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一马山河

134浏览    30参与
一马山河

“盗马”

0/

“叹隙中驹,石中火,梦中身。”


1/

我从未见过此般。

负日之暄,日光直下,恍惚见百里芦苇丛生,万马奔腾。马蹄声欲踏破天际,马嘶则如鹤唳,惊起,乍停。

耳畔忽是嗡一声长鸣,再看已然明晰起来。天光云影,人迹斑驳,远处皆为尘埃野马,万物相吹。目光所极是乍破的霎白,缺口正中——


一人衣袂飘仙

了无波澜,非月非云非鹤。


怳然惊起,月已下梢头。


2/

师父同我说,那年有一人盗尽名马,天下骐骥尽如囊中,却于冬至那日引万马齐出,震动江湖。


江湖人称——长安盗马人。


我未得见此般浩渺之景,却幸于梦中略窥一二。


想来贼人毕竟是贼人,千般折腾勾勒此般水墨...

0/

“叹隙中驹,石中火,梦中身。”


1/

我从未见过此般。

负日之暄,日光直下,恍惚见百里芦苇丛生,万马奔腾。马蹄声欲踏破天际,马嘶则如鹤唳,惊起,乍停。

耳畔忽是嗡一声长鸣,再看已然明晰起来。天光云影,人迹斑驳,远处皆为尘埃野马,万物相吹。目光所极是乍破的霎白,缺口正中——


一人衣袂飘仙

了无波澜,非月非云非鹤。


怳然惊起,月已下梢头。


2/

师父同我说,那年有一人盗尽名马,天下骐骥尽如囊中,却于冬至那日引万马齐出,震动江湖。


江湖人称——长安盗马人。


我未得见此般浩渺之景,却幸于梦中略窥一二。


想来贼人毕竟是贼人,千般折腾勾勒此般水墨画卷,为的当然是偷良玉一块。

万马奔腾,不过是寻机脱身。只是他百密一疏,断然没有想到一匹良驹会在途中因被奇香惊乱而离了马群,藏于鬃毛的润玉也被师父寻得。 


3/

我借出衙门的赃物,摊开用于包裹的一层细布,却不见玉石,只见——

两半裂开的玉玦,留草书一行:


“难觅人间琢玉郎。”


余香四溢。












































一马山河

青山撞入怀

4/立秋


蕉鹤、荻花,秋江、清风;秋树梢头,折叶怀笑。鹤伴芭蕉绿,霜白江秋晓。

松风忽过,万竿戛玉,一笠延秋。

着墨轻挥,千秋山河。阖卷:


“天凉秋好。”

4/立秋


蕉鹤、荻花,秋江、清风;秋树梢头,折叶怀笑。鹤伴芭蕉绿,霜白江秋晓。

松风忽过,万竿戛玉,一笠延秋。

着墨轻挥,千秋山河。阖卷:


“天凉秋好。”

一马山河

人间琢玉

0/


不知何人写了本《人间琢玉》,开篇言:


三分见闻,七分臆想。


轻薄为文,博君一笑。



1/


余闻江湖之中竟有一雪衣阁,是日,梦如其中。


素如雪洞,梅香暗藏,余惊,以为误入云深之处。怳然,惊醒。


噫吁!憾哉!



2/


同饮者曾谓余:“甲子楼少主七岁入楼。”


若此般,七岁后为谢鸣廊,七岁前又为何?


奇也怪哉,怪也奇哉/



3/


长安小春山,于十里长街,春色盎然处。


其间玉人添香,对坐闻琴,风雅之余,亦不乏玉势器玩。


余思,此处主人非倾城美人,便是七旬老糟。



4/


有隐...

0/


不知何人写了本《人间琢玉》,开篇言:


三分见闻,七分臆想。


轻薄为文,博君一笑。




1/


余闻江湖之中竟有一雪衣阁,是日,梦如其中。


素如雪洞,梅香暗藏,余惊,以为误入云深之处。怳然,惊醒。


噫吁!憾哉!




2/


同饮者曾谓余:“甲子楼少主七岁入楼。”


若此般,七岁后为谢鸣廊,七岁前又为何?


奇也怪哉,怪也奇哉/




3/


长安小春山,于十里长街,春色盎然处。


其间玉人添香,对坐闻琴,风雅之余,亦不乏玉势器玩。


余思,此处主人非倾城美人,便是七旬老糟。




4/


有隐士泠泉居士,与妻琴瑟和鸣,赌书泼墨。


石上清泉,白头丛竹;风中盈袖,雨下断弦。


好不羡哉!




5/


城东一酿酒老翁,名纪老春。其酒,让清客忘形,浪子安身;令百花醉江,明月坠酒。


心向往之。





一马山河

蕉下覆鹿

0/


“世事一场大梦,夜来风叶已鸣廊。”

1/


那年他被生母藏于十七桥头,由一说书老者捡回。

说书的老者识字,却并非江湖中人,平生智慧不过老来所经历的多了,便明白了。

老头叫谢枯荣,他也一同姓谢,就叫十七。


2/


新火试新茶,陈酒参旧糟,十七年来不过当槽跑堂。

混迹市井之间,见多了江湖侠士沧海一杯酒,一笑泯恩仇;学会了市井闲人用他人平生下酒的不着正调。

要说平日最爱,不过与三四同岁小儿耍贫打诓,或是留一俩肉包给那街头的黄狗。



3/

却是那年惊蛰,大雨将至,江湖群雄纷拥而起,逐鹿共讨魔头余孤。

茶肆的杯酒相碰换作了刀剑相向,老人按着他的肩头,将他往...

0/


“世事一场大梦,夜来风叶已鸣廊。”

1/


那年他被生母藏于十七桥头,由一说书老者捡回。

说书的老者识字,却并非江湖中人,平生智慧不过老来所经历的多了,便明白了。

老头叫谢枯荣,他也一同姓谢,就叫十七。


2/


新火试新茶,陈酒参旧糟,十七年来不过当槽跑堂。

混迹市井之间,见多了江湖侠士沧海一杯酒,一笑泯恩仇;学会了市井闲人用他人平生下酒的不着正调。

要说平日最爱,不过与三四同岁小儿耍贫打诓,或是留一俩肉包给那街头的黄狗。



3/

却是那年惊蛰,大雨将至,江湖群雄纷拥而起,逐鹿共讨魔头余孤。

茶肆的杯酒相碰换作了刀剑相向,老人按着他的肩头,将他往门外轻轻一推。

这一推,断了的便是从前的一切和未曾表露的赤子热忱,眼前的是渺茫无期的偌大江湖。

飘飘似天地一沙鸥,与己、与世,他都一概不知。




4/

在日后的亡命途中,他才明白,那个引起江湖纷争的祸根,竟是自己——恶人之后。

后来,他同宋断歌说起此事,不过捻了下手中的细叶,半字未提那些正道名门:

“挡眼不过万里长云,束手不过山水长风。”




5/

  少年意气,大抵如此——

“江湖多事秋,唯我瞰危楼!”

细想来也是,少年不识愁滋味,大抵还是不懂这江湖,不懂这命道。

只是自觉看透了所谓正派的狗苟蝇营,便想摆这世道一道,逾规蹈矩。

可一个一身无半点功夫的少年人,又该如何?

5/

天干地支,六十一甲子。

这甲子楼视江湖声望名利为至重之事,其野心别说六十甲子年,就是万年老鳖也怕容不下。

欲,叫人失心。

甲子楼楼主最擅之事,就是掀手叫江湖风雨,自己却巍然不动,匿于暗波之下。

也难怪谢十七最爱唤那位老楼主“活王八”。


6/

他折了茶肆带出来的长尺,接过楼主予他的细叶长剑。

入楼。

众人跪地,作尽恭敬,万声掷空:“恭迎少楼主——”



7/

此般,他不单求一方庇佑,更求那足够立足江湖,摔碎陈规的力量。

他如愿随楼主习得一身功夫,江湖也多了位爱惹事的少年。

只是,这世间却再无魔头遗孤,再无谢十七。从此,便是——

听风识剑,障目杀人 ,谢鸣廊。


8/


后来他听江湖人送如此名号,常嚷嚷:“剑名听风,我不过想看这人间好山河,却被你们如此糟蹋。真是半点审美意趣都无。”


9/

不过此人虽为甲子楼少楼主,却常借口“楼主闭关,君命有所不受”肆意妄为,用着甲子楼的人,打着自己的算盘。

楼主听闻,不过朗声大笑:“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少年心性罢了。”于此,但凡不触及甲子楼大事利益的都任他去了。


10/

江湖人说起谢鸣廊,最爱“狗东西”一词。一来江湖人常嘲他不过甲子楼楼主身边的狗,二来此人行径很狗,喜怒无常,恬不知耻。最喜松下喝道、背山起楼、焚琴煮鹤之事。

却有一人深知:

朝不谋夕,托钵山中江畔林间,分餐市井之盘,往来乡邻黄狗,恬不知耻,此为十七半生快活。

那日我见他携一俩小酒,后跟着黄狗一只,三步一停,四跬一回头,最后撇下半个肉包给了黄狗才溜走。


00/


见他如此,怎叫世人不叹:

公无渡河,公竟渡河!堕河而死,其奈公何!





一马山河

客过云山 山河尽走 年少尽

人见流风朔雪,

原应我断天老,

岂不恨云舒?


尽少年 走尽河山 山云过客

舒云恨不岂(起),

老天断我应原(姻缘),

雪朔风流见(贱)人。


客过云山 山河尽走 年少尽

人见流风朔雪,

原应我断天老,

岂不恨云舒?





尽少年 走尽河山 山云过客

舒云恨不岂(起),

老天断我应原(姻缘),

雪朔风流见(贱)人。




一马山河

“廊歌”

五、/


        宋断歌抬手握住他手腕,骤得猛翻过来,丝丝红血汩出,刀剑之后是袭上铁锈腥味,惹得心头一悸。


      “那晚我抓你背,你却一点也不吃痛。我竟也才后知后觉到。”

五、/


        宋断歌抬手握住他手腕,骤得猛翻过来,丝丝红血汩出,刀剑之后是袭上铁锈腥味,惹得心头一悸。


      “那晚我抓你背,你却一点也不吃痛。我竟也才后知后觉到。”

一马山河

“廊歌”

三、/


         他顺着在宋断歌身上四处点火,发梢掠过宋断歌的小腹,待要初探之际却是停住了。


        “你竟也不弄弄它,都要被你晾出风病来了。”


        “?”


        “若不是风病,如何这般软瘫热化,起不来?你还不快下去好好央及央及它。”


         且不说这厮往日是如何迎弄的,现在倒在这装风病佯起死来?

三、/


         他顺着在宋断歌身上四处点火,发梢掠过宋断歌的小腹,待要初探之际却是停住了。


        “你竟也不弄弄它,都要被你晾出风病来了。”


        “?”


        “若不是风病,如何这般软瘫热化,起不来?你还不快下去好好央及央及它。”


         且不说这厮往日是如何迎弄的,现在倒在这装风病佯起死来?

一马山河

“廊歌”

二、/



        他一面抬着宋断歌的两腿,一面极力迎弄着。偷了个神,竟还在垂首端详着出入之势。


        好个这厮!


二、/




        他一面抬着宋断歌的两腿,一面极力迎弄着。偷了个神,竟还在垂首端详着出入之势。


        好个这厮!


一马山河

“棠酒”

      待到眼前白衣远去,化作此间一粟消逝在目光所极之处才缓缓垂眸,细长的睫毛乱颤。


“这少年人倒真是块好料子。”


红衣人猛然抬眸,看着老者却是笑个不停,银铃作响。


“阿翁,你醒啦。”


言罢,便抱着猫儿朝阶下走去。


“你给他的不止是补命酒吧。”


少年猛然停住,修长的指节不停搓揉起了猫儿,睫毛不停打在泪痣上,半晌才甜腻地回了句:


“阿翁最爱拿我开玩笑啦。不就是混了点喜酒嘛~”



目光不及处,是眼眸阴离。


一声悠长的猫叫便绕在阁间,颤颤巍巍。



      待到眼前白衣远去,化作此间一粟消逝在目光所极之处才缓缓垂眸,细长的睫毛乱颤。



“这少年人倒真是块好料子。”



红衣人猛然抬眸,看着老者却是笑个不停,银铃作响。


“阿翁,你醒啦。”


言罢,便抱着猫儿朝阶下走去。



“你给他的不止是补命酒吧。”



少年猛然停住,修长的指节不停搓揉起了猫儿,睫毛不停打在泪痣上,半晌才甜腻地回了句:


“阿翁最爱拿我开玩笑啦。不就是混了点喜酒嘛~”



目光不及处,是眼眸阴离。



一声悠长的猫叫便绕在阁间,颤颤巍巍。



一马山河

“江湖浮生”

——

《庄子》有云:“其生若浮,其死若休。”


0.

江湖浮若生凭自己一生走马山河而得的见闻写了一本《解梦册》。专解那些京城女子魂牵梦绕、春半闲潭所梦之人。令人奇的却是,此书不写半字王孙贵族,探花儒士。然尽是那些踏遍山河的江湖侠客。


1.

翻开第一篇,他写的便是当今武林盟主步宠城。开篇便诗:


“落花踏尽游何处,银鞍白马度春风。”


浮若生字迹遒劲有形,横捺直勾,笔透千钧,可见当时兴致大快,洋洋洒洒写了千字,文末意犹未尽,还缀了半句:


得此人一眼,一生足矣。


据说当时武林大会,浮若生有事在身走得急,只寻到步宠城白衣侧身一影,抱憾难解,故添此笔...

——

《庄子》有云:“其生若浮,其死若休。”



0.

江湖浮若生凭自己一生走马山河而得的见闻写了一本《解梦册》。专解那些京城女子魂牵梦绕、春半闲潭所梦之人。令人奇的却是,此书不写半字王孙贵族,探花儒士。然尽是那些踏遍山河的江湖侠客。


1.

翻开第一篇,他写的便是当今武林盟主步宠城。开篇便诗:


“落花踏尽游何处,银鞍白马度春风。”


浮若生字迹遒劲有形,横捺直勾,笔透千钧,可见当时兴致大快,洋洋洒洒写了千字,文末意犹未尽,还缀了半句:

 

得此人一眼,一生足矣。


据说当时武林大会,浮若生有事在身走得急,只寻到步宠城白衣侧身一影,抱憾难解,故添此笔。



2.

听说这本《解梦册》早半年前便已写完,而浮若生迟迟不去付梓的原因,却是那君山少庄主苏子瞻。


书中他人浮若生或是一眼之缘,或是闻名拜访,而苏公子却是与他相识相交。这也是浮梦生迟迟犹豫的地方。

他与他煮茗相谈却同盏不同香,他与他闲谈天地却久久探不得他心中。


故这最后一章瞻彼淇奥,浮若生副了一行小隶:吾犹豫无措,公子却扬眉当之,故小述一文,未尽他半分。


文中曾言:

寻遍天地,上穷碧落,下尽黄泉,绝世无双,百世难觅。


一时传遍长安酒坊,写入廊坊话本,遍入少女闺中梦。

一马山河

“碎剑”

剑刃相击,泠泠碎开了风声。柳恨水手中的剑一点一点撞开了口,呼啸声中,剑鸣。


啪——


一击,手中的剑生生断成了两半,尘埃中似乎还带着那日出炉的铁屑,捎着泥火入了斜晖。


我想求一把剑。一把极易碎的剑。但她必须依旧能斩春风嗜红血。


她要能杀人。

她把手中半柄残剑丢下。


“好了,这把断水再也伤不着你了。”


她不该犹豫的。她带上个徒儿,只是求个江湖相伴。此后,成神我俯瞰山河,成魔我坐看莲动。

却听到步断歌噗通跪在地上。


一声,一声,一声。


竹喧,暮远涣女又归。


剑刃相击,泠泠碎开了风声。柳恨水手中的剑一点一点撞开了口,呼啸声中,剑鸣。


啪——


一击,手中的剑生生断成了两半,尘埃中似乎还带着那日出炉的铁屑,捎着泥火入了斜晖。


我想求一把剑。一把极易碎的剑。但她必须依旧能斩春风嗜红血。


她要能杀人。

她把手中半柄残剑丢下。


“好了,这把断水再也伤不着你了。”


她不该犹豫的。她带上个徒儿,只是求个江湖相伴。此后,成神我俯瞰山河,成魔我坐看莲动。

却听到步断歌噗通跪在地上。


一声,一声,一声。


竹喧,暮远涣女又归。


一马山河

“断歌谁和”

江湖十四州,他扬名。清河舟上,酒肆坛下,皆闻他的故事。


顾盼远眺暮远千里,舒云苍茫入了远山。斜晖披上后背,他转身旋折,含笑入了林野。


纵马长虹,误入白云深处。云起云落,雾气聚了又散时候,又见他。

江湖十四州,他扬名。清河舟上,酒肆坛下,皆闻他的故事。


顾盼远眺暮远千里,舒云苍茫入了远山。斜晖披上后背,他转身旋折,含笑入了林野。


纵马长虹,误入白云深处。云起云落,雾气聚了又散时候,又见他。

一马山河

“江湖几重”

  “听闻那乌衣观有位女子,清绝,冷绝,亦是美绝。


  有人说她轻剑舞得极好,传一脉剑宗的风骨;也有说是前朝遗女,失了霞帔改成缁衣;还有人说她不过只是一经商客家的儿女,入了江湖不再知返。


  偌大江湖,却只有四人得她一顾。


  那天,我见着梅坞的小阁主一路带着烟尘挟着是花香前往观里,银鞍踏红泥。那天春至花开,万物潮生,众生拂渡,我已不知春日又何年。


  有天,我亲眼看见那江洋大盗摘了蓑竹斗笠,提着小酒携着莲藕转入扉门内。七月流火,夏蝉临着仲日,仄仄平平溢了天地。


  我还看见她亲自端出了在后山藏了...



  “听闻那乌衣观有位女子,清绝,冷绝,亦是美绝。


  有人说她轻剑舞得极好,传一脉剑宗的风骨;也有说是前朝遗女,失了霞帔改成缁衣;还有人说她不过只是一经商客家的儿女,入了江湖不再知返。


  偌大江湖,却只有四人得她一顾。


  那天,我见着梅坞的小阁主一路带着烟尘挟着是花香前往观里,银鞍踏红泥。那天春至花开,万物潮生,众生拂渡,我已不知春日又何年。


  有天,我亲眼看见那江洋大盗摘了蓑竹斗笠,提着小酒携着莲藕转入扉门内。七月流火,夏蝉临着仲日,仄仄平平溢了天地。


  我还看见她亲自端出了在后山藏了几冬的新茶,给了君山少庄主。远山入了秋,淡墨山青中,廖廖一乾坤。


  还有次,我看见中原武林盟主在她的后院,白雪似霰,入了眉眼,拂了一身还乱。白雪入怀,赤心烫剑,只一眼白茫了。


  不过我想,她也曾是恣肆,也曾是乖扬,稚骨历春秋还娇,蛾眉破山月长舒,来问天地几重,来与海山同归。”


一马山河

“雪衣”

耀眼的清光从地平线之下虬结交错,茂盛如葳蕤新叶,渗溢似水,堪堪盛开。枝蔓含风、花上溶冰、叶上留霜。漫天容华皑雪铺天盖地倾落下来,飘摇而来的雪花散入眉眼。晕过厚重的远山,天际的云霭,大地煞白如缟,顷刻间青山已白头。



他侧身避开旋转飞来的暗器,花褪残红、青杏尚小之时,仍指染晚冬寒冽,捎削着冷骨的风擦过他的脸颊,风乍起,吹落三世梨花,刹那之间银装素裹。


只在眨眼之间暗器消匿不见,浅淡的影子没入莽莽雪原,对面的老者犹未发觉。



“能来武林盟雪衣阁与盟主一比高下,老生死也瞑目了。”



步宠城那双黑似琉璃般的瞳眸中泯灭了些光火,一袭雪白的素衫渲满晚冬微华,竟堪堪...

耀眼的清光从地平线之下虬结交错,茂盛如葳蕤新叶,渗溢似水,堪堪盛开。枝蔓含风、花上溶冰、叶上留霜。漫天容华皑雪铺天盖地倾落下来,飘摇而来的雪花散入眉眼。晕过厚重的远山,天际的云霭,大地煞白如缟,顷刻间青山已白头。




他侧身避开旋转飞来的暗器,花褪残红、青杏尚小之时,仍指染晚冬寒冽,捎削着冷骨的风擦过他的脸颊,风乍起,吹落三世梨花,刹那之间银装素裹。


只在眨眼之间暗器消匿不见,浅淡的影子没入莽莽雪原,对面的老者犹未发觉。




“能来武林盟雪衣阁与盟主一比高下,老生死也瞑目了。”




步宠城那双黑似琉璃般的瞳眸中泯灭了些光火,一袭雪白的素衫渲满晚冬微华,竟堪堪折出一剪轻影,他抿长了唇线而后开口,微哑的声线颤动一地余弦。




“前辈言重了。”




武林盟雪衣阁,地处长安却常年积雪,如漫天云霭坠入,铺满。一片素白容不得一丝杂陈。




白裳人背剑孑立,雪缎轻袖,银丝流云纹。北风又烈了三分,吹散少年额前散发,这样的他润泽芳华,玲珑剔透却又不可亵渎。若不是少年流泻而下的墨黑长辫,就要融化入莽莽白原了。




倏然少年举剑,似白虹饮涧,玉龙下山,晴雪飞摊,老人惊住一时迈不开腿,这剑气出鞘引动八方地气汹涌而来,这杀气,不是江湖泛泛之辈能有的。额角的汗顺着老人眉须滑落。却不想剑锋稍转,掠过老人发丝,直直击向身后的琼白松林。




长空之间一声鹤唳,狭长猝寒,尖啸入云,白雪烫剑。




拨开重雪,一片素白中刹然映入猩红,鲜血在寒气中依旧滚烫,如刻烙般渗入三重雪中。江湖早就有传闻,中原武林盟主步宠城剑法凛冽,伤者绝无生还。




老人抖了抖玄色的袍袖,欲要走近去探那人的气息,却被少年挡住了。


是清隽的手腕,白袖口未束得很紧,他这一抬手便露出了几寸肌肤,细腻澄净,一丝不像江湖人的沧桑污秽。




——


“人已死,不必再探。”

一马山河

“一马山河”

这重重的山河被驮在一匹瘦马上,自此重剑撞地,浊酒晕肠,红阳藏岫,兵走城散,皆付诸山野,托体同山阿。

这重重的山河被驮在一匹瘦马上,自此重剑撞地,浊酒晕肠,红阳藏岫,兵走城散,皆付诸山野,托体同山阿。

一马山河

“罂粟”

笑靥便是那罂粟般溅落一地,漾开满地猩红:


“阿城,以你之命抵天下人之命,你又怎会不愿?”


肩头一阵微颤,银珠便碎了一地,碎裂的冰碴儿就生生镶到了骨子里:


“可我舍不得。”


笑靥便是那罂粟般溅落一地,漾开满地猩红:


“阿城,以你之命抵天下人之命,你又怎会不愿?”


肩头一阵微颤,银珠便碎了一地,碎裂的冰碴儿就生生镶到了骨子里:


“可我舍不得。”

一马山河

“为龙”

“人谓龙者能大能小,能升能隐。大则兴云吐雾,小则隐芥藏行。

敢问盟主是腾跃于宇宙之间还是伏于波涛之下?”


少年托首把弄手中狼毫,诘尔一笑。


“应是笋接合缝,珠两接称。”


少年鼻尖轻哼一声:

“当是咳吐谑浪,皆成丹砂。”




“人谓龙者能大能小,能升能隐。大则兴云吐雾,小则隐芥藏行。

敢问盟主是腾跃于宇宙之间还是伏于波涛之下?”


少年托首把弄手中狼毫,诘尔一笑。


“应是笋接合缝,珠两接称。”


少年鼻尖轻哼一声:

“当是咳吐谑浪,皆成丹砂。”



一马山河

“文火”

早失了水的碎木在炉火中咔嚓咔擦往空气中冒着,文火淬出一坛冷冽。


 我抬手解开他胸前缠着的白纱,朦朦胧胧晕着腌红,结痂的伤口却细细躺着丝红。


他似乎注意到了我眉头的情绪,声音很轻:“对不起,我昨晚没忍住......”

 “停停。”

我起身,“老夫可管不了盟主的床笫之事。”


回头我瞧见他半拉起白衣,侧身拾起床边的铜剪子,挑着炭火,火苗随他的动作忽的往上一蹿。


静待冷窗外,廊火迢迢,烧褪燃目。


侧目窥他,深目长眉,鼻骨清癯,这让我想到了放在藏经阁中的白...

          

早失了水的碎木在炉火中咔嚓咔擦往空气中冒着,文火淬出一坛冷冽。


 我抬手解开他胸前缠着的白纱,朦朦胧胧晕着腌红,结痂的伤口却细细躺着丝红。


他似乎注意到了我眉头的情绪,声音很轻:“对不起,我昨晚没忍住......”

 “停停。”

我起身,“老夫可管不了盟主的床笫之事。”

 

回头我瞧见他半拉起白衣,侧身拾起床边的铜剪子,挑着炭火,火苗随他的动作忽的往上一蹿。


静待冷窗外,廊火迢迢,烧褪燃目。


侧目窥他,深目长眉,鼻骨清癯,这让我想到了放在藏经阁中的白色象牙玉器。


再看,他的面色也润了。


笑我涯涘漫漫中浮游来去,虚意逞痴,终不似他这些年赤心不尽,恣肆坦荡,有举止榭飞扬,终究少年呐。





    



一马山河

梅坞酒阁

——“二十字节气 七十二候 二十八星宿 春种夏长 秋收冬藏 顺应天时 生生不息 天行有常 不为尧存 不为桀亡 周而复始 如期而至 是为天地之信”


梅坞酒阁,如其名。七七四十九层,环而上,傍青丘,临梅溪。


顺石道而行,路通无阻。


入一层,便可见一圭表,漆木圆盘边沿,刻有星宿名称和距度。另一圆盘,盘面标示北斗七星,边沿一圈三百六十五小孔。两盘正中钻同心圆孔。


日复一日,先民仰头观天,低头思量。隐隐可见刻有一句:木已腐朽,漆皮残存。


表身静默,却非无声。表身可度量,却也无边。


近梅溪便已将寻坞系在一畔,徒步顺石道而走。竹纹白靴步步踏...




——“二十字节气 七十二候 二十八星宿 春种夏长 秋收冬藏 顺应天时 生生不息 天行有常 不为尧存 不为桀亡 周而复始 如期而至 是为天地之信”



梅坞酒阁,如其名。七七四十九层,环而上,傍青丘,临梅溪。



顺石道而行,路通无阻。



入一层,便可见一圭表,漆木圆盘边沿,刻有星宿名称和距度。另一圆盘,盘面标示北斗七星,边沿一圈三百六十五小孔。两盘正中钻同心圆孔。



日复一日,先民仰头观天,低头思量。隐隐可见刻有一句:木已腐朽,漆皮残存。


表身静默,却非无声。表身可度量,却也无边。



近梅溪便已将寻坞系在一畔,徒步顺石道而走。竹纹白靴步步踏入神圣又隐蔽的地段,不觉步伐变沉,恍惚间如同见日月山河斗转星移,云岫江海奔赴万年。早闻梅坞,只因不信或是不屑传闻,也因马蹄匆匆无时拜访。此时心中竟蓦然涌生敬畏,并非于梅于酒,只因年年月月天地苍生生生死死,山河人间生生不息。



“是来讨酒吃的么?”迎面走来一少年,银铃曳曳,着露腰短衣,面若秋月,色如春花,目若秋波,眉眼含笑。怀里的大胖猫见了人,索索挣扎了下来,落了一身毛,却蹭在白衣人脚下。


“小东西坏死啦。”

脚边被毛绒的肥物挨着,不禁怀笑看着。抬眸,拱手,“我来讨个生死酒的。”言罢,从怀中摸出那张纸。


廊阁通幽,步步都踩出尘土脆裂的声响,半盏快燃尽的烛台托在人手掌,曳曳火光恍惚照亮了酒阁的岁月。


不知环环回回绕了几层,只觉得每一层是崭新的,不类原下几层的丝毫,却又给人没有盘梯登楼的错觉,七七四十九层又像是线牵着魂绕着,各自成阁却又生生相息,竟……



像是生死轮回。


天地化舟,生死便坐两边。


红衣人的步子却是轻快,每一步走得都好像要把火蛇子也晃灭。


待回神,便只听见若有若无的打鼾,再细看——竟是一白须老儿,怀里还抱着半壶没干尽的酒却已经仰头不省人事了。



“阿翁,我进去取酒啦。”





一马山河

|.抚琴.|

不必清风明月,无须野猿老鹤,一张七弦琴,二两春风,三分流水便足矣。
-
长发倾泻抚了他眉眼缱绻。泠泠五调,冰弦冷韵,清越高绝,不比若水流石上,风起入松下,应是那脚下的软水泥潭,你越是锋芒不羁他就越是温柔,温柔的可恨至极,只是款款地抹去你的全部劲力,无奈,只得慢慢与他厮磨。
漫漫炉烟就生生洇进了五脏六腑,咳不出,漾不开。
常言抚琴人若仙,听琴者必受其迷醉,有如烟来云聚于四周,就是拨云开雾也难逃其间。
.
晃了神便是闻见野鹤惊起,小楫轻舟渡,。有白云解意,清风寄情,倏的又是四弦帛裂,银瓶乍破,在碎裂的弦音声声迸溅中,恍惚见一男子眉目熟晓,银坠伴风曳曳,温言:
“琴者,禁也。”
又是枕山而眠的少年,白衣翩跹,目光清...

不必清风明月,无须野猿老鹤,一张七弦琴,二两春风,三分流水便足矣。
-
长发倾泻抚了他眉眼缱绻。泠泠五调,冰弦冷韵,清越高绝,不比若水流石上,风起入松下,应是那脚下的软水泥潭,你越是锋芒不羁他就越是温柔,温柔的可恨至极,只是款款地抹去你的全部劲力,无奈,只得慢慢与他厮磨。
漫漫炉烟就生生洇进了五脏六腑,咳不出,漾不开。
常言抚琴人若仙,听琴者必受其迷醉,有如烟来云聚于四周,就是拨云开雾也难逃其间。
.
晃了神便是闻见野鹤惊起,小楫轻舟渡,。有白云解意,清风寄情,倏的又是四弦帛裂,银瓶乍破,在碎裂的弦音声声迸溅中,恍惚见一男子眉目熟晓,银坠伴风曳曳,温言:
“琴者,禁也。”
又是枕山而眠的少年,白衣翩跹,目光清亮:
“我要这浩浩江湖无限山川,随手一撩拨都有我的痕迹。”
琴越操越急,支离的碎片又接踵而来,残阳昏黄,血流成痂,尽处是一声狂笑,几分撕裂,几分癫狂:“乱世江湖,你不扰人,人自扰你。”
噔——
弦便乍裂了。
.
石亭下却依旧是散发弄弦,泠泠七音成了凉泉汩汩浸到了心尖。
这定是美人抚琴,无可自拔,糜烂了心扉。
便欺身压来,“苏二公子,会弹《芙蓉调》吗?”
———
琴者,禁也。古人制下,原以治身,去其奢靡,抑其淫荡。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