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不喜勿喷

2486浏览    1301参与
FU sy

【博君一肖】web变猫崽崽 <2>

接下来的几天,肖战回家都会买一些新鲜的虾,白水煮熟之后剥好一小盘,放在坚果的猫粮盆里,第二天早上起来,白煮虾都被一扫而空。

坚果这几天不再是整天整天地蹲在小角落了,几次肖战打开门,会看到它蹲在窗台上,回过头望着肖战,眼里不再有恐惧,而是闪着一点点不易察觉的光。

猫的姿态本来优雅,这几日,肖战越发觉得自己的猫好看了,并腿蹲着扭过头,整个是一个优美的s型,站起来朝他的方向走过来,每一步如同狮子一样,有一种王者之气,绕着肖战的脚边转了几圈,也不主动过来蹭,只用慵懒的眼神盯着肖战,仿佛在说,终于回来了啊,随即跳上门口换鞋的凳子,又优雅的并腿蹲下。

肖战在凳子上坐下,伸出手挠挠坚果的脖子,坚果...


接下来的几天,肖战回家都会买一些新鲜的虾,白水煮熟之后剥好一小盘,放在坚果的猫粮盆里,第二天早上起来,白煮虾都被一扫而空。

坚果这几天不再是整天整天地蹲在小角落了,几次肖战打开门,会看到它蹲在窗台上,回过头望着肖战,眼里不再有恐惧,而是闪着一点点不易察觉的光。

猫的姿态本来优雅,这几日,肖战越发觉得自己的猫好看了,并腿蹲着扭过头,整个是一个优美的s型,站起来朝他的方向走过来,每一步如同狮子一样,有一种王者之气,绕着肖战的脚边转了几圈,也不主动过来蹭,只用慵懒的眼神盯着肖战,仿佛在说,终于回来了啊,随即跳上门口换鞋的凳子,又优雅的并腿蹲下。

肖战在凳子上坐下,伸出手挠挠坚果的脖子,坚果抬起头,眯着眼睛一脸享受。“崽崽这几天很乖嘛,终于不躲我了”肖战一脸宠溺的笑着。毛团子突然收起享受的表情,猛地低下头,抬眼瞪着铲屎官,瞳孔缩成了一条缝。肖战撸毛的手一抖,接着坚果就跳下凳子,又优雅走回窗台蹲下。


直到肖战准备睡觉了,坚果都一直蹲在窗台,目不转睛地盯着窗外的盯着窗外来来往往的人和车,仿佛在生闷气。肖战觉得莫名其妙。也没多想,盖被子睡下了。


睡了不知道多久,肖战突然被身上一阵痒痒给弄醒了,他伸手进被子一摸,摸到一团热热软软的东西,他一把把坚果捞出来,一人一猫四眼相对,坚果一脸刚睡醒的懵逼样,肖战则是满眼的惊讶。

坚果一直是一只习惯很好的猫,和铲屎官虽然亲近,但睡觉永远雷打不动认窝,从不跟主人睡一起,今天这猫怎么长胆量了,居然敢钻被窝。

肖战把睡眼惺忪的毛团子扔下床,蒙上被子继续睡。不一会,他又感觉一个毛尾巴在蹭他的脚板心,他也没看,拿脚轻轻踹了一下,就听见咚一声闷响,之后便没了动静。

半梦半醒之间,他突然感觉小尖牙狠狠地咬了他的胸口一下。因为长时间一个人住,肖战都习惯睡觉只穿一条裤衩,上半身裸露的白嫩皮肤便成了毛团子报复的对象。

肖战疼的跳着坐了起来,一掀被子,就看见一双狡黠的小眼睛望着他,脸上好像还有一点坏笑,仿佛在说,不愧是我。

肖战气得拎起毛团子的后脖颈“胆子这么大了啊小崽子,敢欺负你爸爸了”抬手在它的小屁股上狠狠揍了几下,谁知这毛团子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发出了咕咕的呜咽声,眼里仿佛噙满了泪水。

肖战忽然就心疼了起来,把毛团子小心翼翼地放在枕头上,摸了摸他的小屁股“打疼了吗我的崽崽,对不起是爸爸太冲动了,不该这么对我的崽崽的”然后自己也躺下,拉过被子盖住自己和可怜巴巴的小猫咪。

肖战和小毛团子面对面躺着,小喵也不睡,就睁着大眼睛看着主人,窗外的月光照在小猫的眼睛里,映出幽绿绿的光,像两颗宝石。我的小崽崽真好看呀,肖战心里想着,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小猫突然伸出小舌头,在肖战的鼻尖上飞快地舔了一下,过了两秒又在他嘴唇上舔了一下,比鼻尖上的那一下要更慢更仔细,仿佛在舔即将入嘴的食物,舔完还舔舔嘴巴,仿佛吃到了什么美味。

肖战愣了一下,恍惚觉得这猫是不是成精了,但也只是一两秒的晃神,便觉得自己想太多了,用手把小猫揽到怀里,睡去了。


FU sy

【博君一肖】web变猫崽崽<1>

因为养猫所以开了这个脑洞

应该是小甜文吧,可能结尾骑个自行车🚴,第一次写文可能开不好车见谅

第一句话是来自死亡万花筒的第一句,也算是这句话给我了我灵感吧

dd之后会变回人来找gg的🌹🌹🌹

——————————————————————————————————

忽然有一天,家里的猫就不让抱了。


肖战感觉很魔幻,那天他下了通告回家,坚果就没有迎出来,往常它都是在开门的一刻从窝里飞奔出来,在肖战的脚上一直蹭,直到给他撸毛撸爽了才放过这个铲屎的。而今天肖战一进门,就看见他站在酒柜上,瞪着大眼睛,又惊恐又似乎威慑地望着肖战,看得他心里发毛。接下来的几天,肖战都时不时能从坚果的脸...

因为养猫所以开了这个脑洞

应该是小甜文吧,可能结尾骑个自行车🚴,第一次写文可能开不好车见谅

第一句话是来自死亡万花筒的第一句,也算是这句话给我了我灵感吧

dd之后会变回人来找gg的🌹🌹🌹

——————————————————————————————————

忽然有一天,家里的猫就不让抱了。


肖战感觉很魔幻,那天他下了通告回家,坚果就没有迎出来,往常它都是在开门的一刻从窝里飞奔出来,在肖战的脚上一直蹭,直到给他撸毛撸爽了才放过这个铲屎的。而今天肖战一进门,就看见他站在酒柜上,瞪着大眼睛,又惊恐又似乎威慑地望着肖战,看得他心里发毛。接下来的几天,肖战都时不时能从坚果的脸上看到这种仿佛是人才该有的复杂表情。


将近一周的时间,坚果都不让肖战亲近,每次他试图靠近这个毛团子,它就发出呼噜噜的威胁的声音,眦出两颗小尖牙,但它总是会蹲在能看见肖战的某个小角落,用监视的眼光看着他。

几次肖战回家打开门,还没来得及开灯,就看见黑暗里正前方两颗绿点点对着他,吓得他出了一身冷汗。平时一闻到猫粮的味道就飞奔过来的毛团子,似乎对食物也失去了兴趣,看着肖战装满了猫粮盆,也不靠近,有一次肖战在门缝里偷看见坚果用试探的步伐悄悄靠近猫粮盆,警惕地嗅了嗅,又用小舌头飞快地舔了一下,肖战还以为眼花了,他分明看到了一只猫皱着眉头露出了一脸嫌弃的表情。整一周,它就只吃了半盒猫罐头,毛茸茸的小屁股缩了一圈。

肖战不知道自己怎么得罪他了,又是心疼,可是这忙碌的一周也没能抽出时间让他仔细去探究。


肖战这几天拍摄比较多,所以饮食比较控制,吃了几天的鸡胸肉沙拉之后有些腻了,于是点了一份白煮虾的沙拉。

肖战在厨房的吧台上打开了外卖盒,准备倒油醋汁的时候,突然感觉脚边有一团毛茸茸在蹭他的脚背,他低头一看,坚果居然扒着他的高凳子,试图往吧台上爬,小鼻子一吸一吸的,眼睛里不再是警惕,而是满满渴望的光。肖战弯下腰准备去抱他,它又突然惊恐地后退。肖战轻轻笑了一下“崽崽别怕,爸爸抱”眼底满是温柔。毛团子试探地向前走了两步,肖战一把抱起他放到了吧台上,它刚开始还想挣扎,可瞬间就被眼前的食物吸引了,伸着小鼻子往外卖盒那边蹭。“诶诶诶先别着急啊崽崽”他伸出一只手把坚果的小脑袋抵着,另一只手拿来一个小盘子,从外卖盒里拎了两只白煮虾放到了盘子里,毛团子急不可耐地凑到盘子那边,伸出小舌头不停地舔,然后一点一点地咀嚼着美味。

在毛团子吃的时候,肖战伸出手轻轻地去顺坚果的毛,它先是惊恐地一抖,之后便不再抗拒,任由铲屎官在他身上又摸又揉,最后吃完了还翻过肚皮,露出很享受的样子。肖战继续摸摸它的小肚子,可谁知毛团子突然睁大了眼睛,仿佛忽然想起什么了似的,翻过身,从吧台上一跃而下,又跑回它平时监视肖战的角落里蹲着去了。


肖战一脸落寞,带着一天的疲惫吃完了没滋没味的沙拉,洗漱一番就躺在床上准备入睡了,心里想着,自己在外边累了一天,回来居然还要受这个小崽崽的欺负,又恨又气。




长滒

关注必看

在下学生党,

画技一般,

不喜勿喷。

不常上lofter,

懒癌晚期,

没啥了@

在下学生党,

画技一般,

不喜勿喷。

不常上lofter,

懒癌晚期,

没啥了@


御子

<原創> 人生無常

所有的一切都是由你開始,現在又由你結束。

        你說,你喜歡我的笑容,喜歡我的開朗樂觀。

        你說,我的笑容太過於虛偽,你說,我對每件事都太過於樂觀。

        還真是諷刺啊,呵。

        喜歡你就是個罪過,是我的錯,是我不應該。

    ...

所有的一切都是由你開始,現在又由你結束。

        你說,你喜歡我的笑容,喜歡我的開朗樂觀。

        你說,我的笑容太過於虛偽,你說,我對每件事都太過於樂觀。

        還真是諷刺啊,呵。

        喜歡你就是個罪過,是我的錯,是我不應該。

        不應該愛上你。

        誰說愛情都是美麗,我與他,一點兒也不美。

        “霖。”這是他對我最常用的稱呼。

        “你沒資格這樣叫我,我們已經結束了。”我轉身,不想再面對他。

        “我對不起妳,我錯了,我後悔了,真的!”

        我微微一笑,不再理會。

        如果這一次原諒,未來面對的會是更多的道歉,那我寧可痛一次,也不要在那愚蠢的道歉中一次次的原諒和傷心。

        誰說愛情都是美好的呢,人生無常,又有對少人能與摯愛走到最後呢?

       

       

       

       

御子

墮落 番外一 初見面

考完試的我又來啦~

祝大家看得愉快💕

-----

  這是施柏宇第一次出王城,身邊護著他的侍衛還有服侍的侍女多得誇張,當初明明和聖王說好低調就好,但這種排場哪裡低調了!這要不讓人注意也難吧!

        花宜跟著施柏宇也有七八年了,他在想什麼她多多少少猜得到,心中訝異他與其他神子的不同,表面上依舊是得體的笑容“今天這排場已經算低調了,前年一殿下出巡的時候,場面可是比今日還要壯觀三倍以上呢,”

        “咱們出巡主要也是為了...

考完試的我又來啦~

祝大家看得愉快💕

-----

  這是施柏宇第一次出王城,身邊護著他的侍衛還有服侍的侍女多得誇張,當初明明和聖王說好低調就好,但這種排場哪裡低調了!這要不讓人注意也難吧!

        花宜跟著施柏宇也有七八年了,他在想什麼她多多少少猜得到,心中訝異他與其他神子的不同,表面上依舊是得體的笑容“今天這排場已經算低調了,前年一殿下出巡的時候,場面可是比今日還要壯觀三倍以上呢,”

        “咱們出巡主要也是為了體會平民老百姓都的辛苦,順道探尋防護措施是否足夠,今天這群人跟在我身邊也是沒事幹,反而礙手礙腳,打發他們回去吧。”施柏宇說得義正嚴詞,但說穿了也就只是想出來玩,那麼多人跟著哪能偷溜走呢。

        花宜自然知道施柏宇又打著什麼鬼主意,但也這是笑笑便吩咐下去。很快,他身邊就只剩下花宜和幾名侍衛而已了。

        他們陪著施柏宇毫無目的的到處亂逛,知道他玩心剩過正事,花宜邊走著邊幫忙留意四周,心中默默記下哪些地方該加強,哪些地方可以改進。

        走著走著,斜前方有一座湖,還沒走近施柏宇便看到河邊坐著一個人,氣質非凡,感覺就像哪家貴公子似的。

        最近幾年被那些趨炎附勢的貴族煩得怕了,個個都想在他面前刷存在感,以至於施柏宇對那些沒有原則的貴族非常沒有好感,當下看到湖邊那個人影心中便只想躲開。這次出巡他可是走低調路線的,完全沒有事先向百姓公告,二神子又不是大家所熟悉的人物,自然也沒有人認出他來。但要是那位討人厭的貴族將他身份洩漏出去,豈不又不得安寧了。

        然而,正準備往別的方向走時,他看見那位男人拿起湖邊的石子一個一個地丟進湖中,心中暗自覺得有趣,這可不是個有教養的貴族會幹的事。

        那人的氣質很明顯有受過禮儀教育,然而配上他現在有些孩子氣的動作說有多不搭便有多不搭,這讓施柏宇起了一絲好奇。

        “你們在這候著,我等等就回來。”說罷,他也沒有等他們回覆,逕自的走向了那個男人。

        他一開始便注意到施柏宇,身子微微的一顫,但很快就恢復正常,繼續丟著石子。

        從來沒有主動和人搭訕過的施柏宇,現在一臉尷尬的站在他身旁,平常那些人都會主動靠近自己,他根本沒必要去和任何人搭話,以至於現在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

        “你是?”那人並沒有抬頭。“我是……施柏宇。”他不知道自己幹嘛報上真名,就只是不想欺騙眼前擁有比女人還漂亮的臉龐,如星空般純淨的眼神。

        果然,在聽到他的名字後,規規矩矩的行了一禮“平民楊氏,參見二殿下。”施柏宇並沒有叫他起來,反而笑笑的說“你對我行的並不是首次見王族的大禮,而是平常習慣使用的禮節,”施柏宇蹲下身子,使他們兩個對到眼。“我們有在哪兒見過嗎?這也就怪了,這麼好看的一張臉我怎麼可能會忘?”

        他自知是自己大意,也沒辯解什麼,從原本的單膝下跪轉為雙膝下跪。施柏宇原也只是講著好玩而已,見對方真的要行全禮,趕緊將人扶了起來。

        “楊氏不敢踐越。”他抽出施柏宇扶在他手上的手說道。

        “你叫什麼名字?”施柏宇好奇的問。“楊氏賤名還是不要入殿下耳朵才好。”聞言,施柏宇不滿的嘟了嘟嘴“這又不是在王城,你不必客氣。還有,我有名有姓,不要一直喚我殿下,聽了心煩。”

        男人聽完饒有興趣的挑眉“你真的和其他王城的人不一樣。”施柏宇不在乎的聳聳肩,王城那麼多神子,各各都愛擺神子的架子,又不差他一個,他就是喜歡自由,不想被綁在城中。“楊孟霖。”

        “啥?”一時還沒從上句話回神的施柏宇下意識的提出了疑問。

        “我說,我是楊孟霖。”

        原來他叫楊孟霖啊……名字還真好聽。孟字輩的話應該是長子吧?

        “你好。”施柏宇向他伸出了右手,楊孟霖猶豫了會兒,還是握了上去。

        “以後如果我們有再見面,記得,叫我施柏宇就好。”

        “那你也要記得,我叫楊孟霖。”

        “嗯,一言為定。”

-----

灑點微糖,可以看和正文有關,也可以當一個獨立的故事看。

好啦,祝各位週末愉快😊

       

       

       

       

       

       

       

       

       

       

       

卫择薄

赎罪(薛闫)二十六

我看不得你满目星河,更看不得他人如是。

对话还在继续。

领头又絮絮叨叨说了几句辱骂薛洋的话,下人点头附和。

“本来老主子隐退,咱哥几个儿好不容易过个安生日子,这薛洋一来,好嘛,计划全都乱了套,搞得我焦头烂额的。”

“是呀,他这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紧要关头插一脚。”

“还是个不知道从哪个沟沟里冒出来的毛头小子。”

“来来来,喝一口,喝一口。”

领头拿起杯咂吧了一口,侍女把刚刚上街买来的下酒菜摆好。

“对了对了,你知不知道这次掀起讨伐的人是谁。”

摇头。

“嘿,是那个王赋闲!”

“他没死?”

瞪大双眼。

“我也正纳闷呢,听说是有人把他给救了,还是一个身背双剑,一袭乌衣的仙...

我看不得你满目星河,更看不得他人如是。

对话还在继续。

领头又絮絮叨叨说了几句辱骂薛洋的话,下人点头附和。

“本来老主子隐退,咱哥几个儿好不容易过个安生日子,这薛洋一来,好嘛,计划全都乱了套,搞得我焦头烂额的。”

“是呀,他这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紧要关头插一脚。”

“还是个不知道从哪个沟沟里冒出来的毛头小子。”

“来来来,喝一口,喝一口。”

领头拿起杯咂吧了一口,侍女把刚刚上街买来的下酒菜摆好。

“对了对了,你知不知道这次掀起讨伐的人是谁。”

摇头。

“嘿,是那个王赋闲!”

“他没死?”

瞪大双眼。

“我也正纳闷呢,听说是有人把他给救了,还是一个身背双剑,一袭乌衣的仙人呢。”

几个人越说越起兴,薛洋没了听的意思,悄悄让纸人退出,又探知此处并无拥有灵力之人,看样子宋岚并不在。

闫大夫在医馆也并非什么风都透不进来,薛洋一事闹得沸沸扬扬,人尽皆知。这几日还有不少病人身受重伤前来求诊,一问,都说是死人作祟。

好不容易处理完最后一位病人的伤口,闫大夫端起一旁的茶杯,掌心传来冰凉的触感,“咚”的一声就放下了,正好被赶来看望的季川听到。

“义兄又有什么烦心事?”

闫大夫把玩着手中的茶盖,眼一眨不眨盯着,语气异常平静

“听说,你派人去讨伐薛洋了。”

“他栽赃圣教暂且不说,还绑走义兄。。。”

闫大夫抬眼看向季川,心中五味陈杂。

“义弟可是有心了。”

whisper~

因为鱼鱼第一次看综艺引发的“血案”


(4000字预警)

因为鱼鱼第一次看综艺引发的“血案”


(4000字预警)

PEACEMINUSONE

【个人书评】 《雅舍谈吃》

《雅舍谈吃》 梁秋实


饿啊饿…


【梁实秋先生是公认的华语世界中的一代文化宗师之一。他的许多文学作品都流播海内外,被人们赞为经典。其中“雅舍小品”更是他的代表作,先后印行了三百多版。《雅舍谈吃》是梁实秋先生一生在饮食文化方面才华的集中展示,如果您也喜欢吃,就和这位美食家一起去大饱口福吧!】——简介


美食大家!书里写尽了对记忆中食物的印象和看法。看的时候真的饿啊,从南到北从咸到甜,看得人有欲望。


是分小节的,闲暇时候可以看看。

《雅舍谈吃》 梁秋实


饿啊饿…


【梁实秋先生是公认的华语世界中的一代文化宗师之一。他的许多文学作品都流播海内外,被人们赞为经典。其中“雅舍小品”更是他的代表作,先后印行了三百多版。《雅舍谈吃》是梁实秋先生一生在饮食文化方面才华的集中展示,如果您也喜欢吃,就和这位美食家一起去大饱口福吧!】——简介


美食大家!书里写尽了对记忆中食物的印象和看法。看的时候真的饿啊,从南到北从咸到甜,看得人有欲望。


是分小节的,闲暇时候可以看看。


一蛋蛋蛋蛋蛋「叶帆」

【聂怀桑印象禁步】



终于完工了!



第一次尝试做禁步 而且是双面的!



串了两个星期的珠子终于穿完了!



会录成视频发到b站上



 「喜欢的小可爱可以私戳我!复刻🉑安排」



by一蛋「叶帆」



2019.10.13

【聂怀桑印象禁步】




终于完工了!




第一次尝试做禁步 而且是双面的!




串了两个星期的珠子终于穿完了!




会录成视频发到b站上




 「喜欢的小可爱可以私戳我!复刻🉑安排」




by一蛋「叶帆」




2019.10.13

香炉青烟冉,书阁落春风

杂谈魔道




江澄这个人毁誉半惨,有好有坏。


经常就是看到一些人说江澄哪里哪里全都不好,烦死,我不喜欢江澄,看到怼江澄特别严重的就会反驳,看到洗白的也会反驳,简单来说就是不粉不黑。


这一期专门怼三个问题。


1.江澄忘恩负义


2.是有人些说的,如果江澄当初和魏无羡一起护住温氏余孽,是不是就不会发生向原著后来的事呢?


3.是魏无羡比江澄更适合当家主!


一个个怼,按顺序,个人理解,言语过激,欢迎讨论,不喜别喷。


第一个问题


江澄忘恩负义这个观点我个人是有点赞同的。


这种做法确实有点过,毕竟温家姐弟在莲花坞灭门后还救过他和魏无羡二人,但他却在后来上乱葬岗...






江澄这个人毁誉半惨,有好有坏。





经常就是看到一些人说江澄哪里哪里全都不好,烦死,我不喜欢江澄,看到怼江澄特别严重的就会反驳,看到洗白的也会反驳,简单来说就是不粉不黑。








这一期专门怼三个问题。







1.江澄忘恩负义







2.是有人些说的,如果江澄当初和魏无羡一起护住温氏余孽,是不是就不会发生向原著后来的事呢?






3.是魏无羡比江澄更适合当家主!






一个个怼,按顺序,个人理解,言语过激,欢迎讨论,不喜别喷。







第一个问题






江澄忘恩负义这个观点我个人是有点赞同的。







这种做法确实有点过,毕竟温家姐弟在莲花坞灭门后还救过他和魏无羡二人,但他却在后来上乱葬岗找魏无羡的时候让他交出剩下的温氏余孽,以此来保全魏无羡,后面还有上乱葬岗看望魏无羡的时候就起了对温家的杀心(记不太清楚了)






可是江澄也很难啊!自己家被灭门了,任谁都不会对仇家没有恨意,温情一脉虽然救了他,可确实在他没有清醒的情况下,他又怎会有多感激,可能还觉得是魏无羡的一面之词也不一定,心中对温家的恨意肯定是大过于感激的。自己的好兄弟为了温家的人和自己决裂,他当然对温家没有任何好感。也至于有了这个忘恩负义。(感觉第一个问题有点敷衍)









第二个问题







有很多人也说,如果当初江澄和魏无羡一起保温情一脉事实应该就不会变成后面的那一出了,但我认为,如果江澄和魏无羡一起保温情一脉,江氏的未来就不一定会好走了。







换位思考,江澄是一家之主,在家族灭门后要扛起重任是一个很艰巨的事情,一举一动都被世人看着,议论,他要考虑自己,考虑魏无羡,考虑云梦江氏,很难的。本来江家因为魏无羡修鬼道的事就已经被好多世家排挤(不确定是不是应该用这个词)地位本来就不够牢固,如果再和魏无羡一起保温氏余孽,那么就光凭金光善散播的舆论就能够把江氏击垮,推出五大玄门世家之外(当然现在是四大家族)有多少人不知道想进五大家族,这时候不就来了一个机会??世人一起把对原著老祖所做的事推到江氏上????江氏一经灭门之祸再次被众仙门败家围剿????那么,我想,如果真的如此,那么以后就再也没有云梦江氏了吧。






第三个问题




江枫眠时常说,魏无羡很懂云梦江氏的家训“明知不可而为之”,很有江家风骨之人。





确实没错,潇洒不羁,侠肝义胆……有不少比江澄厉害之处,但也不是全比江澄厉害吧!?






有些同人文写魏无羡比江澄哪都厉害,也把魏无羡写成了夷陵魏氏宗主,还五大玄门之一,我就想说,呵呵!魏无羡他真的比江澄适合做家主吗?








首先从魏无羡要保温氏余孽就能看出来,魏无羡认真考虑过后路,他知道这样会被世人不容,所以让江澄弃了他,防止拖累江家。自己独自带人移居乱葬岗。







如果魏无羡是一家之主呢??怎么办,还是这样吗?为救一个身份极其危险的人而拉下整个家族吗???为了报救命之恩就把家族的人当什么了??那些入你家族的门生,他们的救命之人又不是温氏,难道他们也一定要救温氏之人吗???








恕我直言,那些门生的命也是命,不可能因为你一个人的事而赔上自己。








如果魏无羡是家主的话,那他明显没有考虑好这一点,但是他应该是考虑过,也想过,只不过做的不够好而已。









所以,我认为,就算魏无羡没有失金丹,那他也会和江家先祖江迟一样,成为一代游侠,或者是一代仙门名士,而不是家主。反之,我认为江澄就做的不错,不过还是忘恩负义了,做家主可以,仙门名士就会有点那个了。。。






个人见解,言语激烈,欢迎讨论,不喜勿喷。tag乱打的,打错告知,及时修改。



不是江澄毒唯,脑残粉,江澄粉丝都算不上!



不是魏无羡黑,只是对于那几个问题,魏无羡的确是有缺点的。







就此告辞!





Onlypain

@网线总部(我在努力了!!

竹老师的『别哭』女主cos(低配)

大多数都是私设成分,主要是我太丑了还没背心,跪下给竹老师道歉!!😭😭

试着和老师的滤镜风格变得一样,我太菜了。

@网线总部(我在努力了!!

竹老师的『别哭』女主cos(低配)

大多数都是私设成分,主要是我太丑了还没背心,跪下给竹老师道歉!!😭😭

试着和老师的滤镜风格变得一样,我太菜了。

卫择薄

赎罪(薛闫)二十五

坏事情总是会堆到一起发生,似乎意欲压垮你。

许粟忙着照顾乌骨,线人反目,闫大夫失踪,还有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宋岚,现在藏身之所被发现,门外又来了一群自诩正义、不知好歹的讨伐之人,薛洋变得愈加疯魔。

薛洋不顾一切的向黄昏崇明中注入灵气,催动尸体,召唤傀儡,大杀四方,他可管不了生民的死活。


奔赴薛洋所处之地的宋岚察觉到异动,立刻折返去药仙谷,双眼所及尽是杀戮之景,死尸攻击百姓,新死之人反生复而欺害他人,来不及逃脱的孩子被扯掉一条肉胳膊,鲜血喷涌而出,宋岚一连踹飞几个尸化的人,一个箭步接住了被抛出的小孩子。还未来得及对那倒地的傀儡再补上一剑,后方便被围上了,宋岚腹背受敌,艰难杀出重围,飞上了山。...

坏事情总是会堆到一起发生,似乎意欲压垮你。

许粟忙着照顾乌骨,线人反目,闫大夫失踪,还有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宋岚,现在藏身之所被发现,门外又来了一群自诩正义、不知好歹的讨伐之人,薛洋变得愈加疯魔。

薛洋不顾一切的向黄昏崇明中注入灵气,催动尸体,召唤傀儡,大杀四方,他可管不了生民的死活。


奔赴薛洋所处之地的宋岚察觉到异动,立刻折返去药仙谷,双眼所及尽是杀戮之景,死尸攻击百姓,新死之人反生复而欺害他人,来不及逃脱的孩子被扯掉一条肉胳膊,鲜血喷涌而出,宋岚一连踹飞几个尸化的人,一个箭步接住了被抛出的小孩子。还未来得及对那倒地的傀儡再补上一剑,后方便被围上了,宋岚腹背受敌,艰难杀出重围,飞上了山。


带领讨伐者的是王赋闲,他深知傀儡力量强大,因而散出消息,将薛洋恶行通通抖落出来,这一举自然招来不少江湖人士,本来对圣教刀剑相向者也都立刻变了一副模样。


深夜里,薛洋分灵放出纸人打探消息,虽说被讨伐之人围了水泄不通,但小小灵术又有谁能知晓呢。纸人附在圣教一人的身上,随他到了落脚的旅店厢房之内,有几个着装相同的人正在谈话。

“现在才来,误了事你可担待不起。”

看样子像是领头。

“小的这不是给您弄了些上好的酒来。”

被附之人将酒瓶打开,摆好碗,斟满。

“嘿,你说咱们要是能取了那薛洋的首级,老主子一看之前绑架小少主的人死了,一高兴,那得给不少赏赐吧。”

“我看不尽然。小少主回来几日,老主子也没派人慰问,反倒是季川那小子跟上心。”

薛洋听到这儿,大概就明了闫大夫的处所了,暗笑几声,转而想到那所谓上心的季川,眼底慢慢晕满了风暴。左手握住腰间的锁麟囊,攥紧又怕什么似的轻抚几下。

'我马上就来找你。'


爆跳糖haha

ooc严重
素材来自《幸福砂糖》漫画

阅读顺序(右向左)

(封面不是幼只是我奇怪的制服癖而已谢谢(*°∀°)=3)
年上(善)x幼下(炭)

台词尴尬作画崩坏(但是不喜勿喷)
还请多多谅解Q_Q

ooc严重
素材来自《幸福砂糖》漫画

阅读顺序(右向左)

(封面不是幼只是我奇怪的制服癖而已谢谢(*°∀°)=3)
年上(善)x幼下(炭)

台词尴尬作画崩坏(但是不喜勿喷)
还请多多谅解Q_Q

哦吼 完蛋

自己做定制手机壳的图样

自己做定制手机壳的图样

あい萘布のかねこ(芮雪Annie)

向同学借的明信片临摹qwq,第一次的拍糊了。。。侵权删

看!别人家初一的画技VS我初一的画技,我算什么东西,我连个东西都不是🌚💦

向同学借的明信片临摹qwq,第一次的拍糊了。。。侵权删

看!别人家初一的画技VS我初一的画技,我算什么东西,我连个东西都不是🌚💦

夷陵见狗怂(开学无限拖更,停更)

【苍生不配!】序

Emmm,本来想写众人看魔道,不过这种梗有点寻常,就写魔道众人看天官吧,别问我为什么不带大哥,我没看过渣反(日常不带大哥玩的我)

时间线,尘埃落定几年后

注定一个巨大的坑,天官比魔道多好多😂😂😂

不要问我为什么还在,计划赶不上变化,我不去军训了,所以就滚过来更新了

————————————————————————

“这……这是哪里?”

仙门百家刚醒来,就身处在一个奇怪的地方,没有灵力傍身,虽然能感觉到金丹确实还在丹田内,却无法运作

有不少人发现虽然大半个仙门百家都在这里,但还是有几个大人物不在

比如夷陵老祖魏无羡和含光君蓝忘机,江宗主和泽芜君,金宗主,蓝宗主,蓝副宗主,蓝...

Emmm,本来想写众人看魔道,不过这种梗有点寻常,就写魔道众人看天官吧,别问我为什么不带大哥,我没看过渣反(日常不带大哥玩的我)

时间线,尘埃落定几年后

注定一个巨大的坑,天官比魔道多好多😂😂😂

不要问我为什么还在,计划赶不上变化,我不去军训了,所以就滚过来更新了

————————————————————————

“这……这是哪里?”

仙门百家刚醒来,就身处在一个奇怪的地方,没有灵力傍身,虽然能感觉到金丹确实还在丹田内,却无法运作

有不少人发现虽然大半个仙门百家都在这里,但还是有几个大人物不在

比如夷陵老祖魏无羡和含光君蓝忘机,江宗主和泽芜君,金宗主,蓝宗主,蓝副宗主,蓝老先生

以及有一两个还想起了当时为魏无羡说话的“绵绵”

但无一例外,这些人和魏无羡多多少少有一些关系,而且并不能算差,所以也有不少人在揣测是不是魏无羡要复仇了

不过还没等谩骂的声音说出口,另一个方向就传来的一阵脚步声和说话声

当人影越来越近时,众人震惊无比,不光是之前不在的那些人,还出现了很多已死之人

一群人慢悠悠走过来,看到众人的第一反应也是震惊的,但让众人更加震惊的是江澄和魏无羡

他们两个自从观音庙事件后关系虽然不能说非常差,但也好不到哪里去,如果不是蓝忘机在场,江澄都可以马上一鞭子过去,但此时空间内却充斥着两人的笑骂声,好似当初的云梦双杰

不过要自动忽略掉冷的要杀人的蓝忘机就是了

还有被复活的聂明玦和金光瑶,所有人都以为他们在棺材里会斗的天昏地暗,可如今走在一起也是十分融洽,再看聂怀桑,一脸:我把你们关一起不是让你们去谈恋爱的既视感

江枫眠夫妇虽然没有太大的互动,两人却全程牵着手,一脸微笑的模样

再又了解更多的,看到走在一起的宋岚,晓星尘,阿菁姑娘,还有……薛洋,宋岚始终黑着张脸,薛洋几乎是抱着晓星尘走的,而晓星尘一边看着薛洋,一边给一旁闹别扭的阿菁顺毛

最关键的是据他们了解,这几人都有不等的残疾,阿菁和宋岚直接不是人,可现在,晓星尘不瞎了,薛洋不残了,阿菁和宋岚都……复活了?

众人都好奇,这几人是怎么释怀的?

不过这都是过去式了,如今一众人沉默相互对视,魏无羡一群人的笑容僵在脸上,气氛甚是诡异

仙门百家沉默是因为他们不知道说什么,而另一群人沉默则是因为他们看到了百家身后的,一块屏幕

是的,魏无羡他们在来之前刚看完了《魔道祖师》这本书,这又是要闹哪样?

金凌最先开口道:“这又是要读书吗?”

魏无羡揉了揉金凌的头:“应该是吧,希望第一句别在给我出来个魏无羡死了,大快人心”

江厌离和蓝忘机略带斥责道:“魏婴/阿羡”

而金凌则是一脸嫌弃道:“我已经是宗主了,你……你!”

魏无羡笑道:“还是那句话,我打过的家主没有一百也有八十,参考对面,问问有几个人没被我打过”

无奈,金凌只好委屈的整了整头发,找了个视角比较好的地方坐下:本宗主委屈,本宗主不说

而其他人也不再说话,各自找了个地坐下,但百家还是一脸莫名其妙的站着:刚刚都发生了啥?

尤其是江澄走到人群中,那种下一秒紫电就会甩出了感觉让他们瘆得慌,毕竟他们没有灵力,那些人有没有还不知道啊,而聂怀桑看向他们的时候一脸同情(幸灾乐祸),仿佛在说:各位,自求多福吧

而众人还没莫名其妙完,空间内就回响起一声

“魏无羡死了,大快人心!”

魏无羡:艹,这是让我们重看一遍?

不过这话他是不敢说出来的,毕竟前有小辈,后有长辈

而众人则是一阵尴尬,因为魏无羡死的那13年里,他们一直是这么想的

不过那句话说完后又陷入了一片死寂,片刻后,屏幕中出现了八个大字:天官赐福,百无禁忌

这八个字他们都是认识的,凑在一起也还是认识的,但又莫名其妙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屏幕再一次变化,只留下了“天官赐福”这四个字,然后响起了一个不男不女,但异常凄惨的声音

“殿下!苍生不配啊!!”

————————————————————————

本文并不是走欢快沙雕线,但肯定是有欢快成的,还有我脾气讲真的一点都不好,所以

澄黑虞黑滚,魔道天官黑粉滚,秀秀黑粉滚谢谢

以及还有那些小可爱想要@评论区流言哦

@葬心  @詩中的雨

卑微作者求评论

あい萘布のかねこ(芮雪Annie)
“我手里有两粒药,一粒治病,...

  “我手里有两粒药,一粒治病,一粒致命。你,选一颗吧。”我对我的病人这么说道。

“我不是杀人的恶魔,我只是让病人拥有掌控生死的权利。”面对庄严的法庭,我只能抛下这句话。

——莉迪亚·琼斯

(医生黑化了,不用在意,欢迎抱图)(说的好像有人想抱图一样🌚)

  “我手里有两粒药,一粒治病,一粒致命。你,选一颗吧。”我对我的病人这么说道。

“我不是杀人的恶魔,我只是让病人拥有掌控生死的权利。”面对庄严的法庭,我只能抛下这句话。

——莉迪亚·琼斯

(医生黑化了,不用在意,欢迎抱图)(说的好像有人想抱图一样🌚)

暮司吃慕斯(初三自闭中

[杰佣]论如何当一个正确的朋(zhu)友(gong)

第十一章 旅行(1)


·主播杰×主播奈


(去旅游的那座城是奈良嗯,都是鹿2333。还有这并不代表四位是日本的,因为文里各地的位置和现实中的不一样嗯)

城内初云月他们基本是都玩过了,那么是时候去别的地方玩啦。

“决定就是你了~”初云月在查了查适合旅游的地方后,如此说着。

于是呢,第二天,三人+杰克(杰克已经是家人了,所以也要一起去233)就开始了查找攻略。

“真的要去那吗……”杰克似乎并不想去。

初云月道:“那边有很多超——可爱的鹿诶~当然要去。”

奈诺娜也点了点头。

“哦~我懂了,”初云月道,“杰克,你是怕奈布和鹿太亲近对吧?哈哈哈哈哈和...

第十一章 旅行(1)


·主播杰×主播奈


(去旅游的那座城是奈良嗯,都是鹿2333。还有这并不代表四位是日本的,因为文里各地的位置和现实中的不一样嗯)



城内初云月他们基本是都玩过了,那么是时候去别的地方玩啦。



“决定就是你了~”初云月在查了查适合旅游的地方后,如此说着。



于是呢,第二天,三人+杰克(杰克已经是家人了,所以也要一起去233)就开始了查找攻略。



“真的要去那吗……”杰克似乎并不想去。



初云月道:“那边有很多超——可爱的鹿诶~当然要去。”



奈诺娜也点了点头。



“哦~我懂了,”初云月道,“杰克,你是怕奈布和鹿太亲近对吧?哈哈哈哈哈和鹿吃醋,可以有可以有。”



“才不是……算了,听你们的。”杰克撇过头,说道。



“那么,继续查攻略吧。”奈诺娜道。



——



晚上依旧要直播,所以四人只能在早上尽快的玩。

现在三人已经是b站的签约主播,虽然有固定工资却不会让人白赚钱——也就是说他们在旅游期间还是要直播的。

所以他们事先和b站与粉丝们说的是:“要出去旅游,所以可能有几天不能直播。”

咕咕咕。(划掉)



于是呢,四人在下了早上到达目的地的飞机后,以最快的速度赶往了酒店,在柜台登记入住。



然后四人出了酒店,找到了选好的餐厅,吃完了午饭。



现在,就是美好悠闲的下午时光了。



初云月还蛮喜欢甜品的,毕竟在军部根本没有机会吃到什么甜的食物。应该说有饭吃就很不错了。



于是呢,在看到奈良的各种甜品的时候,她几乎把所有甜品都买了一边,还塞了一些给其他三位。然后呢四位就一边走,一边吃着这些甜品。



幸好四位有锻炼的习惯,还基本吃不胖,不然这样吃东西大概会胖的没粉丝。



“杰克,给我喝一口。”奈布看着杰克手上的奶茶。



杰克把奶茶向奈布送去,奈布很自然的把吸管转过来,喝了几口。



“嗯,很好喝。”奈布评价道。



杰克又把吸管转了回去。



随后,他说道:“小奈布,我能吃一口冰激凌吗?”



奈布盛了一勺冰激凌,说道:“张嘴。”



杰克稍微蹲下来了一点,乖乖的张开了嘴。



冰激凌的味道在口中蔓延,杰克笑了。



奈布抽出了勺子,继续吃冰激凌,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两位,你们互喂的真的太自然了,但为什么会如此的毫无违和感啊啊啊啊!初云月的内心吼道。



“诶,看来他们两个相处的很不错嘛。”奈诺娜笑了一笑。



——他们三个人活在世界上也能很幸福呢,多余的你,是不是可以去死了呢?反正活着也只会拖后腿。



不知从何而来的声音如此清晰,奈诺娜在心中对自己说道:“不要信它,这是假的……”



这声音在奈诺娜耳边说了许多句话,奈诺娜也基本确定这是幻觉。



但……是从何而来的幻觉呢?(潜意识里来的,所以说诺娜小姐姐是很自卑der,然后在潜意识里想自杀……[心疼.jpg]基本可以算抑郁症了)



“不要信它,我得好好的活下去……”奈诺娜安慰着自己。



但是,我活着,貌似并没有什么意义啊。



“唔?怎么了吗,诺娜?”初云月察觉出一丝端倪,如此问道。



“啊,没事……”奈诺娜终于回过了神。



“那就好。”初云月道,随后跑到了落后的奈诺娜身边,挽住了她的手臂,笑了一笑。



这个笑容,是奈诺娜对抗那个声音的最后的力量。



但这个笑容,也是末日前的最后一缕阳光……



——



四人很快就走到了奈良公园。



来的路上,鹿随处可见。但公园里的鹿比马路上多了很多。



四人便去买了一点鹿的饲料,然后开始喂鹿。



奈布在手上撒了点饲料,鹿争先恐后的前来抢吃的。



鹿的舌头时不时会舔到奈布的手,杰克在旁边盯着,有一点点炸毛。



“哈哈哈快看杰克,貌似真的在吃鹿的醋哈哈哈。”初云月悄悄地对奈诺娜说着。



奈诺娜一手喂鹿,一手摸了摸鹿的背脊。她也笑了几声。



“话说,听说不给鹿饲料会被鹿撞?我来试……诶诶诶等等真的来撞我了?唔啊啊啊啊——”



“乖乖乖……别来撞我……饲料都给你们。”她弱弱地说。



一大堆鹿都来吃饲料,所以很快就都喂完了。四人去厕所洗了洗手。



奈布被杰克盯得发毛,他问道:“怎么了嘛?”



杰克盯着奈布刚擦干的手,走上前蹲了下来,举起奈布的手,也舔了舔。



然后他浅浅的亲了一下奈布的嘴角。



奈布呆了几秒,在杰克笑着转身走后,拉了拉兜帽。







第十二章 旅行(2)



(中元万灯节的时候奈良的若草山应该是不对外开放的来着,但……写文需要嗯)



“今天是中元万灯节,听说春日大社有在灯上写愿望的活动诶。”初云月看着文件夹里的旅游攻略,如此说道。



“是嘛?那晚上去玩玩吧~”奈诺娜道。



初云月道:“好啊。我问问奈布和杰克。”



随后,她走出了房间,按了按隔壁的门铃。



——



奈布一大早从杰克的怀里熟练地钻了出来。(大雾)



这个温泉酒店的卧具是榻榻米。于是呢奈布和杰克便把两张榻榻米合并成了一张。不然一张挤不下两个人,除非两个人靠的很近。



但奈布并不想这样,原因是靠太近的话他有可能紧(hai)张(xiu)到睡不着。



但不知道什么时候杰克抱住了奈布,导致两个人还是像睡在一张榻榻米上一样,贴的很近。



奈布在感叹杰克的香薰的助眠效果的同时,也微微红着脸在内心喊道:“大意了,真的是太大意了!!!”



说实话,杰克已经这样很多次了不是吗,趁他睡着的时候抱住他……



奈布想道:下一次杰克抱住我的时候我一定会一个过肩摔把杰克摔下床。



躺在床上是怎么过肩摔的啊喂……(划掉)



这时,门铃响了。



“来了。”奈布道。



杰克被门铃吵醒,然后发现怀里的那一团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



哦,对啊,那一团在玄关那里开门来着。



杰克微微的叹了口气。



抱着奈布睡觉还是蛮舒服的,如果可以的话希望在他醒来之前奈布不要离开。



“嗯?晚上去春日大社参加活动吗?可以啊,我去问问杰克。”奈布的声音从门那里传过来。杰克向门那里走去。



奈布与初云月核对道:“今天是不是还要去斑鸠寺和奈良公园的东大寺来着?毕竟昨天只是去喂了会儿鹿来着。然后明天要去若草山,对……吧……”奈布忽然停住了。



身后突然有了一点重量,奈布的身体被人环住。



杰克从后面抱住了奈布。



“……放开我……”奈布转头,低声对杰克道。



“不要。”杰克简短而迅速的答道。



“噗。”初云月笑了一声,然后说道:“好了,先不打扰你们两个了。有什么事的话,我们待会儿吃早饭的时候再说。走了~”



随后初云月意味深长的笑了笑,然后关上了门。



刷卡,打开自己房间的门,关上门,脱鞋。做这些动作时,初云月脸上的笑容从未褪去。



奈诺娜推开了连接玄关和房间的门,看到了初云月脸上这好像有什么大喜事发生了的笑容,略有疑惑。



“怎么了吗?”她问道。



“奈布和杰克相处的很~好,虽然被喂了一堆狗粮,但我还是很高兴奈布终于找到了对的人呢,”初云月回答道,“我觉得可以找个合适的机会把奈布嫁出去了。”



“啊哈哈哈哈,看来我弟长大了呢……但嫁人还是日后再谈吧哈哈哈。”奈诺娜道。



“怎么?舍不得?”初云月问道。



奈诺娜答道:“有一点吧。而且过些时日再看看奈布想不想什么的。毕竟是终生大事,本人和作为姐姐的我都要深思熟虑后再决定。”



“嗯嗯,我家诺娜果然思考的很周到。”初云月赞道。



“还好啦……”奈诺娜笑道。



她的脸上忽然闪过一丝慌乱。



“嗯?怎么了吗?”初云月看着奈诺娜的脸色有一点苍白。



“啊,没事没事。”奈诺娜微微笑了一笑,但眼底却是无尽的惶恐。



初云月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笑着道:“那就好。话说也是时候去吃早饭了。走吧?”



“嗯,走吧。”奈诺娜起身。



——



初云月走后,杰克终于撒手了。



奈布转过身,刚想说些什么,便被杰克亲了一下额头。



“迟到的早安吻。”杰克解释道,“话说小奈布根本没有主动亲过我诶……”



“啧……那,你要我亲哪?”奈布问道。



杰克愣了愣——他没想到奈布会这么问。但很快他就眯眼笑了笑,指了指本想指嘴唇的手指顿了一顿,指向了额头,他道:“这儿。今天的话亲额头就好。”



随后他便闭起了眼睛,等待着奈布。



过了几秒,奈布终于亲了上去,虽然是浅浅的一下,但足以让杰克感到开心了。



杰克睁开了眼睛,抱了抱奈布。



“好的,等我洗漱一下就去吃早饭吧。”杰克道。



“嗯。”奈布应道。



——



奈诺娜和初云月先行到了酒店的餐厅,杰克和奈布也在不久后就来了。



四人拿完了食物后,便在位置上说起了话来。



“哎,酒店里的食物果然没有我家诺娜做的好吃。但也很不错了呐。”初云月道。



“没有吧……酒店里的应该比我做的好吃。”奈诺娜道。



“不,姐你做的比较好。”奈布道。



杰克也点了点头,对奈布的话表示赞同。



“我就说吧~”初云月笑着道。



奈诺娜也笑了笑。



杰克在解决完盘子里的食物后,又走去拿食物了。



随后,他拿回来了一个蛋饼,还有一点华夫。



“诶?杰克,哪儿拿的蛋饼啊?给我蹭点。”初云月道。



“不给,自己去拿。”杰克道。



随后他切了一点蛋饼,用叉子把它叉了起来。



他对奈布道;“张嘴。”



奈布乖乖张开了嘴。



软软的蛋饼再加上里面的馅料,十分鲜美,且口感也很不错。且奈布发现了里面的馅料基本都是他喜欢的。



杰克又切了块蛋饼,塞进了嘴里。



由于他和奈布的口味都差不多,所以就算是按奈布的口味选自己也会觉得味道不错。



“嗯,这蛋饼蛮好吃的。”奈布道。



随后奈布也吃完了盘子里的食物。看着杰克拿的华夫,奈布想着:要不我也去拿一点吧,看上去很好吃的样子。



但是,很不幸,华夫被拿光了。



于是奈布只能拿一点别的想吃的,然后回到了座位。



“奈布,要尝一尝华夫吗?”杰克笑着问道。



“……嗯。”奈布回答。



“正好我也吃不下了。”杰克道,把装有华夫的盘子推给了奈布。



“谢谢。”奈布道。



初云月干咳了几声:“咳咳。好吧,那我们来说正事。”



“今天是中元万灯节,春日大社那边有活动。所以呢,吃完早饭在休息一会儿后,我们会先去斑鸠寺。在那玩一会儿,吃完午饭。然后我们和昨天一样,前往奈良公园,去参观东大寺还有别的神社啊什么的。然后去吃晚饭。最后呢,就是今天的重头戏——春日大社的活动~可以去那里的灯笼上写下愿望,以求保佑啊什么的呐。”初云月道,“嗯嗯,基本就是这样。还有什么疑问吗?”



其他三人摇摇头。



“好的,那么现在回房休息一会儿,然后就出发吧~”初云月道。



刚要起身离开,杰克就听到了一个有点熟悉的声音:“嗯?杰克?”



杰克转过身,看到了一个身材魁梧,只比他矮一点的男人。



“哦,班恩?好久不见呢。”杰克打招呼道。



“嗯,好久不见。”班恩也同他打招呼道。



“看到了鹿我就想到了你,没想到真的遇到了呢。”杰克感慨道。



“嗯嗯,班恩是很喜欢鹿来着。话说杰克和你是什么关系呀,班恩?”班恩旁边站着的一个女孩子问道。



“哦,他是我大学同学。”班恩介绍道。



“原来如此。真是的,早说嘛。我很早就想见见杰克大大了。”那个女孩子道。



“等等!你是幸运儿大大吗?”初云月突然道。



“诶呀,被发现了。”她,哦不,他吐了吐舌头。



“诶?是那个女装大佬加伪音大佬嘛!?话说真的完全没看出来你是个男孩子诶……”奈诺娜感叹道。



“真的……看上去根本是个可爱的女孩子呢。”奈布也说道。



杰克微微转头看了一眼奈布,又收回了视线。

哦豁,好像说错话了。



“好啦,我最喜欢的人还是你。”奈布小声对杰克道。



杰克满意地笑了笑。



“话说这么说起来……有传闻说你们俩是恋人,没想到是真的嘛。”初云月道。



“其实很早以前就是了。现在都快打算结婚了。”幸运儿靠在了班恩的肩膀上,笑着道。



“哦,对了。今天不是中元万灯节么,如果有时间的话我们一起到奈良公园去玩一圈?”杰克道。



“巧了,我们下午正好也要去呢。”班恩道。



“唔?那正好一起玩呗,”初云月道,“顺便我超想学伪音的~幸运儿大大有时间能不能教教我呐?”



“当然可以啦。”幸运儿笑着说道。



“话说,没认错的话这三位就是奈布、奈诺娜和浮月了吧?明明这么好看,录视频还不露脸……”幸运儿叹道。



“我们怕出门被粉丝认出来嘛。”初云月答道。



“啊,对了。今天回来的时候开一局自定义怎样?”奈布提议道,“虽然人数不对,但可以多打几局。我挺想和你们过过手的。”



“其实还是时常会在游戏里遇到的呢。”奈诺娜笑了笑。



“嗯,我觉得可以诶。班恩呢?”幸运儿道。



班恩道:“可以啊,早想会会你们几个人皇了。”



“好的~那么今天的直播就这么定好了。和班恩大大和幸运儿大大一起开几局自定义。”初云月道。



“就这样吧。”奈诺娜笑着说道。



“那我们先走了。待会儿见。”杰克道。



“再见。”班恩道。





第十三章 旅行(3)



于是呢,在一切准备妥当之后,四人就出发了。



“呐,我们现在先要去斑鸠寺。”初云月指了指地图。



“哇,真的好期待在那里看到作为最古老的木构建筑群的西院伽蓝呐。”奈诺娜道。



“唔……”看着度娘上搜到的各种奇怪的传说以及下面资料提供者的想法,奈布也陷入了沉思。



半晌,他说道:“杰克,我们去看看这上面说的是不是真的吧。特别是‘池内的青蛙’都是独眼那条。”



杰克的手揽住了奈布,然后下巴抵在了奈布的肩上,看向了奈布的手机。



“…...”



“嗯?”杰克转头对上了奈布的眼睛,装作疑惑的样子。



“不,没什么。”



杰克看着手机上列着的几条传说,还有下面写着的“事实应该是怎样怎样”,笑了一笑。



“哎,下面不都说了事实应该是怎样了吗。算了,可以啊,我陪你。”



杰克把手收回,伸了个懒腰。



然后,他说道:“但是,有报酬吗?”



“没有谢谢。”奈布快速答道。



“嗯——?”



“其实我忽然觉得一个人去也蛮好的诶。”奈布笑着道。



“……奈布,你变了呢。”杰克的语气中略带着悲伤,似乎是要哭出来的样子。



“等等,请不要崩人设谢谢,我答应你了。你想要什么?”奈布问。



“真的?那……”杰克指了指脸颊,顺便解释了一句,“亲这里一下。当然,回去亲也可以。”



等等说好的今天只亲额头的呢。



话说照着越亲越下去的趋势,容我猜猜下一次就是亲嘴唇了吧……



好了回归正题。



“啊嘞?看来他们相处的不错嗯。就是这狗粮齁甜齁甜的……”初云月轻声对奈诺娜讲道。



“该说是好还是不好呢……”奈诺娜笑了笑。



“应该是好吧。”初云月也笑着说道。



又过了一会儿,车停了下来,斑鸠寺到了。



“哦,到了。各位,下车了。”初云月道。



“走吧。”奈诺娜道。



随后,过了一会儿,四人便到达了南大门。



“哇。拍照拍照。”初云月拿出了相机。



作为境内入口处,南大门真的很能凸显出斑鸠寺的宏伟。



“呐,时间不多了。该走了哦。”奈诺娜道。



“好的好的~”初云月答道。



“那我们两个先进去玩了。最后在西院伽蓝集合吧。”杰克提议道。



“嗯嗯。好啊。”初云月道。



“先走了。”奈布道。



“待会儿见。”奈诺娜道。



奈布和杰克走到了一个池塘那里。



“啊,没有青蛙。”奈布道。



然后呢他们走到了五重塔那里,右边的建筑就是西院伽蓝。



旁边有个池塘,依旧没有青蛙。



“诶……算了,先去五重塔里面看看。”奈布道。



那里面的九轮果然有四把镰刀。



“嗯嗯,确认了。有一条是真的。”杰克道。



“唔……其他的基本上现在都看不到。那我们就边走边看边找青蛙吧。”奈布道。



“感觉要做的事情好多呢,”杰克笑了笑,“我要报酬的时候应该指嘴唇才对……哎,便宜你了。”



奈布在杰克看不到的角度吐了吐舌头。



杰克趁奈布不注意,牵起了他的手。



“喂,你……”奈布还想说什么,但杰克的食指抵在了他的嘴唇上。



“好啦,如果你是因为害羞而拒绝我的话,很抱歉,这里并没有多少人。”杰克道。



奈布:“.…..算了吧,随你了。”



杰克笑了笑,牵得更紧了。



于是二人继续寻蛙之旅。



最后的结果是,一只青蛙都没找到。



“嗯。果然是传说。”杰克如此评价道,并且笑了笑。



“哎,那去西院伽蓝找我姐她们吧。时间也差不多到了。”奈布道。



四人在约定地点汇合。



“最后一件事——来神社不祈福怎么行呢?”初云月道。



她和奈诺娜很有默契的同时跪在了垫子上,双手合十,仿佛在祈祷一般。



而她们的心里在向神诉说着她们的愿望。



“好了,该奈布和杰克了。”奈诺娜道。



他们两人也像刚才的两个女孩子一样,虔诚的祈祷着。



“希望能永远永远和奈布过这样的生活。”杰克在内心说道。



“希望再也不要离开杰克,再也不要。”奈布祈祷。



祈愿完毕,四人离开,然后坐上了回酒店的列车。



“虽然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但还是很想问大家都许了什么愿呢……”初云月道。



“哈哈。所以别人是绝对不会说的啦。”奈诺娜笑着道。



“接下来是要先去找班恩他们,然后再去吃午饭。对吗?”杰克道。



“差不多是这样吧。”奈诺娜回答。



“啊啊啊,马上就能让幸运儿大大教我们配音了~好期待啊。”初云月道。



怀着期待的心情,各位来到了酒店门口和班恩与幸运儿汇合。



“这里这里~”幸运儿挥手道。



“来了。”初云月道。



六人汇合。



“走吧。”奈布道。



于是六人向餐厅走去。



作为六个颜值怪,一起走在街道上会收到许多目光,有男有女。



而幸运儿,这位女装大佬,收到了许多看起来像个直男的人的目光。



“看来没人发现呢。”初云月对幸运儿道。



幸运儿笑了笑。



奈诺娜道:“话说是真的看不出幸运儿大大是个女装大佬。要不是直播的时候说过性别,我现在还会以为大大是个女的。”



“过奖了。”幸运儿道。



三个女孩子……不对是二女一男在后面聊得很嗨,对比起来前面的三位可谓是很冷清了。



“毕业之后过得好吗?”班恩问道。



“嗯,做法医可以赚的钱也不少。更何况毕业之前我就已经得到资格证然后开始实习了来着。”



“……”奈布沉默地听着。



“毕竟小时候被一位医生收养了呢,关于医学的知识可以说是从小学起,比别人早了不知几年。”杰克道。



然后三位就没说什么。



后面的人聊得正火热,前面的三位却如在冰天雪地一样。



“话说,你是怎么遇到幸运儿的?”杰克忽然发问。



班恩答道:“这是裘克那家伙的死党,也就是那位橄榄球员的朋友,然后某一次聚会的时候就认识了。那次聚会你说你接了案子,很忙,就没来。”



“然后就一见钟情了?”杰克道。



班恩点了点头。



“还真是有缘呢。”杰克淡淡地笑了笑。



——



走着走着就到达了目的地餐厅。



“各位,薰衣草蛋糕可是这的特色,要不要人手一份?”幸运儿推荐道,随即他又想起了什么,道,“唔……班恩如果不想吃的话可以不点哦。”



班恩点了点头——他不是很喜欢吃甜食。



各位看好了菜单,点好了菜,便开始了各自的“聊天”。



因为这里有WiFi,奈布他们很有默契的打开了游戏,而两位女孩则聚在了幸运儿旁边。



因为这里是杰佣的文,所以我们还是看杰佣那边吧。(?)



开了一局自定义呢。



邀请了两个粉丝后,游戏便开始了。



杰克用的盲女,奈布依旧用佣兵,然后两位粉丝用的分别是医生和空军。



因为杰克用的是盲女,所以遵从本职,开始修机。



这局的地图是军工厂,杰克现在在集装箱那里。



屠夫的预警心跳响起,杰克不知为何有一丝兴奋。



毕竟他还蛮想用盲女溜屠夫呢。



然而预警心跳不久后就消失了。



医生十分皮的用蛇皮走位绕着屠夫,看得出来是个人皇。



啊……算了,专心破译。杰克想道.。



此时奈布跑了过来。



然后屠夫的预警心跳响了起来。



医生被打了一刀,然后在杰克不远处的板区绕着屠夫。



二位就在不远处安心的破着译,安心的看着队友绕屠夫。



好吧杰克用的是盲女所以看不到。



一台机修完了,杰克转向了三板区的机。



队友倒地,杰克依旧专心破译。



队友被挂椅子,杰克依旧专心破译。



“哇……你今天不皮嘛……”奈布难以置信道。



“为了以后给你挡刀。”杰克道。

???盲女给佣兵挡刀,讲究。



然后队友被奈布救了下来。



班恩去追医生,但医生很快的自摸好了。



机还剩两台,杰克转向下一台机。



没想到在那里遇到了班恩。



班恩选择来抓杰克。



“哦呀,来抓我?放心,我会溜死你的。”杰克道。



于是直到机被开完时,杰克都在很顺利的溜着班恩。



门开了,班恩也有了一刀斩。



杰克往门跑的时候就这么被打倒了。



在被挂在了椅子上后,前来救援的空军先是压半救下了杰克,然后被班恩的一刀斩打倒地了。班恩先挂了空军,然后不久后用钩子抓住了盲女。

当然,空军的枪也被班恩骗掉了。



能平的局为什么要赢?



班恩选择守尸。



医生等到了一刀斩结束后先去救了杰克,但被班恩的钩子秒杀了。



能输的局为什么要平?



最后奈布来了,终于把杰克救了下来。



“哎,最后还是要我帮你抗刀。”帮杰克扛了一刀的奈布如此说道。



杰克笑了笑,说道:“我家小奈布最好了。”



奈布扶额,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对待这句话。



与此同时,两位倒地的队友同时喊道:“大大来救救我们啊啊啊!!”可惜两位听不见。(毕竟没有连麦嘛233)







第十四章 旅行(4)



吃完了一顿可口的午餐后,众人便来到了奈良公园。



因为春日大社的活动是在晚上,所以众人先去了东大寺。



“哎,这里的神社真多。”初云月吐槽道。



“可不是嘛23333。”奈诺娜附和道。



“话说我为什么没在这里的神社里看到过巫女小姐姐……”幸运儿有一点沮丧。



三位的七嘴八舌到了神社内就戛然而止。他们的神情足以突出他们的惊讶。



另外三位也露出欣赏、惊叹等神色。



大概是因为东大寺的那尊卢舍那大佛像。



先不说那尊佛像如何,他两面花瓶里的荷花惟妙惟肖,前面的鸟居十分宏伟壮观,且再加上他身后的圣光特效(233333真的是金色的圣光特效的纹路来着)上几尊小小的佛像,真是足以令人感到惊讶与欣赏。



等等我们这里不是写旅游的的文!就算标题是旅游但我们的实际目的是发糖!



咳咳,我们回归正题。



众人拜完神后又逛了几圈,就走了。



现在差不多是17:00左右,离春日大社的活动开始还有一点时间。



“哇……”奈诺娜的星星眼足以证明她超喜欢这里的风景。



“石灯和花树都好漂亮啊。”初云月道。



“这里的牌子……”奈布盯着被挂在架子上的牌子。



“嗯?怎么了吗?”杰克笑着问道。



奈布摇了摇头。



六人随后进入了春日大社。



“啊啊啊,我超喜欢这里的建筑风格的!”初云月道。



“哦哦!有巫女小姐姐在卖东西诶!”幸运儿激动地说道。



“呐呐,我们去看看吧。”奈诺娜提议道,顺便用手肘顶了顶奈布。



“啊,可以。”奈布答道。



“好的,那么走吧。”初云月道。



于是六人就走到了店铺那里。



“御守?唔……要买一个吗?”班恩问幸运儿。



“当然啦,”幸运儿看向了班恩,笑着道,“但……买哪一个好呐?”



看着不同颜色的精致的御守,幸运儿的选择纠结症犯了。



“淡蓝色的很漂亮诶!我就买它了~”初云月当机立断。



“我的话……买深蓝的吧。”奈诺娜道。



“你们都是看颜色买的吗……”奈布扶额。



“毕竟这个是全能守嘛,上面的字写的都是‘春日大社’,所以只要看颜色就好了。”初云月答道。



随后他就看见了杰克拿着两个白色的御守。



随即,他转身对奈布道:“呐,缘结守。这个是供情侣二人佩戴的,可以保佑他们两个的姻缘天长地久。”



奈布接过了其中一个。



“谢谢了。”奈布道。



“钱已经付完了。”杰克补了一句。



“嗯……但希望不会被粉丝看到呢。”奈布微微笑着道。



“那样的话他们绝对就知道我们两个的恋情了。”杰克也笑了。



奈布微微垂下了眼眸,似乎是在思考什么。随后,他伸出了手。

“呐,杰克,”奈布突然抱住了杰克,“……没事,就……让我抱一会,就一会儿。”



他希望能记住现在的感觉——就算以后要分离,也能依靠残存的感觉,感受到温暖。而最好的莫过于像这个缘结守所保佑的那样,天长地久,永不分离。



杰克也伸手环住了他。



“嗯。”



旁边那几位虽然不是单身但还是觉得自己的眼睛要瞎了。



“咳,问你们件事,”班恩问奈诺娜和初云月,“他们两个经常这样子吗?”



两人面无表情的点了很多次头。



“虽然平时奈布不会这样。”初云月补了一句。



“辛苦了呢……”幸运儿道。



“好了,各位该走了。”初云月放大了音量,这句话是对谁说的不言而喻。



幸运儿和班恩也选好了御守。众人付完钱后便走了。



“诶?你们两个人不买缘结守嘛?”初云月问班恩和幸运儿。



“你们两个不也没买嘛。”班恩道。



“我觉得御守只是保佑我们,但感情这种东西是人决定的,就算有保佑,但只要人不想继续这段感情,保佑便没有用了。而全能守不但比较实用,而且还可以挑颜色。”幸运儿道。



“最主要最主要的是,我觉得班恩不会离开我的。对吧?”幸运儿笑着问道。



班恩点了点头。



奈诺娜笑了笑:“很有道理呐。”



“其实我觉得杰克只是把它当成了和奈布在一起的证明呢。”她又道。



“嗯嗯。”初云月点了点头。



他们走着走着,便走到了紫藤花架那里。



“好漂亮……”奈布道。



“哦哦哦拍照拍照~”“快快快拍照发朋友圈和动态”“啊啊啊老夫的少女心”奈诺娜、初云月和幸运儿那里很热闹呢。



“嗯,的确很漂亮。” 杰克赞成道。



杰克笑了笑,看向了奈布。



奈布也看向了杰克,似乎有点不解。



杰克意味不明的眯起眼睛笑了笑。



花是很美丽的。



能比它还好看的人,是否如同从梦里走出来的一般,真实却令人害怕他的消失。于是不论何时,都将视线聚焦于他的身上。

亦或者是他本身便如此吸引人呢?

不论如何,我知道,那个人——

是你。



“啊,时间到了。”



在拍完照后,万灯节的活动开始了。



天色渐暗,所有的灯都被点亮,照亮了整个神社。



漫步在木灯之中,仿佛走到了桃花源中一般,美好而又梦幻。



“啊,真好看呐。”所有人都如此感叹着。



穿梭至终点,那里的木灯高高的挂起。



在此之下,是挂着很多很多美好的祈愿的架子。



“嗯。我觉得我们也可以写一下。”初云月道。



旁边的台子上放着笔和牌子,供人许愿。



初云月写的是这样的:希望现在的生活永远永远持续下去,希望奈诺娜永远都和我在一起。



奈诺娜则写的差不多:希望大家永远不会离开我。希望……



希望那个声音可以消失。



“我是不会消失的哦。因为这可是你心底最真实的声音啊,”它说着,“除非……你死了。”



奈诺娜不由得一丝慌张。



“走吧,诺娜。去挂牌子。”初云月笑着道。



眼前的人的笑容如此美好,但却仿佛下一秒就会破碎一般。



拜托了,月,永远不要离开我,拜托了。



奈诺娜并未想过,离开是双向的。



如果意识到了的话,未来也许会有所改变也说不定。



(意识到了的话,奈诺娜也会注意到初云月不会想离开她,她也不会想离开初云月,也就不会想死了)



杰克和奈布那边。



“呐,奈布你写了什么?”杰克问道。



“说出来的话,愿望可就不灵验了。”奈布道。



杰克怂了怂肩。



二人随后把牌子挂上了架子。



奈布转身去找奈诺娜她们,杰克则偷偷的看了一下。



“希望我不会和任何一个我在乎的人分别,特别是我现在所深爱着的恋人。

希望……能一直幸福下去





奈布·萨贝达”



上面如此写道。



“和我写的差不多嘛。”杰克看向它旁边的牌子。



“愿未来能同现在的时光一样美好。愿我最爱的人,奈布,能一直,一直和我在一起”



上面如此写道。



——————分割线——————

其实春日大社的全能守只有绿色的来着umm



话说其实万灯节的活动有一半是编的233333


以及啊,最近在思考新文的人设,因为是想按第五的推演写嘛,然后就在纠结杰克的坏孩子人格究竟写成是有原因才杀人的好还是以杀人为乐的好_(:з」∠)_如果是以杀人为乐的话剧情真不知道该怎么写……除非最后好孩子人格死了……不对也不能说死了,反正最后奈布和坏孩子人格应该会成为敌人吧?(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写才能最后让他们两个相爱_(:з」∠)_但我会努力再想想的)

还有就是要不要写成ABO呐……(花里胡哨2333)毕竟老友她强烈推荐写abo但是我真的不太会写_(:з」∠)_然后虽然老友会但谁知道她这个鸽子是不是整天咕咕咕呢2333




一蛋蛋蛋蛋蛋「叶帆」

【(暗恋)聂怀桑印象耳钩】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这其实是个聂怀桑印象耳钩(可改耳夹)

但是由于各种原因将名字起的特别花里胡哨「P4」耳钩配禁步和神棍 快活又自在!

等禁步做出来后将一起合照

可以选择一起打包带走「当然是要另做」

设计保护!!原创设计

来自于一个坚持喜欢聂怀桑小两年的姑娘

一蛋「叶帆」

2019.10.5


【(暗恋)聂怀桑印象耳钩】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这其实是个聂怀桑印象耳钩(可改耳夹)

但是由于各种原因将名字起的特别花里胡哨「P4」耳钩配禁步和神棍 快活又自在!

等禁步做出来后将一起合照

可以选择一起打包带走「当然是要另做」

设计保护!!原创设计

来自于一个坚持喜欢聂怀桑小两年的姑娘

一蛋「叶帆」

2019.10.5


紫色乄

约稿(滑稽保命)
20r一张白菜价
(狗头保命
和朋友画画突然兴致大发的产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敲她那朝天的鼻子,樱红的小嘴
满是特效的眼睛,那滴落的钻石眼泪
那彩虹的头发,天呐!

约稿(滑稽保命)
20r一张白菜价
(狗头保命
和朋友画画突然兴致大发的产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敲她那朝天的鼻子,樱红的小嘴
满是特效的眼睛,那滴落的钻石眼泪
那彩虹的头发,天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