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一线天

4234浏览    163参与
人间四月天

想给他们剪视频,发现原来王菲有一首歌叫暗涌,当时我是觉得宫二和一线天情思暗涌那种感觉特别的动人,便叫暗涌,现在觉得和王菲的歌挺契合的就剪了点,如果有哪个小盆友知道歌词怎么加教教我😂😂😂我试了试没成功,歌词一句一句打出来的

还是新手,大家见谅(-ι_- )

大家可以契合两篇文来看这个视频,虽然才剪了一点点,有一个一线天在饭桌的视频可以用,但是忘记在哪了,可能会剪第二个


想给他们剪视频,发现原来王菲有一首歌叫暗涌,当时我是觉得宫二和一线天情思暗涌那种感觉特别的动人,便叫暗涌,现在觉得和王菲的歌挺契合的就剪了点,如果有哪个小盆友知道歌词怎么加教教我😂😂😂我试了试没成功,歌词一句一句打出来的

还是新手,大家见谅(-ι_- )

大家可以契合两篇文来看这个视频,虽然才剪了一点点,有一个一线天在饭桌的视频可以用,但是忘记在哪了,可能会剪第二个


人间四月天

暗涌(宫二×一线天)宫二视角

香港的菜比起大开大合的东北菜来讲终归是淡了些,连雪都下的零零碎碎、稀稀散散,颇像是老天爷的施舍。


宫二望着桌子上的简餐,又望了望窗外的雪,更觉得乏然无味,药的苦味似乎从胃里翻江倒海的涌来,她的脸色惨白,皱着眉头按着胸口硬生生把呕吐感压了下去。


“小姐。。。”


正在往宫二碗里夹菜的老唐筷子停住了,沧桑的脸让他的愁更浓重了几分。


“没事。”

宫二极淡的笑了笑,舀了一口素粥送进嘴里,餐桌上终于听到了碗勺碰撞的声音。

————————————————————

次日

喝过药,老唐拿过来一个精致的白瓷罐子,上面镶着一枝艳丽的红梅,生怕碎了似的两只手抱着放在桌子上。


“...

香港的菜比起大开大合的东北菜来讲终归是淡了些,连雪都下的零零碎碎、稀稀散散,颇像是老天爷的施舍。


宫二望着桌子上的简餐,又望了望窗外的雪,更觉得乏然无味,药的苦味似乎从胃里翻江倒海的涌来,她的脸色惨白,皱着眉头按着胸口硬生生把呕吐感压了下去。


“小姐。。。”


正在往宫二碗里夹菜的老唐筷子停住了,沧桑的脸让他的愁更浓重了几分。


“没事。”

宫二极淡的笑了笑,舀了一口素粥送进嘴里,餐桌上终于听到了碗勺碰撞的声音。

————————————————————

次日

喝过药,老唐拿过来一个精致的白瓷罐子,上面镶着一枝艳丽的红梅,生怕碎了似的两只手抱着放在桌子上。


“老唐,这是?”

“小姐,这是对门一个叫三江水的小伙子给咱送过来的,他也是东北那嘎达的,说是老乡的见面礼,以后都是对门,多照应。”


老唐打开罐子,蜜饯金黄的色泽在白瓷罐子里显得格外好看,金桔蜜饯带着淡淡苦味的甜,杏脯果肉柔软,轻咬一口,酸甜感便把味觉成功俘获,药的苦味被一扫而尽,可见是颇费了些心思的。


“老唐,把咱们的人参送一点过去吧。”


——————————————————————

“宫二姑娘喜欢吗?”


“我看她吃了,一定是喜欢的,以前小姐最喜欢吃的就是锅包肉,喝完药吃这类酸甜口的再好不过了。”


“哎呦,那就行,煮药的时候那苦味我们店都能闻到,给我师傅心疼的呀,世上哪有女子会喜欢苦味呢?”


三江水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小眼睛滴溜溜的转了转,拱了拱手:“唐叔我先回去了,需要帮忙吆喝一声我马上到。”

————————————————————

注意到那个男人是在阳光晴好的雨后,麻雀在窗台上叽叽喳喳,宫二拿了一捧小米站在窗边喂鸟,阳光照的她眯起了眼睛,她垂眸看到那个男人。


那个男人正倚靠在窗边,穿着笔挺整洁的黑西装,打着墨蓝色的领带,露出小麦色的脖颈和颇性感的喉结,他的手臂抵在窗边,发现她的目光后竟慌了神,夹在指缝的烟卷落了地,眼睛里闪过心事被撞破了的惶恐,但更多的是久别重逢的喜悦。


他对着楼上的女子笑了笑,楼上的女子也笑了,轻轻浅浅,带着几分客气。


宫二未曾想过在火车上初遇时眼神凌厉而又决绝的男人,竟会露出这样温柔的表情,她收回了眼神,将小米洒在窗边,转身回到了屋里。

————————————————————

窗户纸捅破了,风也透了进来,再不糊就糊不上了,宫二依然和往常一样,风和日丽的时候开一扇窗,但她不再去触碰那个男人的目光。


宫二知道自己时日无多,遇一个人已花光了一生的运气,她只希望在一个平常的日子,自己的魂与肉归于土里,至于那个男人的念想就让它如同灯芯一样熄灭在风里吧。


身体的疼痛欲裂,嘴里面的苦味愈重,后来连那蜜饯的甜也尝不出来了,宫二愈发依赖于大麻,在烟雾缭绕中她能看到家乡的大雪、结冰的河川;看到与叶先生的第一次相见和最后一次相见;看到隔着一条街的那个男人温柔地对她笑。


她想念家乡的菜,可餐馆已经不做了,过了些日子偶然听见三江水和老唐讲:“哎哟,师傅又把锅包肉给做糊了,我这几天都成小白鼠了,整天吃都吃吐了我......师傅就是个闷油瓶子,稀罕宫二姑娘这事儿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他就是不说,急死人了。”


宫二打开窗,这是第二次与那个男人目光相接,他们就这样彼此望了很久,直到天空静悄悄的飘起了雪花,那个男人好像是怕她受凉了,用手作出关窗的动作;她的嘴唇发干,张了张嘴,吐出了三个字“不当讲”,男人似乎有些疑惑,她不再说些什么,把窗户阖上了。

————————————————————————

她独自一个人在冰天雪地里捱了很久,如今花落了。


那个男人已经将锅包肉做的炉火纯青,每次做这道菜他都会在对面再摆上一双碗筷,然后一块一块的把肉吃光,太甜了,甜的他心里一阵一阵地泛苦。


当然这都是她离世之后的故事了。


“都说言语凉薄,七分多,三分少,我有一句挂眷你,不知当讲不当讲。”


“不当讲。”


不,当讲。

放逐乡

一代宗师·报地狱


前两天明明是在复吸洪晋不知为何突然一个急转弯开始反刍一代宗师,还巨上头-L-脑洞来源于当年看的一个解析,说叶问的家族家大业大,佛山沦陷后却分分钟就倒了,宫家在战时情况更糟糕的东北却一直屹立不倒,宫二在宫羽田去世后生活上也没什么问题。宫羽田一辈,他是面子,师兄丁连山是里子,或许小一辈中宫二是宫家的面子,马三则做了里子。

以下是(视频里基本没表现出来的)剧情,用节气分了一下幕:
第一幕惊蛰,年轻时的马三一线天各自练功。金楼一役,马三击败了众多想与他师父搭手的武林高手,引起一线天注意,邀请马三下了一局棋,从棋局映射武学,两人互相引为知己。
第二幕霜降,宫羽田授意马三让...

一代宗师·报地狱


前两天明明是在复吸洪晋不知为何突然一个急转弯开始反刍一代宗师,还巨上头-L-脑洞来源于当年看的一个解析,说叶问的家族家大业大,佛山沦陷后却分分钟就倒了,宫家在战时情况更糟糕的东北却一直屹立不倒,宫二在宫羽田去世后生活上也没什么问题。宫羽田一辈,他是面子,师兄丁连山是里子,或许小一辈中宫二是宫家的面子,马三则做了里子。

以下是(视频里基本没表现出来的)剧情,用节气分了一下幕:
第一幕惊蛰,年轻时的马三一线天各自练功。金楼一役,马三击败了众多想与他师父搭手的武林高手,引起一线天注意,邀请马三下了一局棋,从棋局映射武学,两人互相引为知己。
第二幕霜降,宫羽田授意马三让他做小一辈中的“里子”,马三投日,在伪满洲国中为官从而能在战乱中保全宫家。一线天在应天加入蓝衣社,成为军统杀手。
第三幕谷雨,马三因为种种原因(权欲腐化,对宫羽田的决定心有不甘etc)开始心生怨恨,与宫羽田见面后动了手,宫羽田不久后伤重不治。几年后一线天才听闻马三做了宫家的“里子”,当时蓝衣社逐渐式微,一线天叛出蓝衣社前去找马三想劝他回头,两人谈崩决裂,一线天落败负伤离开,去了香港,开白玫瑰理发厅。
第四幕小雪,宫二向马三寻仇,对决时马三突然悟了老猿挂印回首望关隘在回头的道理,没有忍心下杀手,被宫二打败,后时局原因也流落香港,和一线天重逢。他知道自己旧伤在身活不久了,将形意拳全部演示给一线天。
第五幕白露,马三病逝,中港边境重新开放,一线天带马三的骨灰回到奉天。
9102年了还有人搞这对吗555

恰是随风

【一线天/宫二】报答

*一代宗师


大南的雨在一切可落的日子里,年三十也无例外。

临街的窗开着,有湿淋淋的日光飘进来,黏附在碎屑上,在尘灰里,在一线天的剃刀上,欲坠危楼。三江水立在旁边,手背垂在身侧,骨头里渗出湿与霉。

平日并非大赦,但年三十是个不适宜招惹一线天的日子。

他微微侧过身,去探一线天的神色,可那人除却手上快,便一动未动,眉头也不曾攒一丝毫。不过一点淡的光亮,轻飘,似不曾存,点水掠过。

他自敛了狠劲,面相仍是磐石一般,没一点宽仁的意思,不可摧,外人便知江海,与街对面那位同根同源似的坚硬。

但宫二的静是面子,江海却在骨子里,明眼人闻得轰鸣,不识相的撞南墙,头破血流才知水呛进腑肺里。

锅子...

*一代宗师



大南的雨在一切可落的日子里,年三十也无例外。

临街的窗开着,有湿淋淋的日光飘进来,黏附在碎屑上,在尘灰里,在一线天的剃刀上,欲坠危楼。三江水立在旁边,手背垂在身侧,骨头里渗出湿与霉。

平日并非大赦,但年三十是个不适宜招惹一线天的日子。

他微微侧过身,去探一线天的神色,可那人除却手上快,便一动未动,眉头也不曾攒一丝毫。不过一点淡的光亮,轻飘,似不曾存,点水掠过。

他自敛了狠劲,面相仍是磐石一般,没一点宽仁的意思,不可摧,外人便知江海,与街对面那位同根同源似的坚硬。

但宫二的静是面子,江海却在骨子里,明眼人闻得轰鸣,不识相的撞南墙,头破血流才知水呛进腑肺里。

锅子里滚了汤,雾似的香窜了出来,继而是辛料,在缝隙里扬威耀武,烧进红澄澄的羊肉里。再者便有小茴,白蔻,有一切能令他想起北地的浓与厚,从冰碴里钻出氤氲的热气。三江水掌心里一片汗水,热在胃里翻腾,一时半刻才听得一线天叫他。

好了便动动身。

他没抬头,忙着活计。

饺子一并带去。

一线天终于送来一个眼神,在湿气里飘飘摇摇散了,又聚在窗的那边,在另一洼湿润润的光下。

三江水一脚迈出去,另一边还留在门里。

师父,带话吗?

不。

他正抖落一些尘与灰,布里生出白浪来,一叠一叠下落,降在地面,又为平平静静的一潭。

没什么可说的。




北方人流落了香港,开了店,挂了牌,便没得身后身,野鬼孤魂。若是年三十,倒还有人撺掇,做一席来,平日里是见不到的。便是各人有各人的拳脚,通天大的本领,也始终是过客的料子。这一点上倒是人人平等,任是谁也无法偷得一点亮。

他想起宫二来。

多数是声,白日一句话音,夜风过窗,几声响,没及降落便碎了,找不见影。

但那又不痛痒,不过是他惦着,惦着隔山海的雪与梅,怕弯折枝杈,怕花尽了,怕北风刺割。

可这事说起来怪,打天不怕地不怕那刻起,他就在刀山里,在一切血光中间。可后来有了点眉目,他便怕了,并非别的什么人事,怕的是红的白的,孤零零落了。




他在椅子里抽烟,没得瘾头,更况烟丝潮得几不沾火。日头落了,星斗缀上去,一日便结了。

三江水前脚后脚收拾,一线天看了一会。屋里安静,无人说话,喘气声也烟似远了,黑漆漆的夜在五一年的开头。

他想起去年遇见宫家二姑娘的时候,小餐馆里,她进来,带一点白日明晃,问一些北方菜,尾音很轻,如开春的雪,融成了婉婉转转的溪流,源头仍是冰凉凉一片。

一线天没有回头,待得推门而出一声响,他才转过身去。她仍是那样,又或是自始至终都是那样,一个人来,一个人走,不留迹,只遗短短一瞬的背影,浅浅淡淡,压在一切言语上。


要一身干干净净,血与痛便打碎了咽下。奉道的人并非无迹可寻。

一线天灭了烟,在漆黑的余烬里。

也许本就是天命。




他坐到窗前,街对面,灯晕昏黄,稀薄无用,只够映黑漆一道剪影,也许是素淡,又或是将红白揉碎了抹在面上,在更深的夜色下,已无关紧要。

一线天没有给他带话,宫二也不曾有话予他讲,这倒成了种默契,正如流血的伤口躲进裘袄下,理应如此。

她选择如此生,他便选择了如此活,这是一种报答,他未尝看见宫二,可他一直都看见了她。

宫家二姑娘不在月色朦胧里,不在水汽氤氲中,她向来就在白茫茫大地上。

她就在那。




三江水带上了门,一切都寂静无声。他知道直至光落在晨雾间,一线天都会在这静默里,等待明日来临。



井鲤

端得起三江水,踏不破一线天。

端得起三江水,踏不破一线天。


寻常风景
一线希望一线天 刮点正气的风吧...

一线希望一线天

刮点正气的风吧
菜地里太多渣了

一线希望一线天

刮点正气的风吧
菜地里太多渣了

江南无所有。

【震晋】似是故人来

[一线天x马三]
#私设马三没死,也是大伤,名声扫地
#私设他们在东北有旧情

“师傅,你干啥去啊?”

三江水坐在理发店门口百无聊赖地摇扇子,等着对面杂货店卖东西的姑娘出来扔垃圾好看人家两眼——那是方圆一公里里边最好看的姑娘,但可惜了,喜欢他师傅一线天。多好一姑娘,怎么偏就想不开呢,三江水恨铁不成钢地叹了叹,一抬眼就是收拾得齐齐整整的一线天。要不说他师傅怎么是他师傅呢,这大热天的,照样穿得严严实实,汗都不冒一滴,真是修为极深。

“见个老朋友而已。”

一线天似乎不动声色地笑了一下,三江水逆着光望他,没看清。一线天的笑对他来说很少意味好事。譬如他们第一次见面,一线天笑了,然后横得要死的三江水就给...

[一线天x马三]
#私设马三没死,也是大伤,名声扫地
#私设他们在东北有旧情

“师傅,你干啥去啊?”

三江水坐在理发店门口百无聊赖地摇扇子,等着对面杂货店卖东西的姑娘出来扔垃圾好看人家两眼——那是方圆一公里里边最好看的姑娘,但可惜了,喜欢他师傅一线天。多好一姑娘,怎么偏就想不开呢,三江水恨铁不成钢地叹了叹,一抬眼就是收拾得齐齐整整的一线天。要不说他师傅怎么是他师傅呢,这大热天的,照样穿得严严实实,汗都不冒一滴,真是修为极深。

“见个老朋友而已。”

一线天似乎不动声色地笑了一下,三江水逆着光望他,没看清。一线天的笑对他来说很少意味好事。譬如他们第一次见面,一线天笑了,然后横得要死的三江水就给揍得坐在椅子上动弹不得,三江水现在想想仍后背发麻。面前的一线天戴好了帽子谁备出门的时候,对面的姑娘刚好出来,满脸慌张地四周望了一圈刚好发现了一线天,眼睛里突然有了光然后朝这边跑来。

“你好,那个...”

“不好意思,我现在要出门,有什么事看看我店里其他人能不能帮忙。”

要说这姑娘把喜欢全写面上,一线天就是把冷淡全写面上,摆明了不想多谈一句,迈肯便走。倒是那个姑娘垂头丧气地盯着自己的脚,三江水凑过去想讲些什么去安慰安慰她,但憋了半天也想不出什么,嘴笨得不行。

“你说,他会去哪...”

“穿成这模样指不定去见哪个老相好呢。”

三江水望着一成天的背影,嘟囔了这么句,刚嘟囔完就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嘴巴——那姑娘已经往回走了。三江水望着姑娘的背影,一时间觉得一线天更了不起了,居然一点不动心,终归是自己俗了。

一线天坐在车上的时候脑子里不由想起跟马三在东北的最后一面,他们俩谁都不知道再见就是在香港,各经历一次命中大劫,倘要是知道,也不至子又是一次不欢而散。一线天在流亡时也没怀疑过自己能再见到马三,他们是一路人,成许不全是但在某种意义上是。物以共聚,人以群分,他当初能凭这句话碰上马三,那么再来回重逢也不稀奇。

一线天到马三那的时候给几个人拦住了,问他名号。马三住处里人不多,和宫二那一战败后,马三周边算是树倒猢狲散了,只剩几个真把他当师傅看的留下。也好,犯不着防这个防那个的。一线天不急不忙地扫了一遍众人才开口。

“一线天,名号够不够厉害我不知道,但他应该知道。”

“进。”

马三的声音从帘子正后方传来,传过了面面相觑的一众徒弟,传到了一线天耳中。一线天朝屋里走去,其他人则自动侧身让出来一条道路,马三认识的人,他们自然要尊重些。一线天掀开帘子的时候,马三已经坐回主座去了,一线天也不见外,挨着马三就坐了下来。

“下次再坏我规矩就别进这个没门。”

马三神情颇不满地看了一眼一线天,一线天却没了往日的严肃面孔,眼里带笑地端起了马三面前的热茶,吹散了上面飘着的茶叶悠哉看他一眼再开口。

“哪件规矩?”

“入门那件。”

“东北那一套在香港还能用吗?”

“在香港能不能用我不清楚,在我这能。”

马三脸上多少有点不高兴的神色,一线天也不怕惹他生气,东北相处的那段日子不是白来的,一线天摸得清楚马三的底线在哪。不过他还挺乐意看马三生气的,马三动气容易红了眼睛,表情又气又倔的,一线天觉得这模样的马三挺不一样的。恶劣起来还会为了见这个特意惹事叫马三动气。

“记在心上了。”

一线天讲完这句,两人一时间都没有再开口。马三本就喜静,也就没多大所谓,点根烟慢慢抽,他剩下的人生都不用急了。一线天也不讲话,就看马三。看这个马三和东北那个马三有什么不一样,他从骨节分明的手指看到多了几道疤的额头,想也知道是那次火车站留下的。马三被他盯得不舒服,又忽然意识到这人在看自己的疤,难免有些不耐烦。

“怎么?来了就为了看几眼这个?”

“为了看几眼你还差不多。”

马三话里的刺给一线天话里的棉花裹了个严实,再也扎伤不了人。马三脸皮薄,不知道再回句什么好,嘴角动了动却是一字未吐。外头看上去好像没有什么变化,仍是抽烟,但心境却变了,不稳了,好好地抽着烟都能给呛到。

马三身上的疾,这辈子是好不了,只能养。一线天看马三咳的样子还是没忍住拧起眉。他站起来走到马三那边给他顺气,顺便把他手里的烟抽出来叼在自己嘴里。马三抬头看他一眼,又自知理亏地没出声。

“你要是真这么不待见我,我可以现在走。”

一线天手还搭在马三背上,状似不在意的

地开口,但横竖听起来都有几分受了委屈的味道。其实一线天也知道,和宫二那一场败后,马三能依靠的东西塌了一大半,只能靠傲着的心性死撑,看上去颓丧些。但那份心性在就够了,一线天总是有办法,激将法在马三身上永远不过时。

马三听了一线天的话后算是更加不高兴了。他心里是怎么想的两个人其实都知道,但一线天摆明了是揣着明白当糊涂。马三理了理衣服后缓缓起身,就着两个人的位置亲了一线天一口。他要做的事情就到这为止了,剩下的一线天能完成。一线天搂住他的腰,和从前一样将浅尝辄止的亲变成热切的吻。

“这算待见了?”

“也不知道能待见几日。”

一线天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本事和他八极拳的功夫不相上下。他还搂着马三的腰,动作亲昵得叫人看了要面红耳赤,但一线天不考虑这些,自东北一别后,他还是头一回抱到马三。

“看您方便,满意了吗?”

“满意了。”

外面日沉西山的时候,一线天还没回理发店,三江水还在门口摇扇子。他想一线天要是真去见什么老情人到现在还没回来,那他就是俗,庸俗至顶。



徽草生泽

双十一散发着单身狗的气息 截图慰借自己

双十一散发着单身狗的气息 截图慰借自己

Margot S
节选自我的中篇小说《傲雪梅霜...

节选自我的中篇小说《傲雪梅霜》-灵感源于电影作品《一代宗师》

宫家绝学,六十四手,叶底藏花,一念之间,须臾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鱼雁传书的古旧年代,有什么是舍不下,独有心中的执念,不可舍弃。

那种孤傲,清高,冷冽得让人感觉似萧索的冬日,心中温存的念想,早就随着时代的碾压被车裂开。

开在对街的白玫瑰理发厅,里头的男子是江湖八极拳的一线天,还是旧时代的特务军统,亦或是东北三省赫赫有名的张少爷,都已经不重要了。

当下,才是最重要。

节选自我的中篇小说《傲雪梅霜》-灵感源于电影作品《一代宗师》

宫家绝学,六十四手,叶底藏花,一念之间,须臾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鱼雁传书的古旧年代,有什么是舍不下,独有心中的执念,不可舍弃。

那种孤傲,清高,冷冽得让人感觉似萧索的冬日,心中温存的念想,早就随着时代的碾压被车裂开。

开在对街的白玫瑰理发厅,里头的男子是江湖八极拳的一线天,还是旧时代的特务军统,亦或是东北三省赫赫有名的张少爷,都已经不重要了。

当下,才是最重要。

乐匆匆

宫二这个人,太傲了,分明是六十四手继承了柔,却铁骨铮铮,刚硬到自损一千也要伤敌八百。犹记得北美版一代宗师里,宫二最后和叶问有一扇门的交汇与过手,那是她最后的试探。叶问关上了门,宫二无声冷笑,转身离去不再回头。
同样刚硬的一线天,仅仅火车上的沉默相对,就能让他不声不响在宫若梅医馆旁开一家白玫瑰理发店,一直伴随到心上那个人逝去。所以分外可惜,天意啊,分明如此相配。
如果没有马三,宫二姑娘会嫁给门当户对的未婚夫。有了马三,二姑娘选择奉道报仇,病痛中死去。如果没有重伤,或许会活的长一点,不开口和叶问表白,和一线天多做邻居十数年。无论哪一种,都是有缘无分的死局,这就是我最恨墨镜的地方。

宫二这个人,太傲了,分明是六十四手继承了柔,却铁骨铮铮,刚硬到自损一千也要伤敌八百。犹记得北美版一代宗师里,宫二最后和叶问有一扇门的交汇与过手,那是她最后的试探。叶问关上了门,宫二无声冷笑,转身离去不再回头。
同样刚硬的一线天,仅仅火车上的沉默相对,就能让他不声不响在宫若梅医馆旁开一家白玫瑰理发店,一直伴随到心上那个人逝去。所以分外可惜,天意啊,分明如此相配。
如果没有马三,宫二姑娘会嫁给门当户对的未婚夫。有了马三,二姑娘选择奉道报仇,病痛中死去。如果没有重伤,或许会活的长一点,不开口和叶问表白,和一线天多做邻居十数年。无论哪一种,都是有缘无分的死局,这就是我最恨墨镜的地方。

今天的Jo也拒绝吃药

怀梅待雪香

《一代宗师》一线天视角,一线天×宫二

内含根据电影的推测衍生,白开水文笔,不喜勿喷

一线天从来都觉得,自己与那些传统的习武之人,大相径庭。武师应该活得堂堂正正,而他,选了一条见不得光的路。

蓝衣社是一条没法回头的路,路上也没有一丝光亮。很多昔日同僚熬过了任务,熬过了考验,熬不过心里那道坎。可一线天知道自己不会,因为他心里,有一盏他的灯焰。

灯焰煌然,其中是个女子。那女子一身素净棉袍布鞋,锐利又慈悲的眉眼,一条规规矩矩的长辫子,脊背却总挺得笔直。那是他从小定了亲的姑娘,宫家的小姐,闺名叫做若梅。北边的武宗谁不知道宫家,可宫家除了老爷子,满打满算只有她一个真正姓宫的人。因此宫二...

《一代宗师》一线天视角,一线天×宫二

内含根据电影的推测衍生,白开水文笔,不喜勿喷

一线天从来都觉得,自己与那些传统的习武之人,大相径庭。武师应该活得堂堂正正,而他,选了一条见不得光的路。

蓝衣社是一条没法回头的路,路上也没有一丝光亮。很多昔日同僚熬过了任务,熬过了考验,熬不过心里那道坎。可一线天知道自己不会,因为他心里,有一盏他的灯焰。

灯焰煌然,其中是个女子。那女子一身素净棉袍布鞋,锐利又慈悲的眉眼,一条规规矩矩的长辫子,脊背却总挺得笔直。那是他从小定了亲的姑娘,宫家的小姐,闺名叫做若梅。北边的武宗谁不知道宫家,可宫家除了老爷子,满打满算只有她一个真正姓宫的人。因此宫二姑娘自小早慧,在“二姑娘”前头,总有个“宫”字的门楣要撑着。

既是宫家人,学的就是宫家的绝活。两家都是武学世家,少年时走动也偶尔被长辈要求“比划比划”。一线天那时本来怜她是身量未成的小姑娘,不曾认认真真同她打;然而二姑娘眼底下尽是求胜的狠劲儿,六十四手一招一式都如临大敌,带得他也不敢怠慢。等他发觉她偶尔慢个一两分,便总是故意卖个破绽强作不敌——她说宫家无败绩,他就甘愿拜下风。

可他从来不曾真的露破绽给外人。蓝衣社是在刀尖儿上挣前程,一分疏忽,就是白进红出。他没有告诉过家里人,他的一腔少年孤勇竟投给了暗杀事业,所以他心里的姑娘也从不知道。他断断续续地听说她的消息,消息说她六十四手已十分精进,说她随宫老爷子一同南下去谈南北武术联合,说她竟在金楼胜了咏春的叶先生。

下个任务完成一定得回一趟家,他想,回去找她过一过手。

可他没等来这个机会。任务出了岔子,暴露太早,日本人的几条“尾巴”拼了命伤了他的右臂。他仗着利落身手攀上火车,而火车上是成群结队的日本人,他的一身血腥必然引起注意。他压着步伐尽量平静正常地走过一节节车厢,忽然看见某节车厢的中间靠窗坐着一个姑娘,脊背笔直,像一株冰天雪地里亭亭的梅花。

天意如此,要让他死在她面前。然而像着了魔似的,他没避开她,倒径直坐在了她对面。他扯出个苦涩又欣喜的笑,仿佛两人只是同以前一样,在年关底下叙一叙闲话。

二姑娘却迅速发现了他的不对,眼中露出一丝转瞬即逝的惊讶神色。这是自然,他想,她自小聪慧,怎么可能发现不了。听着日本兵在车厢那头吵吵嚷嚷,他自襟怀里慢慢掏出一把剃刀。就算今天要在这里决一死战,也不能让血溅了她的裙角。

二姑娘很快地拎着貂裘起身,一步跨到他身边坐下,有点凉的手悄悄握住了他捏着剃刀的左手。接着,她手里的貂裘围了两人,他肩上轻轻巧巧倚了她闭了眼的侧脸。只一瞬愣怔,他明白她在救他,她总是和小时候一样,能很快想到聪明的办法。他试探着将自己的侧脸贴向了她的头顶,小心翼翼地,生怕这是个梦。

梦就梦吧,如果这是离她最近的一次。

日本兵走了以后她又回了对面,没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而后就倚着车壁睡得安静。他围着她的貂裘,是从未有过的安心,这安心竟让他忘记危险睡了一会——然而并不久,至少他睁眼时,她还睡着。他看了许久她的睡颜,心里夸赞自己真是好福气。凝滞着血迹的手不舍地在貂裘上逡巡几回,他总得离开,不能连累她。于是他临走给她披回了貂裘,又妥帖地掖了掖,生怕那貂裘滑下来让她着了凉。

或许就是从那一次,他不再想做一个朝不保夕的杀手,更想安安稳稳地过日子。

比他离开组织的决定来得更快的,是宫家老爷子的死讯。他不能以女婿身份回去吊唁,因实在没有时间。又有消息传来说宫老爷子死于徒弟马三之手,他就着了急——

若梅呢?以她的性格,必得为老爷子复仇。马三实力可观,她会不会……

他终于狠下心推了任务,想要回奉天看一看她。他想告诉她,马三跑不了,不急在这一时;或者把心底的话告诉她,刀山火海他去蹚,这个仇他去报,她等着就好。因而听说她要找他,他甚至有点高兴——

直到她摘下那定亲的戒指,还给他。那戒指是两年前订的,因她喜欢素气样子,特意请老凤祥的师傅在金圈内里錾了花样,又挑了一块暗红的宝石镶面儿,不显山不露水,像枝头素净冷香的梅花。这朵梅花被交还到了他手里,他也只能尊重她的决定。

“不要打听我的消息,没有消息就是消息。”

他点了头,紧紧握着戒指,礼节性地抱了抱她。宫家规矩大过天,该讨的债,千难万险,她都总会自己讨回来,不愿假手他人。

而他到底是“他人”。

二姑娘一走,果真就再没有回头,他竟还是忍不住要打听她的消息。她断发奉了道,她在火车站的月台上打败了马三,她就此落下陈年旧伤,她带着福星避难去了别的地方。这些消息唯一的共同之处在于,都和他没有关系。他只能在每次任务过后,悄悄地摸一摸那枚贴身保存的小小戒指,权当自己留个念想儿。

十年就在这样的煎熬里过去,时代已经翻天覆地。他不想再做一把刀,辗转逃到香港。街角的小饭馆挂着清真的招牌,做的是他习惯的北方菜。他点了几样小菜等着上桌,门扇一动,有别的客人上门。他没在意,甚至没多看一眼,可来人由不得他不看。

“它似蜜,扒羊肉条,卷果,都不放香菜,打包带走。”

他缓缓转头,不能置信的,带着点希冀和难过。真是她,瘦了些,脊背依旧笔直。她竟然在这里,长辫子结成了发髻,还是素面朝天。掌柜絮絮叨叨解释了原料不够,她就点点头转身出门,一眼也没有看他。他就此下定决心留在香港,能多看她两眼就知足。至于旧日同僚的威胁,他可全然不放在眼里,因为一场恶战可以换来离她更近一点。

于是同年,“奉天宫若梅医馆”对面,多了一家“白玫瑰理发厅”。隔天有小混混来收保护费,他给钱那小混混还不算完,于是被他结结实实揍了一顿。而后小混混哭着喊着要拜他为师,他才想起来,这叫三江水的小混混好像还和宫家有什么关系,估计是跟着她来的。这么一想,他点了点头,收下这么个不成器的徒弟。

她的医馆生意不错,因那年月的香港打架斗殴的着实不少,也因她既对医术颇有天分,又兼有自小见惯各种各样的伤情。她作为街坊请福星去贺他的理发厅开张,也拿他当个旧交,逢年过节请他去医馆里,摆上一桌酒菜,小小地过个节庆。

这就够了,他甚至有了些平淡如水长相厮守的错觉。

这份错觉被一个上门来访的男子打破,正是大名鼎鼎的叶先生。她留叶先生吃了饭,送叶先生出门时,他看见她看着叶先生的眼神始终是不同的。原来她心里藏着这个人,他告诉自己,原来她喜欢这样的人。

叶先生是个武痴,千里迢迢寻她,为的是宫家的六十四手。一样的,叶先生也来找他,为“千金难买一声响”。他们打了一场,高手过招立见分晓,他的剃刀划在筷子上,响了一声。他就此封刀,封刀与奉道,听起来很像是一回事。她不传艺授拳,他就替她做这些事,开门办学,广授学徒。她挑人的眼光一向最好,叶先生是可靠的人,只是心里没有她。

痴情的人最可怜,她是,他何尝不是。她日渐消瘦,三江水说,姑娘和马三那一战落下的旧伤复发了,疼得很,甚至开始靠鸦片镇痛。他只盼着她能快点好起来,可没过多久,医馆的牌子竟然也跟着撤下去。她一生最重规矩信义,一个吸鸦片的大夫,又算什么大夫。他想去看看她,可老姜奉了她的命,不许他进去,连猴都对他龇牙咧嘴。他只好回去,坐在理发厅里天天望着她的窗户,觉得这一条马路像极了王母娘娘一簪子划下的天河。

又过了一段时间,老姜来理发厅送了一封她给他的信,眼眶红红的,说姑娘恐怕时日无多。信上她称他为“兄”,说此生亏欠实多,有缘来生再报。那字体还是端端正正,但已显气力不足,她果然已经病入膏肓。不久她病逝的消息传来,他想,自己这颗心约摸也跟着死了。她的骨灰没有运去东北,被他亲眼看着在他乡入土为安。从此那片公墓成了他最常去的地方,逢年过节他会提上酒菜,去公墓前跟她闲叙几句话。

几十年过去,某天他的徒弟带着徒孙来看他。徒孙是个机灵少年,老家在北边。那一口乡音将他的回忆全勾起来,令他欲言又止。徒弟看出端倪,试探问他是不是有什么话要问。

他想了半天才问,去年冬天的梅花,开得好吗。

深林人不知。

兵器擬人系列-一線天&白生劍。
不忍說,
其實我挺喜歡釋手洗的,
他好帥......【喂x

然後白生劍和一線天我畫得好開心xddd
雖然設定可能會有些不太符合大家的預想,
但我還是挺喜歡的>///<))

p.s一線天的設定有點像是蛇(手腳)加狐狸(表情.臉)
p.p.s以後畫白生劍和疾風無影玩耍就好畫許多了,只需要閃亮亮的畫面...【被砍x

之後會找時間多畫畫他們的~

------
艾特一下千月 @千月落弦 ,
你期待的一線天,希望能喜歡啊Q艸Q【捂臉

兵器擬人系列-一線天&白生劍。
不忍說,
其實我挺喜歡釋手洗的,
他好帥......【喂x

然後白生劍和一線天我畫得好開心xddd
雖然設定可能會有些不太符合大家的預想,
但我還是挺喜歡的>///<))

p.s一線天的設定有點像是蛇(手腳)加狐狸(表情.臉)
p.p.s以後畫白生劍和疾風無影玩耍就好畫許多了,只需要閃亮亮的畫面...【被砍x


之後會找時間多畫畫他們的~

------
艾特一下千月 @千月落弦 ,
你期待的一線天,希望能喜歡啊Q艸Q【捂臉

乐^n
葫芦洞,还好我瘦~

葫芦洞,还好我瘦~

葫芦洞,还好我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