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三空

83739浏览    484参与
卡待删-原来的号炸了

【三空】笑话改编段子


 孙悟空对这次期末考试很没有信心,因为出题人唐三藏总能戳中他的盲点。

于是他狠狠心,下课后去了唐老师的办公室。

“老师,只要这次考试俺能过,您让俺做什么都行!”

“现在?”唐老师懵逼了一瞬。

“啊?嗯!”小猴子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豁出去般闭上眼。

“这样啊,”放学后的办公室没有人,他缓缓走向那个微微发抖的孩子,气息舔着他的耳朵,“那你现在能不能……去看书啊?”



 孙悟空对这次期末考试很没有信心,因为出题人唐三藏总能戳中他的盲点。

于是他狠狠心,下课后去了唐老师的办公室。

“老师,只要这次考试俺能过,您让俺做什么都行!”

“现在?”唐老师懵逼了一瞬。

“啊?嗯!”小猴子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豁出去般闭上眼。

“这样啊,”放学后的办公室没有人,他缓缓走向那个微微发抖的孩子,气息舔着他的耳朵,“那你现在能不能……去看书啊?”


腦洞大坑集散地

今、桜咲き(最遊記 三空 中篇可能)

整理資料夾發現了去年還前年的債。

那啥,發出來湊個三空糧,我萌的CP基本上不存在出坑的只是會無限期消失然後哪天想到又突然回坑。

總之如果有人喜歡看我總有一天會更完吧,各位不嫌棄的話。


========================

若不是眼前紛飛的櫻花癲狂如雨──。


三藏睜開眼,映入眼簾的是滿目零落的櫻花瓣,他伸手拂去停留在他臉頰上的粉瓣,漫不在乎地讓它們與地上的泥土合而唯一。


這裡是......哪裡?


眼前陌生的景緻過於漂亮,與他睡著之前的記憶完全兜不上來。揉了揉腦袋,努力回憶...

整理資料夾發現了去年還前年的債。

那啥,發出來湊個三空糧,我萌的CP基本上不存在出坑的只是會無限期消失然後哪天想到又突然回坑。

總之如果有人喜歡看我總有一天會更完吧,各位不嫌棄的話。


========================

若不是眼前紛飛的櫻花癲狂如雨──。

 

 

 

三藏睜開眼,映入眼簾的是滿目零落的櫻花瓣,他伸手拂去停留在他臉頰上的粉瓣,漫不在乎地讓它們與地上的泥土合而唯一。

 

這裡是......哪裡?

 

 

眼前陌生的景緻過於漂亮,與他睡著之前的記憶完全兜不上來。揉了揉腦袋,努力回憶起睡著之前的事情,他只記得旅途中,一行人決定在一個山坡上歇息,他走下吉普並在附近轉了一圈,之後似乎便隨意的找了棵陰涼的樹旁靠著,不知不覺就睡著了。

 

樹......嗎?

 

回頭看著眼前開得狂亂的櫻花樹,或許從一開始的確就沒有留意,但之前睡著時所靠的樹是這棵嗎?

記憶怎麼找都找不回,但唯一可以確定的是,眼前這道風景,絕對不是自己睡著之前所看到的。

 

“話說那群傢伙跑到哪去了。”三藏嘖了一聲,站起身子拍拍滿袈裟的花瓣,環顧了下四周卻連個影子都沒看見。

 

他聽到皮球掉落的聲響。

 

“啊啊、我的球!”

 

注意到熟悉的聲音,不用看也知道是誰。他轉頭,看見從不遠處的台階上有一顆棕紅色的皮球滾落,一路滾到靠近自己不遠處才停了下來。接著追隨那顆球映入視線的身影,三藏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悟空?”

 

蹲下撿球的人聽到聲音愣了一下,手裡抓著皮球站起來,視線對上他。

“金蟬…?欸,不是啊……?”

 

不對。三藏看著眼前熟悉的面孔,卻發覺一切有些不對勁。

這張年幼的臉龐太過熟悉,這是……

眼前的孩子幾乎是他剛帶走悟空那時候的模樣。

 

“怎麼會……”三藏驚愕的看著眼前的孩子,沒留意對方毫不設防的走向他。

 

“你知道我的名字?”孩子笑了,完全與記憶中一模一樣的燦爛笑臉。

“好漂亮……你的頭髮閃閃發光的,好像太陽……”

孩子笑著走近了他,毫不客氣的抬起頭仰望自己。

“跟金蟬一樣。”

 

“你……”沒有理解少年口中的名字是誰,也對現在的狀況摸不著頭緒。

“吶、你叫什麼名字?”

“三藏。”不知不覺就跟著少年的步調走了,連自己都感到有些驚訝。

“三藏啊…嗯!我記住了!感覺你是個好人,金蟬現在在忙都不理我,你陪我玩好嗎?”悟空拉住三藏的手。

“等──”還對這一切都莫名其妙,但目前似乎沒有任何人可以幫自己搞清楚狀況。

 

“喂、悟空,你可別隨便亂跑啊!要是你又闖禍了我又要被金蟬罵了。”不遠處傳來一陣呼喊聲,一個身材修長的紅髮男子出現在兩人面前。

 

三藏沉默的看著眼前的人。

對方看向自己也愣住了。

“欸?”

 

/

 

“所以有沒有人想先解釋一下這是什麼狀況?”天蓬看著自己書房內囤積著的四個人。

“解釋個鬼啊,沒人理解現在的狀況好嗎。”捲簾回他。

“那你來這邊是要怎麼樣?”

“那是……”捲簾撓了撓腦袋。

“喂,紅髮的,是你說要解釋這一切我才會跟你過來的,快把一切都說清楚。”三藏一臉不耐的說到。

“誰跟你說要解釋一切了?!我剛剛明明是說可能有人知道情況而已吧!”

 

時間回溯到剛才。

 

兩人剛剛在外頭照面後,三藏先是一臉狐疑的喊出"悟淨"這個名字,對方卻是一臉"你是在叫誰?"的疑惑表情。但除了頭髮變短之外臉還是那一副讓自己火大的模樣,三藏習慣性的舉起左輪對著那張臉威脅他趕緊把現在的情況說清楚。

“等等,不要跟捲哥哥吵架!”

“喂喂,悟空,金蟬這是怎麼了啊,怎麼好像不太一樣?”捲簾低頭詢問。

“他不是金蟬啦,是…三藏!”悟空還記得對方告訴過自己的名字。

“哈?三藏?誰啊?”

“我不知道。”悟空如實回答。

“搞什麼……”

“喂,你們兩個別再聊了,快點告訴我這裡是什麼地方。”三藏說。

“什麼地方…不就是天庭嗎?”捲簾一臉”這是什麼問題”的表情。

“哈?”

最後在毫無頭緒的對話中兩人大人又快要吵起來了,悟空突然說道:”要不我們去問小天吧!小天總是知道很多事情!”

捲簾一句”說得也是”,他轉向眼前這位酷似金蟬的人,講了幾句,終於說服他跟過來到天蓬的書房。

 

一來到天蓬的房間,沒想到剛好金蟬也在裡頭。

原先還在跟天蓬說話的金蟬聽到開門聲,想也沒想就認為是悟空他們回來了。

“喂、悟空,你差不多該……”

見到眼前多了一個人,金蟬的反應首先是愣住。

“啊…?”天蓬看到來人後也跟著愣在原地。

 

後來經過捲簾和悟空有說跟沒說差不多的解釋來龍去脈,於是就成了現在這有些微妙的畫面。

 

金蟬跟三藏兩人目不轉睛的瞪著對方。

 

“呃…那啥、我說金蟬,這人真的不是你家親戚或什麼的嗎?”捲簾勉強扯著嘴角尷尬的笑,眼前這兩人,乍看之下說是雙胞胎或許都有人信。

“我可沒聽說過自己還有這麼個親戚。”金蟬哼了一聲。

“切、搞什麼啊這裡沒一個人靠譜的。”三藏首先撇開目光。這煩得要死的現況。他暗自咬牙,從身上掏出一根菸,點火抽著。

 

“嗚哇…他抽菸了…。”

“頂著一張酷似金蟬的臉抽菸還真是違和啊。”

捲簾、天蓬兩人一來一往的說道。

 

“喂,你這傢伙,別在悟空面前給我抽菸啦。”金蟬看著他不爽的說道。

“誰管你啊。”

“你說什麼?”

“嘛嘛、不要你們兩個也吵起來嘛。”悟空竄到金蟬和三藏兩人中間不安的說道。

“話說回來你們兩個真的長得好像啊……。”捲簾眼睛輪流瞄著兩個人。

“個性…雖然說稱不上完全一樣,但也某程度上很像呢。”天蓬再度附和捲簾。

“切。”金蟬撇過頭。”誰知道這個來歷不明的傢伙是什麼人。”

“對我來說你們這些人才是來路不明的傢伙吧。”

“…氣焰倒是比金蟬高了不少。”

 

“金蟬……”

悟空一臉擔憂的抬頭看向金蟬,拉了拉他的衣襬。

“金蟬…不要討厭三藏…好嗎?我覺得他一定不是個壞人。”

悟空說著說著,垂下了頭。

“我還以為我終於又交到一個新朋友了…。”

金蟬看著情緒低落起來的悟空,原本卡在嘴邊的話連一個字也說不出了。

“…我也沒說他一定是個壞人。”金蟬摸了摸頭髮,嘆了口氣。

“最喜歡金蟬了!”悟空一把抱住金蟬,開心的把臉埋在金蟬的腰間笑道。

但他完全沒有注意到從剛才的對話就一直看著自己沉默不語的另一個金髮男子。

 

一旁的天蓬默默的把這一切都看在眼裡,他淡淡的笑了笑。

“對了,這麼說起來,看來三藏是認識悟空的?可以請問是怎麼認識的嗎?”

這一問倒是點醒了一票人的疑問。說倒底,悟空的事情雖然天界的其他人或多或少會有耳聞,但遠遠不至於到”認識”的地步,但看三藏的樣子,似乎對悟空有一定的認識?

 

“你現在這樣問我也回答不上什麼,除非我確定了一些事。”三藏呼了口煙。

他知道自己是絕對不會認錯悟空的,即使像當初清一色做的那維妙維肖的人偶,他也不曾認錯過。但就是如此他才會感到強烈的疑惑,因為眼前的這個孩子,給自己的感覺就是悟空本人。

 

但是,這怎麼可能?

這裡究竟是什麼地方?

 

“啊啊,原來你們都聚在這個地方啊。嗯?還有別的客人嗎。”

眾人轉頭面像門口出現的聲音來源,眼前的人是觀世音菩薩。

“啊,觀世音菩薩。”

“喲!”菩薩眨了眨眼。

”怎麼了?真難得看到你們都一臉遇到難題的表情。”

“那是……”天蓬將目光轉向三藏。

菩薩跟著轉頭,看到三藏的一瞬間也難得表露出驚訝的神色。

不過三藏看到他的一瞬間卻先一步發出反應。

“是你!”

“欸?你們兩個認識嗎?”天蓬有些訝異三藏的反應。

“不,我並不認識他。”菩薩回答,但視線仍盯著三藏,似乎在看些什麼東西。

“少騙人了!派我們四個去阻止牛魔王復生實驗的不就是你嗎!”三藏燃起慍火。

“你說牛魔王?可是他還活著啊?”天蓬說。

“什麼?!”

“對啊,前幾天天軍還派去討伐過不是嗎。”捲簾回應。

“你們到底在說什麼……”三藏不甚耐煩的直盯著他們。

一直在一旁盯著三藏看的菩薩用手搓了搓下巴,嘆了一口氣,終於慢條斯理的說道:

“原來是這樣…嗎。”

“怎麼了嗎?觀世音sama。”天蓬問。

“你要是知道什麼就快點解釋清楚啊。”捲簾說。

“不…要說解釋我也解釋不出什麼……只不過……”

菩薩走近了眼前這位與自己的侄子十分相似的人。

“你的身上,有不屬於這裡的時間的印記。”

“時間…印記?”三藏看著他,皺起眉頭。

“簡單點說,你不屬於『現在』這個時間。只是,你究竟是怎麼來到這裡的?”

“這個問題我才想知道啊!”

“可是……”菩薩說著,微瞇起眼看向另一邊的金蟬。

“你們兩個,卻擁有一模一樣的靈魂。”

“什麼…?”

 

在場的所有人也被菩薩的這一番話嚇了一跳。

 

“這是什麼意思啊?是說他們兩個是同一個人嗎?!”捲簾大喊道。

“這怎麼可能……”金蟬也不可置信。

“說實在我到現在也無法完全相信,但可惜的是,這似乎真的是事實。”菩薩看著金蟬的眼睛說道。

“觀世音sama,還是說,會有一個靈魂出現在兩個不同的地方的可能?”天蓬思考著說道。他似乎曾在某本下界的書上看過類似的說法。

“不,不可能。如果是普通人類的話或許尚有這種可能,但神祇是不允許分裂出兩個相同的靈魂的。”

菩薩突然走到三藏面前,在身體幾乎撞上他的距離,伸出手指點向三藏的眉心。

“什、”

三藏的額頭突然出現一陣光芒包圍住兩人,類似水波紋般不斷向外擴散,其妙的氣旋冉冉上升,在兩人間形成特殊的氣場。

“原來如此啊……你是『以後』嗎……。”

菩薩收回了手,兩人之間的光芒才消失。

 

“這是怎麼回事?觀世音sama。”

菩薩嘆了口氣,又勾起一抹微笑,他伸手挑起三藏的下頷。

“你果真是金蟬『以後』,而且居然還是個人類…嗎?”

原先要發怒的三藏看到他眼眸裡透著一股難以言喻的情緒後忘記了反抗。

“不過,你身上似乎有著一股不尋常的力量啊。”

 

他放開三藏,看到其他人一臉寫滿疑惑的表情,哼笑了一聲,擺回一如往常的高傲姿勢對大夥說道:

“好吧,那就由我來對你們說明吧。”

他手指了指三藏以及金蟬。

“用下界人類的說法,金蟬就是所謂的『前世』,而三藏就是『轉世』這樣吧。”

 

“欸??!!!”全部人都發出了不得了的驚呼。

 

“什、什麼意思?這是說金蟬他以後、會變成人類嗎?!”悟空小小的腦袋只能得出這個結論。

“金蟬你未來到底怎麼會做出這麼弔詭的決定啊……。”捲簾整個人也凌亂了。

“不要問我!我怎麼知道啊!!”

“你自己的事不問你要問誰啊!”

“但、但是,先不論金蟬以後為什麼會做這個決定,神要變成人類,難道是這麼容易的事嗎?”天蓬問。

“不、”菩薩搖了搖頭。

“雖然不是說完全不可能,但是,只有兩種情況。”

“…哪兩種情況?”天蓬認真的盯著他。

菩薩嘆了口氣:

“你們也知道,身為神理應是沒有時間,因為我們幾乎不會老去,也不會死亡。”

“人類卻不是如此。就像你,身上有時間印記,也就是說,你會隨著時間而老去及死亡。”他看向三藏。

“所以如果說,你真的是『轉世』而金蟬是『前世』的話,就代表,金蟬不會永遠持有『神』這個身分。”

 

金蟬忽然感覺胸口一陣壓迫。

 

“從上界到達下界,只有兩種可能。”菩薩的表情突然變得極為認真。

“要麼,就是自行選擇放棄『神』這個身分到下界去。要麼、”

 

“就是在天界因故死去。”

 

“我…我不要!…….我不要金蟬死掉……。”悟空聽完之後忍不住著急的哭了出來。

“笨、笨蛋,你哭什麼啦,又沒有說我一定會死掉。”金蟬趕緊彎下腰把悟空圈在懷裡。

“可、可是觀世音菩薩說…….”悟空眼裡還擒著淚水。

“他不是說了嗎,還有一種可能是自己選擇到下界去。”金蟬安慰他。

悟空才接受了這個說詞的點點頭。

菩薩看著他們微微一笑,轉身準備離開這個房間。

“嘛、你叫做玄奘三藏是吧,剛才已經偷偷看過一點你的記憶了。你就暫時借居在這裡好了,反正你也沒別的地方可去。你的事情我會報給釋迦牟尼sama知道的。”

“等等、什麼叫做讓我暫時借居在這裡?快告訴我回去的方法!”三藏叫住他。

“很抱歉,這我也辦不到呢。”觀世音手抵著門把,停下來看著他。

“你似乎是被什麼人帶來這裡的,在你身上的力量消失之前,恐怕我也找不到什麼辦法讓你離開這裡,不過,如果找到方法了,我也還是會告訴你的。”

他對三藏勾起一抹玩味的微笑。

“再見啦。”

 

想不到,你們也是會有『未來』的嗎?金蟬。

 

/

 

“可惡,那莫名其妙的老太婆就這麼走了。”

“啊、這句話簡直跟金蟬會講的一模一樣呢。”

“閉嘴!笨猴子!”金蟬跟三藏異口同聲的怒道。

“喔喔這絕佳的默契。”捲簾佩服得拍手。

“畢竟是同一個靈魂啊。”天蓬笑了笑。

“你們兩個也給我閉嘴!”再次異口同聲。

 

“對了,說到這個。”天蓬突然想到什麼,轉頭對三藏說。

“金蟬有轉世的話,那我們會不會也有呢?就像人類那些前世今生的小說一樣。”

“……你到底最近又看了什麼奇怪的說啊。”捲簾吐槽他。

 

三藏看著他們兩個嘆了一口氣道:“或許不是沒有吧。”

他腦海裡浮現另外兩個長得幾乎一模一樣的臉。

“欸欸?所以說,我們還真的也有囉?”

 

三藏不是很情願的跟他們大致說了他們一行人的事。

 

“嗚哇……還真是沒想到啊,我們四個連到下界了都還在一塊……要不要這麼悲慘,好歹換個女人給我啊。”

“你給我閉嘴,看到你這張臉我就火大。”三藏對他說。

“喂喂喂金蟬!我是有欠你什麼嗎為什麼你的轉世這麼針對我?!”

“…我也沒有對你爽到哪裡去。”

“最讓我心累的是,我居然要幫一個男人打掃家裡還有當保母…….。”天蓬也跟著接話,但似乎情緒無比低落。

“哼哼這就叫作因果有報,你那根本是還我債好吧。”捲簾雙手交叉在胸前,得意的不得了。

“……那我最近就再弄得更亂些好了。”

“喂!!”

 

“嘛嘛、有什麼關係嘛、”悟空拉起著金蟬跟捲簾的手,看著天蓬,眼睛裡閃爍著快樂。

“大家都還能在一起、真是太好了!”

 

天蓬輕輕的笑了,捲簾難為情的搔了搔頭,金蟬雖然仍是一臉不爽的樣子,但眼睛也沒看向他們。

 

“只要我們都還在一起,就太好了!”悟空說。

 

/

 

就為了剛剛菩薩的一句「你就暫時借居在這裡好了」搞得一群人又開始煩惱另外一件事。

“所以說三藏睡哪?”天蓬總是能直接切入問題核心。

“別看我,我這裡可沒有多餘的房間。話說誰想跟一個來歷不明的男人一起睡啊,女人的話我倒是能接受。”

“吶吶,三藏可以跟我一起睡!我的床很大!”

“閉嘴笨蛋!那可是我的房間!我不想房裡再給我多塞一個人!”金蟬咆哮。

“我這裡也滿滿的都是書了……”天蓬看了看四周。

“……我可一點也沒有打算跟你們這些傢伙任何一個人睡。快點給我找個空房。”

“還真是一點都不客氣啊你這傢伙,明明是客。”捲簾看著他。

“這又不是我自己願意的,白癡。”

“…你是不是真的想找我吵架啊。”

“好了啦你們兩個。啊、對了,我想起來之前……”

 

天蓬想起之前離金蟬房間不遠處有間空房,原是天界的人一開始要安頓悟空的地方,無奈悟空自從遇見金蟬之後一直黏著他不放,最後拗不過他的金蟬妥協讓悟空多弄一張床住進自己房間,原來的那間房也就閒置下來了。

 

“似乎直到現在都沒人去使用,不如三藏就暫時安頓在那裡吧?”

 

貌似也只剩這個辦法了,一群人最後論定。

 

/

 

房間裡,三藏拿著菸的那隻手離開了嘴,呼出了一口煙氣。他已經盯著白花花的牆壁好一會了,沒什麼特別的,只是從他醒來之後這發生的一切的一切,還是會讓他想朝這裡開槍。

 

單純不爽這一切的莫名其妙。

 

他有想到過其他的人現在不知道怎麼樣了,不過這也沒什麼好稀奇的,畢竟即使跑到這莫名其妙的地方來,他還是看到同樣的那幾張臉在他面前晃來晃去,怎麼可能不會讓他聯想到那幾個傢伙。

 

這時,開門聲打斷了他的思緒。

 

“啊,三藏。”

“幹嘛。”看到是熟悉的那張面孔,三藏的表情稍微鬆懈了下來。

“嘿嘿…”悟空抱著一顆皮球,小小聲的笑著,一點也沒有戒心的靠近了他。

“吶三藏、我們一起去玩吧!”

“哈?”拿著菸的手就僵在那裡,三藏看著他。

“因為金蟬一直在工作嘛,我好無聊。”

“……那為什麼找我,另外那兩個傢伙呢?”

“卷哥哥被軍隊的人找去了,小天……他關在房間裡好像也在忙。”

悟空眨了眨眼,盯著三藏的金瞳裡滿是期待。

“三藏也很無聊的話,可以跟我玩啊!”

“…我有說我很無聊嗎。”

“可是一直悶在房間裡就會變得很無聊啊,走啦、三藏。”悟空突然拉起三藏的手,毅然決然的往門口走去。

“喂、、”

三藏嘖了一聲,最後仍掐熄了菸蒂,雖然不是很甘願,卻也無奈的被悟空拉著走了。

 

他的手一直都是這麼小的嗎?

 

看著自己被握住的手有些出神,有種似曾相識的感受。

可也是很久以前的記憶了。

只是從他們的旅途開始後,在現在的印象中,這隻手應該有變大了些。傷痕也多了些。


他的手一直都是這麼軟的嗎?

 

至少現在也不是這樣。

那雙為自己而戰,甚至把自己從虛無的黑暗中帶出來的,那雙手已經有了一些繭。

 

 

他的手一直都是這麼熱的嗎?

 

似乎是的,那傢伙一直有高於一般人的體溫,至少比自己的體溫高多了。

有的時候在旅社下榻時被分配到同一個房間,甚至只有同一張床的狀態下,幾乎常常都被這樣高的體溫給熱醒。

雖然很不爽的想把他的手撥開,但這該死的小鬼睡眠品質是真的好,怎麼弄都弄不醒,即使撥開了很快又像章魚一樣貼了上來。

仔細想想大概從在寺院時他就是這副德性了。

 

“三藏?”

被呼喚名字後,他才回過神來。赫然發現自己剛才居然想一些無聊的小事想出了神。

 

真無聊。

他打從心底對自己哼了一聲。

 

“三藏,你怎麼了嗎?”悟空有些擔心的看著他。

“沒事,你去玩吧。”三藏鬆開了手。

悟空沒有移開目光,繼續盯著他看。三藏嘆了口氣。

“我會待在這裡看你的。”

 

悟空有些失望的噘嘴,最後還是妥協的跑到台階外的院子裡玩起球來,留三藏一人站在台階上的陰涼處看著他。

 

這傢伙總是能一個人玩球也玩得這麼高興。

 

三藏看著眼前追著球跑來跑去的小鬼,一種既視感又油然而生。

多年前好像也有這樣的事。

他想起自己也曾經這樣過。寺院裡各種處理不完的政事讓他無暇去管悟空在做些什麼,他其實也知道有時悟空心底默默的不滿著,但還是會決定不打擾他,自己一個人去外邊玩去。

有時候他事情做累了,就推開窗扇,抽個菸或者吹吹風,會看到孩子在庭院裡玩球的身影。

看著看著,會發現自己原本煩悶緊繃的情緒紓緩下來。

 

這點,倒是沒變啊。

 

三藏靠在柱子上看著眼前的少年,原本在房間裡那煩人的情緒逐漸煙消雲散。

 

“三藏!”

被一聲呼喊又拉回思緒,他還沒回過神,一顆橙褐色的皮球朝自己的臉飛了過來。

他下意識的伸手一接。

 

“啊、抱歉抱歉。剛才踢得太用力了。”悟空對他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

“切、”

三藏只是撇了撇頭,沒多說什麼。

“吶、三藏、把它丟過來給我!”悟空在不遠處張開雙手揮動著。

 

這次三藏倒是沒拒絕,把球拋給了他。

一接到手,悟空突然露出調皮的笑容,又再次把球丟給了三藏。

 

這笨小鬼。

 

三藏哼笑一聲,隨手又一丟,這次,他故意把球丟得更遠。

 

“啊啊、三藏太大力了。”悟空笑著,轉身跑遠去找球。

 

似乎有點像什麼。

三藏心想。

 

、小狗之類的。

 

 

再次抬頭,看見少年已經高高興興的捧著球跑了回來。

 

他暗暗的贊同了這個解釋。

 

“三藏~”

 

也罷、

三藏看著眼前充滿笑意的少年。

以前總是沒什麼機會陪他,不如這次就……

 

他又拋出了自己手中的球。

 

/

 

“唉呀,這酒真是好喝。”卷亷坐在櫻花樹枝上,看著花雨落在他眼前。

樹下的人走近了樹,抬頭看著他。

“特地把我從房間裡拖出來,不會就只是想讓我看你喝酒吧?”

“什麼話啊,我可是在結束工作後特地找你來欣賞這裡盛開的櫻花呢。”

卷亷把酒杯遞到他面前,天蓬順其自然的接過來飲下一口。

“天界的櫻花啊,不是一直都一樣嗎。每次盛放的模樣都美得一模一樣。”

天蓬飲盡了杯中的酒,目光凝視著眼前的一片癲狂。

 

“對於觀世音菩薩說的,你覺得如何?”他放下酒杯。

“啊?”

“我是說,你覺得我們,是因為什麼理由而下去的呢?”

 

「從這裡下去下界的原因也就兩種,要麼是自行選擇放棄”神”的這個身分到下界去,要麼、是在天界因故死去。」

 

卷簾躺靠在櫻花樹枝上,天篷說的話與滿目的櫻花一樣鮮明。

“這種事情有什麼好在意的呢。”

 

天篷抬頭看見捲簾的笑。

 

“花開是自由,花落亦是自由。”捲簾轉過頭,對上天篷的視線,那個笑容隨著滿目燦爛的櫻花,印入天蓬的心坎裡。

“在這種地方還有花開花落的自由,不管怎樣,不都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嗎?”

 

聞言,天篷低頭也笑了。

“說的也是。”


TBC?

=====================

如你所見這是個三藏穿越的故事,我當時純粹想看天界組跟三藏碰一起會如何XD


謝謝看到這裡的你,看我名子就知道,我坑品。。。(嗯,人艱不拆)

哪天可能回來填坑,就當作記債。

三空一直都是靠官糧管飽的(所以冷圈這種話我不想明說反正我都站多少去了不差這個冷(哭泣)


阿冰不吃冰
三藏推销员推销草莓啦送给草莓酱...

三藏推销员推销草莓啦
送给草莓酱wwww @草莓仙子

三藏推销员推销草莓啦
送给草莓酱wwww @草莓仙子

沈肆卿

【最游记】安静时

【峰仓家国庆24h】

-3:00-

假如。

悟空带三藏。


【最游记】安静时

【峰仓家国庆24h】

-3:00-

假如。

悟空带三藏。



heyheyhey-Aki

电脑版原来可以直接发视频!再来一遍!

二十年换你转世重生...

穿越轮回再寻你结伴同行...

---------------------------------

好多年没做视频了,但就是想拉个郎!

电脑版原来可以直接发视频!再来一遍!

二十年换你转世重生...

穿越轮回再寻你结伴同行...

---------------------------------

好多年没做视频了,但就是想拉个郎!

heyheyhey-Aki

最近迷西游2,歌很好听就胡乱剪的...

最近迷西游2,歌很好听就胡乱剪的...

苏姲

江流

想试着写一下,但是自己都看不出来自己想表达什么,不知所云……开始的时候觉得如果过去的自己现在站在自己面前,一定是没有办法面对的,哪怕看到类似于自己过去的孩子也会觉得很难过。但是,三藏,应该不会这样吧……

                

在江水中漂流的江流。

“没人要的江流,被遗弃的江流”。

痛苦的记忆可以被遗忘,痛苦的过去可以摆脱,已经不会再回去了,不会再回去了。

但是如果痛苦就站在那里,就站在面前。

他们在借宿的村庄里...

想试着写一下,但是自己都看不出来自己想表达什么,不知所云……开始的时候觉得如果过去的自己现在站在自己面前,一定是没有办法面对的,哪怕看到类似于自己过去的孩子也会觉得很难过。但是,三藏,应该不会这样吧……

                

在江水中漂流的江流。

“没人要的江流,被遗弃的江流”。

痛苦的记忆可以被遗忘,痛苦的过去可以摆脱,已经不会再回去了,不会再回去了。

但是如果痛苦就站在那里,就站在面前。

他们在借宿的村庄里遇到了一个孩子,从路中间走过的时候有一群小孩结伴朝他扔去了石子,他却连头也没有抬,只是往前走。他走的很快,很快就离开了他们的视线。

“肚子饿了”。

悟空回头去看三藏,看到他好像往后退了一步,又退了一步。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刘海遮住了眼睛,看不到表情。

痛苦的表情是什么样子的呢?还有痛苦的声音,跟记忆里的是一样的吗?

“三藏”。

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没有办法回头了,他们只能跟着那个孩子不停地走。

是集市,好热闹。悟空想对三藏喊肚子饿了的时候发现三藏正一动不动地盯着那个孩子。

叫卖的声音,人们交谈的声音,真的好热闹。可是,那个孩子就站在那里,悟空突然觉得很难过。

声音和光都是存在的,却越发的不真实。不能落泪,一定又会被三藏骂的,可是……

“走吧”。

是三藏的声音,他们跟着那个孩子继续往前走,悟空觉得心情越发的沉重。

三藏一直不说话,他觉得自己应该说点什么,却不知道从哪里开口。

下雨了,那个孩子还在走,好像不会停下来。是狗叫的声音,一群狗挡在了那个孩子面前,狂吠的声音,让人心生害怕,又变得暴躁。

悟空曾经养过一只小狗,温顺而乖巧,总是听话地跟在他的脚边。他很少见到这种动物这样凶恶的样子。

“让开”。

他们终于听到那个孩子开口,然后拿禅杖打跑了那群疯狗,不要命的样子,手也隐隐发抖。

雨还是下,三藏也还是不说话,他们走到一座山里。荆棘在那个孩子胳膊上划出一道道血痕,虫子啃咬着他的身体,而他只是面无表情地拿掉扔到一边。

那个孩子大概终于到哪里休息了。三藏在突出一块的石头下面停下,正好可以避雨。他低头拔掉了一些杂草,正好可以让他们两个人坐下。

三藏掏出烟看着雨幕抽了起来。悟空觉得昏昏沉沉的,眼皮也开始打架。

“想睡的话就睡吧”。

然后就真的睡着了。因为感觉到饥饿而醒过来的时候发现三藏也靠着石头睡着了。

他摸进了三藏的袖子,是烟盒和打火机。打算认命的时候,突然听到了塑料的声音。

是一颗糖,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三藏带在身上,糖纸已经褪色,大概他已经忘了。

那种沉重的感觉消失了很多,他把那颗糖含在嘴里,又重新睡着了。

“一个人在这里吗?这座桥暂时修不好了,要不要先到我家里去?”

桥的确断了,但是那个孩子没有说话,只是转头准备绕远路过去。

三藏过去一直避免跟遇到的人交谈,善意的也好,不善的也好,都很麻烦。自己那副样子,大概就是他们说的可怜的样子吧。

那副样子,真的是……

刚才的人突然变成了妖怪的样子,然后那个孩子毫不犹豫的开枪,之后手却在发抖。

还在不停地走,即使小腿不停的传来疼痛,脚也已经失去了知觉。

他们终于看到了那个孩子的眼睛,却没有想象中的怯懦。

好像也不是什么那么难以面对的事情了。到现在为止,已经走过了那么多路。自己独自走过的,和这些人结伴走过的。大多都已经忘记是怎么走的了,连昨天走过的路都已经变得模糊起来。

但是,已经走过来了。

那个孩子的背影已经越来越远,但是已经不用再跟过去了。

“差不多该出来了吧”。

杀掉造成这一切的妖怪之后,悟空发现自己和三藏正站在旅店的门口。

三藏还是站着不动。

“三藏”。

“怎么了?”

“你是不是觉得腿疼?”

熟悉的扇子又落在了头顶。他却忍不住笑了出来。

褪色的糖纸还攥在他的手心,虽然已经变粘了,但是真的很甜。

浮生虚白
你也曾成为谁的太阳吗?

你也曾成为谁的太阳吗?

你也曾成为谁的太阳吗?

heyheyhey-Aki

【江华x陈浩民】《斗战圣佛》三空 UP主: 北京一位发烧友-Aki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53583691?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more&bbid=XY311053EE55B69BB1409ECA9B91D77BC84C8&ts=1568349393149

【江华x陈浩民】《斗战圣佛》三空 UP主: 北京一位发烧友-Aki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53583691?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more&bbid=XY311053EE55B69BB1409ECA9B91D77BC84C8&ts=1568349393149


heyheyhey-Aki

[江华×陈浩民]《未了》玄藏x悟空&段誉

[江华×陈浩民]《未了》玄藏x悟空&段誉 UP主: 北京一位发烧友-Aki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52661707?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more&bbid=XY311053EE55B69BB1409ECA9B91D77BC84C8&ts=1568349098033


二十年换你转世重生...

穿越轮回再寻你结伴同行...


---------------------------------


好多年没做视频了,但就是想拉个郎!

[江华×陈浩民]《未了》玄藏x悟空&段誉 UP主: 北京一位发烧友-Aki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52661707?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more&bbid=XY311053EE55B69BB1409ECA9B91D77BC84C8&ts=1568349098033


二十年换你转世重生...

穿越轮回再寻你结伴同行...


---------------------------------


好多年没做视频了,但就是想拉个郎!


混沌酸奶

【最游记】三空 烟花缘

久违的三空,久违的糖!


以下正文


“听说了吗,”悟空的耳朵动了动,路人的对话传入了他的耳中,“过几天城西边有祭典呢。”

听到这样的消息,少年小小的心里忍不住升起了一个愿望。

他才来到长安不久,还有很多,很多未知的东西可以挑起一个少年的好奇心。

“三藏,祭典是什么?”那天晚上,他抱着枕头趴在床上,看着依然坐在办公桌前处理公务的三藏,问道。

“嗯?就是人们庆祝集会的活动。”三藏这几天面对堆积如山的公文忙得焦头烂额,听到悟空的问题,又隔了许久,久到悟空不知道三藏会回答了,才终于出声道。悟空听寺院里僧侣说,好像是什么盛大的法事又和别的什么事情撞在了一起,身为三佛神的代理,又是庆云寺...

久违的三空,久违的糖!


以下正文


“听说了吗,”悟空的耳朵动了动,路人的对话传入了他的耳中,“过几天城西边有祭典呢。”

听到这样的消息,少年小小的心里忍不住升起了一个愿望。

他才来到长安不久,还有很多,很多未知的东西可以挑起一个少年的好奇心。

“三藏,祭典是什么?”那天晚上,他抱着枕头趴在床上,看着依然坐在办公桌前处理公务的三藏,问道。

“嗯?就是人们庆祝集会的活动。”三藏这几天面对堆积如山的公文忙得焦头烂额,听到悟空的问题,又隔了许久,久到悟空不知道三藏会回答了,才终于出声道。悟空听寺院里僧侣说,好像是什么盛大的法事又和别的什么事情撞在了一起,身为三佛神的代理,又是庆云寺的方丈,无论是佛事还是俗事都要兼顾,顿时倍感压力,连平日与悟空相处的时间都不得不缩减,就像现在这样,尽管回到了卧室,多半还是要通宵达旦的工作。

“那三藏,我能跟你去祭典玩吗?”悟空小声问,“下个周。”

三藏停下了手上动作,沉默了片刻,声音里带着些许冷漠:“那么想去的话,让悟净和八戒跟你去吧。”

“好吧……”吃了瘪的少年缩了缩下巴,转身背对着三藏躺下,“我睡觉了,三藏。”


城西河边的空地被清了出来,关于祭典的传闻越来越多,关于晚上盛大的烟火啦,关于即将出现在祭典上的小吃啦,还有那些可爱的小游戏,越来越多的传入悟空的耳中。少年越是期待,心中也越是失落。

三藏还是忙的脚不沾地,悟空忍不住想,如果自己能帮忙的话,是不是可以让三藏提前结束这些恼人的工作,跟自己去祭典看烟花呢?

但是当悟空把这个想法告诉三藏的时候,三藏的表情依然带着超负荷运动后的不耐烦,冲他挥了挥手:“真这么想去让八戒带你去不就好了。”

悟空有些不服气:“但是只要提前完成工作,三藏不也可以去玩吗?”

三藏冷哼一声,给自己点了一个烟,继续埋头于工作中。

最讨厌三藏了!悟空愤怒的跑出来寺院。


少年的情绪总是来得快去得也快,没一会,悟空已经趴在悟净家的餐桌上,沮丧的仿佛打了霜的黄瓜。

“怎么了?”一筐洗好的橘子摆在了悟空的面前,八戒的声音传来,“怎么没精打采可不像你哟。”

“因为啊,三藏他很过分啊!”悟空愤恨的拿过一个橘子来扒开丢进嘴里愤恨的咀嚼,把自己跟三藏的对话一五一十的告诉八戒和悟净两人。

“……我明明要好心帮他啊!结果三藏就这么冷漠。”激动的少年转眼又蔫了下去,沮丧地趴回桌子上,“三藏太过分了。”

旁听了全程的悟净和八戒两人交换了一个神色,八戒摸了摸悟空的脑袋开口道:“三藏没跟你说吧?”

“唉?”

“一周以后庆云寺有例行的法事,估计就算怎么提前处理好工作,作为最高僧的三藏也走不开吧?”

悟空的身子一僵,脸上越发的沮丧了起来。

“三藏就这个臭脾气。”悟净嗤笑一声,安慰道,“到时候就让那死和尚自己忙的死去活来吧。”

“可是!可是……”少年嗫嚅着,最终也没说出一个字。


到了晚上,三藏照例把工作搬进了卧室,与以往没有什么区别的安静在悟空眼中反而带着沉甸甸的负罪感,让人喘不过气来。然而对于悟空,却并不知道该如何将道歉的话说出口。他抱着被子越过缝隙偷偷看着三藏挺得笔直的背影。

“怎么了?”或许是因为自己的视线几乎实质,三藏停下了手里的书写,起身坐在床边,问道。

“我听八戒和悟净说了。”少年把脸埋进了被子里。

头顶传来青年僧侣含糊不清的鼻音算作回应。

“那个,乱发火是我不对啦……”悟空的声音越来越小,“三藏,对不起哦……”

露在被子外面的头顶传来温暖的触感,三藏手指穿过发丝,并没有过再多的动作,却莫名的让悟空安心了下来。

啊,三藏没有在生气啊。他忍不住这样想着。

“这么想去玩的话,就跟八戒和悟净去吧。”三藏低沉的声音传来,身边的床垫向下陷了一下,悟空抬头看去,发现三藏在自己的身边躺了下来。

“三藏?”他疑惑的叫道,工作没关系了吗?

仿佛猜到了悟空的疑惑,三藏闭着眼睛回答道:“已经做完了,睡吧,猴子。”

“才不是猴子呢。”他小声反驳道,在三藏的身边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抬头看向三藏,“三藏,你以前去过祭典吗?”

“嗯?没怎么去过。”三藏的回答相当干脆,翻身背对着悟空打断了少年的追问,“睡了。”


等到了一周后,祭典的当日,庆云寺果然举行的盛大的法事,悟空醒来的时候,三藏依旧不在卧室了,倒是床头放着一个信封,里面是三藏难得留给他的零花钱。至于白天,三藏忙得脚不沾地,甚至整个寺中都没有人有时间搭理悟空一下。

悟空躲在佛坛旁边的信众里悄悄看着三藏端坐其上,端庄又郑重,无论是达官贵人还是平民百姓,像潮水一样一波又是一波,一直到傍晚,都没有结束。

待到祭典快要开始的时候,八戒和悟净来找他。于是悟空就像跟三藏说的那样,和悟净八戒一起去玩。城西的祭典同样盛大,沿街的小吃摊上飘来诱人的香气,沿路扯起的彩灯把河边照耀的宛如白昼,到了河边,还有各种五光十色有趣的小游戏。

祭典真的很有趣呀。悟空心想,然而却总也空落落的,仿佛缺了一块那般。

不知道三藏现在忙完了没有啊。悟空看着街边繁华热闹的景色,脑子里却漫不经心的想着庆云寺的事情。

人潮涌动,开始突然向着空旷的河边涌去。悟空的脚步却渐渐停了下来。

“怎么悟空?不快点走的话会找不到好位置哟?”八戒回头疑惑的问。

要是能跟三藏一起来就好了。这样的失落,怎么也挥之不去。

“那个!”悟空忍不住叫住了两人。


穿过来时祭典的集市,然后是入夜后寂静的街道,上山弯弯曲曲的台阶,悟空飞奔着。到底是为什么?让他这么想要回到三藏的身边。

当悟空气喘吁吁的推开卧室的门的时候,三藏正坐在椅子上休息,连身上那身为了法事特意换上的复杂法衣都没有换下,看到悟空的出现,脸上露出些许惊讶。

“因为有点担心,”悟空挠着脸颊,别开了头,“我就先跑回来了。”

“不想看烟花?”

“嗯……没有。”悟空失落的低下头,“不过明年也是可以看到的对吧?我果然还是想跟三藏一起看啊。”

卧室里陷入了有些尴尬的沉默之中。片刻之后,悟空仿佛听见三藏长叹了一口气,起身走到了书橱前,翻箱倒柜的找出了什么,递给了悟空。

“三藏,这是什么?”悟空看着那一袋细细的像绳子一样东西,问道。

“跟烟花差不多的东西,拿出去放吧。”三藏说道。

最后,在山寺寂静的后院里,三藏坐在走廊上,一面抽烟,一面看着悟空拿着三藏的打火机点燃了一根又一根的仙女棒,听悟空把自己在祭典看到的那些有趣的新鲜玩意尽数说给自己听。

细长的线的一端垂落着星星点点明暗不断的花火,就像流星一样久久停留在悟空的瞳仁之中。


——


几年以后,一行四人旅行途中的某个小镇上。

“啊,八戒快看,窗户这边可以看到烟花哦。”悟空趴在窗口向外张望。

“啊,真的。”八戒和悟净纷纷凑过去,“好可惜啊,明明这个小镇难得有祭典可以玩,结果某人却病倒了。”怜悯的目光纷纷落在在床上拿热毛巾盖在眼皮上,倒头昏睡的某人。

“闭嘴,吵死了你们。”金发的僧侣发出在暴怒边缘的低吼,“这么想去就赶紧滚出去。”

“那可不行吧,怎么也说也得照顾病患才行。”八戒耸耸肩膀。

悟空看着天边转瞬即灭盛大的光和色彩,突然想起来庆云寺后院那单调的白色的花火,不由得笑出来声。

“笑什么呢?”

面对三藏的问话,他再度把目光移向天边,说道:“只是想三藏真的没什么烟花缘啊。”

—end—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小施主

狗血替身梗

三空真的太好吃了

狗血替身梗

三空真的太好吃了

煊❀

【三空】忆

※是三空。

※文笔渣。

※ooc归我。

※长短不知?

※不知在写什么,混乱。


【三空】忆


时间飘渺。


她从来不曾等过谁。


五百年。

却漏掉了他。

五百年前,五百年后。




在天庭,一直有着一件无法忘记的事情。


五百年前。


亮金色的眸子没有一丝感情,殷红的鲜血随意的撒在地上,与红色的毛毯交融。

世界是静悄悄的。

每一位神仙都不曾说话。


害怕,恐惧。


他们亲眼看见自己的同伴在顷刻间灰飞烟灭,大概是连魂魄都消散于这世间了。

只能看着小小的少年,身体中却又蕴含着毁天灭地的力量,杀戮着。


要跑,要逃离这里。


每个人都这样想着。


“喂!你们在干什么!快过...

※是三空。

※文笔渣。

※ooc归我。

※长短不知?

※不知在写什么,混乱。


【三空】忆


时间飘渺。


她从来不曾等过谁。


五百年。

却漏掉了他。

五百年前,五百年后。




在天庭,一直有着一件无法忘记的事情。


五百年前。


亮金色的眸子没有一丝感情,殷红的鲜血随意的撒在地上,与红色的毛毯交融。

世界是静悄悄的。

每一位神仙都不曾说话。


害怕,恐惧。


他们亲眼看见自己的同伴在顷刻间灰飞烟灭,大概是连魂魄都消散于这世间了。

只能看着小小的少年,身体中却又蕴含着毁天灭地的力量,杀戮着。


要跑,要逃离这里。


每个人都这样想着。


“喂!你们在干什么!快过来保护我!”李塔天看着少年一步步向自己走来,每一步,都想走在自己的心上。恐惧着,呐喊着。

看着他向自己扑来,毫不在乎的把怀中早已昏迷的“儿子”扔了过去。

“啊!”

少年推开被扔过来的人,跑向男人,毫不留情伸向男人的眼球,狠狠地扯下,听着他痛呼着。


当观音到达时,看到的就是这番景象。

拦住想要冲上前去的三人。

“你们打不过他的,交给我吧。”

她听见自己的侄子金蝉问自己,怎样可以再次给那个失控的少年带上妖力控制装置。

啊。

他真的变了。

“为什么要那么蛮烦,直接让他消失不就好了。”

她成功地看到了金蝉眼中的愤怒。

“不行。”

“哼。你确定了吗,不后悔。”你,真的可以成为他的太阳吗。

“当然。”


她看着三人带走了被自己打到昏迷的少年,看着四人记下承诺,一定要一起看到下界的樱花,看着三人一个个渐渐离去,最后,只剩下少年一人。


观音知道。

少年总有恢复记忆的一天。

从她有了一个私心,没有抹掉少年的名字那一刻开始,就知道了。


五百年。


对于她们来说,不过几百天。

但对于下界,是漫长的。

而且只有少年一人。

漫长,孤独。

侵蚀着少年的内心。


我是谁,这是哪,我为什么会在这?

刚刚清醒,造成了短暂的失忆,但回过神来却发现,自己的脑海中,只有一个名字,是自己的名字。


悟空。


时间在这里停止。

只有一个人。


如果这里是深深的地底,我就不会向往太阳;如果这里是深深的地底,我就不必知道什么是自由和孤独了。


五百年后。


不知道是哪一天,太阳洒在牢笼外,点缀着世界。

是谁。

金色的头发,亮晶晶的,真好看,就像太阳一样。

太阳向我伸出了手,这一刻,静止的时间,再一次流动了。


玄奘三藏。

是太阳的名字。


兀自不一_

梦呓

本来以为,像这样无忧无虑,脸上一直挂着超大笑容的笨蛋猴子,是不会做噩梦的才对。


悟空的体温明明很高,但他本人却不自知似的怕冷。


撒娇的小动物实在是要命。千求万求之下,实在抵抗不了那双金色的懵懂的眼,三藏还是无奈答应了小动物一起睡觉的要求。


啊啊,反正冬天与这小家伙一起睡也不会太冷就是了。

午夜时分,被子里有窸窸窣窣的声音,像是有人在翻身什么的。三藏本就浅眠,忍无可忍地起身,想狠狠教训不安分的笨蛋猴子,却借着过分明亮的月光看到了以往从不知道的景象。


——那个家伙,明明只是个笨蛋猴子而已。小小的身躯蜷缩着,不住地抖动,努力把自己缩成一团,似乎想借此汲取更多的温度。...


本来以为,像这样无忧无虑,脸上一直挂着超大笑容的笨蛋猴子,是不会做噩梦的才对。


悟空的体温明明很高,但他本人却不自知似的怕冷。


撒娇的小动物实在是要命。千求万求之下,实在抵抗不了那双金色的懵懂的眼,三藏还是无奈答应了小动物一起睡觉的要求。


啊啊,反正冬天与这小家伙一起睡也不会太冷就是了。

午夜时分,被子里有窸窸窣窣的声音,像是有人在翻身什么的。三藏本就浅眠,忍无可忍地起身,想狠狠教训不安分的笨蛋猴子,却借着过分明亮的月光看到了以往从不知道的景象。


——那个家伙,明明只是个笨蛋猴子而已。小小的身躯蜷缩着,不住地抖动,努力把自己缩成一团,似乎想借此汲取更多的温度。


“喂,悟空......”


刚想说点什么,悟空动作之间把原本闷着的脸露了出来,上面却还挂着未干的泪痕。


而他的声音轻似叹息,飘散于风,如秋意无情收割盛夏。


「金...蝉......。」


所以说...金蝉...这家伙,到底是谁啊。

笨猴子。



🍋毛线帽旗航店😈
来一次清清凉凉的夏日泄愤排球?...

来一次清清凉凉的夏日泄愤排球??!

来一次清清凉凉的夏日泄愤排球??!

一只懒懒的夏君

放张Q版三藏、悟空阵楼

P2是参考骨架画出来的图,有向@群青渐染  太太借用的尾巴梗

P3是原骨架

我怕不是个色盲,衣服颜色涂起来怪怪的(´_ゝ`)
所以只好靠滤镜拯救一切(?
明明是照着骨架画出来的图为啥感觉还是崩了இдஇ

⬇留言收太太的文连结ヽ(´∀`)ノ吹爆💕

放张Q版三藏、悟空阵楼

P2是参考骨架画出来的图,有向@群青渐染  太太借用的尾巴梗

P3是原骨架

我怕不是个色盲,衣服颜色涂起来怪怪的(´_ゝ`)
所以只好靠滤镜拯救一切(?
明明是照着骨架画出来的图为啥感觉还是崩了இдஇ

⬇留言收太太的文连结ヽ(´∀`)ノ吹爆💕

一只懒懒的夏君

最近买了趴娃,拍了很多有趣的照片🤣🤣
带着俩只一起补番中(ˊ•ω•ˋ)

#私心 tag cp

最近买了趴娃,拍了很多有趣的照片🤣🤣
带着俩只一起补番中(ˊ•ω•ˋ)

#私心 tag cp

呵呵

我是魔鬼😂😂😂

被老师知道了,会不会打我啊😂

我是魔鬼😂😂😂

被老师知道了,会不会打我啊😂

鬼鬼鬼啾

最近的~端午的图挣扎了好几天还是发上来叭(虽然已经过了╥﹏╥

最近的~端午的图挣扎了好几天还是发上来叭(虽然已经过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