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七濑陆

31万浏览    4581参与
叶不修修修_

给陆陆和天天买了新衣服,魔法少年天陆兄弟!

给陆陆和天天买了新衣服,魔法少年天陆兄弟!

Onko酱
【存档】Ladies and...

【存档】Ladies and gentlemen, we proudly present you — an Apfelschuss🤫

【存档】Ladies and gentlemen, we proudly present you — an Apfelschuss🤫

洛水以北
菜鸡问问有没有人会想要吧唧……...

菜鸡问问有没有人会想要吧唧……打算印一点做cp无料之类的

菜鸡问问有没有人会想要吧唧……打算印一点做cp无料之类的

子音

双子大好

什么时候两人才能组个special unit唱歌_(:'D」∠)_

双子大好

什么时候两人才能组个special unit唱歌_(:'D」∠)_

🌸

是试妆!
感觉还是没打破路人脸诅咒💦

是试妆!
感觉还是没打破路人脸诅咒💦

岛Logami_
新人刚进坑就被陆陆各种圈粉了q...

新人刚进坑就被陆陆各种圈粉了qwq,陆陆真的超棒qwq,画渣忍不住摸一张。

新人刚进坑就被陆陆各种圈粉了qwq,陆陆真的超棒qwq,画渣忍不住摸一张。

藍莓伯爵

【IDOLiSH7/一織陸】凜冬的玫瑰密語

◎私設OOC大寫

◎小說家一織&咖啡廳員工陸陸



Sunny House是座落在東京難以被人察覺的巷弄裡的一家咖啡廳,是鮮少人會知曉的地方,對少數人來說可說是如同秘密基地一般的存在,咖啡廳內總是放著同一首輕音樂且不斷循環,每一張桌子上頭除了菜單以外還擺放了插著一朵紅色玫瑰花的花瓶,使得整間咖啡廳都隱約充斥著淡淡的花香。

和泉一織是個小有名氣的作家。

他很喜歡這家咖啡廳的氛圍,只要一得空就會到這裡來,聽著同一首音樂敲著鍵盤,想著無數次在腦中回放的事情,有時倦了便趴在桌上,嗅著木製桌椅特有的味道小睡一下後,再提起精神振筆疾書,往往都會有不錯的點子。

——『凜冬過後,將迎接春天...

◎私設OOC大寫

◎小說家一織&咖啡廳員工陸陸



Sunny House是座落在東京難以被人察覺的巷弄裡的一家咖啡廳,是鮮少人會知曉的地方,對少數人來說可說是如同秘密基地一般的存在,咖啡廳內總是放著同一首輕音樂且不斷循環,每一張桌子上頭除了菜單以外還擺放了插著一朵紅色玫瑰花的花瓶,使得整間咖啡廳都隱約充斥著淡淡的花香。

和泉一織是個小有名氣的作家。

他很喜歡這家咖啡廳的氛圍,只要一得空就會到這裡來,聽著同一首音樂敲著鍵盤,想著無數次在腦中回放的事情,有時倦了便趴在桌上,嗅著木製桌椅特有的味道小睡一下後,再提起精神振筆疾書,往往都會有不錯的點子。

——『凜冬過後,將迎接春天的到來;落櫻繽紛後,也將獻上春天的一縷芬芳。』

這一天和泉一織一如往常來到了Sunny House,選了最裡邊的位子坐下,他敲著鍵盤,瀏覽過每一條評論,心底不由得暖了幾分,嘴角勾起一抹微不可察的笑意。

「來,瑪奇朵。」手邊遞上了飲品,和泉一織習以為常,頭也不抬的道了謝,正想嚐一口就被送上來的拿人攔住了,「你看一眼嘛!我給你拉花了耶。」

「……?……!」和泉一織的表情由困惑逐漸轉為訝異,他輕輕的咳了聲,「謝謝,不過我無所謂的。」

每次只要七瀨陸給和泉一織的瑪奇朵拉花,對方都不會喝,還曾經被七瀨陸撞見和泉一織從口袋裡掏出了手機給杯子內的圖案照相,察覺到自己的視線後一副戀戀不捨的樣子硬是喝了一口給七瀨陸看,對於和泉一織每次發覺七瀨陸給他拉花時的反應,七瀨陸總是笑而不語。

七瀨陸突如其來的笑意讓和泉一織有點腦火還帶了點無地自容的尷尬,他放下杯子,轉而將視線放在電腦屏幕上頭,而不是七瀨陸莫名其妙的笑容。

七瀨陸湊上前去,每當自己跟和泉一織的距離一拉近,他的心跳就會快一些,同時感到有點小雀躍。

「你做什麼…...?」察覺到了非比尋常的距離,下一秒和泉一織就會紅著臉挪動自己的位置,說話的語氣也沒了平時的傲氣,他感覺自己心跳快的出奇,連逞凶鬥很都做不到了。

「看你做什麼啊。」七瀨陸表現的稀鬆平常,他好笑的看了一眼和泉一織,這一笑讓和泉一織也沒能察覺到對方心跳頻率的變化,「最近沒有新連載呢?」

和泉一織微不可察的頷首,拿起一旁杯子的手猶豫的頓了頓,他總覺得七瀨陸早就知道自己不擅長面對可愛的東西這件事情,所以才老是在他的飲品裡頭動手動腳的。

和泉一織還是喝了一口瑪奇朵,隨後七瀨陸聽見了幾不可聞的驚呼聲,「我今天多加了牛奶哦。」說起來是場意外,順序並沒有搞錯,可是七瀨陸在比例出紕漏了,只能勉強讓瑪奇朵維持在咖啡該有的顏色,拉花才能被和泉一織看見。

有人說寫小說的作家是浪漫的,七瀨陸在得知和泉一織是作家以前就這麼認為了,打從他們倆真正說上話之前,和泉一織總是一副處驚不變,對誰都彬彬有禮的樣子,而且笑起來很好看。

對,和泉一織笑起來特別好看。

和泉一織向七瀨陸透漏他正在著手準備新連載的相關事情,所以之後會愈來愈少出現在咖啡廳也是合理的,言至此七瀨陸略感失落的應了一聲,壓根沒有察覺到對方不明所以的視線,他大概的收拾了下桌上的東西,只留下已經放涼的瑪奇朵便轉身離開。

自己一個人生悶氣是痛苦的,尤其對方還是不懂情調的大木頭,七瀨陸從不對和泉一織生氣,除了根本氣不起來以外,還有一點就是,他挺害怕對方沒有開口挽留他,就這麼放著兩人漸行漸遠什麼的。

想想就糟心啊,七瀨陸遠遠的看著和泉一織,他發覺他們兩人的視線短暫的對上了,下一秒和泉一織慌慌張張的撇開了眼,惹得七瀨陸忍不住失笑,即便察覺了自己在鬧不愉快,還是只會用這種方式表達關切的和泉一織。

——他最喜歡了。

不再看向和泉一織的七瀨陸笑得很甜,少年敲了敲鍵盤,再次將撇向七瀨陸那兒,對方的視線早已不在他身上,只見他眉開眼笑的,他有些失神的愣了愣。

笑容就是一種溝通方式,七瀨陸特別擅長用笑來和他人交流,不用多作解釋,只是微微的勾起嘴角,就足以驅散所有纏繞在心頭上的陰霾,尤其七瀨陸笑起來就像一幅畫,只要他一笑,全世界的焦點都在他笑容上了,好像連天都放晴了。

什麼事情能讓他笑得如此?和泉一織搖了搖頭。

七瀨陸不當班的時候還是會到Sunny House閒逛,偶爾和和泉一織喝茶聊天,然後不久又會變成工作模式,換句話說他當班的時間其實不一定,有時當班甚至還像來店客人似的,會直接坐在和泉一織對面的位置,說穿了仗著雇主的寵,七瀨陸在店裡總是無拘無束的。

七瀨陸笑了,笑得眼睛瞇了起來,像極了一抹新月,是七瀨陸特有的皎潔又明亮笑容,和泉一織的指尖敲了敲鍵盤,一言不發的將視線轉向大片落地窗的外頭。

.

今あの雪のように
君へ降り積もるのは
隠せない想い 白く輝いて

.

不知不覺間已經入冬了,儘管桌上的玫瑰早早就讓人收拾走了,店裡還是無時無刻散發著淡淡的花香,也許只是心理作用也說不定,和泉一織總是認為這大概是自己喜歡待在Sunny House的原因之一。

和泉一織寫作時遇到的瓶頸從沒少過,有一次七瀨陸給和泉一織看一朵被他凍住的玫瑰花,七瀨陸給放在小瓶子裡頭的玫瑰花灌了水,到現在還放在冰箱裡,不過因為花期大致過了,就算拿出來也不能看太久,七瀨陸常拉著和泉一織偷偷摸摸的遛進廚房裡,只為了給他看那朵凍住的玫瑰花。

和泉一織到現在還記得那天七瀨陸笑著對他說了一句,看起來沒有特別的意思,卻令他心生搖曳的話。

——「如果是為了一織,我連星星都會摘下來送給你」

自那天起,和泉一織就算只是夜晚獨自一人待在家,看著星河遍佈的夜空也會沒來由的想起七瀨陸的笑容和他說過的話。

七瀨陸曾經說過,和泉一織太過穩重又成熟,在和他同個工作場合的朋友看來是難以親近的存在,甚至有些目中無人高高在上的模樣,七瀨陸笑著對他說,雖然很不好意思,但是他聽見這些話的當下卻沒法替他反駁,因為與和泉一織相處過的七瀨陸,對於他的個性是再瞭解不過了。

不說話的時候光是一個眼神就像是讓人身處在凍土極地似的發顫,話鋒一轉,七瀨陸又說了,他比誰都清楚和泉一織的本性並不壞,字字句句都動搖著和泉一織。

.

今どこにいるのかも 見ている景色も
知りたいと願う 初めての想い
モノクロの世界を 君が塗り替え
それはまるで奇跡

.

——奇怪的人,連和泉一織也沒能發現只是想著七瀨陸就讓他的嘴角多了些幅度,眼裡也有了一絲溫暖的笑意。

敲著鍵盤的手仿佛是跟著跳動的心一起舞動起來了。

——『我們的相遇,就好似春天到來的時候,雖然伴隨著櫻花凋零的惆悵,卻喚來了令萬物為之蘇醒的絢爛。』

和泉一織面帶微笑,手指打在鍵盤上從未停下,好似形成了一段不具名卻和諧的旋律,等到再次回過神,屏幕上落下的早已是連載的最後一章節,心裡總有種難以言喻的澎湃,好像在告訴他現在非得將新連載結束的事情告訴哪個人。

.

まっすぐな瞳 見つめあって君と
離れないよ 変わらないよ キリがないほど
降り積もる You're just my Snow Light


——我完成新連載了,現在過去。

從和泉一織那兒發來的訊息讓七瀨陸有些雀躍,難以掩飾的笑意讓他看來有點傻又十分可愛,讓他高興的並不僅僅是和泉一織終於完成連載的這件事,而是在完成的當下和泉一織選擇了主動告訴他。

他知道和泉一織快完成了,一直都只差臨門一腳罷了。

逐漸回暖的天氣讓七瀨陸把玫瑰放上桌了,他將特別喜歡的那朵成了冰雪結晶的玫瑰放在和泉一織常坐的座位,因為說了現在過來,七瀨陸才敢將那朵特別的玫瑰花捧出來,看著那朵玫瑰他忍不住又笑了出來。

「七瀨。」

「……!」桌子因為七瀨陸的驚詫晃了晃,嚇到他趕緊護住桌上的玫瑰花,和泉一織也伸出手替他穩住了晃動的桌子。

「真是的……」

「還不是一織突然出聲!」

「我來很久了,只是看見你一直傻笑,覺得不要打擾比較好。」和泉一織果斷的將責任推的一乾二淨,表示不關他的事,面對七瀨陸的指責他顯得不以為意的,轉而看向玫瑰花,「怎麼想到要拿出來了?」

「唔……慶祝啊!恭喜你完成連載!」

「……謝謝。」

突如其來的沉默入侵,七瀨陸好奇的看著一言不發的和泉一織的眼眸,本以為對方會撇開兩人相交的視線,然後羞紅著臉一如往常的質問他做什麼盯著他看,沒料和泉一織非但沒有閃躲七瀨陸的視線,甚至一臉認真的注視著他像是有話要說。

……這感覺簡直就像?

「一織好像要跟我告白一樣表情凝重呢。」

七瀨陸無心的一句調侃,換來的是和泉一織的輕笑聲,他抬起手將纖細的手指抵在自己的唇前,忽地壓低的嗓音讓七瀨陸的心跳漏了幾拍,他有些失神的看著和泉一織朝他露出了一抹溫柔的笑容,嘴角的幅度也恰到好處。

「Under the rose。」和泉一織突然笑著說,「如果你願意給我星星……」

——『那麼我會將整片星空獻給你,讓它成為我們兩人之間僅有的、最為雋永的誓言。』

.

君のように上手く照らせないけど
もしも僕が君の光になれるなら
それだけで全てを乗り越えていけるから
どんな長い夜でも 凍えさせない

大家好,我今天要坦白一件事,其實我是披著BL寫手頭銜的BG寫手(?)
我好像還有一篇愛娜娜跟文豪的BG文放在箱裡被常年密封起來了。

不過BG果然還是分開來別放lof比較好吧?你們說是吧?

/以上題外話,接著進入正題。

我這個月雙更了雖然質量都不高但請誇我好嗎(住手)

喜歡上這首曲子的時候,這章連一半都不到,等到我曲熟了、詞也能背了,這篇就誕生了(

你說這是不是命中注定(?)

聽著賢章的歌聲,想著歌詞裡冬天的景寫出了一篇秋末冬初並且正在等待著春天的故事,希望小夥伴們喜歡。

特別喜歡上面貼出來安在文章的最後一段詞(

賢章真的很適合這種歌詞勵志又溫柔滿溢的歌(๑´ㅂ`๑)

月更的藍莓筆。

辰笙
发发摸鱼 衣服凭记忆画的 错了...

发发摸鱼 衣服凭记忆画的 错了很多

发发摸鱼 衣服凭记忆画的 错了很多

未白

【天陆漫】汉化9

作者id见首页


鲤鱼旗:在日本为庆祝5月5日男孩节,有男孩的家庭都会挂上鲤鱼旗。

作者id见首页




鲤鱼旗:在日本为庆祝5月5日男孩节,有男孩的家庭都会挂上鲤鱼旗。

Coffee or Tea

醉了都醉了

無腦胡鬧的小短篇(。

*天陸20歲設定


「啊、天天!總算接電話了!」環的哀號聲穿透話筒,使用擴音模式的天不難想像現場是多麼混亂。

「四葉環,有什麼事嗎?」天平靜地問。

「我跟你說啊!他們都醉得誇張你能不能來幫忙──啊啊小壯你們不要抱在一起!!」

「喝醉是包括樂跟龍嘛?把他們塞上一輛車、跟司機說地址就行了。」天冷漠地說。

他今天可是獨自工作得很晚,到現在才回到家,沒道理還花時間開車去接那兩個醉鬼。

「雖──雖然是這樣想啦,但是他們都醉得好厲害──哇啊啊!分開!快點分開!」

天聽著環一面驚恐大喊、背後還有一織勸哥哥不要再喝下去的聲音。

「反正讓他們上車就對了,大不...

無腦胡鬧的小短篇(。

*天陸20歲設定


「啊、天天!總算接電話了!」環的哀號聲穿透話筒,使用擴音模式的天不難想像現場是多麼混亂。

「四葉環,有什麼事嗎?」天平靜地問。

「我跟你說啊!他們都醉得誇張你能不能來幫忙──啊啊小壯你們不要抱在一起!!」

「喝醉是包括樂跟龍嘛?把他們塞上一輛車、跟司機說地址就行了。」天冷漠地說。

他今天可是獨自工作得很晚,到現在才回到家,沒道理還花時間開車去接那兩個醉鬼。

「雖──雖然是這樣想啦,但是他們都醉得好厲害──哇啊啊!分開!快點分開!」

天聽著環一面驚恐大喊、背後還有一織勸哥哥不要再喝下去的聲音。

「反正讓他們上車就對了,大不了放在你們的客廳睡一晚,」想起酒醉的人可能會吐,天又補上一句,「不然睡浴缸也行,就這樣,我掛電話了。」

「不、不是──天天!是小陸──等、等一下小陸!不要再親了啦!」環大聲地說。

通話結束。

掛上電話的九条天不出幾分鐘的時間出現在IDOLiSH7宿舍客廳裡,看著陸正笑嘻嘻與三月抱在一起,一織將他們分開後陸又轉而抱在壯五身上、作勢就要親下去,一旁龍跟樂吆喝地拍手吹口哨。

好,非常好。九条天冷著眼心想。

「──天天總算來了!小陸一喝醉就到處抱人到處親!他們還給他鼓掌起鬨!」環指著那邊搭肩叫囂的樂、龍與大和。

「親!親!親!親!」醉得一蹋糊塗的三個人喊道,絲毫沒注意到天的存在。

逢坂壯五露出羞答答的表情直說跟小陸陸親親太幸福了可能會變成天使,還笑咧咧地大聲說讓陸給所有人都啵個一下,四葉環連忙拉著壯五的手表示要親下去小壯說不准真要上天堂了快點停止!而完全喝脫玩開的壯五根本沒在聽── 

「呀!小陸陸的嘴唇好軟哇!」壯五忽悠忽悠地說。

「壯五的臉頰也好軟哇!」陸搖頭晃腦笑得可愛。

「來划拳!來划拳啊!輸的人脫衣服脫衣服!」三月忽然舉著酒杯大喊。

「不、哥哥!──七瀨さん你幹嘛?!」一織出聲制止,轉頭卻看見陸已經開始脫衣服。

「龍哥哥告訴我怎麼練身體嘛!」七瀨‧醉鬼‧陸口齒不清撒嬌地說。

「哎哎我想知道我也想知道!」三月也擠了過去。

龍在他們的期待之下豪邁地脫去上衣,樂與大和吹著口哨,同樣喝醉的凪瘋狂鼓掌嚷嚷一大堆聽不懂的方言。

「七瀨さん快把衣服穿上!」一織焦急地拿著外套想往陸身上蓋。

「哇哇!龍哥哥的身材好結實我要抱抱!」壯五學著陸的語氣大聲說。

「小壯不要鬧了啦!──啊!小陸啊!」環驚恐地大喊。

只見陸撇下一織給他蓋的外套,像玩默契大考驗似的忽然往龍身上跳,所幸龍的動作也快,他穩穩抱住陸後隨著歡騰的氣氛哈哈大笑。

OK,夠了。九条天心想。

原先只是想觀察弟弟喝醉是什麼模樣,沒想到跟夥伴在一起會醉得更誇張。知道對酒醉的人發脾氣是浪費時間,所以他選擇靜靜地穿過去,將掛在龍身上(上半身還光溜溜)的陸給抱了開來。

「哇啊!是天哥哥!」陸綻出一抹充滿酒氣的笑容,轉而將重心都掛在天身上。

「唷!九条!你終於來啦!一起喝啊!」大和拿著酒杯說。

「今天就免了,」九条天說,一邊將衣服套回不安分的陸身上,他瞥了眼如臨大敵的和泉一織,「改天再說說這事。」

「……不說也行。」一織扶著額頭說。

「天哥哥、天哥哥──我們要去哪裡哇!」陸一邊吻著天的臉,一邊快樂地問。

「陸乖,哥哥帶你去個好玩的地方吧,」天溫柔地說。

「什麼什麼,要去哪裡,陸要去──陸要去──」陸醉得連站都站不穩。

「是個會讓你覺得很舒服的地方喔。」天帶著精緻的笑容說。

旁邊和泉一織和四葉環打了個寒顫,從他們的角度看來九条天的臉黑了一半。

「哇啊、陸要去──陸跟天哥哥──一起去舒服的地方──」陸對天使出熊抱攻擊,整個人掛在天的身上。

「陸今天就跟我回去了,麻煩你們跟小鳥遊經紀人說一聲。」天對著唯二清醒的、還未成年的兩人說。

「慢走……」環老老實實對天揮了揮手,不像身旁的一織天人交戰想著到底要不攔住綁了他們Center的惡魔。

被帶走的七瀨陸自然是整晚都沒給他們發消息,甚至到了隔天早上一織也不見一個RC貼圖。倒是酒醉清醒的那幾個大人抱著頭發出沉吟,環正努力想阻止壯五回想晚發生的事,大和則是青著臉趴掛在沙發上、盯著桌上的空瓶酒罐。

「阿一……阿陸呢?」大和問道。

「九条さん把他帶走了。」一織回答。

「你說九条來過?」大和抬起沉重的頭望向一織,接著看向躺在地上揉額頭的龍和樂,「那為什麼他們兩個還在這裡啊?」

和泉一織覺得,這真是個相當哲學的問題,令人懷疑人生的那一種。

 

(fin.)

芥末氣泡水
關於出發前的那點事 一個小成長...

關於出發前的那點事


一個小成長的日常互動??

大概是老母親的心情⋯

努力扣扣子表示我很棒等天尼誇獎的陸陸真可愛⋯♪( ´θ`)ノ

關於出發前的那點事


一個小成長的日常互動??

大概是老母親的心情⋯

努力扣扣子表示我很棒等天尼誇獎的陸陸真可愛⋯♪( ´θ`)ノ

祈音inoru—来找我约稿嘛qwq救救孩子吧qwq

摸鱼,是爱娜娜的陆陆和es兔子组的创创!

摸鱼,是爱娜娜的陆陆和es兔子组的创创!

尚洛北
“我啊”“最喜欢天尼跟一织了哦...

“我啊”
“最喜欢天尼跟一织了哦”
“想要跟你们一直一直在一起”
(小孩子才做选择)
(我两个都要(⁄ ⁄•⁄ω⁄•⁄ ⁄))

“我啊”
“最喜欢天尼跟一织了哦”
“想要跟你们一直一直在一起”
(小孩子才做选择)
(我两个都要(⁄ ⁄•⁄ω⁄•⁄ ⁄))

Night

(179)【听说拉文克劳的天才是个不喜欢飞天扫帚的家伙】

—就是在霍格沃茨的小日常

—今天的和泉一织也没怎么出场呢。

—前篇传送门http://anemone054.lofter.com/post/1fc684c2_1c69a1300

听说拉文克劳的天才是个不喜欢飞天扫帚的家伙

【179】哈利波特paro  02

  九条天屈了屈手指,在餐桌上轻轻敲了几下。

 
  每天早上他的猫头鹰总会送来最新一期的《预言家日报》。虽然内容无非就是什么魔药价格又升高了、蜂蜜公爵糖果店又出什么新品种的巧克力了,偶尔也会有巫师界的名人悄悄和心仪的人约会被抓拍到了,在霍格沃茨学生中间引起一阵小小的轰动。

 ...

—就是在霍格沃茨的小日常

—今天的和泉一织也没怎么出场呢。

—前篇传送门http://anemone054.lofter.com/post/1fc684c2_1c69a1300

听说拉文克劳的天才是个不喜欢飞天扫帚的家伙

【179】哈利波特paro  02

  九条天屈了屈手指,在餐桌上轻轻敲了几下。

 
  每天早上他的猫头鹰总会送来最新一期的《预言家日报》。虽然内容无非就是什么魔药价格又升高了、蜂蜜公爵糖果店又出什么新品种的巧克力了,偶尔也会有巫师界的名人悄悄和心仪的人约会被抓拍到了,在霍格沃茨学生中间引起一阵小小的轰动。

  九条天把报纸卷了卷,随手放在了餐桌边上,又从盘子里叉了一片培根递给了蹲在高脚杯旁边的猫头鹰。

  猫头鹰咬住培根的一角,乌黑的眼睛滴溜溜的转了几圈。它略略低下头蹭了蹭主人的手心,拍了拍翅膀飞出了礼堂。

  九条天突然回忆起了圣瓦伦丁节的晚上,七濑陆把毛茸茸的脑袋埋在他的颈窝还蹭了蹭他的脸的触感。

  “……”

  他端起咖啡,吹开厚厚的奶霜,沿着杯沿小小的抿了一口。

  “真少见啊,九条学长居然会在吃早餐的时候走神。”

  和泉一织拉开九条天旁边的座位坐了下来,伸手为自己取了一块焦糖色的糖浆饼。

  啊,出现了,和泉一织。

  “和泉家的弟弟真的很准时呢。”九条天悠悠地开口道,一边用余光督了一眼对面格兰芬多餐桌旁姗姗来迟的七濑陆,少年的头发有点翘,脸上还带着才起床时淡淡的红晕。

  “您不也是吗。”和泉一织接过几天前委托猫头鹰去对角巷购买的药材,简单的整理了一下,裹起来收进了包里。他切开盘子里的黑胡椒烤香肠,并给自己重新倒了一杯牛奶。

  九条天没有回答他,目光落在了面前的咖啡上,上面还带有一层厚厚的奶霜,因为凉了的缘故——杯沿留下的奶霜慢慢的凝固成了小小的半月形缺口。

  ——这好像是第三杯吧。

  “哇!彗星系列又出了新的扫帚!”格兰芬多餐桌突然传来了学生叽叽喳喳的声音,他们围着一张报纸,用手指着左下角的一张照片,“时速居然有110公里,这真是太帅了!”

  一个带着厚厚眼镜的男孩子站在他们中间,捧着报纸像是宝物一般的,大声的朗读着报纸上面的字:“看它那流畅的线条!”他赞美道,“没有比它更适合今年的魁地奇比赛了!”

  周围立刻纷纷赞扬起他的观点。

  九条天又重新展开了放在餐桌边卷起来的报纸,看了一眼左下角的报告,上面还附上了一张图片——扫帚把手用白蜡树做成,成漂亮的流线型。

  不得不说确实是非常好的飞天扫帚。

  九条天微微偏过头,目光越过长长的餐桌,转了几圈最终落到了七濑陆身上。

  七濑陆认真地盯着报纸左下角,眼睛里细细地闪着光,嘴角抿成一条线。

  “七濑先生好像很喜欢那把扫帚。”和泉一织顺着九条天的目光看了过去,对着七濑陆的背影柔柔的弯了弯嘴角,“他应该很快就要打魁地奇比赛了吧。”

  “嗯。”九条天淡淡地回答道,“今年拉文克劳会赢的。”

  “哈?难道您每次在看台上不是在为七濑先生加油吗?”和泉一织疑惑地皱了皱眉,“好几次我看见您在格兰芬多找到金色飞贼时笑……”

  “你看错了。”九条天冷冷地打断了和泉一织,他把垂下来的头发撩回耳后,露出漂亮的侧脸曲线,“我可是拉文克劳的学生,会因为对方的胜利而高兴的是你吧。”

  “咳,”和泉一织抬起手挡了一下脸,耳尖慢慢染上了一层红色,“我只是看到哥哥赢了比赛很高兴,所以我也替他觉得高兴而已。”

  “真不坦率。”

  “真不知道您是站在什么立场上觉得我不坦率的。”

  九条天一言不发地抱起《古代魔文》,推开座椅,走了几步才小声的“啧”了一声。

  和泉一织端着杯子的手一抖。

  ——他刚刚“啧”了对吧!




  九条天总习惯用完早餐后,去图书馆靠窗的座位坐上一会儿——如果没课的话。他会把写好的论文誊抄到羊皮纸上,然后再预习下个学年的新课。

  同样,今天也不例外——他离开大礼堂之后,抱着书直奔图书馆,在书架上零零散散地找到自己写论文需要的资料后,熟练的拐了几个弯,找到了平常坐的位置。

  九条天把卷起来的羊皮纸展开,同时翻开了手边放着的《古代魔文》,还没把羽毛笔沾上墨水,早上夹的报纸就滑了出来。

  他沉默的瞪了报纸一眼,掉出来的那一面刚好是彗星系列的新扫帚——还是和早上一样漂亮的白蜡树把手和流畅的线条。

  “……”

  九条天伸手揉了揉眉心,他用另一只手支着下巴,对着桌上摊开的资料发了好一会儿神,然后他扭过头,目光落在了窗外远处的塔尖上。

 

  刚刚进霍格沃茨学院的时候,每个巫师都要学习骑着扫帚飞行——当然七濑陆和九条天也不例外。他们两个当时都是11岁,却被分院帽分到了两个不同的学院,这也就注定了两个小男孩不能时常黏在一起——包括飞行课。

  但就是有那么一次,格兰芬多和拉文克劳上了一次公共飞行课。霍琦夫人在地上排了一排的扫帚,让小巫师们命令它们站起来。七濑陆眨了眨眼睛,隔着两个学生,对离自己好几步远的九条天大声喊道:“天哥哥!快看!”

  少年吐字清晰又圆润,像珍珠在心尖上啪嗒啪嗒滚了一圈似的。九条天从地上躺着的扫帚上移开视线,忍不住看了七濑陆一眼——他不仅一下就让扫帚站了起来,还稳稳当当的骑在上面,在低空矮矮的旋了一个圈儿。

  周围立刻响起了两个学院其他小巫师的惊呼声和赞美声。

  “七濑先生,你很有飞行的天赋呢,”霍琦夫人冲着小巫师笑了一下,“格兰芬多加上5分。”

  “哇!谢谢!”少年从扫帚上跳下来,眼睛亮了一下,很快咧开嘴笑了起来。

  九条天看着七濑陆逐渐被小格兰芬多们围起来,叽叽喳喳的嚷嚷着——“好厉害!”“你为学院加分啦!”“真是太棒了,你将来一定可以进魁地奇队!”这样的话,人群中间的少年脸上迅速泛起了一层淡淡的红色,他摸了摸侧耳稍长的头发,不好意思的笑了。

  在距离下课还有不到半个小时的时候,热闹的课堂上兀的混进了一丝不和谐的声音——本该安安静静的握在小巫师手里的飞天扫帚,突然疯狂的左右晃动了起来,像是被施了Tarantallegra跳起舞一样。它挣脱了一个小拉文克劳,在人群里横冲直撞起来。

  人群四下尖叫的散开,几个小巫师急急忙忙的跑去找霍琦夫人,很快就不见了踪影。

  飞天扫帚独自在原地转了几圈,突然朝着格兰芬多的方向冲了过去。

  “陆!快蹲下!”九条天的声音突然拔高了几个度——那个扫帚正朝着七濑陆飞过去,这样的速度如果被撞上,至少会有一条手臂要骨折。听见声音后,七濑陆不假思索的蹲了下来,扫帚堪堪从背上掠过,猛烈的气流把少年身上的袍子“唰”地卷了起来,他踉跄了几步,然后坐倒在地上。

  “……我没事!”

  在确认过七濑陆没有受伤之后,九条天很想舒一口气——他确实也这么做了,但他还没来得及做完这个动作,同院的学生突然对着他大声喊了一句,“九条!你的后面!”

  ——后面?

  九条天甚至还没有消化完他说的话,就被迎面飞来的扫帚拖着带上了天。

  他很快就听到了七濑陆的急促的呼喊声。



  这应该算是真正意义上九条天第一次骑飞天扫帚——他只能紧紧抓住扫帚的木制把手,用脚夹紧它,尽量把身体压低,并尝试改变它的方向。但这似乎没有什么用,老旧的飞天扫帚在空中飞快地横冲直撞,无论九条天怎么拖拽它的把手方向,它就是不听小巫师的指挥。

  风疯狂的灌进眼睛里,九条天眨了眨眼,眼睛里传来干涩的疼痛——这让他很难看清面前的事物。他把眼睛闭了起来,然后又睁开——面前是霍格沃茨的塔楼侧面,飞天扫帚一点也没有减速的意思,就这样直直的往上撞了过去。

  九条天咬紧牙关,猛地抬高了扫柄。

  飞天扫帚擦着墙壁飞了过去,被墙蹭掉了一点木屑,又在空中倒着转了一圈,一阵强烈的失重感过后——小巫师现在只有两只手抓着木柄,两只脚在半空中无力的下垂着。

  少年凉凉的抽了一口气。

  但是他很快就发现一个红色的身影飞快地朝他靠近,等到他看清来人后,九条天想都不想就开口道:“陆!别上来!上面太危险了!”

  七濑陆确实很有飞行天赋——他已经掌握了如何低下身子加速和急拐弯,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可以追着一把被施了不知道什么咒语的扫帚去救人,因为这样他们两个可能都会从半空中掉下来摔断脖子。

  可是七濑陆没有顾及这么多,他只是看到九条天被扫帚拖上了天,下意识的就骑上扫帚去救他——“天哥哥!”他喊道,声音隐隐带上了一丝颤抖,“快松手!”

  “……什么?!”

  九条天愣了短短一瞬——他不知道七濑陆骑的那把老旧的飞天扫帚能不能承受两个人的重量,如果不能的话……他决不能拿弟弟的性命开玩笑。

  七濑陆见九条天半天没有松手的意思,甚至还想自己借力重新爬回扫帚上,他也顾不了那么多,直接冲上去准备一把把九条天从扫帚上拽下来,就算扫帚无法承受两个人的重量在半空中裂开——他也绝对能在坠地前保护好九条天。

  “下去!”九条天冲着七濑陆喊道,他死命的抱住扫帚的木柄,用两只脚交叉的勾在上面,“你会被打到的,下去!”

  “相信我,天哥哥!扫帚能承受两个人的!快松手!”

  “……!”

  就在那短短的一刻,九条天安静地低下头,耳边只有他的心跳的声音。他浅粉色的眼睛对上了下面骑在扫帚上的那双火红色的眼睛——像是确认了什么,然后他松开手放任自己直直的坠了下来。

  少年看见七濑陆骑着扫帚朝着他飞过来,黑色的巫师袍在身后猎猎作响。他侧过身子抓住了九条天的手,就这样一边咬着牙,一边单手拽着九条天,跌跌撞撞的往地面飞。在距离地面好几英尺的地方,那把扫帚又开始上下颠簸起来,它朝着七濑陆的方向加速撞去——

  “Diffindo!”有人在空中迅速施展了魔咒,扫帚“啪”的一声碎成了好几块木片,从半空中摇摇晃晃的掉了下去,“你们没事吧?!”

  七濑陆抬头看见霍琦夫人火急火燎的飞过来,她迅速把九条天拉上自己的扫帚,问道:“有没有受伤?”

  在确认过两人都没有受伤后,霍琦夫人才点点头,慢慢降落到地面上。她看着一下扫帚就立马跑到七濑陆旁边的九条天,犹豫了一会儿,开口道:“七濑先生,你知道你刚才骑的那把扫帚有多危险吗?!它非常老旧——本来就应该处理掉的,它甚至承受不了你们两个人的重量,你有想过如果扫帚断掉的后果吗?”

  七濑陆明显的愣住了,他微微地张着嘴,表情有些疑惑。意料之中的,他回答道:“……可是当时天哥哥很危险啊,我一定要去救他。”

  “……”霍琦夫人意味深长的低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叹了口气,“回去好好休息吧。”


   等霍琦夫人走进塔楼后,九条天抓住七濑陆的肩膀,把他面向自己,接着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然后猛地抱住了他。

  “天哥哥?”

  “陆……你没事——真的太好了。”

  九条天发誓——他在看见七濑陆飞上来的一瞬间心脏都要吓停了,他一点也不敢想象如果七濑陆真的因为他从扫帚上掉下来会怎样。

  七濑陆感觉到圈在自己背后的手有些发抖,他回抱住九条天,安抚性的拍了拍少年的背,语气轻快的回答道:“我当然没事!天哥哥也没事吧?”

  “……嗯。”

  少年把九条天推开了一点,轻轻把头凑过去抵住了他的额头,红色和浅粉色的发丝很快柔软的交织在了一起。九条天错愕的在七濑陆红宝石一样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眼睛里的七濑陆,他们都是笑吟吟的,然后他听见小格兰芬多开口道——

  “在扫帚上有好好的接住天哥哥哦。”

  “……”

  九条天腾出一只手扣住七濑陆的后脑,他的手指陷进了柔软的发丝里——少年沉默了几秒,像是强忍住了什么,眸子里流动着不知名的漩涡。他说:“无论发生什么,在什么地方,我也会接住你的。所以陆——”

  他俯在七濑陆耳边很快地轻声说了一句话。

  耳边喷洒到温热的气息,有些痒痒的。七濑陆抬起一双亮晶晶的眼睛侧过脸,他看见九条天认真的浅粉色眸子,“这算约定吗?”他问。

  九条天点点头。

  “当然。”



  九条天不喜欢飞天扫帚——正确的说应该是不喜欢骑着扫帚在天上飞行。

  但他不但飞的稳稳当当,而且无论是拐弯还是俯冲都非常敏捷。

  所以当拉文克劳魁地奇队的队长邀请九条天加入魁地奇队的时候,少年只是摇了摇头,礼貌的拒绝了。这件事当时在霍格沃茨引起了一阵轰动,小巫师们互相窃窃私语,小声的讨论为什么九条天不愿意加入魁地奇队,要知道一个一年级生能够让魁地奇队长亲自邀请入队——是非常值得炫耀和让人嫉妒的一件事。

  当然同院的逢坂壮五也知道了这件事——他听着同学的喋喋不休,也就是笑了笑,什么都没说。

  ——因为这件事使他想起了第一次见到七濑陆的场景。



  逢坂壮五曾经在看格兰芬多与拉文克劳的魁地奇对决比赛时,意外地在拉文克劳看台边发现了九条天——少年披着宽大的巫师袍,随意的用围巾把下巴遮住,对着比赛微微出神——准确的说是对着一个人。

  他望向九条天眼睛紧紧追随的地方——那是格兰芬多的找球手,少年从半空中俯冲下来,风把他耀眼又明媚的火红色头发吹散开,深红色的外袍在身后猎猎作响。他突然在距地面很近的地方一个急刹,把手伸出扫帚外,然后使劲一握。似乎是抓到了什么,接着缓缓地举起手——

  五个手指用力的攥着一个金色的、带着透明纤薄翅膀的小球。

  球场寂静了几秒,突然爆发出一阵巨大的欢呼声。格兰芬多学院看台上所有的学生都卯足了劲的尖叫起来,有的甚至把围巾甩上了天。格兰芬多球队的成员都迅速聚集到那个找到金色飞贼的找球手身边,少年汗湿的头发黏在侧脸边,他抬起手把刘海和鬓发别到耳后,露出了一对明亮的红色眼睛。

  逢坂壮五觉得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忘记那双眼睛——那个找球手在抓到金色飞贼的一瞬间,眼睛里面就像是烟花噼里啪啦的都炸开了一样,流光溢彩般地闪烁着,流动着繁复又瑰丽的光。

  “本次魁地奇比赛的获胜者是——格兰芬多学院!”

  他听见裁判大声宣布道。

  比赛结束后,有着红色头发的找球手骑着他的扫帚往拉文克劳看台的方向飞过来——他在空中松开了手,然后就这样对着九条天直直的掉了下来。九条天迅速站起身,张开双臂接住了他——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就好像骑在扫帚上的人相信下面的人一定会接住自己,而下面站着的人也相信在空中飞着的人一定会松手掉下来一样。

  ——要怎样形容看到他们的感觉呢?

  就像是幼猫用毛茸茸的爪子在心尖上轻轻的挠了一下,痒痒的,软乎乎的,若有若无的感觉不真切——好像本该这样,九条天在笑,七濑陆也在笑,他们抱在一起的一瞬间眼睛里融进了揉碎的星光,连睫毛上都带上了透明的星星。

  然后,逢坂壮五看到九条天的嘴唇动了动,他笑着说——

  “这次也有好好的接住陆哦。”




  “……哥?天哥哥!”

  ——好像……有谁在喊我?

  九条天费力的睁开眼睛,立刻就被眼前的强光刺激了一下,他又重新闭上眼睛,缓了一会儿,才慢慢睁开。

  这下他终于看清来人了。

  “陆?”

  “啊!天哥哥你醒了!”七濑陆快活的冲着他说。少年看起来刚刚从外面进来,鼻子有些红红的,肩膀上还落有几片雪花,在图书馆壁炉的帮助下,很快就化成了一摊小小的水渍,在校服上印上了一片深色的图案。

  九条天直起背,活动了一下酸痛的肩膀——他居然在图书馆睡着了,还睡了将近一天,而且最主要的是论文也没有完成。少年把书合上,准备吃完晚餐后回拉文克劳休息室誊抄。

  他盯了一会儿七濑陆,到嘴边的说教又咽了回去——他实在没有办法对着七濑陆这样纯粹的笑容说些什么扫兴的话。少年沉吟了好几秒,还是决定说点什么,但还没开口就被面前的人打断了。

  “下雪啦,天哥哥。”七濑陆说。

  九条天转头看向了窗外,宝石蓝色的天空上零星的挂着几颗星星,远处的塔楼屋顶上布满了白色的糖霜,新月还蹲在塔尖上,几扇窗子紧紧地闭着,可以看见房间里的壁炉偶尔跳动着小小的火星。当然,图书馆楼下的一片地上,全是软乎乎的雪被子,上面还有小巫师们留下的凌乱的脚印。

  “嗯,下雪了呢。”九条天回答。他看到七濑陆心满意足的笑了起来,声音又轻巧又活泼——就像是被少年的笑容传染了一样,他自己也跟着笑了起来。

  “请不要在图书馆喧哗!”平斯夫人生气的声音传了过来,小巫师们迅速闭上了嘴巴,然后互相对视了一眼,同时抱着书从门口飞快地溜了出去。

  “别在图书馆里面跑!”平斯夫人冲他们的背影气急败坏的喊道。

                             —————————End

































未白

【天陆条漫】汉化8

作者推特:@_tomomi_OeO    p站id:西野

翻译/嵌字:未白

禁止二传、商用!


作者推特:@_tomomi_OeO    p站id:西野

翻译/嵌字:未白

禁止二传、商用!




夜繁若星

[cp]感觉是179的吧x先瞎想一下,感觉主要还是17(?)

  天的离开给陆带来的打击很大,他们小时候约定过要一起站在舞台上唱歌,但是天离开之后,陆有一段时间总是开心不起来。之后一次音乐课上去前面唱歌,然后他失声了并且犯了病。

   之后就在家修养,到了高中的时候才回去,因为太久没来的原因所以暂时留级查看。

   于是他就和一织分配到了一个班上,被老师要求照顾他。

老师(语重心长):你看看你一直都没交几个朋友你家里人都为你着急,这个重任就交给你了。陆他因为有心理方面的问题所以说不出话,你要好好看护他。

一织:……哈?

两人安排成为了同桌,然后一织发现这人...

[cp]感觉是179的吧x先瞎想一下,感觉主要还是17(?)

  天的离开给陆带来的打击很大,他们小时候约定过要一起站在舞台上唱歌,但是天离开之后,陆有一段时间总是开心不起来。之后一次音乐课上去前面唱歌,然后他失声了并且犯了病。

   之后就在家修养,到了高中的时候才回去,因为太久没来的原因所以暂时留级查看。

   于是他就和一织分配到了一个班上,被老师要求照顾他。

老师(语重心长):你看看你一直都没交几个朋友你家里人都为你着急,这个重任就交给你了。陆他因为有心理方面的问题所以说不出话,你要好好看护他。

一织:……哈?

两人安排成为了同桌,然后一织发现这人像小动物一样,上课都不安分,偷带小说过来看,还带着一个眼镜一副认真的模样,经常被老师抓包,但老师总是念在他心理有问题的原因而放过他。

一织是觉得无所谓,毕竟不影响到他。

然后一次课上他看陆看得那么入迷忍不住瞄了一眼,发现好像确实挺好看的。等回过神的时候,陆已经把书放到桌子中间,跟他一起看了。

这算什么……

这样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直到一织被老师点名才知道自己的行为,太糟糕了,幸好自己回答上来了。

坐下去的时候看到陆捂住嘴偷笑,一织忍不住有些生气。“七濑桑在笑什么?”

陆怔住,然后晃晃手,似乎想要表达他并没有笑,但他嘴角的笑意还是抑制不住的显露,他拿起笔写了[因为第一次感觉一织和我很靠近的感觉。]

“七濑桑找我聊天我也会靠近的。”

[并不是那种只是为了完成任务一样的靠近,我是觉得刚刚一织似乎有种和我一样喜好的感觉,所以就很靠近很让人舒服。]

“……才不是……”一织别过头去“只是刚好觉得七濑桑带的书很有意思而已。”

[一织要是喜欢的话,我们下次一起去图书馆吧。]

“真亏七濑桑叫的这么亲密,明明我们才刚认识。”

[抱歉,以前一直是一个人,所以对这方面好像没太多的了解]

“是我不对,虽然这么问不好,我还是有些好奇七濑桑失声的原因。”

[……我也不太清楚,可能是以前总是想着和哥哥一起唱歌,可是哥哥忽然就离开了,一个人在别人面前太过害怕。]


“忽然离开?”

[嗯……(╥╯^╰╥)]

忽然画起了颜表情,真可爱。

“七濑桑不想说就算了,我也不会勉强你,我们认识也没多久,这种事也不该随便跟别人说。”

陆摇头,继续写道[我只是不知道怎么跟一织说而已,但是我相信他会回来看我的,我们约好了要一起唱歌。]

“所以七濑桑也要加油发声吧。”

[T^T我加油]

之后陆就经常约一织去图书馆看书,而一织总是无法抗拒陆那眼泪汪汪的眼神,不经意就答应了。

在之后学校开始了唱歌比赛,两人组合,一人乐器,一人演唱的形式,陆就把一织的名字写上去了。

一织:……我不去。

陆(表情快哭了)

一织:七濑桑你会乐器?

陆:[会!我学的很快的。]

一织:……

于是两人就开始一起选歌,一起放学在空教室里练习,两人相处的十分融洽。

逐渐的一织也对他萌生了不一样的感情。

我想了一段那时候的画面,两人休息去图书馆,陆先去了,一织在值日,做完事之后他去找陆发现,陆靠在窗边睡着了,白色的窗帘盖在他的脸上。

一织不经觉得有些好笑,然后他靠近,把窗帘拉了起来,却看着陆的脸,忍不住低下头去,亲了上去。

然后陆的睫毛微微颤了一下,刚睡醒的样子把一织吓了一跳,赶紧从他身上起来,心跳疯狂的加速。

完蛋了。

但是陆好像并没有发现,对他露出笑容,好像是在对他说,你终于来了呀。

太没有防备心了,一织微红着脸,在心里说到。

之后就是他们参加到全国大赛的时候,陆想上去唱歌,唱他哥哥唱的歌,一织才发现,那个出道大火的t3里面的九条天是他哥哥。

[我想唱歌,和哥哥唱歌看起来已经不能了,但是我想和一织一起唱歌。]

全国大赛那天,天伪装好了去参观,想看看陆在哪,然后看到他上台表演,整个人紧张得不得了,手止不住的颤,一织无奈,轻轻握住他的手。

“七濑桑没关系的,如果唱不出来的话,我会替你唱的。”

陆摇摇头,虽然他现在紧张的想逃跑,他知道自己想唱,仿佛那个人就站在舞台下面一样。

请期待我的成长好不好?

安静的钢琴开始之后,没有人歌唱,一织以为陆还唱不了,就开口想替他唱,然后他听到那清澈的声音有些发颤的回荡在这个地方,干净让人舒服,让他忍不住跟着一起唱了起来。

陆朝他笑。

一首完了之后,陆开心的抱住一织。

“七濑桑的歌声很好听。”

“嗯……因为我刚刚好像看到天尼了。”

“……嗯。”

“但是我现在只想跟一织一起唱歌是真的。”

“七濑桑是在误会什么。”

“哎……不是吗?”

“我很喜欢一织哦。”

“……哈?”

“我好喜欢一织。”

“……”

“一织不要捂耳朵啦!”[/cp]


黑鸟落于草莓地

[陆大和/72]Dead Wood(一)

预警:不是CB友情向,心血来潮产物,只负责自己爽,觉得雷就不要点开,中途不适也请退出,有后续。时间线大概三部后四部前。
lof周末定期删文。

IDOLiSH7刚刚成立不久时,二阶堂大和就知道,队内每个人都隐藏着秘密。

在过去的人生中,他撞见和听闻的秘密数不胜数,虚伪的谎言也好,善意的掩饰也罢,他都太过熟悉那味道。他就像被丢弃在阳光照射不到的潮湿角落的一块朽木,被谎言和秘密常年浸泡,长出湿滑的青苔伪装成还活着的样子。因此,他并不在意他队友的那些秘闻,当然也由衷希望他们不要发现他的。

察觉到自己涉入太深时已经来不及了,懊恼着明明自己应该更警觉一些的,却又莫名贪恋他们的温暖和光芒而无法抽身。虽...

预警:不是CB友情向,心血来潮产物,只负责自己爽,觉得雷就不要点开,中途不适也请退出,有后续。时间线大概三部后四部前。
lof周末定期删文。

IDOLiSH7刚刚成立不久时,二阶堂大和就知道,队内每个人都隐藏着秘密。

在过去的人生中,他撞见和听闻的秘密数不胜数,虚伪的谎言也好,善意的掩饰也罢,他都太过熟悉那味道。他就像被丢弃在阳光照射不到的潮湿角落的一块朽木,被谎言和秘密常年浸泡,长出湿滑的青苔伪装成还活着的样子。因此,他并不在意他队友的那些秘闻,当然也由衷希望他们不要发现他的。

察觉到自己涉入太深时已经来不及了,懊恼着明明自己应该更警觉一些的,却又莫名贪恋他们的温暖和光芒而无法抽身。虽然因为难为情而没有和人说过,但大和实在是很喜欢IDOLiSH7,可能这份喜欢的程度已经到了让他有些无措的程度。而这点在他对上自家center的目光时更确定了一些。

“大和さん欢迎回……啊!”本来乖巧体育坐的陆笑着站起来,可能因为坐久了腿有些发麻一个不稳向前跌去,早有防备的大和则稳稳地按住他的肩膀把他扶好。

这个场景总觉得似曾相识,大和半出神地想,啊对,就是自己上一部友情客串的偶像剧里女主角好像也有这么一幕戏。不知道是该笑还是叹气,最后还是敲了敲陆的额头:“小心点啊RIKU。”接着温柔而坚决地把他推开。

“诶……为什么啊?大和さん的感冒不是已经好了吗?”

这个人无意识撒起娇来还真是不得了,苦笑着脱掉自己的外套塞进洗衣篮中,大和解释道:“刚刚回来时绕道去便利店买啤酒,路上遇到了猫,虽然只是被稍微纠缠了一会儿,但万一沾到猫毛的话就麻烦了。”

大和疲惫地瘫在床上,闭眼修整了几秒又坐起身来。

“啊,大和さん不用在意我的。”陆急忙摆摆手说,“我等会就回自己的房间了。”

太好看破了吧,明明就很想找人说话的样子。大和想想大概说自己没关系陆也会觉得自己在勉强,再加上疲惫感如浪潮一般一浪一浪涌过来,大和想了想说:“哥哥我稍微睡20分钟就好。”

“那大和さん要试试膝枕吗?”

“咳……咳咳咳”这个孩子究竟怎么回事啊?一脸跃跃欲试的表情……该说毫无防备心呢还是说可爱好呢……

“感冒还没好吗?我去接热水!”

及时阻止了陆触碰自己最后一个马克杯,大和小声叹了口气,认命在陆的大腿上枕好。

虽然闭上了眼睛,但已经被陆突如其来的这份惊喜惊扰到了睡意,男孩子的大腿并不柔软,即使是陆也是这样啊,大和神志不清地胡思乱想着,虽然完全不舒服但是等会可以发条rc迫害阿一。

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装作刚睡醒的样子睁开眼正对上陆凑近的脸,即使不说话大和也知道他在想什么。

“多亏了RIKU让哥哥我睡了个好觉啊。”他说,果然陆嘿嘿地笑了起来,眼睛眯起来一副开心又害羞的样子。

“因为大和さん最近都很累的样子,前端时间又感冒了完全没有精神总是一回来就窝到房间里,所以……”

大和仔细想了想,完全没有精神然后缩在房间里难道不是自己的日常吗,不然也不会天天被Mitsu叫大叔吧。

“话说刚刚大和さん睡觉时衣服掀起了来了,看到腹肌了哦!”

“腹肌的话RIKU也有的吧。”

“不一样的嘛!我想摸摸看!环上次就让我摸了哦!”

不知道为什么,此刻大和突然非常同情和泉一织,亏阿一平时得对面这样的RIKU说不啊……哥哥我完全不行。

陆的手探进大和的t恤滑过他的腹部动作轻得像羽毛,大和一个激灵抓住他的手阻止他继续乱摸,太不妙了。

“诶……我才只摸了一下!”陆一脸无辜地看着他。

大和想,RIKU啊你就饶了哥哥吧,我是真的对你这种没辙。

大和伸手捂住了陆的眼睛。

“啊干嘛!这样就看不到了啊大和さん!”

“别那样看着我。”

大和重复了一遍:“别那样看着我。”

没有任何目的性的,直率又可爱的眼神,我就是受不了这种啊。

“我想和大和さん接吻。”陆说,也许是为了显得更认真,他还特意换上了更正式的词。

大和想,这算什么啊,但还是认命地凑过去在他唇上亲了一口。

“大和さん是在哄小孩子吗?”陆不满地回亲了过来。

大和心想着这个吻技可不就是小孩子吗,又怀着莫名的罪恶感引导这个吻逐渐深入。

陆的吻和他本人完全一样,莽撞又直接,毫无技巧可言,但却也不笨拙,反倒是一直抱有好奇心似的试探着舔舐着口腔的各个角落,也完全不会闭上眼睛,会执着于观察对方的表情和反应。而大和则是接吻一定会闭眼的类型,倒不是害羞,只是觉得做这种事情时直视对方有说不出来的别扭。但这次他鬼使神差地睁开了眼,陆对上他的视线,一副很开心的样子眼里都是活泼的笑意。过于可爱了,这样哥哥的心脏受不了啊,大和头疼地想,而且太过可爱就很奇怪,感觉就像在儿童剧里上演的公主和王子接吻一样。

阿落是爬墙怪啊

新本子一到就立马腿了两张陆陆,我爱他❤️

新本子一到就立马腿了两张陆陆,我爱他❤️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