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不知道打什么tag好

329浏览    70参与
安年是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子

听说这是小段子

·锤基(微盾冬,铁虫)

thor再一次火急火燎的跑到地球,闭着眼直接莽进会议室,扯着大嗓门喊:“我家loki又跑了!我的老天,忒大一个人就这么不见了pwp”

妇联众人齐翻白眼,bucky一边捧着盛满李子的果盘一边靠在Steve肩上,嘴里含着一颗李子,含糊不清的说:“百分之百你们又吵起来了,还不快去哄哄”

sam参和进来:“让他捅几刀就完事的事情还是不要来找我们了,too easy”

thor泪眼汪汪的看着地板,自顾自的说“明明我和loki最近也没吵啊,为了照顾到loki脆弱的身体,晚上我也没多折腾他…pwp(划掉)”

thony打断了thor接下来要说的更黄更暴力(bu...

·锤基(微盾冬,铁虫)

thor再一次火急火燎的跑到地球,闭着眼直接莽进会议室,扯着大嗓门喊:“我家loki又跑了!我的老天,忒大一个人就这么不见了pwp”

妇联众人齐翻白眼,bucky一边捧着盛满李子的果盘一边靠在Steve肩上,嘴里含着一颗李子,含糊不清的说:“百分之百你们又吵起来了,还不快去哄哄”

sam参和进来:“让他捅几刀就完事的事情还是不要来找我们了,too easy”

thor泪眼汪汪的看着地板,自顾自的说“明明我和loki最近也没吵啊,为了照顾到loki脆弱的身体,晚上我也没多折腾他…pwp(划掉)”

thony打断了thor接下来要说的更黄更暴力(bu)的话,还用手捂住peter的耳朵,犀利的说:“是啊没多折腾他,不是一夜七次是一次七夜了”thor委屈的撇撇嘴,但也不反驳,说的也挺对的。peter的脸如火烧般红“Mr. Stark我听到啦!!”

Steve格外严肃(但又有点好奇)地说:“thor,以你的能力,只要你想,你就可以逮得到他,为什么你要来这问我们?”thor哀嚎一声,用手捂住脸,葛优瘫地瘫在椅子上:“只要他想,我就逮不到他…”

会议室里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banner不由自主的脱口而出——“好弱的神…”

聪明、理智、看热闹不嫌事大(bushi)的natasha给了thor一个良好的建议。

就是接下来发生的这一幕——

thor端来一盘看起来非常美妙的布丁,放在桌子上,开始钓鱼(?划掉)钓基“loki?loki!你在哪啊?布丁我帮你买好啦,快点来拿走!”没有回应,thor不死心“loki?这是你最最喜欢的蓝莓味布丁!你不要了?”没有回应,thor有些气恼,放声吼道“既然你不要了,那我就不客气了!——”

乒铃乓啷——一阵白烟从人群中冒出,thor突然被一只手拉走,桌子上的布丁一转眼就消失了。

Asgard——

loki正美滋滋地吃着布丁,thor有些生气又无奈地说:“loki,你不要每次都一声不吭的走掉,我很担心的”——如果你能看到的话,thor现在就像一条受委屈的金毛犬,耳朵都垂下来半边。

loki用一种比他更委屈的语气说:“噢My brother,我整天呆在皇宫里太无聊了,你也不多陪陪我,我不出去玩我都要闷死了!…”事实上他依旧悠然自得的吃布丁。他放下布丁,踏着猫步(蛇步?呸划掉)优雅的步伐来到thor面前,挑了挑眉,拽着thor的衣领拉近距离,loki轻舔了一下他的嘴角,轻而缓慢的说:“你整天就忙着做任务…管理Asgard…噢你都没时间陪我了”他又凑到thor耳边“你是选择…留下来陪我一阵子呢,还是让我离开你一辈子”说完,还朝着耳廓吹了口气。

若不是因为某些原因,thor早就失去理智直接扑上去了。

什么?你问我什么原因?噢无非就是时间早晚问题啊,皇宫有无人问题啊,loki的身体问题啊…

thor显然在犹豫该把手放下还是向loki的屁股伸去(咳!)就是在犹豫。最后还是握紧拳头说:“loki但是你…”

loki不耐烦的挥手道:“想让我离开你一辈子就直说,别找理由,既然这样,那你就不要出现在我面前,蠢货”其实loki早就把他从里到外看穿透了,他比任何人都懂该怎么样去让thor更顺从,他明白他心中所想。

故作冷漠的转身,不紧不慢的走,鞋子踏在地板上发出的声音,每一声都敲击在thor的心上,thor急眼了,一把抓住loki就往回拖,按着他低头吻上他红艳欲滴的唇










thor抱着熟睡的loki,亲昵地蹭了蹭他的脸颊道:“我想留下来陪你一辈子”

——————————————————————————

嘻嘻没了

真没了

咳我文笔太烂,目前还开不了车…唉技术有待提高啊

我感觉我好像又写崩了…可恶。

那就定个人设不让你们看出来。

不是很强势的白切黑锤x有点辣的调皮邪魅基

半夜即兴写作——烂的要死还很短的那种Orz。

就很短吧,去掉我这些废话就一千多字,一千二?

其实我真的打算写段子而已!!Orz但写着写着就变长了…算了,就当做中篇段子吧

安年是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子

重大发现!!



其实也不是很重大🌚

貌似我发现的最晚💢💢

就是回去二刷的时候看到铁虫爱的教育那段,然后铁就说了一句“你好好做个纽约好邻居不行吗,去帮助老奶奶过马路还得个西班牙油条什么的”(主要就这个意思🌚)

好,然后时间回到虫坐在大楼上给Happy打电话(好像是打电话umm语音邮箱?什么的)里面就有说到“我帮助了一个老奶奶过马路,她还给了我一根西班牙油条”事后虫还吐槽“噢我为什么要和他说西班牙油条的事”🌚

这说明了什么,铁还是会看虫发的信息啊🌚邮箱什么各种的

哇暖啊——

我之前看各位太太写的文,有提过这个,我当时还以为是某种设定,原来szd!!(异常激动)

然后虫听到铁说的这个脸色一下子就变了,但是乖乖闭上嘴听...



其实也不是很重大🌚

貌似我发现的最晚💢💢

就是回去二刷的时候看到铁虫爱的教育那段,然后铁就说了一句“你好好做个纽约好邻居不行吗,去帮助老奶奶过马路还得个西班牙油条什么的”(主要就这个意思🌚)

好,然后时间回到虫坐在大楼上给Happy打电话(好像是打电话umm语音邮箱?什么的)里面就有说到“我帮助了一个老奶奶过马路,她还给了我一根西班牙油条”事后虫还吐槽“噢我为什么要和他说西班牙油条的事”🌚

这说明了什么,铁还是会看虫发的信息啊🌚邮箱什么各种的

哇暖啊——

我之前看各位太太写的文,有提过这个,我当时还以为是某种设定,原来szd!!(异常激动)

然后虫听到铁说的这个脸色一下子就变了,但是乖乖闭上嘴听从铁的“大人说话小孩子闭嘴🌚”

还有听铁说的“我最信任的只有你一个人”(好像是关心?啊秒忘🌚不太记得了),虫就欲言又止,想说些什么又不敢说,就感觉他的眼神有点复杂

然后到后面铁邀请虫加入妇联,还给虫展示他的新战服,虫感激的都说不出话了,激动感谢很多情感都融在虫的眼睛里,他就定定的望着铁,最终只说了一句“谢谢你,Mr. Stark”

我不行了Orz

这是什么?这是爱啊!!(不理智发言)


吹南风的魔法师

【JOJO】三部达比兄弟。

#TD。

#不喜欢没兴趣不要往下看,答应我!


    丹尼尔·J·达比是个骗子。


    泰伦斯记得他曾经这样说过,“一名优秀的赌徒必然也是一个高明的欺骗者。”这句话里的两个身份,先后顺序大概还需要换过来才行——丹尼尔先是一个骗子,然后才是一个赌徒。


    他是个天生的骗术家,狡猾的欺诈师,泰伦斯怀疑他会成为后者是因为如果有一项活动能令他充分发挥其天生过人的骗术,那必然只能是赌博。他可以在赌桌上尽情耍弄他自信的欺眼手段,以层层击破对手的心理防线,对他来说胜利不...

#TD。

#不喜欢没兴趣不要往下看,答应我!





    丹尼尔·J·达比是个骗子。


    泰伦斯记得他曾经这样说过,“一名优秀的赌徒必然也是一个高明的欺骗者。”这句话里的两个身份,先后顺序大概还需要换过来才行——丹尼尔先是一个骗子,然后才是一个赌徒。


    他是个天生的骗术家,狡猾的欺诈师,泰伦斯怀疑他会成为后者是因为如果有一项活动能令他充分发挥其天生过人的骗术,那必然只能是赌博。他可以在赌桌上尽情耍弄他自信的欺眼手段,以层层击破对手的心理防线,对他来说胜利不是赢得了多少钱或物,而是他「骗」得是否完美。


    当然,泰伦斯也从没去验证自己的怀疑,毕竟在他产生这个念头的时候年长他十岁的兄长早已牌不离手。


    骗子与赌徒的身份融为一体,他爱说谎的哥哥像爱谎言一样爱着桌上的博弈,最初的缘由想必连他自己都忘了。


    「骗子」。泰伦斯在内心这样喊,并且打心底里瞧不起他的哥哥,这不止是因为那些老套古板的诈赌伎俩,更因为他对丹尼尔了解清楚得不能再清楚。


    十岁的年龄差异决定了很多事情,比如会令一个小男孩自然而然地尊敬上多出他十年人生经验的兄长,尤其在父母不甚理会的情况下更是会产生依赖,同时寄予对方孩子的、无条件的信任。


    然而达比家的长子是个彻头彻尾的骗子,他张口说谎跟张口吃饭一样简单。 「赌博跟人际关系一样,都是彼此互相欺骗,是哭的那个人输」 ,他的这条原则从一早开始就适用于所有人,包括他的幼弟。


    最初泰伦斯从不去质疑自己哥哥的话,即便他逐渐发现它们大部分在说出来的瞬间就是一张空头支票,直到有一年的1月15号。他的生日,过完他就六岁了。


    他清楚记得丹尼尔那天是怎样信誓旦旦地保证会回来给他庆祝,结果在他抱着游戏机与玩偶等待了一整晚后,他爱赌的兄长才姗姗打开家门,看着他露出恍然的表情。


    “抱歉,泰伦斯。我,呃……”


    委屈本该让他哭出来的,但他没有,他抱过去,死死攥着对方的衣服长久没有放开。一时寂静,丹尼尔像是为了破除尴尬,从口袋里摸出了他带回来的“礼物”。


    一个精致的小盒子。


    “瞧,我有给你带东西回来。”


    他接过,用最后一点期待打开,盒子里是两根香烟和一个打火机。他抬头望着丹尼尔。


    “这真的是特意为我带的吗?”


    「NO NO NO NO NO」。


    泰伦斯第一次这样反问兄长,这也是他发现自己「可以看见」的开始。他总算是明白了,胜负本来就是受骗落败的人有错,真或假,听说来的都不可靠,唯有自己去问才行。


    人的内心不会说谎,在他面前更是无法掩藏任何事情。


    这就是他的能力,使用起来说也简单,就像依次做一个排除法,只要能想到的方面就能提问,而只要他问,就没有他得不到的答案。


    后来他在丹尼尔身后发现了一个相似的身影,想明白了兄长那本筹码簿的秘密,他尝试去做类似的事情,发现自己也能做到。


    他没有隐瞒,将自己的能力悉数告知,这着实吓住了他的哥哥,使得他不敢邀请自己面对面观看他任何的把戏。


    泰伦斯原以为不再存在谎言之后他们能维持一段相对稳定的兄弟关系,然而十五岁的时候他目睹了丹尼尔调戏他的女朋友。


    他想也没想冲过去就是一拳,将丹尼尔狠狠揍到了地上。


    “等、等等泰伦斯,我不知道…!”


    “你知道她是我的女朋友。”


    他瞪着那双跟自己颜色一致的慌张眼睛出拳截断对方的话,他甚至用不着使用能力都能知道他的兄长又想要说谎。


    “你知道她是我的女朋友!你不过是想给我制造点麻烦!”


    他完全不收敛手下的力度,拳头砸断了丹尼尔的肋骨,他无视一旁的金发女孩尖叫着跑开,之后他们的确也再没联系。


    愤怒烧着他的脑子,他头一回这样爆发出所有的情绪,他出腿用力踹到对方吐出血来也觉得不解气,听到阵阵交替的认错与哀求才停下。


    他早就想这样教训丹尼尔了,为很多事,他今天终于做到,心情自然无比的畅快。


    深呼吸,泰伦斯甩掉拳面的痛,让自己的语气恢复平常。他俯视坐在地上的兄长。


    “哥哥你害怕我,对不对?”


    对方只是回避他的目光,没有应答,阿图姆神反馈入视线的则是绝对真实的,肯定的答案。


    是个好的开始。他想。


   


立志前往伦敦的coolgirl

【笑对阴天/游戏体/全员向】Galgame没有打不通的道理

Galgame没有打不通的道理


阴 空丸 16岁 二年级

主线1-混乱

“你就是新来的转学生吗?我是阴空丸,A班的班长。假如有任何问题,请务必告诉我,我一定会及时替你解决。”

“像妈妈吗?……可能是我刚好处于家里中间排行的原因吧。”

“我弟弟比你低一年级,经常在篮球场上,最活跃的那个就是他。我哥哥在三年级,不论是学习还是体育,各种方面都是让我仰望的人物。”

“今早在走廊里……抱歉了!我弟弟他一向爱到处乱跑。”

“虽然身体小小,但是年龄确实已经达到了15岁,体能很强,并且头脑也很聪明,是难得一见的人才。”

“是的,‘宙太郎’就是他,月考第一名...

Galgame没有打不通的道理



阴 空丸 16岁 二年级

主线1-混乱

“你就是新来的转学生吗?我是阴空丸,A班的班长。假如有任何问题,请务必告诉我,我一定会及时替你解决。”

“像妈妈吗?……可能是我刚好处于家里中间排行的原因吧。”

“我弟弟比你低一年级,经常在篮球场上,最活跃的那个就是他。我哥哥在三年级,不论是学习还是体育,各种方面都是让我仰望的人物。”

“今早在走廊里……抱歉了!我弟弟他一向爱到处乱跑。”

“虽然身体小小,但是年龄确实已经达到了15岁,体能很强,并且头脑也很聪明,是难得一见的人才。”

“是的,‘宙太郎’就是他,月考第一名,非常赞对吧?”

“他感兴趣的不是文学或者理论,脑子里大概装满了运动细胞吧?”

“运动会的时候,可以一起给宙太郎加油吗?”

“喂……宙太郎!”

“不好意思,上次让你看笑话了。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

“哎?为什么会这样认为呢?我们关系还不错的。”

“大概是我管东管西太多了吧……”

“大哥?他……倒不一定会明白这种感情。”

“虽然现在脑子里乱得像糨糊,但是仔细想想,这种情况也不是突然出现的……是我一直关注着别的方面,反而在这里忽略太多了。”

“无论如何,感谢你的建议。”

 

阴 宙太郎 15岁 一年级

主线2-成长

“呜哇——!!!!!”

“咦,你是上次、上次那个!”

“原来如此!怪不得从没在学校里见过你呢~上次非常抱歉,我赶着去上课,否则就迟到啦。”

“唔?你也喜欢在这里待着吗?”

“来了这么多次,应该知道这里的风景是学校里最好的吧~”

“空哥那家伙……你和那家伙一个班对吧。他有跟你说什么吗?关于我的事情。”

“哼——空哥这家伙,还是老样子……”

“不,与其说我对他有什么偏见,倒不如说是我们兄弟之间一天一天累加起来的矛盾吧。”

“对哦,还包括大哥呢。你见过他了吗?”

“在这个学校里待下去,总有一天要和他打交道……不管是学习、社团还是教务上的请求,因为他可是学生会长——背后的男人哦。”

“不要用那种表情看着我……”

“你问我怎么解决……我怎么知道呢……”

“其实,我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快快成长起来,最好可以跳级到二、三年级,就可以抓着那两个大人好、好谈一谈了!”

“总之、不要揪着这个话题继续说了!明天这里,还能再见到你吧?”

 

安倍 苍世 17岁 三年级

主线3-陪伴

“现在是上课时间。你在这里干什么?请你给我一个合理的理由,否则就要带你去学生会一趟了。”

“驳回。”

“新转过来不能成为你旷课的理由。入学的第一天,课表已经全部发放给你了吧。”

“你和阴空丸一个班?他没有告诉你在这里旷课是必死吗?”

“……没有什么好哭的,不是说你要死在这里,只是打个比方而已。”

“唔,武田君?……为什么带着刀?”

“不好意思,吓到你了。为了赔罪,你先在学生会的沙发上休息一会吧。我去解决一下我们内部的事情。”

“已经是午休时间了吗?那么你可以回教室了。”

“三年级的会考刚结束。没有学校工作的学生有五天的假期。”

“……这个问题非常突兀,而且为什么想到要问我?”

“原来是这样吗……不仅是空丸,宙太郎也对你说了吗。”

“事实上,虽然我几乎和他们三个一起长大,但是在这件事情上却没有任何插嘴的权利。”

“关于更详细的背景故事,我没有资格告诉你。不过既然宙太郎选择向你倾诉,那么我可以告诉你部分我能说的内容。”

“‘背后的男人’……真亏宙太郎想得出来。你见过他吗?阴天火?”

“我和他一起长大,身为十七年的发小,足够做一篇长篇大论了。”

 

金城 白子 17岁 三年级

主线4-隐瞒

“……”

“怎么了?”

“噢,我的发色是天生的呢。会有点奇怪吧。眼睛的颜色也受了一点影响。”

“不……倒没有什么值得称赞的地方。不过还是谢谢你。”

“要找什么书吗?”

“啊,我记得你。是上次在走廊的那位吗?”

“图书馆也需要管理。就是在这里给借还书登记就好。就算工作简单,也是学生会的一部分。”

“……”

“三个月内就可以。”

“是来归还是吗?唔……还没有超过一个星期。是因为不合口味吗?”

“噢,原来如此。毕竟是专业类书籍,假如用不上是没有太多可参考之处。”

“我的意见吗……作为二年级的话,课内项目应该不需要太过细致。需要培养的主要是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吧。胆子足够大,去提出不一样的见解,利用你们年轻人的特质。至于推推敲敲的部分,就交给我们这些老人来做。”

“冒昧问一句,你和阴空丸同班对吗?这个项目是一起的吧?”

“翻看的时候,就发现了很多他特有的思考的痕迹……简单来说,就是考虑太多,又考虑太少。”

“算是认识,前后辈的关系吧。”

“……”

“真是敏锐啊,小姑娘。你和空丸是比较亲密的关系吗?”

“唔?宙太郎吗?……原来如此。”

“不……我没有资格插手这件事。必须要劳烦你替我提一下这个问题了,如果是我去说的话,他不会听的。”

“嗯?怎么把话题拐到这边了?”

“啊……我不瞒着你,这件事我是当事人之一。不过,对于现在的状况我也束手无策;或者说,这才是我想见到的结果。”

“请不要再问下去了。”

 

嘉神 直人 16岁 二年级

主线5-引诱

“啧,拉我过来干什么。”

“噗嗤,没想到你居然已经见过他们那一圈人了,竟然还有那个白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喂,要集齐这些人可不简单,特别是金城白子,那家伙在学校里就像个透明人。你做了什么?”

“哼,这样说他还是自己暴露的。真是……一旦和家主大人扯上关系,就没办法不管吧。”

“‘家主’?我可是个忍者,金城那家伙也是。身为忍者,自然会有效命的家主。”

“不需要你理解这个东西。所以,找我过来到底有什么事情?尽管上次你帮了我,但在数学上面我可是一点忙也帮不上的。”

“是的呢,你猜得没错。宙太郎那小子是我效忠的对象,而且已经持续很久了。”

“哦,他还真是信任你啊。”

“不,恰恰相反,这件事情我还蛮清楚的。不过你找错对象了。”

“哈哈哈,我可是一直、一直致力于让宙太郎滑到黑暗的深渊中啊。怎么可能想要去帮助他呢?”

“‘效忠’?那只不过是一个权宜之计罢了。忍者效忠的对象,永远只有自己一个。”

“要说在这件事情上谁做错了,大概就是金城的家主吧。”

“哼,哪里错了?要我说,就是太想让所有人在这个闹剧一般的生活里得到一个好结局吧。就算是做取舍,也不能将应该舍去的东西舍掉,左右为难,都想保存,反而会变成现在这样。”

“幸好他还没有不明智到把作为核心因素的自己舍去。”

 

阴 天火 17岁 三年级

主线6-担负

“听说你一直在找我?有什么事吗?小姑娘年纪轻轻的,不要老是皱着眉头啦。”

“……”

“已经到了迫不得已和你倾诉的地步了吗……宙太郎他,也还是个孩子呢。”

“噢!我没有在批评他的意思,请不要这么快就替他赔罪……啊啊,宙太郎干了什么呀,竟然让女孩子为他道歉……”

“‘某件事’?……唔,我想,应该是我想的那个吧。”

“并不是说保密或者隐私,虽然也涉及到一点家里的内容,不过如果连安倍都跟你提到一点点,那我也没什么不好说的啦。”

“……不,真的没有要去背后算账,不用再替安倍道歉了……啊,真是的,他们为什么要拜托一个女孩子来呢?”

“不过,作为局外人的话,似乎比我们这些局内人会更清晰呢!这样想来,真的要感谢你愿意插手到这团乱麻之中。”

“那个,没关系吧?这几天,肯定给你添了不少麻烦。真是抱歉!”

“他们把我说得很恐怖吗?或者很严肃?哈哈,完全不是这样的啦,不需要太紧张,总之大概拿出可以讲话的态度就可以了~”

“你想提问题吗?这样也可以呢,免得我自己讲了很多又臭又长的故事。”

“不用在意犯不犯错的问题,不需要替前辈考虑这样的东西啦。”

“嗯,问什么都可以,关于这件事。如果是我可以回答的,都会告诉你。事实上,我也想听听看你的意见是什么,毕竟我也烦恼很久了……”

“要说和别的正常兄弟间会发生的事有什么不同的,可能是这个故事里包含了死亡吧。”

 

雨助  ?? ??

主线7-牺牲

“你可以看到我?真的吗?”

“对哦……那,你能告诉我,我是什么样子吗?一团气体?还是能看出来生前的样子呢?”

“哎哎,你认识我哥哥呀。他过得还好吗?”

“哦……他已经都想起来了啊。”

“可以帮我告诉他吗?我们都没想到会是这样结束的。不过,太湖叔最后也没有生我的气。本来,这件事也不是他的错。”

“是我们太过狂妄自大了,以为所有在前方道路上的障碍都需要扫清。哪里有那么大的本事呢?我们的路也没有宽到可以拦腰折断别人道路的地步。”

“……他是这样说的吗?”

“不可以哦,怎么可以这样。好不容易活下来的是他,幸运地失去了记忆的也是他,还不可以幸福起来吗?为什么要让已经死掉的人影响自己呢?”

“说是不想忘记,外面套了很多层自我谴责的壳子。完全、不需要这样折磨自己。为什么要把活着当做痛苦的一件事?而且,天火哥完全没有责备他的意思啊。”

“这个错误,已经由我和太湖叔来偿还了。如果他不能过得轻松一点,我也不会快乐的啊。太湖叔虽然不在这里,可是他一直跟我讲,希望活着的人们能幸福。”

“能告诉他吗?别忘记我,别忘记我就是他,能告诉他吗?”

 

主线8-坦白

阴 宙太郎

“大哥为什么要瞒着这件事不告诉我们呢?且不说空哥自己,我、已经十五岁了!如果说小的时候没有足够的冷静去看待它,但是现在、为什么还要藏着不说?多多少少也能知道点什么吧,不论是报纸还是报道,怎么想都不是一件小事,却要把我们两个当做情感包袱……这根本不是保护啊喂!”

“还有空哥,真的、不要也把我当做一个需要层层保护的对象了!比大哥还要过分哎,为什么要当我是一个易碎的花瓶?我也可以独立思考、去想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真的不需要你用关心把我束缚起来了!我们三个、是兄弟,不是吗?”

阴 空丸

“我一直担惊受怕的,就是某一天宙太郎会知道;而我又忍不住去想,大哥他知不知道,会做什么,这样的话,白子哥又该怎么办……可能说到底,是我总是在负责家里的琐事的缘故。不论是刻意去迷惑宙太郎,还是在天哥面前试探,在不应该的地方考虑太多,而在应该的地方却想得太少了……白子哥,还是相当了解我的。”

“但是,天哥……白子哥也是我们重要的家人啊。”

金城 白子

“……”

“我没有忘记。他和我是一体的。”

“但是有资格的只有他,我没有。”

阴 天火

“不论是父亲的死,还是白子失忆后重新想起来的事情,我都从来没想过让他们知道。”

“一直困扰我的是,谁该为这些东西结账呢?购物袋里的东西,也许你并不想要。可是既然它们已经在你的手中,总有人要站出来吃掉。给任何一个人都不公平;一助和雨助被错误的信息诱导,而我父亲则被迫偿还不属于他的罪障。至于空丸、宙太郎和白子,我有什么理由去剥夺他们珍贵的亲情呢?”

“其实……把这些完全交给我一个人就好了吧。我曾经这样想过。”

“但是,好像兄弟们站在一起,一个人难以承担的事情,都会变得简单很多。”

“我的隐瞒,反而让他们担心了。”

雨助

“请不要再去猜测死掉的人想要什么了……他只希望,你可以活得更好一点,不要白费了他付出的生命。”

“经历了喜悦、悲伤、误会、决裂,被命运的手捉弄,最后还能坐在一起心平气和地谈话,宽恕并且被宽恕,才是亲人吧。”

“可以一直好好的吗?按你曾经所笃定的那样活下去呀!”

 

TRUE ENDING




作者 ??? ??? 

隐藏剧情-后记

“看不懂?那比较对哦。”

“原剧情?那是什么?好像我昨天吃的东西呢。”

“对啊对啊,还加了好多狗血,还有乱七八糟的线索和剧情线。”

“找回原来那个?不可能啦。说真的,不要那么较真嘛~看个爽就好了喔,计较那么多做什么啦~”

“没爽到不包退啦……”



第五言福

瞎摸了一下替身初设定
(我可以打个JO的tag吗)

瞎摸了一下替身初设定
(我可以打个JO的tag吗)

红薄荷神仙

帮朋友的班画个墙,教室里光线不好,太阳都看不见了🌸。

帮朋友的班画个墙,教室里光线不好,太阳都看不见了🌸。

大梦难晓。

【黑遍全联盟】你有看见我可爱的小挖挖机吗?

#梗源自我们学校修不知道啥东西,每天都能听见挖挖机的轰鸣(bu#

#死也不想调排版系列#

“你听见外面挖挖机的声音了吗?”
喻文州:“那是有人在敲我的鱼缸。”

“你听见外面挖挖机的声音了吗?”
黄少天:“那是有人在给我运秋葵。”

“你听见外面挖挖机的声音了吗?”
陈果:“那是我在踩着挖挖机挂灯笼。”

“你听见外面挖挖机的声音了吗?”
周泽楷:“……嗯。”

“你听见外面挖挖机的声音了吗?”
江波涛:“那是我在挖我为小周珍藏的二十箱面膜。”

“你听见外面挖挖机的声音了吗?”
王杰希:“那是有人在挖我花园里的王不留行。”

“你听见外面挖挖机的声音了吗?”
乔一帆:“那是我在挖井。”...

#梗源自我们学校修不知道啥东西,每天都能听见挖挖机的轰鸣(bu#

#死也不想调排版系列#

“你听见外面挖挖机的声音了吗?”
喻文州:“那是有人在敲我的鱼缸。”

“你听见外面挖挖机的声音了吗?”
黄少天:“那是有人在给我运秋葵。”

“你听见外面挖挖机的声音了吗?”
陈果:“那是我在踩着挖挖机挂灯笼。”

“你听见外面挖挖机的声音了吗?”
周泽楷:“……嗯。”

“你听见外面挖挖机的声音了吗?”
江波涛:“那是我在挖我为小周珍藏的二十箱面膜。”

“你听见外面挖挖机的声音了吗?”
王杰希:“那是有人在挖我花园里的王不留行。”

“你听见外面挖挖机的声音了吗?”
乔一帆:“那是我在挖井。”

“你听见外面挖挖机的声音了吗?”
魏琛:“那是我在坟埋我逝去的青春。”

“你听见外面挖挖机的声音了吗?”
张佳乐:“那是大孙在为我种花。”
孙哲平:“那是我在为乐乐种花”

“你听见外面挖挖机的声音了吗?”
韩文清:“那是我在坟埋钱包。”

“你听见外面挖挖机的声音了吗?”
张新杰:“那是门口不对称,我在修理它。”

“你听见外面挖挖机的声音了吗?”
戴妍琦:“那是我在出土我的本。”

“你听见外面挖挖机的声音了吗?”
肖时钦:“那是我在搞事情。”(我搞我自己)

“你听见外面挖挖机的声音了吗?”
刘小别:“那是小卢的答案到了。”
卢瀚文:“那是我的作业到了。”

“你听见外面挖挖机的声音了吗?”
叶秋:“那是我在找我离家出走的哥哥。”

“你听见外面挖挖机的声音了吗?”
叶修:“那是我在挖材料和刨人才。”

味多摩
是 @怠惰的花寿司kira✨...

@怠惰的花寿司kira✨ 上次的安雷无料!暗夜精灵ver雷狮
是py交易(bushi

@怠惰的花寿司kira✨ 上次的安雷无料!暗夜精灵ver雷狮
是py交易(bushi

清.错字精.彦

索尔喝了假酒系列
“但是我超爱你的啦,老弟!”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网易云上搬来的,不过估计是B站的

索尔喝了假酒系列
“但是我超爱你的啦,老弟!”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网易云上搬来的,不过估计是B站的

清.错字精.彦

求目前为止能做的有西塔二人出场的
或者是有小塔的任务啊啊啊啊啊

求目前为止能做的有西塔二人出场的
或者是有小塔的任务啊啊啊啊啊

易之先生
今天逛贴吧的时候看到ut吧里有...

今天逛贴吧的时候看到ut吧里有Toby新作的消息,而且还出了些分析贴,把我激动的赶紧下载了游戏。
虽然在开头的“捏人”环节有点吓人,但是,当画面渐渐亮起的时候,我就流下了作为ut老玩家的泪水(இωஇ )

今天逛贴吧的时候看到ut吧里有Toby新作的消息,而且还出了些分析贴,把我激动的赶紧下载了游戏。
虽然在开头的“捏人”环节有点吓人,但是,当画面渐渐亮起的时候,我就流下了作为ut老玩家的泪水(இωஇ )

格尔斯特

我的手有自己的想法……

它不想画画……想做沙雕图_(:з」∠)_

我还是找个时间画一下少歌吧……

不然手要废了……

我的手有自己的想法……

它不想画画……想做沙雕图_(:з」∠)_

我还是找个时间画一下少歌吧……

不然手要废了……

立志前往伦敦的coolgirl

本来想今天写一点……结果对着选课表看了一晚上……(一只新生的大学鸡

之后还要准备入学考试,所以双性转进入缘更状态(我也不想的嗷嗷嗷嗷(说这个有用吗

安心,养肥吧(眼含热泪打出这五个字一个标点

悄悄溜走


本来想今天写一点……结果对着选课表看了一晚上……(一只新生的大学鸡

之后还要准备入学考试,所以双性转进入缘更状态(我也不想的嗷嗷嗷嗷(说这个有用吗

安心,养肥吧(眼含热泪打出这五个字一个标点

悄悄溜走


Le Immortalité
其实非常期待看到留言。每次打开...

其实非常期待看到留言。每次打开lofter看到评论那一栏有红色的数字

都非常激动,期待看到大家的意见~

不过遇到ky言论时真的非常无语。并不会有多大的怒气,只是觉得非常无奈。

拖黑当然是秒速(反正我也不是什么有人气的博主,致力于冷圈)

但是删评论还需要用电脑来操作,真的很麻烦啊。我超怕麻烦的。。。

所以麻烦ky们自己忍住好吗?

(最近的我就是这样贴满膏药,每天肝着图。

   感谢体谅。

幸好给我留言的小天使居多,真的感谢大家的收看

「我是个超级玻璃心,特别是涉及我家Liquid Snake的时候,别逼我开嘲讽。可以的话我超能毒舌的。平常真的只是爱...

其实非常期待看到留言。每次打开lofter看到评论那一栏有红色的数字

都非常激动,期待看到大家的意见~

不过遇到ky言论时真的非常无语。并不会有多大的怒气,只是觉得非常无奈。

拖黑当然是秒速(反正我也不是什么有人气的博主,致力于冷圈)

但是删评论还需要用电脑来操作,真的很麻烦啊。我超怕麻烦的。。。

所以麻烦ky们自己忍住好吗?

(最近的我就是这样贴满膏药,每天肝着图。

   感谢体谅。

幸好给我留言的小天使居多,真的感谢大家的收看

「我是个超级玻璃心,特别是涉及我家Liquid Snake的时候,别逼我开嘲讽。可以的话我超能毒舌的。平常真的只是爱好和平懒得说而已。秉持优雅。。。」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