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七七事变

5655浏览    99参与
Vbbay_不定时诈尸期中考年十冲刺

[华诞70周年个人12h]愿你百花盛放,愿你万古流芳

日中 午时[11:00~13:00]

——愿你百花盛放,愿你万古流芳。”

“二十九军,但凡有一个人在,日本人就休想越过卢沟桥。”

 

正午的阳光实在是有些刺眼,而日本也终于把他的全部目的暴露在了青天之下。

他们想要他,想要一整个中国。

他的半个身子都已经淹没在炮灰之下了,他半跪在高台上,但目光是前所未有的坚定。

因为,西安已事变,抗日已被提上日程,属于他的未来不远了。

但是,他又一次低估了日本的无耻。

仅仅是一个士兵的走丢,便以此为借口进入宛平城,那个北平的门户。他在心中嗤之以鼻,但是下一刻战争直接被打响。

交涉之中,便敢偷袭。日本真是无耻奸诈,他怒吼...

日中 午时[11:00~13:00]

——愿你百花盛放,愿你万古流芳。”

“二十九军,但凡有一个人在,日本人就休想越过卢沟桥。”

 

正午的阳光实在是有些刺眼,而日本也终于把他的全部目的暴露在了青天之下。

他们想要他,想要一整个中国。

他的半个身子都已经淹没在炮灰之下了,他半跪在高台上,但目光是前所未有的坚定。

因为,西安已事变,抗日已被提上日程,属于他的未来不远了。

但是,他又一次低估了日本的无耻。

仅仅是一个士兵的走丢,便以此为借口进入宛平城,那个北平的门户。他在心中嗤之以鼻,但是下一刻战争直接被打响。

交涉之中,便敢偷袭。日本真是无耻奸诈,他怒吼。但是却无法阻止那些嚣张的军国主义者的铁骑踏上卢沟桥。他看见二十九军里的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在消逝,他却无能为力的改变这一现实。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明明已经经历了那么多的苦难与侵略,明明他的信仰已经重新屹立在黑夜之间,为什么,他还是无能为力这一切。

他只能看着那些将士前仆后继的冲上去,“战死者光荣”。

他只能听着一声声炮响,听着冰冷的刀刃划过他战士的肌肤。

“二十九军,但凡有一个人在,日本人就休想越过卢沟桥。”

每一个人都为此战死到最后一刻,他甚至看到有人死不瞑目,枪仍然指着日本铁骑刚刚绝尘而去的方向。

全军上下,没有一个是孬种。

“战死者光荣,偷生者耻辱。荣辱系于一人者轻,而系于国家民族者重。国家多难,军人应当马革裹尸,以死报国。”这是二十九军副军长佟麟阁动员之语。

然后他战死在前线,而与他一起的还有一三二师长赵登禹。

赵登禹,佟麟阁,他把这两个名字在齿间咀嚼了一遍又一遍,铭刻在心间。

他告诉自己,如果将来,如果他还有将来,北平,这个曾经被他们鲜血洗刷过的城市,要留下他们的名字。要在未来某一天告诉他们,他们的付出没有白费。要让他们看到未来象征胜利的花朵盛放,要让他们的战绩万古流芳!

但是,这些人的存在还是没有挽回北平的沦陷。他站在高台之上,拖着残破不堪的身躯,看着那些人趾高气扬,他却只能暂且忍声吞气,等待那不久之后的未来,他沉默已久的反击。

他相信,这一天,不远了。

 @AJIA 850字

曾经沧海

十万青年十万兵【《血战南苑》读后感】

——依旧赠亲爱的 @闻啸 大大


读完最后几章的时候,完全失去控制地哭了好久。

以至于现在已经做不到以客观评论者的视角去探讨文章写作层面的许多,只是出于本能地、语无伦次地想写点什么。

少年气。

每每思及全文基调时,脑海里都会第一时间浮现出这个词。

大大对每一个人物的言行、情感与心态的把握依旧非常精准细腻,恰到好处。前半段的故事带着那么一点别样的“校园风”,甚至有那么一些瞬间让人仿佛看到了中学时代的自己。打打闹闹、形影不离,一起吃饭、一起上课、一起在空闲时间聊八卦发牢骚。十六七岁的年纪,满腔热血、胸怀理想,天真而叛逆,勇敢且偏执。

少年。这本该是多么美好的一群人...

——依旧赠亲爱的 @闻啸 大大


读完最后几章的时候,完全失去控制地哭了好久。

以至于现在已经做不到以客观评论者的视角去探讨文章写作层面的许多,只是出于本能地、语无伦次地想写点什么。

少年气。

每每思及全文基调时,脑海里都会第一时间浮现出这个词。

大大对每一个人物的言行、情感与心态的把握依旧非常精准细腻,恰到好处。前半段的故事带着那么一点别样的“校园风”,甚至有那么一些瞬间让人仿佛看到了中学时代的自己。打打闹闹、形影不离,一起吃饭、一起上课、一起在空闲时间聊八卦发牢骚。十六七岁的年纪,满腔热血、胸怀理想,天真而叛逆,勇敢且偏执。

少年。这本该是多么美好的一群人啊。这本该是多么美好的一段岁月啊。

可是乱世不值得。

当欢乐的嬉笑声背后逐渐显出阴谋的帷幕一角,当激荡的豪情被掣肘的内忧生生阻遏,当原本可以在和平年代长相厮守的一双璧人不得不因立场的敌对而向彼此扣动扳机,当冷静坚强的母亲在无边的绝望里与爱侣十指紧扣、相拥长眠。

当隆隆的炮火无情地撕碎了少年纤尘不染的梦,当那些朝夕相伴的师长挚友转瞬间与自己永诀,当那个原本清明而缤纷的世界,须臾只剩下了硝烟与血腥,剩下无数残破的冰冷的躯壳,剩下一片凄冷的天地寂寂。

当他们生于斯长于斯、每每念及都会热泪盈眶的故土,山河破碎,满目疮痍。

美好的少年,如诗如梦的少年,像清风牛奶一样明朗柔和的少年,他们本该拥有一个更恣意张扬、无忧无虑的青春,却只能以最残忍的方式、以一种生命本难承受的速度痛苦地成长。他们也会在恶战将至时茫然无措,也会在贴身肉搏时犹显稚嫩,也会在骤然面对生死时无可抑制地感到恐惧。

但是他们的背后是南苑,是北平,是他们的中国。即便实力悬殊、希望渺茫,也一步都不能后退。

他们没有放弃自己的祖国,没有放弃一寸国土。

最后,率真冲动、不谙世事的孩子死去了,勇敢坚韧、沉稳果决的战士浴火重生。“既然选择了背负家国的重担,就一定要背负到底。”

真让人心疼,也真的让人感到欣慰。

所以慢慢地明白年轻的军官们为什么拼上性命也要保护这些少年,明白他们凝视着每个人的双眼说出“好好活着”时心底的期许和寄托。

他们是中国的希望,是中国的未来。

而希望和未来,正是每一位血战疆场的军人在时代漫长的寂灭中想要拼死守护的火种。

终有一日,烈火燎原。

王世豪、杨逸、张荣轩、尹慎言、鹿鸣、张浩然、王猛、石磊,还有很多很多像他们一样可敬、一样可爱的人。

你们不会死得没有名字。

你们是中国的少年,中国的军人。

你们的名字永远、永远不会被遗忘。

所幸结局的大队长终于还是跟俊杰见了一面。如他所言,战士的道别无须再见。奋勇杀敌,方是中国儿男。

这是父辈的名誉,是军人的荣光,是中国少年的责任。

 

几句严格意义上并不在题旨之内的话,但也的确是看文时的所想所忆。

小学三年级之前一直住在卢沟桥附近几公里,每天上学放学在班车上都能望见。清明回去时老家跟记忆里变化不大,临近西南城郊,远不及市中心热闹繁华。道路不宽,房屋低矮,清冷安静,天是淡淡的铅灰色。

南苑附近也去过几次。在一片很大的公园里骑过车。沿着木栈道走进去,宽阔的草场上能看见鹿和孔雀,春天路边开满一簇簇的野花,游人如织。在南苑机场坐过一两次飞机,比首都机场规格小得多,但也的确清净,听说过不久也要关闭了。

今天晚上回家的路上,看见国庆70周年游行排练的车队从身边经过。很长很长。十年前参加游行的时候还是个小学生,懵懵懂懂的记忆最近变得越来越清晰。当时我们方阵的名字叫:明天更美好。

就像很多很多年前少年那个缱绻的梦境里,山河清明,华夏崛起,太平盛世终归没有失约。而也总有一些无法被岁月掩盖的足迹,铭刻着历史深沉的脉搏。

我总相信,他们也都能看得到。一定能。

 

《血战南苑》跟《宋岳霖敢死队》的设定同属一个抗战宇宙,一脉相承。所以本文的标题也恰好跟之前的长评遥相呼应,可算作姊妹篇,以酬大大的心血和美文。适逢国庆七十周年之际,也算借追文码点字,略表心意。

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兵。

一路走来,满怀风雨。我依旧坚信我们和我们的中国,值得——也终将拥有一个更开阔、更明亮的未来。

===========================================

最后还是想强烈安利大大超级棒的文,每一篇都看得热泪盈眶。这个读后感写的不好,没什么理性的分析与评述,也没能涵盖大大文中全部的亮点虐点,没能兼顾到每一个熠熠生辉的人物(比如我的大队长…)。码字的时候完全平复不下来,只能零散地记录下一些感受,勉强算是看文衍生的随笔散文,实在不敢称一个“评”字。但至少心意是在的。

希望大大不嫌弃,也永远乖巧等着看其他的作品。


另,今天是9.18,在这个特殊的日期发这篇抗战相关的文,以悼国殇,以祭英灵。吾辈自强。


2019.9.18

闻啸

【原创抗战】学生兵之血战南苑 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三章   父辈的名誉


王俊杰知道,自己必须找到冯洪国。如果放任他的大队长也在这场战斗中离他而去,他会疯的。

已经有太多的人离开,他感觉自己的灵魂也随着他们,携带着隔天之前却远的像上辈子的生命,离他而去。

他必须留下冯洪国,这样他才能留下自己,留下那个王俊杰,那个冲动的、心直口快的、倔强到匪夷所思的、横冲直撞惹所有人生气的王俊杰。

他不能变成行尸走肉,他想活着,所以他必须找到冯洪国。

村子的村民不知道都躲去了什么地方,厮杀战斗的声音仍然可以听见,王俊杰记得中队长教过,在这种场合,日本人很有可能留下士兵清理战场,搜寻敌方遗落的散兵或是伤员,一刺刀下...

第三十三章   父辈的名誉



王俊杰知道,自己必须找到冯洪国。如果放任他的大队长也在这场战斗中离他而去,他会疯的。

已经有太多的人离开,他感觉自己的灵魂也随着他们,携带着隔天之前却远的像上辈子的生命,离他而去。

他必须留下冯洪国,这样他才能留下自己,留下那个王俊杰,那个冲动的、心直口快的、倔强到匪夷所思的、横冲直撞惹所有人生气的王俊杰。

他不能变成行尸走肉,他想活着,所以他必须找到冯洪国。

村子的村民不知道都躲去了什么地方,厮杀战斗的声音仍然可以听见,王俊杰记得中队长教过,在这种场合,日本人很有可能留下士兵清理战场,搜寻敌方遗落的散兵或是伤员,一刺刀下去 一了百了。

他提心吊胆的在村子里搜寻了一圈,成功躲过了一个班的日本兵,但是并没有冯洪国的身影。他甚至都鼓气勇气查看了地上散落的尸体,不过并没有上校军衔的军官。

向南追出村子,天色已经变得黑暗,王俊杰多了个心眼,他放弃了庄稼地之间的小路,直接在高粱地里慢慢向前摸索,月光明亮,但有风,风吹得成片的高粱左右摆动窸窣作响,倒为他提供了完美的掩护。

他贴着小路在庄稼地里悄悄前行,心惊胆战,他从来没有一个人走过夜路,更别提是在硝烟和血腥还没有散去的战场。他一会儿觉得无边孤单,好像世界上只剩下了他一个活人,一会儿却又感到暖洋洋的陪伴,似乎这个白天逝去的那些人,都飘在他身边安安静静的陪着他,带着笑,还有打着旋儿的川音。

走了大约半个小时,太过寂静的夜让他生出彻骨的疲倦。太不一样了,这一天以轰炸和炮击开始,射击和肉搏过场,却以他一个人的天地寂寂结束。

耳鸣从若有若无变得震天动地,他停下脚步,抬起头望望月朗星稀的夜空,感觉更晕了。

但是这短短一天,已足够让他对周围潜藏危险的反应成为本能。

一只手刚刚搭到肩上,王俊杰下一秒像疯了似的转身甩开,抬起他手中的三八式。

“俊杰,是我。”

张浩然压低的气声让王俊杰舒了口气,接着热泪涌上眼眶。

他双膝软倒,张浩然在王俊杰跪下扑到之前从正面接住了他。

王俊杰的脑袋枕着张浩然的肩膀,他不相信的上下拍了拍张浩然的脊背,确认了手下的真实,一瞬间,所有的委屈都像决堤的洪水,带着眼泪汹涌而下了。

“浩然哥……浩然哥……”

他下意识的仍然不敢大声哭,只能用气声吐出呜咽,紧紧的抱着张浩然,抱着过去的王俊杰仍然存在的证据,嚎啕大哭。

张浩然也眼含热泪,笑着紧紧拥着弟弟,轻声感叹:

“你活着,太好了……”

他安慰的拍了拍王俊杰的脊背:

“俊杰,这里不是叙旧的地方,咱们要赶紧离开,我带你去找大队长。”

王俊杰立刻放开张浩然,所有的思考能力眨眼都回归了。

“大队长没事吧?!”

张浩然打了一个“跟我来”的手势率先猫着腰走出去,王俊杰也用同样的姿势跟上。

“大队长伤很重,腹部和右肩都中弹了,最棘手的是他的右腿,右腿上似乎嵌进去了不少弹片,我不敢向外拔,这只能先草草包扎住,他到现在还是没醒。”

张浩然似乎把王俊杰带离了小路,领向了高粱地中央,很快他们看见了一个小草棚,似乎是农民看地用搭建的,呈一个三角形直接支楞在地上,也就在一个普通人的腰的高度。

“找到你就太好了,”张浩然和王俊杰在草棚口半跪下,张浩然仍然用气声吩咐王俊杰,“大队长一直在发烧,我必须给他找点水,你在这里看着他,注意周围的一切风吹草动。”

“好!”

张浩然没有多做停留,接着再次向高粱地外摸去,王俊杰深吸一口气,转身爬近草棚。

草棚里一片黑暗,但是月光仍然透过简陋搭建的缝隙投下几片光带,其中一片清晰映照出冯洪国的脸。他昏迷着,从前总是整洁疏淡到仿佛一块冰晶的面庞如今沾染着硝烟和血污,他的眉头轻微蹙着,显示出他正在承受折磨,最明显的是他的嘴,平日那两片不苟言笑的嘴唇现在苍白着,满是干皮,嘴唇微微张着,吐出的气息——王俊杰伸手试了一下——也是火热火热的。

其他的部分全部沉溺在棚子的黑暗里,王俊杰看不到,只闻得出狭小的草棚里浓郁的血腥味道。

那是大队长的血。

“大队长,你一定要撑住啊……”整整一天下来,不管白日的炮火和厮杀有多可怖,王俊杰却从没像现在这样感到无助,他深恨自己的无用,留不住世豪,留不住杨逸,留不住张荣轩尹慎言,留不住其他在过去的半年里与他朝夕相对的军训团同学,难道现在……大队长也要离开他了吗?

现在他只能坐着,无助的看着被伤痛折磨、徘徊在生死线上的冯洪国。

他鼻子一酸,两颗泪珠接着滚下来了。

在黑暗中轻轻摸索到冯洪国的手抓住,仿佛就像抓到了求生的绳索,他万分委屈,再开口时已经带上了孩子的哽咽:

“大队长……一定不要死啊……”

那无力任他抓着的手忽然紧了紧,虽然力度微弱的像是被吹开的羽毛。

“大队长!”王俊杰立刻凑脸上去。

冯洪国缓缓睁开眼,但是黑暗让他分辨不出旁边的人是谁。

“张浩然……”他的目光迷蒙,显然神智还不清醒。

“大队长,我是王俊杰。”王俊杰抓紧了冯洪国的那只手,激动的两只手捧住,“我是王俊杰!”

冯洪国的嘴角扯起一个极微弱的弧度,似乎想笑,但是下一秒他弧度消失了,迷蒙的目光中泛出几丝萧杀和空冷:

“张浩然?”

“浩然哥给你找水去了,他没事。”王俊杰急忙回答。

冯洪国那只手握紧了,本来强力睁开的眼缝也变大了不少。他用力的看着王俊杰,不顾身上的疼痛,竟然微微抬起了头:
“马上……走……这是命令……”

王俊杰无措的看着冯洪国最终痛的摔回干草上:

“大队长,你现在的状况不适合移动,等浩然哥回来我们商量商量不行么?”

冯洪国猛地皱起眉头,唰的睁开眼睛瞪着他,把王俊杰握着他的那只手用力向外一推。

到了这个地步王俊杰明白了冯洪国的意思:

“大队长,我们不会抛下你自己走的!”

“这是……命令!”前面两个字是气声,后面两个字冯洪国终于成功发出了声音。

“今天你也是违抗军令了的吧?”王俊杰的倔强脾气也上来了,“第三大队向南撤退,分明和第一第二大队不一样!大队长,我们这是以你为榜样!今天我和浩然哥肯定不能听你的命令!”

冯洪国盯着他,他也毫不服输的瞪着冯洪国。

僵持了三四秒,冯洪国败阵下来。

“大队长,你忍忍,”看着面露痛苦之色的冯洪国,王俊杰顿生歉意,心道跟一个虚弱的伤员置什么气,他一边懊悔着一边无意识的触碰着冯洪国的胳膊,好像这样才能让自己安心,“浩然哥马上就回来了,肯定会找到水的。”

冯洪国无力的咳了两声,再次缓缓睁开眼:

“其他人?”

王俊杰摇了摇头,忽然又想起冯洪国大概看不见自己的动作,只好道:

“都不在了……”

他垂着头,半晌听不到冯洪国应声。

“大队长?”再抬头,发现冯洪国闭着眼睛——又昏过去了。

冯洪国的烧越来越高,王俊杰也变得越来越担心,担心冯洪国又担心张浩然,不过在他下定决心出去寻找张浩然的时候,张浩然回来了。

他带着满满一壶水回来,小心翼翼的给昏迷中的冯洪国喂了几口,又递给王俊杰让他喝了几口,然后两人相视一眼,张浩然道:

“俊杰,你和大队长在里面,我在棚口留意着外面的动静,你要抓紧时间多睡一会儿,明天我们还要寻找大部队。”

“浩然哥,咱们轮流守夜,你守上半夜我守下半夜,到时候你来叫醒我就行。”

张浩然知道王俊杰的倔强脾气,也没有反驳,爬到棚口面朝外坐好,回头对他咧嘴微笑,露出两颗虎牙:

“行。”

王俊杰在冯洪国身边坐了一会儿,然后耐不住汹涌而上的疲倦,就着棚子里的干草,也躺了下来。

他侧身躺在冯洪国身边,借着棚顶漏下的几片月光,他仍然能看清冯洪国身上的灰蓝色军装,王俊杰轻轻蹭了蹭,让自己的额头抵上冯洪国的肩膀。

他想起了刚到军训团被罚的那个夜晚,把自己背回宿舍的那宽阔的脊背,又想起了今天,轻轻把濒临崩溃的他拉回平静的那个怀抱。

军训团还在——只要他的大队长还在,他的家就还在……

过去的那个王俊杰,会横冲直撞口无遮拦率性而为无忧无虑的王俊杰……就还在……

“大队长,一定不要抛下我们……”

他喃喃的吐出这一句,像是孩子的祈求,接着沉沉睡去。

他以为,经历过这地狱的一天,他会做很多噩梦。

然而梦很美好。

梦里,王俊杰、王世豪还有杨逸,并肩站在巨大的舞台上,天地壮阔山河清明。没有侵略没有压迫,没有轻蔑没有侮辱,他们为生在华夏而骄傲昂扬,他们一起看到民族雄起,看到中国屹立。

他是嘴角带着微笑醒来的。

东方的天空已经由紫红色变成了玫瑰色,天空万里无云澄净洗练。

“浩然哥,你没叫我?”

坐在棚口整理枪支的张浩然对他不好意思的笑笑:

“对不起啊,干的入神就忘了。”

王俊杰想发火又想哭,然而怔了两秒只是轻声道:

“那你进来睡半个小时吧。我看着。”

“天快亮了,这个时候不合适,我们要赶快出发。”

张浩然蹲起来,把枪重新背回 背上,抬脸四顾确认方向,自己开解着:

“嗯,有太阳,不错,帮助辨认方向。”

王俊杰帮他 把仍然昏迷的冯洪国搬出棚子,在白天充足的光线下见到冯洪国的样子,王俊杰的心都快碎了。

帮着张浩然把冯洪国背上背,王俊杰过意不去:

“浩然哥,一会儿我和你换着背大队长。”

“行啊,”张浩然仍旧是笑,洁白的小虎牙闪着温和包容的光芒,“不过现在咱们赶紧出发,后面再说。”

他们沿着高粱地继续向南,但是农田也有个边沿,出了高粱地,他们进入一片树林,树林里发现了几个特务旅士兵的尸体,张浩然和王俊杰至少能断定,他们追赶大部队的方向没有错误。

张浩然没有让王俊杰接手,一路背着昏迷不醒的冯洪国,脚步稳健轻快,根本没有需要停下休息的意思,所以王俊杰也找不到时机,走了两个多小时,他们摸到了下一个村子的边上,张浩然留王俊杰照看冯洪国,自己摸进去侦查,回来的时候面沉似水,总是安静淡然的目光中压抑着燃烧的很旺的怒火。

“浩然哥,怎么了?”

“目前判定村子安全,没有日本人,”张浩然沉沉的看了王俊杰一眼,肃杀的表情让王俊杰在张浩然又一次背起冯洪国的时候并没有出声反对。

王俊杰从来没有见过这个样子的张浩然,似乎有点——吓人。

但是接下来他看到了更吓人的景象。

村子里安静的可怕,却不是因为没有人,而是因为满村的人都在。

——都是尸体。

王俊杰有些慌张的打量着周围的景象,一幕幕的就像接连不断的袭击,他的眼睛应接不暇,下意识的,打着哆嗦的手寻到冯洪国垂在张浩然肩膀前的胳膊,抓住了他的袖子,王俊杰才控制住没让自己落荒而逃。

张浩然则是目不斜视,背着冯洪国,找到一处民房,把冯洪国放到炕上让他躺好:

“你照看着大队长,我去看看有什么可以吃的,我们必须补充一下体力。”

王俊杰吞咽了一下点点头,目光仍然止不住的往房门口那具横卧的尸体上瞟。

那是一个和他差不多岁数的农村少年,打着赤膊,肚子上有一道伤口,在七月的天气里已经开始隐隐的现出紫色。张浩然注意到王俊杰的目光,没说什么,出门的时候先把那尸体搬到了别处,然后才去的厨房。

过了几分钟,床上的冯洪国发出了微弱的声音:

“王俊杰……”

王俊杰立刻转身奔到床前:

“大队长!你醒了!要不要喝点水?感觉怎么样?”

冯洪国的目光缓缓在屋里转动一圈,才问道:

“张浩然呢……”

“找吃的去了,大队长你饿不饿?”

冯洪国的嘴角勾了勾,闭上眼,顿了两秒才复又睁开:

“部队……怎么样……”

“咱们的方向应该没错,相信很快能追上的,大队长你就别操心了。”

冯洪国又笑了笑,笑容苍凉又无奈,他闭上眼睛没再说话,王俊杰一时也不知该说什么,但是很快,骤起的枪响打破了这份静默。

王俊杰抓起枪奔到门口,正碰上冲进来的张浩然:

“大意了!快走!这里还有日本人!”

张浩然把和他一起挤到冯洪国身边的王俊杰推到一边:

“这种时候了!我背着行动更快!别添乱!”

王俊杰承认自己也是昏了头了,毕竟张浩然的年纪和身高都比他多,他不得不承认这是最好的方式。

张浩然背起冯洪国,冯洪国咬着牙关没发一声。

“大队长你醒了!”张浩然道。

“快走。”冯洪国只从牙关里挤出一个微弱又简短的命令。

他们疾步出了屋子,此刻枪声已经变得密集,却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张浩然带着他们在屋后以及街角快不行进审时躲藏,王俊杰注意到,原来交火是日本人和其他人。

“应该是搜索队……”冯洪国强迫自己打起精神和他们一起张望,然后尽量让自己的声音不那么微弱,“撤退过程中经常会派出搜索队,搜索后面掉队的士兵。”

“那我们找到他们就有希望了。”王俊杰终于看到了希望。

冯洪国咬牙忍过又一波疼痛:

“现在还不知道日军兵力……”

他想着万一日军兵力优于搜索队,搜索队肯定不会恋战,他们会找时机迅速撤退,到时候手下这两个孩子再要追又会远了。

“放下我……”

他努力找回从前的命令语气,但是虚弱的身体实在是让他的口吻打了太大的折扣。

“大队长,没得商量。”王俊杰一边帮张浩然注意着另一侧一边应声道,“回去你送我们上军事法庭吧,但是我们俩绝对不会把你丢下。”

“俊杰说的对,大队长。”张浩然也一面冷静的观察着形势悄声前进一面道,“我把您背出来的,我就要把您好好的背回部队。”

冯洪国烦躁的吭了一口气,疼痛和虚弱让他的耐心所剩无几,然而现在这幅样子,这两个孩子已经不服管反了天了。

但却是祸不单行。

他们刚刚从一栋民房的后面探出头,日语的咋呼立刻响了。

“快走!”

张浩然掉头就走,王俊杰也扶着冯洪国的一侧,一边随着跑一边回身开枪。

后面日本人扯着嗓子的咋呼声很快追了上来,接着原本枪声密集的那一侧也传来了渐行渐近的日语呼喊。

“放下我。”

冯洪国加大了声音,两个少年这时候直接选择充耳不闻了。

正在埋头疾行的张浩然忽然扑到,连带着冯洪国两人一起滚到地上。

“浩然哥!”

王俊杰吓得头皮一麻,身体本能让他躲到最近的另一侧的一处石磨后,张浩然则随即爬起抓住冯洪国的肩膀往最近的一处民房拉。

王俊杰在石磨后继续还击,找机会扫了不远处的张浩然几眼,正巧又见到张浩然身子震颤了几下。

“浩然哥!你没事吧?!回答我!”

张浩然没应声,转作坐姿继续拉着冯洪国向身后的民房移动,冯洪国也全力撑动的手脚配合着张浩然的动作,王俊杰又放了几枪,弹夹一卡,没子弹了。

王俊杰把三八式一丢,冲过子弹横飞的路面,准备冲到张浩然一侧。

一颗子弹狠狠的咬上他的右侧小臂,王俊杰没顾得上哼出那声疼,冲到张浩然身边,伸出左手拉住冯洪国的另一侧肩膀,帮他一起把冯洪国向民房里拖。

终于三个人一起摔进房子里。

“大队长!!”

王俊杰第一反应就是爬起来扑到冯洪国身边。

冯洪国卷着身子疼的浑身颤抖,但王俊杰刚刚扑到他就大力把王俊杰推开,用最大的声音嘶声吼着:

“看浩然!看浩然!!”

王俊杰这才想起张浩然,慌慌张张的越过冯洪国扑到张浩然身边。

“浩然哥!”他把张浩然抱进怀里翻过来,看到张浩然被鲜血浸湿的前胸,只感觉脑袋轰的一声炸了,眼前什么都看不见了,除了张浩然微笑的脸就只有白茫茫的一片。

“浩然哥,你别这样。”外面日本人的呼喊声仍在继续,但是交火声音也近了些许,王俊杰不知道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只觉得天塌了,他可以跟着浩然哥,听他的命令,跟着他行进的方向,大队长倒下了,似乎只要他的浩然哥还在,一切就都还有挽回的余地,“你别这样……我怎么办……你得帮我……咱们一起把大队长带出去……浩然哥,我一个人不知道怎么办……”

他吓得反复叨念,完全没意识到自己的泪水啪啪的往下掉。

张浩然胸前不只中了一弹,一张嘴血就喷涌而出,他的声音飞速衰弱下去,甚至比冯洪国的还让王俊杰听不清,王俊杰只好发着抖凑近了耳朵。

“我爸是……汉奸……”张浩然笑着看着王俊杰,眼角涌下一行泪水,“如今……我算是……给……我们家……挣回了点……中国人的……名誉了……吧……”

最后一个字呓语似的飘出口,他的微笑凝止在俊秀清逸的脸上。

“浩然哥?……”王俊杰剧烈的发着抖,哆嗦着唤了几声,终是知道张浩然也走了。

王俊杰下意识的看向冯洪国的方向寻找安慰,但是入目的景象让他惊呆当场。

冯洪国的目光和黑洞洞的枪口都一样,冷冰冰的指着他。

“大队长……”王俊杰的颤抖停止了,外面的枪声和日本人的呼喊声也停止了,这个世界停止了,王俊杰的整个生命都停止了。

随着南苑的一切停止了……

“滚……”

冯洪国伏在地上,右手撑着身子,重量都落在手上的右肩膀上,他的腹部的伤口和腿上的伤口也在崩裂,汩汩流出鲜血,然而的表情是沉默冷厉的,他的左手握着他的勃朗宁,眼中杀气弥漫。

“大队长,别扔下我……”

王俊杰哭的完全像个孩子了,杨逸走了,王世豪走了,中队长走了,代理大队长也走了,如今张浩然也走了,一切能留住昨日的王俊杰的人都走了,冯洪国是唯一剩下的,如果冯洪国再抛下他,王俊杰知道自己就真真正正的死了。

——那个热血激情、单纯冒进的少年王俊杰,就真的死了。

他哭着,手脚并用向冯洪国爬了一步,然而冯洪国赤红的眼中只是泪水与怒火更加弥漫,他顿了顿,忽然调转枪口,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

“走——!!!”

他用尽所有的力气对王俊杰大声吼道。

“大队长,我不走!”王俊杰能做的唯有嘶声呜咽。

冯洪国浑身紧绷,他剧烈的颤抖着,与抛弃了所有的骄傲只留下一个稚子面目哭泣的王俊杰对视着,一行热泪从冯洪国怒火熊熊的眼中滑下,然后他忽然放松了,眨掉眼里的泪水,轻声道:

“我答应你,我一定会活着——你快走……”

王俊杰哭的浑身发抖,只能不断的摇着头,求生一样的紧紧看着冯洪国:

“我不走……大队长……别抛下我……我不走……”

冯洪国再次瞬间崩起身体,调转枪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自己本已经伤痕累累的右腿开了一枪。

“不要!!”王俊杰尖叫道,第一反应就是冲上去,然而下一秒他的动作还是被冯洪国再次指回自己太阳穴的枪口止住了。

冯洪国疼的嘴唇都与脸色一同变成了惨白,他喘息着用尽最后的力气大吼:

“我不是开玩笑——你要是想逼死我!就尽管留下!!”

王俊杰深吸一口气,竟然瞬间冷静了。

他也说不上来在这样的情况下这诡异的冷静从何而来,可是他的神思,竟然在痛到至极慌到至极之后,回归了原点。

他深吸一口气止住呜咽,擦了一把眼泪,虽然说话中仍有几声抽泣控制不住的溜出:

“大队长,你答应过了……你会活着……”

冯洪国软瘫下来,枪口离开了自己的太阳穴些许,他看着王俊杰,有气无力的笑了笑:

“用我父亲的名誉答应你……”

王俊杰再次狠狠的擦掉涌上眼眶的泪水。

他捡起张浩然的枪,摸向后门。

在门口,他顿住了。

后面有死去的张浩然,还有挣扎在死亡线上的冯洪国。

他眨眨眼,再次眨掉眼中涌上的眼泪。

——王俊杰已经死了。

那个少年死了。

现在他是一个战士了,背负了所有死去人的期望,为了民族的未来,已经没有了自己的战士。

他没有回头望,拉开后门,看了看两边,然后奔了出去。

冯洪国看到王俊杰离开,指在自己的太阳穴上的枪口终于无力垂了下去。

太疼了,也流了太多血……所有的不适在现在一起向他袭来。

他已经不怎么能听清外面的枪声了,不知道交火是不是能继续蔓延到这里,如果是的话,他或许还能为那个孩子挣一点时间。

晕头晕脑的四顾 一圈,然后他艰难的转了个方向,握着他那把勃朗宁,用仅剩的左手,一点点蹭着地面,两三步的距离,像是一辈子那么漫长。

他让头靠在张浩然的的胸膛上,喘息了好一阵子,等眼前那阵炫目的白光过去,他才再度支撑起脖子,看着张浩然依旧宁静安然的笑脸。

然后他用左手为张浩然缓缓阖上双目。

“浩然……”他自己的声音也听不清楚了,但是他知道自己说了,“是我拖累你了……对不起……”

顿了顿,他接着说道:

“你是一个英雄……你爸爸会以你为榜样的……”

说完,他的目光怔怔的转向手中的勃朗宁上。

这是他27岁的生日那天,宋哲元转交给他的。

来自于谁,他们都清楚。

——爸,您会为我骄傲的吧……


云深不知处

勿忘历史,振兴中华。
缅怀先烈,吾辈自强。
#七七事变#  ​​​

勿忘历史,振兴中华。
缅怀先烈,吾辈自强。
#七七事变#  ​​​

匪
82年前的7月7日,中国抗日战...

82年前的7月7日,中国抗日战争全面爆发。

82年前的7月7日,中国抗日战争全面爆发。

-许傲寒Rebekah
没什么想说的,今天是2019/...

没什么想说的,今天是2019/7/7。



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



“开国大典的时候飞机不够,您说飞两遍,现在再也不需要飞两遍了,要多少有多少。这盛世,如你所愿吧,山河犹在,国泰民安。当年送你的十里长安街,如今已是十里繁荣。”

没什么想说的,今天是2019/7/7。




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




“开国大典的时候飞机不够,您说飞两遍,现在再也不需要飞两遍了,要多少有多少。这盛世,如你所愿吧,山河犹在,国泰民安。当年送你的十里长安街,如今已是十里繁荣。”

天柒.

今天是七七事变八十二周年

如今的中国再也不是1937年的中国

吾辈当铭记历史,勿忘国耻

今天是七七事变八十二周年

如今的中国再也不是1937年的中国

吾辈当铭记历史,勿忘国耻


十三洲

回不去的卢沟桥

今天早上疲惫得要死,打开手机猝不及防地发现已经到了第八十二周年了。

八十二年前,卢沟桥也是这样毫无防备地被人用枪炮侮辱。被人用铁骑凌虐。

八十八年前,东三省相继沦陷,那一片白山黑水被打上耻辱的标签。

一百二十五年前,在我的家乡船鸣炮响,恶浪滔天淹没了我的英雄。


百年风雨,生灵涂炭,家破人亡。

这并不是最可悲的,最可悲的是我的同胞还有忘记这段历史的。


回不去的卢沟桥是随风而逝却不该遗忘的历史。

中华民族以和为贵,自然不是睚眦必报锱铢必较的,在沉重历史背后我们应该记得的不是如何报仇,而是牢记过去的血泪成就民族的复兴。

勿忘国耻,振兴中华。

今天早上疲惫得要死,打开手机猝不及防地发现已经到了第八十二周年了。

八十二年前,卢沟桥也是这样毫无防备地被人用枪炮侮辱。被人用铁骑凌虐。

八十八年前,东三省相继沦陷,那一片白山黑水被打上耻辱的标签。

一百二十五年前,在我的家乡船鸣炮响,恶浪滔天淹没了我的英雄。


百年风雨,生灵涂炭,家破人亡。

这并不是最可悲的,最可悲的是我的同胞还有忘记这段历史的。


回不去的卢沟桥是随风而逝却不该遗忘的历史。

中华民族以和为贵,自然不是睚眦必报锱铢必较的,在沉重历史背后我们应该记得的不是如何报仇,而是牢记过去的血泪成就民族的复兴。

勿忘国耻,振兴中华。


吉林司空汉服社

勿忘国耻,警钟长鸣
82年前的今天,1937年7月7日,七七事变爆发,拉开全民族抗战的序幕。抗日战争中,数千万中国军民伤亡,但中华儿女始终英勇不屈、奋起抵抗!如今,硝烟散去,然而曾经的苦难不能忘,曾经的牺牲不敢忘!
铭记历史
拥抱和平
居安思危
吾辈当自强

勿忘国耻,警钟长鸣
82年前的今天,1937年7月7日,七七事变爆发,拉开全民族抗战的序幕。抗日战争中,数千万中国军民伤亡,但中华儿女始终英勇不屈、奋起抵抗!如今,硝烟散去,然而曾经的苦难不能忘,曾经的牺牲不敢忘!
铭记历史
拥抱和平
居安思危
吾辈当自强

🇨🇳and🇺🇸的假戏真做

【耀中心】又是一年七月七

那年七七,卢沟桥上,

一声枪响,

打破的是虚伪的大东亚繁荣,

打响的是全面抗战的第一枪!

显露的是日/本人的野心,

唤醒的是中/国人的斗志!

自此,

山河破碎风飘絮,身世沉浮雨打萍。

大片山河沦陷敌手,

三千五百万同胞伤亡于战火纷尘,

20多万红颜沦为日军刺刀下的慰/安/妇……

幸,

他终是守得云开见月明。


又是一年七月七……

他站在卢沟桥上,

背上的伤疤隐隐作痛,

国之不国的耻辱、山河沦陷的悲哀、民族危亡的沉痛在心头一一苏醒。

哪怕光阴荏苒、岁月流转,

阴谋与和谈、妥协与溃败、背叛与血战……

却始终不敢忘却。

他握紧双拳,

转身离去。

雨中他的背影是多么萧瑟,

也更是坚定。

他逐渐走远,

可走得再远,

也决不敢忘记来时的路。

2019....

那年七七,卢沟桥上,

一声枪响,

打破的是虚伪的大东亚繁荣,

打响的是全面抗战的第一枪!

显露的是日/本人的野心,

唤醒的是中/国人的斗志!

自此,

山河破碎风飘絮,身世沉浮雨打萍。

大片山河沦陷敌手,

三千五百万同胞伤亡于战火纷尘,

20多万红颜沦为日军刺刀下的慰/安/妇……

幸,

他终是守得云开见月明。


又是一年七月七……

他站在卢沟桥上,

背上的伤疤隐隐作痛,

国之不国的耻辱、山河沦陷的悲哀、民族危亡的沉痛在心头一一苏醒。

哪怕光阴荏苒、岁月流转,

阴谋与和谈、妥协与溃败、背叛与血战……

却始终不敢忘却。

他握紧双拳,

转身离去。

雨中他的背影是多么萧瑟,

也更是坚定。

他逐渐走远,

可走得再远,

也决不敢忘记来时的路。

2019.7.7

华疆

—————————————分割线—————————————

(有参考)

又是一年七月七啊……本来想写段子,结果写着写着变成诗了……

不能写出少主千分之一的痛……我果然不适合写诗……

卢沟桥事变,身为祖籍安徽、现居福建的00后无论是时间还是空间上都太遥远了。

虽不曾经历,但我也明白,一寸山河一寸血!

勿忘国殇,吾辈当自强!

今日,每日,永志不忘!


🇨🇳and🇺🇸的假戏真做

  一转眼七/七事变的第82年到了。
  记得去年七/七,我去上夏令营(学校变相补课),回了宿舍,我抱着一种使命感问舍友,你们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舍友们哭丧着脸说,返校日啊。我当时心凉了半截,难以置信的说,你们再想想,有个舍友拍了拍我的肩说,我们历史没你好,哪里知道。于是我很激动地告诉舍友今天是七/七事变81周年。舍友们这才恍然大悟,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各做各的去了。
  我不记得我当时是什么心情,但我肯定不想今年再体验一次了。
  今年我依旧会问这个问题,我希望是别人告诉我,今天是七/七事变82周年,而不是我一遍又一遍的重复。
  如果每个人都记住了...

  一转眼七/七事变的第82年到了。
  记得去年七/七,我去上夏令营(学校变相补课),回了宿舍,我抱着一种使命感问舍友,你们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舍友们哭丧着脸说,返校日啊。我当时心凉了半截,难以置信的说,你们再想想,有个舍友拍了拍我的肩说,我们历史没你好,哪里知道。于是我很激动地告诉舍友今天是七/七事变81周年。舍友们这才恍然大悟,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各做各的去了。
  我不记得我当时是什么心情,但我肯定不想今年再体验一次了。
  今年我依旧会问这个问题,我希望是别人告诉我,今天是七/七事变82周年,而不是我一遍又一遍的重复。
  如果每个人都记住了,那么每一个人都不用再担心会有第二次七/七事变的发生了。
  愿祖国繁荣昌盛,和平永存!
  2019.7.7
  华疆

猪蹄姐姐
勿忘国耻,警钟长鸣!#七七事变...

勿忘国耻,警钟长鸣!
#七七事变# ​​​

勿忘国耻,警钟长鸣!
#七七事变# ​​​

仙鱼耶Fish
今天暂时停更《我们俩》和《人狼...

今天暂时停更《我们俩》和《人狼游戏:黑兔子》

今天是七七事变

全网禁娱w

希望大家理解一下w

今天暂时停更《我们俩》和《人狼游戏:黑兔子》

今天是七七事变

全网禁娱w

希望大家理解一下w

悦君兮

历史

七七事变,缅怀

七七事变,缅怀

莫辞音

卢沟桥事变随想

没想到,转眼,八十一年了……
我仿佛看见,那年,卢沟晓月,江山半缺,一声炮火,六月飞雪。而他,佟军长,傲立桥前,死守南苑。他说国家多难,为军人者,当以死报国,他说抗战事大,个人安危不足道哉……他与那座桥一起被写进了历史,从此任后人传唱,而他的名字下面,更多了一个英雄之称。我知道他不会在意后人评说,他这一生雪及马革,从来不为浮名,我虽然不了解他,但我知道,在他心里,江山为重,民族当先。
由他,我想起荩忱。荩忱与佟军长,经历相似,结局亦然 ,赤子之心更是同样。荩忱——荩臣,他这一世,真真映了他这表字,忠诤,赤忱……
还有左参,那个永远留在了十字岭上的英杰,哪怕生前千般难,没有人可以否认,他是最好的参谋长...

没想到,转眼,八十一年了……
我仿佛看见,那年,卢沟晓月,江山半缺,一声炮火,六月飞雪。而他,佟军长,傲立桥前,死守南苑。他说国家多难,为军人者,当以死报国,他说抗战事大,个人安危不足道哉……他与那座桥一起被写进了历史,从此任后人传唱,而他的名字下面,更多了一个英雄之称。我知道他不会在意后人评说,他这一生雪及马革,从来不为浮名,我虽然不了解他,但我知道,在他心里,江山为重,民族当先。
由他,我想起荩忱。荩忱与佟军长,经历相似,结局亦然 ,赤子之心更是同样。荩忱——荩臣,他这一世,真真映了他这表字,忠诤,赤忱……
还有左参,那个永远留在了十字岭上的英杰,哪怕生前千般难,没有人可以否认,他是最好的参谋长……
还有那些不必说的人,那些说不得的人,那些没留下名字的人,他们,共同勾勒出一首血沃中华的史诗,从民国二十六年的卢沟桥,开始写就的史诗。
如此,便是永恒。

葫芦籽and蓝精灵
第八十一年今天在乡下,未曾听到...

第八十一年
今天在乡下,未曾听到轰鸣的警报。
我希望我的民族点燃复兴的火,我的国家开创盛世之路,我也希望我的英雄们,在尘埃落定之后,都能安安稳稳地解甲归田。

抗战必胜。

“我们知道全国应战以后之局势,就只有牺牲到底,无丝毫侥幸求免之理。如果战端一开,那就是地无分南北,年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任,皆应抱定牺牲一切之决心。”
                      ...

第八十一年
今天在乡下,未曾听到轰鸣的警报。
我希望我的民族点燃复兴的火,我的国家开创盛世之路,我也希望我的英雄们,在尘埃落定之后,都能安安稳稳地解甲归田。

抗战必胜。

“我们知道全国应战以后之局势,就只有牺牲到底,无丝毫侥幸求免之理。如果战端一开,那就是地无分南北,年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任,皆应抱定牺牲一切之决心。”
                       ——蒋介石庐山抗战宣言

东方双子座
#七七事变#1937年7月7日...

#七七事变#1937年7月7日夜,驻丰台日军一部赴卢沟桥地区演习,借口一名士兵“失踪”,要求进入宛平城搜查遭拒。8日晨,日军向驻守在宛平城、卢沟桥一带的中国军队发动攻击。这就是震惊中外的七七事变,又称卢沟桥事变。七七事变是日本帝国主义全面侵华战争的开始,也是中华民族进行全面抗战的起点。

#七七事变#1937年7月7日夜,驻丰台日军一部赴卢沟桥地区演习,借口一名士兵“失踪”,要求进入宛平城搜查遭拒。8日晨,日军向驻守在宛平城、卢沟桥一带的中国军队发动攻击。这就是震惊中外的七七事变,又称卢沟桥事变。七七事变是日本帝国主义全面侵华战争的开始,也是中华民族进行全面抗战的起点。

努力做个好人

        那一年啊,倭寇的脚踏上了卢沟桥。像被苍蝇咬了一口似的,恶心的很呐。
        这群不要脸的东西永远都不会有自知之明,妄想着把一块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收到手里。
        所幸啊,没有让这群倭寇如愿。
        如今啊,世界上有一个家喻户晓的名字啊,它叫中华人民共和国。正是那块九百六十万平...

        那一年啊,倭寇的脚踏上了卢沟桥。像被苍蝇咬了一口似的,恶心的很呐。
        这群不要脸的东西永远都不会有自知之明,妄想着把一块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收到手里。
        所幸啊,没有让这群倭寇如愿。
        如今啊,世界上有一个家喻户晓的名字啊,它叫中华人民共和国。正是那块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的主人。
        我们永远也不会忘了那段历史的,那十一年给中国带来的创伤,不论轮回多少世也不会忘掉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