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三年前刚看完魔道所作

   1参与
梦枕南柯

初遇(忘羡)

蓝忘机初遇魏无羡,是在云深不知处的一处墙檐上。


正值宵禁时分,云深不知处隐匿于一片朦胧的暗色之中,微风拂过叶梢,撩拨着缠绵的小曲。沉沉的夜色里传来一阵细微的声音,林间草地上,一道白衣身影,正翩然前行。


姑苏蓝氏的校服一直被公认为百家校服之首,白衣如雪,广袖长襟,绶带轻飘,行走时衣袍下摆散开一定弧度,似有风来,越发仙气缭绕。本家子弟所佩戴的卷云纹抹额,更是为其增添了一番儒雅气质。然而这精美的校服在它的主人面前,却瞬间失了所有的色彩。


那是一个身形修长、气质卓然的少年。来人面如冠玉,鬓似刀裁,眉目如画,端的是一派风流少年郎的模样。然而眸色浅淡,宛若琉璃,令他看上去有些许冷漠,给人...

蓝忘机初遇魏无羡,是在云深不知处的一处墙檐上。


正值宵禁时分,云深不知处隐匿于一片朦胧的暗色之中,微风拂过叶梢,撩拨着缠绵的小曲。沉沉的夜色里传来一阵细微的声音,林间草地上,一道白衣身影,正翩然前行。


姑苏蓝氏的校服一直被公认为百家校服之首,白衣如雪,广袖长襟,绶带轻飘,行走时衣袍下摆散开一定弧度,似有风来,越发仙气缭绕。本家子弟所佩戴的卷云纹抹额,更是为其增添了一番儒雅气质。然而这精美的校服在它的主人面前,却瞬间失了所有的色彩。


那是一个身形修长、气质卓然的少年。来人面如冠玉,鬓似刀裁,眉目如画,端的是一派风流少年郎的模样。然而眸色浅淡,宛若琉璃,令他看上去有些许冷漠,给人以不易亲近的感觉。他额上规规矩矩地佩戴着卷云纹抹额,腰间悬着一柄轻剑,剑身修长。虽年纪尚轻,面容仍是青涩,步履间却无不体现出超越年龄的稳重。蓝忘机缓步走在清幽的小道上,方才在静室里纷杂的思绪被周遭的淡雅景色稍稍冲淡。他决意若再巡视一圈仍无事发生,就回静室休息。


无意间抬头,倏然发觉前方不远处的墙壁上,一道紫色身影正鬼鬼祟祟地探出一颗脑袋,似是在探查巡逻的修士是否在附近。等了片刻,四周寂静无声,魏无羡长呼出一口气,一手撑住墙壁,纵身翻了上去。谁知一只脚刚迈出去,墙角边忽然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把腿收回去。“


魏无羡吃了一惊,朝下方望去。只见一身着蓝家校服、神情冷淡的俊美少年正一脸肃然地盯着他。魏无羡看到那双浅淡的眸子时微微愣了片刻,但目光只在对方脸上顿了顿,便移开了。虽然这少年仪表不俗,周身气质更是非凡,但他的关注点却并未在此过多停留。对方身穿姑苏蓝氏的校服,额上还配戴着本家亲眷子弟所专有的卷云纹抹额,已是入夜时分却仍在外行走,可不就是他千方百计躲避的巡逻修士么……他这一路提心吊胆,小心翼翼地躲躲藏藏,眼看着胜利的曙光就在前方,只要翻过这堵墙,就能安安稳稳地回到自己的卧房去,没成想,居然在自己最熟悉的一段路上栽了跟头。


在他打量蓝忘机的同时,蓝忘机也在不动声色地观察着他。这人穿着云梦江家的紫色校服,长发随意地被一根紫色发带束拢,几缕发丝垂在他两边额角,一阵微风吹过,带动着发梢轻轻扫过他的脸庞。眉眼弯弯,一双眼睛更是清澈明亮,好似融入了满天的星辰。鼻梁高挺,嘴唇微薄,唇形十分优美,像是时时刻刻挂着笑意,让人无端生出想要亲近一番的念头。


蓝忘机见魏无羡没有反应,顿了顿,重复道:“下去。“


魏无羡嘻嘻一笑,道:“这位哥哥,你看我一只脚都已经跨过来了,再收回去有些麻烦,不如你行行好,放我进去如何?”


蓝忘机道:“夜归者不过卯时末不得入内。”


魏无羡撇了撇嘴,正想趁蓝忘机不备溜下墙去,眼前忽然出现了一道白色身影,蓝忘机已经掠上了墙檐,站在只离他几步之遥的地方。魏无羡连忙将另一只手上的东西往身后带了带,然而已经迟了,蓝忘机凝神盯着他藏在背后的那只手,问道:“你手里拿着的是什么?”


魏无羡定了定神,将手里的东西放在墙檐上,是两个黑漆漆的坛子,一股若隐若现的酒香从封口的红巾里溢出。魏无羡眉眼弯弯,“天子笑!分你一坛,当作没看见我行不行?”


“云深不知处禁酒,罪加一等。”


魏无羡有些好笑道:“你不如告诉我,你们家究竟有什么不禁?”


蓝忘机面色一沉,冷然道:“山前规训石上有记载。


魏无羡有些讶然,“你是说你们家山门前的规训石?整整三千多条家规,居然还是用纂文写的,我怎么可能会看过。”


不待蓝忘机有所表示,魏无羡紧接着道:“好吧,云深不知处内禁酒,那我不进去,站在墙上喝,不算破禁吧。”说完便揭开其中一坛的布巾,举起酒坛一饮而尽。喝罢,还砸了砸嘴,赞道:“不愧是姑苏名家所酿,这味道,既香又醇,想必真正的天子喝了它,也定会赞不绝口吧。”


蓝忘机方才被魏无羡所言气得不轻,此刻更是被魏无羡的举动彻底激怒,当即拔剑出鞘。剑身一出,便流露出一阵璀璨蓝芒。魏无羡见蓝忘机拔剑,当即抓住剩下的一坛天子笑,拔腿就跑。边跑边道:“我今天出门没有佩剑,暂时不和你打,等下次我带了剑再来找你切磋。”蓝忘机哪里肯应,手执避尘紧追不舍。两人一阵狂奔,蓝忘机似是想起了什么,身形一滞,速度陡然慢了下来。魏无羡从眼角的余光中瞟见这一幕,有些不解,但转念一想,此时不走更待何时,忙加快速度往前奔去。身后忽然传来一阵破风声,却是蓝忘机控着避尘向他袭来。


魏无羡正好跑到了一处院墙边,快速扫视周围环境,一时半会却也找不到可以用来抵挡的东西。避尘瞬息即至,魏无羡下意识地抬手去挡。


咣啷—


天子笑被避尘正面击中,瞬间化为无数碎片向四方炸开,浓郁的酒香味融入了空气里。魏无羡心道可惜,然而还来不及心疼,避尘已至眼前,他此刻身无他物,避尘又来势汹汹,当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正当他为自己出门不带佩剑而懊恼时,意想之中的疼痛却并未传来。


他抬头一看,避尘稳稳地悬在他额前不足三寸之处,避尘之后,蓝忘机亦是一派从容。召回避尘,蓝忘机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去。


魏无羡挠了挠头,想起这小修士临走时的那个眼神,不知怎的心里直发怵。看了看地上天子笑的碎片,撇了撇嘴,原本是想留给江澄那小子的,这下好了,总不能送他一堆碎片吧。若无其事地将地上的碎片踢到一旁的草丛里,魏无羡轻声哼着小曲儿,晃悠悠地走了。


眼见魏无羡的身影消失在路的尽头,不远处的一棵树后,一道白衣身影悄然浮现。蓝忘机走到草丛前,默默地盯着刚刚被魏无羡随意踢进去的酒坛碎片,回忆起刚刚那人的一言一行,一阵异样的感觉在心中蔓延。在静室里闭关多日都未曾堪破的业障,却在看见那双眼睛的刹那,灰飞烟灭。蓝忘机眸中闪过一丝迷茫,将草丛中的碎片清理干净后,困惑地离去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