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三桥

6770浏览    243参与
素桃

[三理]交换身体

【三桥→理子】

“喂喂,起床了起床了,差不多这个点你也该起了啊昨天可是你让我叫你的啊喂怎么回事啊怎么还真的要我来叫啊喂,你的闹钟呢被你按掉了吗总之快起床了啊……”奇怪,这是谁的声音?妈妈可从来都是大嗓门来喊他起床的啊,现在这个絮叨的男声也绝对不是爸爸啊?

三桥迷糊地想着,睁开眼的瞬间就被近在咫尺的一副大饼脸卷卷头惊得猛坐了起来。

“……父亲大人?!”

赤阪道主看着自己女儿奇怪的神情,有些诧异:“嗯?嗯?怎么了?怎么了不是你让我早点叫你起来好给那个金毛做便当吗嗯?话说今天怎么叫我父亲了啊怎么不叫爸爸了啊和爸爸都生分了吗哎呀反正是真不想让你和那个金毛……”

三桥愣愣地,大脑一片空白。但机...

【三桥→理子】

“喂喂,起床了起床了,差不多这个点你也该起了啊昨天可是你让我叫你的啊喂怎么回事啊怎么还真的要我来叫啊喂,你的闹钟呢被你按掉了吗总之快起床了啊……”奇怪,这是谁的声音?妈妈可从来都是大嗓门来喊他起床的啊,现在这个絮叨的男声也绝对不是爸爸啊?

三桥迷糊地想着,睁开眼的瞬间就被近在咫尺的一副大饼脸卷卷头惊得猛坐了起来。

“……父亲大人?!”

赤阪道主看着自己女儿奇怪的神情,有些诧异:“嗯?嗯?怎么了?怎么了不是你让我早点叫你起来好给那个金毛做便当吗嗯?话说今天怎么叫我父亲了啊怎么不叫爸爸了啊和爸爸都生分了吗哎呀反正是真不想让你和那个金毛……”

三桥愣愣地,大脑一片空白。但机智如他,立即意识到不管怎么样先把岳父大人从房间里弄走他才好冷静想想发生了什么。

“啊,今天……今天不做便当了!我马上起来,您先出去吧。”

居然对这个中年油腻大叔说了敬语,三桥简直想咬掉自己的舌头。但显然在赤阪道场主的心中这才更像是女儿的常态,便站起身咕哝着:“不给那个金毛做便当了可真好我的话终于听进去了呢”出去了。

三桥独自一人被留在了房间里。他起身缓缓地走到穿衣镜前。说实在的,到现在为止他已经察觉到了这具身体与他自己身体的不同――更加纤瘦、轻盈,还有胸前那股异样的感觉。

镜子中映出的是一个有着栗色短发的可爱女生的迷惑脸。三桥长叹一口气,果然,变成理子了啊。他凑近了镜子端详镜中的自己,或者说是理子。微翘的睫毛,秀气的鼻子,还有那双他每次都不敢多望的,盛着漫天繁星的眼睛。

三桥靠得更近,鼻息喷到镜子上形成白白的水雾。真奇怪,现在单看眼睛确实挺好看,但是却好像没有了那样星星般的光芒了……等等,现在状况如此诡异自己到底在想什么啊?三桥下意识地要打打脸作为回神的惯用动作,但又立即停住,他想起这是理子的脸,不是他的。

这么一来,他才注意到“自己”的手上贴了好几个创口贴,更有几道伤口只用胶布草草贴上了事。三桥倒吸一口冷气:“这女人怎么回事啊,一点都不懂怎么照顾自己……”

他一边嘀咕着,一边翻箱倒柜找药箱。中途还“无意”翻动了理子的某些私人物品,然后再红着脸强装镇定放回去。终于找到了一个有些眼熟的箱子,里面装着酒精、纱布等物。

三桥拿出纱布处理伤口,看见纱布底下似乎还压着东西。他索性把上面一层全部搬开。自己说不要了送她的腕带,在咖啡厅一起吃饭拿到的赠品,陪她去买的唱片……自己有意无意给她留下的物品,都被她收到了这里。他也终于想起自己看这个箱子眼熟的原因——每次自己受了伤,理子都会拉他到自己家,然后捧出这个盒子来给他仔细包扎。

“真是笨蛋啊,自己受伤的时候居然就这么敷衍了事了……”三桥自言自语道。

他会心疼的啊。

三桥贵志忽然就很想见赤阪理子。

既然自己到了理子的身体里,那么真正的理子应该在三桥家。想到自己在房间里藏的那些写真集和R18爱情动作片,三桥忽然慌张了起来。不行,要赶快出门去找到那个笨蛋才行!但三桥看了看理子挂好的水手服和身上的睡衣,脸色有些难看。虽然每天都无耻地在嘴上喊着要摸理子的欧派,但其实三桥从来没有真的想过这种事会发生。而现在,要换衣服就意味着……算了!大不了老子娶她!

三桥迅速地换好衣服,脑中完全没有回放理子美好的身材。完全,没有。

【理子→三桥】

“贵志!起床了贵志!”

理子从睡梦中惊醒,一个卷发妇人叉着腰站在房门口,正阴着脸:“怎么一副那么惊讶的样子,不会以为今天是周日吧?赶紧给我起来上学,我可不想再接到椋木的电话。”

理子的大脑飞速运转着。这不是她的房间,眼前这个妇人她也从未见过。说起来,就连这具身体都不像是自己的……贵志?三桥贵志?理子迟疑地抬手摸了摸头,捋下了几根头发。

金色的卷发。

“干什么,睡傻了,还是终于决定这个发型太丑要换掉了?你啊最好早点给我染回黑色……”三桥太太一边抱怨着,一边收拾起三桥乱扔在房间各处的衣物。

“嗯……我知道了,马上就起来,请您先出去吧。”

三桥太太的眼角跳了跳,奇怪地盯着“三桥”看了一瞬,然后拉开门跑了出去。

三桥家的隔音很差,楼下客厅说了什么在卧室里听得一清二楚。

“孩子他爸!三桥对我说了敬语!”

“天哪,会不会是中邪了?!”

……

在夫妻二人商量要不要请人来跳大神时,理子已经换好了校服。幸好三桥是穿着红色里衣直接睡的,只用把校服套上就好。但某个部位传来的奇怪触感依旧让她脸上一阵阵发烫。

三酱现在应该在自己的身体里吧?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但还是见面讲比较好。理子捡起三桥空无一物的书包,悄悄下楼准备开溜。

“贵志,不吃早饭吗?”三桥太太喊道。理子吓得一激灵,摆手道:“不用了,快迟到了。”“你居然还会在意迟到啊?!”三桥太太看样子非常惊讶,但马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那也先带上,还有中午的便当。你今天怎么跟丢了魂似的,又是和那个女生有关吗?”

“唔……女生?”理子的嘴里被三桥太太塞满了早餐,忙含糊不清地问。三酱……有喜欢的女生了吗?

“是啊,就是你上次说的那个什么,‘眼睛里有闪闪发光的星星’的,嘴上不承认但其实被人家迷得不行,叫理子的那个女生啊。”三桥太太笑道。

原本听到前几句话酸度直线上升的理子,在听到最后那句话之后呆住了。眼睛里有闪闪发光的星星?三酱是对自己的父母这样描述她的吗?

“喂,不是说要迟到了还不快走?你今天真的很奇怪啊贵志,哪里不舒服吗?”理子忙摇头否认,于是不由分说地被推出了家门。“没有就赶紧给我去上学!”

理子两手提着书包僵硬地走在路上。麻木地想道,伯母做的早餐真是美味,和爸爸每天的黑暗料理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话说三酱应该有一米八多了吧,高个子的视角还真是奇妙啊……理子正呆滞中,突然意识到自己一贯的双手拿包姿势实在不适合三桥这样的高大身板,于是换作单手拎包继续在街上游荡。一转角便看到了一个正常人穷其一生都应该没什么机会看到的画面——“自己”正仰着头和伊藤说话。

理子瞬间清醒,也想起了当前的要事。她快步跑过去,到了“理子”跟前却又有些迟疑:“三……酱?”“恩,是理子吧?”“理子”转头看了在自己身体中的理子一眼。

“不用担心,刚刚伊藤说他和京子也遇到过这样的情况,运气好的话当天就能换回来了。”三桥用理子的身体说着话。三桥的神态安在理子的五官上,不知为何在违和中又透出异样的和谐。

伊藤适时插话:“黄昏的时候两个人待在一起,心中有着强烈的换回原来身体的愿望,那样应该就可以了。在那之前你俩就好好扮演对方吧!”理子点了点头,又低头看了看娇小的“自己”,笑了起来:“我在三酱眼里是这样的啊?”明明自己身高也不算矮呢。“是啊,小矮子。”三桥随意答道。

“诶,三酱,你今天早上起来没有梳头发吧?”理子伸出手梳理棕色的卷发,“这里都翘起来了啊。”“关你什么事儿啊!”三桥皱眉看向她,耳朵却不可避免地全红了。他故作不耐烦地一甩包,大步流星地走向学校。

明明是关乎她的形象来着……理子叹口气,追了上去。“喂,三酱!至少走得像个女生啊?!”

这一天,软叶高中的所有人都在传:千叶最强,不,现在已经是日本最强的男人三桥贵志突然变温柔了,会向每一个跟他打招呼的人微笑回礼了,不知撩动了多少少女的心弦。反观平日校园女神理子,今天却冷冰冰的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

【三桥→理子】

“好,那么这里就是这样,我们来看下一段。”

山口老师正在五班上着国文课。“理子”单手撑头,无聊得打了个哈欠。没有早午餐吃,真不知道能干嘛。当个好学生还真无趣啊。

三桥翻着理子的笔记本,那些晦涩句子旁的注解字迹清秀,一丝不苟。这家伙学习还真是认真。三桥漫不经心地想着,翻到了扉页。三桥一下子屏住了呼吸。

这一页白纸上写满了字。

他的名字。

每一行小字的倾斜程度、笔墨粗细、潦草程度都不相同,这家伙怕不是一有空就瞎写。

“三桥。”

“三桥贵志。”

“三酱。”

“三酱这个笨蛋,为什么还不表白啊。”

“砰”的一声巨响。众人朝声音发源地看去,只见是“理子”猛地合上了自己的笔记本站了起来,椅子撞在后面同学的桌子上发出的巨响。而“理子”此刻两颊通红,像一只熟透了的大虾。

“怎么了理子同学?”山口老师担心地问道,她从刚才开始就觉得这个平时最受她疼爱的学生不对劲了,“是有哪里不舒服吗?”

“是,我感觉很不适!”三桥慌乱中忙借着山口老师的问题往下说,“我感觉头很晕、肚子很痛,可能是那个什么……中暑了!

山口老师望着“理子”通红的脸点点头:“确实像是中暑了,看你刚刚上课也很没精神的样子。那么我帮你请假,快去医务室看看,然后回家好好休息一下吧。”“是!”

三桥熟练地爬上了天台。什么医务室,他又没有真的中暑。话说山口老师真是温柔,比椋木好多了。

想起自己刚才在笔记本上看到的话,三桥不知所措地挠了挠头。什么啊,这个家伙在等他表白吗?他们现在的状态和表白后也没差啊。所以说干嘛这么想给自己套上“三桥女友”的身份然后迎接那些混混的没事找事啊。他不想将她置于危险中啊。

但是既然这笨蛋觉得这很重要的话,那自己还是给她写点什么好了。

想好了事情,三桥只觉一阵困意袭来。正准备躺在长凳上入睡,又猛地想起身体互换了这事儿来。中暑什么的先不考虑……在太阳下晒这么久变成煤炭是肯定的吧,他不要他的理子变成煤炭啊。

那么今天就不晒太阳了。三桥爬上天台的更高一层,另找个阴凉处睡了。

【理子→三桥】

佐川敬畏地看着三桥。

今天的三桥哥没有睡觉,也没有吃早午餐,而是在……听课?!难道说这是什么不良少年的课堂情怀吗?可是三桥哥的眼神比平时都要认真,好像不止是做样子啊。佐川甚至察觉到了讲台上的椋木的紧张,一个简单的句子他已经说错了三次了。

“那个……三桥同学啊,你有什么问题吗?”椋木终于忍受不住这样的煎熬,出声问道。

毕竟认真上课的三桥看着实在是瘆人啊。

“诶?没有疑问啊。”突然被点名的“三桥”很是诧异,“老师有事吗?”

“啊,不不,没有没有……”椋木擦了一把额上的虚汗,转身继续上课。

佐川转过身来和三桥搭话:“三桥哥,你还是别装了,你看椋木都被你吓成什么样了。”

“装?”理子后知后觉。听课是她自己的习惯,但三桥的话,平时肯定是不听课的吧?

“难道说三桥哥你不是装出来的吗?!”更吓人的推论了啊!

望着佐川一脸惊慌的样子,理子忙道:“啊,不不,是装出来的。我今天感到太无聊了。”

“啊,看起来确实是啊。三桥哥,你今天不吃早午餐了吗?你没有带便当吗?你可以吃我的!”说着佐川便兴奋地去摸自己的书包。理子连忙拦住:“啊不不不,我有带便当。只不过便当当然是要在中午的时候吃啊,早上就把便当吃掉本来就很奇怪啊。”

佐川奇怪地看着理子:“但是三桥哥你之前说反正中午理子小姐会给你送便当的,所以自己带的便当在早上吃掉也没有什么关系啊。”

“……”她当初可是看在三桥一脸可怜地说自己没有爱心便当吃才答应给他做的啊!

今天嘛,三桥肯定是不会做便当的了。理子想着,摆摆手:“她今天不做了。”

“啊,为什么啊三桥哥,你们吵架了吗?!”理子一愣,刚想说没有,佐川却熟练地迅速开始做梦。“啊~难道是理子小姐终于对你死心了吗?我终于可以找理子小姐约会了吗!”

等等,为什么这样说得好像是她在单方面追求三桥……

“省省吧佐川,上次三桥哥怎么打你的你忘了吗。”一旁睡得迷糊的不良少年被吵醒,懒懒地说。佐川偷眼看了看三桥的表情,收了动作。

“三桥哥,我就是无意间把心底的愿望说出来了而已,原谅我吧,不要打我。”佐川可怜巴巴地趴在课桌旁望着三桥。

“啊……我为什么要打你啊?”

“因为、因为我每次提到要追求理子小姐,三桥哥你都会……恐吓我啊。”

“诶?”理子愣住了,自己倒是没遇见过这种场面。听这描述三酱难道是在吃醋?

此时看着佐川一脸惶恐的样子,理子禁不住笑了。看三酱都把孩子吓成什么样了,不知本尊当时是有多凶神恶煞。

眼见三桥露出神秘微笑的佐川更加惊慌失措:“三桥哥,三桥哥我真的就是随便说说的!求求你放过我吧!三桥哥……”

“啊?”理子回过神来,忙安抚他:“没事没事,我,我不会对你怎样的。”

佐川如临大赦,立刻谄媚地再次去掏自己的书包:“你真是太好了三桥哥,我把我的便当……”“诶,都说过不用了啊!”

悦耳的下课铃响了起来,一时淹没了二人的对话。椋木抹了一把额上的汗连忙宣布下课,然后捞起课本逃也似的奔出了教室。

“理……咳咳咳三桥,在聊什么呢?”

伊藤上课时就发现理子这边有情况了,他担心理子没办法应付这一群不良少年,言语间露出破绽显得不正常,因此一下课就连忙走来打断他们,掩护理子。

不过伊藤有一点想错了,显然在佐川看来三桥老大有多不正常都是正常的。

佐川见伊藤走来,殷勤地摆摆手:“没有没有,我没什么事儿,伊藤哥你找三桥哥有事吗?”

“嗯……三桥你跟我出来一下吧。”伊藤顺势把理子带出了教室。

“谢谢你啊伊藤君。”理子明白伊藤的用意,一到走廊上便悄声道谢。

“没事的理子。你一个女孩子肯定是不知道怎么和那些不良少年相处的,这会儿要是又有新生没事找事要找你打架那就更糟了,所以还是和我待在一起比较安全。话说我当初和小京交换身体的时候也是特别担心她用我的身体会被人欺负呢……”讲到京子,伊藤的语调都温柔了很多,“小京那么可爱,肯定没办法对付的啦,理子你也是噢要小心。说起来不知道小京现在在干嘛,还有两节课才放学,可是我都开始想她了……”

前面还勉强和理子扯得上关系,到后面就直接成了扑面而来的狗粮。理子回以礼貌的微笑。

“啊,对了,怎么没见三桥?按理说他下课的时候才不会待在教室里。”伊藤同学终于回神了。

“不知道诶,我们去看看三酱吧?”“嗯。”

软叶高中没有女生会面对校霸兼校草三桥贵志无动于衷,如果有,那就再加上伊藤真司。此时并不大的走廊里围了些女生,行动起来也够呛。

理子礼貌地说着“借过”,希望众女生能让出一条路,结果她们更加激动了。

“啊啊啊啊三桥哥今天好绅士啊!”

“好乖的样子噢!和平时都不一样!”

理子有些不知所措。幸好伊藤对京子外所有女生的可爱暴击统统免疫,抓着理子的手腕带她挤到了五班门口。

理子探头,并没有看到用着自己身体的三桥。伊藤拦住一个正要进班的男生:“理子在吗?”

“理子啊,她好像是中暑了,已经请假走了。”

“中暑?”理子有些担忧地反问道。

“好,谢谢啊。”伊藤放了人,往回走了几步才悄悄对跟上他的理子说:“这家伙肯定不是真的中暑,这会儿估计在天台晒太阳睡觉呢,我们先回去上课,放学后你上天台找他就是了。”

“也好。”理子一想三桥卑鄙的性格,迅速与伊藤达成共识。

课间休息很快结束。理子回到座位,却错愕地发现自己的桌上摆着便当盒,还不止一个。粉红色的便当盒在桌上垒得高高的,她都快看不到前座佐川的脸了。少部分便当盒上还贴着便签,写的是诸如“三桥哥要好好吃饭噢”“希望三桥哥能喜欢”之类的话。

理子戳了戳佐川:“这是怎么回事?”

佐川一副邀功样:“啊三桥哥,你不是嫌我做的便当难吃吗?我特意去帮你征集了女生们的爱心便当噢!”

“哎呀,我不是这个意思……”理子知道佐川是会错意了,“你把她们的便当拿来了,那些女生中午吃什么?快给人家还回去。”

“没事的啦三桥哥,她们有好几个本来就天天为了你多做一份便当啊,可是你只吃理子小姐做的嘛!现在听说你需要便当她们都很高兴地送来了。剩下的几个听说能给你送便当也特别兴奋,说自己中午在学校外面吃就好了。三桥哥你要相信你的魅力才是啊!”

理子此时确实觉得自己对三桥的所谓魅力没有什么正确的估计……这么看来,三酱真的是很受女生欢迎啊。

不过,只吃自己做的便当吗?理子的脸上不经意间浮起了自己也没察觉到的笑容。

【三桥→理子】

三桥是被两个女生叽叽喳喳的说话声吵醒的。

“今天三桥哥好帅啊!”

三桥坐了起来,晃晃脑袋。嗯,他哪天不帅?

三桥直起身子凑到台阶附近,想看看是哪个他的小迷妹。

是两个五班的女生,他去找理子时见过但不知道名字。此时这两个女生正头挨着头,眼里放出兴奋的光芒。尽管压低了声音,但她俩的位置就在三桥正下方,所以聊天内容还是被三桥听得一清二楚。

三桥索性撑着头坐下了。快夸我吧,多夸点,不用害羞,本帅哥不介意的。三桥心想。

“今天他和我说话了!”

“他对我笑了!超温柔的!”

今天?那应该是理子干的。自己平时忙着打架、吃便当、睡觉和调戏理子……呸呸呸什么调戏理子,总之是很忙没有时间和这些女生打交道啦。

三桥觉得肚中空空如也。既然这两个女生都跑来天台说话了那应该是放学了。让理子请自己吃意面吧!三桥正要翻身下去,忽然听到了那两个女生提到了“理子”二字,于是立即翻回坐好。

“那个赤阪理子今天总算不缠着三桥哥了。”

“是呀,估计是终于死心了。哈哈,每天那样死缠不放,三桥哥不爽她肯定已经很久了。现在她终于有自知之明了。”

“你说会不会是你骗她说三桥约她去公园,她等到天黑才回家那次起作用了?”

“不不,我觉得是你给她鞋柜放青蛙的那次。”

“那更可能是那次啊,就……”

两个女生兴奋地讨论着自己的小秘密,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面露死相。

三桥还在思考用理子的身体揍她俩一顿算不算违背“不对女生动手”的底线,却突然听到了一声熟悉的呼唤。

“三酱?三……”理子跑上天台,看到两个女生时立即噤声。她认识她们,奈子和明子,两个因为喜欢三桥而看她不爽的女生。

此刻她俩很雀跃,她们本就是在这等待三桥的。不过依然要装作恰好遇见的样子:“三桥君好巧啊!你怎么来这里了?”

“他吗?当然是来找我的了。”清丽的声音在一旁响起。明子和柰子吓了一跳,回头发现是不知何时到来的“理子”。

“哎呀,理子。”明子笑道,一副亲亲热热的样子,“你什么时候到的?怎么都没……”“我很早就在这里了。”“理子”冷冷地打断她,“你们说的那些事,我全都听见了。”

明子和奈子神色一变,对视一眼后,柰子上前一步,破罐破摔:“你知道就知道了吧,今天咱们就明说,别缠着三桥……君了!没看出来人家根本就不喜欢你吗?他根本没什么表示,你却以他的女友自居,是不是也太不要脸了?”

糟了。三桥看了现在正在他身体里的理子一眼。“三桥”垂眸盯着地面,双手不安地搅动着,表情中透着与这一头张扬金发毫不相称的落寞与难堪。

三桥叹了口气,双手叉腰——这是为模仿理子,目光如刀剑般锋利地射向那两个女生,大声地说:“三酱,你现在就告诉她们,赤阪理子是三桥贵志的女朋友,你全世界最最最喜欢我!”

“三桥”忽地抬起了头,不可置信地看了“理子”一眼,然后对上了那两个女生惊疑的目光。于是她相信自己不是幻听了。她也看着那两个女生的眼睛,缓慢而坚定地道:“赤阪理子是我的女朋友,我全世界最、最、最喜欢理子。”每说一个字,她的笑意便浓一分。讲完时,“三桥”脸上幸福的笑容更是加重了对她俩的打击。

三桥望着以往自己每天面对镜子都能看到的那张脸。此刻“自己”的眸中折射出光芒,似是星河在眼中流转。好险呐,差点就让这星空暗淡下去了。

那两个女生仍处于石化状态。“理子”脸上浮现出在这张脸上极少出现却在另一张脸上天天能见到的不耐烦的神色:“听明白了吗?听明白了就快滚。”她俩充满怨念地剜了理子一眼,最终还是牵着手灰溜溜地跑开了。

三桥慢慢地走到理子面前。仰视“自己”的感觉真是奇怪。他赶在理子说话前开口了:“你这个笨蛋,竟然提都没和我提。”

“提什么?”理子不解。

“她们对你做的那些事啊!”三桥怒道,“就是因为你一直不告诉我她们才敢骑到你头上来的,你只有我可以欺负听懂吗?!”

“没事啦三酱,我都习惯了。”理子笑着摆摆手。三桥眼神愈发冷了。习惯?那就是这样很久了。

理子看着眼前这个陌生而又熟悉的“自己”,从心底溢出的甜蜜包裹了她。说实在的,她并不在意明子、奈子对她做的那些小动作,反正真要打起来的话她几下就能把她俩打趴下。她之前的沉默只是因为她俩戳到了她的痛处——她总觉得她和三桥已经是恋爱关系了,三桥却每次都矢口否认,还会在小迷妹来询问是否有女友时坚决地说没有……后来,她自己也开始怀疑三桥心中究竟有没有她的位置了。自己仿佛就真如她们口中所说——自作多情。少女情怀在不确定的浮浮沉沉中也透出苦涩来。

而在刚才听到三桥说的话时,眼前的迷雾倏地被扫除,世界仿佛又重新有了色彩,就连那两个女生都看着顺眼了许多。

“三酱。”理子轻声道,“刚才你说,我是你的……”“啊,对了理子!”三桥突然大喊起来,“我都快饿死了,我们快去咖啡馆吧!”随后不由分说地拉走了理子。

二人走在千叶安静的街道上。不,应该是对他俩而言的“安静”,因为现在正是大家怀揣钱包上街的时候,非常适合打劫。不过只要某金发高中生出现,这条街上的其他不良少年就会立即消失得干干净净。

享受了一会大哥大待遇的理子转头看向就目前来说比她矮一头的三桥,决定还是问清楚:“三酱,你刚刚说我是你女朋友?”

“我没说。”三桥轻描淡写地答道。

“你说了啊!”

“这种话撕烂我的嘴我都不会讲。”

理子笑了起来。她知道如果某个傲娇放过了占她便宜的机会,那问题的答案就代表着肯定。

三桥嫌弃地看了她一眼:“别用我的脸做那么傻的表情啊喂。”

“我也最、最、最喜欢三酱~”

三桥彻底招架不住了,只得把头转到一边,小声嘀咕道:“白痴……”

次日,明子和奈子分别在自己的鞋柜里发现了一张纸条。“啊呀,虽然知道你们是喜欢我,但欺负理子可是不行的噢。就算我不打女生,也有一万种方法让你们崩溃哦~”

正读着,一只毛毛的蜘蛛悠悠地爬上了她俩的手背。

理子翻开自己笔记本的扉页,愣了一下便笑起来,漫天星辰此刻尽融于眼中。

是三桥的字,粗粗的签字笔,盖住她所有的猜测与不安。

“表什么白啊,还不如直接求婚,笨蛋。”

【彩蛋】“三酱怎么随便翻别人笔记本看啊?!”“我自己的名字有什么不能看的啊!幸好看了啊,要是写了别的男人名字可怎么办啊?!”

灵感来自于 @光之美少女瑟坦妮 太太写的《逢魔之时》,借用了里面的一些设定比如换回身体的要求以及伊藤知道如何破解这个交换身体的设定(毕竟我只打算让他俩换一天)是经过太太同意后发出的。太太写的是伊藤和京子交换身体,侧重点也和我写的不同,没看过的可以去看看呀

咕咕咕顾

「伊三」Bad Dream.

*我又咕一个月了对不起


*1k短打,渣文笔注意


*换了手机以后会勤奋一点的


*伊三,一方梦境里死亡


*HE


——————————————————————————————————————————


一夜无眠。


三桥做了一个让他一辈子都忘不了的梦。


三桥像往常一样回到了学校,拉开教室门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以往热闹的班里现在却一片死寂,三桥没办法适应这种寂静,环顾了下班里却没发现自己的搭档伊藤,三桥开口打破了此刻的宁静。


“伊藤他人呢?”


伊藤这个名字似乎对于班里其他同学是一个很大的刺激,三桥只听到一阵阵的吸气声,渐渐的还伴随一些女同学的抽...

*我又咕一个月了对不起


*1k短打,渣文笔注意


*换了手机以后会勤奋一点的


*伊三,一方梦境里死亡


*HE


——————————————————————————————————————————


一夜无眠。


三桥做了一个让他一辈子都忘不了的梦。


三桥像往常一样回到了学校,拉开教室门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以往热闹的班里现在却一片死寂,三桥没办法适应这种寂静,环顾了下班里却没发现自己的搭档伊藤,三桥开口打破了此刻的宁静。


“伊藤他人呢?”


伊藤这个名字似乎对于班里其他同学是一个很大的刺激,三桥只听到一阵阵的吸气声,渐渐的还伴随一些女同学的抽泣声,三桥等了很久才等到一句类似疑问的回复。


“伊藤哥他自己一个去开久两天了也没有消息,他那么强不会出事的对吧...?”


三桥第一个反应是——出事了。


伊藤这个白痴什么有关于打架的事情都往心里搁,上次跟开久的人打架也是,好端端的早上离开了学校下午就满手缠着绷带慢悠悠的走回学校,重点是三桥对这件事情事先真的一点也不知道,三桥还是伊藤打完架走回学校被他碰见了才知道伊藤去找开久打架了。


三桥抓起书包离开学校往开久高中的方向跑,一路上遇到了京子今井和谷川也没空去搭理,一直紧抓着书包跑到开久高中的门口才停下,开久高中的门口缠着一圈圈的铁链,日久失修已经生锈的铁门上有数不尽的血手印和飞溅上去的血迹,三桥做了个深呼吸,把书包丢在门口就从铁链下钻进了开久。


开久这个地方三桥也没有来过很多遍,三桥溜到了开久的操场后挠了挠头,却发现操场的正中央躺着一个他异常熟悉的身影。


黑色长袍上有一滩滩已经干透的血迹,长袍的主人脸上有大大小小的伤痕,三桥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双手紧紧抓住人的衣领怒吼。


“伊藤!!给我醒过来!!”


伊藤似乎是已经死透了一样,除了人本能的呼吸以外没有其他反应,脸庞和嘴唇也毫无血色,三桥看着这个模样的伊藤心疼至极,再怎么说伊藤可是他的搭档啊。


不过三桥更希望成为恋人。


三桥揪着伊藤衣领的手慢慢松开,让伊藤慢慢的躺回开久高中的操场正中央,三桥跪坐在伊藤旁边,眼眶中的泪水控制不住的往下掉,掉落在了枯干的操场,掉落在了伊藤的脸上,三桥胡乱的用袖子擦了擦后趴在伊藤身上自言自语。


“不可饶恕...开久那群混账啊!!!!”


“我一定要把他们全部杀掉...。”


“伊藤酱、你醒过来看看老子一眼好不好。”


“凭什么你让老子这么迷啊...。”


“你倒是给我醒过来啊!!!”


被泪水朦胧了的眼眶看到了停在眼前的一对皮鞋,三桥缓缓抬头发现相良正一脸得逞的样子看着自己,相良手里还拿着一把小刀在把玩,三桥几乎是出于本能的怒吼着往相良身上扑,却在相良准备把小刀捅进他脖子的那一瞬间醒了。


三桥抹了把满头大汗,洗漱更衣,还没吃早餐就拿起书包跑回学校。


“不要是真的、拜托。”


回到教室看到了在桌子上打瞌睡的搭档,三桥心里吊着的那一块巨石落下了。


“伊藤酱——!”


像以往一样甜甜的喊着自己搭档的名字,再从伊藤背后搂过去。


“怎么了三桥?”


伊藤回过头看向在自己后背的三桥,看到三桥泛红的眼眶却吓了一大跳。


“你怎么了?!”


三桥凑到伊藤耳边轻声说了句话。


“伊藤酱、我喜欢你哟。”


“和我交往吧。”


染了些哭腔的低语让伊藤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伊藤转身面对着三桥双手搭在三桥的肩膀上,趁着班里其他人不注意时轻轻在三桥脸上落下一个爱的啾啾。


“我也喜欢你。”


世界上最好的事情莫过于你悄悄喜欢的那人,碰巧的也在悄悄喜欢你。







相良:?我他妈为什么是坏人。


炊事班長

校外欺凌事件紧急发生🚫

校外欺凌事件紧急发生🚫

茶鹤

【我是大哥大】你的好友花(三)栗(桥)鼠已上线。

【我是大哥大】你的好友花(三)栗(桥)鼠已上线。

咕咕咕顾

「伊三」没有人可以

对不起 我咕咕咕好久了(


注意事项:

*伊三CP向 伊藤单箭头三桥

*短打无脑1k


祝您看的愉快


————————————————————————————————

众所周知,千叶软叶高中的两大巨头之一伊藤真司,是一个很能容忍的真男人。


伊藤能容忍的事情有很多,包括三桥在打架快输的时候突然开溜留下一个烂摊子给他收拾,三桥突然之间暴脾气的给他一拳,今井和谷川不要命又很欠揍的语言挑衅,不长眼的小混混无缘无故的打架等等,这些伊藤都能容忍。


这是伊藤心里的原则。


可见软高的伊藤容忍力有多强大,几乎可以说是毫无底线的容忍。


自己做的便当被三桥这个故意不带便当的卑鄙小人吃...

对不起 我咕咕咕好久了(


注意事项:

*伊三CP向 伊藤单箭头三桥

*短打无脑1k


祝您看的愉快


————————————————————————————————

众所周知,千叶软叶高中的两大巨头之一伊藤真司,是一个很能容忍的真男人。


伊藤能容忍的事情有很多,包括三桥在打架快输的时候突然开溜留下一个烂摊子给他收拾,三桥突然之间暴脾气的给他一拳,今井和谷川不要命又很欠揍的语言挑衅,不长眼的小混混无缘无故的打架等等,这些伊藤都能容忍。


这是伊藤心里的原则。


可见软高的伊藤容忍力有多强大,几乎可以说是毫无底线的容忍。


自己做的便当被三桥这个故意不带便当的卑鄙小人吃掉,出面帮三桥摆平各种事情,打架的时候自己满头鲜血,手上还是一道道的伤痕,三桥却丢下自己跑掉,自己废了好大的力气才搞定了对面一次又一次的进攻,事后还要被三桥笑着说自己是打不死的千叶第二强,这些伊藤都不介意。


因为,他是三桥啊。


如果换作是别的人打架丢下他自己不管,伊藤很有可能会找他狠狠地算一笔账。


但是,那个人是三桥啊。


就是那个人称“金发恶魔”,一直在他身边,自称“日本最强”的不良少年搭档,三桥贵志。


一头标志性的金色卷发,满肚子都是想着怎么祸害别人的诡计,坏点子比开久的相良都还要多,论卑鄙,三桥是最卑鄙的那个。


伊藤就是控制不住自己乱动的心,喜欢了这个三桥。


因为三桥,他什么都可以忍。


因为三桥,他可以容纳三桥以外的人。


因为三桥,他可以容忍几乎一切的事物。


就算是伊藤,也会有一条谁也不能够踩的底线。


谁踩了谁死,三桥另外。


因为这条底线是为三桥量身定制的。


——「如果有人伤了三桥,我将失去平常的理智。」


没有人知道这条底线的存在,伊藤一直都把这条底线很好的藏在心中。


打架时伊藤会有意无意的护在三桥前面,尽可能的让三桥不会受伤,那这条底线也不会被触犯,虽然伊藤心知三桥不可能会受伤。


但是人生总会有可能的,三桥受伤了。


伊藤在学校看到难得迟到的三桥首先是惊讶,再仔细看了看三桥脸上大大小小的胶布,手指关节上缠了一圈绷带,伊藤就知道他再也没办法像以往那样了。


伊藤没办法很好的控制住自己的面部表情,索性就放弃了露出表情,平常以温柔待人出名的伊藤现在却黑着一张脸,让许多人都吓一大跳。


从佐川口中得知昨天打伤三桥的人是稍有名气的小混混后,伊藤一言不发的拿起了书包离开了学校,找人算账去了。


“就是你吧,打伤三桥的废物。”


句子里坚定毫无疑问的语气,眼神逐渐凶狠,大老远都能感受到的一股杀气,小混混的本能告诉他,面前这个发型独特的人并不好惹。


丧失了理智的伊藤似乎是感觉不到疼痛,挨了好几下揍速度和力量也毫无减弱,每一拳都打在小混混的脸上,直到小混混的脸看不出一块完整的地方后伊藤才停了一会儿。


“白痴,这点程度也接受不了。”


伊藤一拳走在小混混的胸口上,掌握好力度并不会让人致命,小混混张嘴似乎想说什么,却只吐出了一口鲜血。


“乱打人很好玩吗,有代价的。”


伊藤眯了眯眼,把手上的血在小混混的衣服上擦了擦后离去。


——我可以为了你去接纳、容忍全世界,但是全世界没有一个人可以伤你。


森屿
#贺来贤人#来自官方的鬼畜 h...

#贺来贤人#来自官方的鬼畜

hhhhhhhhhhh

#贺来贤人#来自官方的鬼畜

hhhhhhhhhhh

咕咕咕顾

「伊三」被抛弃过后的不信任

注意事项——

*伊三向

*三桥是猫妖(你

*1.7k短打,谜一样的文笔和大纲

电脑版点这里♪

https://shimo.im/docs/qJtCC27Eew4Y3Fbn/

手机版走评论!

注意事项——

*伊三向

*三桥是猫妖(你

*1.7k短打,谜一样的文笔和大纲

电脑版点这里♪

https://shimo.im/docs/qJtCC27Eew4Y3Fbn/

手机版走评论!

咕咕咕顾

「伊三」花吐症

注意事项


*超级不明显的双向暗恋

*伊京成分有一点

*3k短打

*垃圾文笔


电脑版点这里

https://shimo.im/docs/Fbe23yV9VpIlAUUH/


手机版走评论!

注意事项


*超级不明显的双向暗恋

*伊京成分有一点

*3k短打

*垃圾文笔


电脑版点这里

https://shimo.im/docs/Fbe23yV9VpIlAUUH/


手机版走评论!


大卫.乔
记第一次指绘、画了三桥😃

记第一次指绘、画了三桥😃

记第一次指绘、画了三桥😃

咕咕咕顾

「伊三」论变强

注意事项:


*乱七八糟的文笔,比以前更糟糕

*超级短打,只有1900字

*文笔胡乱不清

*伊三向 年下

*别人的脑洞就要由我来破坏(你


电脑版走以下链接


https://shimo.im/docs/J9cTAEqYbKgR9pVe/


手机版走评论

注意事项:


*乱七八糟的文笔,比以前更糟糕

*超级短打,只有1900字

*文笔胡乱不清

*伊三向 年下

*别人的脑洞就要由我来破坏(你


电脑版走以下链接


https://shimo.im/docs/J9cTAEqYbKgR9pVe/


手机版走评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