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万丈龙我

37051浏览    1342参与
MathemMagics

万 丈 龙 我 女 主 论

*无CP向

OOO:

比奈肉身草怪,万丈也肉身草怪;

比奈是怪力少女,力气很大,万丈是拳击手,力气也很大;

比奈身世悲惨,获得了主角的无私帮助,万丈蒙冤入狱,也获得了主角的无私帮助;

比奈在餐厅打工,有很多变装,万丈也有很多变装;

比奈能阻止失控的主角(恐龙联组),万丈也能阻止失控的主角(危险扳机)

EA:

poppy是bugster,不是人类,万丈是evol人间体,也不是人类;

poppy是男性(虾饺)生出来的,万丈也是男性(evol)生出来的;

poppy跟万丈都在最后一集最后一刻又出现在了主角面前

Zio:

月读失忆,万丈也失忆(指没有evol意识);

月读跟主...

*无CP向

OOO:

比奈肉身草怪,万丈也肉身草怪;

比奈是怪力少女,力气很大,万丈是拳击手,力气也很大;

比奈身世悲惨,获得了主角的无私帮助,万丈蒙冤入狱,也获得了主角的无私帮助;

比奈在餐厅打工,有很多变装,万丈也有很多变装;

比奈能阻止失控的主角(恐龙联组),万丈也能阻止失控的主角(危险扳机)

EA:

poppy是bugster,不是人类,万丈是evol人间体,也不是人类;

poppy是男性(虾饺)生出来的,万丈也是男性(evol)生出来的;

poppy跟万丈都在最后一集最后一刻又出现在了主角面前

Zio:

月读失忆,万丈也失忆(指没有evol意识);

月读跟主角同住一个屋檐下,万丈也跟主角同住一个屋檐下;

月读立场反复横跳,万丈前期立场也反复横跳;

月读长期白吃白喝高级伙食,万丈也白吃白喝主角工资和咖啡厅存款

01:

伊兹是秘书,是助手,万丈也是科学家助手

欢迎补充

←TO BE CONTINUED

chyt
说真心话就是想拥有狗狗趴趴

说真心话就是想拥有狗狗趴趴

说真心话就是想拥有狗狗趴趴

吃棗藥丸蘇露露

是娃娃!
龙我似乎做小了一圈xxd

可以接这种不织布娃娃的订单!欢迎找我!xddd

是娃娃!
龙我似乎做小了一圈xxd

可以接这种不织布娃娃的订单!欢迎找我!xddd

chyt

系 小狗狗顶球

灵感在图二

他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可爱

系 小狗狗顶球

灵感在图二

他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可爱

(。・∀・)ノ゙ヾ(・ω・。)
战兔变成了小兔子!笨蛋万丈应该...

战兔变成了小兔子!笨蛋万丈应该怎么办呢!!
And...
Evolto is watching you!
(幼稚画风警告)

战兔变成了小兔子!笨蛋万丈应该怎么办呢!!
And...
Evolto is watching you!
(幼稚画风警告)

乌鸡鲅鱼屑写手

『龙兔』第一次的恋人争吵「上」

这是两个人交往过后的第一次争吵,不是什么很大的事情,是很小很小的争端,可孩子气的大人总是会把他吵大。
万丈龙我懊恼的蹲在公园的滑梯上,回过神来想想到底是为什么会跟桐生战兔吵到跑出来啊。

自从交往后就没有约会,没有什么浪漫的事情,最近桐生战兔因为政府那边的需要在专心于给新的best match制造武器。
这样看来,真的很像一对不合格的恋人啊~
没有约会,没有浪漫,没有情话,就连黏在一起的时间也很少。

两个人都心知肚明对方爱着自己,每回看到桐生战兔趴在桌子上睡着万丈龙我都是一阵心疼。

“不用勉强自己啊战兔,休息一下也没有人会发现吧?”
“不用,当务之急还是要先以东都为重不是吗?”

每一次都...

这是两个人交往过后的第一次争吵,不是什么很大的事情,是很小很小的争端,可孩子气的大人总是会把他吵大。
万丈龙我懊恼的蹲在公园的滑梯上,回过神来想想到底是为什么会跟桐生战兔吵到跑出来啊。

自从交往后就没有约会,没有什么浪漫的事情,最近桐生战兔因为政府那边的需要在专心于给新的best match制造武器。
这样看来,真的很像一对不合格的恋人啊~
没有约会,没有浪漫,没有情话,就连黏在一起的时间也很少。

两个人都心知肚明对方爱着自己,每回看到桐生战兔趴在桌子上睡着万丈龙我都是一阵心疼。

“不用勉强自己啊战兔,休息一下也没有人会发现吧?”
“不用,当务之急还是要先以东都为重不是吗?”

每一次都会这样,去担心别人而忽略自己,也是万丈龙我对桐生战兔不知该如何生气的点。

一点一点的担忧积攒起来,在万丈龙我心里装满一个又一个的箱子。
那天桐生战兔搬着一箱资料走下梯子,一个没站稳向前跌下去,还好是那会万丈龙我正准备走上去,打巧就成为了桐生战兔的肉垫。
那时候的万丈龙我看到桐生战兔从梯子上跌下来心都悬了,要是他不在地下室那桐生战兔得摔成什么惨样?
从地上爬起来的桐生战兔脑袋昏昏沉沉,但还是很倔强的站起来去收拾散落一地的文件。

“你适可而止一点啊……战兔。”

桐生战兔转过头:“啊?”

不知是气过头了还是终于爆发,最天才的物理学家也好,为政府办事也好,可桐生战兔是人啊,活生生的人。
眼底下清晰可见的黑眼圈在白皙的肤色上十分明显,因为通宵而布满血丝的眼睛看着万丈龙我。

桐生战兔对那句话不明所以,但他知道万丈龙我在担心他,站起来抱着一堆文件走向办公桌。

“抱歉让你担心了,但是还差一点,弄完我就去睡。”
说出这句话的还时候桐生战兔是背对着万丈龙我的,稍微的,好好理解一下别人的担心啊!笨蛋物理学家!

走过去搭着桐生战兔的肩膀用力把人转过来,桐生战兔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本来就没睡好的他也有些不满,或许不是本意仅仅只是有些烦躁而已。

“万丈你干什么?!”

不好好交流就是恋人争吵的开端~

“best match也好,制造新的武器也好,战兔你不觉得已经要到极限了吗,每一次都是,为了帮助别人为了其他人,别总是把自己看的这么无所谓啊!”

无所谓?在万丈龙我眼里他就是这么一个无所谓的人吗?桐生战兔也窜出来一股无名火,但是开口又不知道怎么去回答,已经累的没有力气去反驳了,索性选择沉默。
但他不知道沉默相比起争吵更让人觉得火大。

“现在,桐生战兔,立刻,马上,去休息。”
万丈龙我对着桐生战兔他有着更多的耐心,却也同时不知道要怎么表达担心,他只会直白的告诉对方你该休息了我很担心你。
这句话本是没有警告意味的,但要是在生气的人耳里可就有那么一点意思了。

“我知道你在担心我啊万丈,还有一点就完成了,我不喜欢在中途停下来你也是知道的吧?”
桐生战兔耐着性子回复万丈龙我,也是他消耗力气才开口讲的话。

也许待在这里气氛会更加燥热,万丈龙我拿起架子上的外套甩下几个字就走了:
“随便你。”

第一次的吵架,算是吧。

他们想过很多,只是没想到第一次争吵会是以这种小事展开,完全找不到和解的方法啊~~

桐生战兔坐在电脑椅上,脑袋一晃一晃的,手里的资料突然就看不下去了。

“反正那种笨蛋,一会就会回来吧……”小声嗫嚅着。
“大概,会回来吧……”到最后虚心的肯定。

在安静却又不想做任何事情的时候桐生战兔就会去回忆他跟万丈龙我的过往。
想起来,告白还是万丈龙我先啊,桐生战兔敢保证这是他这辈子听过的最简短最直白的告白,却也是最锵锵有力的告白。
以前习惯了安安静静的做实验,现在多出了一个笨蛋时不时就在旁边乱叫,要不就是喜欢左看看右看看,还会帮倒忙。
而每一次,桐生战兔都是先来一句:“糟透了。”
再面带笑容去收拾残局。

习惯这种东西还真是可怕,习惯了吵闹,安静下来反而更静不下心。
万丈龙我已经是桐生战兔人生中的一个巨大意外了吧?

-Raion

蛋白质贵公子鹅

p2是很神秘的兽耳龙进度

蛋白质贵公子鹅

p2是很神秘的兽耳龙进度

糖 某 人

是龙和兔()
他们太可爱了我太菜了

是龙和兔()
他们太可爱了我太菜了

摩卡

【龙兔】春夏秋冬(2)

很应景的冬

_____________________
秋天在战兔从感冒中好起来时飞速地溜走了,说来很奇怪,后来他受的伤越来越重,却再也没受过感冒的打扰。另一方面,等战兔注意到时,他对万丈擅长的突然靠近已经不会作出任何特殊反应了。

店长一去不回后,他总觉得naJcita变大了许多。地下室变成了许多没有人气的疊数,冷冰冰的,白炽灯反光在地板上晃得刺眼。

可惜没有人留太多时间让他回味,他被追赶着前行,一刻也不敢停下。再把注意分在自己的情绪上,会有更多人因为这些被浪费掉的时间遭遇不幸的事情的。

桐生战兔是东都的英雄,他自己必须比任何人都铭记这一点。

寒冬爬上树梢之夜,很偶然的,他和Cross...

很应景的冬

_____________________
秋天在战兔从感冒中好起来时飞速地溜走了,说来很奇怪,后来他受的伤越来越重,却再也没受过感冒的打扰。另一方面,等战兔注意到时,他对万丈擅长的突然靠近已经不会作出任何特殊反应了。

店长一去不回后,他总觉得naJcita变大了许多。地下室变成了许多没有人气的疊数,冷冰冰的,白炽灯反光在地板上晃得刺眼。

可惜没有人留太多时间让他回味,他被追赶着前行,一刻也不敢停下。再把注意分在自己的情绪上,会有更多人因为这些被浪费掉的时间遭遇不幸的事情的。

桐生战兔是东都的英雄,他自己必须比任何人都铭记这一点。

寒冬爬上树梢之夜,很偶然的,他和Cross-Z走在一起,而不是骑他的摩托。月光被百家灯火驱得朦朦胧胧影影绰绰,这片土地安详平和得不像需要他们。

在万丈面前感冒后战兔就越发注意起自己的保暖,他围了条黑红格子的羊毛围巾,即使呼吸已经被冻出形状身上也不觉得寒冷。相反万丈的穿着并不是很能显示出季节的更替,大概笨蛋身上自带防壁,把病毒狠狠阻隔在外。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说实话还有点羡慕笨蛋。战兔的记忆开始的太短,关于感冒尽是些沾着湿气的糟糕回忆。万丈在的那一次算是最好的,但很快他就忘了万丈抚过他流着冷汗的额头的宽大而温暖的手,被店长的背叛占据了内心。

他们并肩同行,却一言不发。到底我们有没有熟悉到同行时默不作声也不显尴尬的地步呢?战兔双手插在风衣兜里,漫不经心地听两人踢踏同调的脚步声。大概是没有的。但是就算维持沉默他也不觉得不适,反而很自然。像雪花落地,着陆前一定不会征求地面的意见,就那样轻柔又亲昵地擅自融化。莫名其妙就融为一体,混凝土也会困扰的吧?抢占他至少一半注意力却又一言不发的万丈,也是擅自妄为、忽略别人想法的惯犯。

“喂战兔,”终于说话了,“有星星啊。”

真是的,什么蹩脚的破冰方式?这样的灯光下,就算是晴天,也不可能看得见星星。

话是这么说,战兔还是坦诚地抬头把视线追向万丈手指方向,却还是只注意得到四面的灯光。街区中的低矮灯光连成一线,封锁了沉静的夜空。他盯得眼睛发酸也没看出来星星。

万丈扭头瞥了一眼,果然天才云里雾里,一无所获。于是万丈不厌其烦地高举着手,还跳了两下,好不容易才从战兔脸上看到几分豁然开朗的表情。

“啊,有了!”战兔的情绪难得高扬了起来,寒气每况渐深的近来很少在战兔脸上看到那样不掺杂质的兴奋。幼稚,但是万丈觉得是很战兔式的兴奋。

“好亮啊。”战兔低低地感叹,嘴角抿起小小的酒窝。他们的脚步停下了,两个人都傻乎乎地昂着头。

只是一颗格外明亮,穿过模糊成片的灯光的星星而已,换作往常,他是不会有这种心口抽痛的感觉的。万丈轻轻往他身边靠了一步,亲昵地把胳膊搭在他肩膀上,再次抬起手指点,“好多星星,看。”

一旦看到了一颗星,天边的景象便渐渐清楚起来,越来越多的星星浮出没有一丝波澜的夜空,像突兀浮上水面的鱼群。涌出的星星都不如第一颗那样明亮,稀稀疏疏,只能映出来一个最小的像素点。

战兔想起自己没有认真了解过的星相图,尝试把那些星星对到记忆中模糊的交错直线中去,可惜他学艺不精,怎么也不能给万丈指出一个星座来。

说来怪异,明明万丈只穿了两件,贴在他后背上的身体依然是热乎乎的,不到发烧的热度,是万丈向来的比他高上一些的体温。这也算什么拳法家的职业素养吗?战兔乱糟糟地想着,都忘了要嫌弃搭档压在自己身上的体重。

推开naJcita的店门时,万丈还在咋咋呼呼地,“那个是叫北斗星吗?”,战兔潦草地点点头,又觉得自己不能误人子弟,便又摇摇头。

跟在后面的万丈合上店门,一声不吭地绕到战兔前面,在冰箱前拦住他,皱着眉上下观察。万丈整张脸都皱成一团,像对待未知物种那样上下打量,最后小心翼翼,试探性地开口:“战兔?”

战兔耸耸肩,打算推开万丈进地下室,可万丈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磐石般挡在冰箱前。他无所适从,嘟囔说“我没事啊”,想搪塞过去。然而万丈还是站在那,执着地盯着他。

“战兔说没事才不是没事。”万丈抱起手臂,大有一审到底的架势。战兔仰头叹了口气,明明这笨蛋刚来的时候不是这样,到底是什么让万丈变得独独对他的事如此敏感?

他又推了推,却只是费力见证了万丈的顽固。万丈认定他不开心,可他只是感到一点点空虚而已,算不上什么大事,绝不是他能放下自尊细细讲解给万丈听的情绪。

战兔后退,靠在吧台上,抿着唇抓挠起自己的头发。万丈不打算让他糊弄过去,可他不值一文的自尊几次堵回了冲出喉咙的话语。就算对方是万丈,他也不想展示出自己的软弱。

“我没事。”他提高了声调,声音听起来冰冷无礼。万丈依然贴在冰箱上,看起来对自己的影响力很有自信。万丈怎么就会觉得他一定会愿意敞开心扉,多么傲慢的笨蛋啊。

明明已经回了naJcita,他们却在咖啡厅毫无意义地面对面干瞪眼浪费时间。本来两人都觉得会很快下去,就只点了一盏灯,半个房间仍在昏暗当中。现在谁都不愿意走开开灯,便在半昏中面面相觑,空气中弥漫着针锋相对的紧张和一丝微妙的暧昧。

“我怎么会有事?”战兔急急说了一句,摊开双手像是要自证清白。面对万丈某种程度的落败让他心中窝火,到底是哪里流露出的软弱被万丈嗅出了痕迹,还给了爬杆而上的机会呢?

见战兔懊恼不已,万丈也生出一丝慌乱。他只想安慰战兔的不安,无意逼得战兔焦躁。现在看来,坚持起了些反作用。于是他再次张口,对着强撑微笑的搭档低声说:“再相信我一点不行吗?”

不等战兔从嘴里抠出回复,冰箱里传来的一声巨响和女孩的大吵大嚷便解救了他。“谁堵着门啊?”砰砰砰的声音,听起来像是美空在用拳头从里面捶门。万丈不情不愿地让开,矮身给美空拉开了门。

美空应该是刚刚饱睡一觉,看起来神采奕奕。她绕开快要堵塞吧台的两个成年男人,开开灯又翻进吧台找东西吃。

万丈讪讪挠了挠头,身后战兔灵巧地钻进了低矮的小门,噔噔噔欢快地下去了。“你们有带什么吗?”美空面前摆了盘没开封的微波意大利面,期待地看着万丈。万丈愧疚地在口袋里摸来摸去,只掏出块战兔买的水果糖。美空不满地接过水果糖,抬起头似乎想说些什么。

莫名的冲动让万丈冲出naJcita,他走得太快,只来得及回头告诉美空“别热那个,我去买”,连美空的反应都没看清。

美空呆呆地走上前合上万丈忘了关起来的店门,愣了足有半分钟才想起来冲到冰箱旁冲战兔喊叫,“万丈自己出去啦!”

战兔刚脱下外套,还没稳稳坐到椅子上,听到这消息一阵烦躁,噔噔噔飞快爬上楼梯,美空指着大开的店门,表情中的祈使句明明白白。

“真是的……”战兔抓起手机和狮子满瓶,跨上机车急急追出去。发动机嗡嗡哄响,冷风穿过脖颈,战兔突然想起来被留在地下室的外套。

他沿着店前的小径,不算太快地骑行。万丈走不了太远,骑得太快说不定会反而把万丈漏掉。战兔缩着脖子,觉得寒气割得皮肤生疼,不禁喃喃抱怨起莫名其妙跑出门的万丈。一定是变身让万丈变得太过自大了,就不能再有点通缉犯的自觉吗?

再说了,都这个时间,一个人跑出去是想要做什么……啊,看到了。

万丈提着两个小塑料袋,战兔靠近时发现是烤红薯和关东煮。他看到战兔时,像离家出走的叛逆期少年一样不自然地缩了缩。战兔拔出满瓶,攥着手机气势汹汹地走到万丈身边。

“给美空的。”万丈提起塑料袋给战兔展示,战兔凑过去闻了闻还冒着热气的食物,无可奈何地耸耸肩。

毫无预兆地,万丈空着的手贴到了他的脖颈上。手下的皮肤发凉,手指也冻得有些发红。

“为什么不穿外套?”万丈难得有立场责备。他解下系在腰间的衬衫,递给战兔。

战兔两下穿上万丈总当作装饰的衬衫,“至少把外套脱给我吧。”

万丈又伸手过去摸了一下战兔的脖颈,他的手指有意无意地划过下颚和喉结,战兔莫名有种被当作宠物对待的错觉。“别得寸进尺啊。”万丈收回手,表示自己能借出衬衫战兔就该感恩戴德了。

回去时两人又没有骑车,因为关东煮的汤水容易洒出去。回程很短,再次踏进naJcita时烤红薯和关东煮都还冒着热气。果真没有加热意大利面的美空百无聊赖地坐在高脚椅上,看到万丈手里的食物时眼睛一亮,高高兴兴拿走塑料袋,开始吃之后才问起两人今天的见闻。

三人有一搭没一搭地交谈着,冬日的夜晚很长,但还没长到能消除还未现出全貌的灾难。也许会在冬季仍能感觉到暖意只是因为还没走入凛冬,真正的寒冷尚未降临,假面骑士像许多平常人一样心怀侥幸地享受着定格了的平常日子。
TBC.

广濑朴昌
不出意外的话会在cp25当无料...

不出意外的话会在cp25当无料纸片发一发()提前祝大家圣诞快乐!拜个早年!(?)

不出意外的话会在cp25当无料纸片发一发()提前祝大家圣诞快乐!拜个早年!(?)

过 期 罐 头

把cp25的🐰🐲周边做出来了,寄售在朋友的摊位上,总共15条,在特摄专区,两天都在,买就送图二的和纸贴纸一张

————

ps:从❤️+👍里面roll一个来打粉,送这两款周边😘(12.20开奖,仅限大陆地区)

把cp25的🐰🐲周边做出来了,寄售在朋友的摊位上,总共15条,在特摄专区,两天都在,买就送图二的和纸贴纸一张

————

ps:从❤️+👍里面roll一个来打粉,送这两款周边😘(12.20开奖,仅限大陆地区)

atwood
嗑白兔嗑上头了 我真是high...

嗑白兔嗑上头了

我真是high的不行.jpg

原创选手突然get到了画同人的乐趣

所以这个cp算是e龙对吧

嗑白兔嗑上头了

我真是high的不行.jpg

原创选手突然get到了画同人的乐趣

所以这个cp算是e龙对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