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一年生

817.9万浏览    65520参与
杨咩咩 ●—●

原来弟弟是只喵(7)


krist觉得singto最近很不一样,不!确切说是从那天早晨开始以后就变了。
如果说以前看他的眼神是兄弟,那现在他看自己的眼神就像在看一块小点心!🍰
“psingto……我们后天站台要唱什么曲子啊?”
“叫我psing哦”singto一脸慈爱(色气满满)的看着krist。
“.......”
“唱XXX可以吗?”
“你要是借我摸摸我就同意”
“singto!长本事了啊!有能耐你就告诉别人!看看别人信不信!别以为我王慧侦会怕你”哼!猫逼急了也会跳墙!
“我没有哦,只是我们kit太可爱了,肉嘟嘟软绵绵的,让哥哥一直想再抱一次”singto一脸痴汉笑
krist觉得自己一定是又被调戏了……可是夸人家可爱什么的好...


krist觉得singto最近很不一样,不!确切说是从那天早晨开始以后就变了。
如果说以前看他的眼神是兄弟,那现在他看自己的眼神就像在看一块小点心!🍰
“psingto……我们后天站台要唱什么曲子啊?”
“叫我psing哦”singto一脸慈爱(色气满满)的看着krist。
“.......”
“唱XXX可以吗?”
“你要是借我摸摸我就同意”
“singto!长本事了啊!有能耐你就告诉别人!看看别人信不信!别以为我王慧侦会怕你”哼!猫逼急了也会跳墙!
“我没有哦,只是我们kit太可爱了,肉嘟嘟软绵绵的,让哥哥一直想再抱一次”singto一脸痴汉笑
krist觉得自己一定是又被调戏了……可是夸人家可爱什么的好害羞啊//////

不过凡事有一弊就有一利
krist觉得singto最近简直是宠的自己没话说
“psing我渴了”
“哦好,我去倒水”
“psing你吃的是什么啊?”
“kit你要吃吗?给你”singto赶忙把咬了一小块的蛋糕递给krist,丝毫没注意自己嘴角的蛋糕渣。
私底下粘粘乎乎也就罢了,连在舞台上也要能挨着就挨着,不能挨着创造机会也要凑过来,眼神也要一直跟着自己,动不动手就摸上来,你没听到粉丝都和你说弟弟不能吃嘛!
krist很享受现在状态,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多好~有事没事和psing卖个萌撒个娇好处大大的啊。
不过最近kit小猫咪有些不高兴😠。
“你看看psing接的这是个什么剧?!”
“他一个配角要不要这么敬业?!裸戏?床戏?他还想干什么?!”
“你这么生气干嘛,工作嘛~那是singto又不是kongpop”
“哼!”😤
——-直播中———
“嗷~krist不高兴啦!是吃醋了嘛~”
不提这事还好,一提这事krist又想起了哥哥拍的那部剧。软萌易推倒的psing是怎么回事?!不是说好就是客串嘛?和我都没有床戏,这可好,一共就出场十几分钟怎么就和别人倒一块去了!
“没有”krist极力克制自己。
singto!等直播结束再说😠
尬聊无果后singto非常有眼力见的选择闭嘴

dp.love

过会删~🍖🍳🍱🍝🍥

闲着的姐妹们来试试手吧,虽然金额不大

领个伙食补贴是极好的!

最高可领取99,今天我只抽到了20来块

希望姐妹们比我好运!!


z.f.b首页搜索口.令: 610522438

闲着的姐妹们来试试手吧,虽然金额不大

领个伙食补贴是极好的!

最高可领取99,今天我只抽到了20来块

希望姐妹们比我好运!!


z.f.b首页搜索口.令: 610522438

c⌒っ.ω.)哦咦

【SK】画眉 (一发完)

☞私设如山,个人脑洞,请勿上升,不喜勿入


+♥+:;;;:+♥+:;;;:+♥+:;;;:+♥+:;;;:+


       “哦咦!Ki~t!”

一大早起了床,Singto就坐在桌前画起了眉毛。


       他天生眉毛少、颜色淡,也因此对眉毛有着非同寻常的执着。每天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给自己画眉。


       虽然到了...

☞私设如山,个人脑洞,请勿上升,不喜勿入


+♥+:;;;:+♥+:;;;:+♥+:;;;:+♥+:;;;:+


       “哦咦!Ki~t!”



       一大早起了床,Singto就坐在桌前画起了眉毛。


       他天生眉毛少、颜色淡,也因此对眉毛有着非同寻常的执着。每天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给自己画眉。


       虽然到了公司,化妆师姐姐也会帮他修眉,不过这些年的练手里,Singto觉得自己画眉的手艺一点不输专业化妆师。


       最重要的是,Singto不能允许自己没有画眉就出门见人。


      没想到,今早眉笔刚上手,就被调皮的弟弟Krist夺走了。








       Krist揉着惺忪的睡眼,撑着疲软的身子往后倒,躲避Singto争抢眉笔的动作。


      细长的眉笔在他手中把玩,拿惯了鼓锤的手还真是不习惯这样的精细物件儿。


      Krist退到床边,抓着那根小眉笔怼在眼前,仔细瞅着,黑亮的眼珠都快对到了一起。


      Singto对自家突然兴起的弟弟毫无办法,好笑地看着他甩着眉笔摇头晃脑。


      “哦吼!Kit,让P好好画个眉毛好不好?”


      Singto走上前,扶正弟弟晃荡的大脑袋,伸手去抓Krist瘪得平平的小肚子。


       哎!就知道弟弟自己工作不会好好吃饭。


      “哦咦!!P。”

  

      敏感怕痒的Krist扭动挣扎着,像一条滑鱼猫着身子从Singto的咯吱窝钻了出去。


       他“科科科”地捏着眉笔躲到了一旁,笑嘻嘻的开口。


       “Singtuan,Kit给你画眉好不好?”


      不出意料,Singto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耷拉着嘴角的模样让Krist忍不住笑出了声。


      这让Singto更加坚信弟弟就是想皮一下。


      “Ki~t,别闹,我马上收拾好了,带你去吃好吃的,好不好?” 


      Singto温柔诱哄着弟弟,摊开手心示意Krist把眉笔还回来。


      没想到,这次Krist却是异常的执着。


      “P,Kit没开玩笑呐!”


      “昨天,我看了一本书,听说在中国古代夫妻之间把‘画眉’称作闺房之乐,是恩爱的表现。”


       “给Kit一个机会表达对Singtuan的爱嘛!嗯~~”


       “难道P不相信Kit的爱吗?还是P不爱Kit了呢?”


       小戏精捧着自己的脸假装摸眼泪,那委屈巴巴的小样看得Singto想揍他屁股。


      可是又能怎么办呢?他的弟弟已经把问题上升到“爱不爱”这个高度了,自己宠的再皮也要宠下去。


       “来吧!”



      Singto有些自暴自弃地坐回桌前,朝弟弟招手。


       “小心一点。”Singto半捂着眉头,纠结又不敢动。


        “好嘞!”


       Krist喜笑颜开,“哒哒哒”地举着眉笔跑了过来。


       他当然知道Singto有多在意自己的眉毛啦!就是因为这样,才能显得Krist重要啊!Krist是战胜了猫咪,战胜了游戏的nong,今天当然也要战胜P的眉毛啦!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Krist看到故事里,“画眉”是丈夫对妻子敬爱、疼惜的表现,他当然要为P’Sing画一次眉。


       就算连自己的爸妈都是SK党的扛起手,但是Krist反攻的心从未停歇。看见没,Kit给哥哥画眉了,是KS啊喂!


       Singto哪知道弟弟这些花花肠子,他只怕弟弟手艺实在不行,到时候为了不伤弟弟的心,再丑自己也得顶着它出门。嗯。。。那画面真是不敢想象。


       其实,Krist就算直说,Singto也未必会拒绝。弟弟这个口头小流氓哥哥早就习惯了,只要行动上。。。反正看谁先撑不住了。









       Krist画得很小心,这是他第一次为别人画眉。严肃认真的劲儿,大概都超过考大学那阵儿了。


       他带着茧的食指和拇指捏着那小小的眉笔,另一只手扶着Singto的额头。

 

       Krist靠得很近,双腿跨站在Singto身前,红唇堪堪停在眉心前方。


       Singto忍不住挑着眼看他,得到一句奶凶奶凶的“别动!”


       堂堂的前教头大人竟然被呵斥住了,绷直了腰背,一动不动。


       弟弟身上很香,他自己的味道混合着Singto常用的沐浴露的香气。Singto还是忍不住,手堪堪挎在Krist的细腰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沉迷吸侦的哥哥完全没空考虑眉毛问题,只觉恍惚了一下,弟弟就从他身前起开了。


       Singto没有弟弟吸,耷拉脸,不开心。


       “P’Sing这么不喜欢吗?我觉得还不错啊!这是Kit第一次做哎!”


       没有得到哥哥表扬的Krist有点沮丧。


       Singto却一下抻直了身子,脑子尽是“什么做?做什么?”


       Krist不满地扳正Singto迷茫张望的脑袋,把镜子怼到他眼前。


      Singto偏偏脸仔细看了看,其实画得还可以,两边对称,也没化成小新眉。


      抬眼对上鼓着包子脸,一副“P还不夸我”哀怨小表情的弟弟,Singto长臂一捞,把人按进了怀里,顺势就在他的左眉尾亲了一口。


      Krist害羞地别过脸,还在强装镇定的说。


      “Kit给Singtuan画眉了,以后P’Sing就是我的人了。”


       Singto咧着嘴笑,搂紧了弟弟。


      “你的,你的,都是你的。Sing里里外外都是Kit的。现在......要验货吗?”


       “哦咦!~~”








       好了,拉灯。


       不对,是白天,那拉窗帘好了。😏




END


+♥+:;;;:+♥+:;;;:+♥+:;;;:+♥+:;;;:+

☞久违的KA日常太甜了

我又来送周末小甜饼了(*¯︶¯*)

☞欢迎评论交流


海盗瓜瓜:)

真的很高兴再次遇见你们,我的KA真的回来了😜

真的很高兴再次遇见你们,我的KA真的回来了😜

篱清

【KA】求婚(一发完)

预告太戳我了啊啊啊啊啊我死了!我又好了!小甜饼一发完❤


激动到胡言乱语!预告可能看的不太仔细!我脑补!有bug可以直接指出来


                         ****

机场,见证了无数的离别,错过,遗憾。人们在这里多数以拥抱告终。


kongphop看着眼前的arthit,等待着arthit的那个拥抱,还记得...

预告太戳我了啊啊啊啊啊我死了!我又好了!小甜饼一发完❤


激动到胡言乱语!预告可能看的不太仔细!我脑补!有bug可以直接指出来



                         ****

机场,见证了无数的离别,错过,遗憾。人们在这里多数以拥抱告终。


kongphop看着眼前的arthit,等待着arthit的那个拥抱,还记得arthit刚得知他得到出国的机会时,只是微微愣了一下,然后很是兴高采烈的夸奖着自己。kongphop却不是很高兴,他不想去离arthit那么远的地方,但是在学长有些苦恼又认真的跟他说“我不想成为你的拖累”时,kongphop明白自己必须出国了。


他不想要学长有那样的想法,也不想从学长的脸上看到失望的神色,他想告诉学长,自己已经成长了,可以忍受思念之苦。kongphop知道,arthit只是不希望他们之间的爱束缚住kongphop让他无法前行,同样kongphop也不希望他的爱让arthit感到疲惫。


“kongphop,东西都带好了吗?”arthit一遍遍的确认着,就像不放心孩子远行的大人。


kongphop无奈的笑了,轻轻回应着他的学长,眼神却不想从他脸上移开半分。


“护照没忘吧?”


这哪里是不放心他,明明是他的学长不适应这种离别,只好说这些话来假装自己不在意。


kongphop笑的更深了,看来arthit不会主动拥抱他了,那么就让他来拥抱他的学长吧。


arthit还歪着头在想会不会还有什么东西遗漏了,却看到站在他对面的kongphop突然伸出手,用力揽住他的后背,他就那样撞进了konghop的怀中,一股干净的气息瞬间涌入鼻腔,熟悉又好闻,那是kongphop身上独特的味道,arthit还记得他当初问kongphop喜欢什么味道,他说最喜欢p’arthit身上的味道了,最后在自己的逼问下,才说出喜欢“干净”的味道。arthit当时还没想到干净是什么味道,后来查了一下才知道有干净味道的香水。kongphop其实不喷香水,不过arthit就是觉得他的身上有一种干净的味道,像是刚洗干净的白衬衫,雨后的青草香,一切都是那么青春美好。


机场人来人往的,arthit感觉已经有视线在往他们这边看了,他天生脸皮薄,不喜欢在人多的地方和kongphop做出什么亲密举动,但这次还是纵容他吧。


不过arthit见kongphop大有抱着自己不撒手的趋势,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提醒道:“kongphop,好了吗,这里人多……”


kongphop翘起嘴角,又不餍足的紧紧抱了一下arthit,然后才松开手。


kongphop摸了摸自己的口袋,然后仿佛做出了某种决定一样,深吸一口气,“暖暖,我本来不想在这里的——”


arthit还没来得及纠正他的称呼,就见kongphop瞬间单膝跪下,手中正是一个方形小盒,里面的戒指在机场的灯光照射下发出了细小闪光。


他听到周围有人惊呼,太正常了,arthit也惊讶的吓一跳,被求婚都是这样的吗?


kongphop却丝毫不在意周围的目光,他的眼中早已只看得见arthit一个人了,他酝酿好情绪,微微笑着,深情款款的告白:“p’arthit,我爱你,我想和你共度余生。可以吗?”


arthit觉得那个小小的戒指无比亮眼,像星星一样,不过他现在可无心观察那枚戒指长什么样了,某个人正眨着比戒指更亮的星星眼一脸期待的等着他的回复呢。


arthit看了看周围,已经有很多人往这边看了,为了避免被围观,arthit只好说:“kongphop,你先起来。”


可能是arthit的表情有些严肃了,让kongphop觉得他的学长是不是怪他了?还是不想答应?


arthit看着kongphop委屈巴巴几乎落泪的表情,就知道他的小脑袋瓜子又在胡思乱想了。连忙道:“好啦好啦,你知道我会答应的,快起来吧。”


kongphop像得到奖赏的孩子,开心的站起来,想要帮arthit戴上戒指。arthit看着他那手忙脚乱的样子,也忍不住笑出来,kongphop的手一直在抖,大概是激动的,于是这个戒指戴的有点困难。


arthit有些受不了,说着我来吧就自己戴上了。然后低声问:“kongphop,你的呢?”


kongphop又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盒子,缓缓打开,还是有些手抖,毕竟他的暖暖终于完完整整的是他的了,他承认他害怕出国的这几年会出什么变故,害怕自己没有陪在学长身边他会慢慢淡忘自己。于是他自私的,想用一个戒指,圈住他的学长。


arthit看他这样,于是一把接过他手里的盒子,拿出戒指给kongphop也戴上了。


然后抓起kongphop的手,两人的对戒在灯光下好看极了,不过kongphop有些疑惑,现在他的学长抓着他的手的这个姿势,就像在炫耀戒指一样。思及此他又露出微笑,由衷的幸福着。


然后他看到arthit拿出自己的手机对着他们的戒指迅速拍了一张,就全懂了。


果然,手机还回来时,自己的手机背景变成了带着戒指的牵手。


“该换背景了。”arthit有些不好意思的轻咳了一声。


“这样你出国后要是身边有人看到你手机,就知道你是有主的了。”arthit很满意自己的杰作,有些骄傲的说出内心的想法。


kongphop眼睛亮了亮,原来他的学长也是很在乎他的,然后又想了想,“那么p’arthit的手机壁纸也可以换一下吗?”


arthit笑起来,一副得意的样子,大概是不想让离别变的悲伤,语气轻快的开玩笑道:“不行,我可是很受人欢迎的。”


kongphop不干了,找arthit要他的手机,arthit磨不过就交出了自己的手机。kongphop微笑着,然后迅速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反正整个机场的人都知道他们的事了。


arthit反应过来后捂着脸颊,不可置信的看着kongphop,没想到他那么大胆。


然后就看到kongphop得意洋洋的晃着自己的手机,“我刚刚拍下来了哦,用这张当壁纸吧。”


arthit慌忙的想抢自己手机,连忙说不行,最后只好妥协道:“我换牵手的壁纸吧,那张太露骨了!”


kongphop眯起眼,笑的更开心了,“好的,那就这样。”


 
 别人的机场送别都是哭天抢地,依依不舍,但他们的机场送别呢,却是带着一股浓浓的狗粮味的,那天在机场目睹一切的人们表示,嗝~狗粮吃的真饱。
 
 
 
 




END
 
 
 



 

其实kongphop没拍照,那么快哪来得及啊,arthit走过最长的路就是kongphop的套路

 


潇洒的我

[SK同人]我也不是非爱你不可 第12章

12.

  Kongpohp的声音太轻,那一瞬间,Krist还以为那几句快要融化在空气里的话只是出于自己的幻听。

  然而Kongpohp眉眼间的绝望看上去却那么清晰。

  “Kong……”Krist张了张口,一时之间竟不知应该问些什么。

  Singto听见这个称呼,又苦涩地笑了一下:“我真的好希望,自己只是Kong。”

  Krist终于哑着声音问出口:“你的话……是什么意思?”

  Kongpohp把那枚齿轮紧紧攥在手里,扭头看了看四周:“是啊,这个世界不正常,因为它根本就不是现实存在的。”

  Krist的心脏高高地提了起来。

  Kongpohp转回头来,原本总是满含...

12.

  Kongpohp的声音太轻,那一瞬间,Krist还以为那几句快要融化在空气里的话只是出于自己的幻听。

  然而Kongpohp眉眼间的绝望看上去却那么清晰。

  “Kong……”Krist张了张口,一时之间竟不知应该问些什么。

  Singto听见这个称呼,又苦涩地笑了一下:“我真的好希望,自己只是Kong。”

  Krist终于哑着声音问出口:“你的话……是什么意思?”

  Kongpohp把那枚齿轮紧紧攥在手里,扭头看了看四周:“是啊,这个世界不正常,因为它根本就不是现实存在的。”

  Krist的心脏高高地提了起来。

  Kongpohp转回头来,原本总是满含星光的眼睛,此时同样又晶亮起来。

  只不过这时盛在里面的似乎是泪光:“也许我说的话你很难相信,其实这里对于真正的现实世界来说,就只是一部电视剧而已。”

  Krist惊骇地望着他,嗓子发紧到一个音节都说不出。

  Kongpohp说的这件事他当然不会觉得稀奇,只是,Kongpohp为什么会知道?

  Kongpohp许是误会了他的震惊,闭了闭眼,才接着道:“这部电视剧,是我跟我爱的人一起演的,只是现实中,我们早已经分手了,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里,可能……可能是因为我真的离不开他吧,才会死不瞑目地被拉到这里,取代了自己演绎过的人物。”

  他紧盯着Krist的眼含入了满满的深情:“而他演的角色,就是你。”

  Krist只觉得脑子里一阵嗡嗡作响,可是Kongpohp的话还是一字不落地传入了他的耳中。

  “当我发现自己来到了这里,当我发现……自己还有机会跟他在一起,那种感觉,真的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多好啊,我现在是Kongpohp,他不像我,他是一个值得Arthit学长去爱的人……在这个世界里,Arthit学长永远都会爱着Kongpohp的,所以我拼尽了全力,想要好好地扮演Arthit学长会爱的那个人。”

  说到这里,Kongpohp自嘲地笑了笑:“但是随时随地都要像演戏一样生活着,真的太难了。尤其是……尤其是我发现自己的想法可以改变这个世界里的一切……”

  Kongpohp深呼吸一口,才继续说下去:“于是我让聚会一遍一遍地重来,直到看到你出现在其中,于是我刻意把你带进我们应该存在的布景里——如果是真正的Kongpohp,他怎么会做这种有可能让你害怕的事呢?我居然还自以为只要坚持把该有的剧情都演完,你就一定会爱上我……可是我却明显感觉到,你一直都想要躲着我,是啊——每次都让你经历那样恐怖的场景,你怎么可能不害怕呢?只是我以为你会像其他人那样,理所当然地忘记那些你不该记得的情形。”

  他抬起手来,似乎是想触碰Krist的脸,只是现在Krist心里一片混乱,下意识地闪躲了下。

  Kongpohp的手就那么僵在了半空中,凄凉地笑了笑:“可能是因为,你也是这部剧的主角吧,我能控制所有的一切,却唯独控制不了你,越是努力想要让你爱上我,就越把你推得更远……我承认,这一次受伤,我是刻意不想让自己痊愈,因为这样才有理由把你留在身边。不然怎么办呢?真实的我是一个沉闷又阴暗的人,我真的害怕即使在这个世界里,你也同样不会爱我。你说你,不是我的Arthit学长,其实应该说,我不是你的Kongpohp学弟,可是,如果,如果你肯再给我一个机会,我真的会好好扮演他的,我再也不会主动控制任何剧情,时间也好,场景也好,我们就平平淡淡相处下去,好吗?”

  他的手还是固执地伸过来,轻轻触碰着Krist的脸颊:“Arthit学长明明就是我的Kit啊,可是为什么,我却始终无法成为你的Kongpohp……”

  Kongpohp前面所有的话都只让Krist觉得耳中一阵嗡嗡作响,可是那一声“Kit”却像是一道破空的惊雷,精准地炸在了他的心底。

  Krist抬起手来,把自己颊上那一只冰凉的手拿下来,喃喃地低语:“对不起……我想要一个人静一静……”

  他脚步蹒跚地离开Kongpohp的公寓。

  Kongpohp看着那他摇摇欲坠的身影,几次想要举步追上来,最后却都踟躇着停在了原地,只有他眸中那晶莹的泪光终于凝结成水珠,沾染在了纤长的睫毛上。

  Krist并不知道他在身后望了自己许久,事实上,他这一路都像是走在梦中。

  Kongpohp刚刚那一番话,每个字都是从Singto的角度说出来的。

  而他甚至差一点就要信以为真。

  只是这一次他那该死的潜意识却忽略了,Singto还在现实世界里好好活着,怎么可能跟他一样游荡在这个虚幻的地方?

  所以连刚刚那一幕也只是出自他的幻觉吗?

  失魂落魄地回到住处,Krist才发现,他的房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已经恢复了原样,那些褪去的色彩,那些满布的蛛网,也都像是一场梦一样,从他的眼前消失殆尽。

  只是体会过更离奇的景象,这种程度的改变已经不能引起他心底丝毫波动。

  Krist躺在床上,静静地看着一片苍白的天花板,脑海中仍不停重复着刚才那荒诞的一幕。

  到了现在,他似乎突然明白,始终让他耿耿于怀的,并不是故事里Arthit与Kongpohp最终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而是他与Singto终究是没能相爱。

  他的执念又哪里是想要把这两个幸福的人拆开呢?让死去的他迟迟不能放开这个世界的,原来是没能得到Singto的心。

  于是他的潜意识甚至打造出了一个深深爱着他的Singto,以满足他心底那不可见光的贪念。

  Krist突然发觉,原来自己已经爱到了如此卑微的地步,居然偏执到幻想出一个深爱着自己的singto。

  但哪怕只是脑中幻想出来的一个形象,此刻的他居然也那么强烈地想要与他白头偕老。

  原本Krist一直急于摆脱这一切,早些离开,可是现在,他却突然想到了另一个可能。

  Krist匆忙从床上爬起来,在房间里翻箱倒柜地找了许久,终于在床尾的抽屉里,找到Arthit那一枚齿轮。

  也许是他想要见到Kongpohp的心情太过迫切,他眼前的景象又像上一次一样,特效一般变幻成了Kongpohp房间中的样子,而原本闷头坐在地板上的Kongpohp此刻正因为突然出现在房间中的他惊愕着,愣愣地站起身。

  Krist仔细地看着他的眼,他的眉,他熟悉的一切一切。

  眼前这个人,常常让他分不清到底是Singto还是Kongpohp,就像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算是Krist还是Arthit。

  可是,分不分得清难道真的那么重要吗?

  他或许是真的已经死了吧,才会肆无忌惮地将自己最期待的景象展现在自己眼前。

  只是Kongpohp何其无辜,他又何必为了自己那点执念,剥夺了他的幸福?

  “Arthit学长……”Singto慌乱地解释,“我没有想要把你带过来!这一次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没想再让你害怕——”

  “Kongpohp。”Krist打断他的话,噙着眼泪对他笑了笑,“在我面前,你没必要这样战战兢兢,该觉得对不起的人是我……”

  是他擅自改变了这个世界,固执地将Kongpohp变成了Singto,又怎能再让Kongpohp满怀内疚?

  Kongpohp愣怔了下。

  Krist伸出手去,就像是刚才的Kongpohp那样,小心翼翼地把那枚齿轮递到对方眼前:“你可以代替我好好保管它吗?”

  kongpohp懵然地看着那一枚轻轻晃动的齿轮,像是还没能做好准备接受这突然反转的剧情。

  Krist握紧了手中的皮绳,好像掌心的那一点存在感能带给他无数的勇气:“以后,你不必再以为自己是其他任何人,好好当你的Kongpohp就好了,我也会努力做那个爱你的Arthit……可以吗?”

  Kongpohp的眸光闪烁了下,悄悄垂下眼睑,遮去了其他的情绪。

  他伸过手去,把那一枚齿轮握在手中,然后紧紧抱住了眼前的人:“我一定会……好好做Arthit学长的Kongpohp。”

  Arthit把脸埋在他肩头,终于露出来到这个世界之后的第一个真心的笑容。

  他曾经心心念念地想要挣脱Arthit这个身份,幻想着从来没有与Singto相遇。

  可是已经交付的心又怎么可能若无其事地收回呢?

  现实当中的那个Singto虽然不爱他,他曾经觉得难过,伤心,却从来没有恨过他。

  就像歌词里唱的那样,爱情这东西他没什么道理,同样,不爱也照样不需要什么理由。Singto只是不爱他罢了,又有什么错呢?

  如果他真的已经死了,如果眼前的一切都是用他的幻觉虚构出来的,那么,能与这个虚幻的爱人一起过一辈子,何尝不是命运给他的一种奖赏呢?

  莫非他真的死了吗?而眼前的一切,就是他死后的天堂。

  作为一名基督教徒,Krist曾经幻想过很多次天堂的景象,而到了现在他才明白,原来真正的天堂,远比他任何一次想象都美。

  ——————————————-

  病房里,一个面容姣好的女孩正握着病床上那人的手,静静地看着他沉睡的脸,脸上还带着几分疲惫的悲伤。

  突然,那只被她握着的手轻轻动了动。

  女孩精神一震,倏地抓紧了他:“Kit哥!Kit哥!”

  病床上的人似乎听见了她的声音,原本舒展的眉头轻蹙了下,人也嘤咛一声,缓缓张开眼睛,迷茫地看着病床上方雪白的天花板。

  女孩哇地一声哭了出来:“妈!妈!我哥醒了!我哥醒了!快点叫医生啊——”

  整个病房因为他的突然醒来忙成了一团。

  可是病床上的人,听着耳边那真实而嘈杂的声音,眼角却突然流出两行晶莹的泪。

  原来,他没有死。

  原来那所谓的天堂,只不过是一场梦。

雪和叻

【SK/KS】不问星光(8)

Singto是在选角公告出来的那个周末决定去试一下的。

离开学校的时候走过公告栏,那张新生汇演的照片已经褪色,但事实上,那种光芒种植在他心中,他的记忆里,留着那天晚上,最闪耀的那一幕。

转了一趟公交车,Singto在车上已经遇到了好几个奔向同一目的地的人了,一下车就看到水泄不通的门口。

门口有人在负责发放号码牌,Singto过去,一张随意的纸上写着88号,Singto犹豫了一下,准备转身离开。

“来都来了,不去试一下吗?”

Singto转身,恰是之前出现的Jane。Singto低头又看了一眼号码牌,放弃的心思显而易见。

“不要怕麻烦,好事多磨,我请你喝饮料吧。”

Singto没有...

Singto是在选角公告出来的那个周末决定去试一下的。

离开学校的时候走过公告栏,那张新生汇演的照片已经褪色,但事实上,那种光芒种植在他心中,他的记忆里,留着那天晚上,最闪耀的那一幕。

转了一趟公交车,Singto在车上已经遇到了好几个奔向同一目的地的人了,一下车就看到水泄不通的门口。

门口有人在负责发放号码牌,Singto过去,一张随意的纸上写着88号,Singto犹豫了一下,准备转身离开。

“来都来了,不去试一下吗?”

Singto转身,恰是之前出现的Jane。Singto低头又看了一眼号码牌,放弃的心思显而易见。

“不要怕麻烦,好事多磨,我请你喝饮料吧。”

Singto没有拒绝,很多时候不愿意等待,都是因为孤独,如果有人作伴,这时间就容易消遣了。

“这么多人,为什么选择的是我?”

“我所在的公司有接触到这个项目,当时我就知道他们肯定会挑新人,只是那个时候比较巧合,我刚好路过你。后面又在论坛上看到你的照片,了解一下之后我觉得你有潜力。”

虽然不相信巧合这一说,但也只能相信这一真假难辨的回答了。

“你怎么会确定我会签到你们公司,如果我不呢?”

“你觉得他会选一个不是自己公司的演员来出演他们的新剧吗?我的意思是,在你签约的时候,把我作为你的专属经纪人,一起签入GMM。”

“你想跳槽?是这样的意思吗?借助我来进入GMM?”

“我已经辞掉原先的工作了,不存在跳槽一说。”

Singto皱了皱眉,正想聊更深入一点的时候已经在喊他的号码了。迫于无奈他只能将这个话题搁置。

Singto进去之前有人给了他一个本子,上面写着几个人物介绍,给他本子的人要求他挑一个人物来演。

他没记住其他人物形象,但不会忽略这个叫做Arthit的人物,教头,是他本色出演了。

还没来得及背好台词就被叫进去了。Singto忘记了那天的场景,因为太过于紧张,只记得坐在桌子后面的人表情有些麻木,然后在他表演过后惊喜地拍板。

“就是他了!”

他有点懵懂,甚至觉得有些出乎意料,后面跟作者聊过之后才知道,作者是看到他的照片之后才写的这本书,说白了,他就是这本书最初的雏形。

这,可能就是缘分吧。

出来的时候看到Jane低头在玩手机,走过去Singto意识到自己有点飘,强迫自己镇定之后Jane也注意到Singto,收起手机询问他状况。

“叫我一周以后再来。”

Jane点点头,Singto细心地发现他站起来的时候的动作显然有些僵硬,但却是一种放松的起身姿势。

人生,谁不是一场赌博呢。

Singto突然觉得,两个同病相怜的人一起也许可以搭在一起。

因为一无所有,不怕失败。

“走吧。”

Singto放下心防之后准备离开,却没料到会遇上Krist。两个人面面相觑,Krist主动在他面前停了下来。

“PSingto。”

Singto看着他身边的女孩,可爱的面容,在Krist打招呼的时候也双手合十行礼。

Singto也是双手合十打了招呼,两个人并没有其他话可以聊,加上这种情况遇到还真有点尴尬,也就匆忙分别了。

“他会被选上吗?”

等公交车的空档Singto向Jane发问,Jane饶有兴致地反问:“你希望他选上吗?”

Singto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两个人沉默着,公交车到之前Jane向Singto索要了联系方式,刚给了手机号码公交车就到了,Singto礼貌道别,不是回学校,而是到那个地方。

妈妈的坟前。

Singto在陵园门口买了一束雏菊,到了之后就放置在陵墓前,然后坐在一侧。

安静地坐着,直到天黑,他才起身。

安静地来,安静地离开。

Singto回到家看到爸爸坐在沙发上,身后那堵墙在妈妈去世之后已经很久没有挂上新照片了。家里失去一个女人,就失去了一大半的生命力。

“爸,我想去打耳洞,可以吗?”

Singto坐到一侧,说是小心翼翼,倒不如说无所顾忌,破罐子破摔。

“你不怕疼就好。”

爸爸只是稍稍抬一下头,两个寡言的男人总是容易陷入沉默。

“今天我去看妈妈了,我告诉她,我去面试一个电视剧的角色,过了初试,也许以后,我会出现在电视剧里面,我不知道她会不会怪我,爸,你会反对吗?”

Singto想好了才开口跟爸爸摊牌,没有人可以阻止他做的任何决定,但他总想得到他们的同意。

“如果你愿意,就去吧。”

爸爸拍拍Singto的肩膀,站起身来,走到沙祖面前,提它添了食。

沙祖是Singto的宠物,是小时候爸爸送的,一直陪伴他到现在,大约是他最长久的朋友之一了。

如果它不啄他的话。

坏朋友!

周一教头训练的时候Singto向Mike打听:“Krist学弟去参加那个选角过了吗?”

Mike有点意外Singto提起这个问题,但还是如实回答了:“听说过了,好像这个周末还要去面试一次,怎么了?”

“没有。”

Singto简单结束这个话题。

教头不仅仅要培养下一任教头,连带着要训练下一任教头的核心教官团,然后再由新一任教头去挑选他大二的小教官们。

很不幸,Krist就是Mike这一届的核心教官团之一。

他仍然需要面对Singto强硬的管教,稍有差错又是一顿罚。

“我知道最近有一个剧组来我们学校选角,也知道你们都很心动,但你们作为我们学校的代表,我希望你们能放弃这一次机会,管好你们自己的事。”

Krist睁大了眼睛,隐约总觉得Singto的实现从他身上扫过,最后又落到他身上。

但不可否认的是,Singto所言,直中了他的要害。

Krist一场训练下来心不在焉,不可避免地被罚了仰卧起坐,起来的时候气喘吁吁,却不忘抬起头偷看Singto。

他面上如水,心思不可猜测。

“我不会放弃的,我既然已经跨过第一步了,怎么可能放弃!”

Krist站起身来,准备离开教室,Mike眼疾手快地拉住他:“你干嘛呢?这个角色对你来说很重要吗?我记得你以前也演过电视剧,怎么没见你那么上心啊?”

“你不懂。”

Krist咬着下唇,拉下Mike搭在他手肘上的手,直接离开教室,直奔Singto所在的那个会议室里。

Singto正打算去打耳洞,内心做着激烈的斗争。

Krist深吸了一口气,推开门:“PSingto,我有事想跟你说。”

Singto放下自己的书包,他自然知道他出现的意图,但他也只能按兵不动。

Singto确实没料到Krist会这么有勇气,和这么坚持,为什么?

“关于不去争取电视剧选角的事,我不能答应。”

Singto听到他用了一个很无奈的词:不能?

“为什么?”

“我有我自己的苦衷。”

Krist的眼神里充满了挣扎,他想去试一下,这是他距离自己梦想最近的一次了,如果成功了,那么那就不是梦想,而是愿望了。

“即使牺牲你教官的职位?”

Krist张张嘴,想要挽回这个局面,最终却只能紧抿着唇,点头:“嗯,即使失去教官的名头。”

“其实你根本就不乐意当这个教官吧,随你。”

Singto拿起书包,径直越过Krist。

他不懂自己为什么那么生气,向来压得住脾气的自己怎么就失了分寸,去赌这一份气呢?

Singto走到打耳洞的店门口时下起了雨,他突然间明白了自己失望的原因。

因为在自己心中,那个人的形象太好,在自己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揉着膝盖,却毫不犹豫地归队,在那个雨天,他分给自己一半的伞。

他太过完美,以至于当他践踏自己所坚持的东西,才会那么愤怒,因为在乎,才更加失望吧。

“两边都打还是打一边?”

“打左边就好。”

Singto不敢看镜子里的自己,哪怕他看不到那面小镜子里自己的面貌。

替他打耳洞的是个小姐姐,将物具消毒之后也就是一下的事。

Singto后知后觉感受到一点点刺痛,那个小姐一边善后一边笑道:“现在的人喜欢在左耳打耳洞,因为左耳离心脏近,他们相信,带上喜欢的人送的耳钉,就像把对方的心意放置在心脏一样。”

Singto沉默着,努力看清镜子里的自己,站起来的那瞬间他有点头晕,缓了一下才好的。

后面他没有逞强,打了车回了家,爸爸正在做饭,桌上放着一个小盒子。

Singto有点好奇,却没有打开,恰好爸爸端菜出来,看着他道:“给你的,打了耳洞了吗?记住不要沾水,感染了可不好了。”

Singto拿起那个锦盒,打开,一瞬间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爸!你疯了啊!”

那锦盒里,安静地躺着一枚钻石耳钉,在红色的映衬下,还泛着微微的蓝光。

“反正放着也没用,这是她最重要的东西,就让它陪着她最重要的人好了。”

Singto喉头哽了一下:“嗯。”

“吃饭吧。”

Singto收起那枚耳钉,那枚由他母亲的婚戒改造成的,这世间,独一无二的耳钉。

他信了那店员的话了,左耳,离心脏,真的很近。



【晚睡福利,并不!你们要早点睡,我也要睡了,补中间缺的那一个更新】【关于选角,空音解释应该是邀约才会去,我这边写的是报名征集,不要过多计较哦(好吧,是我没有了解仔细555)】顺便来个踩点征集,1,《星光》双更(不,你不想)2,车🚗(很久没开了,翻车提前预警555)3,SK小短文(我放弃《寒夏》冬天暖一点啦)5,KA小短文】【感谢支持,爱SK,不偏不倚哦】



向暖:)

“这个太阳是属于我的,我预定了。”

这是什么甜甜的小狼狗~
是你的,是你的,没人敢跟你抢
炮炮你安心去留学吧,皮阿嚏会等你回来的❤
从此再也不分开了

一个预告而已,又真实的泪流了
特别好的你们❤

欢迎回来呀

就知道你们在那个平行时空过着甜蜜的日子

“这个太阳是属于我的,我预定了。”

这是什么甜甜的小狼狗~
是你的,是你的,没人敢跟你抢
炮炮你安心去留学吧,皮阿嚏会等你回来的❤
从此再也不分开了

一个预告而已,又真实的泪流了
特别好的你们❤

欢迎回来呀

就知道你们在那个平行时空过着甜蜜的日子

射手座liaojinhan
找回密码了~忘记我是用谷歌邮箱...

找回密码了~忘记我是用谷歌邮箱深情的的

找回密码了~忘记我是用谷歌邮箱深情的的

悬空:)

【一年生/KA】为你送别

预告选自机场送别,歪歪篇


君不见自难相忘,在翱翔更广阔的天空之际,待君累了停歇,盼君莫忘家中人,若君更优秀,莫忘同时努力变得优秀的人。


咳咳咳,说白了,去了留学,也不要忘记了在家中等你的我,你在那边变得越来越优秀。我也不会停止我的脚步。


也许展翅飞翔,与你与我未尝不是坏事,我愿共同进步。


Arthit看着来来去去的人群,不太好意思地和他的爱人Kongphop一直拥抱着,不过Kong依依不舍的告别,他的留恋不舍,他何尝不是与他一样相同的心情。


“Kongphop抱够了吧,太多人在看着。”


嘴巴里这样子说着,但是却不愿挣脱掉那个安心温暖的怀抱,他失眠了好几个...


预告选自机场送别,歪歪篇


君不见自难相忘,在翱翔更广阔的天空之际,待君累了停歇,盼君莫忘家中人,若君更优秀,莫忘同时努力变得优秀的人。


咳咳咳,说白了,去了留学,也不要忘记了在家中等你的我,你在那边变得越来越优秀。我也不会停止我的脚步。


也许展翅飞翔,与你与我未尝不是坏事,我愿共同进步。


Arthit看着来来去去的人群,不太好意思地和他的爱人Kongphop一直拥抱着,不过Kong依依不舍的告别,他的留恋不舍,他何尝不是与他一样相同的心情。


“Kongphop抱够了吧,太多人在看着。”


嘴巴里这样子说着,但是却不愿挣脱掉那个安心温暖的怀抱,他失眠了好几个夜晚,从得知了爱人留学的事之后,越是接近那个日期越是说不出来的惆怅,他是不会用自己留下他的也不会成为他的累赘。


昨天晚上,Kongphop安静地抱紧着自己睡在同一张床上,他感伤地把头依偎着他的胸膛听着某人的心跳声久久不能成眠。


离别的不舍,久别的不相见,不在同一国不在同一处地方。


“Kong,你说你去了那边会忘了我吗?”


“永远不会,我对  PArthit的心意只会增加不会存在减少。”


“花花世界诱惑力很强呢,若是有什么花花草草泡在当中很难不被影响。”


“哟吼,暖暖是醋了吗,与其担心我被别人夺走还不如多给我奖励。”


谈不下去了,不要脸的对象。


奖励奖励还是奖励,又不是没给你吃饱,整天还想着这个。


回到此时此刻,机场人来人往,Kongphop低声细语附在耳畔。


“暖暖学长~我爱你,我会每天晚上打给你,每天都会特别想你。”


Arthit忍住别离的伤感,抵挡不住的情感快要将整个人淹没,如果可以的话,我不要你离开我,留下来吧,好好待在我身边。


可是不能那么自私,打断了这个念头。


更多的是,Kongphop若是去了留学回来以后的前程似锦,他们都不是时常黏在一块的,而是忙碌着各自的生活,工作,家人,同事,朋友各有各的圈子。


“去了那边,要是吃不惯那里的食物,记得我推荐给你的店铺,那有你爱吃的清汤丸子细粉,冰咖啡禁止三餐喝,每天只能喝一杯,还有你得学会煎蛋,蒸蛋虽然会了有待加强,你还不会煎蛋呢,和朋友出去玩,不要老喝那么多不然没人照顾你,好好上课,别老发偷偷地发信息给我……”


未完成的叮嘱消失在一个温热的吻中,彼此的触动良久,忽略了人来人往,眼里心里此刻想着的,念着的全是眼前人。


Kongphop把自己所有的不舍,伤感,激动,不安的别离的纠结心思凝聚于这个深吻中。


“暖暖不能光说我,工作忙碌之余别忘了三餐,午休时间别忙活,不能忽略了午餐,不吃饭对你肠胃不好,粉红冻奶喝上瘾了也不能一天三杯当饭吃,下雨了记得早点回家收衣服,别忘了带雨伞,金不换炒饭偶尔吃吃可以还有冬阴功面,不能当三餐轮流转,想我了回我一句Line,或者给我打电话……"


絮絮叨叨着,两人的送别话语太长了,长到以为不会离去了。


送君千里终须一别。


Arthit眼睁睁地看着爱人一步步转过身去,头也不回地往前走入安检门。


然后的然后。


他冲了上去,不顾及周围人的惊讶目光。


"你放假了记得回来看我,我放长假一定会飞去看你的,我爱你。"


Kongphop回过头,露出了八颗牙齿的惊艳夺目的笑容。


“好想带上暖暖一块打包走呢。”


“瞎说,快走,前面有人催促你了。”


Arthit抚摸着滚烫的脸颊,眷恋的视线落在渐行渐远的爱人身上,直到他的背影一点点消失不见仍然留在原地。


“怎么办呢,中了你的毒。”


牵着红线的一头,连着Kongphop的那只手证明着彼此的羁绊,不过繁华落尽,再过些许转角弯处再度重相逢。


不是终点站,而是新的开始,步步高升同时进行着你我的爱情。


分不开,断不了,情牵终生。


——END


文/摩卡

搬运工/悬空


(⊙o⊙)…不过是打游戏输了吗,至于吗,某个人比我更加赖皮,下回赢回来,不要一直一直当免费搬运工。


董不呆

情难自禁(十五)

第十五章

Singto摸了摸鼻子,轻声问Krist:“我们走吗?”

Krist颇为不舍地看着台上边弹边吟唱的歌手,犹豫道:“那,那我们走吧。”

Singto看了他一眼,低头想了想,说道:“没事,我们再坐会儿吧。”他转头又用英语对那两个已经自顾自坐到他们身边的陌生男人说道:“我们只想安静地听歌,抱歉。”

那两个男人对视一眼,耸了耸肩,也没有强求,转身又坐回了原来的位子,只是眼神还时不时地向Singto和Krist看过来。

Krist瞬时淡定了不少,他向服务员招手,点了两杯饮料,两人决定再逗留一会儿。

台上的歌手一曲唱毕,停顿了一会儿,手上拨动着弦,熟悉的曲调响了起来。Krist...

第十五章

Singto摸了摸鼻子,轻声问Krist:“我们走吗?”

Krist颇为不舍地看着台上边弹边吟唱的歌手,犹豫道:“那,那我们走吧。”

Singto看了他一眼,低头想了想,说道:“没事,我们再坐会儿吧。”他转头又用英语对那两个已经自顾自坐到他们身边的陌生男人说道:“我们只想安静地听歌,抱歉。”

那两个男人对视一眼,耸了耸肩,也没有强求,转身又坐回了原来的位子,只是眼神还时不时地向Singto和Krist看过来。

Krist瞬时淡定了不少,他向服务员招手,点了两杯饮料,两人决定再逗留一会儿。

台上的歌手一曲唱毕,停顿了一会儿,手上拨动着弦,熟悉的曲调响了起来。Krist意外地挑眉,转头兴奋地对Singto说道:“竟然是这首歌!”

台上歌手弹奏的歌曲正是两人都很喜欢的一首歌,很难得。Singto看着Krist,眉眼也染上笑意,“真巧。”

Krist完全沉浸在这首歌里,他忍不住开口跟着唱,脸上流露出的神情像极了孩童得到心仪已久的玩具。Singto也弯着嘴角,视线更多时候是停留在身边人的侧脸上。又弹完一首,台上的歌手走下来,和观众打了声招呼,又径直走向那两个韩国男生在的那桌,坐下来和他们交谈,看起来很熟稔的样子。

台上空了出来,没有音乐的相伴,酒吧里的氛围显得有些安静。Krist突然站了起来,Singto疑惑地看着他,Krist只是朝他笑笑,然后走向了歌手待的那桌。只见Krist和他们低声交流了几句,脸上露出意外的表情,随即又双手合十向他们致谢,然后转身走到了台上,抱起了吉他。

Krist试弹了几下后,手指边轻捻着弦,边吟唱出来,Singto的眼神一下子亮了起来。

那是之前两人闲聊时,Singto无意提过的一首歌,他很喜欢,当时Krist听了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Singto以为那应该不是他喜欢的风格,便也忘了。而此刻,Krist抬起眼,嘴角是过分温柔的笑意,眉眼亦是生动明亮,透过微黄的灯光,就这么直直地看向他。

Singto听到自己心里有什么东西终于破土而出,然后疯狂生长,一往无前地在他的心里横冲直撞。他深吸了好几口气,才勉强按捺住起伏过于剧烈的心。Singto拿出相机,调整着光线和角度,毫不犹豫地拍下了这幕,他不想只留存在他的心里。

Krist走下台,重新坐回Singto的身边,扬着笑,一脸求表扬的神情,问道:“P'Sing,喜欢吗?”

Singto点了点头,眼前人的笑容是那么的耀眼,竟让他一时不敢与他对视。Singto低着头,摩挲着自己的手指,对Krist说道:“没想到你居然会喜欢这首歌。”

Krist拿起饮料喝了一口,满足地叹气,“一开始确实觉得一般般,后来越听越觉得好听,就找了谱子来练。”他顿了顿,又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本来打算你生日的时候弹给你听的,给你个惊喜,可是今天的氛围太好了,我没忍住就弹了,哎。”Krist有些后悔,不知道等到了Singto生日的时候该给他什么惊喜。

Singto摇摇头,抬手抚了抚Krist的膝头,道:“我已经很惊喜了,谢谢你Kit。”

“你喜欢就好。”Krist又看了看他,道:“对了,我刚刚看见你拍我了,记得把照片发我啊。”

“好,等我修完发你。”

“你每次都这样说,哪次发了,哼!”Krist不满地噘嘴。

Singto笑了,“这次一定发给你。”

两人说话间,那个歌手向他们走了过来,原来歌手也是这家酒吧的老板,见Krist想要上台弹奏,便答应了。老板本以为Krist只是一时兴起随便弹着玩的,却没想到他居然弹得那么好。于是Krist刚坐下没多久,老板也坐到了他们这桌。

“你们的饮料我请了。”老板对他们说,又转头看着Krist,以一种欣赏的语气说道:“你弹得很好,以你的水平都可以出道当歌手了。”老板的英文发音很纯正,语速稍微有些快,两人反应了一下才明白他是在夸赞Krist。

Krist和Singto笑着对视了一眼,没有说实话,只是说道:“我从小就喜欢玩音乐,希望以后有这个机会吧。”

惹得Singto又看了他一眼,眼神似乎在控诉他的顽皮。Krist朝他眨眨眼,又用膝盖撞了下Singto,却被Singto一掌拍在膝头,示意他别再调皮了。

两人的互动全都落在老板眼里,他笑笑,说道:“你们感情真好,在一起很久了吧。”

Krist一下子抬起了头,笑容也僵在了嘴角,Singto心里叹气,默默地将放在Krist膝盖上的手收了回来。老板看到他们的神情,疑惑地问道:“怎么了?”

“呃……你可能误会了什么……”Krist抓了把头发,一时不知是该继续笑还是不笑。

“我们……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Singto轻声解释道。

“……”老板露出了比他们还要尴尬的表情,死一般的寂静过后,老板才连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还以为你们是……”

“没事的,你不必介意,好多人也以为我们是一对,但我们真的只是好朋友而已。”Krist摆着手笑道。

老板用一种不可置信的表情看了他们好久,才勉强控制住表情继续问道:“那你们是来韩国旅游的吗?”

“不是,我们是来工作的。”Krist回道。

“这样啊,就你们两个吗?”

“还有其他同事。”

“那有空的话记得这两天带他们来玩啊。”老板没有忘记为自己招揽生意。

Krist转头看了看四周,面露犹豫之色。

老板看了他的表情,想起了什么,无奈地问道:“你们是不是以为我开的是gay吧?”

“呃……难道…不是吗?”Krist不禁反问道。

“当然不是,看来你们对我也有误会。”老板笑了笑,有些头疼地抚了抚额,“不过很多第一次来这里的客人都会有这样的误会,哎,都怪那两个家伙。”老板回头,指了指Singto和Krist一路尾随的那两个男人。

那两个男人的名字Singto和Krist并不能记得很清楚,只听老板称呼他们为朴和贤。两人和老板是好友,起初老板并没有察觉两人的过分亲密,直到有一天贤带着一个陌生男人来到酒吧,并且当着朴的面与陌生男人亲密互动,接下来发生的事就很混乱了。老板只记得最后朴砸了桌子,把陌生男人吓跑了,他正心疼自己的桌子时,抬头就看到朴和贤拥吻在一起,周围是一片惊呼,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两人相携离开了,只留下老板在原地目瞪口呆。自从那以后,他的酒吧里就多了很多LGBT群体的人,有些是朴和贤不死心的追求者,有些单纯就是听说了他们的故事来他的酒吧消遣寻乐的。他当然不会有任何的歧视,只是自己的酒吧被人误会是家gay吧实在让他很无奈。所以每当老板看到误会了的客人并且还愿意待着的,他都会解释一下。

“他们看起来不像是会喜欢男生的男生。”Singto听完他们的故事,又侧头去看他们,两人此刻都放松地靠在椅背上,随意地聊着天,如果不是刚才那个吻,Singto和Krist只会认为他们是关系要好的朋友。

“是啊,不过谁又规定了喜欢男生的男生应该是什么样呢?都是些刻板印象罢了。”老板也转身看他们,朴和贤感受到他们的目光,举起酒杯向他们笑了笑。

Singto脸上挂着很淡的笑,眼里闪动着微光,视线从他们的身上移开,在Krist的身上短暂地停留了一秒,便开始盯着手中的相机,看起了自己刚刚为Krist拍的照片。

耳边是Krist带着兴奋的和老板聊天的声音,Singto翻着照片,余光忍不住停留在身边的人身上,那样明朗的笑声和好看的侧颜,让他无法不去注意。

Krist突然探头过来,道:“这张角度不错,你替我修这张吧!”

“好。”

“这张也把我拍得很帅气啊,这张也替我修吧!”

“好的。”

“P'Sing最好啦!”

老板见Krist说着说着便探了头过去,他们说的话他也听不懂,但是却能听出Krist语气中带着撒娇的亲昵。

真的只是好朋友吗?

老板挠了挠头,觉得自己似乎不该继续坐在这儿了,他向两人示意了下,便起身了,转过身的老板本想着去朴和贤那桌,却见贤已经坐到了朴的旁边,头靠在他肩膀上,两人一起看着什么视频,时不时发出轻笑声。

老板生生止住了脚步,想了想还是回到了台上,重新抱起了吉他。

一晃眼,Singto和Krist在酒吧已经待了快一个小时,公司给他们的自由活动时间也差不多快到了,于是两人决定离开。Krist去了洗手间,Singto坐在椅子上边玩手机边等他。朴和贤走过来,Singto见他们似乎有话和自己说,便放下了手机,露出了一个微笑。

“你男朋友吉他弹得真好,如果不是我已经有了朴,我一定会去追他的。”贤笑嘻嘻地说着,朴露出一个无奈又宠溺的笑,有些抱歉地看着Singto。

Singto只是愣着,张了张口正想说什么,却又听贤说道:“你一定很喜欢他吧。”

“贤……”朴终于开口,抬手拍了拍他的头,转头对Singto说道:“他一向想到什么说什么,你别在意。”

“不会……”Singto看着面前的两人,反驳的话就在嘴边,却还是没有说出来。

“P'Sing,我们走吧!”Krist从洗手间走出来,看到朴和贤,笑着和他们说了再见,和Singto一起离开了。

朴目送两人走远后,才转过头不赞同地看着贤,说道:“刚才俊不是和我们说了他们不是情侣吗?你怎么还这么说,太失礼了。”

俊是老板的名字。

贤不以为然地耸耸肩,“可是他也没有反驳我啊,而且你不觉得,他们彼此看对方的眼神,很像当初的我们吗?”

朴轻笑出声,“哪里像了?”

“那个皮肤白的在弹吉他的时候,另一个看他的眼神也太深情了吧!啧啧啧,我不信他们什么都没有!”贤说着说着,八卦之魂不禁燃烧了起来。

朴好笑地看着他突然兴奋的表情,牵起他的手说道:“先别管别人的事了,想想晚上吃什么吧!”

“今天我们出去吃吧,别在家做了。”

“好,你想去哪?”

“我想想……”

两人相携着走远了。

Singto和Krist走出酒吧,太阳开始落山了,阳光洒在两人身上,像是给他们渡了一层金色。Krist心情很好地哼着歌,突然想起什么,转头问Singto,“刚刚他们有和你说什么吗?”

Singto的脚步微不可察地顿了顿,道:“他们夸你吉他弹得好。”

“嘿嘿,是嘛!”Krist有些窃喜。

Singto笑着看他,正想说什么,却听见身后传来一道声音。

两人转身看去,是一个陌生男人,起初两人并没有认出是谁,直到那人带着侵略性十足的眼神走过来时,他们才认出是刚刚酒吧里那两个陌生男人的其中一个。

Singto见他径直向他们走来,下意识地将Krist护在身后,语气冷淡地问道:“你有什么事吗?”

男人只是瞥了Krist一眼,然后目光灼灼地看着Singto,单刀直入地问道:“你们是什么关系?”

“和你无关。”Singto抿着唇,冷眼看他。

男人笑了,“我觉得,你们并不是情侣关系,我说的对吗?”

“你还有事吗?”Singto语气又冷了几分。躲在他身后的Krist瞬间觉得Singto周遭的温度都降了好几度。

“既然你们不是情侣,那你能不能给我个机会?”男人看着Singto。

Krist一下子抬起了头,他们都以为男人是冲着Krist来的,毕竟相比之下,Krist确实更吸引同性的喜欢,他出道至今,不知道遭遇了多少来自同性或玩笑或认真的告白,让他哭笑不得。却没想到这次,Singto才是他的目标。

“或者,你不想异地恋,那么只给我一晚,也可以。”男人用轻佻的语气说着露骨的话,丝毫不避讳Krist,甚至身子也向Singto靠近了几分,“如果你能用那样的眼神看我,我想我死了也不后悔。”浓烈的香水味扑鼻而来,Singto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Krist完全沉下了脸,这个男人,正当着自己的面,说想要Singto一晚。

一股前所未有的怒气直冲脑海,光是稍稍脑补这样的画面,Krist都觉得恶心至极,他绝对不允许任何人用言语猥亵Singto。

Singto怒视着男人,正想骂回去,手腕却突然被Krist攥住了,他回过头,Krist却并不看他,只是将他拉到了自己身后。落日的余晖洒在Krist此刻分外坚毅的侧脸,衬得他更加英挺。Krist上前一步,周身都散发出一种冷淡到极点的气场,硬生生将男人逼退了一步。

Singto从未见过这样的Krist。

“我想有一件事你需要弄清楚。”Krist语气平平地开口,却带着一股威慑。

“我不允许任何人觊觎他。”

“因为,我是他的男朋友。”

=====================


没想到居然周五就更新了哈哈哈


给男友力max的小王鼓鼓掌!接下来的一章会让他们亲密接触一下嘿嘿嘿~

丧气满满

为神仙爱情疯狂打call❤️❤️❤️❤️

为神仙爱情疯狂打call❤️❤️❤️❤️

霜降
sk还是ka已经不重要了……...

sk还是ka已经不重要了……

携手几年一路相伴,或许ka早已融入到了sk的骨血之中。

ka在平行世界里面永远幸福下去了……

而他们的灵魂我们还能在sk身上得以窥视!

岁月如歌,一路相伴。


感恩遇到你:kongphop-arthit

还有继续守护着:singto-krist

sk还是ka已经不重要了……

携手几年一路相伴,或许ka早已融入到了sk的骨血之中。

ka在平行世界里面永远幸福下去了……

而他们的灵魂我们还能在sk身上得以窥视!

岁月如歌,一路相伴。


感恩遇到你:kongphop-arthit

还有继续守护着:singto-krist

一块草莓小饼干儿🍓
呜呜呜呜呜呜预告来啦 这到底是...

呜呜呜呜呜呜预告来啦

这到底是KA还是SK啊

以演员的第一自我演绎第二自我

俩人早已经人戏合一了吧


“这到底是岁月,还是梦啊”


💙 

💚

💛

🧡

❤️

💜

呜呜呜呜呜呜预告来啦

这到底是KA还是SK啊

以演员的第一自我演绎第二自我

俩人早已经人戏合一了吧



“这到底是岁月,还是梦啊”


💙 

💚

💛

🧡

❤️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