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一醉经年

10.9万浏览    638参与
白昼清粥

【一醉】【争吵】『上』

是寒故刚和好不久后的一次争吵,微虐(毕竟不是刚和好就甜甜蜜蜜对吧🙊)🈶下篇


<上午七点>

宋居寒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手搁在了旁边的位置上,冰凉的触感刺得他瞬间惊醒。睁开眼后看见旁边的床单没有一丝皱褶,默默昭示着这张床的另一个主人彻夜未归。

宋居寒坐起来,心慢慢地凉了半截,抓着被子的手越来越用力。

是的,他昨晚跟何故吵架了。吵架的原因是,他在何故洗澡的时候看到了周贺一给他发来短信的提示。宋居寒没敢点开,这是何故的隐私—可是他又忍不住委屈地想,何故,我以为你不会再联系他了。

周贺一是两人之间的敏感话题,何故不主动提,宋居寒即使内心再膈应,也不好多说什么,毕竟如果不是他

是寒故刚和好不久后的一次争吵,微虐(毕竟不是刚和好就甜甜蜜蜜对吧🙊)🈶下篇


<上午七点>

宋居寒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手搁在了旁边的位置上,冰凉的触感刺得他瞬间惊醒。睁开眼后看见旁边的床单没有一丝皱褶,默默昭示着这张床的另一个主人彻夜未归。

宋居寒坐起来,心慢慢地凉了半截,抓着被子的手越来越用力。

是的,他昨晚跟何故吵架了。吵架的原因是,他在何故洗澡的时候看到了周贺一给他发来短信的提示。宋居寒没敢点开,这是何故的隐私—可是他又忍不住委屈地想,何故,我以为你不会再联系他了。

周贺一是两人之间的敏感话题,何故不主动提,宋居寒即使内心再膈应,也不好多说什么,毕竟如果不是他犯浑,周贺一根本不会有认识何故的机会。两人刚和好没多长时间,他现在几乎是小心翼翼地对待呵护何故,何故的原谅来得太艰难了,他做梦都害怕何故会跟那天一样,沉默又彻底地抽身离去。

宋居寒颓然地坐在床边,就这么牢牢地盯着面前何故手机已经黑下去的屏幕,脑子里一片混沌,连什么时候浴室的水声停了都没有察觉。

“居寒?你在看什么,这么入神。”何故穿着简单的t恤出来了,头发还有没干透的水珠,一滴一滴地往下砸。何故没发现宋居寒的异常,转过身开始找吹风机:“吹风机放哪了?不是跟你说了用完了东西别乱放……”

“何故。”

宋居寒喊了他一声,声音是压制不住的低沉的哽咽。何故走到他面前蹲了下来,轻声问道:“居寒,怎么了?”

听到何故声音的一瞬间宋居寒的眼泪就掉了下来。

何故,我是不是又要失去你了?

“你……还跟周贺一有联系?你们,是不是……”

宋居寒没有说完,他有很多话想问,在我不知道的时候,你们都在聊什么?你们聊得多吗?你跟他聊天的时候,也会笑得很开心吗?

但他一句都问不出口。看着何故渐渐抿紧的嘴唇和蹙起的眉头,宋居寒觉得何故头发上滚落的水珠不仅砸在了地板上,也在他心里砸出了一个个冰凉的大坑。

何故伸手拿过手机,然后深呼吸了一口气:“居寒,你怀疑我?”

“没!我没有,没有这样想……我只是……”“只是什么?”何故抬起头来直视他,眼神里是藏不住的失望与愤怒:“在你心里我何故就是这样的人?你觉得我一边答应和你在一起,一边还和周贺一纠缠不清?”

“宝宝你听我解释,我没这个意思……”宋居寒急了,伸手想去拉何故,却被何故一挥手躲开了。何故站了起来,退到了衣柜边上,用一种沉静到令人害怕的眼神看着宋居寒。

“宋居寒,我不是你。”

何故每一个字都说得非常清楚,但宋居寒只能看着他的嘴巴一张一合,他本能地逃避着何故说出的话,那些话像一把刀子,划开了他们和谐幸福的表面,划开了何故假装不在意过往的伪装,划开了宋居寒竭力补偿的真心。

他们撕开了彼此还没结痂的伤口,暴露出了所有鲜血淋漓的残忍。




白樱.

【占tag歉】进入2019倒计时,最后19天啦!马上迎接2020,你是否对今年抱有遗憾,活着对未来负着期待?
……
……
我有!来看我,这里二哈剧组泛滥7重皮都抵挡不了他们对燃晚的喜爱!可怜p家空荡荡,其他剧组荒无人烟,多数人在以一己之力撑着剧组排名!
你忍心吗!你捧在手心里的宝儿天天看别人恩恩爱爱,呃呃啊啊,就是没有看见你!
你良心不会痛吗!!我痛!!
快来吧!别等到他累了,不要你了后悔可就来不及了!!

【占tag歉】进入2019倒计时,最后19天啦!马上迎接2020,你是否对今年抱有遗憾,活着对未来负着期待?
……
……
我有!来看我,这里二哈剧组泛滥7重皮都抵挡不了他们对燃晚的喜爱!可怜p家空荡荡,其他剧组荒无人烟,多数人在以一己之力撑着剧组排名!
你忍心吗!你捧在手心里的宝儿天天看别人恩恩爱爱,呃呃啊啊,就是没有看见你!
你良心不会痛吗!!我痛!!
快来吧!别等到他累了,不要你了后悔可就来不及了!!

空巢老夕
说不好自己在画啥 follow...

说不好自己在画啥 follow  me~

说不好自己在画啥 follow  me~

SDEU

何故松垮的系着浴衣,边擦着头发边从浴室中出来。他端正的面容染上了几分桃色,云蒸霞蔚似的,因着极为罕见,这昙花一现的媚色便显得极其诱人。他密长的睫羽被水打湿,泛着氤氲的水汽。



  再往下看,松散的领口敞露,结实的腹肌上偶有水珠滚落,真是……勾人的紧。



  宋居寒喉结滚了滚,目光直直的投向何故,由上至下仔仔细细的看。那目光捎带着赤诚的爱意与炽热的情欲,探照灯一般,扫遍何故全身。



  何故有些没好气的开口:“没看过啊。”



  宋居寒弯眼笑了起来,这男人自己本身便是个勾人的妖孽,不仅好看的不得了,连声音也苏

何故松垮的系着浴衣,边擦着头发边从浴室中出来。他端正的面容染上了几分桃色,云蒸霞蔚似的,因着极为罕见,这昙花一现的媚色便显得极其诱人。他密长的睫羽被水打湿,泛着氤氲的水汽。




  再往下看,松散的领口敞露,结实的腹肌上偶有水珠滚落,真是……勾人的紧。




  宋居寒喉结滚了滚,目光直直的投向何故,由上至下仔仔细细的看。那目光捎带着赤诚的爱意与炽热的情欲,探照灯一般,扫遍何故全身。




  何故有些没好气的开口:“没看过啊。”




  宋居寒弯眼笑了起来,这男人自己本身便是个勾人的妖孽,不仅好看的不得了,连声音也苏的要命。他此时有意撩拨何故,刻意将声线压低了几分,道:“没看过今天这样的,感觉每天见我老婆都觉得他更帅了。”




  何故被他撩的心头一燥,有些情动了,但面上仍绷着,只轻笑道:“哦?有多帅?”


   


  “帅的我、都、石更了。”




  宋居寒说完,又对何故撒娇:“老婆不打算负责么?”他深邃的眼眸亮晶晶的,天真又缱绻,漫溢着爱意,如同眼前人是全世界一般——何故最无法抵抗的,便是这个眼神。




  何故走到床边,宋居寒迫不及待的伸手揽住他细长的脖颈,想要对他好好上下其手一番。




  何故看着他的眼睛,道:“你要帮我擦头发么?”




  宋居寒一哽,这种时候,头发擦不擦重要吗?




  事实证明,真的挺重要的。那七年里何故工作繁忙之余还被宋混蛋折腾来折腾去,身体实在是没法像原来一样不当一回事儿。念及此,宋居寒又忍不住愧疚起来,他收回侵略性的目光,轻声道:“好。”




  何故坐在床边,享受宋居寒体贴又温柔的服务,感受他修长手指在发间穿梭,心下如被三月的春风轻抚过的潭水般,柔软的不像话——他所渴求的,从来都只是这样的温情罢了。




  “啪嗒”宋居寒将吹风机放在了柜子上,何故凑上去,在他回身时精准地吻上了他的唇。送上门的好事儿,岂有不接的道理?宋居寒左手揽住何故精瘦的腰身,右手扣住他的头,加深了这个吻。 


  


两个人都温情脉脉的纠缠,宋居寒细细的的舔舐何故的唇缝,何故顺从的唇齿微张,由着他胡作非为。吻着吻着,原本温情的氛围便变了味儿,空气中仿佛也浮动起了暧昧因子。宋居寒急促地喘了口气,急'色'鬼似的在何故腰上揉了一把,将怀中轻'喘着的人带上了床。




  …………




  何故累的眼睛紧紧耷拉着,昏昏欲睡。恍惚间好像听到男人低哑性感的嗓音:“我爱你”


  这样郑重其事,这样真诚。




  他在心里默默答道:“我也爱你啊。”




  用我人生最好的七年,将我尊严弃之不顾,燃烧出那么一把燎原的火,以仿佛取之不竭的勇气做燃料——即使奄奄一息,也要留下一丝火种,将我一切,乃至于命,孤注一掷,来赌你的真心。




  所幸,我赌对了。






我就不信了,我都快清水成过氧化氢了,还能被屏蔽吗?

被最后是你骗去看的一醉经年,糖就那么一点点儿,根本不够磕,所以就自割大腿肉来着(。ì _ í。),疯狂安利最后是你!


西山飞鸟与君情

《情感依赖》

  

  宋居寒x何故,人物极度ooc,并不知道在xjb写啥。

  

  
  

  有什么好像不太对劲了,宋居寒想。

  他无意识得抚摸着手里吉他的琴弦,眼眸注目在何故身上。

  从以前起,他就觉得何故认真仔细的模样格外的吸引人,只是在电脑前埋头专注于那些枯燥乏味的数据,也让宋居寒移不开眼。

  到底是哪里不对劲?

  这是他和何故和好之后的一个半月,在经历了那些翻天覆地之后,最终他还是赢得了这个人,把他抱入了怀中。

  他应该是庆幸的,庆幸何故能够原谅他,重新回到他身边。

  指针在安静的空间中吧嗒吧嗒的走着,发出清脆的声音,如同敲打在宋居寒心上,他觉得盯着何...

  

  宋居寒x何故,人物极度ooc,并不知道在xjb写啥。

  

  
  

  有什么好像不太对劲了,宋居寒想。




  他无意识得抚摸着手里吉他的琴弦,眼眸注目在何故身上。



  从以前起,他就觉得何故认真仔细的模样格外的吸引人,只是在电脑前埋头专注于那些枯燥乏味的数据,也让宋居寒移不开眼。



  到底是哪里不对劲?



  这是他和何故和好之后的一个半月,在经历了那些翻天覆地之后,最终他还是赢得了这个人,把他抱入了怀中。


  他应该是庆幸的,庆幸何故能够原谅他,重新回到他身边。


  指针在安静的空间中吧嗒吧嗒的走着,发出清脆的声音,如同敲打在宋居寒心上,他觉得盯着何故的眼神有些酸涩。




  内心有一道声音在暗暗喊着,“快看我啊,看我,何故!”然而此时此刻他却觉得发不出任何声音。



  如果何故只能看着我一个人就好了,宋居寒在内心恶劣的想着。




  心口开始酸涩的疼,他终于明白那些缠绕在他胸口压着他喘不了气郁结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他的何故,再也不会像以前那般一样的对待自己了。


  我又在矫情了。


  然而酝酿在眼底的眼泪却无法控制的落下,模糊了他的视线,悄无声息滴落在琴弦上。

  

  人类都是贪心的动物,在经历过从前一心一意全身心的扑在他身上的何故,如今的何故永远保留着自己百分之五十感情,不,甚至是百分之七十的感情,而他,却奢望还能得到爱人的全部。



  落差一时之间太大,让宋居寒甚至有些难以忍受。



  何故能够回到我身边就就很好了,何故已经回到我身边了,他在心底喃喃自语,安慰自己,等待着每一个何故回来的晚上,轻轻亲吻着身旁之人的眉眼嘴角,收紧着自己的手臂,好让自己能够更紧的抱着他,仿佛抱不够,只要他稍微松一下手,怀里的人就会消失。



  无数次夜晚看着对方的面容呢喃着他的名字,然后再想着何故入睡。



   然而他的内心,他的真实欲望,却在渴求着何故的一切。


  比之从前极大的落差,像是在内心扎了一根定时针,那些差别待遇,那些极度的不满足,渴望,每时每刻,都会让那根针扎得更深,困扰着他。



  他真是贪心。

  

      像是感觉到了宋居寒的灼热的视线,何故侧头看了他一眼,眼眸中带着疑问,宋居寒的那股强烈的视线仿佛让他觉得灼伤到皮肤。



  “居寒?怎么了?”



  每当何故喊他居寒的时候,宋居寒都觉得那是自己爱人最好听的声音,宋居寒微微勾起嘴角,眼眸里带着温柔的笑意。



  “没什么,我只是觉得我们家宝宝认真工作的样子很迷人。”



  何故微愣了愣,脸庞微微发烫,泛起了显眼的红色,和好以来,直至今日,他都还听不惯宋居寒叫他宝宝。


  他握紧了手中的铅笔,低垂着头,好掩去害羞。



  宋居寒有些失落地收回落在何故身上的视线,他喉咙一紧,甚至有些无法控制想问出口。



  何故还爱他吗?这个问题近期盘旋在他脑子里。


  而他一直以来害怕拒绝的去思考,这个问题的真实答案也许会让他发疯。

 

     而现在,他的脑子却异常的清醒,那些让他刻意回避的事实,残忍地提醒着他。


  何故是因为他受伤,他作贱自己的身体,不得已才和他在一起。


  时时刻刻他都觉得仿佛只要他一稍微做错点事,何故便会毫不留情的离他而去,那些若有似无环绕着的害怕让他甚至在梦里都能感受到怀里的人离开的恐惧。



         没有何故,他会死。

  

  墙上的钟敲响,分针停在了12点的位置。



  食指在吉他上落下,发出了声音,回响在整个房间,打破了横在两人之间沉默的空间。


  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何故停住了敲打键盘的手,顿了顿。


  宋居寒起身,看了何故一眼,直到背后传来离去的脚步声,何故才转过来,他盯着打开的房门,若有所思的叹了口气。

  

  

  与宋居寒和好,对于何故而言,并没有那么困难,原以为会再无法忍受,实际上两人相处的十分和谐,多数时候是宋居寒在迁就他,而他,本身便是一个在感情上被动的人,和好以来,宋居寒更是主动的一方。


  他并不是没有发现他和宋居寒和好之后,横在他们之间的问题,只是....那些前尘旧事,意味着他们之间便是如此。



  他无法再像从前一样,把所有一切,一切的感情,全部给予对方,对于他来说,那样犯贱地作贱自己的何故,已经过去了。



  现在的他,永远保持着理智,对于宋居寒的感情,保留着一半的冷静,他再也不会因为宋居寒的任何一言一行而牵动他的心情。



  何故似乎能明白宋居寒内心在想什么,在渴求什么,只是现在的何故,给不了他,那个把所有一切都给了他的何故,早被他毁了。



  而宋居寒正是因为意识到了这点,才愈加的恼火,他无法改变也无法挽回。


  是他把那个一切都给了他的何故,丢了。

  

    两个人之间隔阂着什么,无法坦诚相待。

 

 

  宋居寒想起了不知道在哪里看到的一句话。

  

  你无法解释伤害,你也无法证明真爱。

 

 

  他坚信自己对于何故的感情,也想让对方,再多爱着他一点。

 

 
  宋居寒算了算日子,距离他的生日,似乎没有几天了。

  

  

  身体里已经强烈发出了需要何故,渴望着何故的声音。

  

  

  好想见到何故,好想抱着他,好想操他,不,不能打扰他。

  

  

  何故会生气的,宋居寒苦笑。

  

  

  宋居寒抿了抿一口酒,苦涩的味道自舌尖传递到心脏,一抽一抽的疼。

  

  

  他趴在桌子上,把脑袋枕在自己那只完好无损的手上,眼眶里有委屈的热泪在打转,让他的眼睛看起来红红的。

  

  

  何故怎么还不来看我。

  

  

  何故打开了房门,看到的就是一个身影趴在桌子上。



  他站在后面定定地看着宋居寒,很显然对方已经睡着了,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

  

  宋居寒哭了。

 

   

  似乎他和宋居寒不断牵扯后,这个人就会被自己弄哭,就像一个小孩子一样,不开心难过就流眼泪。

  

  

  何故轻柔得摸着宋居寒那头柔软的黑发,生怕弄醒他。

  

  

  他凑到对方面前,顿住了片刻,然后俯身,在那张精致的脸上,留下一个吻。

  

 

  起身的时候,被人抓住了手腕,视线与那双黑钻石一般耀眼的双目对视。

  

  

    心脏开始不受控制得狂跳,何故微眨了眨眼睛,才想起来自己做了什么。

  

  

  “居寒,我好了。”

  

  

  看着宋居寒瞬间展露的明亮的笑容,眼睛里闪耀着的光辉。

  

  

  何故终于想起来看见宋居寒趴在桌子上时觉得他像什么。

  

  
  

  是像....一只大金毛吧,何故的脑海里闪现出了一只长毛的金毛犬。

  

  

  还来不及思考,灼热的吻袭来,让他无法呼吸,抬起他下巴的那只手强硬得让自己的目光专注在那人身上。

  

  宋居寒不断得渴求着何故,仿佛他是他的能量来源。

 

 

  身子开始软倒在那人怀里,何故想开口拒绝,被淹没在一个又一个吻之间。

 

 

  

  宋居寒不容许他拒绝。

  

  

  看着我,何故,你是我的。

 

   

     不仅是人,还有心,都是我的。

  

      带着强烈的侵占,占有欲,想要灌入在对方身体里。

  

  

  一阵一阵的浪潮袭来,让何故的意识开始模糊。

  

 

 

  我是你的,他轻声回答。

  

  

  宋居寒微微笑,把对方禁锢在怀里,索取着那本该是自己的一切。

  

  

  

  

  

  

  

  

  

  

  

  

  

  

  

  

  

  

  

orchid

埋葬悲伤的过去 follow me~
两颗心如此接近 oh honey~

埋葬悲伤的过去 follow me~
两颗心如此接近 oh honey~

白昼清粥

【一醉】【何故的孕期小段子】

今天是轻松的小段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甜的甜的!!

——————————


1.宋居寒与《野狼disco🐺》

最近不是野狼disco这首歌很火嘛,宋居寒秉着“我倒要听听这首歌凭什么这么火”的心理去听了之后,很不幸地被洗脑了。

在他第N次在何故耳朵边哼起“心里的花”的时候,何故忍无可忍地打断了他:“居寒,别唱了。”

宋居寒顿时就委屈了:“啊?你不是最喜欢听我唱歌的吗?”

何故想了想,斟酌再三决定不说“土”这个字:“你吵到宝宝了。”

宋居寒:“……”


2.宋居寒与《最后是你》

唱完之后巴巴地跑到何故面前讨表扬的某寒:“何故何故你喜欢吗?”

何·内心觉得不仅土还...

今天是轻松的小段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甜的甜的!!

——————————


1.宋居寒与《野狼disco🐺》

最近不是野狼disco这首歌很火嘛,宋居寒秉着“我倒要听听这首歌凭什么这么火”的心理去听了之后,很不幸地被洗脑了。

在他第N次在何故耳朵边哼起“心里的花”的时候,何故忍无可忍地打断了他:“居寒,别唱了。”

宋居寒顿时就委屈了:“啊?你不是最喜欢听我唱歌的吗?”

何故想了想,斟酌再三决定不说“土”这个字:“你吵到宝宝了。”

宋居寒:“……”


2.宋居寒与《最后是你》

唱完之后巴巴地跑到何故面前讨表扬的某寒:“何故何故你喜欢吗?”

何·内心觉得不仅土还很好笑而且洗脑·但面上不能表露出来·故:“喜欢。不过居寒,高音的部分你怎么不唱?”

宋居寒一听就把嘴一瘪:“那天我在给你热牛奶,就一会会没看手机,他们在群里居然就已经分好谁唱哪段了!我去找晏明修吧他说我在唱歌上出的风头已经够多了说什么都不愿意给我,你说他怎么这么小气……”

何故想,真不愧是一对娱乐圈姐妹花。


3.与宋河的家庭聚会

何故接到宋河的短信之后,本来想第二天就去跟宋河吃饭的,但宋居寒说不行,这样显得他们太热情了,所以硬是拖了一个星期。

见到面之后宋河还想装装严肃长辈的模样训他们两句,可他控制不住自己往何故肚子瞄的眼神,怕吓着他的孙子(女),所以语气不自觉也放柔了很多,一顿饭倒也吃得和谐。

在宋河又一次忍不住看何故肚子的时候,宋居寒不干了,给何故夹完菜之后把筷子一放:“爸你能不能别老盯着我媳妇儿看?你看你自己老婆去!”

远在国外的Vanessa表示,你们两口子的事能不能别带我?


4.蛋糕

这天何故刚醒就说想吃栗子蛋糕,这还是他怀孕以来第一次说想吃什么,所以宋居寒马上就跑出去买了,不出一个小时就把蛋糕摆在何故面前。

何故迅速地心算了一下这个蛋糕的卡路里:“大概至少跑两个小时才能把这个蛋糕消耗掉。”

何故是个身材管理很严格的人,在大脑里挣扎了一会,还是输给了自己的欲望,于是乖乖地捧着盘子吃了起来。

宋居寒看他吃得开心不好打扰,于是默默地起身去旁边的沙发看乐谱去了。过了一会何故哒哒哒地走过来,递过来一盘蛋糕:“居寒,给你吃。”

宋居寒那个感动,心里想老婆怎么这么爱我,连自己想吃的蛋糕都要分我一半呜呜呜呜……

何故:“要胖一起胖,不能我一个人胖。”

宋居寒:“?”








望雪苑琼

腐,有错吗?「外加原耽必读书目」

最近不是在看原耽嘛

有人过来问我这是什么书

我跟ta讲是「耽美」

ta问我是什么内容

我就两字「男男⚣」

结果,ta说自己被恶心到了,「同性恋啊!口区」


我当时就气到💥

「男男怎么了,耽美又怎么了?吃你家大米了?还是喝你家汽水了?同性恋有错吗?他们没有错,错的明明是这个世界。你们有一些人往往都是这样,用自己的世界观去批判别人,我不觉得他们恶心,我很羡慕他们那种情感,“只是喜欢你,无论性别怎样”

真是不知道你们到底有没有尊重过这种情感。但是我珍惜他们。腐有错吗?我们真的只是在…在包容他们,尊重他们。」


最后我声明一下我的感受

腐女不是病,不是变态

我不认为爱情只限...

最近不是在看原耽嘛

有人过来问我这是什么书

我跟ta讲是「耽美」

ta问我是什么内容

我就两字「男男⚣」

结果,ta说自己被恶心到了,「同性恋啊!口区」


我当时就气到💥

「男男怎么了,耽美又怎么了?吃你家大米了?还是喝你家汽水了?同性恋有错吗?他们没有错,错的明明是这个世界。你们有一些人往往都是这样,用自己的世界观去批判别人,我不觉得他们恶心,我很羡慕他们那种情感,“只是喜欢你,无论性别怎样”

真是不知道你们到底有没有尊重过这种情感。但是我珍惜他们。腐有错吗?我们真的只是在…在包容他们,尊重他们。」


最后我声明一下我的感受

腐女不是病,不是变态

我不认为爱情只限于男女

(一入腐门深似海,从此节操是路人)


原耽必读

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

娘娘腔

一醉经年

相见欢

镇魂

影帝

金牌助理

不死者

地球上线

当年万里觅封侯

(还有一些在置顶里看一看吖!这里是补档滴!比心~可能以后还会有。)

感谢陪我走过十几个春秋的原耽和爱原耽的你们

cc是凝胶
占tag致歉,语C群宣,人超级...

占tag致歉,语C群宣,人超级少,皮太多了
等待话唠姐妹/兄弟一起加入啊~你要是小白我把你抱起来哄!披皮聊天快乐万岁
你主动我们就会有故事!(邪魅一笑)不考虑一下吗女人~(男性自动转为宝贝儿)
给我来!!!!!!!!

占tag致歉,语C群宣,人超级少,皮太多了
等待话唠姐妹/兄弟一起加入啊~你要是小白我把你抱起来哄!披皮聊天快乐万岁
你主动我们就会有故事!(邪魅一笑)不考虑一下吗女人~(男性自动转为宝贝儿)
给我来!!!!!!!!

白昼清粥

【一醉】《何故的孕期日记》『五』

寒寒睡了,今天让咕咕客串一下👍🏻


《何故的孕期日记》『五』

by:何故

时间:第十四周


最近已经开始有点显怀了。我想,如果是个女孩,素素应该会很高兴的,她们可以一起去逛街看电影;如果是男孩的话,等我老了,他就可以代替我保护素素了。

我觉得这个孩子就像上天送给我和居寒的礼物一样。我还记得我跟居寒和好后不久的一天晚上,那天我想起了以前的事,不自觉就喝多了。借着酒劲我跟居寒说,好想跟你有一个家。其实说出口我就后悔了,这样在一起也挺好的,居寒都为了我退居幕后了,我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只是,心里还是隐隐的有些更深的期待吧。

结果第二天,居寒就跟我求婚了。那天他穿的是之前纪念日我送...

寒寒睡了,今天让咕咕客串一下👍🏻


《何故的孕期日记》『五』

by:何故

时间:第十四周


最近已经开始有点显怀了。我想,如果是个女孩,素素应该会很高兴的,她们可以一起去逛街看电影;如果是男孩的话,等我老了,他就可以代替我保护素素了。

我觉得这个孩子就像上天送给我和居寒的礼物一样。我还记得我跟居寒和好后不久的一天晚上,那天我想起了以前的事,不自觉就喝多了。借着酒劲我跟居寒说,好想跟你有一个家。其实说出口我就后悔了,这样在一起也挺好的,居寒都为了我退居幕后了,我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只是,心里还是隐隐的有些更深的期待吧。

结果第二天,居寒就跟我求婚了。那天他穿的是之前纪念日我送他的一套西装,在胸口口袋的内侧有我们两个的名字,他很喜欢,说这样有时刻把我揣在心口的感觉。

他给我戴上戒指的时候我有一点恍惚。这么多年了,我习惯了包容他默默忍受着他的一切,我当时以为可能一辈子就这样了吧,他当他光芒万丈的大明星,我当他见不得光的炮友。不爱我也没关系,我要的不多,偶尔能抽出时间来看看我就够了。我不敢有期待,不敢要他的陪伴,我甚至不敢问他,能不能认真地跟我谈一场恋爱。

“嫁给我,何故。”

他的眼眶红了,看着我的眼神装满了潮湿的深情。在我点头之后,他立刻倾身激动地抱住了我,手臂还在轻轻地颤抖:“何故……你真的原谅我了……你答应嫁给我了,你是我的人了……”

傻子。我一直都是你的人。

我一直都爱你。即使是在那不堪回首的七年,我也从没有一天放弃过爱你。

那时候我以为自己已经就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没想到现在又多了一个孩子。居寒好像比我还紧张他,无论我去哪都要小心翼翼地圈着我,工作得稍微久了点他就要来没收我的图纸,每天的重心从琴房转移到了厨房,削尖了脑袋都要做出不一样的花样来哄着我吃下去。晚上我睡得不安稳,他就一边抱着我轻轻地哼歌,一边替我揉腰,直到我迷迷糊糊地睡过去。

我知道他心中一直对我是有愧的,他总说,无论现在怎样对我好都弥补不了对我的亏欠。可是居寒,你早就不欠我什么了。我想要的生活,你已经给我了。你给了我一个完整的家,给了我耳鬓厮磨的陪伴,给了我你能给的所有。

结发为夫妻,从此恩爱两不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