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三伊

32.7万浏览    927参与
花落人两亡

【三伊】花吐症(下)

*文笔渣预警,轻喷蟹蟹

————————

伊藤那小子到底怎么回事?三桥漫无目的地走在大街上,这两天怎么有那么多莫名其妙的事?想着想着,三桥又咳出一些花瓣。走着走着,不知不觉就走到了伊藤家门口。“见鬼,我为什么走到这里来?”三桥有些心虚,他才不是因为什么担心伊藤才来这里的。于是三桥只是别扭地在那里看伊藤的窗口看了好一阵,总归是有些担心,像看看伊藤的情况,可是犹豫再三,他还是转身离开了。剧烈的咳嗽让三桥十分不好受,奇怪,为什么一想到伊藤那小子就咳花瓣?伊藤跪坐在窗口看着三桥的一举一动,本来是想叫他的,可是又觉得作为大哥大,这个亚子有些丢人,所以只是默默地注视着三桥,走进,等待,离去,不知为何,...

*文笔渣预警,轻喷蟹蟹

————————

伊藤那小子到底怎么回事?三桥漫无目的地走在大街上,这两天怎么有那么多莫名其妙的事?想着想着,三桥又咳出一些花瓣。走着走着,不知不觉就走到了伊藤家门口。“见鬼,我为什么走到这里来?”三桥有些心虚,他才不是因为什么担心伊藤才来这里的。于是三桥只是别扭地在那里看伊藤的窗口看了好一阵,总归是有些担心,像看看伊藤的情况,可是犹豫再三,他还是转身离开了。剧烈的咳嗽让三桥十分不好受,奇怪,为什么一想到伊藤那小子就咳花瓣?伊藤跪坐在窗口看着三桥的一举一动,本来是想叫他的,可是又觉得作为大哥大,这个亚子有些丢人,所以只是默默地注视着三桥,走进,等待,离去,不知为何,伊藤更加虚弱了,咳出来的花瓣越来越多,每一片都沾满了血。“这…究竟…是什么病?”伊藤有些惶恐,他感觉在剧烈的咳嗽中,他几乎就要断送自己的性命。而三桥那边也好不到哪里去,自从在伊藤家楼下看了一阵之后,整个人心里空落落地,花瓣也咳地更多了。

  离开以后,三桥还是抱着希望,在他和伊藤经常去的咖啡馆等了一下午。咖啡店人来人往,三桥却等不来想要的人。花瓣越来越多,失落感越来越重,三桥感觉有些压抑。

  夕阳笼罩着大地,三桥孤零零地走在回家的路上。今天的他格外安分,咳嗽和花瓣已经抽去他一半以上的灵魂,以至于当他回到家时的行尸走肉模样把全家吓了一跳。

  看着满桌子的菜,三桥没有任何胃口,眼神空洞,直勾勾地盯着前方发呆。“三桥!三桥!吃饭呀,这孩子,怎么了?”三桥妈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有些疑惑地喊着,却没有等到回答。回过神来的三桥剧烈地咳着嗽,在花瓣掉落的那一刻,父母傻眼了。“三桥?你什么时候开始吐花了?”三桥妈有些着急。“嗯?就今天啊。”三桥漫不经心地回答道。“傻瓜,这是花吐症,儿子,说,你现在暗恋谁。”三桥爸一脸八卦地看着三桥。“老爸,你在乱说什么?什么花吐症?什么暗恋?”三桥有些懵逼。“只有有暗恋对象的人才会得花吐症,说吧,暗恋谁?你刚才在想谁?越想暗恋对象,病情就会越加重哟。只有得到暗恋之人的一个吻,就可以解除。”三桥爸看热闹不嫌事大地朝三桥挑了挑眉。“什么?老爸你骗谁,我不管了,我吃饱了。”三桥一脸震惊,有点不敢相信,慌忙逃离现场,跑到卧室,紧张地咬着手。不可能不可能,我刚才想的是伊藤,我怎么可能暗恋他,可是想着想着又开始猛烈咳嗽。靠妖,不会真的是伊藤吧。,又是一阵咳嗽,三桥绝望了。算了算了,不想他就没事了,睡一觉,明天都会好起来的,都是梦。三桥慌慌张张地躺在床上,可是闭了眼又全部都是伊藤。伊藤的样子,伊藤说过的话…天呐,三桥只觉得脑袋要爆炸。我怎么会暗恋伊藤,什么花吐症,我才不信,骗人的把戏。自我安慰着的三桥简直都要哭了,不断地咳嗽,咳得几乎彻夜未眠。然而伊藤也好不到哪里去,他的病情在看见三桥之后又加重了,几乎没有一点力气。

  第二天,被折磨的已经消瘦了许多的三桥受不了了,他倔强地依旧不相信花吐症,难受驱使着他去了医院。伊藤也不例外,已经虚弱地不成样子的伊藤还是去了医院。

  当三桥一脸不爽地走到医院转角的时候,他撞到一个人,那个熟悉的身影,那个让他日思夜想的身影,让他担忧了很久很久的身影,伊藤,总算又见到你了。不知为何,泪意涌上心头,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只不过是两个人都在咳,花瓣散落一地,两人虚弱地互相笑笑,以示打招呼,然后擦肩而过。再一次的咳嗽,三桥受不了了,丢脸就丢脸了,反正死不了。心一横的三桥叫住了伊藤。咳着嗽绕到伊藤面前,与伊藤对视。伊藤憔悴了很多,三桥有些心疼,他踮起脚,轻声在伊藤的耳边说了句,“我…喜欢你…”然后一个毫不犹豫的吻落在了伊藤的嘴唇上,伊藤的脸红得滴血,危机也彻底解除。吻罢,伊藤轻搂住三桥,用哄小孩的语气说道,“我也喜欢你…”

  离开医院以后,

  “所以说你那天是怎么‘逃脱’的?有没有受伤?”伊藤有些担忧地问。

  “他们也配和我比‘卑鄙’?”三桥没心没肺地笑着。

  “以后还是不要这样了,不安全,有什么事叫上我。”伊藤笑着搂过了三桥的肩。

  “你?要不是你,我会去那里?”三桥有些埋怨。

  “所以,我大半夜要你去那里干什么?你怎么想的?”伊藤冲三桥挑了挑眉,三桥气得无话可说。


   震惊!软高竟发生这样的事情!校内两位不良少年老大谈恋爱,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敬请收看今天的走进软高,让我们走进不良少年的日常。

————the end


一丢丢胡言乱语:这一篇算完成了,如果有想看番外的小伙伴可以留言,在今后的文章中,我还准备了许多三伊等我是大哥大系列的文章,谢谢喜欢
  

Eternal
[摸鱼]黑化了的伊藤!!!真爱...

[摸鱼]黑化了的伊藤!!!真爱他
求个喜欢吧(ง •̀_•́)ง

[摸鱼]黑化了的伊藤!!!真爱他
求个喜欢吧(ง •̀_•́)ง

热风

感谢 @是HAHA尼 太太的授权!!!太太的画超可爱!!!
好久没刻章手都僵了...刻的丑别喷我
(橡皮屑真好玩

感谢 @是HAHA尼 太太的授权!!!太太的画超可爱!!!
好久没刻章手都僵了...刻的丑别喷我
(橡皮屑真好玩

身不正怕影子斜
翻以前画过的东西突如其来的脑洞...

翻以前画过的东西突如其来的脑洞,是一个产瓜子喂大三桥崽崽最后被反推的伊藤崽崽,上色以后不忍直视就不发图了╭(╯ε╰)╮

翻以前画过的东西突如其来的脑洞,是一个产瓜子喂大三桥崽崽最后被反推的伊藤崽崽,上色以后不忍直视就不发图了╭(╯ε╰)╮

桔梗未勒乱数马

[我是大哥大/三伊年下]隔壁小孩是不良?!(一)

年龄操作,三伊年下。

隔壁小孩系列开连载(流泪猫猫头)

欢迎蓝手红心和评论✓

————————————————

    《我是大哥大》三桥×伊藤

  *年龄操作有,年下

  *应该是季更文

  *年代更靠前一点,因为会有智能手机

  

  伊藤真司发现一个天大的秘密。

  关于他家隔壁的小孩——三桥贵志的。

  千叶这个地方,说大不大说小不小,高中却还是有个几所的:软叶高中,成兰女子,红高,开久。

  每个学校都有着自己的老大,而四所学校中的软高新晋老大,就是三桥。

  那伊藤又是怎么发现的呢?

  

  伊藤真司,22岁,17岁的时候和父母吵架离家出...

年龄操作,三伊年下。

隔壁小孩系列开连载(流泪猫猫头)

欢迎蓝手红心和评论✓

————————————————

    《我是大哥大》三桥×伊藤

  *年龄操作有,年下

  *应该是季更文

  *年代更靠前一点,因为会有智能手机

  

  伊藤真司发现一个天大的秘密。

  关于他家隔壁的小孩——三桥贵志的。

  千叶这个地方,说大不大说小不小,高中却还是有个几所的:软叶高中,成兰女子,红高,开久。

  每个学校都有着自己的老大,而四所学校中的软高新晋老大,就是三桥。

  那伊藤又是怎么发现的呢?

  

  伊藤真司,22岁,17岁的时候和父母吵架离家出走来到了千叶,跟领居家12岁的小屁孩儿三桥贵志成了好朋友。那时候的三桥虽然鬼点子多得是但是却也是根红苗正的好孩子。

  不过就伊藤读大学回来后的四年里,三桥贵志简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其中最直观的就是——他的头发从黑色硬生生的变成了金色,还烫了一头精神的卷发。

  伊藤当时才回来,拖着行李站在自家门前钥匙都忘了拿,目瞪口呆地看着大老远一头耀眼的金发明晃晃地走过来。近些了他才看清楚是三桥贵志。

  然后嘴就张得更大了。

  “你…你?你是三桥吗?”他快步上前,之前比他矮一大截的小不点已经快要跟他差不多了。

  三桥本来挺高兴的嘴角一瞬间就耷拉下来,低了低眼睑有些不待见地点了点头。

  伊藤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尴尬地挠了挠后脑勺,已经有些长的头发险些把手指缠住。

  三桥也不理他,“啪”地把门关上。

  伊藤叹了口气,可能小孩子到了叛逆期吧。可不是嘛,都开始染金发了。

  话说他这个感觉怎么好像是在苦恼自己的儿子叛逆一样。他一边歪头皱眉一边质疑自己,拿出钥匙打开了许久未进的门。

  丝毫没有注意就在旁边那栋楼的二楼上,窗户缝隙中一直锁定着他的眼睛。

  

  “滴滴滴…”

  伊藤眯着眼睛在枕头边乱摸摸,终于关掉了手机。他揉揉头发坐起身,拉开了床边的窗帘,窗外已经是夜色了。

  正好这时有敲门声响起。

  “是……是,请等一下!”他慌忙起身穿好衣服,用手刮了刮头发,塞上拖鞋跌跌撞撞地跑过去。

  “啊,伊藤君,好久不见了!”

  伊藤先是点了点头,明显在状况外,然后他反应了一会儿:“三桥叔叔!好久不见啊!”

  “哦,伊藤君还记得我嘛,不错呢。”三桥一郎拍着伊藤的肩膀笑得很开心。

  “毕竟叔叔也没有太大的变化,而且我也受过叔叔的照顾啊!”伊藤害羞得摸了摸后脑勺,低头腼腆地抿抿嘴。

  “哦,对了,叔叔你过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哦!瞧我这记性。”三桥爸爸一拍脑袋,“我们不是想着你才回来吗,你这屋子也有好几年没住人了,所以想邀请你来我家吃晚饭,也算是我们为你洗尘接风了。”说着就去拉伊藤的手把他往自家拖。

  “啊?!叔、叔叔不用了,我害怕打扰你们了。”

  “瞧你这孩子都说些什么话!你阿姨特地为你准备了你可不要拒绝哦。”三桥爸爸头也不回,直接驳回伊藤的拒绝。“而且你哪里来的打扰嘛,你回来了我家那孩子高兴还来不及,你可不知道哦,你当时走的时候没有给他说他知道的时候哭得嗓子都哑了……”

  本来两栋房子也没有隔得太远,闲聊几句就到了。

  伊藤捕捉到了三桥爸爸话里的重点。什么叫做“嗓子都哭哑了……?”喂喂不会吧,今天下午见面的那个反应分明就是不想看到他的表情。

  喂喂,该不会三桥这个小屁孩儿还在记恨他吧?

  这可糟糕了啊!

  

  他就这么想着,等他下一次回神的时候,他已经在玄关换过鞋并且特别熟练得走进客厅,坐在了三桥家的饭桌前。

  旁边的三桥贵志抱着手欢在胸前,穿着嚣张的大红色外衣,里面是白色的体恤衫。而他穿着蓝色的一套运动装,一红一蓝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伊藤有些不敢看三桥,因为他确确实实的能够感受到三桥身上染发的生人勿近气息。

  喂喂不是吧,他,伊藤真司,一个成年人,被一个小屁孩儿的气势比了下去?

  他猛得抬头,一甩头,把本来就十分大的眼睛瞪得溜圆,一动不动的看着三桥。

  三桥抬了抬眉毛,哼了一声。既不看他,也不理他。

  伊藤挫败地转回头:真的被比下去了!

  三桥斜着眼睛看伊藤把头转了回去,就把自己的头转到另一边:啊啊啊我的天太可爱了吧!瞪着那么大的眼睛还看着我!别以为这样就会原谅你的不辞而别!

  随即,眼睛往上翻面目狰狞地笑着:哼哼,我三桥大人才不会中你这个可爱鬼的圈套。

  

千葵选手

《山海》

以磕三伊的角度和思考原作加上cp脑这首歌真的我觉得好适合他们。

第一次写文射射发抖

是按自己角度写的严重ooc

表达不出来那种感觉我好难

配上《山海》这首歌食用---♪


那个松鼠也许过的很好 考上了老早就幺幺要上的东大 理子也不出意外的和他同一所大学了呢 父母也开心的不得了终于自己的不良”儿子也上了大学呢! 那么优秀的女孩子陪在自己身边 父母喜笑颜开 未来一片光明 但是那个尖尖头不在了 他现在真的会过的很好吗?


那个尖尖头呢 过的也不赖 虽然没有考上东大 本来也没有想考 不过总是那个松鼠头在他耳边一直嗡嗡而已  和京子在同一个地方呢 也是很棒的啊 不过京子就没有上了大学就直接去做...

以磕三伊的角度和思考原作加上cp脑这首歌真的我觉得好适合他们。

第一次写文射射发抖

是按自己角度写的严重ooc

表达不出来那种感觉我好难

配上《山海》这首歌食用---♪


那个松鼠也许过的很好 考上了老早就幺幺要上的东大 理子也不出意外的和他同一所大学了呢 父母也开心的不得了终于自己的不良”儿子也上了大学呢! 那么优秀的女孩子陪在自己身边 父母喜笑颜开 未来一片光明 但是那个尖尖头不在了 他现在真的会过的很好吗?


那个尖尖头呢 过的也不赖 虽然没有考上东大 本来也没有想考 不过总是那个松鼠头在他耳边一直嗡嗡而已  和京子在同一个地方呢 也是很棒的啊 不过京子就没有上了大学就直接去做自己喜欢的工作了 每天下了学就可以见到年少时的心上人也是会感到很舒服的呢 不过啊 好像很久没有见到一撮黄在他眼前晃来晃去了呢


“年少时的他 终究还是走向了另一个方向”

没有任何前提的。


“缘分已消 欠的已经尽数还完 还你于人海 放你自由”

『是什么时候呢? 是什么时候自己开始喜欢上那个笨海胆的?大概在他满头是血但还是护着年少的女孩子的时候吧 啧想起来还有点不舒服呢到现在 也许是在他热血腾腾很讲义气的时候吧 真的很傻 啊或许更早?在他讲出‘这就是男人之间的约定了!’的时候? 真是蠢到爆炸 不过当时他在发光吧一定是的 他真的就像一个没有天使环环的落入我身边的一个天使啊  不过啊 现在啊  真司我放你走了』


“你觉得你还是你原来的自己吗从前那么活泼开朗的你现在为什么变得这么沉默寡言”

[我想你了三桥贵志  上次去东京看到你了!不过没有去打招呼 为什么呢  我好像也不知道 黑色盖住了惹人眼目的金色头发 不过在人群中我还是一眼看到了你 或许是以前练熟了 又或许...? 你坐在咖啡馆里 规规矩矩的穿着制服 啊真是少见 居然你也会听话的穿校服呢 不过很好看 我没有告诉你 你变了 不只是开始吃甜食---巧克力巴菲 而是你身边的星星消失了 一个都不留  就连你眼睛里的星星都消失不见了啊 ]


『我爱上了你  却没能把你留住  也不敢把你留住 后来啊  我看到别人甜甜的恋爱 就会想起你 我也想和你一起有一份这样的恋爱  也有小姑娘对我告白  可是我总是会想起你   钟其流年  寥寥四载』

[和小京在一起的时候 我总是会想到你 想到一起在千叶的时候 我现在过的很不好 我没有你了 一切都没变 但是你不见了 我的尖尖消失了 你也消失了 我好像 爱上你了啊]


『伊藤真司 我终究还是弄丢了你』

[三桥贵志 我好像找不到你了]

“他明白 他明白 我给不起”

对啊 他们已经不再是高中生了 是成年人了 不能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了 就算心里的爱意已经抑制不住 但是能怎么样呢  人在远方 心好像在更远。


畔上六果子d( l ⅴ l  )

我换手机了,因为华为的屏幕太长选的壁纸都没法用,只能自己爆肝了…( ゚皿゚)第二张尖尖因为画风摸得好丢人…(捂脸)

我换手机了,因为华为的屏幕太长选的壁纸都没法用,只能自己爆肝了…( ゚皿゚)第二张尖尖因为画风摸得好丢人…(捂脸)

身不正怕影子斜

[三伊]伊藤真司成长日记(3)

我终于把第一集的内容搞完了╭(╯ε╰)╮


理子上线


有点想写理京线惹~


我是伊藤真司,


一个单枪匹马搞a社会的高二生。


我感觉自己帅爆了。


并不。


根本就是被打爆的。


喂,


我说你们这些a社会能不能讲点道义,


这么多人打我一个。


差不多行了吧,


电视上不都这么演吗?


我可不能认输,


毕竟天使还被他们关在柜子里。


可恶,


超痛啊喂,


还有那家伙真的不打算来吗?


白期待了。


真是没办法,


看着对面的带头大哥拿着针剂向天使的方向走去,


我狠了狠心挡在了柜子面前,


这一棍...

我终于把第一集的内容搞完了╭(╯ε╰)╮


理子上线


有点想写理京线惹~



我是伊藤真司,


一个单枪匹马搞a社会的高二生。


我感觉自己帅爆了。


并不。


根本就是被打爆的。


喂,


我说你们这些a社会能不能讲点道义,


这么多人打我一个。


差不多行了吧,


电视上不都这么演吗?


我可不能认输,


毕竟天使还被他们关在柜子里。


可恶,


超痛啊喂,


还有那家伙真的不打算来吗?


白期待了。


真是没办法,


看着对面的带头大哥拿着针剂向天使的方向走去,


我狠了狠心挡在了柜子面前,


这一棍子下去,


怕是要见天使了,


白衣服的那种。


 


 


 


我们还是赢了,


多亏了三桥那家伙带着灭火器及时赶到。


既然要来不如早点来啊,


这样我就可以少挨几棍子了。


当然,后面半句我没说出口。


不然也太怂了。


笨蛋,最后来才是英雄的守则啊。


看着那家伙嘚瑟的向天使索要抱抱的样子,


真想……


算了,


刚刚确实蛮帅气的。


诶,这是?


妈妈!


天使主动抱我了!


好可爱!


 


 


大概是自尊心受挫,


三桥毁掉了剩下的毒品,


不得不说还是有点慌张,


怎么说对方也是个a社会,


于是我和三桥谎报了名字,


石桥和吉村,


噗,好傻的名字。


 


 


你听好,


打架这种事情要有个详细的计划哦,


不过这种事情说了你也不懂吧。


回家的路上,


三桥得意洋洋的朝我炫耀他的秘籍。


阳光撒在他的脸上,


一点也看不出他卑鄙无耻的内核,


我撇开视线,


掩饰般的吸了吸鼻子,


一股好闻的香味飘过来。


啧,


用的什么洗发水啊,


刚刚打完架还这么香。


下次我会早点去救你的。


三桥的声音拉回我早已飘远的思绪。


你果然没想过和我一起去吧!


喂喂,你们就是三桥和伊藤吧。


谁啊,


打扰这难得的清闲时光。


黑色的的制服,


轻视的目光,


软高不良的身份昭然若揭。


诶嘿,


这难道不是我在软高扬名立万的好机会吗?


我伊藤真司的机会来了。


 


 


万万没想到,


敌人被打趴了,


动手的不是我。


盯着面前留着短发的软高女生。


好厉害,


我发自内心的感叹。


 


Eternal
我滚来临摹了.画的不大好aaa...

我滚来临摹了.画的不大好aaa我要拿它做钥匙扣.话说他们两个真可爱

我滚来临摹了.画的不大好aaa我要拿它做钥匙扣.话说他们两个真可爱

身不正怕影子斜

救赎(16)哨向,末世梗

私设如山


本章过渡,下章应该切正题了~


“哟,这不是相良猛吗?居然会在任务大厅见到你。”三桥有些意外的看着相良。相良向来不屑于参加塔内的会议,两人几乎没有什么见面的机会。


况且三桥知道相良对于他一向是不太服气的,自己也并不是很看得上他那不择手段的攻击方式,虽说自己也没资格说些什么。


要不是伊藤和智司偶尔会见面,再加上塔内有些乐于八卦的哨兵出任务时会议论哪个向导比较厉害,自己大概早就忘了有这么一号人物存在。


伊藤倒是友善,向两人点头示意后拍了拍三桥的肩膀要他不要这么针锋相对。


“啧,看你们的样子该不会已经结合过了吧?”相良挑眉。


那天月川要他打探三桥这边...

私设如山


本章过渡,下章应该切正题了~





“哟,这不是相良猛吗?居然会在任务大厅见到你。”三桥有些意外的看着相良。相良向来不屑于参加塔内的会议,两人几乎没有什么见面的机会。


况且三桥知道相良对于他一向是不太服气的,自己也并不是很看得上他那不择手段的攻击方式,虽说自己也没资格说些什么。


要不是伊藤和智司偶尔会见面,再加上塔内有些乐于八卦的哨兵出任务时会议论哪个向导比较厉害,自己大概早就忘了有这么一号人物存在。


伊藤倒是友善,向两人点头示意后拍了拍三桥的肩膀要他不要这么针锋相对。


“啧,看你们的样子该不会已经结合过了吧?”相良挑眉。


那天月川要他打探三桥这边的状况,两人之间的冷战自然逃不过他的眼睛。看今天的样子,如果两人已经结合,也许在以后会是个不错的助力。


虽说在总部月川救下了自己,但不过也是看中了自己的能力,如他所说,棋盘上不止一枚棋子,丢掉了最重要的那一颗,并不会影响最后的战局。


相良一开始也觉得月川的计划没什么不好,就算失败了,自己也没什么可失去的。


智司的出现就像是一根浮木。


一定要抓住他。


相良做事一向果决,但凭借智司和自己根本无法对抗月川,至少相良不敢冒这个险。


正巧,眼前的两个人是最好的诱饵了,相良想道。


智司皱了皱眉,轻咳一声,暗示相良的问题有些私人。


“还以为你不会对这种东西感兴趣呢,不过也没有什么避人的,是吧伊藤。”三桥扭过头,有些幼稚的宣誓着自己的主权。


“啧,你这家伙……”伊藤无奈的叹气,但也不好说些什么。


 


 


 


“你下次来的时候能不能提前说一声?”月川将手上戒备用的枪扔回办公桌。哨兵敏锐的感官让他在距离办公室有一段距离的位置上,就感受到了其他人的存在。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红野依旧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行了,直说吧,什么事?”月川按了按太阳穴,看起来有些疲累的样子。


“直接谈事情多伤感情啊,偶尔聊一聊别的事情还是没关系的吧~看你的样子,怎么,指挥官那里瞒不住了?”


“与你无关。”月川有些恼怒,他向来自傲,哪里容得下别人这样质疑。


“别动气别动气,既然是合作关系,大家敞开来谈自然是有好处的。”红野不以为意的摇摇头。“有个消息不知道你想不想听。”


“你最中意的那个向导,恐怕也不是那么值得信任呐。”红野贴到月川的耳边悄悄说了句什么。“怎么样?需不需要我动手帮你解决掉?免费的呦~”


“我自己处理,你别动他。”


“哈,这种时候了还舍不得下手呢。”红野嘲笑道,却被迎面而来的的精神力击中了脸颊。


“你最好记得你在跟谁说话。”月川阴沉道。


红野用手指擦了擦嘴角流下的鲜血,“啧,像你这种没有心的人也会喜欢别人吗?真没趣,还以为我们是同一种人呢。”他伸出手戳了戳月川的胸膛,似乎是意有所指。


“滚!”月川再忍不住怒意,那件事情一直是他的禁区,想不得也触不得。


“反正我话带到咯,怎么做是你的事情。”


 


“你怎么在这里?”红野哼着小曲迈出了月川的办公室,不曾想却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






应该算是通知叭?

这篇离我原本想写的东西偏差蛮远,我自己也挺不满意的,所以这次是最后一次打tag辽~

但是既然已经写了,我就会完结掉的,如果有感兴趣的小伙伴的话,可以戳我头像,进集合里看。

更新速度差不多还是一周一篇吧,不出意外应该也快完结了(๑•ั็ω•็ั๑)


Eternal
摸鱼!!!两个女装大佬hhh三...

摸鱼!!!
两个女装大佬hhh
三桥贱贱的

摸鱼!!!
两个女装大佬hhh
三桥贱贱的

Eternal
控制不住我的手又摸了条草鱼hh...

控制不住我的手
又摸了条草鱼
hhhhhh

控制不住我的手
又摸了条草鱼
hhhhhh

花落人两亡

花吐症 (中)(双向暗恋)

(依旧渣的文笔,轻喷,蟹蟹)


——————————————————————————————


  伊藤有些听不清相良说了什么,但是那猖狂的笑声让伊藤有些慌张,依稀听见了几句话之后,电话挂了。伊藤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三桥,千万不要有事,等我。伊藤顾不得剧烈咳嗽,也顾不得咳出来的花瓣,迅速穿好鞋子,冲出家门,向河边跑去。三桥可是“卑鄙小人”呀,他肯定不会有事的,等我。


  花瓣沿途撒了一路,疼痛对于伊藤已经麻木,他心里只有三桥。一秒也不敢耽误,可是,当他担忧地来到河边时,却没有一个人的身影。伊藤傻眼了,地上的“作案工具”乱七八糟的,还有触目惊心的血迹。大哥大做久...

(依旧渣的文笔,轻喷,蟹蟹)


——————————————————————————————


  伊藤有些听不清相良说了什么,但是那猖狂的笑声让伊藤有些慌张,依稀听见了几句话之后,电话挂了。伊藤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三桥,千万不要有事,等我。伊藤顾不得剧烈咳嗽,也顾不得咳出来的花瓣,迅速穿好鞋子,冲出家门,向河边跑去。三桥可是“卑鄙小人”呀,他肯定不会有事的,等我。


  花瓣沿途撒了一路,疼痛对于伊藤已经麻木,他心里只有三桥。一秒也不敢耽误,可是,当他担忧地来到河边时,却没有一个人的身影。伊藤傻眼了,地上的“作案工具”乱七八糟的,还有触目惊心的血迹。大哥大做久了,伊藤对血迹已经习惯了,可是,这也有可能是三桥的,顿时,伊藤慌了。泪水不知不觉地流出,伊藤瘫坐在地上,他不敢想象三桥经历了什么,剧烈的咳嗽,不断咳出来的花瓣,心骤然停止的感觉,以及未曾停止的痛苦折磨着伊藤,凉风中,他好似随时就能倒下。克制不住的担忧,克制不住的花瓣,伊藤感受到了无助,凛冽寒风的呼啸是来自内心深处的恐惧,对不起,三桥,我来晚了。不知过了多久,伊藤晃晃悠悠地站起来了,他步履蹒跚地向家的方向走去,担忧三桥却从未停止,不断咳出来的花瓣让伊藤着实很虚弱,仿佛随时都要倒在路上。伊藤一回家,倒在床上,咳了几片花瓣就进入了梦乡。明天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三桥会没事的,都只是一场梦而已,但愿如此。


  次日,伊藤花吐症加重,花瓣越来越多,他也越来越虚弱。不能让三桥看见自己的落魄样子,会被嫌弃吧,还怎么做老大?于是乎,伊藤就把自己锁在卧室里。 对于不上课这种事,琼木老师已经习惯了,才不是因为什么自己软弱,不良少年嘛,不上课很正常,就不用追究了,琼木老师见伊藤没来,自我安慰着,开启了自己软弱的一天。 此时的三桥就和没事人一样坐在位置上,伊藤没来以及昨天的事情让他有些纳闷。那小子,去哪了,到底怎么回事?突然,三桥感觉一阵恶心感涌上心头,他开始剧烈咳嗽,嘴里飘出一朵带血的花瓣。“见了鬼了。”三桥彻底懵逼了,不过也没怎么在意。 时光飞逝,而三桥一直盯着教室门,都第三节课了,伊藤还没有来,到底怎么回事?三桥有些心浮气躁,不禁又咳出更多的花瓣。不行,受不了了,那混小子到底在搞什么鬼?不会是找女人约会去了吧?越想越慌,越急越气的三桥在琼木老师上课上到一半的时候,踹翻了椅子,气焰嚣张地离开了座位,朝门口走去。 “哎!三桥!”此时的琼木老师打算装个逼,拍了拍讲台,朝三桥吼道,却直接被人家一个眼神秒杀。“老师,有什么事吗?”三桥笑了,满满的嘲讽和不屑秒杀琼木老师嚣张的气焰,顿时,他怂了。琼木老师赶紧讨好:“没什么,就是要注意安全,玩的开心啊。” 话音未落,三桥已经离开了教室。于是乎,琼木老师又在同学们嘈杂的鄙夷声中度过了平凡的一天。



——(未完待续,我知道很短小,表打我,预计后天写完下,,,,最后不要脸地求一波小红心小蓝手,支持就是动力,虽然我知道我写的很一般)


Eternal
伊藤按耐不住的小手👏👏👏...

伊藤按耐不住的小手
👏👏👏👏👏👏👏

伊藤按耐不住的小手
👏👏👏👏👏👏👏

海滨英勇无畏的绿帽侠

直到现在也画不像他们☜
人体没有,画p1的时候满脑子萌大奶,,/大草
傻屌涂鸦
刚刚把人体打成人头了我(´ . .̫ . `)

直到现在也画不像他们☜
人体没有,画p1的时候满脑子萌大奶,,/大草
傻屌涂鸦
刚刚把人体打成人头了我(´ . .̫ . `)

Eternal
又摸鱼我该说些什么伊藤最帅!?...

又摸鱼
我该说些什么
伊藤最帅!😂
我要控制住我自己不能再画了

又摸鱼
我该说些什么
伊藤最帅!😂
我要控制住我自己不能再画了

饵团

【三伊】Guilty

时隔好久的更新,算是蛮重要的转场吧,某些部分也是斟酌了很久。

其实写小说还是很有意思的,我一般是先脑补画面再写,所以感觉像在看动画一样(因为是漫版)。嘿嘿(º﹃º )


chapter  thirty-six

如果说重新醒来自己有哪里不一样了的话,伊藤看着正对着病床的墙上挂着的电视,大概是终于放弃了那点自诩的正义感了吧。

你也许是自己生活的主角,但永远不会是世界的主角。

就像是现在电视里那个自己熟悉的人——东京大学二年级学生青木晴人已经失踪多日,据了解此前他曾和本地的暴力团体交往甚密,警方怀疑该男子可能介入了社团争斗之中。

他以为他和三桥不一样。毕竟,他成为

时隔好久的更新,算是蛮重要的转场吧,某些部分也是斟酌了很久。

其实写小说还是很有意思的,我一般是先脑补画面再写,所以感觉像在看动画一样(因为是漫版)。嘿嘿(º﹃º )


chapter  thirty-six

如果说重新醒来自己有哪里不一样了的话,伊藤看着正对着病床的墙上挂着的电视,大概是终于放弃了那点自诩的正义感了吧。

你也许是自己生活的主角,但永远不会是世界的主角。

就像是现在电视里那个自己熟悉的人——东京大学二年级学生青木晴人已经失踪多日,据了解此前他曾和本地的暴力团体交往甚密,警方怀疑该男子可能介入了社团争斗之中。

他以为他和三桥不一样。毕竟,他成为不良的原因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自己国中的好友,被高年级的不良欺负。


他以为自己至少可以保护身边的人。


「伊藤!」

三桥突然推门进来,余光瞄到电视上的新闻,但是又很快地转过眼睛。

「医生说你可以出院了哦。」

<<<

伊藤坐在床上,有些无奈地看着三桥给自己换衣服。

「三桥,我可以自己——」

「抬手。」

伊藤叹口气,乖乖地把手举起来。一直等到穿好外套之后,伊藤想站起来,却被三桥紧紧抱住了。

「哎?怎么了,突然?」

伊藤拍拍三桥埋在自己颈间的脑袋,毛茸茸的触感像极了某种小动物。

「伊藤……回去吧。」

「哎?」

伊藤摸着三桥脑袋的手僵在半空。

「回去?回哪里?」

「千叶。」


并不是所有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去面对过往,尤其是对于那些好不容易从当初的梦魇里面逃出去的人来说。

「……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理论,一个人童年的噩梦往往会伴随他的一生。比如说一个女孩小时候和父亲的关系很差,那么她长大以后会很难相信自己的男——」

注意到后座组长有些不耐烦的表情,下属立刻把车载收音机关停了。

他们刚从飞机上下来,千叶这边就马上派了人来接,不过只有一个人。这是三桥的意思,这次的行动很隐蔽,是故意瞒着其他的暴力团。而伊藤也是刚刚才知道,当年三桥进入千叶组,是一代目古屋先生隐瞒了他的出身,把三桥当做孤儿收养到了自己的名下。


「如果不是那个老爷子多此一举,恐怕家里人就不会现在还絮絮叨叨地抱怨我了吧。」

三桥托着下巴,盯着外面的大坝和平静的海面。

「真好啊。」

「回家以后有什么想做的事吗?」

伊藤笑着问三桥。

「我吗?嘛,大概要先跟妈谢罪吧。」

三桥挠挠头,黑色的假发被他的动作带动有点歪了,伊藤很自然地伸手帮他整理好。

「还有一件事!」

三桥抓住伊藤想要缩回去的手,他很少这么认真过。

「想告诉他们,有一个对他们儿子来说,很特别的人。」

<<<

伊藤站在家门口,看着院子里的树已经变得有一人粗了,到玄关的卵石路也被磨到泛白。草坪依旧还是整整齐齐的,只是不知道池子里的鲤鱼还有没有活着。

伊藤从来没有这么认真地打量自己的家。


「……哥?」

漂亮的女孩背着包出门,却在打开门的时候愣住了。时间太久了,久到圭子已经忘记怎么和哥哥打招呼。

「恩,我回来了,圭子。」

但陌生却在伊藤开口说完,被瞬间打破。圭子抓着包,跑过去抱住了哥哥。

「欢迎回来,哥哥!!」


无论相隔多久,亲情始终都在。它并不热烈,却足够温柔绵长。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