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一目连

120.3万浏览    17996参与
风神家的木七

摊位号还没出来先宣传一波eeeee
是小料本和凝胶挂件
dbq我太菜了一直弄到现在!!
欢迎大家来玩!!

有意向的务必加心愿单乁(๑˙ϖ˙๑乁)

摊位号还没出来先宣传一波eeeee
是小料本和凝胶挂件
dbq我太菜了一直弄到现在!!
欢迎大家来玩!!

有意向的务必加心愿单乁(๑˙ϖ˙๑乁)

江团子
给雨爱的连连√ 这样鱼鱼帮我打...

给雨爱的连连√

 
 

这样鱼鱼帮我打大号危机合约雨爱帮我打小号危机合约∠( ᐛ 」∠)_团就只需要躺在床上快乐摸鱼就好【?

给雨爱的连连√

 
 

这样鱼鱼帮我打大号危机合约雨爱帮我打小号危机合约∠( ᐛ 」∠)_团就只需要躺在床上快乐摸鱼就好【?

雨川文子

恶作剧30话.不顺水【见神祈愿】

风神幻了形,先消失的是龙角,而后一片片鳞片飞花似的淡去,换了一头樱花色的头发,倒也不可惜。

般若捂着肚子笑他像个小姑娘,要给他编辫子,一米八的“小姑娘”笑着摇摇头,又点头。

“编吧。”

般若随口一说,哪想得到对方真同意了,自是不想错过折腾一目连的好机会。挑眉拍拍手——有勇气,风神大人到时候顶着两个麻花辫出门可要记得把名号喊大声点。

说是折腾还是放过他了,只是认真给风神梳了梳头,暗搓搓感慨了一番手感真好,歪歪斜斜束了一把长发。

一目连把束起的头发拉到前面,看着绕了一圈一圈又一圈,一指长的白色发带,转头问般若:“这是绷带?”

“是啊,不然你指望我有小姑娘的发带吗。”般若愣了一瞬,耸耸肩,回答的理所应当。

“……...

风神幻了形,先消失的是龙角,而后一片片鳞片飞花似的淡去,换了一头樱花色的头发,倒也不可惜。

般若捂着肚子笑他像个小姑娘,要给他编辫子,一米八的“小姑娘”笑着摇摇头,又点头。

“编吧。”

般若随口一说,哪想得到对方真同意了,自是不想错过折腾一目连的好机会。挑眉拍拍手——有勇气,风神大人到时候顶着两个麻花辫出门可要记得把名号喊大声点。

说是折腾还是放过他了,只是认真给风神梳了梳头,暗搓搓感慨了一番手感真好,歪歪斜斜束了一把长发。

一目连把束起的头发拉到前面,看着绕了一圈一圈又一圈,一指长的白色发带,转头问般若:“这是绷带?”

“是啊,不然你指望我有小姑娘的发带吗。”般若愣了一瞬,耸耸肩,回答的理所应当。

“……”一目连皱眉,总觉得哪里不太对。

……

当夜,般若合上吱呀作响摇摇欲坠的“装饰性”门扉,走进像个黑窟窿的竹林间,竹叶“沙沙”婆娑摇曳,他没注意到收敛声息跟了过来的一目连。

林子中间有块空地,月光惨惨戚戚照下来,映着地上干涸的,半干涸,没干涸的大片血渍。

一目连看着般若半跪着背对他,身旁放了半卷绷带,继而有令人毛骨悚然的皮肉分离声传来,跪着的人在颤抖,最后呜咽一声趴下,扬起一地尘土,指尖染血,胳膊仍强硬撑着地,地上慢慢滴滴答答聚成血泊。

“嘀嗒——”

一目连乱了呼吸,想要上前。

“咔嚓——”

踩断了地上一根纤细竹竿。

“谁?!”

般若转头,脸上没了半边的血肉,见了来人,狰狞顿了一瞬,闭了闭眼又变得凶狠,扭过头,“滚!”

“……”

无声叹口气,不滚,一目连走过来,脚步的声音和滴血的声音混杂交错,让般若有点失血的晕眩。

一目连蹲下握了握般若的手,塞给般若一张守护风符。这双手一向很好看,如今粘腻又冰凉。无自觉地紧了紧对方的手,“般若,”强硬的语气说着恳求的话,“停下,和我回去疗伤。”

“……”

良久的沉默,看般若失血的脸色想是走不动路了,一目连弯腰,背对般若,把那双染血的手拉到自己胸前,无可避免的对方的身子也贴了过来,抄过对方腿肚子,一目连等稳住了,背着般若慢慢站起来,一步步往回走。

祖宗趴在他背上,这次没有闹腾,一目连背得稳当,轻声道,“愿意和我说说怎么回事吗?”

意料之中的沉默,直到走出竹海,般若也没有吭声。

“没事的,不想说……”一目连半句话没说完,倏地顿住了,有水珠串子一颗一颗砸在颈部,温温凉凉。

是泪水和着血,月色下透明玛瑙的红。

“你,你别哭啊,不哭,沾了眼泪伤口会疼的。”这人好像天生没心没肺,摔疼了不哭,被狗咬了不哭,被打骂了也不哭,一目连不曾见过他流泪,还笑过他是不是泪腺不发达,难过也不晓得哭一哭。等发现般若原来是会哭的,一目连再也笑不出来,不知道怎么安慰他,甚至腾不出手给他擦眼泪。

“知道了。”般若抬手擦了擦眼睛,真的不哭了,就像昙花一现。

回到茅草屋,一目连放下般若,般若也没要一目连再帮忙,自己慢慢裹上纱布止血,以妖的自愈能力,大约明天醒来就会好。

一目连没回神社,就坐在泥地上陪着般若,本以为会睡不着,但是听着床榻上传来对方平稳的呼吸,安了心,不知不觉竟靠着土墙睡了过去。

半夜,般若睁眼,蹑手蹑脚下床,把薄被给了一目连。

一目连在黎明破晓前醒了,发现床上空荡荡,桌上留下一个鬼面具,看对方意思竟是不告而别。

“砰”,一目连锤了一拳桌子,懊恼地捂住脸,“……”,还是忍不住蹦出了生平第一句脏话。

——般若要是有意躲他,他怕是很难找得到了。

天亮了,风神还是得回神社处理人们的祈愿,而神明自己也在祈愿。

早点回来吧。


百岛琉陌

宝藏【双龙】

灵感来自 @YE 太太的画『少年找到了宝藏』。


少年荒近来有些烦闷。


明明祈愿流程一如既往,最近的预知内容却开始出现偏差,任凭他忐忑反省也想不出为何。而且,他感觉周围供奉他的村民们,情绪似乎在逐渐朝可怕方向转变。


可怕到什么程度,他不愿深思。


毕竟是曾经救过他收留过他的善良人们。


但也因此愈发躁动不安,想做些什么转移注意。


少年荒想起了一幅藏宝图。


那是以前跟随大人前来参拜的孩童偷偷塞给他的,笑嘻嘻说里面藏着特别珍贵的宝物,还想约他下次一同前往。然而他极少离开神社,孩童后来似乎被大人所教育,待他也变得拘谨,不再提及。


传说中的宝藏吗……


少...

灵感来自 @YE 太太的画『少年找到了宝藏』。


少年荒近来有些烦闷。


明明祈愿流程一如既往,最近的预知内容却开始出现偏差,任凭他忐忑反省也想不出为何。而且,他感觉周围供奉他的村民们,情绪似乎在逐渐朝可怕方向转变。


可怕到什么程度,他不愿深思。


毕竟是曾经救过他收留过他的善良人们。


但也因此愈发躁动不安,想做些什么转移注意。


少年荒想起了一幅藏宝图。


那是以前跟随大人前来参拜的孩童偷偷塞给他的,笑嘻嘻说里面藏着特别珍贵的宝物,还想约他下次一同前往。然而他极少离开神社,孩童后来似乎被大人所教育,待他也变得拘谨,不再提及。


传说中的宝藏吗……


少年荒走进内室,翻找出卷成一卷的古旧图纸。上面纹路弯曲而清晰,偶尔图文标记简单易懂,其实更像孩童恶作剧。


他看不出这些,只看出目的地并不遥远,决定遵循冥冥中的指引前往。


类似难以诉说的预感啊,无一例外。


神社难得关闭了一日。


即便非真正神明,少年荒灵力纯粹而强大。彼时他尚未学会利用它们展开攻击,辅助效果依然卓绝,令他轻易翻山越岭,抵达宝藏附近。


一片郁郁葱葱的森林。


他最珍贵的宝物,在哪里呢?


恰逢微风吹拂,树叶沙沙作响。他似有所觉,拨开碍事的草丛、穿过恼人的灌木。柔和阳光如精灵跳跃环绕,沉睡在树荫的少年神明分外恬静动人。


于是刹那间明悟,像心头种子接受灌溉,花朵骤然绽放。


少年荒找到了宝藏。


属于他的宝藏。


忧郁的番茄汁

配饰和姿度悄悄嗑了一下>▽<
希望sp山风的剧情能让他们有一些交集。

配饰和姿度悄悄嗑了一下>▽<
希望sp山风的剧情能让他们有一些交集。

幽风旧事

占tag致歉,明天或者后天更新文,军官×戏子类型的,名字暂定为《赤羽》吧

占tag致歉,明天或者后天更新文,军官×戏子类型的,名字暂定为《赤羽》吧


空羽
连连告诉大家 "天气冷了,要注...

连连告诉大家

"天气冷了,要注意身体哦。"

连连告诉大家

"天气冷了,要注意身体哦。"

或撇撇

给苍连画的皮肤,希望连连能拥有姓名,求一波支持☺️
微博https://m.weibo.cn/2423590163/4440401408550367

给苍连画的皮肤,希望连连能拥有姓名,求一波支持☺️
微博https://m.weibo.cn/2423590163/4440401408550367

筱冢樱

看华农兄弟视频的时候一不小心脑了一下山霸连,对不起了山风小可爱,你们都是阿妈的翅膀!


高天原最近通WiFi了,在神社中坐了一天的御馔津迫不及待的钻进自己的房间,融化在懒人沙发上,摸出手机刷起平安京最大同性(?)交友软件jingjing。

划着划着,屏幕上出现一张有些熟悉的脸,是一目连,这倔孩子之前非要退水,被他爸天津彦根神训了一顿,竟然当场离家出走,献祭一只眼睛退了水,说啥都不肯回来了。

御馔津点进去,屏幕里出现美丽的翠绿山峦,接着是一目连灿烂的笑容:“今天去兄弟的山头采点野果,我看见他山头的野果熟了,采一点回去给虫师和古笼火吃。”山风站在他身后的树下,弱小,可怜,又无助。

御馔津点进对方的空...

看华农兄弟视频的时候一不小心脑了一下山霸连,对不起了山风小可爱,你们都是阿妈的翅膀!


高天原最近通WiFi了,在神社中坐了一天的御馔津迫不及待的钻进自己的房间,融化在懒人沙发上,摸出手机刷起平安京最大同性(?)交友软件jingjing。

划着划着,屏幕上出现一张有些熟悉的脸,是一目连,这倔孩子之前非要退水,被他爸天津彦根神训了一顿,竟然当场离家出走,献祭一只眼睛退了水,说啥都不肯回来了。

御馔津点进去,屏幕里出现美丽的翠绿山峦,接着是一目连灿烂的笑容:“今天去兄弟的山头采点野果,我看见他山头的野果熟了,采一点回去给虫师和古笼火吃。”山风站在他身后的树下,弱小,可怜,又无助。

御馔津点进对方的空间,随手刷了几条。

一目连:“我们河里鱼快被村民吃完了,今天去兄弟的河里捞一点鱼放我们河里去。”

一目连:“前几天村民抱怨山上猎物少了,我们去兄弟山上去捉一点回来~”

御馔津跑出去踹开荒神宫的大门:“荒大人我要下界!”

“不许!”

“诶呀是稻荷神吗?下来玩呀!”

“八岐大蛇你别接话!”

“帮我算算嘛,等我赏花回来给你寄零食快乐水!”

“高天原不需要那种东西!”

御馔津仿佛知道了每年高天原收到的那堆没人愿意动的樱花可乐樱花薯片樱花…是谁寄来的了……

最终荒还是带着御馔津下界了。

每年都要给八岐算樱前线的荒心力交瘁:为什么又是我?

和虫师一起啃果子的御馔津:高天原出新角色之前我都只能找你。

单手提一筐野果的一目连:别客气,多吃点!这几筐让荒放星轮里,你俩到大蛇那边一起吃!


远在平安京看人类表演的大蛇点开手机,看见一目连的直播:今天老同事来看我,去兄弟家摘点特产给他们尝尝鲜!


浮华一生一梦里
悄悄祝我自己生快吧…………我希...

悄悄祝我自己生快吧…………
我希望……嘛算了

悄悄祝我自己生快吧…………
我希望……嘛算了

筱冢樱

“歪?客服吗?我寮的神明好像有点问题!”三

关于我寮式神的胡思乱想,小学生流水账瞎BB,ooc满地都是。

本篇角色:一目连,荒,御馔津,烟烟罗,金鱼姬

没有标注CP就不是CP。


给荒准备谢礼这事就这么提上了议程,但是一目连和苍风都对荒没什么了解,只知道他是月读尊分出部分力量转生而成的新神(此处私设)。即使是一目连做风神时候,也只在每年返回高天原述职时才偶然见过荒几次。两人自然而然的想到了这个寮里和荒最熟悉的那位神明——御馔津。

“这么说来,我也不太清楚荒大人的喜好。”听了一目连来意的御馔津蹙眉沉思:“唔,荒大人好像没什么特别的爱好…”

面对两个一目连的目光,御馔津在自己为数不多的记忆里翻找:“唔…喜欢看星星算不算?”

“看星星不是为了预言吗...

关于我寮式神的胡思乱想,小学生流水账瞎BB,ooc满地都是。

本篇角色:一目连,荒,御馔津,烟烟罗,金鱼姬

没有标注CP就不是CP。


给荒准备谢礼这事就这么提上了议程,但是一目连和苍风都对荒没什么了解,只知道他是月读尊分出部分力量转生而成的新神(此处私设)。即使是一目连做风神时候,也只在每年返回高天原述职时才偶然见过荒几次。两人自然而然的想到了这个寮里和荒最熟悉的那位神明——御馔津。

“这么说来,我也不太清楚荒大人的喜好。”听了一目连来意的御馔津蹙眉沉思:“唔,荒大人好像没什么特别的爱好…”

面对两个一目连的目光,御馔津在自己为数不多的记忆里翻找:“唔…喜欢看星星算不算?”

“看星星不是为了预言吗?”苍风疑惑。

“不是的,荒大人很少做预言的。”御馔津露出为难的神情:“说起来,荒大人的预言,情况有些怪怪的,当然,不是指力量方面。”

御馔津正准备细说什么,一只小纸人啪嗒啪嗒的跑过来,上面传来阴阳师的声音:“一目连,来委派啦!”

“那我们回头再说。”御馔津告别两位一目连,低头拍了拍一直用头顶她的福福:“别担心,别担心,风神一定会帮忙的。”

由于阴阳师只叫了一目连,苍风便接下了这期间遛龙的工作,领着一群龙龙出去了。

而一目连去与其他式神汇合时,远远便看见一个高高的身影在辉夜姬和金鱼姬之间鹤立鸡群,是荒。

“伊吹说,京都外围一个村庄的人类招致了‘天罚’,你们去调查看看,要是有什么问题,顺手解决就是了。”阴阳师用小鱼干逗弄廊下的小猫,桌上的卷轴自动飞到几人身前打开:“这是地图。”

踏上委派之路,辉夜姬一脸凝重,紧紧攥着蓬莱玉枝:“会是妖怪作怪吗?”

“京都附近哪有什么作恶的妖怪,说不定是神明的惩罚哦。”烟烟罗吐了一口烟,面容在烟雾中变得朦胧,似乎是在笑:“荒大人,您怎么看呢?”

“无聊。”荒迈开腿,照着地图往前走,她们远远甩在后面。

“什么嘛!那个大个子!”金鱼姬气鼓鼓的插着腰:“走的那么快!要累死个鱼呀!”

“谁让你腿短呢!”烟烟罗吐了一口烟,手指在金鱼姬额头弹了一下,金鱼姬想跳起来又有些害怕烟烟罗,气成一团鼓囊囊的河豚。

“别急别急,给你看个好玩的!”一目连拍拍金鱼姬的肩膀,抬手虚空一抓,妖力凝出几张风符,他把风符握在手心折了几下,再张开手,几张风符已经变成几只小金鱼,蹦蹦跳跳的绕在金鱼姬身边,金鱼姬立刻觉得浑身轻了不少,一步能跳出去两步远。

“哇!你这个好厉害呀!等我征服了世界,一定给你多分点好处!”金鱼姬蹦蹦跳跳的追了上去,金鱼先生急忙跟上。

“啊啦,风神大人好偏心,这边还有一个小朋友呢!”烟烟罗意有所指的朝辉夜姬的方向看了一眼,辉夜姬一直好奇的盯着这边,突然被发现便有些羞赧,不好意思的连连摆手。一目连稍微费了些时间,给她叠了几只小兔子,蹦蹦跳跳的跟在她的竹筒旁边。

等到几个人赶上徒步行走的荒,每个人身边都带着几只风符,烟烟罗指尖绕着一只“烟雾小鬼”,问荒要不要也来一只。

“不需要。”荒冷漠的拒绝了烟烟罗,看向一目连的时候,清冷的声音听不出情绪:“风神,你又在浪费自己的力量做多余的事情。”

“大个子!你可不能仗着自己腿长欺负别人,还说别人的好心是多余!”金鱼姬跳起来就要扯荒身后的飘带。

一阵风轻轻把飘带吹开,一目连站在金鱼姬身前,不愠不怒:“能给大家提供帮助,就不算浪费。”

见气氛紧张,辉夜姬急忙插进来:“马上就到村庄了,大家都留意下附近有没有什么线索吧!”

抵达村庄已经是傍晚,大家各自分散开,用自己的方式寻找线索。

一目连走进村庄,风吹过稻田和山林,传来沙沙的枝叶摩擦声。没有鸟兽蛙鸣,这里过分安静,过分平和了。一目连又绕了一圈,整个村子皆是如此。

“唔唔,你们也不知道呀!”金鱼姬蹲在河边,跟河里的鱼儿交谈着:“才不是不知道呢!我,我马上就能把问题解决!”

虽然说下了大话,但金鱼姬并没有找到线索,半失落半不甘的在村子里乱逛,试图找到别的线索。

“最近是有些谣言,没想到式神们会来,难道真的有天罚吗?”“式神大人,真的会有灾难降临吗?请帮帮我们!”

“确实有些不详的气息,不过不用担心,”一目连把手按在胸口,金色的妖瞳温柔的扫过每一个人的脸庞:“我一定会保护大家的。”

人群三三两两的散去,四周的烟雾缓缓聚拢,烟烟罗从烟雾中冒出来:“风神大人,好温柔呀~”

“烟烟罗,你找到了什么线索吗?”

“没有,荒那边好像有些眉目,他说要在这里留宿一晚,看过月相才能确认。”烟烟罗吸了口烟缓缓的吐出来,烟雾有意识的聚拢起来靠近一目连:“听说山上有个神社,一目连,你要去看看吗?”

一目连轻轻退了一步,拒绝了烟烟罗的邀请:“不必了,还是先解决委托任务吧。”

烟烟罗也不强求,挥挥手中的烟杆,那团烟雾迅速消散在空气中,仿佛从未存在。

拒绝了村民们入户休息的邀请,辉夜姬钻进了竹林,金鱼姬跳进小河,烟烟罗一如既往地不见踪影。荒坐在水潭前闭目养神,神龙在他身侧护法。

一目连御龙吹散了附近的云雾,从山顶的神社归来,看见荒的身影,又想起御馔津说过荒的预言怪怪的,便落在荒不远处,席地而坐。

看荒预言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情。

月亮升到头顶的时候,星轮飘起来,悬浮在荒头顶,月光仿佛变成了一束,直直的射进星轮。短暂的寂静后,星轮下方倾泻而出的光芒将荒笼罩其中,璀璨的星辰绕着他缓缓运动,四个神器绕着他旋转,竟幻化成一整圈月相。

荒手指轻弹,一个月相飞射而出,其他月相随即消失,围绕在荒身边的星河也瞬间变化,再次沉寂下来时星辰少了许多,应当是在探查这个村庄的“天命”。

一目连左看右看,也没看出荒的预言有什么问题,御馔津不会骗人,那么一定是他错过了什么细节。一目连仔细的回忆着,依然没发现什么线索。

他就这样看着荒收好星轮,收好神器,然后周围像雨后的小蘑菇一样,钻出一堆脑袋。

“大个子!怎么样呀!”金鱼姬蹦蹦跳跳的凑过去,颇为好奇的想戳一戳荒周围的“玩具”,那几个神器晃晃悠悠的上下沉浮,恰到好处的在金鱼姬快要碰到的时候避开。

“金鱼姬,别闹荒大人呀。”辉夜姬看着蹦来跳去想抓神器的金鱼姬,赶忙过去抓住她的袖子制止她。

“让他们搬走一段时间。”荒没有看吵闹的几人,走到一边的树下,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坐下,就闭目养神了。

翌日清晨,村民们围上来询问。他们当然不愿意搬走,可是烟烟罗笑眯眯的叫一目连和金鱼姬哄走眉头拧成一团的荒和无措的辉夜姬,不知道跟村民们说了什么,过了一会,他们竟然慢慢的都同意搬走一段时间。

把解决措施告诉了村民,一行人终于可以返程回去找阴阳师复命。

——————————————

烟烟罗:金鱼姬从水里伸出头好像河童呀~

金鱼姬:什么河童!我才不是秃头!

一目连:秃头就该说“像阴阳师”了~

阿妈:阿连你变了,你不是我最爱的崽儿了!


雨川文子

恶作剧29话.不顺水【见鬼面具】

般若用粗麻布的帕子用力擦着自己的手,直到白帕子染血,一目连拉住他,“够了。”才从咸腥的回忆抽回神。

一目连不安担心,但是对方不解释不想说,他只好不问,“不管做什么,不要伤害自己。”

般若状似随意笑笑,“那我可以伤人吗?”

“啊?”一目连显然没有料到他会有这么一说。

“我开玩笑的。”算了,般若也没指望这个一心渡世救人的毛小子理解他。

“我的蛇和我说东边似乎有地震迹象,我陪你去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吧。”

但至少,他不想殊途陌路,所以他在一目连面前戴上掩饰黑暗的面具,只露出光明的一面。

面具?他摩挲下巴,觉得是应该做一个面具。

……

一目连为人们做的好事太多了,为了感谢他,信徒为他筑了神社,并拜他为“风神“。

一目连难...

般若用粗麻布的帕子用力擦着自己的手,直到白帕子染血,一目连拉住他,“够了。”才从咸腥的回忆抽回神。

一目连不安担心,但是对方不解释不想说,他只好不问,“不管做什么,不要伤害自己。”

般若状似随意笑笑,“那我可以伤人吗?”

“啊?”一目连显然没有料到他会有这么一说。

“我开玩笑的。”算了,般若也没指望这个一心渡世救人的毛小子理解他。

“我的蛇和我说东边似乎有地震迹象,我陪你去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吧。”

但至少,他不想殊途陌路,所以他在一目连面前戴上掩饰黑暗的面具,只露出光明的一面。

面具?他摩挲下巴,觉得是应该做一个面具。

……

一目连为人们做的好事太多了,为了感谢他,信徒为他筑了神社,并拜他为“风神“。

一目连难得露出少年的不沉稳,兴冲冲在一个破败荒废的茅草屋找般若,般若正好搁下笔——面具完成了。

这个新晋的风神开心地拦腰抱起般若,转了个圈,“般若,和你说个好消息,我当上风神了!”

“啊?”般若被晃的晕头转向,回答的不走心,“唔,恭喜啊。”

“不行,当了神我不能这样了,”一目连一本正经站直,假装一捋并不存在的胡须,一幅老成的样子,“这样有没有比较仙风道骨?”

“噗。”终于逗笑了般若。

“祖宗你终于笑了啊,”一目连正经不过三秒,揉乱了对面人的头发,“几日不见,怎么又变好看了?”

“我以前不好看?”般若佯装生气。

“好看的。”

“没人夸你嘴甜,快得了吧。”般若给他一个白眼。

“好·看·的,”一目连一字一句,执着地盯着般若,“我认真的。”

般若理着银发的手顿了顿,觉察到了什么,冲一目连笑笑,“连连,我以后要是更好看了,你千万不要喜欢上我。”

“咳,咳咳……”一目连好像被戳破了什么,涨红了脸,想要辩解什么还被自己口水呛了两下。

般若拾起他做完的面具,戴到额头上,没注意到一目连的狼狈。

束好面具转头时,一目连已经不咳了,他盯着那个三分像般若,七分像恶鬼的面具,没由来的觉得心悸。

面具怎么做的呢?般若这辈子不会和一目连说。

他用石块敲碎了自己的獠牙,呸掉一嘴血沫,用刀一点一点削掉丑陋猩红的脸皮。妖的恢复能力很强大,他每次剥削掉自己一层脸皮,都会很快再长出来一层,新长出的脸皮会比上一层微乎其微肉眼不可见的浅一点点,就是这么一点点,让般若近乎狂喜,不知疼痛的凌迟着自己,但也许还是疼的。

不知道是折磨自己还是折磨别人,他疯狂想要变得好看,然后去戏弄践踏人类。

而这个面具,他拿着不太清晰的小铜镜,镜子把他映得更加扭曲,他就照着镜子里丑陋的自己,用刀雕刻出了这么个面具,最后象征性涂了点他的血,面具就红的和过去的他一模一样了。

般若眯起竖瞳,如果有人问他,“你长的那么好看为什么戴那么可怕的面具?”

那就陪他玩一个要命的恶作剧吧。


傲然的诺亚

完了完了(´。✪ω✪。`)
出不去了😂

完了完了(´。✪ω✪。`)
出不去了😂

芄无
在努力了!就快画完了

在努力了!就快画完了

在努力了!就快画完了

溯洄从之

约定

掠食paro,设定在文中有,掠食是一个单机游戏,感兴趣的可以去搜一搜。感觉那种变成外星人就再也不是相识的那个人带入CP就感觉很带感……

除了文中提到的智力和体力,还有风暴异魔特有的元素(火、电)等


修改了bug……

——————————————————————————————

“谁要是变成风暴异魔,另一个就负责杀死他吧。”


两人曾这样约定过。


出于对力量与智慧的渴求,有些人会因为注射过多风暴魔素过多而变成风暴异魔。


手枪是每个工作人员的标配。里面装有三颗子弹。...


掠食paro,设定在文中有,掠食是一个单机游戏,感兴趣的可以去搜一搜。感觉那种变成外星人就再也不是相识的那个人带入CP就感觉很带感……

除了文中提到的智力和体力,还有风暴异魔特有的元素(火、电)等


修改了bug……

——————————————————————————————

“谁要是变成风暴异魔,另一个就负责杀死他吧。”

 

 

两人曾这样约定过。

 

 

出于对力量与智慧的渴求,有些人会因为注射过多风暴魔素过多而变成风暴异魔。

 

 

手枪是每个工作人员的标配。里面装有三颗子弹。

 

 

在对风暴异魔的研究中,发现了他们的头部仍然是最致命的弱点。只需三发,只需三发。坚硬的合金弹头子弹会贯穿风暴异魔的组织,将其消灭。

 

 

荒摁了闹钟,翻身下床换好工作服。他早餐只吃了一块巧克力。

 

滑开门,荒见到了一样刚出门的一目连。

“早。”

“早。”

两人并排前行,前往工作地点。他看了一眼一目连,还没开口,手表的AI便说:“今天是注射风暴魔素的日子。”荒吸了一大口气,说:“你知道的,连。”

 

 

“那个约定。”

 

 

“当然。”一目连眨眨眼,将手表展示给荒看:“喏,我今天也要注射。”

 

每次都是一场博弈。

 

 

最新研究发现,只要是注射风暴魔素,都会有一定的几率变成风暴异魔,无论之前是否注射过风暴魔素。

 

 

“你这是第几次了?”荒试图缓和一下气氛,而他手表的AI抢过了话头:“今天是一目连先生第七次注射风暴魔素。”

 

 

为了降低成本,研究院总会研究每个人的体质到底适合注射多少风暴魔素、从事什么样的工作,以达到精确投放的效果。

 

 

作为拥有顶尖的体质的人,来到高天原集团。

 

荒结识了一目连,与他定下这个“约定”。

 

 

 

“Mute...”荒将自己的AI调成静音。“你是几号?”荒微笑着。而一目连的AI又抢着回答:“01”。“Mute…这个AI总是喜欢插话。”一目连也将他的AI调为静音状态。“我是七号。”“这样……”一目连歪头:“这次注射完,一起去喝杯咖啡再工作?”荒笑了:“当然可以。”

 

两人坐在休息区,等待时间到达早上十点。一目连是第一个,荒还是有些紧张。按到这个公司来上班的资质来说,体质必须达到能够注射二十次风暴魔素。而那口口相传的“1%”的意外情况,始终让荒对一目连产生担心。他向左转头,越过身高远不及自己的同事,看见了正在看新闻的一目连。“今天新闻讲什么了?”

“新闻说——对风暴异魔的研究,出了事故。”

“什么事故?”荒忍不住调出自己的AI,手指往上滑。

“装有风暴异魔器官的容器被破坏,里面的器官会重生为新的风暴异魔。”

荒也看到了:“这可不妙。”

“是啊…”

 

“一号!一目连!”穿着白大褂的研究者打开了隔离舱门,示意排在第一个的一目连上去。一目连上去了,舱门关闭,只留一条左手手臂露在空气中。荒和其他人都看了过去,甚至有人喃喃道:“快点——快点到我吧!”

一目连屏住呼吸,闭上眼。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但他总会紧张——不是出于害怕,而是出于本能的紧张。

针筒被推到最底部,注射完毕。过了一段时间,研究者确认一目连不会变成风暴异魔时,将他放了出来。一目连径直走向荒:“不要哭鼻子哦~”

“我才不会——”

“呃啊!”一目连痛苦地抱住自己的左手手臂,蜷缩起来,蹲在地上。“连!?”荒感觉不妙,而下一秒一目连却站了起来:“哈哈…被吓了——”从针眼的位置开始,一目连的身体渐渐变成紫色,“这是——”荒看了一眼周围的人:“连!你别开玩笑了!”“我、咳……”一目连开始反胃,将还未消化完的早餐全都吐了出来。“医生!医生!”“生命体征不稳定……生命体征不稳定……”赶来的保安拿着枪上了膛,指着一目连的脑袋。荒朝躲在后面的研究者大喊:“你们救救他!救救他吧!”“请远离他。”随后赶来的保安将荒拉走,荒拼命地朝一目连扑去:“一目连!一目连!”

 

“唰——”从一目连后背出现的两条巨大的触手将保安抓住并甩到惊恐的研究者身后。“连————!”“唰————”触手伸向荒和拦住他的保安,保安立即开枪射向触手,触手中了子弹,组织断了掉在地上,新的触手从靠近主体的一端生长出来立马又恢复了原状。“连——”触手横着甩过来,将荒和保安甩到了地上,枪在地板上滑到了荒的右手边。他当机立断拿住手枪,手指放在扳手上:“连……不要………”

“嗝啊啊啊————!”“一目连”从地上跳向荒,荒闭上眼睛,按下了扳手——

 

 

“嘭!”

 

 

“连……”荒的眼睛充满了泪水,当他再睁眼时,那生命体似乎是恢复了原状,颜色又变回肉色。荒扑向一目连,抱住他检查了一下——右眼眶里掉出来一颗子弹,落在地上。除了右眼眶还在冒紫色的烟雾以外,没有异样。手臂恢复原状,触手消失不见,只剩背后衣服被捅穿两个洞。

“连?”荒呼唤着,一目连过了好一会儿,才睁开另一只眼:“荒……刚才我……怎么了?”

荒悬着的心放下了大半,说:“没事了,没事了……”赶来的保安将一目连从荒的手里夺走:“不——!你们不要将他送到外太空去!”

“没事的哟。”一个白发男子走近了荒,“我们会检查他的身体,并将他送进研究所。”

“研究所……你们——”

“放心。”白发男子伸出右手:“我是晴明。”晴明微笑着,荒愣了一会,自己挣扎着起来:“不用了…谢谢。”晴明站直了身:“你的朋友,对吧?他会喜欢那里的。”

“他不是异魔!”荒大吼。

晴明微微一笑:“他不是。”荒像是得到了允诺一般,安静了下来。直觉告诉他,这个男人值得信任。

 

“这个周末晚上,你可以来看看你的朋友。”晴明说着,递出一张卡片。

 

“器官未发现异魔化……组织未发现异魔化痕迹……除了右眼泄露出紫黑色烟雾状物质,其余一切正常。正在收集样本……”

 

“真的是太棒了!”最年迈的研究者走了过来,“这将会是又一个力作!就叫——苍风,怎么样?”“他叫一目连。”荒纠正道。“哦我的朋友,你别看他只是一个名字,他代表着人类的未来!…知道吗?他会是人类对抗风暴异魔的突破口,就像——”那个人比划出一个大圆,荒也不理解。他看向晴明,问:“我能带他回家吗?”

“恐怕高天原集团不会同意。”晴明尴尬一笑,“将他放心交给我吧,荒。”

 

 

“我会让他的力量,来支持他的理想。”

“他的理想。”荒皱眉。他记得一目连说过,他要研究出对抗风暴异魔的方法,保护全人类,“你怎么知道?”

“他总会提起这样的字眼。”晴明打开夹在腋下的文件夹,说,“这是你说过的。”晴明看着比自己高出一截的荒。

“不行,我不同意。”荒摇头,“一目连的家人——就是被风暴异魔所害,所以才——”

“所以才需要你,荒先生。”晴明脸色严肃了几分,“您是他最亲近的人。”


咕咕糕今天画完作业了吗


小荒被猫绑架了x

是cp25的无料XD
寄养(?)在木七七家摊子  摊名“风神之佑”
欢迎来领
头发画法有参考惑惑~


小荒被猫绑架了x

是cp25的无料XD
寄养(?)在木七七家摊子  摊名“风神之佑”
欢迎来领
头发画法有参考惑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