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七宗罪

37367浏览    1250参与
小莫君
第五人格 七宗罪元素 正在设计...

第五人格

七宗罪元素

正在设计中……

以下是七宗罪人员

嫉妒之主:薇拉 代表色:绿色 代表动物: 猫 ✓

傲慢之主:约瑟夫 代表色:紫色 代表动物:螃蟹

暴怒之主:裘克 代表色:红色 代表动物:大熊猫(蚩尤坐骑)

懒惰之主:卡尔 代表色:浅蓝色 代表动物:睡鼠

色欲之主:玛格丽莎 代表色:玫红色 代表动物:九尾白狐

贪婪之主:克利切 代表色:黄色 代表动物:老鼠🐭

暴食之主:红夫人 代表色:粉色 代表动物:蚂蚁
(咳咳,可商用)

第五人格

七宗罪元素

正在设计中……

以下是七宗罪人员

嫉妒之主:薇拉 代表色:绿色 代表动物: 猫 ✓

傲慢之主:约瑟夫 代表色:紫色 代表动物:螃蟹

暴怒之主:裘克 代表色:红色 代表动物:大熊猫(蚩尤坐骑)

懒惰之主:卡尔 代表色:浅蓝色 代表动物:睡鼠

色欲之主:玛格丽莎 代表色:玫红色 代表动物:九尾白狐

贪婪之主:克利切 代表色:黄色 代表动物:老鼠🐭

暴食之主:红夫人 代表色:粉色 代表动物:蚂蚁
(咳咳,可商用)

Reborn.陌久

【偶像练习生】七宗罪 贪婪③

有大量血腥死亡暗黑内容
禁止上升真人
OOC
不喜勿喷
不爱看也别举报
——————————————————
  韩沐伯很快回来了,手里拎着一把斧子,脸上还粘着周锐的血,看起来极为妖冶。
  “韩沐伯你要干什么!我警告你不许过来!”周锐的垂死挣扎在韩沐伯的眼里就像一只兔子在拼命划着前腿,毫无威慑力。
  “锐啊,不能不乖的呦。”韩沐伯的斧子贴在了周锐的右脚踝上,有意无意地蹭着。“不要……”周锐恐惧地瑟缩着,无意间牵扯到了手上的伤,又小小地痛呼了一声。
  厨房里传来水壶的鸣叫,韩沐伯突然绽放开一个诡异的笑。“锐啊,我晚上还没有吃饭呐。”
  “你想怎么样……”周锐试着放缓呼吸,这才使自己的声音...

有大量血腥死亡暗黑内容
禁止上升真人
OOC
不喜勿喷
不爱看也别举报
——————————————————
  韩沐伯很快回来了,手里拎着一把斧子,脸上还粘着周锐的血,看起来极为妖冶。
  “韩沐伯你要干什么!我警告你不许过来!”周锐的垂死挣扎在韩沐伯的眼里就像一只兔子在拼命划着前腿,毫无威慑力。
  “锐啊,不能不乖的呦。”韩沐伯的斧子贴在了周锐的右脚踝上,有意无意地蹭着。“不要……”周锐恐惧地瑟缩着,无意间牵扯到了手上的伤,又小小地痛呼了一声。
  厨房里传来水壶的鸣叫,韩沐伯突然绽放开一个诡异的笑。“锐啊,我晚上还没有吃饭呐。”
  “你想怎么样……”周锐试着放缓呼吸,这才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没那么哆嗦,但心中的恐惧是无法消除的。
  韩沐伯的笑容渐渐扩大,嘴角似乎都要咧到耳根,“锐,我是不是说过,我很贪婪的啊。”不等周锐的回答,韩沐伯又自顾自地继续说下去。“所以我贪婪地想要你的一切,不只是你的身体和你的心,死,也要死在我手里。即使是你的尸体,也要全部属于我。”
  周锐想说些什么,小腿突然传来撕心裂肺的疼痛。韩沐伯的斧子已经砍进了他的小腿,周锐还没有叫出声,斧子已经抽出来再次砍了进去。周锐直接痛晕过去了,韩沐伯也在此时站起身来走进厨房。慢慢关了电水壶。
  待他回来,手上已然多了一个电磁炉和两个装满开水的锅子。韩沐伯把电磁炉架到周锐旁边,抽出斧子拉开小段距离后又一次狠狠砍了下去。角度掌握地很好,正好砍下了一块肉。
  “啊啊啊啊啊啊啊!”周锐痛地猛醒过来,慌忙中一脚踩翻了装着开水的锅子,开水好死不死地全流向他这里。“哎呦——”周锐哀叫着向旁边没水的地方躲了躲。
  “啧,美锐你看,不能不乖啊。”韩沐伯捡起地上砍下的肉块,在一旁的水盆里清洗掉了上面的血水。他洗净血水后,重新开火扔了进去。
  那块肉上的血早已洗净,但一经水的蒸煮,还是渐渐有血水渗出来,在滚水中晕开,整锅水泛着淡淡的红色。那一块孤单的肉在气泡里翻腾,过了一会儿竟有致命的香味从锅中涌出。
  其实周锐也没有吃饭,闻到这香味时他的胃便开始翻涌。“咕噜噜——”周锐的肚子响了起来。
  “锐你饿了?”韩沐伯的脸上出现了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可是只有一块肉啊,哪里够吃呢?所以再割一些吧。”
  “不不不不不不不不要!”周锐惊恐地想要后退,奈何身后已无退路,他被韩沐伯抓着小腿拽了回来。韩沐伯抓着周锐的一只手,握住刀柄用力一扯,抽出了刀子。
  “嘶——”刀子上的血本已凝固,被这么一抽生生连着皮肉撕开,凝固的血渣混着血液流下来,周锐的手再一次被染上了红色。
—————TBC.————————
明后两天停更

Reborn.陌久

【偶像练习生】七宗罪 贪婪②

有大量血腥死亡暗黑内容
禁止上升真人
严重OOC
不喜勿喷
不爱看也别举报
——————————————————
  韩沐伯的刀子被他把玩着,上面沾着的血被甩出一片血花,溅到了他的脸上,让他看起来像一个嗜血的修罗。韩沐伯蹲下身来,用刀拍了拍周锐的脸,霎实周锐的脸也溅了一片血。
  周锐有些惊慌地想要逃走,但左右全被韩沐伯挡住了,别说是逃,就连起身都不太可能。“你到底要做什么……”周锐颤抖着嗓音,他觉得就连说话都带动着身上的伤口,传来一阵阵尖锐的刺痛。
  “唉,你的听力怎么也不好了。”韩沐伯像是惋惜似地轻叹一声。“算了,我也不告诉你了。”
  话音刚落韩沐伯的刀子已经附上了周锐的手臂,轻轻划动...

有大量血腥死亡暗黑内容
禁止上升真人
严重OOC
不喜勿喷
不爱看也别举报
——————————————————
  韩沐伯的刀子被他把玩着,上面沾着的血被甩出一片血花,溅到了他的脸上,让他看起来像一个嗜血的修罗。韩沐伯蹲下身来,用刀拍了拍周锐的脸,霎实周锐的脸也溅了一片血。
  周锐有些惊慌地想要逃走,但左右全被韩沐伯挡住了,别说是逃,就连起身都不太可能。“你到底要做什么……”周锐颤抖着嗓音,他觉得就连说话都带动着身上的伤口,传来一阵阵尖锐的刺痛。
  “唉,你的听力怎么也不好了。”韩沐伯像是惋惜似地轻叹一声。“算了,我也不告诉你了。”
  话音刚落韩沐伯的刀子已经附上了周锐的手臂,轻轻划动。刀尖划开皮肉,粘连着些许细小的血珠,看刀划过的纹路,是在画一朵玫瑰。韩沐伯画画不好,但这玫瑰却画得十分传神。不过多久一朵血玫瑰就开在了周锐的手臂上。
  “痛……”周锐轻皱着眉,手臂上又麻又痒的痛感刺激着大脑。韩沐伯如梦呓一般喃喃着,手轻抚上周锐的脖颈。“还记得上次玩真心话大冒险的时候,他们那个拍你咬玫瑰花的视频吗。你打扮成那个样子,那群人可是一直盯着你看呢。我才不要你被别人看呢,你可是独属我一人的。”说着韩沐伯就低下头去轻咬周锐的锁骨。
  周锐迫于角度只能轻仰着头,手又被韩沐伯牵制着,让他感觉很不自在。
  “啊!!!!!”一声尖叫划破了黑夜,韩沐伯笑吟吟地看着面前的人痛苦不堪的表情。他捧起周锐已经血淋淋的双手,随手擦了两下上面不断涌出的血液。“等我一下。”
  周锐泪眼朦胧地看向那个走远的身影,心里暗暗纠结着。韩沐伯真是打着一手好牌,用刀子把他的双手扎在一起,这样他既不能起身,也不能逃脱。
——————TBC.——————————
除了周六周日这几天应该可以每日更新
毕竟贪婪写完了/叉腰大笑
贪婪码出来比我想象中短小emm所以每章少点显得章数多

  阿迟°

之前画的一套七宗罪印成明信片啦!

这套明信片每套11张 每张都用单独的塑料包装袋装好 卖完前几套应该会等几天 使用的成本最高的进口珠光材质

只卖个喜欢我的画的仙女们

→→http://t.cn/AiHUu4aa ​​​

之前画的一套七宗罪印成明信片啦!

这套明信片每套11张 每张都用单独的塑料包装袋装好 卖完前几套应该会等几天 使用的成本最高的进口珠光材质

只卖个喜欢我的画的仙女们

→→http://t.cn/AiHUu4aa ​​​

Reborn.陌久

【偶像练习生】七宗罪 贪婪①

此文重口暗黑
禁止上升真人
OOC
不喜勿喷
不爱看也别举报
写文都不容易

异坤嫉妒篇已结束
接下来是沐已成周
——————————————————
  周锐觉得韩沐伯这几天不太对劲。
  他也说不清哪里不对劲,只是觉得韩沐伯总是阴恻恻地看着自己,好像自从那天他拒绝了韩沐伯的告白开始吧。
  周锐仍然每天画着仙子一样的妆,把自己的长发梳的服服帖帖。虽然是男人,但却比女人还美上几分。
  周锐看着韩沐伯远远地朝自己走过来:“锐啊,有些事情今天晚上我需要到你家去拜访一下呢。”
  周锐愣愣的站着,他答应也不是,拒绝也不是,只能随着韩沐伯的远去默认下来。
  等到晚上的时候,周锐早就忘记了白天的事...

此文重口暗黑
禁止上升真人
OOC
不喜勿喷
不爱看也别举报
写文都不容易

异坤嫉妒篇已结束
接下来是沐已成周
——————————————————
  周锐觉得韩沐伯这几天不太对劲。
  他也说不清哪里不对劲,只是觉得韩沐伯总是阴恻恻地看着自己,好像自从那天他拒绝了韩沐伯的告白开始吧。
  周锐仍然每天画着仙子一样的妆,把自己的长发梳的服服帖帖。虽然是男人,但却比女人还美上几分。
  周锐看着韩沐伯远远地朝自己走过来:“锐啊,有些事情今天晚上我需要到你家去拜访一下呢。”
  周锐愣愣的站着,他答应也不是,拒绝也不是,只能随着韩沐伯的远去默认下来。
  等到晚上的时候,周锐早就忘记了白天的事,他把电水壶打开,开始烧水。
  大门突然响了,周锐赶紧擦了擦手跑过去,“这大晚上的,谁会过来啊。”
  门外立着的是韩沐伯,他的脸上带着笑,向前跨了一步,进了周锐家。周锐眯起眼睛,他好像看见了一个亮闪闪的东西在韩沐伯的袖口里一晃。
  “锐啊,”韩沐伯抬手关上门,“你和不和我在一起呀?”
  “老韩我说了多少次了,不行。”周锐几乎没有思考地下意识拒绝了。
  “真不行?”韩沐伯突然笑了,“这可是最后一次机会了呢。”
  “不行。”话刚出口,周锐突然感觉自己的右眼皮开始疯狂的跳起来。
  “那好。”韩沐伯一直背在身后的左手伸到了身前,几根大提琴的琴弦赫然出现。
  “你不是……最宝贝你那大提琴吗。”周锐有些惊诧,韩沐伯的大提琴别人摸都不能摸一下,他居然拆了大提琴的琴弦?
  “大提琴是我最宝贝的,你也是我最宝贝的,我可是很贪婪的呀,一个也不想失去。”韩沐伯袖口的银光越发清晰,“所以我要把你们变为一体。”
  “什么……”周锐刚听到那句肉麻的话就转过身去,但那句“变为一体”他还是听得清清楚楚。
  腹部突然传来钝痛。周锐低头一看,一把尖刀已经刺穿了他的腹部。韩沐伯下手很有水准,刺的是边缘,既能刺伤他,也不会让他死。周锐张了张嘴,没有叫出声来。
  韩沐伯拔了刀子。原本光亮的刀刃已经沾上了一层血水,“这个过程会有点痛,你忍着点哦。”韩沐伯微微笑着,好看的脸颊映着天使般的美好,而手里却在做着恶魔的活计。
  “韩沐伯,你下的死手啊……”周锐痛苦地捂着流血的伤口,“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我当然知道啊。”韩沐伯轻描淡写的回答着,一边把周锐逼到了墙边,迫使周锐不得不坐到地上。“我怎么可能让你到别人的怀抱里去。”
———————TBC.————————
贪婪篇手写稿已经完成了
我用语音输入码的字
有错字什么的请见谅

Reborn.陌久

【偶像练习生】七宗罪 嫉妒⑦

禁止上升真人
OOC
不喜勿喷
不爱看也别举报
——————————————————
  “既然死了的话……。”蔡徐坤一边喃喃着,一边退出充满血腥气的房间,过了一会,拎了足足一桶汽油走进来。
  哗。从头浇到脚,倒掉了半桶汽油。汽油的腥气立刻扩散开来,蔡徐坤微微皱起眉头,掩了掩鼻子。随手划了一根火柴,往淋满汽油的尸体那边一丢,轻微的一声炸响,灼热的火焰顺着汽油的痕迹飞速蔓延,不带一丝留恋,瞬间爬满了尸体。
  燃烧时皮肉灼烧的噼啪声随之响起,甚至有诡异的香气涌出。明亮的光映着蔡徐坤的脸,他突然勾起一个奇异的笑。
  “咯咯咯咯……”蔡徐坤低着头轻笑着,突然拎起旁边那半桶汽油,往自己身上浇了下去...

禁止上升真人
OOC
不喜勿喷
不爱看也别举报
——————————————————
  “既然死了的话……。”蔡徐坤一边喃喃着,一边退出充满血腥气的房间,过了一会,拎了足足一桶汽油走进来。
  哗。从头浇到脚,倒掉了半桶汽油。汽油的腥气立刻扩散开来,蔡徐坤微微皱起眉头,掩了掩鼻子。随手划了一根火柴,往淋满汽油的尸体那边一丢,轻微的一声炸响,灼热的火焰顺着汽油的痕迹飞速蔓延,不带一丝留恋,瞬间爬满了尸体。
  燃烧时皮肉灼烧的噼啪声随之响起,甚至有诡异的香气涌出。明亮的光映着蔡徐坤的脸,他突然勾起一个奇异的笑。
  “咯咯咯咯……”蔡徐坤低着头轻笑着,突然拎起旁边那半桶汽油,往自己身上浇了下去。浑身裹着汽油腥气的他大踏步向那个正在燃烧的尸体,一把抱住了他。
  火焰不识人,沿着蔡徐坤身上的汽油一路蔓延,连带着蔡徐坤一起燃烧起来。全身都在燃烧,但蔡徐坤好像感觉不到痛似的,嗫喏着什么。
  仔细听啊。
  “子异,再也没有人会插手我们之间了。”

  嫉妒的故事结束了。
  也许你没有什么感觉,但嫉妒的人,还是很可怕的。
  毕竟你也不知道,你为什么就死了啊。
——————TBC.——————————
这章很短小的原因是我今天要双更
一会儿贪婪里见

燕山Ys

不正常的团刻群。

七宗罪团刻。授权来自 @默子

不正常的团刻群。

七宗罪团刻。授权来自 @默子

沂麟

【(原创)七宗罪篇2•嫉妒envy】

是淬毒的刀刃,插进脑海搅动,翻腾着私欲与妒火。


“请多看我一眼。”


当毒妇以砒霜煲汤,唱着泛着蜜糖的小调,轻笑着将夺走自己爱情的姑娘肢解,然后向情人奉上温热喷香的浓汤。她的心里被不甘与偏激占据,她的一字一句都会让人觉得像是坠入了冰窖。因为嫉妒,所以绝望;因为绝望,所以无所顾忌。她的眼里,只有眼前的这一点东西了。至于更广阔的天地……那与我有关吗?


财富、美貌、权力、天赋与好运,你所拥有的,都将被我取窃!利未安森隐匿在你的身后,每时每刻都在对你虎视眈眈。渴望掠夺,渴望摧毁。


“它们都该属于我!而你?凭什么拥有?!”


用锋利的刀刃,将它们剥下,披在自己身上。于是便可以安...

是淬毒的刀刃,插进脑海搅动,翻腾着私欲与妒火。


“请多看我一眼。”


当毒妇以砒霜煲汤,唱着泛着蜜糖的小调,轻笑着将夺走自己爱情的姑娘肢解,然后向情人奉上温热喷香的浓汤。她的心里被不甘与偏激占据,她的一字一句都会让人觉得像是坠入了冰窖。因为嫉妒,所以绝望;因为绝望,所以无所顾忌。她的眼里,只有眼前的这一点东西了。至于更广阔的天地……那与我有关吗?


财富、美貌、权力、天赋与好运,你所拥有的,都将被我取窃!利未安森隐匿在你的身后,每时每刻都在对你虎视眈眈。渴望掠夺,渴望摧毁。


“它们都该属于我!而你?凭什么拥有?!”


用锋利的刀刃,将它们剥下,披在自己身上。于是便可以安心地哼上小调,等待下一个令人满意的猎物出现。或许,只有用银针穿透双眼,密密匝匝的丝线缠住视线,才可以避免忍耐不住的心情吧。


星辰30度
最近在学一种新画法咳咳。Gre...

最近在学一种新画法咳咳。Greed is my Creed!

最近在学一种新画法咳咳。Greed is my Creed!

歌欸
打算畫完一系列原創七宗罪新設(...

打算畫完一系列原創七宗罪新設(到底是要畫幾次
這張是利維坦

打算畫完一系列原創七宗罪新設(到底是要畫幾次
這張是利維坦

沂麟

【七宗罪篇一 <lust>】

(原创,啊,是,我有毒/捂脸)


你可曾听过深巷里渺远的歌声,像是夜莺在半灌木状的曼陀罗枝头凄恻,破开都市里的月下渐起的浓雾,在垂露的屋角振翅。午夜时分的钟声在街区里回荡,掩盖住高跟鞋敲击路面的声响,把寂静驱散。


“您明明和我一样啊,小姐。”


没有光芒照耀的死角,黑暗如影随形。跟踪,逃跑,角逐,衣摆扫过墙角。瘦颀的影子在墙根曲折,匆匆掠过夜来香的花丛。


“您是在担心什么呢?是怕我招待不周吗?”


尖利的啼声穿透夜色,在精神的极端颤栗下吐露恐惧。


一切都是显而易见的,直白的。那就是都市夜晚上演的不合乎道德的一幕幕——狼群眨着锐眸撕咬着猎物的皮肉,吞噬呼吸与灵魂。阿...

(原创,啊,是,我有毒/捂脸)


你可曾听过深巷里渺远的歌声,像是夜莺在半灌木状的曼陀罗枝头凄恻,破开都市里的月下渐起的浓雾,在垂露的屋角振翅。午夜时分的钟声在街区里回荡,掩盖住高跟鞋敲击路面的声响,把寂静驱散。


“您明明和我一样啊,小姐。”


没有光芒照耀的死角,黑暗如影随形。跟踪,逃跑,角逐,衣摆扫过墙角。瘦颀的影子在墙根曲折,匆匆掠过夜来香的花丛。


“您是在担心什么呢?是怕我招待不周吗?”


尖利的啼声穿透夜色,在精神的极端颤栗下吐露恐惧。


一切都是显而易见的,直白的。那就是都市夜晚上演的不合乎道德的一幕幕——狼群眨着锐眸撕咬着猎物的皮肉,吞噬呼吸与灵魂。阿斯莫德倚靠在弯弯的月牙上笑着,慵懒地摇晃着垂下的蛇尾。恶魔在耳边低语,动摇妇人堕入地狱。即使是烈火焚身也无法洗脱身上沾染的污渍。


“晚好,可爱的小姐……”


小闵

这是来自莉莉丝还不知道路西法是恶魔的车

我和一起联文的小孩现在有些矛盾,他现在把文删了。我觉得这篇番外不发以后没啥机会了。

——

“谁?”

Lillith刚把外套挂在衣架上就听见客厅内传来声响。这间房是她一个住,没养猫猫狗狗哪来的奇怪声响?

从腰间摸出只对天使恶魔有效枪,小心翼翼的向里靠近。

客厅的沙发上半躺半倚了个人。不,是天使。看他的白色长翅膀以及最闲着没事干的,是Lucifer没错了。

“私闯民宅啊Lucifer大人~”Lillith用戏谑的目光看着Lucifer,手中的枪已经收起。而Lucifer没有抬头,一副沉睡的模样。

“死了?”Lillith伸手戳了几下。

“没有。”Lucifer微微睁开了眼睛,声音沙哑的回答了一句。看到是Lillith...

我和一起联文的小孩现在有些矛盾,他现在把文删了。我觉得这篇番外不发以后没啥机会了。

——

“谁?”

Lillith刚把外套挂在衣架上就听见客厅内传来声响。这间房是她一个住,没养猫猫狗狗哪来的奇怪声响?

从腰间摸出只对天使恶魔有效枪,小心翼翼的向里靠近。

客厅的沙发上半躺半倚了个人。不,是天使。看他的白色长翅膀以及最闲着没事干的,是Lucifer没错了。

“私闯民宅啊Lucifer大人~”Lillith用戏谑的目光看着Lucifer,手中的枪已经收起。而Lucifer没有抬头,一副沉睡的模样。

“死了?”Lillith伸手戳了几下。

“没有。”Lucifer微微睁开了眼睛,声音沙哑的回答了一句。看到是Lillith又顺势躺在她的腿上继续睡。

得寸进尺。

Lillith犹豫了会没有推开他,叹了口气自认倒霉。赌气似得拨了拨Lucifer有些凌乱的刘海,从而能更好的看清他的五官。

不得不说,不吵嘴安安静静的时候Lucifer这脸在Lillith眼中算长得不错。

刚刚站旁边就闻到一股酒味,现在靠近了酒精味更加浓烈。说到喝酒Lillith火气就上来了。这些人每次借酒消愁什么的都来她这说一些乱七八糟的话。真当这是醒酒馆了?!

这下没有犹豫,一巴掌盖到Lucifer的脑壳上然后推他下沙发。

被这一折腾,Lucifer的酒醒了一半。另一半却还在刺激着他的神经,使他发热。但他至少想起来这的目的。

“Lillith……我……”

Lillith看Lucifer傻愣愣也等不到下文。便站起身回房间准备洗澡睡觉。

拖鞋敲在大理石地板所发出的声音也敲醒了犹犹豫豫的Lucifer。他伸出手拥住正背对着他的Lillith,说出了掩埋在心底也困扰了他很久的话——

“我喜欢你,Lillith。”

Lillith沉默了好一会,对Lucifer来说像是一个世纪那么漫长。他叹了口气,正打算松开手时Lillith回头了。她转过身拽着Lucifer的衣领强迫他低下头。

Lucifer只记得Lillith的嘴唇很凉,是糖果包含着烟草的味道。脸上却是湿的,像是哭过了。

不知何时Lucifer的黑色外套掉落在地上。衣服上的金属饰品与玻璃茶几相撞发出清脆的声音。反应过来的Lucifer慌张的松开Lillith。松垮的背心吊带和凄美的神情,是对他最致命的诱惑。

至少目前是。

“让我疯狂一次,一次就好。”她知道天使和恶魔不能在一起,但Lillith只想疯狂这一次。

吊带顺着肩膀滑落,光滑的面料使得它一路滑到腰间。肌肤因频繁的触碰变得炽热,现在冰冷的恐怕只有床了。

……

带着哭腔的喘息与暧昧的水声,形成只属于他们的交响乐……

今夜注定不平。

只是这样喧闹的黑夜也换不来宁静的早晨。

Lucifer醒来时是平静的躺在床上,衣物什么的都完完整整在他身上。脑袋除了疼以外,满是对昨夜零零散散的记忆。

床头摆着他的东西与折叠好的外套

Lucifer正陷入沉思的翻着他的外套,却被一声巨大的踹门声吓到回神。

门外的Lillith端着碗汤带着怒气踹开了房门。非常不客气的把醒酒汤怼到Lucifer嘴边强迫他喝下。

“喂你让我喝什么……咳!”Lucifer话还没说完就被Lillith强行捏住嘴巴灌下。

“外套穿起来立马给我滚蛋!”Lillith怒气冲冲的说着。

看着这样的Lillith,Lucifer有点怂。昨天是不是他强迫人家了……

于是他开口小心翼翼的问到:“那个昨晚……”

“昨晚?!你还有脸说昨晚?!”Lillith一下子炸起来。“你昨晚喝醉了私闯民宅,还不客气的躺在沙发上。说话只说一半就靠在茶几上睡得和死人一样,摇都摇不醒!”

Lucifer极没气势的又吐出几个字:“……我们是不是…上…床了。”不过这个“上”说的极其小声。

Lillith看上去更气了。

“床?我怕你死了天堂那边赖我,充满善心的把你拖到床上。结果你**还吐了?!我没把你脖子当场拧断算是太善良了!”【来自作者的自动消音】

“那我有对你做些什么过分的事情吗?”

“例,例如……”

“你不会做春梦了吧?”

Lucifer的脸迅速红起来低声说了句“抱歉”便拿着外套匆匆走了。

Lillith看着Lucifer走远直到没有再听见脚步声才疲惫的坐到床上。一个晚上没睡多长时间还一大早起来收拾这收拾那的。现在是真的困了。

“你要是这样喝醉到别的女生家里,不讨厌你不报警算好的了……”Lillith嘟嘟囔囔,倒在床上几乎是倒头就睡,身体蜷缩成小小的一团。

干净的房间干净的床,只有隐藏在体恤衫下的吻痕证明了昨天的事情真的发生过。


@.康桑哈密达 算是我和他最后一篇联文了


是本大爷啊
今日份的图,是本大爷哦算是个人...

今日份的图,是本大爷哦
算是个人在小说里的人设吧哈哈
代表暴食的大恶魔别西卜,参上
用瘟疫席卷人间的大恶魔,可以随意引爆感染者体内的潜伏病原,相当强大的存在

一直在想为什么自己得到的赞这么少呢
果然还是粉冷圈自创的原因啊

今日份的图,是本大爷哦
算是个人在小说里的人设吧哈哈
代表暴食的大恶魔别西卜,参上
用瘟疫席卷人间的大恶魔,可以随意引爆感染者体内的潜伏病原,相当强大的存在

一直在想为什么自己得到的赞这么少呢
果然还是粉冷圈自创的原因啊

北枫。

《山河表里》车 更文通知

各位

我最近接了一个约文

关于七宗罪

我接了色欲

因为最后一篇是《山河表里》的车

我准备脱离一下七夕贺文的剧情

单独以七宗罪色欲的设定来写这篇车

更新会进行推迟


七宗罪中的其他部分是别的大佬在写

20号之后会出来

如果他们能同意

我也可以把剩下的发上来给你们看


七宗罪·色欲·山河表里


期待一下?

各位

我最近接了一个约文

关于七宗罪

我接了色欲

因为最后一篇是《山河表里》的车

我准备脱离一下七夕贺文的剧情

单独以七宗罪色欲的设定来写这篇车

更新会进行推迟


七宗罪中的其他部分是别的大佬在写

20号之后会出来

如果他们能同意

我也可以把剩下的发上来给你们看


七宗罪·色欲·山河表里


期待一下?


  阿迟°

七宗罪【完整版】

完成了一套少女感的七宗罪

不想表现出过于邪恶的感觉

把传统对七宗罪的描述缩小

当成只是少女对爱情的一些小心思


但丁在《神曲》里根据恶行的严重性顺序从轻到重排列七宗罪,其次序为:

「一」 好色

「二」暴食

「三」贪婪

「四」怠惰

「五」暴怒

「六」嫉妒

「七」傲慢


后续会做一套周边明信片手机壳来卖

有兴趣可以关注我wb


七宗罪【完整版】

完成了一套少女感的七宗罪

不想表现出过于邪恶的感觉

把传统对七宗罪的描述缩小

当成只是少女对爱情的一些小心思


但丁在《神曲》里根据恶行的严重性顺序从轻到重排列七宗罪,其次序为:

「一」 好色

「二」暴食

「三」贪婪

「四」怠惰

「五」暴怒

「六」嫉妒

「七」傲慢


后续会做一套周边明信片手机壳来卖

有兴趣可以关注我wb


  阿迟°
暴怒(拉丁语:ira,英语:w...

暴怒(拉丁语:ira,英语:wrath)


“把对公义的爱护歪曲为复仇和憎恨”

暴怒(拉丁语:ira,英语:wrath)


“把对公义的爱护歪曲为复仇和憎恨”

fredaliga日京

七宗罪啊……傲慢

我太难了

七宗罪啊……傲慢

我太难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