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上杉绘梨衣

34537浏览    508参与
寂遐老攻
小怪兽。超可爱。

小怪兽。超可爱。

小怪兽。超可爱。

Sorrowº

关于中秋

日本虽然没有中秋节,但是月亮却是一样圆圆的悬在头顶。

夜晚是同一个夜晚,月亮是同一个月亮,可是人却不在故乡了。

路明非想到这里,心里竟然也有一些酸楚,是啊,在那个地方,他或许过的并不如意,也并没有很好的人缘,但那无论如何都是自己的故乡。

“sakura在看什么?”

不谙世事的绘梨衣自然是不懂路明非的心思,她只是好奇路明非为什么要盯着天上看,即使今晚的月亮很亮很大,但是这样的月亮即使是她也不是第一次见到了。

“月亮啊,绘梨衣,你看它多漂亮”

“以前sakura怎么不看?”

绘梨衣还是很疑惑

“因为今个在sakura的故乡是很特别的日子啊”

“今个?”

“哈哈哈”路明非看她一脸疑惑不禁笑出声来“那是sakura的...


日本虽然没有中秋节,但是月亮却是一样圆圆的悬在头顶。

夜晚是同一个夜晚,月亮是同一个月亮,可是人却不在故乡了。

路明非想到这里,心里竟然也有一些酸楚,是啊,在那个地方,他或许过的并不如意,也并没有很好的人缘,但那无论如何都是自己的故乡。

“sakura在看什么?”

不谙世事的绘梨衣自然是不懂路明非的心思,她只是好奇路明非为什么要盯着天上看,即使今晚的月亮很亮很大,但是这样的月亮即使是她也不是第一次见到了。

“月亮啊,绘梨衣,你看它多漂亮”

“以前sakura怎么不看?”

绘梨衣还是很疑惑

“因为今个在sakura的故乡是很特别的日子啊”

“今个?”

“哈哈哈”路明非看她一脸疑惑不禁笑出声来“那是sakura的家乡话,意思就是今天”

绘梨衣摇了摇头

“为什么是今天?”

“因为今天的月亮特别的大啊……”

“所以今天是给月亮过节喽?”

被她这么一问,路明非也不知道怎么说好了,到底是因为月亮人们才过节,还是因为人们过节月亮才圆呢?

“不,不是的,今天是和家人团圆的日子,月亮也是因为这个才会变圆”路明非尽可能的给她对这个世界留下温柔的印象。

“嗯……”绘梨衣低下头

路明非觉得她可能是想家了,毕竟从源氏重工出来那么就,除了家族会议都没有回去过。加上自己刚刚的解释,很难让人不想家。

“想家了吗,绘梨衣?”

“sakura想家吗?”

被反问了一道,路明非也很惊奇,不过哄好绘梨衣才是最重要的。

“不想,绘梨衣就是我的家人,有绘梨衣在,这里就是我的家,所以我不用想家”

路明非虽然说的时候有一些小窘迫,但还是大大方方的说出来了。

因为这是事实。

“那绘梨衣也不想!”

绘梨衣咬着嘴唇说。

“那如果sakura说想家呢”

“那……绘梨衣也不想!”

“sakura说的想家,意思是想绘梨衣哦,毕竟咱们家就咱俩嘛”

“那……绘梨衣也想sakura……”

两人就这么你一言我一语的聊着,女孩看起来很被动,男孩看起来很羞涩。

是啊,有你在的地方,哪里都是家。


“绘梨衣”

“嗯?sakura?”

“今晚月色真美啊”

“是啊,好大好圆好温柔啊……”


寻夜的荧

十五.【路绘】龙族同人路明非&上杉绘梨衣

 

【另一种结局】

 

Part15.迪士尼乐园(上)

 

        路明非觉得今天真是个好日子。

  ...

十五.【路绘】龙族同人路明非&上杉绘梨衣

 

【另一种结局】

 

Part15.迪士尼乐园(上)

 

        路明非觉得今天真是个好日子。

       不仅阳光明媚晴空万里,还有一位美女陪着。

       不对,是自己在陪美女。

       和煦的阳光包裹着绘梨衣,她像一位未染尘埃的公主。高跟鞋踩在地上的声音完美地不可理喻。哒哒的脚步声不仅踩在地上,也哒哒地踏在路明非的心上。路明非觉得自己现在就像一个小池塘,而绘梨衣正在不停地往他这个小池塘扔小石子,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荡开的小涟漪都要掀起大浪了。

       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女孩子?!路明非心里呐喊。

       仲春未完初夏将至,这是日本最美的时候,樱花绽放,黑金枪鱼肥美。

       这也是一个从未自由自在地到外面世界的女孩最幸福的时刻。

       这里是亚洲第一乐园,快乐的嬉闹声随处都听得到。来自世界各地的情侣们大把地撒着狗粮,也有带着自家小孩来体验童话世界的父母们。

       初夏的空气像被甜甜的蜂蜜浸泡过一般,所有人都携带着美好无暇的心情。

       路明非也一样。

       他在前面走着,绘梨衣在后面跟着。但他总是害怕身后的这个女孩会被拥挤的人流挤到不知什么地方,所以路明非一步三回头来确定绘梨衣是否跟紧。

       轻盈的脚步声在嘈杂的人群中不仅没有被吞没,反而一步步切切实实地映在路明非的心上。绘梨衣像颗磁石紧紧地追随着路明非。

       可把自己比作磁铁也太自负了。要说的话,绘梨衣是才是带着超强吸引力的大磁铁。

       绘梨衣不会像普通的女孩子那样撒娇,说“我想去那里玩,你陪我去嘛”之类的话,她只是在路明非后面静静地跟着,用好奇的眼神注视着周围奇妙巨大的世界。

     “我去买个饮料吧。你还是要喝橙汁吗?”路明非问绘梨衣。

       他想起了当初绘梨衣让他在周围都是死侍的自动贩售机那买新垣结衣代言的橙汁饮料。女孩子喜欢的口味是一定要记住的!

       绘梨衣点了点头,没有表示反对。

    “那我去排队,你在这里等我。”路明非希望不要自己一走开,她就不见了。

       绘梨衣还是点了点头。

       路明非只好暂且相信绘梨衣的定力,不会被眼前五彩缤纷绚丽夺目的景色啊人物啊给勾搭走了。

       在排队的时候,路明非有好几次想冲出队伍确定绘梨衣位置的冲动。虽然只排了十分钟的队,但路明非觉得自己等得都要发芽了。

       终于平安拿回两杯橙汁。路明非急忙走回到刚才约定好的地方,绘梨衣就站在在穿梭的人群中,看着路明非走来。

       想象一下,你去帮美少女买饮料,她非常听话在原地等你,而且只是在等你一个人。

       想来也足够让路明非这颗蠢蠢欲动的少男心扑通扑通地跳。

    “久等了。”路明非递给绘梨衣橙汁。

       绘梨衣接过橙汁,无意间碰到了路明非的手。他感受到绘梨衣似乎颤了一下。

       他们边走边喝,路明非早就喝完了,她小口地抿着,那样子真是太太太太可爱了!

     “我靠我要是再看这位美少女喝橙汁我就把眼睛挖了。”路明非咆哮。

       路明非慢慢等绘梨衣喝完,他们到现在还没开始任何一项游乐活动。

       就这样安静地走呀走呀,周围的人也越来越多。可路明非却没有感到一丝烦躁,可能是跟美女待久了连心情都变好了。

       路明非有几次想伸手拉住绘梨衣,可胆小自卑的心却不敢靠近。

       终于绘梨衣把喝完的杯子扔进了垃圾桶。

    “你想去玩什么?”路明非终于下定决心放弃牵手,转头问绘梨衣。

       绘梨衣眨了眨眼睛,喜悦的浪花在暗红色的眼睛跳动。她稍歪着头,指了指不远处的灰姑娘城堡,动了动嘴,但没发出一点声音。

       路明非以人生中最快的脑回路反应,绘梨衣说的是“想去那里玩”。

       没想到居然什么也没开始玩就走到了乐园的中心。

       东京迪士尼的灰姑娘城堡是奥兰多迪士尼城堡的一个复制品。这座城堡塔顶的蓝色和佛州版本不同,而且表面的白石头也有深粉色。城堡的门口,来往的游客争着想要和穿着天蓝色长裙的公主合影留念。

       可就算这里的公主怎么再温柔贤惠端庄漂亮,也不及路明非身边的这位。路明非顿时觉得自己可以骄傲地翘鼻子了。

    “好!我们现在就去玩。”路明非点头答应。他顺手就牵住了绘梨衣,带着她穿过拥挤的人流。路明非感觉绘梨衣主动地握住了他,手掌微微渗出的汗刺激着他手上的每个细胞。

       靠!我怎么又不自觉地牵美女的手了!

       路明非觉得自己真的要上个天来表示自己内心无法控制的激动。

       经过一系列VIP的神奇操作,他和绘梨衣这个小公主顺利地进入了这座巨大的城堡。

       突然从过道里走出一个穿着奇形怪状衣服的工作人员,绘梨衣被他的出现吓到了。一瞬间呆在原地,脸颊通红,死死地盯住眼前这个不明物体。她像只受惊的猫,时时刻刻做好了防御和攻击的准备。

       而扮演怪物的工作人员似乎没有意识到自己把绘梨衣吓到了,反而还摇摇手对她笑。路明非生怕绘梨衣由于进一步的被吓而释放言灵。

       他一个箭步跨到绘梨衣旁边,挡在她的前面,将绘梨衣的视线挡住了。

   “别怕,那只是人假扮的。”路明非用自己最温柔的语气对绘梨衣说。

       绘梨衣抬眼看着路明非的眼睛,暗藏着惊恐的眼神渐渐地恢复了平静。她点了点头。

   “要是真的有怪物,我会保护你的。”路明非说完这句话就开始后悔。

       我他妈能保住自己就不错了,还有哪来的能力来保护她?要说被保护的对象,不是绘梨衣而是路明非才对吧。

       绘梨衣点点头,她的手还是抓着白色的裙边。

       小白兔一样甜蜜可人的女孩在你面前,你怎么能什么事都不做呢?

       路明非脑袋一热,抱住了绘梨衣。

       不是对当初对这枚人形兵器的怜悯,而是真正对一个女孩的——

       

        爱。

       这是爱吗?路明非自己也不知道。

       但是轻轻地抱着她,就像拥有了全世界。

       什么狗屁血统,什么垃圾规则,在老子眼里,这个女孩子就是人间至宝,人生瑰宝!谁也别想打她主意,谁也别想欺负她!要是有哪个不长眼的,我…我就咬死他!

       怀里女孩子柔软的身体,带着清香的味道。路明非觉得自己已经可以呈自动螺旋桨上升式飞天死而无憾了。

       大概抱了五秒钟之后,路明非觉得自己的脸红得一定可以和正午的太阳媲美。

       太尼玛尴尬了。

       他慢慢地放开了绘梨衣,带开了盖住绘梨衣耳朵的发丝。

       就一瞬间,他看到绯红漫上绘梨衣的耳根。

       她从包包里拿出写字用的小本子,“我想吃冰淇淋。”

       你怎么突然又想吃东西了呢?话说这里还没玩完耶姐姐。

    “好好,我们这就出去,我给你买冰淇淋。”路明非觉得还是要伺候好这位公主殿下。

       他们曲曲折折绕来绕去终于从出口走了出来呼吸到外面的空气。

       流动冰淇淋车上的铜铃随着车子的前进叮叮当当地响,淹没在过于嘈杂的人声之中。

       路明非把绘梨衣安置在休息处的的一把长椅上。

    “这里好大。”绘梨衣写在小本子上给路明非看。

    “是呀。所以我去给你买冰淇淋的时候你千万不要乱走。”

       绘梨衣看着路明非的眼睛,然后在小本子上写:“嗯。我听Sakura的。”

        路明非此刻真想再抱一次公主殿下,怎么会有这么乖巧的女孩子?!“你坐在这里等我,我马上回来。”路明非转身去买冰淇淋。

       绘梨衣抿抿嘴,露出了一个不起眼的微笑。

       可流动冰淇淋车摇晃着铜铃越跑越远,路明非赶紧跑去追。等到路明非追上它时,几乎快有五百米了。路明非一头大汗地拿着一个草莓甜筒跑回和绘梨衣分开的地方,只见人流的缝隙中,绘梨衣老老实实地坐在长椅上,双手交叠放在膝盖上,风来裙摆和发梢飞动,好像是出自某部动漫的少女手办。

    “给你。”

       未融化的草莓甜筒散发着甜甜的气息,最适合配粉粉嫩嫩的少女。奶油混合冰晶,冰晶附着草莓,像一束不会消失的光。

       果然女孩子都喜欢这种少女心爆棚的东西。绘梨衣拿着草莓甜筒,仔仔细细从上到下从左到右观察了十秒钟,才决定下口。

       第一口咬了最上面的草莓。

       附带着草莓奶油的香味,少女的嘴角微微上扬。阳光在果冻般的唇上跳跃,让人离不开眼。

       路明非是凡夫俗子,更抵挡不住天使美好的容颜,只好向右撇头假装不看她,可眼珠子总是往绘梨衣的嘴上瞥。

       路明非带着绘梨衣边吃边逛,绘梨衣顺便拿走了各个景点的宣传页。她把东京所有景点的宣传页都看了一遍,然后把浅草寺、皇居、明治神宫这类有品位的景点全都扔进了垃圾桶,留下各种商业街、各种游乐场……还有歌舞伎町的色情宣传页。看来翘家少女喜欢五光十色的地方,不喜欢有气质有格调的地方。

       绘梨衣想要体验成人社会的无聊和放纵。去浅草寺求签什么的丝毫不吸引她。

       听说在迪士尼乐园里,每个区域都有一个叫Smllitizers的装置,能够配合该区域释放出不同的味道。

       绘梨衣拉了拉路明非的衣服,指了指前面的“加勒比海盗”,意思就是我想玩这个。

       现在闻一闻,加勒比海盗周围有一股柑橘味儿。

       路明非看“加勒比海盗”宣传页——头顶穿梭的炮弹、四处飞溅的水花、交战海盗的怒吼,无论游玩过多少次,都感觉如同第一次,这就是“加勒比海盗”。旅途中,迪士尼电影《加勒比海盗》中的杰克船长及其他个性十足的人物都将陆续登场。惟有体验过这个集想象力和创造力于一体的精彩项目,才有资格谈论冒险世界的精彩。

       甜甜的少女不应该喜欢摩天轮啊旋转木马之类的吗?!你怎么会想玩“加勒比海盗”呢?

       为了满足绘梨衣,路明非带着绘梨衣玩了无数个惊险刺激的游戏。

       人造洞穴里昏黄的灯光,周围强烈的恐怖音效,渲染出了惊心动魄的气氛。和他们一起同坐一艘船的女孩子们尖叫连连,而绘梨衣则相当安静,只是左看看右看看一点都不怕的样子。

       怕不是绘梨衣真的相信路明非说要保护她的鬼话了。路明非现在非常想把说这句话的自己给打死。

       到中午了,路明非的肚子开始咕咕咕地叫。可公主殿下还没说饿,自己哪能去买东西吃呢?

    “咕~~”绘梨衣的肚子好像叫了一下。

       路明非两眼放光,“绘梨衣小姐,你饿了吗?我带你去吃午饭。”

       绘梨衣在小本子上写:“嗯。”然后又在小本子上写:“我想去那里吃。”她指了指十几米开外的“キャンプ・ウッドチャック・キッチン”(土拨鼠营地厨房),那里卖的是汉堡三明治之类的西式快餐。

       绘梨衣在菜单上刷刷刷地勾了几个选项——“披萨饼×3、霸王装的可乐×2、炸洋葱圈、炸薯条和炸鸡翅×n”。

       路明非心疼自己的钱包,我还是先饿着吧。再说我的姑奶奶,您什么胃口啊这么多吃得下吗?要是吃不下分我一点可以吗?

       事实证明,这个女孩子的胃是无限大的。绘梨衣一个人就吃完了她点的全部。路明非摸摸自己饿扁的肚子,还是先安心伺候公主殿下吧。

抱歉这次拖更这么久QWQ

(没有去东京迪士尼玩过的我查了很多资料来写,其中的各种BUG希望能体谅一下QAQ)

稚暮

关于龙族磕的cp

本命楚夏!!!我吹爆楚师兄小龙女啊啊啊!

叶胜亚纪虽然炮灰但是莫名其妙感人!这对我爱了!!!

其实如果苏茜能和兰斯洛特在一起就好了嘤嘤嘤!!!

还有稚女和小暮,我的女孩啊啊啊!!

还有我为什么眼光那么独特喜欢乌鸦和樱,源稚生和绘梨衣???!

我这辈子就是个北极圈女孩的命呜呜呜!

本命楚夏!!!我吹爆楚师兄小龙女啊啊啊!

叶胜亚纪虽然炮灰但是莫名其妙感人!这对我爱了!!!

其实如果苏茜能和兰斯洛特在一起就好了嘤嘤嘤!!!

还有稚女和小暮,我的女孩啊啊啊!!

还有我为什么眼光那么独特喜欢乌鸦和樱,源稚生和绘梨衣???!

我这辈子就是个北极圈女孩的命呜呜呜!

星星王子

半夜睡不着摸个鱼 结果憨批舍友和老贼杀我

         路明非想,她要是没有遇到他就好了,遇到的不是他就好了,他们之间的缘分不过是一场被人精心设计的相遇,一场被人雕琢矫饰的旅行,一场被人预料放任的葬礼。
        一切悲剧的根源在于他,懦弱犹豫,自欺欺人的压根就没有把那个女孩的心意当回事,所以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依旧会选择龟缩在地下酒窖,放任那个女孩念着他的名字,绝望的,惊惧的,孤零零的,以一个并不好看的样子,沉睡在阳光怎么也照不到的红井...

半夜睡不着摸个鱼 结果憨批舍友和老贼杀我

         路明非想,她要是没有遇到他就好了,遇到的不是他就好了,他们之间的缘分不过是一场被人精心设计的相遇,一场被人雕琢矫饰的旅行,一场被人预料放任的葬礼。
        一切悲剧的根源在于他,懦弱犹豫,自欺欺人的压根就没有把那个女孩的心意当回事,所以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依旧会选择龟缩在地下酒窖,放任那个女孩念着他的名字,绝望的,惊惧的,孤零零的,以一个并不好看的样子,沉睡在阳光怎么也照不到的红井里。

今天也是罂粟花.jpg

夏北堂

【路明非×绘梨衣】孤岛

▪cp:路绘

▪时间线为龙三结束到龙四开始之间

▪ooc致歉,缓更

(这章十分短小(捂脸))

▪大家开学快乐

chapter.3

“001。”冷冷的命令在整栋楼里被无限放大。

绘梨衣默默地将小本子收起,放在角落。纵然页面已泛黄,绘梨衣依旧把它当成宝物一般好好收藏着,收藏着她不愿忘却的回忆。

那对早已失神的眸子望向铁门,等待着滚轮声。

“机能测试,通过。”

“精神力测试,通过。”

...

“血统测试,通过。”

最后一点绿光亮起,绘梨衣身上的细管被依次拔下。熟悉的滚轮声响起,将她推向那间小铁屋。绘梨衣麻木地阖上眼。

“喂!!劫机啦?!”

听到背后传来一声咆哮,路明非头...

▪cp:路绘

▪时间线为龙三结束到龙四开始之间

▪ooc致歉,缓更

(这章十分短小(捂脸))

▪大家开学快乐
























chapter.3

“001。”冷冷的命令在整栋楼里被无限放大。

绘梨衣默默地将小本子收起,放在角落。纵然页面已泛黄,绘梨衣依旧把它当成宝物一般好好收藏着,收藏着她不愿忘却的回忆。

那对早已失神的眸子望向铁门,等待着滚轮声。


“机能测试,通过。”

“精神力测试,通过。”

...

“血统测试,通过。”

最后一点绿光亮起,绘梨衣身上的细管被依次拔下。熟悉的滚轮声响起,将她推向那间小铁屋。绘梨衣麻木地阖上眼。






“喂!!劫机啦?!”

听到背后传来一声咆哮,路明非头也不回地跳上了直升机,摸出从装备部部长身上顺来的钥匙,开始启动。

装备部副部长跑了十几步,干脆也不跑了,双手叉腰,开始欣赏这个成品的第一次启动。路明非回头瞟了一眼,看到那人嘴巴动了几下,螺旋桨的声音将它掩盖了。算了,应该不是什么重要的事,路明非绑好安全带,慢慢熟悉手柄。

“啧,”眼看追不回来了,副部长一边往回走,一边自言自语,还带着莫名的笑声,全身套着隔离服,活像一条直立行走的蛆,“这次新成品的反响应该还是不错的,等路主席活着回来后再问问手感,手柄什么的小部件都可以当成炸弹用啊我们真是天才...”

已身在高空的路明非突然感到后颈传来一阵寒意。




太顺利了。

路明非心中隐隐有些不安。玻璃窗外只有螺旋桨的声音。幸得路明非经历了尼伯龙根计划的洗礼,否则在直升机刚腾飞时他就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了,毕竟以前开飞机这种事情都是凯撒或者楚师兄来做的,他只要负责活跃气氛就可以了。太不正常了,路明非叹了口气,这顺利的计划根本不符合他的幸运值啊!

高空的风更加肆意,即便有玻璃的阻挡,路明非仍能感受到外界铺天盖地的寒气,他靠近窗玻璃,俯视着人类的城市,仿佛那是另一个世界。

“哥哥。”

路明非心里一惊,扭头看去,却并未发现那个小魔鬼。反倒是直升机上的通讯器响了起来。路明非犹豫了几秒,才点开接通键。通讯器那头只有电流发出的“沙沙”声,路明非耐心等着,并不开口。这个突然的通信过于诡异,校方不可能知道这件事。

过了一阵,一个清冷的电子音夹杂在电流声中,只说了一句话便掐断了通讯,但这足以让路明非毛骨悚然,她说:

“祝您旅途愉快,Richardo.M.路。”






【TBC】

是阿池啊
“几个月前的一个下午,有个穿洛...

“几个月前的一个下午,有个穿洛丽塔裙子的女孩来店里找Sakura,但是小樱花不在,店员就带她来找我。”

“那是个很漂亮的女孩,但不会说话。她说她要找Sakura,我说店里的规矩,只有在营业时间牛郎才能跟客人见面,私下约会是不允许的。她显得很高兴,她说Sakura在这里就好,下次营业时间她再来。我说你那么喜欢Sakura就记得买花票支持他留下来,她问我说多少花票能让Sakura留下来,我说八百张,她说她没有那么多现金,但她可以给我一张支票,让我悄悄地去银行兑,不要让她哥哥知道。真没想到那种呆呆的少女会有支票本,她一口气签下了一亿日圆给我,没想到是蛇岐八家的支票。她真的很想把Sakura留下来吧...

“几个月前的一个下午,有个穿洛丽塔裙子的女孩来店里找Sakura,但是小樱花不在,店员就带她来找我。”

“那是个很漂亮的女孩,但不会说话。她说她要找Sakura,我说店里的规矩,只有在营业时间牛郎才能跟客人见面,私下约会是不允许的。她显得很高兴,她说Sakura在这里就好,下次营业时间她再来。我说你那么喜欢Sakura就记得买花票支持他留下来,她问我说多少花票能让Sakura留下来,我说八百张,她说她没有那么多现金,但她可以给我一张支票,让我悄悄地去银行兑,不要让她哥哥知道。真没想到那种呆呆的少女会有支票本,她一口气签下了一亿日圆给我,没想到是蛇岐八家的支票。她真的很想把Sakura留下来吧?”

裙子是私设  胡乱摸个鱼 比起巫女服还是更喜欢洛丽塔裙子啊

顾汐凉.

试图捏个小怪兽
捏人软件是微信小程序 捏她
“我们都是小怪兽,迟早有一天会被正义的奥特曼杀死。”

试图捏个小怪兽
捏人软件是微信小程序 捏她
“我们都是小怪兽,迟早有一天会被正义的奥特曼杀死。”

Raconteur.

         希望日本之行结束回到了学院的时候已经和绘梨衣成为了好朋友,我就可以经常买些上新的裙子衣服给她寄过去。

          给她寄了好多好多。她哥会说:又有东西了?她就抱着快递盒子说是姐姐寄的。然后她跪坐下来拆起包裹来,把折叠的裙子打开比在身上转过身来给哥哥看,脸上挂着小孩子一样的纯粹的笑容。

—————— 分 割 线 ————————

是一点碎碎念,最近发现绘梨衣收露肩裙会加260好感以后想到的。

小...

         希望日本之行结束回到了学院的时候已经和绘梨衣成为了好朋友,我就可以经常买些上新的裙子衣服给她寄过去。

          给她寄了好多好多。她哥会说:又有东西了?她就抱着快递盒子说是姐姐寄的。然后她跪坐下来拆起包裹来,把折叠的裙子打开比在身上转过身来给哥哥看,脸上挂着小孩子一样的纯粹的笑容。

















—————— 分 割 线 ————————



是一点碎碎念,最近发现绘梨衣收露肩裙会加260好感以后想到的。

小怪兽太令人心疼了,想作为朋友为她弥补一些她缺失的东西,





小怪兽也只是一个女孩子而已。

清明上河

那是如猫一样的女孩……


……“我们都是小怪兽,总有一天会被正义的奥特曼杀死。”


是啊,但小怪兽也有小怪兽的朋友,孤独的小怪兽们害怕的靠在一起,如果有奥特曼来杀你,我就帮你打败他。


你答应了,但你没有做到。


——记《龙族》上杉绘梨衣

那是如猫一样的女孩……



……“我们都是小怪兽,总有一天会被正义的奥特曼杀死。”



是啊,但小怪兽也有小怪兽的朋友,孤独的小怪兽们害怕的靠在一起,如果有奥特曼来杀你,我就帮你打败他。



你答应了,但你没有做到。



——记《龙族》上杉绘梨衣

Sorrowº

【路绘】关于婚服

在路明非家的公寓和离他们家最近的便利店的必经之路上开着一家专门拍结婚照的照相馆,像这样的照相馆橱窗里都会摆放着几套漂亮的婚服用来吸引目光。

路明非每每走过这里都会向橱窗里看一看,虽然他短时间内并没有和小怪兽结婚的计划,不过憧憬一下还是难免的,看着橱窗里或洁白或深黑的婚服,他总是会想起小怪兽。

这件小怪兽穿着应该很合适,他边走路边想着,说起来小怪兽应该穿怎样的婚服呢?

她的个头比一般的日本女孩来说很高挑,但是气质高贵,性格温和,穿白无垢或许很合适。那样的话婚礼就要办一个日式的婚礼……明治神宫或许是个好地方,老大好像也准备去那里来着……

想到明治神宫,他就又了想起天朝的宫殿,顿时觉得明治神宫不过如此。

接...

在路明非家的公寓和离他们家最近的便利店的必经之路上开着一家专门拍结婚照的照相馆,像这样的照相馆橱窗里都会摆放着几套漂亮的婚服用来吸引目光。

路明非每每走过这里都会向橱窗里看一看,虽然他短时间内并没有和小怪兽结婚的计划,不过憧憬一下还是难免的,看着橱窗里或洁白或深黑的婚服,他总是会想起小怪兽。

这件小怪兽穿着应该很合适,他边走路边想着,说起来小怪兽应该穿怎样的婚服呢?

她的个头比一般的日本女孩来说很高挑,但是气质高贵,性格温和,穿白无垢或许很合适。那样的话婚礼就要办一个日式的婚礼……明治神宫或许是个好地方,老大好像也准备去那里来着……

想到明治神宫,他就又了想起天朝的宫殿,顿时觉得明治神宫不过如此。

接着他想起中国传统的凤冠霞帔,绘梨衣原本就美的倾国倾城,如果再加上大红色的嫁衣,穿起来的话肯定很好看。

那么婚礼该怎么办呢?传统一点婚礼应该就是从简一点,见了父母直接入洞房。如果普遍来说就是酒席过后就可以洞房了吧?

想想还真是美好……和绘梨衣洞房什么的……

甩甩头,路明非换了一个思路。

婚纱嘛……婚纱就算了。路明非暗暗的想,他从小参加的婚礼好像无一例外都选择了婚纱和西服,但是尤其是在结婚这件事上大众的选择或许不是最优解,直白一点来说就是太普通了,缺少那一种心意。

再仔细想想,不管那种礼服都是如此。

总觉得不管是骑海豚还是切冰山,流程可以做到千变万化,但骨子里却还是那一成不变的框架。

给小怪兽这样的婚礼,真的甘心吗?

不甘心

在她一生中最重要的时刻,应该给她最特别的,最与众不同的幸福。

想着想着,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便利店的门口,他照常挑了一些生活用品和零食后,就又踏上了返回的路途,途中又路过了那家照相馆。

“不过还是想让她穿上看看呐。”

路明非摇了摇头,走过了那家店。

“总之先好好照顾好她吧”

家里,他一直惦记着的女孩也在急切的等待着他回来。


Sorrowº

【路绘】关于卡牌游戏

路明非忙完手头的工作就来找绘梨衣玩,这是他们事先约定好的。

路明非也不想因为这些为别人操劳的事情过多的影响到他能陪着绘梨衣的时光,毕竟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所以更应该抓紧每一秒钟的时间来陪伴她。

他用最快的速度处理好手头的事物,然后马不停蹄的回去见绘梨衣——他已经想好今天和她玩什么了。

回到家,绘梨衣正坐在床上静静的看着窗外,外面的天气阴沉沉的,空气里饱含着水气,看来一场大雨不可避免了。

“绘梨衣”路明非凑上前去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她便不再关心天气,又看向路明非。

“sakura今天好快啊”

“……好快……什么的”路明非觉得有点别扭,不过小怪兽就像那开放的向日葵,晴朗的天气喜笑颜开,而到了阴雨天心情...


路明非忙完手头的工作就来找绘梨衣玩,这是他们事先约定好的。

路明非也不想因为这些为别人操劳的事情过多的影响到他能陪着绘梨衣的时光,毕竟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所以更应该抓紧每一秒钟的时间来陪伴她。

他用最快的速度处理好手头的事物,然后马不停蹄的回去见绘梨衣——他已经想好今天和她玩什么了。

回到家,绘梨衣正坐在床上静静的看着窗外,外面的天气阴沉沉的,空气里饱含着水气,看来一场大雨不可避免了。

“绘梨衣”路明非凑上前去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她便不再关心天气,又看向路明非。

“sakura今天好快啊”

“……好快……什么的”路明非觉得有点别扭,不过小怪兽就像那开放的向日葵,晴朗的天气喜笑颜开,而到了阴雨天心情就会低落下来,自己应该赶快安慰才是。

“绘梨衣,我们来玩这个吧?”

说着,他从口袋里拿出刚刚从便利店里买来的扑克牌

绘梨衣大约是从来没有见过这种东西,好奇的看着它说“要怎么玩呢?”

“就是我们每个人一组扑克牌,按照数字的大小比大小,谁先用光所有的扑克牌谁就赢”说着,路明非打开了扑克牌。

“啊……嗯!”绘梨衣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小脸紧绷着,来自上杉家主的帅气让路明非心里一阵悸动。

“用不着那么认真的”路明非试图缓和气氛“要不我再找个人?两个人似乎也凑不成一局”

绘梨衣没有说话,只是低头看着扑克牌

路明非以为她默认了,正准备下床想把木村浩叫来一起玩,绘梨衣却拉住了他的袖子。

“挺好的”

“什么?”路明非没有听清楚

“我们两个人一起玩,挺好的……”少见的,绘梨衣白皙的脸上有了淡淡的红晕。

同样的红晕也出现在路明非的脸上

“嗯……挺好的……”


虽千万人吾往矣

唉。

不知道有多少人看我搞东西,感谢看到这里的旁友。我明天要去军训了,好紧张啊,天知道我一个胖子有多慌体育啊啊啊!

就……想给看关注我的朋友们说声抱歉,我要开学了,搞东西的频率肯定…对吧,不过我还是会填坑的!尽量周更啊,再次感谢天使们注意到我!!

我一定会回来的!

唉。

不知道有多少人看我搞东西,感谢看到这里的旁友。我明天要去军训了,好紧张啊,天知道我一个胖子有多慌体育啊啊啊!

就……想给看关注我的朋友们说声抱歉,我要开学了,搞东西的频率肯定…对吧,不过我还是会填坑的!尽量周更啊,再次感谢天使们注意到我!!

我一定会回来的!

SlothK
什么样的滤镜才能拯救我

什么样的滤镜才能拯救我

什么样的滤镜才能拯救我

Sorrowº

【路绘】关于生病

不知怎么,一向还算健康的路明非得了感冒。

可能是夜里给绘梨衣盖好被子时候自己却着了凉,或是早起去买新鲜食材的时候让病毒趁虚而入。

总之,不论起因如何,结局都是一样的,他躺在床上,身体累的要命,脑袋更是疼痛的让他心情烦躁。

“不知道龙类会不会得病?”

路明非的思维早已经失去了一贯的理性,光怪陆离的想法充斥这他的闹海。

“绘梨衣呢?已经好几分钟没有看见她了,总不会去哪玩了吧”

“其实这几天她还挺乖的”

“她一直挺乖的……”

但是她去哪了?路明非急切的想要知道,他努力的撑了一直床垫,试图让自己做起来,无奈,这次的病毒似乎彻底的攻陷了自己身体的放线——一点力气都没有,这种感觉让他有些孤...

不知怎么,一向还算健康的路明非得了感冒。

可能是夜里给绘梨衣盖好被子时候自己却着了凉,或是早起去买新鲜食材的时候让病毒趁虚而入。

总之,不论起因如何,结局都是一样的,他躺在床上,身体累的要命,脑袋更是疼痛的让他心情烦躁。

“不知道龙类会不会得病?”

路明非的思维早已经失去了一贯的理性,光怪陆离的想法充斥这他的闹海。

“绘梨衣呢?已经好几分钟没有看见她了,总不会去哪玩了吧”

“其实这几天她还挺乖的”

“她一直挺乖的……”

但是她去哪了?路明非急切的想要知道,他努力的撑了一直床垫,试图让自己做起来,无奈,这次的病毒似乎彻底的攻陷了自己身体的放线——一点力气都没有,这种感觉让他有些孤单和害怕。

他又想起绘梨衣了,不知道她在身体被龙血侵蚀的时间里是否也有这样的感觉,无助又无力。

“刚刚绘梨衣是因为什么走的?”

路明非绞尽脑汁的想,可是就是想不起来,他对绘梨衣的印象停留在早上她为自己倒水。

路明非记得自己当时通过盛满水的水杯去看她,折射的光线让她的脸看起来有些搞怪。

但是种种迹象表明,几分钟以前她还在这里。

“好像是学校那边的人?”

路明非记得他好像朦胧之间看见了半朽世界树的图案,那枚胸针闪闪亮亮的,挺好看。

“怎么回事?校长还没有闲到特意慰问一个感冒的学生吧”

门轻轻的被推开,尽管动作轻柔,却还是弄出了细微的声响,打破了一室的迷思。

推门而入的正是绘梨衣

“你回来啦”路明非勉强的微笑了一下

这场病真是糟糕啊,无论从什么角度来看。

“sakura……”绘梨衣听见路明非叫自己,马上回应道,不过之后迟疑了一下,并没有立即说出口。

“嗯?”

“sakura怕打针吗?”

绘梨衣露出那副稚嫩的担忧的表情,很可爱,很治愈。

“我不怕”

“真的吗,sakura好厉害!”

于是,她打开了屋子的门,看来是已经商量好了,应该只是绘梨衣要来确认一下她的宝贝sakura是否害怕。

大概也只有她想到了这一点。

工作人员动作娴熟的挂好药瓶,路明非认识这种要,是专门对付敌对组织所研究的侵染龙血的病毒的。

“哦,看来自己是被人算计了,我说这副身体还不至于这么差劲”路明非想。

感觉头发有些不舒服,他想抬起没有打针的手去抹一把,可是他刚要抬起手,只觉得手上升起一阵暖意,随之而来的还有那种吹弹可破的柔软触感。

这种感觉他太熟悉,这是绘梨衣的手。

与此同时,头上也传来相同的感觉,这感觉实在让他安心,之前的烦躁也顷刻间烟消云散。

药物流进身体让他稍微恢复了体力。于是他微笑着对绘梨衣说

“有绘梨衣照顾的话,生病也值哦”

绘梨衣歪着头想了一下

“那等绘梨衣病了,sakura要还回来哦”

“那我就只好祈祷,希望我永远不用还回来了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