了,还保持着刚刚滑稽的动作。你以为他又要像往日一般冷淡的说到不要胡闹,他却轻轻的牵起你的手,不好意思的将头偏过去,将你引至他所要画的树下,并且似乎是要掩饰什么的咳嗽着。


你反应过来一品是想将你也画入画中,故意抓紧了他的手,不松开,叫他平时总是一副生人勿近的冷淡。你这一举动让他就有些泛红的脸颊越加发烫。他想挣脱又有些不想挣脱的小动作反而让你更加靠近他,你满意的看着他窘迫脸红的模样,戏谑的说道“不知道一向喜欢画山水的居士,今日怎么突然有兴趣画起小女子我来了?”


一品听后,偏头望向远方,试图让自己镇定下来,但发现没用以后,便脸色泛红低头与你对视着。发现你的眼里尽是他,他只觉得脑袋有一瞬间空白,下意识便将自己心里所想,这些情绪,全部都一瞬间,倾诉给你。




“你应在我的风景里”






4。龙井虾仁(暗恋设定)


虽然冬日已到,但女孩子都有爱美之心,你穿起好看的小裙子,不顾是否会因此感到寒冷便出门去了。


在走廊里,龙井远远的便看见你同青团他们在院子里胡闹,微微一笑,便打算就站在这里看着你。看你频频露出的笑容他有那么一瞬间的失神,回神以后却发现不知你去哪了?不动声色的用目光四处搜索,发现你正往此处前来。


他稍微整理了一下,便向前走去,几步之后,正好与你擦肩而过。龙井面无表情的走过去了,但是还是回头看你了。正好撞上你回头想偷偷看他的眼神。你们急忙移开视线,你担心着自己的情意被发现,下次被龙井拒之门外。而同样,龙井也担心着,自己是不是表现的太明显了,让你察觉到了。


你还在苦苦思索的时候,龙井已经将那一丝的慌张收好,走到你面前。你有些畏畏缩缩的抬起头来,生怕他说出些冷漠至极的话,却惊诧的看见他将自己御寒的披风取下递给你。见你还愣着,又皱了皱眉头,将那披风亲自替你系好。茶香的气息扑面而来,你耳边更是传来了温和的感觉。




“天寒,添衣。”



谢无缺

【全员向】经济强桑什么的太难了啦

(追加了少主和驴打滚的小剧场)

字数:2.3K。

备注:本文参加必胜客联动征文 @空桑管理司 。

—————

空桑第一届对外交流暨必胜客美食联合发展研讨会,又名“食魂去必胜客打工的一万个必要性”。

少主点到PPT的最后一页,声音慷慨激昂:“总而言之,为了空桑的全面化、多样化、和谐化发展,我们要拓宽视野,积极对外交流,真正把空桑建设成三界美食的龙头圣地……”

飞龙汤原本睡眼惺忪,听到这句话,立即从座位上蹦起来:“龙头?你要谁的龙头?”


他警惕地巡视一圈四周,大声强调:“喂,我和那家伙的龙头都不能给你,你还是少和剁椒鱼头玩耍吧,净想些乱七八糟的玩意。”

剁椒...

(追加了少主和驴打滚的小剧场)

字数:2.3K。

备注:本文参加必胜客联动征文 @空桑管理司 。

—————

空桑第一届对外交流暨必胜客美食联合发展研讨会,又名“食魂去必胜客打工的一万个必要性”。

少主点到PPT的最后一页,声音慷慨激昂:“总而言之,为了空桑的全面化、多样化、和谐化发展,我们要拓宽视野,积极对外交流,真正把空桑建设成三界美食的龙头圣地……”

飞龙汤原本睡眼惺忪,听到这句话,立即从座位上蹦起来:“龙头?你要谁的龙头?”


他警惕地巡视一圈四周,大声强调:“喂,我和那家伙的龙头都不能给你,你还是少和剁椒鱼头玩耍吧,净想些乱七八糟的玩意。”

剁椒鱼头在心底默背了三遍《空桑不发怒不掉头不摘围巾公约》,然后破空而起,一只脚踩在凳子上:“格老子的,你这只榛鸡,说谁呢?”

风生水起叹了口气,拽住要上前真人PK的飞龙汤,开口相劝:“即使不看在下的薄面,也看在少主第一次主持会议的面子上,大家有话好生讲,莫要争执。”


麻婆豆腐手机里传来一声“Double Kill”,畅怀大笑:“哪里有甄姬?甄姬在我的阿轲手里活不过三秒,等等,发生了什么!”

饺子同情地望着等待复活的麻婆豆腐:“豆儿啊,且不说开会手机要静音,只凭你站在甄姬大招里按惩戒……”

场面一度鸡飞狗跳。


散会后,鹄羹温柔的面容上写满了忧虑:“真的要带大家一起去必胜客么?如果空桑经济状况不好,我也可以去打工补贴家用。”

少主一屁股坐在地上,无可奈何地摇摇头:“烤乳猪那家伙总是烧坏厨房,飞龙动不动就要拆坏比武场,食材费、修缮费、医药费,样样都要钱……一品锅这几日已经卖掉了不少画作,担仔面也要召集食魂出海捕鱼,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一品锅芝兰玉树般静静站在少主身侧,听闻此言,俊逸的眉峰微蹙:“你不必如此忧虑,我虽不善经营之道,但总归能够养你周全。”

少主见一品锅来了,连忙拍掉尘土站起,拍拍胸脯唱起歌:“从来都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为了空桑的幸福,要靠我们自己!”


佛跳墙噗嗤一笑,香花缭绕,郁丽清香:“美人,我愿去帮那间叫必胜客的食店招揽客人,你,负责吃……似乎是名为披萨的食物,可好?”


“必胜客?不行不行,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咯,这辈子不可能打工的咯。做生意又不会做,就是去钓钓鱼,才能维持得了生活这样子。回空桑像回家一样,里面个个都是人才,说话又超好听的……”

糖醋沅白还没复述完窃·格瓦拉的至理名言,就被冰糖湘莲打断:“空桑有难,吾不能坐视不理,你是否要同去?”

“那就一起去咯。”糖醋沅白如是说。


必胜客后厨,川味火锅苦着脸看向少主:“少主,青椒哪个够劲儿噻,做这个披萨,怎么能不放八角花椒?”

少主忙的满头大汗,一把将那只熊猫八角抄到自己怀里:“就按必胜客标准配方来,控制住你寄几,我先带八角去门口迎客。”


少主这个举动无疑解救了莲花血鸭,将军正黑着脸,手持长枪,却不敢有所动作,只好沉默立在门口,任过往行人好奇拍照。

“这个coser小哥哥好帅哦,肌肉好像是真的,帅哥给个微信好伐?”

少主听到路人的话,不禁捏了把冷汗,低声问血鸭:“你怎么也来了,我在你床头放的沉香是假的么?”

血鸭凝视着少主:“沉香并不能使我完全安眠……空桑少主,像我这样的恶鬼,也不想再失去同伴。”


德州和阿符则是在少主的强烈要求下,换上了锦衣卫飞鱼服:“诶,不要问我为什么,你们原来的制服会吓到客人的,就这样去负责传菜吧,拜托了!”

阿符嚼着泡泡糖,刚好吐出一个巨大的彩色泡泡,嘴里嘟囔着:“又和德州这家伙穿一样的衣服,真是……”

德州在他身后,面色有些忐忑:“阿符不喜欢哥哥这样穿着?”

“不……不是,也挺好看的。”


“家政机关兔,把铁盘夏威夷披萨送去7号桌,把薯翼双拼送去19号桌,把欧式培根炒饭送去三十号桌。”蟹酿橙有条不紊地下达命令,数只机关兔在他身边蹦蹦跳跳,接过刚出锅热腾腾的餐盘。

唯有一只红了半边眼的兔子安静伏在他肩头,他笑了笑,叉起一块抹茶雪域蛋糕送进兔子的三瓣嘴里:“师父,吃,甜的。”


北京烤鸭正在对一桌客人竖起大拇指:“爱卿极有眼光,烤鸭披萨,自然是披萨中的王者!”

鸭大鸭二跟在他旗子后面,与有荣焉:“嘎,原来这西餐馆也是陛下的领地!”

北京烤鸭骄傲地摇着旗帜:“跟随朕的方向,为朕的子民送去更多的美味!”


月饼则与桂花酒大眼瞪小眼:“你又不是姮娥仙人,凭什么阻拦小英雄给客人带来幸福!”

桂花酒一撇嘴:“不就是杯冰柠檬红茶么,只要本仙人一施仙术,这些凡人的饮料,全都会沉浸在桂花的馥郁香气中!”

啪的一声,八仙合上手中的书卷,似乎想起了什么不好的经历:“待客……不可这般歹毒!”


子推燕已经飞了回来,翅膀由于疲惫而软软垂下,对龙井虾仁说:“点菜这种东西,果然快点消亡吧。”

龙井虾仁停下烹茶的动作,面露疑惑:“为什么是你负责点菜?

子推燕指指靠在沙发上呼呼大睡的白发青年:“这个区域的点菜员,本该是煲仔饭,但……”


锅包肉皱起眉头:“煲仔饭?”他低头看着文件夹里的排班表:“这不是我原本的安排,你们手里的那份表格,应该被人调换过了。”

诗礼银杏从甜品堆里抬起头,懊恼地抿抿唇:“难道,连圣人之道,也无法教化鱼香肉丝诚实向善么?”

鼎湖上素双手合十,诚挚替空桑食魂们今日的营业任务祝祷:“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


次日,少主与驴打滚相约空桑相声大舞台。

驴打滚:竹板这么一打呀,别的咱不夸;单夸夸咱空桑少主,一个能顶俩!

少主:可真是谢谢您嘞,说的我怪不好意思的,我只是做了一点微小的贡献……

驴打滚:少主咋还谦虚上了,后厨剩下的披萨,全进了您的肚皮,可不是一人能顶俩嘛。

少主:合着您是夸我饭量呐。

驴打滚:可不是嘛,那必胜客感情好啊,浓情香鸡翼,金黄的油珠往下滴流,结果您猜怎么着?

少主:怎么着?

驴打滚:进了您嘴里喽!

少主:我怎么没印象?

驴打滚:这锅得佛跳墙背。

少主:胡说!一品锅只能由本少主背!

驴打滚:您脑壳里就只能想到这一个锅吗?那佛跳墙过分啊,他为了拉客,随手把食物往您嘴里塞,您说过不过分?

少主:太过分了,竟然不给本少主配杯雪糕黑天使。

驴打滚:还有更过分的嘞,他和人家小姑娘说,吃了必胜客,就会变得和您一样……

少主:看来我得找风生水起借个体重秤。

驴打滚:我话还没说完呢。

少主:您还带大喘气的?

驴打滚:吃了必胜客,就会变得和您一样可爱。

少主:哎呀妈呀,这咋还拐着弯夸我呢,真是的,我都有点不大好意思。

驴打滚:您咋东北口都出来了?

少主:这都怪小鸡儿炖蘑菇,对了,萧大兄弟去哪了?

驴打滚:(抹泪)厨房里做披萨的蘑菇不够了……

少主:丧尽天良,本少主今日就要给小鸡儿炖蘑菇报仇雪恨!

驴打滚:然后他就出门买蘑菇了,挑这玩意他在行。

少主:您这说话大喘气的毛病治不好了?

驴打滚:治不好了,您待怎么着?

少主:我能……麻烦您就在战斗时候多滚几下不?

驴打滚:好嘞!

萝卜干要甜的咸的
差一个四花...... 我好激...

差一个四花......
我好激动
⊙ω⊙

差一个四花......
我好激动
⊙ω⊙

百叶枋
我 搞 完 了!锅儿妈妈爱你(...

我 搞 完 了!
锅儿妈妈爱你(失智)

我 搞 完 了!
锅儿妈妈爱你(失智)

天高海阔任虾滑

给姬友画的一品锅
“离我远些”

给姬友画的一品锅
“离我远些”

Orino

【占tag致歉】

纪念一下自己的欧气

非常神奇的
突然想抽一下然后一发出锅
自从出了双龙以后就没再抽过卡
天知道他在卡池里排队第一位等了我多久

没他时候只能在太太们的同人文里看
大部分看下来还以为
还以为是和龙井虾仁一样的莫挨老子型
嗯龙井也是没有的

结果被故事一给可爱到了!!
哄少主那里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啊!!

Awsl

【占tag致歉】

纪念一下自己的欧气

非常神奇的
突然想抽一下然后一发出锅
自从出了双龙以后就没再抽过卡
天知道他在卡池里排队第一位等了我多久

没他时候只能在太太们的同人文里看
大部分看下来还以为
还以为是和龙井虾仁一样的莫挨老子型
嗯龙井也是没有的

结果被故事一给可爱到了!!
哄少主那里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啊!!

Awsl

杰西卡帽子上的小星星☆

〖杨舟老师和郭先生〗随手关键词数记

把后面被我偷偷收起来的放出来

有推荐的关键词可以跟我说哦√

顺便。评论是我更新的动力,耶比-。


1.拥抱

  是真的冷。

  杨舟把围巾往上又拉了拉,透过不是非常细密的毛线孔呼出热气,迈开步子往学校赶去。他住的地方离学校不是很远,步行上课已经成了他的习惯,有时候时间对上了,跟学生一起进教室都不是什么稀罕事。

  但今天的稀罕事是,没有任何一个同学在他们自己的上学路上碰到杨舟老师。

  是的,没有一个。这个几率在以前是千万分之一,不过现在嘛...

  杨舟的脚步在路过一个巷子口的时候骤然一转,在眼尖的学生看见他之前消失在了巷道里,只剩下一串脚印指引其他人...

把后面被我偷偷收起来的放出来

有推荐的关键词可以跟我说哦√

顺便。评论是我更新的动力,耶比-。







1.拥抱

  是真的冷。

  杨舟把围巾往上又拉了拉,透过不是非常细密的毛线孔呼出热气,迈开步子往学校赶去。他住的地方离学校不是很远,步行上课已经成了他的习惯,有时候时间对上了,跟学生一起进教室都不是什么稀罕事。

  但今天的稀罕事是,没有任何一个同学在他们自己的上学路上碰到杨舟老师。

  是的,没有一个。这个几率在以前是千万分之一,不过现在嘛...

  杨舟的脚步在路过一个巷子口的时候骤然一转,在眼尖的学生看见他之前消失在了巷道里,只剩下一串脚印指引其他人,它的主人究竟去向何方。

  对,这是个下雪的天。

  因此当郭先生披上长外套匆匆给他开门的时候,就正好目睹了被屋檐积雪砸了一脑袋的杨舟老师。对方有些茫然的晃了晃脑袋带落些许雪花,在看见他的时候才突然意识到什么赶紧拍去身上积雪。

  ...可别给冻傻了,穿的这么少。

  大致把身上的雪都拍了个干净,杨舟这才肯抬头去看他先生。

  然后他就被裹进了先生今天新换的呢子外套里。大概是羊绒还是别的什么材质,总之里面暖呼呼的,满满的都是他的气息。

  “早上好。”

  “早。”


2.共眠

  杨舟老师中午不离校,因此校方在他的办公室里加了一张床。

  床不大不小,是个单人床。在郭先生来了之后,校方非常贴心的又加了一张,可以轻松推来推去的那种。

  在经历过初见期暧昧期最后终于修成正果后,两张单人床被拼在了一起。

  杨舟老师先一步换了衣服,赶在郭先生回来之前。然后就开始裹着被子写教案,一写就是近半小时。直到冷空气突然在他身侧环绕。

  郭先生带着一身冷气回来了。他也非常果断的把那件呢子外套换下,不一会会热的——毕竟屋子里开了暖气。

  然后他顺便过去顺走了杨舟老师的教案,引来了后者的抗议。

  “该睡了。”

  “...嘁。”

  两个人并排躺在床上。虽然盖着的是同一床被子,但这睡的真的是叫比什么都僵硬,不忍直视。

  当然郭先生这时候满脑子都是什么呢。

  “那个'嘁'有点可爱。”郭先生这样想。

  一阵衣料和被褥摩擦而发出的窸窣声响过后。

  郭先生觉得自己真的是人生赢家。

  杨舟老师的头发带着淡淡的香味,不知道用的是哪个牌子的洗发水,摸起来软滑有光泽,手感特别好。郭先生把假装睡着的人揽进自己怀里,手指穿过他的发丝,有一下没一下的给人顺毛。

  头发上的触感刚传递至大脑神经中枢的时候,杨舟下意识的挣扎了一下,然后被他先生牢牢按在自己怀里。郭先生低低的嗓音在他耳畔环绕,所过之处一阵酥麻。

  “好了,该睡了。”

  杨舟老师很没原则的埋进他怀里。

  鹄羹尽可能轻的合上门,把本来要交给杨舟的转校申请先暂时放在了自己那儿。屋里头两个人睡的正香,被打扰的话...嗯,他可不想当电灯泡。


3.接吻

  杨舟老师和郭先生,两个人在一起之后也没什么太大的变化,反倒是相当低调。

  当然,低调仅限于不在办公室的时候。有课代表曾经在送作业的时候恰好赶上杨舟老师刚睡醒,然后就被郭先生拿过作业后送了个闭门羹。

  迷迷糊糊的被迫从温暖被窝里爬起来,杨舟没来得及反应是谁在敲门就听见关门的声响。

  “把他们吓着怎么办?”

  “保持形象更重要一点,杨舟老师。”

  披散的长发被梳子梳顺挽好搭在肩头,郭先生将梳子放好后捧起他的脸跟他黏黏糊糊的接了个吻。尚未清醒的时候是最好的时机,不然杨舟平时决计不会同他这般腻歪。

  餍足。甚至想要更多。


_棉花怪_

【飞龙/一品/德州】夜半笙箫③

   是

   少主攻,内含产* 口*颜* 自*等情节

   短 OOC 注意避雷。

   想要小红心小蓝手 支持点梗。太 太难的我就不行了噢(...

走链接https://m.weibo.cn/5672902376/4437801787064186

   是

   少主攻,内含产* 口*颜* 自*等情节

   短 OOC 注意避雷。

   想要小红心小蓝手 支持点梗。太 太难的我就不行了噢(...

走链接https://m.weibo.cn/5672902376/4437801787064186

Crin1
——不过是无用的花架子

——不过是无用的花架子

——不过是无用的花架子

昼间独行。
“予你所愿”冬日【许愿笺】愿你...

“予你所愿”
冬日【许愿笺】
愿你梦想成真。

“予你所愿”
冬日【许愿笺】
愿你梦想成真。

百叶枋
还 没 搞 完锅哥太香了我没了

还 没 搞 完
锅哥太香了我没了

还 没 搞 完
锅哥太香了我没了

谢无缺

【男少主x一品锅】为官的代价 18-22

字数:5.3K。

预警:微虐,但是锅今天帅爆了!

传送门在评论区。

字数:5.3K。

预警:微虐,但是锅今天帅爆了!

传送门在评论区。

素月♋

我仅有的六个御,战损图让我觉得我可以,爱了爱了!

我仅有的六个御,战损图让我觉得我可以,爱了爱了!

参醍

不要屏蔽我!!过几天就删!!
前面都是掩饰(我在家园搞的)
p8背后注意(手是锅哥的),p9给自己的品扬傻文剧透一波
品扬太香了顺便希望有人和我评论区互动!我不太会说话但是我喜欢和有缘人聊天!

不要屏蔽我!!过几天就删!!
前面都是掩饰(我在家园搞的)
p8背后注意(手是锅哥的),p9给自己的品扬傻文剧透一波
品扬太香了顺便希望有人和我评论区互动!我不太会说话但是我喜欢和有缘人聊天!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