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一点兴趣爱好

4浏览    4参与
对平惯组

无聊思考

         一直以来,我都自认为是唯物主义的坚决拥护者,但最近我却不知不觉间滑向了唯心主义,当各种知识掌握得越来越多的时候,我仿佛越来越靠近唯心,而离唯物渐行渐远。

        但我的唯心思想却与经典唯心主义有很大不同,更接近于机械唯心主义,那就是神创造了宇宙和宇宙规律,然后撒手不管,任由世界按照随机规律运转,唯心和唯物的界限变得越来越模糊,唯物便在神撒手不管的世界里为所欲为,神唯一给予的干涉便是将自己的一部分,即精神洒在这个了无生机...

         一直以来,我都自认为是唯物主义的坚决拥护者,但最近我却不知不觉间滑向了唯心主义,当各种知识掌握得越来越多的时候,我仿佛越来越靠近唯心,而离唯物渐行渐远。

        但我的唯心思想却与经典唯心主义有很大不同,更接近于机械唯心主义,那就是神创造了宇宙和宇宙规律,然后撒手不管,任由世界按照随机规律运转,唯心和唯物的界限变得越来越模糊,唯物便在神撒手不管的世界里为所欲为,神唯一给予的干涉便是将自己的一部分,即精神洒在这个了无生机的宇宙,精神以某种形态附着于神经元上,精神拥有能脱离唯物束缚的力量,它完全摆脱了时间,空间限制,超越一维、二维、三维,但这么一种伟大的存在,在与神经元相结合之后,它的力量受到限制和约束,神的一部分,精神,为了能干涉物质世界,不得不舍弃自身的部分力量,而与神经元相结合,从此开始了精神和物质的斗争,为的只是争夺主导权。

        这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无止境的斗争,没有输赢之说,没有胜负之分,这是一场伴随着物种进化而来的争夺,自从单细胞生物诞生开始,物质便占据着绝对的优势,精神的力量是微弱的,不起眼的,被物质死死压制着,因为容纳精神的容器是那样的微小,物质牢牢掌控着对个体的控制权。物种进化着,单细胞到多细胞,水生到陆生,精神的力量逐渐增强着,对个体的控制力也逐渐加大,但都处于附属地位,直到人类的出现,精神第一次掌握了主动权。

        为什么精神能在人类身上掌控主动权,第一次向地球展现出强大的力量呢?其实原因是相当之简单,归结起来,也只是量变到质变的过程,精神力量的容器,即神经元数量的膨胀,最主要的也就是神经元富集处,大脑的增长。

        物种在进化,反映出物种进化的特征有许多,直观的如体型的增大,隐蔽的如生活习性水生到陆生,而在这密密麻麻的进化特征中,有一个是如此的令人惊叹,那就是大脑的增长,众所周知,恐龙在地球发展史上扮演过重要角色,这个物种曾称霸地球长达几亿年之久,很多人都喜欢把恐龙和人类进行对比,但让人感到迷惑的是,恐龙不仅统治着地球的陆地,其辐射范围囊括了海洋和天空,可以说是无处不在,其大多数个体的体型都是人类无法与之相比的,某些个体甚至接近或者达到自然为其划定的最高上限,但是恐龙对地球的影响相比于人类来说是何其微乎其微。究其原因,就在于大脑之间的巨大差异。

        人类之前的所有生物,虽然大脑的体积和容量随着进化在不断的增大,精神的力量也在迅猛的扩张,但量的积累未达到引起质变的程度。物质仍占据着主导位置,人类以外的生物被生物意识所左右,被局限在了进食和繁殖两个层面,但精神在局限中也以最大可能表现着自己, 演绎出丰富的图景,领地占领及多样的求偶方式等画面便是这幅图景中的耀眼篇章,然而这些由精神活动所展现出的图景却也仅为了食物和繁殖而服务,并被其所决定。

        人类的出现改变了这一切,原始人类的大脑已发展到了引起质变的临界状态,经过进一步的发展,质变发生了,从此精神得到了足以与物质相抗衡的力量,终于可以和物质平等的一较高下了。当然作为闯入物质领域的外来者,精神终究无法达到物质曾经拥有的支配地位。

        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呢?人类大脑中密集的海量神经元给了神经以足够的栖息地,足以突破生物意识的限制,而产生自我意识,也就是开始了解个体的存在,探究个体、种族的起源、未来等问题,以及透过万物的表象而探究其本质,找到物质世界的规律,并加以利用。这些都是老生常谈了,无数的前人在无数本书都谈到了这个问题,但是我就喜欢新瓶装旧酒,喜欢翻旧账,我想谈的还是物质与精神之间的争斗,我不只一次的提到二者之间的斗争,但学过马克思主义哲学的都知道,矛盾的双方有争斗就有合作,同样物质与精神之间不只有争斗,理所当然的也有合作,那为何前面只言片语都未提到二者之间的合作呢?道理很简单,在人类以前的生物中,物质力量过于强大,精神力量过于微小,过于弱小的物质只能依附于物质,被物质所决定和掌控,但在人类身上,二者的力量差距已经很小,精神不再从属于物质,开始有能力与物质抗衡,而在二者抗衡之中,便产生了斗争与合作的交织。精神为了对物质世界产生影响,不得不依附于物质,具体点便是神经元,通过神经元使人类本身产生活动,这就产生一个致命的问题,精神不得不保证人类个体的存活这一基本的物质规律,在某些情况下为了保障存活,精神不得不压制自身的力量,即是让自我意识暂时蛰伏,这便是入侵者所面对的无法破解的困境,在这里,精神妥协了,但精神并不是总是如此妥协,在某些修行高深,精神信仰强大或者被精神控制的人类那里,就不曾出现这种妥协,结果便是殉道、殉情、殉教等,导致这一结果的原因便是精神过于高估自身的力量,与物质死斗而毫不退缩。其所带来的结果是好还是坏呢?我也不知道。

        我越是对精神有了新的认识,有了新的理解,便对其越是痴迷,越是对唯物产生疑问,越是远离唯物主义,而向唯心主义发展,我的唯心主义可能更接近于黑格尔哲学吧,虽然黑格尔的著作我看了很多,但其过于深奥,我一直未能看懂,但通过对其基本思想的了解,我的客观唯心主义有部分还是与黑格尔哲学相类似,尤其是精神灵魂这一块,这就是所谓的不谋而合吧。

        马克思主义在物质世界的正确性是毋庸置疑的,客观物质世界的规律被其解构,使其赤裸裸的呈现在人类面前,可能由于其过于唯物,过于物质,就像某位哲学家所说,马克思主义是冷漠的、是无情的,缺少了人情的温暖,精神层面的慰藉,让人对其又爱又恨,它是规律没错,但是就是让人不能喜欢它。反而是一些莫名其妙的、不知所谓的乌托邦式的,尼采式的更让人痴迷和陶醉。这或许也就是孔子和庄子之间的差别吧。

       

       

      

 

 

对平惯组

性善还是性恶

        人性到底是本善还是本恶的问题几千年前便被人提出,也争论了这许多年,有主张人性是善的,也有主张人性是恶的,两边都争的不可开交,各有各的道理,谁都不能说服谁,争论的如此激烈,以至于一些旁观的人也加入进来,把两边观点综合了一下,说道人性本无善恶,好人和坏人都是后天环境造成的。这个论断听起来似乎也是很有道理的,但事实真正如此吗?

         在谈论人性之前,我觉得应该首先说说善恶的问题,什么是善,什么是恶呢?可能这个问题提得很奇怪...

        人性到底是本善还是本恶的问题几千年前便被人提出,也争论了这许多年,有主张人性是善的,也有主张人性是恶的,两边都争的不可开交,各有各的道理,谁都不能说服谁,争论的如此激烈,以至于一些旁观的人也加入进来,把两边观点综合了一下,说道人性本无善恶,好人和坏人都是后天环境造成的。这个论断听起来似乎也是很有道理的,但事实真正如此吗?

         在谈论人性之前,我觉得应该首先说说善恶的问题,什么是善,什么是恶呢?可能这个问题提得很奇怪,因为很多人认为善恶是如此简单,以至于不屑一提,但其实提得一点都不奇怪,那些自以为很懂得善恶的人其实并不真正理解善恶。普通人都知道杀人,抢夺别人的财物是一种恶行,为什么?因为这些都是社会所不能接受的,是触犯社会法律的,会受到法律制裁和惩罚的,那么在与敌国大胜战争的时候杀人也是恶行吗?有人会说,当然是恶行,但是我们换个角度说下,如果战场上不杀死敌人,后面事情会怎么发展呢?自己被敌人杀死,然后自己的朋友,亲人,所爱的人也被敌人杀死,那么放掉敌人的人能称为善吗?那么善和恶到底是什么?

        众所周知,人类是精神和物质的结合体,物质性体现在生物意识,而精神性主要体现在自我意识,换句话说,人类也就是生物意识和自我意识的结合体,而生物意识是基本,自我意识是立足于这个基础之上的。而生物意识虽然看起来是很阳春白雪的名字,但说白了就是生存和生殖,但人类个人力量是如此渺小,单依靠个人力量来满足生物意识的需要只是一种天真的妄想,如此便要借助他人和集体的力量实现生存、延续、发展,同时个人利益、他人利益、集体利益之间的较量便应运而生,善恶的概念也在这种较量中逐步诞生,三者在人类历史发展进程中不断形成平衡,再打破平衡,再形成新的平衡,人的欲望是无限的,个人利益也可以是无限的,但无限的个人利益必然会危及他人利益和集体利益,最终将个人推向毁灭,恶便产生了,只有有限的个人利益才能与他人和集体共存,但个人利益与其他利益的界限总是模糊得难以把握,人类总是不经意间突破边界,道德产生了,法律出现了,小的恶行受到道德的制约,大的恶行受到法律制裁,在道德与法律的框架内约束自身的被称为善,能把握住边界,极大限度的约束自身的便是圣人。善恶在边界两头对峙着,善恶便在一念之间。个人、集体、国家的利益也不是固定不变的,总是在变化着,同一时代不同地域也存在着实际的差距,各自集团决定着各自利益的取向,决定着什么是主要,什么是次要,什么是核心,什么是不起眼,善恶存在的基础,即利益关系发生变化,当然善恶也在变化着。因此我眼中的善恶只是如此,为了自身利益枉顾其他利益便是恶,控制自身欲望,克制自身利益以使各种利益得以共存并永续发展便是善,核心便是克制,忍耐。

        谈完了善恶,那么该谈谈人的本性的问题,那人的本性到底是什么呢?是指的人类原始的动物性还是人区别于动物而存在的自我意识性?这是回答人性本善还是本恶的关键,如果指的前者,动物性是唯我的,为了自身的生存、生殖会牺牲其他一切利益,按照前述的观点,这对应的便是恶,而如果人性指的是自我意识性,人类因为有了自我便懂得了要克制自身欲望以使各种利益得以共存,这边对应了前者的善。

        那刚出生的婴儿属于哪种呢?我认为恐怕动物性居多,因此婴儿便是恶的了?看到此处,很多人都会立刻予以否定,这大大颠覆了人类固有的印象,婴儿是一张白纸,任人书画,怎么会是邪恶的呢?假如出生的婴儿都是邪恶的,那人类不是太过于悲哀了,而且婴儿又能做什么恶事呢?这确实让人无法理解并难于接受,并会招致许多人的指责,但在我看来,婴儿未能做恶的原因是多样的,而其中一个绝大的限制条件在于其力不能及,假如婴儿拥有成年人一样的身躯,可能事情会变得很不一样,在我们社会中就有一类外形与成人无异,但智力水平低下似儿童甚至婴儿,这类人经常会做出一些在正常成人看来是很奇怪的事情,甚至会伤害到别人,在正常人看来就是在做恶事,虽然他们根本没意识到自己做了恶事,但毕竟已经给别人造成了伤害,我们何不就把这类人看作刚出生的婴儿拥有了成年人的身躯呢?这时你还会认为婴儿是无害的吗?婴儿的元恶与恶相同也与恶不同,

对平惯组

理解与同情

理解的使用面很宽泛,很多地方都需要理解,学习知识需要理解,看一部书、一部电影也需要理解,人与人交往也少不了理解,当然也有无法理解的事物、现象、规律,当然这个无法可能是暂时的,也不排除永久的,同时也确实存在无法理解他人的人。不过作为单个人类确实无法以有限的精力,生命,能力来理解无限的事物、现象,规律,以及所有的其他人,人类总是在其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理解那些被认为需要理解的东西,这个被认为,有可能是自身,也可能是家人朋友,而更多时候是人类社会。

人类社会要求人类需要理解一些东西,身处人类社会的人类都在主动或者被迫的理解着这些东西,如果不去理解社会所要求理解的东西,那么就只有被社会所淘汰和抛弃,...

理解的使用面很宽泛,很多地方都需要理解,学习知识需要理解,看一部书、一部电影也需要理解,人与人交往也少不了理解,当然也有无法理解的事物、现象、规律,当然这个无法可能是暂时的,也不排除永久的,同时也确实存在无法理解他人的人。不过作为单个人类确实无法以有限的精力,生命,能力来理解无限的事物、现象,规律,以及所有的其他人,人类总是在其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理解那些被认为需要理解的东西,这个被认为,有可能是自身,也可能是家人朋友,而更多时候是人类社会。

人类社会要求人类需要理解一些东西,身处人类社会的人类都在主动或者被迫的理解着这些东西,如果不去理解社会所要求理解的东西,那么就只有被社会所淘汰和抛弃,人类社会所要求理解的主要是两类,知识和他人,知识涵盖面很广,自然科学,文学艺术等都是知识的范畴,也包括人文知识,可以通过口授、书本、实践学到,知识理解力的强弱在于先天智力水平和后天的努力,也就是个体大脑的先天发达程度和自我精神的思维层级。他人的理解也要依靠先天智力和后天努力,但还有需要一项更重要的能力,移情,也就是同情心。

同情是人类常用的词语,看到乞丐在街上乞讨,会产生同情心,看到一个熟悉或者陌生的人受到伤害,也会产生同情心,其实不光是亲眼看到,在电视上看到,甚至是从他人口中听到都可能会产生同情心,不过强度还是有所不同,亲眼看到比通过电视所产生的同情要强烈,通过电视看到又要比从他人口中听到要强烈些,同情是一种很是奇怪的情感,当强烈的同情心产生时,我们甚至他会认为自身正在经历发生在其他人身上的不幸遭遇,而引申出其他情绪,有愤怒,有恐惧,有痛苦,有灰心,有时是一种情绪,而更多的时候是多种情绪交织。那么移情或者是同情到底是什么呢?

精神之间的联系是非常紧密的,精神之间相互都能互相感知,并通过同化吞噬等相互影响,精神与物质结合后,精神物质化极大的妨碍了精神之间的联系和感知,但并不能切断,因为原我仍然存在于自我的某个角落,并会在物质思索降低的某时刻出来捣捣乱,吞噬被极大的削弱了,不过同化虽然也被减弱,但仍然在发挥作用,甚至可以说是精神物质化后联系各个独立自我的最主要的源动力,而同化最直接的外在表现就是移情或者同情。

人类是通过五感摄取外界的各种信息,再经过大脑分析处理,在通过语言、行为、情感释放等输出信息。当精神物质化的自我接触到其他自我所发出的信息后,因同化作用的影响,会依据信息的强度使得自我的一部分提高了与其他自我的相似度,从而建立起了自我与自我的联系,但这种联系不同于总体精神中各精神之间的那种直接联系,不是两个自我直接联系起来,心意相通、心连心了。这种联系只是一种间接的虚假的联系,因同化作用而提高的相识度,使得自我将自己暂时假定为其他自我,并根据收集的信息构筑出其他自我的虚假的印象,并将其他自我所经受的遭遇植入其中,从而产生貌似与其他自我相似的体验,移情便产生了,信号强度低,这种体验的真实度和持续时间都短,所产生的情绪反应和影响都是一过性的,但随着信息强度的增加,这一植入体验的代入感会变得更加真实,当达到一定程度,自我会完全代入,从而将自己误认为其他自我,并完全体验从而产生强烈的情绪反应,造成永久的影响,但这一过程都是自我的一厢情愿,而没有其他自我的主动参与,这也是为什么说这不同于总体精神中各精神之间的那种直接的联系。

信息通过五感被人类所摄取,不同的信息所带来的强度是不同的,不同的五感所摄取的信息强度也是不同的,个体的不同也影响着同情所产生的反应。从信息的来源上说,图片比文字要强,从电视上获取的信息比从书本中获取的要强些,实际体验所获取的信息强度比电视上获取的要高些。从五感来说,视觉的冲击要远远大于其他四感,其次是触觉、听觉、嗅觉、味觉。而几种感觉的综合会远远超过一加一等于二,会呈现几何倍数的增强。从个体来说,每个人的自我的稳定性不同,有的人精神极易被影响同化,低强度的信息也会出现高强度的反应,有的人则相反,两种人的外在表现也不同,前一种表现出多愁善感,外在一切变化都会引起情绪的很强反应,后一种人固执、以自我为中心,没有同情心,无法理解他人,但这两种人都是少数,绝大多数人都是居于这两种人之间的第三种人,或是靠向第一种人,或是靠向第二种人,同时,个体也因为相似度使得信息获取存在极大的差异,相似和吸引的规律使得人类更愿意去获取与自己更相似的个体的信息,也更能理解与自己更相似的个体。

移情或者同情是理解他人的基础,但不是说产生了移情或者同情就已经理解他人了。同情只是自我根据所收集的极为有限的信息所构筑的虚假的自以为是的印象,这一印象与真实是有着极大差别的,可能这一印象很接近真实,也很有可能这一印象背离着真实,如果所构筑的印象接近真实了,那就算理解了他人,而如果这一印象背离着真实,那就会产生误解。而到底是理解还是误解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先天的智力和后天的努力。先天的智力来自于物质的大脑的发育程度,发达的大脑拥有更多的神经元,能容纳更多的精神,后天的努力一是经验的丰富,二是思维层级的提升。而无论是先天的智力还是后天的努力所仰仗和提升的都是逻辑能力,逻辑剔除虚假的信息,还原真实的场景,使得构筑出的印象更接近于真实,从而正确理解他人。

理解知识比理解他人更为常见,无论是书本、电影电视,亦或是学校、工作单位,还是家庭社区,甚至是人际交往这种理论上更应体现理解他人的场景中,无不直接或者间接,显象或者隐蔽的将理解知识用各种形式表现出来,而同样重要的理解他人却被有意或者无意的回避或者忽略掉了,而只是在一门学科,一种生活经验,一些心灵鸡汤中明显而清晰的展现,貌似不少,但与知识理解相比,却也要式微得多了。理解知识比理解他人更常见,相应的,人类研究知识比他人要多得多,而且同时,理解他人除了需要先天智力和后天努力,(这是理解知识也需要的),还需要移情或者同情能力。那是否可以说理解知识要比理解他人容易呢?对比是万物之核,对比产生了精神、物质,也主宰着精神物质的发生发展、转化,人类在日常生活中也在不断使用着对比,但人类却时常做出不恰当的对比,有时找错对比对象,有时用错了对比方法,不恰当的对比不仅导致判断出的结果出现差异,同时也会徒增烦恼,对自己、他人甚至社会都会造成让人感到后悔的伤害。对于理解知识和他人这一组对比来说,如果仅从表面的逻辑和冰冷的数字来衡量,确实会做出理解知识较容易这一结论,可惜这是用错了对比方法产生的不恰当的结论。因为我们需要细究一下内核,确实理解他人比理解知识多了一个同情能力,但理解知识和理解他人所需要的先天智力是不一样的,确切点就是逻辑能力,智力水平低,也就是逻辑能力低,是无法理解知识,也无法理解他人,当智力逐步提升到正常成年人的水平时,知识和他人的理解也都在稳步上升,智力水平继续提升,但提升不久就会到达一个临界点,这个临界点大概是100个正常成年人会出现一个的高智水平,这个临界点是非常重要的,因为超过了这个临界点,理解知识和理解他人便会走向两条不同的道路,对于理解他人来说,虽然在临界点以上的智力提升也会提高理解他人的能力,但这种提高是很微小的,这种提升已经远远小于后天努力和同情能力所能达到的提升,相反临界点以上的智力提升对于理解知识极为重要,是呈现几何倍数的提升,有些知识没有这些提升光靠着后天努力是完全无法企及的,也就是说对于理解他人,智力水平达到普通人的程度就足够了,而理解知识则需要高深的智力,而处于临界点以上的智力的人群是极少的,就这点来说,理解知识就要比理解他人难上许多,再从理解知识是无限,理解他人相对有限的角度,也可以说明理解知识的难度远远高于理解他人。



对平惯组

梦境

精神分析大师弗洛伊德所著的《梦的解析》一书对梦境进行过深入透彻的分析,我也认真细致的看过这本书,但限于能力不足,未能深刻理解领会其中的深意,但对这本书的阅读体验已经让我获益匪浅了,这让我认识到梦境并不是虚无缥缈不可捕捉的,也不是像周公解梦似的带有神秘、不可言说的预言色彩。弗洛伊德告诉我们梦境都是来自于现实,由于本我与自我之间的矛盾所带来的不满足的力比多,在梦境中得以释放。这拥有极强的说服力,有一段时间我也一直这么认为,但我后来发现有些事情用这套理论是无法解释的,如有些科学上的重大发现就是从梦境中得到了启发,再比如有的梦境片段竟然在未来的现实中得到了印证,如果梦境只是反映不满足的现实和潜意识,...

精神分析大师弗洛伊德所著的《梦的解析》一书对梦境进行过深入透彻的分析,我也认真细致的看过这本书,但限于能力不足,未能深刻理解领会其中的深意,但对这本书的阅读体验已经让我获益匪浅了,这让我认识到梦境并不是虚无缥缈不可捕捉的,也不是像周公解梦似的带有神秘、不可言说的预言色彩。弗洛伊德告诉我们梦境都是来自于现实,由于本我与自我之间的矛盾所带来的不满足的力比多,在梦境中得以释放。这拥有极强的说服力,有一段时间我也一直这么认为,但我后来发现有些事情用这套理论是无法解释的,如有些科学上的重大发现就是从梦境中得到了启发,再比如有的梦境片段竟然在未来的现实中得到了印证,如果梦境只是反映不满足的现实和潜意识,这样事例是无法解释的,那么梦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人类每天都要睡觉,这是作为物质的人的基本规律,不光是人,动物也是需要睡觉的,睡觉是为了让忙碌了一天的身体得到充分的休息,以便迎接同样忙碌的下一天,睡觉时,有人会做梦,有人不会,有人会做次序颠倒、凌乱离奇的梦,有人的梦却也与现实一样的逻辑分明,层次清楚,让人很难分清哪个是现实,哪个是梦境。睡眠期间,人体基本与外界断绝联系,个体也只保留维持生命的最低限度的活动以使身体得到最大限度的休息,同时个体中精神的物质思索也减缓,原我也趁此机会重新夺回一些失地,一部分精神由物质思索变为理念思索,原我与总体精神的联系也逐渐加强,有的人的原我会从总体精神的相似等级的理念思维中获得比较高级的逻辑推导分析能力,从而对个体中物质思索的精神进行分析重组,希图夺回更多阵地,但精神物质化并不是任人宰割,与原我进行了激烈的斗争,但此时精神物质化是被削弱状态,所以不会一下子压制住原我,如果斗争激烈,梦境就会凌乱不堪,如果精神物质化掌控住局面,还可以利用从总体精神中学来的高级思维能力对现实中未解决的萦绕在心头的问题进行分析解读,有可能就找到了解决办法。另外,有部分原我会回到总体精神中,精神本来就是时间的掌控者,个体精神因为精神量的微少,以及精神物质化的影响和物质的隔离,丧失了随意穿越时间的能力,而原我与总体精神重新建立联系,回到总体精神后,也会带去部分物质思索的精神,因理念思索与物质思索的极大区别,总体精神会重新分析,重构,在此过程中就会将未来发生的事情重构进原我中,精神物质化会将原我召回,并带着未来世界的片段。因此梦境的根本在于原我与精神物质化的斗争,有时精神物质化比较强大,原我无法反抗,梦境也无法发生,这也与身体状况有关,因为多梦多是身体差的表现,因为身体变差,精神物质化的力量以及物质对个体精神和总体精神的隔离也会变弱。此外,精神从总体精神中学习的也是与其等级相近的思维能力,一个平时都不爱思考的人是无法从总体精神中获得任何东西的,能从总体精神中获得益处的多是平时都善于思考的,而以科学家和哲学家为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