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七剑十二时辰

26774浏览    53参与
灰喜鹊

【己亥!七剑十二时辰】老时间老地点,今年除夕继续邀您吃粮!

这是一个正经的虹系24h的宣传帖


【这是一个宣传视频】

BGM:喜洋洋

剪辑:灰喜鹊

画那只超可爱的粮袋子的画手:米希


慷慨发粮的太太有:


2020年1月23日(腊月二十九)

戌正 |  @一颗蛋   @世人谓我恋长安  @辛束束束束 

亥初 |  @天虹T·Ho  @我是茶籽  @一条叫阿幸的咸鱼  ...

【己亥!七剑十二时辰】老时间老地点,今年除夕继续邀您吃粮!

这是一个正经的虹系24h的宣传帖


【这是一个宣传视频】

BGM:喜洋洋

剪辑:灰喜鹊

画那只超可爱的粮袋子的画手:米希


慷慨发粮的太太有:

 

2020年1月23日(腊月二十九)

戌正 |  @一颗蛋   @世人谓我恋长安  @辛束束束束 

亥初 |  @天虹T·Ho  @我是茶籽  @一条叫阿幸的咸鱼  @斑斑拌饭 

亥正 |  @熬夜二十四小时  @晓书不是小叔  @籽三  @二凉凉一


2020年1月24日(除夕)

子初 |  @冷cp自产自销腿肉中心  @饼饼piepie  @MEEC_ @近江彼方 

子正 |  @raiki求安゜cp25在P63-65  @毛二百  @仙草鱼饭  @努力赶稿猫猫菌 

丑初 | @乐青桐  @森沢つねか  @洛泽  @鱼骨不复习英语不是人 

丑正 |  @你们倒是猜啊  @白沙不在涅  @阿清  @Wire 

寅初 |  @风雪塞北  @fool's gold  @木之本吒 

寅正 |  @梧稽 

卯初 |  @朝木川  @一念 

卯正 |  @道思作颂  @84高纯消毒水  @千代  @仁三岁♪ 

辰初 |  @白龙清虹  @一只死去的猫头鹰  @亚寒带雨林  @返上未遂 

辰正 |  @昏古七  @屋脊上行走的猫  @赤柴SHIKA  @星沉海底 

巳初 |  @闪亮亮的SIREN  @士多皮  @气泡君  @十元乌鸦 

巳正 |  @非也  @一口八鸭  @一木一由  @小鸟游今天也没有巧克力芭菲 

午初 |  @掌状七裂叶  @circle  @泠泠弦上声  @若七 

午正 |  @少语  @一倾嘤河🌸  @消失可  @白桃气泡咕青州 

未初 |  @饼哥儿爱煎饼  @荒漠神菜  @数声雨滴  @请问你今天想要一只兔子吗 

未正 |  @易水  @阿岁岁岁岁  @叶砸停止了思考  @璃霜TIAOSU 

申初 |  @我吃橘橘  @异世界烧酒  @咕城谧  @🌸花笼 

申正 |  @念语无心说  @Haibara雅歆  @画画的袖袖  @汐露 

酉初 |  @彩虹橙子  @Gluttony  @好鳜鱼  @Far 

酉正 |  @夏辰  @麦格南  @梅原洗衣液  @北川有暖 

戌初 |  @♡  @花所  @蓝蓝蓝蓝儿  @天堂白 (我代发)


*一个预警:每个角色/CP都有过年的权利,活动限定范围为整个虹系,请自行屏蔽不吃的CP的tag以防雷;产粮不易,尊重老农,请勿因个人cp、角色喜恶攻击作者或活动,以防招来恶鹊

灰喜鹊
七月初一的前一天,走一个配色清...

七月初一的前一天,走一个配色清凉的预告

七月初一的前一天,走一个配色清凉的预告

士多皮
【七剑|戌时一刻】 祝大家春节...

【七剑|戌时一刻】

祝大家春节快乐!


--------------------------------

可算给我抹完了,我也不知道怎么画出这么喜庆的图orz)

衣服花纹和屏风有参考


其实是虹七以前一个杂志新年封面的拟人,因为槽点太多就画了

稍微魔改了一下婚服,结果画着画着莫名出现他们三个对唱双飞燕的搞笑画面(←大概想象一下梁家辉和张国荣唱双飞燕(你怎么回事)


话说你们儿童杂志当年就这么溜小朋友粉的吗


这根本不知道是谁要和谁结婚?


原杂志封面图地址:

https://wx4.sinaimg.cn/bmiddle/a1bf04edly1fzumn2krmrj20bz0i475u...

【七剑|戌时一刻】

祝大家春节快乐!


--------------------------------

可算给我抹完了,我也不知道怎么画出这么喜庆的图orz)

衣服花纹和屏风有参考


其实是虹七以前一个杂志新年封面的拟人,因为槽点太多就画了

稍微魔改了一下婚服,结果画着画着莫名出现他们三个对唱双飞燕的搞笑画面(←大概想象一下梁家辉和张国荣唱双飞燕(你怎么回事)


话说你们儿童杂志当年就这么溜小朋友粉的吗


这根本不知道是谁要和谁结婚?


原杂志封面图地址:

https://wx4.sinaimg.cn/bmiddle/a1bf04edly1fzumn2krmrj20bz0i475u.jpg

天冷rua大猫
【七剑|酉时七刻】我是拖后腿的...

【七剑|酉时七刻】我是拖后腿的那一个,很感谢老师们愿意带我玩,新年快乐!大概就是讲打败魔教后到处行侠仗义的两个人参加村民的宴会,我流ooc

【七剑|酉时七刻】我是拖后腿的那一个,很感谢老师们愿意带我玩,新年快乐!大概就是讲打败魔教后到处行侠仗义的两个人参加村民的宴会,我流ooc

灰喜鹊

【七剑 | 酉时六刻】江湖英雄传[虹猫蓝兔系列角色群像翻填/PV付]


【PV地址】


夜雨多纷纷 江湖来路何须问  

也悲欣 也仇恩 归去沧海笑旧尘


歌名:江湖英雄传

原曲:十二镇魂歌

策划:灰喜鹊

音乐监制:璃霜 @璃霜TIAOSU 

词作:天堂白 @天堂白 

翻唱:阿里

后期:简自安

画手:黑夜 @土味串串猴 

题诗:聚华 @聚华 

PV:依然  @一张废纸。 

宣图:阿清 @阿清 

致谢:白瓷花碗 @白瓷花碗 


【PV地址】


 

夜雨多纷纷 江湖来路何须问  

也悲欣 也仇恩 归去沧海笑旧尘


歌名:江湖英雄传

原曲:十二镇魂歌

策划:灰喜鹊

音乐监制:璃霜 @璃霜TIAOSU 

词作:天堂白 @天堂白 

翻唱:阿里

后期:简自安

画手:黑夜 @土味串串猴 

题诗:聚华 @聚华 

PV:依然  @一张废纸。 

宣图:阿清 @阿清 

致谢:白瓷花碗 @白瓷花碗 

Saya硝子

【七剑 | 酉时五刻】果然画不来甜甜的糖呀

…大概描述了大雪纷飞中等待的宫主,不知她何时能回应身后为她披上披肩的护法。


“回去吧,汤该凉了。”

“嗯。”


他不会劝她放下执念来到他身边,

她也不会提起那位不归之人。

他们的人生各有归途,

至少手中的剑,能让他们在血雨腥风中暂伴一路。

【七剑 | 酉时五刻】果然画不来甜甜的糖呀

…大概描述了大雪纷飞中等待的宫主,不知她何时能回应身后为她披上披肩的护法。


“回去吧,汤该凉了。”

“嗯。”


他不会劝她放下执念来到他身边,

她也不会提起那位不归之人。

他们的人生各有归途,

至少手中的剑,能让他们在血雨腥风中暂伴一路。

夏辰

【七剑|酉时四刻】【跳逗】冬日闲话

祝大家除夕快乐,事事顺心><

 

冬日闲话

 

    冬日的六奇阁,雪还未化,冰棱挂在飞檐之下。跳跳却悠然自得的从那上头走来了,他走的那样的悠闲,好像在自己家的后花园悠闲的散着步。这满是冰雪的琉璃瓦面,若是功夫不深的人踩,定是要摔个大跟头的。跳跳自上头轻轻巧巧的跳下来,雪地被踩得“扑”的一声,留下两个极小的圆洞来。然后他仍是这样踮起脚在雪地上慢步走着,三三两两的小圆洞在雪地上印着,好像是散落在雪地上的梅花。

    屋内早有一杯茶,是此间主人设好的。跳跳却也不客气,大大方...

祝大家除夕快乐,事事顺心><

 

冬日闲话

 

    冬日的六奇阁,雪还未化,冰棱挂在飞檐之下。跳跳却悠然自得的从那上头走来了,他走的那样的悠闲,好像在自己家的后花园悠闲的散着步。这满是冰雪的琉璃瓦面,若是功夫不深的人踩,定是要摔个大跟头的。跳跳自上头轻轻巧巧的跳下来,雪地被踩得“扑”的一声,留下两个极小的圆洞来。然后他仍是这样踮起脚在雪地上慢步走着,三三两两的小圆洞在雪地上印着,好像是散落在雪地上的梅花。

    屋内早有一杯茶,是此间主人设好的。跳跳却也不客气,大大方方的落座,端起香茗有模有样的品起来。

    不过一会儿,院内便有人惊道:“哎呀,哪里来的狗闯进院来,踩了一地梅花印?”

    那语气里笑意大过惊奇,想来是有意为之。随后便有人急急的跑进来,穿着一身道袍,眉眼也甚是年轻。他是此间的主人,江湖上鼎鼎有名的神医,七剑之一的雨花剑主。逗逗头顶上还落着几瓣雪,看见跳跳便笑道:“喔,窜进屋里来了!”

    跳跳却不生气,只是悠悠道:“我想你想的紧,故而一路快马加鞭,神医何故还要嘲笑我?”

    逗逗原以为他要说些其他的驳他,哪知这淡淡的一句,反倒教他没了理。于是他摸了摸后脑勺,笑嘻嘻地道:“我自然也是想你想的紧,不然怎么不在屋里等,要去大门口?”

    跳跳动容道:“极是,极是。神医这般念及在下,我自然是有礼相赠的。”

    逗逗疑道:“你?我不信。”

    跳跳淡淡道:“此物难寻得很,冬生春死,提神醒脑,延年益寿。不过我看神医并不是很需要,还是……”

    逗逗心里一下子晃过好几种药材的名字来,随即一怔。突如其来的礼物总是教人惊喜又感动,方才他与跳跳嬉闹,不免心里也生了些歉疚。跳跳自然也是摆足了架子,翘了个二郎腿,脚尖还左左右右的晃着。

    逗逗当然知道跳跳缺他这好话,于是“嘿嘿”一笑,绕到跳跳一旁去一作揖:“跳跳——”

    跳跳却不理他,身子一侧,轻哼一声背对着他。

    逗逗自然又绕到另一边去,笑嘻嘻的又一拱手:“跳跳兄弟——”

    事不过三,跳跳便也眉头一松,笑道:“既然你想要,我就给你吧。不过此非俗物,这等温暖的地方自然是呆不得的。你且等我,我去取来给你。”

    说罢他站起身来往外走,不过一眨眼功夫,便极小心的捧着一样东西又回来了。这东西实在是小,拢在手掌里被完完全全的盖住,一点也瞧不见是什么。逗逗心下生疑,探头问道:“这是什么?”

    跳跳轻声道:“这是那千年冰蟾的内丹,我此番去北地,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它弄到手。这东西十分的柔,十分的美,哪怕是高声也会震碎它。”

    逗逗连忙压低声音道:“你竟舍得给我?你实在是好兄弟。”

    跳跳笑道:“好说好说。”

    逗逗又道:“让我看看它吧?”

    跳跳笑道:“好说好说。”

    然后他突然伸手,要将手中的东西扔进逗逗的衣领里!逗逗却早料到一样,侧身一躲,反手一拍,一把粉末就尽数撒了出去。

    跳跳手里自然是一根冰棱。他被这一把粉末骇得一跳,忙掩住口鼻失声道:“玩笑而已!神医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怎么还是这样下手狠辣!”

    逗逗挑眉道:“哦?你可知那是什么,就说我下手狠辣?”

    跳跳苦着脸道:“不知神医又下了什么宝贝东西?”

    逗逗道:“哼哼。”

    跳跳问道:“‘哼哼’是什么意思?”

    逗逗冷笑道:“就是我不告诉你!”

    然后他一甩袖,便要转身离去。跳跳连忙一拦,赔笑道:“神医,好兄弟,你就放过我吧。”

    逗逗哼了一声,转了半个身子。跳跳自然又绕过去,这样一来二回,逗逗终于松口道:“好罢,也不是什么稀奇东西。就是一丁点……”  

    跳跳问道:“一丁点什么?”

    逗逗道:“一丁点面粉。”

    跳跳一怔,随即大笑起来。

    一番折腾之后两人终于落座。跳跳说起路上见闻,逗逗便侧耳听着。

    第一件事便是和虹猫一起卧底数日,和蓝兔里应外合,终于剿了靠山而聚的一个匪寨。本担忧虹猫这般翩翩少年郎,如何扮得了土匪。谁想得到他被逼急了,一句老子红着脸喊了出来,笑的他一晚上没睡好觉。

    逗逗叹道:“可惜那时候段大侠身受重伤,不然我也能瞧见这个热闹。”

    跳跳劝慰道:“段大侠至今念着你的恩,倒也不算是坏事。”

    随即跳跳又说了第二件事。劫富济贫鸳鸯侠盗的王氏夫妇,前些日子尸首被挂在了吴城的首富家门外。教人唏嘘的是那首富只是划了一亩田,便有人自告奋勇,诱这王氏夫妇前去偷盗所谓的传家宝玉。这王氏夫妇见那穷汉神情凄苦,心下不忍。谁知刚一落足,万箭齐发,这对夫妇便做了箭下亡魂。

    逗逗不再说话,只是叹了一口气。

    跳跳又说道七剑之首为女儿折了腰,甘愿趴下给她当马骑。逗逗不由得一笑,也插嘴道:“你说小孩,我也说小孩。黄石山下镇上的小孩,曾经也是睁着一双眼睛大侠前大侠后的对着我招呼。现在他长大了,旁的小孩对我招呼,他却要摇头说那些小孩幼稚。”

    跳跳一双眼睛在他身上打量了一会,问道:“你是不是有话要说?”

    逗逗摇头道:“倒也不是要紧话,就是觉得这事情有趣。”

    跳跳“哦”了一声,又问道:“我倒忘了问你,还有什么有趣的事?”

    逗逗张口就来。

    第一件事是小徒弟。捡他回来时小徒弟不过八岁,整日问逗逗大侠如何风光、正义如何伸张。十二岁时便开始问长虹剑主与冰魄剑主如何相识相知,紫云剑主与奔雷剑主如何情投意合。十五岁时开始问做剑客有什么好,不如老老实实做一代名医,如此医术挂高额诊金,何愁吃穿?逗逗便对着他屁股踹了一脚,冷冷道:“那你下山去,神医出高徒,给我赚个千金回来。”

    跳跳唇角含笑,却不置一词。

    第二件事仍是小徒弟。小徒弟已经出师,下山第一桩生意。恶毒儿子想药死他老爹,贪家产去赌博。他心下不忍,开了安神药。老爷子身体日复一日的硬朗,那厮前来理论,小徒弟装耳聋,大声道“你说什么?你说什么?你要开什么给你爹?”那厮气得满面通红,拳打得他两个乌青眼。一边心下大快,一边暗自懊悔。做徒弟的竟写信劝师父:好好练武啊,不然被打太痛了!

    跳跳终于笑道:“怪不得我见不到他了,原是下山挨打去了。”

    第三件是还是小徒弟。逗逗在黄石山上,小徒弟在黄石山下。相隔不远,一别就是半年。去见他,他躲。小孩子有一股犟劲,不赚千金当真不回来。小徒弟不爱杀人,不学杀人的本事。难道不要这徒弟了,另寻雨花剑传人?

    跳跳摸了摸下巴,沉思道:“我看徒弟不如子女好,子女承剑是义务,徒弟却有的选。”

    逗逗点头道:“是这个理。”

    跳跳却话锋一转,笑道:“不过神医今年不过二十出头,怎么忧心起传人的问题了?”

    逗逗冷冷道:“我自然是见贤思齐焉,见不贤而内自省也。”

    贤自然是指的虹猫蓝兔、莎丽大奔、达达一家。而这不贤呢,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拍了拍逗逗的肩膀,如长者一般劝道:“男儿志在四方。神医虽安居在此,还是要四处游历一方的好。”

    跳跳此番到来,倒真不是两手空空。他怀里还揣着一张请帖,乃是金陵论剑的邀约。金陵风景好,秦淮河一道,歌女多情,春意也来得早。想想轻功与剑术一同较量,在那婉转的歌声中剑影纷飞,不知道该有多么好看。

    跳跳好名,自然要出风头。只是多情的地方自然也多情,他便想着夺筹之时,一双眼睛能够注视着他。

    逗逗不知此事,只是摇头道:“我去七剑合璧归来之时,六奇阁修缮的完完整整,庭前屋内被打扫的一尘不染,所有物件一件未动,我便认为这神医有神医的甜头。虽然所闻所见的确不如你所经历的惊心动魄,我倒是不怎么羡慕。”

    跳跳问道:“难道六奇阁终年不歇,一天都不关门?”

    逗逗笑着摇头。

    跳跳反倒松了口气。金陵之邀他本身就心下生疑,若要论自己的心气,当然是要请虹猫去看看青光剑法的精妙才对。若不是虹猫,蓝兔也行。若不是蓝兔,达达、大奔,莎丽有何不可?不知为何他偏偏想到要请逗逗,或许是他俩最为亲近,又或许是别的原因。

    思绪分开了一瞬间,便看见逗逗瞧着他。跳跳随即回神,自知自己怕是错过了什么话。于是他问道:“方才听岔了,你说什么?”

    只听得逗逗道:“我说青光剑主莫要耐不住寂寞。等小徒弟回来接我的手,我就和青光剑主一道去潇洒,撞撞雨花剑的传人去。”

    跳跳自是又一怔,随即便笑起来。

    他们之间本就不用说太多。

 

 

叶砸停止了思考
【七剑|酉时二刻】新年新气象。...

【七剑|酉时二刻】新年新气象。先把衣服脱了爽爽x太刺激惹【捂脸

【七剑|酉时二刻】新年新气象。先把衣服脱了爽爽x太刺激惹【捂脸

袖袖Gryffindor

【七剑 | 酉时初刻】虹蓝比心心

新春快乐ヽ(✿゚▽゚)ノ


新春快乐ヽ(✿゚▽゚)ノ




Haibara雅歆

【七剑丨申时六刻】[莎丽中心]海棠无香

.

武陵源一带群山屹立。金鞭溪蜿蜒盘旋在山间,水随山行,山水相依,直流到张家界的尽头。

缘金鞭溪而行,自是寻不到那与世隔绝的桃花源,但沿路树木葱茏,溪水清浅,未进群山深处,便觉心旷神怡,如置身画中。

愈往深处走便愈为幽静,偏又能隐隐闻到人声,循着声音过去,依稀看到隐隐绰绰散在林间炊烟,又走几步,见一客栈傍水而建,于门上挂一匾,上书“金鞭溪客栈”。

说这客栈的老板娘来头也不小,系不久前因破魔教而侠名远扬的“七剑”之一。

有人到张家界来欲寻七剑,一睹其少侠风姿,最易见到的紫云剑主,便是这位金鞭溪客栈的老板娘了。

乍一看,这位也并没什么大侠的样子,她好像对为何会有这么多人来此浑不在意的,...

.

武陵源一带群山屹立。金鞭溪蜿蜒盘旋在山间,水随山行,山水相依,直流到张家界的尽头。

缘金鞭溪而行,自是寻不到那与世隔绝的桃花源,但沿路树木葱茏,溪水清浅,未进群山深处,便觉心旷神怡,如置身画中。

愈往深处走便愈为幽静,偏又能隐隐闻到人声,循着声音过去,依稀看到隐隐绰绰散在林间炊烟,又走几步,见一客栈傍水而建,于门上挂一匾,上书“金鞭溪客栈”。

说这客栈的老板娘来头也不小,系不久前因破魔教而侠名远扬的“七剑”之一。

有人到张家界来欲寻七剑,一睹其少侠风姿,最易见到的紫云剑主,便是这位金鞭溪客栈的老板娘了。

乍一看,这位也并没什么大侠的样子,她好像对为何会有这么多人来此浑不在意的,既来了客人就好生招呼着,端酒摆菜清算账目都毫不含糊,像从未背负那些为世人称赞的盛名。

原先金鞭溪客栈也有不少老主顾。他们对这客栈似乎比老板娘本人还要熟悉,客栈重建后他们也慕名前来,开口就是打趣,说老板娘您这海棠还和以前一样好看啊。

“那自然。”莎丽回应,笑容爽朗大方,眉眼间满满的洒脱。

常有客人问老板娘为什么不多栽些花花草草的,说这海棠花盛开的时候美则美矣,不香便少了很多韵味,花期过了也是徒留一树绿叶,何不种些其他的花为客栈添色。

莎丽笑着反问道,“怎么,是我这客栈的饭菜不够香,要靠花香才能补上?”

“不敢不敢。”听她这么说,客人赶忙冲她拱了拱手,顺手端起碗来喝一大口酒,赞叹道,“老板娘家这酒呀,比以前还香。”

“嘿。”房内一个穿湛蓝布衫的壮汉听到这话,就忍不住停下手里的伙计,冲着客人竖起大拇指,“老兄是个识货的。”

魔教破,麒麟出,武林重归和平安宁,七剑合璧的故事成为一段为天下人口口相传的美谈。但他们本人却对这些盛名毫不在意的,除去“四海为家看风景”的青光剑主独自一人跑去逍遥自在,六剑纷纷回到自己原来的住处,重建先前和魔教作战时被毁去的家园。

说到底落叶归根,不管要做什么,总得先有个家、有个留念,心里才来得踏实。

在原来的地址上重修起一座楼,单凭一人一双手并不是什么易事,莎丽索性花钱雇了几人让他们放手去做,至于怎么布置,她笑了笑,只道了句“给我留个院子就好”。

先前的客栈是什么样格局的,莎丽早没印象了,她本不是会在这些方面用心的人。既是重建,也没必要规规矩矩按着记忆里那样整得一模一样。

人总要有个新的开始。莎丽按了按自己的右手,长呼口气。

只是觉得有些遗憾,原先的客栈是她的爹爹一点一点建成的,院内海棠也皆由父女二人栽培,可一朝被毁,身为主人的她却不自知。

莎丽的印象里没有娘的身影,她是被爹一手带起的。爹爹还在的时候,教她习字,传她剑法,还给她讲了很多七剑的故事。后来他在金鞭溪的下游开了这么一家客栈,从此他们就定居在这里。后来爹爹走了,她便一肩挑起了客栈。凭着幼时的耳濡墨染,再加上一批可靠的伙计协助,经营起来也是有模有样。就这样她在院内的海棠树下练着剑,边接待着各地来客,一晃近十年。

说来,这陪她十余年的海棠也不是什么名贵的花种,可莎丽似乎偏对其执念得很。

也惟有种植院内的海棠,她没委托他人,一个人细细地挑来树苗,又自个儿拉了车一步步运到客栈,再一棵棵栽种到院内。一切亲力亲为,硬是不肯让外人动手,生怕伙计粗手笨脚的损了海棠树苗。

大奔为庆她客栈建成,特赶回快活林,寻了十几坛好酒往过搬。回来后,他大喇喇地闯进客栈,喊了几声莎丽的名字不见回应,就百无聊赖地在院内打转。

见院内多了这么几株海棠,他呆愣了一会儿,不由叹道,“哎,这才像是一回事儿嘛。”

“怎么一回事儿啊?”莎丽恰从门外走进,怀里抱着一只盛满了衣服的木盆,边笑道。

“哎老……不不不莎丽你回来啦,我来我来。”大奔轻车熟路地抢过莎丽的盆,从中拾起一件一副来,在空中甩了甩水,拉展了晾到绳上。他手里忙着,嘴也不歇下来,“俺也说不太清。你这客栈好像是和以前的那座大不一样,但加上这院内的花树,就有原先那么一种味道了。”

是嘛。莎丽抬手按上树干,愉悦地笑道,“我也这么觉着。”

彼时海棠花期未至,正如一年前,灵鸽盘旋在庭院上方,为她带来七剑之首长虹传人出山的消息。

灵鸽传书,七剑待命。

魔教大举进攻西海峰林,长虹剑主牺牲,弄得江湖上人心惶惶。听闻这消息后,莎丽劝离了下榻金鞭溪客栈的客人,又陆续遣散店内的伙计,一个个给他们塞些银两权作贴补家用。

只有小红这一个和莎丽年纪相仿的孤女,无依无靠的,当初被莎丽收在客栈里,现在却说什么也不肯要莎丽给她的银两,铁了心要留在金鞭溪客栈。

她狠下心肠将小红推出门外,不想第二天一开房门,发现小红就靠在店门口打着盹。

“老板娘您可不能丢下我一个呀。”她揉揉眼睛,见莎丽出来后便振振有词道,“再说了,这么大的客栈,您一个怎么忙得过来?”

其间缘由莎丽不好说明,见小红如此她也没辙了,总不能让人姑娘露宿野外吧,心一软就放小红进了屋,留她继续在店内帮工。

 “嘿嘿,我就知道老板娘对我最好啦。”小红乐呵呵地道,站起身来,抖了抖发麻的腿脚,提着包裹晃晃悠悠地往客栈内走。

 “别贫了,我客栈可不养闲人。”莎丽把她往屋里赶,“快回屋好好休息,休息好了就去挑点水回来。”

看着小红头也不回地说了几声“知道啦”,莎丽不免有些无奈。她寻思着,魔教想捉麒麟,势必要冲着七剑来的。若当真有什么危险,凭她紫云一剑,保全二人应当有些吃力,但至少能护得小红平安离开。

没了客人,金鞭溪客栈内就剩两个姑娘在,不用打点那些个乱七八糟的杂事儿,日子也过得清闲。

小红一拍胸脯,几乎揽下了店内所有的活儿。莎丽偶尔笑骂几句“偷得什么懒,当心我扣你工钱”,小红也总是笑嘻嘻地应声,也没真把“扣工钱”一说当回事儿,反正自家老板娘嘴硬心软,对自己可照顾着呢。

这使得莎丽有更多的时间得以修习紫云剑法。她白天就在院内练剑,边一天天计算着虹猫蓝兔到来的日子。

因有人陪伴在身边,莎丽内心也多了几分慰藉。

偌大一客栈,若是她一人独住,白天尚不觉得有什么,到了晚上总觉得心里惴惴的,总感觉耳边像有什么窸窸窣窣的声音在响起,但睁眼却见房内空无一人。每每她这时叫一声“小红”,会有熟悉的声音在隔壁应一声“我在”,心里便安稳了不少。

幸而有小红,客栈才不至于太过冷清。

玉蟾宫放出的比武招亲令整个武林为之所动,慕名往天门山者多被山脚下驻扎的魔教军队所拦,七天内竟只有一人闯进山、上了比武招亲的擂台,结果还败在了魔教猪四堂主手下。

那猪四堂主当真就武功盖世天下无人可敌?有心人脑筋转了几转,便明了了个大概。江湖上不乏武林高强者,他们倒不是硬闯不过,但毕竟魔教势大,谁愿意为着一区区美人而冒这风险去触魔教霉头呢?

这些个江湖人的心态莎丽也明白个七八分,却并不为远在天门山的二位剑主担忧,她相信她这两位素未谋面的朋友有能力解决这些问题。

随后又陆续听闻了什么大婚之日长虹冰魄双剑合璧异象显现……小红常津津有味地跟莎丽谈起这些坊间议论的事儿,她总是笑笑,随口敷衍几句,手指却不自觉地摩挲着怀中的剑。

海棠开了满院,花瓣纷纷扬扬地往下落,每天小红都在抱怨着院内的花瓣难扫。

莎丽白天在庭院里练剑也愈来愈勤,她明白,是时候该取出藏在黄龙洞的紫云剑了。

身为七剑传人,莎丽自是知道七剑合璧非伤及残,七神剑能带来强大的力量,却也伴随着凶猛的反噬。但承剑即承责,拥宝剑为护武林安宁,灭魔教以守天下太平,是她自小接受的理念。

——这是属于他们的责任。

只是于她而言,这责任履行得太曲折了。

金鞭溪客栈易主,紫云剑易主,七剑传人之身份易主。

她甚至都没来得及再摸一次本该属于自己的宝剑,再睁眼事情早已面目全非。

马三娘一招移花接木,莎丽自始至终没有与虹蓝二人有过正面的交流。事后闲聊起来,方知马三娘将将鸠占鹊巢后不多时,大奔后脚闯入了客栈,紧接着虹蓝二人赶到,不过晚了一步。

提起这事来蓝兔相当愧疚:“都怪我走错了路,不然马三娘的阴谋怕是也不会得逞了。”

“那魔头谋划了这么久,就算不是这次也还有下次。”莎丽早不在意这些,她笑着说,“还好有你们在。”

既知会受制于人,莎丽于是只能把希望交给从未有过交集的剑友。爹说过,七剑怀着相同的信念,就算没有宝剑在手,他们也能走到一起。

意识彻底陷入混沌的那一刻,她闭上眼睛,忐忑地握紧拳,选择了相信。

 

从断臂山洞出来后,莎丽曾回过一趟客栈。

她也不知自己在执着着什么,昔日魔教大军来袭,客栈被一把火烧了个干净,更甭提她的那几株海棠,被埋在废墟里,什么都看不见。

莎丽刨开断壁残垣,硬生生地翻出几截被烧得焦黑的枝干,和构建房屋的木头似乎没什么两样,脆弱,一碰即碎。

能放得下吗?后来莎丽扪心自问,却总苦笑着摇了摇头。

她并非什么不明事理之人,虹猫说的什么秘密武器,什么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这些个大道理,她怎会不清楚?

可……哪儿有那么容易呀。

长虹冒险取书,冰魄滴血摧花,神医妙手回春,大奔屡次舍身相救……她的剑友们几番为她出生入死,他们的苦心她不是不知,她没有理由指责他们当中的任何一个,但他们毕竟不是她。

她自小长在金鞭溪客栈,潜心修习紫云剑法,只为一朝能七剑合璧,如爹爹和其他的七剑前辈们那样挫败魔头阴谋。

七剑传人,应心怀天下苍生,诛尽宵小,佑得一方安宁。

可到头来,她站在七剑合璧的光芒背后,只能作一片影子,终究还是遗憾的。

“面对那魔教教主,七位少侠排开阵势,手中神剑绽放出耀眼光辉,瞬间照亮半边天空。七剑合一,纵是那魔教教主修炼到十二层境界的天魔乱舞神功也不能及……”

七剑合璧破魔教,在江湖上被传得神乎其神。说书人横木一拍,便眉飞色舞地讲出一个精彩的故事,说得那叫一个惊心动魄,像亲眼所见似的。

说来,莎丽是离七剑合璧最近的一位旁观者了。

她身为紫云剑主,可那时执紫云剑的不是她。

合璧的七剑里,没有她。

莎丽默默站在地面仰望,看七神剑的光芒合为一体、呼啸着划过天空,与黑心虎正面相撞时,也不免愣怔了一瞬。

她在想,那个位置的本该是自己……

这念头在脑中一晃而过。莎丽没忘,自己之所以站在这里,有更加重要的事情等着她做。她警惕地环顾四周,见几处埋伏在草丛里的蒙面人,不由暗暗冷笑。

飞沙走石间,她的剑友们自空中坠落,神剑敛了它们的光芒。莎丽担忧着麒麟和她的剑友们的安危,长剑出鞘,将先前马三娘布置的杀手全数斩落,与马三娘对峙之时,也早没了她原先设想过千万遍的恨意和振奋。

直到确认麒麟无碍,才安下心来,回头看向六剑,不由长吁一口气,笑得淡淡。

先前所想的报仇,都不重要了。就算此生无法参与七剑合璧,身为紫云剑主,她亦能发挥出属于她的价值。

这便够了。

当年断臂大侠没了右手,凭借着一手出神入化的左手剑法,照样能够纵横江湖、行侠仗义。

而他们七剑所坚持的,不就是这样的信念吗?

七剑的意义不是靠合璧才能彰显的。哪怕仅一人一剑,或是手中无剑,保护他们最重要的东西。

纵有千万般遗憾,亦无愧于心。

 

“这海棠好看是好看,就是没什么香味儿……”客栈内,莎丽新收的小姑娘嘟囔,她一手执扫帚清理着院内的海棠花瓣,边忍不住冲莎丽抱怨,“哎,老板娘您这院内的花瓣可真难扫呀。”

“难扫也得扫,想偷懒呀。”莎丽笑道,“快收拾干净了,当心我扣你工钱,饿你肚子。”

人常叹海棠无香,可海棠花吸引人的地方从不是因为花香。它们就像春天里盛开的其他香花一样,盛开得坚定而倔强,展现着属于自己的色彩。

春意正浓,金鞭溪客栈内满院海棠静静开放,绚丽依旧。

.

高子捷

【七剑|申时四刻】【奔莎】看到这张图的朋友,祝你们在19年都能像奔哥一样抱到老婆( 真诚

【七剑|申时四刻】【奔莎】看到这张图的朋友,祝你们在19年都能像奔哥一样抱到老婆( 真诚

饼哥儿爱煎饼
【七剑十二时辰】 新春快乐~

【七剑十二时辰】

新春快乐~

【七剑十二时辰】

新春快乐~

一木一由

【七剑|申时一刻】侠—填翻

——一生侠气荡,磊落胸襟照苍阳


《侠》发布!!!

5sing:看看我看看我!

b站:这里!看看这!

网易云:here!

—————————————————————

原曲:北风行——少司命

—————————————————————

策划:玖柚

填词:鸭娘 @鸭娘 

翻唱:

虹猫:一字Jun@一字Jun

蓝兔:失桃【惊蛰音社】@_蛋蛋家的失桃桃_

莎丽:彧姬yasha【子曰诗云】@彧姬yasha

逗逗:叶落@叶落bud

大奔:韩下@韩下_Papa

跳跳:水树【水聆树音】@水树蜀黍

达达:破晓@晓公子_

画手:

毛叽叽 ...

——一生侠气荡,磊落胸襟照苍阳


《侠》发布!!!

5sing:看看我看看我!

b站:这里!看看这!

网易云:here!

—————————————————————

原曲:北风行——少司命

—————————————————————

策划:玖柚

填词:鸭娘 @鸭娘 

翻唱:

虹猫:一字Jun@一字Jun

蓝兔:失桃【惊蛰音社】@_蛋蛋家的失桃桃_

莎丽:彧姬yasha【子曰诗云】@彧姬yasha

逗逗:叶落@叶落bud

大奔:韩下@韩下_Papa

跳跳:水树【水聆树音】@水树蜀黍

达达:破晓@晓公子_

画手:

毛叽叽 【逝华萦归】  @毛叽叽的毛毛仓库 

百里姜斋 @溺亡蓝洞 

婆娑走叶 @婆娑走叶 

raiki求安 @raiki求安 

巴斯托 @Soul魂羽 

小火 @老火记 

无华 @七句无华 

布利 @一枚萝布利 

阿洁 @风破长天 

弥耀 @Ara_弥耀 

文案:晓霜【幻城】 @霜家大帅 

文案题字:小火 @老火记 

海报题字:阿g@爱吃鸟的喵

美工:熊@喜当攻

PV:潮Q【帽子屋工作室】@潮Q叔叔爱唱歌

特别感谢:水鱼  璃霜TIAOSU【幻城】 @璃霜TIAOSU 


大新年的不发刀,但也不发糖(小声:pv有小糖)

祝大家新春快乐!万事如意!!!


灰喜鹊

【七剑 | 未时六刻】何曾惧 [七侠传打戏燃向剪辑]

视频地址


今日我怀三尺剑,君有好肝胆,心中豪气何须言,比肩共一战;

千重险岭万重山,纵是风雪满,是非成败何曾惧,高处不胜寒!

——剑网3大师赛宣传曲《何曾惧》


这是一个主要内容就是打架和耍帅的剪辑

中间两段戏腔太合适了,分别剪了七侠传里的虹蓝和黑蓝,祝大家己亥年春节快乐!


原曲:剑网3大师赛宣传曲《何曾惧》av22164070

剪辑:灰喜鹊

——七剑十二时辰·未时六刻

视频地址

  

今日我怀三尺剑,君有好肝胆,心中豪气何须言,比肩共一战;

千重险岭万重山,纵是风雪满,是非成败何曾惧,高处不胜寒!

——剑网3大师赛宣传曲《何曾惧》




这是一个主要内容就是打架和耍帅的剪辑

中间两段戏腔太合适了,分别剪了七侠传里的虹蓝和黑蓝,祝大家己亥年春节快乐!


原曲:剑网3大师赛宣传曲《何曾惧》av22164070

剪辑:灰喜鹊

——七剑十二时辰·未时六刻

掌状七裂叶

【七剑 | 未时初刻】新年快乐!

(其实是想画全员的,肝不动了呜呜呜呜呜(卑中卑))

p2加了滤镜

p3去字

【七剑 | 未时初刻】新年快乐!

(其实是想画全员的,肝不动了呜呜呜呜呜(卑中卑))

p2加了滤镜

p3去字

晓书不是小叔
【七剑|午时六刻】 祝大家新春...

【七剑|午时六刻】

祝大家新春快落  :D

大概是喝忘形了变回原型还对着媳妇口无遮拦的大奔!!

呜呜呜呜呜呜我拖了后腿以及吹爆各位太太们!!!!!!!

【七剑|午时六刻】

祝大家新春快落  :D

大概是喝忘形了变回原型还对着媳妇口无遮拦的大奔!!

呜呜呜呜呜呜我拖了后腿以及吹爆各位太太们!!!!!!!

♡

【七剑 | 午时四刻】

我高估自己了 全员真的肝不完了TTTTTTTTTT

祝大家新的一年万事胜意

剩下的宝贝我下次画完了再一起发

【七剑 | 午时四刻】

我高估自己了 全员真的肝不完了TTTTTTTTTT

祝大家新的一年万事胜意

剩下的宝贝我下次画完了再一起发

白桃气泡咕青州

【七剑|午时三刻】黑小虎中心:《偷生》

  ·虹七除夕活动。

  ·还债进度31/118。

  ·小学生文笔,bug,ooc在我。

  

  

  

  

  

  黑心虎看见黑小虎的时候,并没有察觉到什么。

  在他看来,黑小虎在他面前仍是乖巧听话的,在属下面前带着点小倨傲的样子甚至有些可爱。这般意气风发横行无忌的模样,合该是他的儿子——魔教少教主该有的姿态。

  于是他对走过来的黑小虎笑了笑,摸了摸他的头,督促他勤习武艺之后,就看着他慢慢走远了。

  他没发觉有什么不对劲。

  那便当做没什么不对劲。

  

  黑小虎感觉自己有些晕晕乎乎的。

  他好似回到...

  ·虹七除夕活动。

  ·还债进度31/118。

  ·小学生文笔,bug,ooc在我。

  

  

  

  

  

  黑心虎看见黑小虎的时候,并没有察觉到什么。

  在他看来,黑小虎在他面前仍是乖巧听话的,在属下面前带着点小倨傲的样子甚至有些可爱。这般意气风发横行无忌的模样,合该是他的儿子——魔教少教主该有的姿态。

  于是他对走过来的黑小虎笑了笑,摸了摸他的头,督促他勤习武艺之后,就看着他慢慢走远了。

  他没发觉有什么不对劲。

  那便当做没什么不对劲。

  

  黑小虎感觉自己有些晕晕乎乎的。

  他好似回到了儿时的时候,黑心虎还没有对他不能习武感到失望,仍是那个严厉而不失温情的父亲,他还摸了摸他的头,那个感觉美好地黑小虎想落泪。

  他习惯性地对这个姿态的黑心虎做出一副他儿时的模样,熟练地让他有些不可思议,那些痴缠的模样回想起来不禁让他红了脸。

  他自持已经长大,便该有个大人该有的模样,如此作态,真是……

  

  但他很快就回过神,脸色苍白,神色仓惶。

  事实上一个几岁孩童做出这幅神态真是奇怪的过分,但他一个人躲在房间里,无人可看到,那便不予理会。

  需要承认,他并不是年幼的那个黑小虎。

  他从很久之后回来。

  那个魔教覆灭,教众零落,少教主早亡,教主已死的很久之后。

  更遑论早已离世的白梨夫人。

  那甚至是在黑小虎长大成人之前,那个如梨花般柔美而干净的女子就已经不在。

  以一片大火渲染做背景,消逝于一道凛冽刀光下。

  

  黑小虎不禁紧紧闭起双眼,睫羽轻颤。

  思及此让他忍不住有种被扼住呼吸的感觉,他扶住桌角跌坐在椅子上,来不及有更多反应,却听门外传来声响。

  轻柔的脚步声悠悠慢慢走了过来,顺滑的衣摆停在门前,白梨抬手,指节轻扣在门扉上,三声过后,她带着笑意开口:“小虎,是为娘。”

  

  ……那是白梨。

  他忽然想到这一点,便忍不住呼吸急促,双眼睁大,手指紧扣在桌角上。

  他多想打开门啊。

  看看那个只存在于他记忆里许久的女子是否一如往昔。

  她曾温柔地抚摸他的头顶,曾细心地为他整理好衣饰,那些糕点是那样的美味,让他一辈子再也忘不掉。

  她曾抱着他,指着纷飞如雪满枝头的梨花对他说,那就是为娘的名字,听他咿咿呀呀说着真好看,就笑弯了眼。

  有关于白梨的记忆都美好地难以言喻。

  甚至让黑小虎觉得那就像是一个梦。

  这是否也是一个梦呢?

  这一定是一个梦吧。

  但他也不敢去戳穿。

  就勉力镇定下来,清清嗓子,做出一副无知稚童的模样朝门外喊:“娘你别进来!”

  等白梨问他怎么回事,就说有礼物要送她,现在正在准备,晚上再给她看。

  白梨说着真调皮走开了。

  留黑小虎一个人待在屋里,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远,才放松了下来,瘫在椅子上,抬手遮住了眼。

  他多希望这真的是一个梦啊。

  那他尽可以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想多快活就多快活。

  然而满腹心思归结于一句话,也不过是他不敢赌。

  

  傍晚吃饭之后,他捧着一个小木盒走到了白梨和黑心虎面前。

  他说了要给白梨一个礼物,便不能失信。

  他平生最见不得在意的人为自己而失望的模样。

  更遑论白梨,或者黑心虎。

  那是他昔日为了讨蓝兔欢喜而学的小玩意儿,见白梨一副眉开眼笑,喜欢的不得了的模样,便也微微笑了起来。

  黑心虎在一旁柔和了神色,道:“虎儿能让娘亲这么开心,有什么想要的奖励吗?”

  他有那么一刹那脱口而出想说娘亲别死,别离他而去。

  但他立马反应过来这话不能说,于是做出一副迟疑的姿态,问:“儿子生辰的时候,能不能做莲花酥呀,那个特别好吃!”

  那东西因为工序较多,白梨一年也做不了几次。

  白梨就凑过来弯下腰,捏捏他的小鼻子,说:“好呀乖虎儿,你想吃,我就给你做。”

  黑心虎摇了摇头:“你呀。”

  却也没有多说什么。

  就到此为止。

  

  熄灯后他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

  他本以为这一切这样令他熟悉,他该很快就睡着的。

  然而并没有。

  他直愣愣在床上躺了好久,还是全无睡意,推开窗子,只见月正中天。

  他从皎洁一片的月亮上垂下眼,看见了在院里斟酒自酌的黑心虎。

  彼时黑心虎听到响动也看了过来。

  黑小虎想了想,就披上衣服推开门走了过去。

  

  黑小虎看着那坛酒已去了大半,黑心虎却仍是一幅神智清明的模样。

  黑心虎就问他:“怎么这么晚了还没睡?”

  黑小虎低下头,道:“我想到我都给娘亲准备了礼物,却没给父亲准备。”

  黑心虎忍不住笑了起来:“傻虎儿,这也值当你这许久睡不着。”

  大人们或许总觉得小孩子不会骗人,便认为他们说什么都是发自内心,所思所想。

  黑心虎将杯中之物一饮而尽,道:“你今晚有此一说,父亲也觉得开心,那你有什么想要的奖励?”

  黑小虎定定看向他,眼神有一瞬间复杂的不像是个孩子。

  “此话当真?”

  “自然。”

  黑心虎本以为黑小虎还要反问一句如此郑重,是要提出什么难办的要求。

  然而他睁大了眼睛,却只说出一句:“那父亲能不能抱我一下?”

  

  黑心虎失笑,弯腰将黑小虎抱进怀里:“傻虎儿,这么大了还撒娇。”

  但他其实还小着呢,自然不无不可。

  黑小虎揽着他的脖子,将头埋在他的颈窝,努力不让眼泪落下来,让黑心虎发觉。

  这多像是一个予宇欲求的梦啊。

  他忍不住想。

  但他很快又控制不住地低下头,沉沉睡去。

  

  即是一日偷生,便总该结束。

  

  黑心虎不由得扭头看了一眼埋在他颈窝沉沉睡去的黑小虎。

  刚才似乎有哪里不对劲。

  却说不上来。

  他甚至怀疑是不是自己饮酒饮多了。

  在黑小虎低头靠着他睡着的那个时候,好像有什么很重要的人也随之离去了。

  但他看了看一脸纯稚的黑小虎,并没有察觉出什么不妥。

  那便……不是什么值得在意的事情吧。

  他不禁想。

  

  便不在意,全做无事发生。

梅原洗衣液

【七剑|午时初刻】



笙歌间错华筵启。喜新春新岁。菜传纤手青丝细。和气入、东风里。



愿新春已后,吉吉利利。百事都如意。






(几番检查后发现可能会出现图片加载不出来的情况,指路图片外链贺图点我我超甜 评论也会补一下)

【七剑|午时初刻】

 
 
 

笙歌间错华筵启。喜新春新岁。菜传纤手青丝细。和气入、东风里。

 
 
 

愿新春已后,吉吉利利。百事都如意。

 
 
 


 
 
 

(几番检查后发现可能会出现图片加载不出来的情况,指路图片外链贺图点我我超甜 评论也会补一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