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不务正业

2178浏览    735参与
吕多一嘴是品
???我错了我不应该搞邪///...

???我错了我不应该搞邪///教

???我错了我不应该搞邪///教

心之所向

第一次真正的真人素描

終於完成了😭😭😭


已經不知在畫室畫了多少個星期😂😂

感謝老師的指導


P.1最終完成品

P.2-3作畫過程


第一次真正的真人素描

終於完成了😭😭😭


已經不知在畫室畫了多少個星期😂😂

感謝老師的指導


P.1最終完成品

P.2-3作畫過程


心之所向
放置了2日 終於拼完了 手好痛...

放置了2日

終於拼完了

手好痛⋯


放置了2日

終於拼完了

手好痛⋯


芒果刨冰

他光头的时候我就虎躯一震

然后迅速打电话给闺蜜

然后两个人开始阿伟乱葬厂


他光头的时候我就虎躯一震

然后迅速打电话给闺蜜

然后两个人开始阿伟乱葬厂


一年级工读生
开小卖部 学校太抠门,一个同学...

开小卖部

学校太抠门,一个同学只有一个抽屉。于是零食们挤占空间,干过眼瘾,我不会吃的!!真的!存着看看真舒服

开小卖部

学校太抠门,一个同学只有一个抽屉。于是零食们挤占空间,干过眼瘾,我不会吃的!!真的!存着看看真舒服

末世狼魂的陨落之刃

是最近的一点图【】
P1是我人设 P2是我家宝贝OC【】
叫Driscoll。他超可爱【你干嘛】
害 万圣节怎么又快到了 贺图还没来得及画【望天】

是最近的一点图【】
P1是我人设 P2是我家宝贝OC【】
叫Driscoll。他超可爱【你干嘛】
害 万圣节怎么又快到了 贺图还没来得及画【望天】

Elepaffe

罗森伯格先生对科扎克先生的感情⬆️


好 我走了

罗森伯格先生对科扎克先生的感情⬆️


好 我走了

弥汀
像素画太解压了没忍住 占tag...

像素画太解压了没忍住 占tag致歉TUT

网站很好玩→ https://www.pixilart.com/draw#


像素画太解压了没忍住 占tag致歉TUT

网站很好玩→ https://www.pixilart.com/draw#


小少他不在
“我爱你。”……放开我啊。“别...

“我爱你。”
……放开我啊。
“别皱眉,”有谁轻轻抚摸额头,印下柔软的吻,轻轻劝诱,如同恶魔最低的呢喃。
“放松,把你的全部都放心地交给我,你会有如诗歌般优美的伤痕,有玫瑰般的血迹,你会是我,最得意最完美最热爱的作品。”
“血色与你如此相称,世人都将为你疯狂,为你永坠黑夜,我亦如是。”
【辣鸡写手再次绝笔画,或许这个tag该叫不务正业?】
【图片临摹百度,侵权记得给我说昂,画他。是因为这个狗东西今天抱了我六次…试图美化自己死亡的小辣鸡👼】

“我爱你。”
……放开我啊。
“别皱眉,”有谁轻轻抚摸额头,印下柔软的吻,轻轻劝诱,如同恶魔最低的呢喃。
“放松,把你的全部都放心地交给我,你会有如诗歌般优美的伤痕,有玫瑰般的血迹,你会是我,最得意最完美最热爱的作品。”
“血色与你如此相称,世人都将为你疯狂,为你永坠黑夜,我亦如是。”
【辣鸡写手再次绝笔画,或许这个tag该叫不务正业?】
【图片临摹百度,侵权记得给我说昂,画他。是因为这个狗东西今天抱了我六次…试图美化自己死亡的小辣鸡👼】

吕多一嘴是品

我听广播剧一直没听小剧场今天写作业顺便听了一下


艹我在写作业啊蓝大洗衣服突然呲啦一声把我笔吓掉了


然后


蓝大:“方才是意外,见你示范,想来是不难的。”


呲啦


“……”


“不难…?”


“太难了。”


干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要笑死了拿不稳笔了


我不磕曦瑶但是这两个人好可爱啊哈哈哈哈哈


(我哭了我觉得我作业写不完了)

我听广播剧一直没听小剧场今天写作业顺便听了一下


艹我在写作业啊蓝大洗衣服突然呲啦一声把我笔吓掉了


然后



蓝大:“方才是意外,见你示范,想来是不难的。”


呲啦


“……”


“不难…?”


“太难了。”


干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要笑死了拿不稳笔了


我不磕曦瑶但是这两个人好可爱啊哈哈哈哈哈


(我哭了我觉得我作业写不完了)


懒人尹木

尹木先生总是歪楼

        逃跑的尹木先生,最近找到了一位新朋友。一只猫,这让尹木先生的日常生活变得鸡飞狗跳起来。有些时候,尹木先生甚至在思考为什么人类食谱里没有猫肉!为了纪念这只给自己生活带来变故的猫,尹木先生为它命名“中华气死猫”。

        我们的气死猫食物结构很复杂,居然还要吃蔬菜,对于热爱肉食的尹木先生而言,生活难度又提升了。无可奈何的尹木先生开始认真查阅资料,计划学习猫饭。在这个计划的过程中,果不其然,我们的尹木先生歪楼了。在一个美食视频评论区,尹...

        逃跑的尹木先生,最近找到了一位新朋友。一只猫,这让尹木先生的日常生活变得鸡飞狗跳起来。有些时候,尹木先生甚至在思考为什么人类食谱里没有猫肉!为了纪念这只给自己生活带来变故的猫,尹木先生为它命名“中华气死猫”。

        我们的气死猫食物结构很复杂,居然还要吃蔬菜,对于热爱肉食的尹木先生而言,生活难度又提升了。无可奈何的尹木先生开始认真查阅资料,计划学习猫饭。在这个计划的过程中,果不其然,我们的尹木先生歪楼了。在一个美食视频评论区,尹木先生发现了一个素食主义者和普通饮食者互怼楼层,出于好奇,热爱肉食的尹木先生快乐地开始吃瓜,浑然不觉得自己站在风暴中央。

       对于尹木先生而言,素食是非常神圣的。因为年幼的尹木先生人生第一次明白素食这个概念,就是在寺庙里吃到美味的斋饭。而佛缘深厚的尹木先生在随后的岁月里,时常回到寺庙听禅,直到那位请他吃斋饭的老朋友坐化。所以,食素对于尹木先生而言,就是修行,而且是一定和老朋友一样是苦修。

        所以,有着神奇世界观的尹木先生觉得这个吵架现场,和绝对不会苦修的自己毫不相干,毕竟他是真的做不到啊!而就纯素与蛋奶素问题,尹木先生觉得这大概是凉拌和清蒸的关系(试图理解吵架关键词的尹木先生真好笑)。总之,尹木先生看完吵架得出结论有二,其一是吃素的人红尘未了还不能皈依佛门。其二是普通饮食的人们不懂修行。

        听完尹木先生结论的我(???),先生你是在比萨斜塔里修比萨斜塔吧?你不是要做猫饭吗?!今天也是破坏自己计划的尹木先生呢……
你问我是谁?我当然是尹木先生的新朋友,中华气死猫呀:)

氵七木
我来prpr这朵云了它好美呜呜...

我来prpr这朵云了它好美呜呜呜呜呜呜

我来prpr这朵云了它好美呜呜呜呜呜呜

心之所向

練習紀錄-眼


(其實難,調色難,但要謝謝呀Sir幫忙加了點色,令隻眼似了幾分真人)

練習紀錄-眼


(其實難,調色難,但要謝謝呀Sir幫忙加了點色,令隻眼似了幾分真人)

心之所向
免費單抽一次⋯ 竟然爆人品!!...

免費單抽一次⋯

竟然爆人品!!!


免費單抽一次⋯

竟然爆人品!!!


A.

甲壳虫,鸡尾酒与病菌(上)

1-1


待在学院最后那年我决心进入社交圈,至少在收拾行李滚蛋之前交上一两个不好不坏的朋友,这样我就有了去酒吧和他或者她一坐就是一整天的资本。在此之前我只是有的时候点一份晚饭,一杯鸡尾酒,杯子见底就走,有时候连酒都不沾,难吃的食物就着白开水跟一颗薄荷糖就下肚了。这是一种和气泡一样无趣的人生。我习惯居住在阴影中太久,已经不再适合在阳光明媚的日子谈论明天。极少情况下,我会遗忘这一点,开始大谈特谈我想要得到的东西,月亮上的陨石,什么的。遗忘也是我这类离群索居之人间最常见的症状。我过去的”朋友“于是被我吓跑,走之前丢下一句:“没人会买账的,你连下个月的水电费都付不起,蠢货。“然后把头拱进钞票做...


1-1


待在学院最后那年我决心进入社交圈,至少在收拾行李滚蛋之前交上一两个不好不坏的朋友,这样我就有了去酒吧和他或者她一坐就是一整天的资本。在此之前我只是有的时候点一份晚饭,一杯鸡尾酒,杯子见底就走,有时候连酒都不沾,难吃的食物就着白开水跟一颗薄荷糖就下肚了。这是一种和气泡一样无趣的人生。我习惯居住在阴影中太久,已经不再适合在阳光明媚的日子谈论明天。极少情况下,我会遗忘这一点,开始大谈特谈我想要得到的东西,月亮上的陨石,什么的。遗忘也是我这类离群索居之人间最常见的症状。我过去的”朋友“于是被我吓跑,走之前丢下一句:“没人会买账的,你连下个月的水电费都付不起,蠢货。“然后把头拱进钞票做成的棕色沙拉里。不是所有人都知道拨打太阳系电视购物的电话的,我仍然和他们站在一起。受到猪疣的感染,我懒得说更多的话,慢慢地也就遗忘了与正常人交流的方法。

 

也不是说我像甲壳虫一样长出了触角,什么的。总之,我在那个毁灭的夏天走进了大堂,然后她出现了,那个她,就像——就像——一只甲壳虫突然掉进了酒杯,呃,然后整杯伏特加都变成了恶心的绿色。一般人会直接把它倒掉,我也一样,只不过是不是倒进下水管道而是胃里,然后我的眼睛里也带上那种荧光效果了,亲爱的,全世界都将为你倾覆。她有着东方人的脸孔,蜡质的皮肤,坐在一张普通的塑料椅上,好像在做笔记,插着耳机,后来我知道那是一支很老的日本乐队,他们叫做“虚拟偶像”,什么的;其他人的欢笑和交流越来越远,而她好像远处的工厂一样闪闪发光,主要是因为她左臂上装配的金属箔片转换了一些刺眼的阳光,使它看上去像是美好新世界一般没有温度,该死的,我的血液都快冻起来了。她实在是令人惊叹。不出所料地,在我目瞪口呆的八秒之内,她注意到了像蜥蜴似的我,似乎想要确认面前的人是死是活一般,丢了一枚涂改带在我的鞋底下,然后假装糊涂,等她走到能用膝盖踢我那么近的时候,我已经弯腰把它捡了起来。她身材矮小,我注意到。

 

”告诉我你的名字。”我本来想说“这是你的吗”,但是被装满菠菜泥巴的大脑出卖了。我那会儿的姿势,据她说,一手放在外衣口袋里,另一只手捏着那枚小东西,举在半空,比她够得到的半径高出了大约一个头,就像个十几岁的恶霸。这不是我的本意。我一直盯着她的胳膊,现在我看得见右臂了,它由一种不反光的合成材料拼接而成,给人一种轻便的印象,使用划痕很多,在表层下我想象覆盖着绿色和红色的线路;往上,在靠近她肩膀的那一部分,有一处黄铜电镀的铭牌,这是最显著的三个字母:

 

“梅(MAE)。”我读出来并盯着她,这个女孩似乎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正在犹豫是否要让胃里的蝴蝶顺着食道飞出来。我用闲着的一只手拉住了她的,”你?“然后顿时打了个颤,由于肉体传来的触觉——我感觉像一艘船撞上了一座冰山。

 

”明(Mei)。”她说,声音沉闷,细小,接近一个长出喉结没多久的男孩。我们背后有人起哄,大约是对一个单身汉的嘲笑和种族主义的陈词滥调。随着病菌的感染,我连听人说话都缺乏精力。长久以来,我以为只有在孤立中才能找到敏锐的情感,这使我像一柄割穿黄油的刀一样锐利,像摩西分开大海的咒语一般强大,像从一群粉红色的猪猡里找到失踪者的小女孩一样坚不可摧,虽然我早就已经度过了幼年时期,不再呼吸木星上的气体;很快地,用一件工具,她会把我们两人的直线都将搅成曲线:

 

“明是‘明天’的意思。“一小块未被命名的未来。

 

没人知道她从哪里来。我们都不喜欢拍照,几个月后的一个黄昏,她用墨水写了一遍那个字,好让我放进钱包里。它由太阳和月亮组成,她这么说,信不信由你。

 

仍然没人知道她从哪里来。

 

 

我和她的航班十六个小时以后在肯特郡紧急迫降。

 

我们先是坠落,我猜那是人类最接近流星的一瞬间。几秒的时间,天空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抽离,在肉眼看来仅剩下蓝色的抽象线条,可以用手去抓,一群傻瓜这样做了,只摸到发烫的金属铬;而荒原引起剧烈反胃地汹涌,逆流而上,就像一头深绿的野兽。它的愤怒感染了全场。产生眩晕,所有螺丝开始嘶吼。我想驾驶员撞死了一只信天翁。一番波折后,这件拖着石油轨迹的遗骸还是不幸地着陆了,划破了五英里的草场和平静,再多几码估计就要葬身悬崖下的大海。所有不会飞行的人类都被当成了洗衣机里的衣服,其中一些,比如我,已经全身上下浸湿。汗水,眼泪,尿液,血。空乘的两条腿都成了不会动的废物,抓着对讲机,在一股颤抖和烧焦的烤肉味里,向还活着的成员播报:

 

“各位……”

 

然后向后昏了过去。

 

我翻了个白眼。各位,总之,我们急需一台烘干机。

 

她又矮又小,有些肥胖,不喜欢洗衣服,因此身上总有种死掉的海象的腥味;我仍然叫她“梅”,是“梅芙”(Maeve)的缩写。她仍然喜欢看那支会跳舞的乐队,用电脑页面的图像产生多巴胺。里头五十个左右洋娃娃一样的女孩挤在一块,看起来挤在蛋糕上的一簇簇年轻的奶油;她们的歌词,有的时候挺有意思,“绝不投降”,日语翻译器里说,“绝不向成年人投降,”我觉得甚至有那么点儿无政府的味道。所有女孩都穿着深蓝色的抛光裙子,在电子乐和调暗的灯下,甩动长发,形成一连串化学反应,然后爆炸。但是,还是那个老问题,她们排练得太多,而我一看见流水线的机器一样的动作就想在地板上呕吐——别忘了,和她本人一样,她的电脑型号古老,很小,沉重,显示器仅有八英寸左右。

 

那里面想必很拥挤。

 

一年后,我搬出学院,找了份工作,租了一间阁楼。而她不声不响地把行李搬了进来。占据主要空间的是黑胶唱片,带有签名的专辑,周边产品;堆了几个加大码的箱子。除了例行的周五晚上,我们几乎不去制造有人生活的气息,哪怕在床上。她在一天周五,醉醺醺地,提议去英格兰度假,已经吃掉了半只烤鸡(她不吃任何外卖里的蔬菜,特别当它们是生的)。而我估计一直醉到了第二天。我用了一整天排队,搞到了签证和去联合王国的机票——只要卖给乞丐的价格,但我从来没有想过它为什么会这么便宜。而之后发生的事情,你已经知道了。

 

我对她仍然一无所知,除了她在睡觉的时候会脱下那双机械臂,没法侧向左边,或者右边。我被告知,日语是她的母语,而英语是第二语言;但事实上,她两种语言都仅限于听和非常艰难的表达,这给我们的日常交流带来了困难,有时会产生极为诡异的效果。她看上去既不日本,也不美国。我甚至带着战栗,猜测她是从另一个估计爬满了多汁的昆虫的星球上来的。其实,那种感觉并不赖,相反地,带着愉悦;我想,如果我用地球上的病毒感染了这只人变的甲壳虫,她就会畏光,恶心,一直躲在我的阁楼的沙发底下,直到我们在适宜的温暖季节,双双死去。

 

我愿意如昆虫一般毁灭。

 

我以为我几乎就要成功了。



BGM:The Now Now - Gorillaz


有很多元素借鉴了歌词,不确定会写成什么样子,标题暂定

吕多一嘴是品

明天就开学了我在这说一下


刚刚的可能是这段时间的最后一更?开学后作业好多应该找不到时间码文。


总之就是


开学后,更新随缘


好了。

明天就开学了我在这说一下


刚刚的可能是这段时间的最后一更?开学后作业好多应该找不到时间码文。


总之就是


开学后,更新随缘




好了。


吕多一嘴是品
啊论一个文手不务正业 出去吃饭...

啊论一个文手不务正业

出去吃饭饭找着小纸条随手摸

(其实是某个还妹有开的坑的其中一个人设)

另外老福特的滤镜真好用啊~

啊论一个文手不务正业

出去吃饭饭找着小纸条随手摸

(其实是某个还妹有开的坑的其中一个人设)


另外老福特的滤镜真好用啊~

洛惜想成为大佬(直白)
一个不务正业的更文者跑去画画啦...

一个不务正业的更文者跑去画画啦~

一个不务正业的更文者跑去画画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