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不知道该打什么tag

975浏览    171参与
Asola

调整了一下长期的约稿单~TwT在排的不会变动

调整了一下长期的约稿单~TwT在排的不会变动

杠精de日常

《【叶黄】玻璃糖》设定(含花吐症)

先补个设定,再不补我都得忘(。



第一种:a喜欢b,b不知情,则a出现玻璃糖症。具体症状为每天早上醒来时会发现桌子上有一颗玻璃糖,糖的味道是a记忆里b的味道。若暗恋时间过长(大于等于四年)且交集不多(一年两到三次,任何层面,包括电子设备),a会出现易困,睡眠时间变长且不易醒等症状,若此情况持续三年未改变,a会一睡不醒,需要b吻上去才能醒。


如何改变:交集增多,b对a表白,a有其他喜欢的人等。


此种情况只有b无真爱之人时才会出现。



描述:玻璃糖是天神的赐予,只有内心纯洁无杂念之人才能得到。



第二种:a喜欢b,b喜欢a(不管知不知情),ab均...








先补个设定,再不补我都得忘(。




第一种:a喜欢b,b不知情,则a出现玻璃糖症。具体症状为每天早上醒来时会发现桌子上有一颗玻璃糖,糖的味道是a记忆里b的味道。若暗恋时间过长(大于等于四年)且交集不多(一年两到三次,任何层面,包括电子设备),a会出现易困,睡眠时间变长且不易醒等症状,若此情况持续三年未改变,a会一睡不醒,需要b吻上去才能醒。


如何改变:交集增多,b对a表白,a有其他喜欢的人等。


此种情况只有b无真爱之人时才会出现。




描述:玻璃糖是天神的赐予,只有内心纯洁无杂念之人才能得到。




第二种:a喜欢b,b喜欢a(不管知不知情),ab均可尝到对方玻璃糖的味道。若此情况持续三年未变,最先动心的人会患上花吐症,吐出的花先是花瓣,然后变成整朵花。花吐症会持续三到五年,缓解方法为和喜欢的人待在一起。(注:花吐症会出现在思念别人的人身上,不管思念的人是谁,无治愈方法。)花瓣颜色,形状由自己对对方的印象,感觉组成。若长时间无法和思念的人在一起,可吃下花瓣缓解。




描述:当我咳出花瓣时,我对你的思念也到达顶端。








顺便吐个槽,要是真有人暗恋别人七年还一年连个面都见不上,联系方式也没有的人,我就把我手稿吃了。


顺便预个警,这周可能不会更正文了,但会补两篇喻王的番外。


哈,估计根本没人会看。

秦超以

咦新英雄穆实在是太贵了姐买不起x

本来我的直男同桌还在给我安利子房的传说皮

当时还在想子房都出传说皮了咋群里和tag都那么安静呢

然后看了看觉得买不买吧JPG

我宁愿拿兰花对线/比大拇指

咦新英雄穆实在是太贵了姐买不起x

本来我的直男同桌还在给我安利子房的传说皮

当时还在想子房都出传说皮了咋群里和tag都那么安静呢

然后看了看觉得买不买吧JPG

我宁愿拿兰花对线/比大拇指

大屑人Axe

拜托和我说点话

为什么我给你们发私信你们都不回我嘞(大哭) 评论也是,没人回我
是因为不知道回什么吗
拜托就算是不知道回什么也回一点吧,一点就好,一点就好,拜托了(再次大哭)
还是说因为我是个屑所以你们讨厌我
嗯一定是这样,你们一定是讨厌我
就算是讨厌我也拜托和我说点话吧,骂我的话也行啊(暴风哭泣)
(操,发泄出来好多了)
为什么我给你们发私信你们都不回我嘞(大哭) 评论也是,没人回我
是因为不知道回什么吗
拜托就算是不知道回什么也回一点吧,一点就好,一点就好,拜托了(再次大哭)
还是说因为我是个屑所以你们讨厌我
嗯一定是这样,你们一定是讨厌我
就算是讨厌我也拜托和我说点话吧,骂我的话也行啊(暴风哭泣)
(操,发泄出来好多了)
香炉青烟冉,书阁落春风
我已经不太想说什么了,中国移动...

我已经不太想说什么了,中国移动,你好样的!

都学会开始搞黄色了😊😊😊

我已经不太想说什么了,中国移动,你好样的!

都学会开始搞黄色了😊😊😊

EuKiRe-

写手挑战2

第二天:无“死亡”“离别”的遗书


如所有人所愿,我不在了。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大概是在我的葬礼上吧?说起来,我的葬礼,是不是没什么人来呢?顶多也就只有你和她吧。你能来我就已经很高兴了,说明我还是在你心中留下了一些印记。

从高空坠落,仿佛背上长出了两个翅膀,像鸟儿一样飞翔广阔无垠的蓝天。那感觉一定十分美妙吧……很可惜,写这封信时的我只能在脑海中想象,但很快我就能体会到了,所以不必担心我。

既然这是遗书,那么我也得交代一下后事了。

我还没有工作,没有工资,所以也没有存款。要说财产的话,可能唯一一个比较值钱的就是我的那张画,画的是咱们三个小时候的照片,就在我电脑里的G盘存着。那张画卖了可能会有几百...

第二天:无“死亡”“离别”的遗书


如所有人所愿,我不在了。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大概是在我的葬礼上吧?说起来,我的葬礼,是不是没什么人来呢?顶多也就只有你和她吧。你能来我就已经很高兴了,说明我还是在你心中留下了一些印记。

从高空坠落,仿佛背上长出了两个翅膀,像鸟儿一样飞翔广阔无垠的蓝天。那感觉一定十分美妙吧……很可惜,写这封信时的我只能在脑海中想象,但很快我就能体会到了,所以不必担心我。

既然这是遗书,那么我也得交代一下后事了。

我还没有工作,没有工资,所以也没有存款。要说财产的话,可能唯一一个比较值钱的就是我的那张画,画的是咱们三个小时候的照片,就在我电脑里的G盘存着。那张画卖了可能会有几百吧。啊对了,说起G盘,里面都是我的东西。像是什么文章啊,平时的画画练习啊,都在那里面。还有一些重要的日期,重要的事件等等,都可以随意翻阅拷贝。想卖的都可以卖,没关系的哦。不过,也存了好多咱们三个的记忆。但是你也想忘记吧,不想拥有一个废人的儿时回忆吧。

剩下的,好像也没有什么了。如果你们在收拾我的房间时找到了什么东西,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吧,反正也大多都是一些没有用的东西。

那就说一下想和你说的话吧。

你是我的青梅竹马,从小就在一起玩。每当我受欺负的时候,你都会挺身而出保护我。是我太弱小了,才让你受伤,对不起。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长大了,然后我发现,我喜欢上了你。这是一件很可悲的事情。因为同时我又患上了抑郁症,被诊断为重度抑郁。一个心里有问题的人喜欢你,你也一定会觉得很令人厌恶吧。我这样一个学习不好,没有勇气,什么都做不好的废人,有什么资格去喜欢你呢……况且,我们都是男生,在你眼里我一定很不正常。就连我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想要不再喜欢你,但我放不下。所以最后,选择了以这种形式结束。就原谅我自私这一次吧,好吗?

除了你和她,就没有人会在意我了,或者说他们巴不得我消失。现在如他们所愿。

不用责备谁,一切也都是我的选择。我不够强大,无法承担这些,无法直面自己的懦弱。

啊……该说的好像都没什么了,那就该结束了?

记得每天早点起床,别迟到了。

记得要吃早饭,不然又会饿晕的。

记得早点睡觉哦,熬夜对身体不好。

那么,再说最后一次,晚安。

谢谢你,让我的生命中出现了色彩。

永别。


霜汐❄️

“友情”

   我从未想过会有这样的现象,在此之前我只在书上看过,但却从未真正见到过。我从未想过友情竟是如此的不堪。


  源于一个午休时间,班里的一位女同学吃火龙果时汁液滴在了地上,有同学想叫她去清理,但那位女同学似乎是有什么事情,并没有听见,就出去了。


  几个值日的同学开始抱怨,那应该是很正常的事,但却变了个味。像是导火索一样,将往日的不满全部都爆发出来。

“自认倒霉吧,她性格就是这个样,你还能指望她清理?”

  

“自己值日的时候做的那么认真,故意在老师面前炫耀,炫耀有什么用啊?中考的时候靠实力又不是讨好老师。”

 

  “天天搞得自己像个老大,管这管那的,多管闲事。”


  “谁受得了她...

   我从未想过会有这样的现象,在此之前我只在书上看过,但却从未真正见到过。我从未想过友情竟是如此的不堪。


  源于一个午休时间,班里的一位女同学吃火龙果时汁液滴在了地上,有同学想叫她去清理,但那位女同学似乎是有什么事情,并没有听见,就出去了。


  几个值日的同学开始抱怨,那应该是很正常的事,但却变了个味。像是导火索一样,将往日的不满全部都爆发出来。

“自认倒霉吧,她性格就是这个样,你还能指望她清理?”

  

“自己值日的时候做的那么认真,故意在老师面前炫耀,炫耀有什么用啊?中考的时候靠实力又不是讨好老师。”

 

  “天天搞得自己像个老大,管这管那的,多管闲事。”


  “谁受得了她哦……”


  当然这仅仅只是一部分,甚至还有更难听的,我便不再写了。我感到有些难受,我从未想过班里的同学会这样,明明平日里都是关系很好的朋友,竟然会这样议论。


  最最可笑的是,这么说她的竟然都是日常里跟她关系最好的,关系最亲密的朋友。


  而且,客观的说,那位同学其实并不坏,根本没有他们说的那么糟糕。她是有些强势,有些爱管闲事,但她本意上还是对同学好的,听一听也没有坏处,其实是一个认真负责的人。


  就这样的一个人,竟会被她的那些“好朋友”说的如此不堪,甚至说再也不想见到。他们连对待自己的好友都这样,我实在不敢想象他们会怎么评价其他的同学。


  当那个女同学回来时,教室里一片安静,没有一个人说话。那位同学叫其中一位刚刚议论她的同学和她一起出去做事情。


  那位被叫的同学没有之前一脸厌恶的表情,反而似乎有些开心的走过去,连语气也变了。


  我不知道该如何说了,我感觉悲伤又有些愤怒。这太虚伪了,令人感到恶心。我痛恨这种玩弄感情的行为。


  既然讨厌她,那当初为何做朋友?不喜欢她身上的这些缺点可以告诉她,实在忍受不了那么就直接说。何必辛苦自己在那里演一天的戏?


  我本以为这种现象只会出现在成人世界,只存在于书中的短短几句话,却从未想过就会在眼前呈现。


  如此的不堪,可笑的“友情”,虚伪的笑容,充满着虚伪。


  我甚至有一瞬间有些不相信友情,我害怕我也会沦落到和那位同学一样的境地,然而却全然不知。


  但或许,我会比那位同学幸运的多。毕竟能和陪我长期相处的人,都是那样温柔而又无比宽容的人,能够容忍我的脾气和一些很糟糕的玩笑,同时又会安慰我,鼓励我。特别感谢我身边这一群人。


  我的母亲告诉我,这只是一小部分,等进入了社会就会发现更多,甚至比这更不堪的事。


  为何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要如此的复杂?需要整天勾心斗角,满怀心计?就不能简单的交流吗?


  我满怀希望的期待着有一天,人与人的关系不必如此的复杂,而是相当的简洁明了,喜欢就是喜欢,讨厌就是讨厌,爱恨分明,不再需要微笑的面具去对待。


  


  


苏墨白SillY_WhitE

是给亲友画的互动,她家的鬼灭oc和卡兹有着说不清的缘分所以就画了哈哈哈
P2本来是最后一格,但我电脑蓝屏了懒得再画一遍所以草稿流了一下
P3是她尝试画的憨憨卡兹哈哈哈哈,不得不说很有红孩儿的感觉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艾特一下 @妄亡 ,感兴趣的话戳她主页看设定呀!

是给亲友画的互动,她家的鬼灭oc和卡兹有着说不清的缘分所以就画了哈哈哈
P2本来是最后一格,但我电脑蓝屏了懒得再画一遍所以草稿流了一下
P3是她尝试画的憨憨卡兹哈哈哈哈,不得不说很有红孩儿的感觉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艾特一下 @妄亡 ,感兴趣的话戳她主页看设定呀!

将计剪辑

啦啦啦


十九岁的生日存在感真的很低

似乎一过了十八岁便再也不期待生日了,毕竟十八岁前是离成人越来越近,而十八岁后便是加速变老。十九岁的我,不敢想象明年今日过二十岁生日的自己该会是什么想法

过去的一天实在是有太多事情要做了。高中时从来都不接受一个人的自己,大学我无法接受身边有自己以外的人。无法接受说得太严重了,也没到这个地步,但意思就是觉得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时候状态最好

我其实很不习惯。也不是不习惯自己一个人,现在的我太需要自己一个人了。可能是不习惯自己进入这种状态的速度之快?快到自己都还没能反应过来,我就已经自己去做了很多事情了,而我觉得这也许不应该出现在我的身上

心里太迷茫,对朋友用了个很难...


十九岁的生日存在感真的很低

似乎一过了十八岁便再也不期待生日了,毕竟十八岁前是离成人越来越近,而十八岁后便是加速变老。十九岁的我,不敢想象明年今日过二十岁生日的自己该会是什么想法

过去的一天实在是有太多事情要做了。高中时从来都不接受一个人的自己,大学我无法接受身边有自己以外的人。无法接受说得太严重了,也没到这个地步,但意思就是觉得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时候状态最好

我其实很不习惯。也不是不习惯自己一个人,现在的我太需要自己一个人了。可能是不习惯自己进入这种状态的速度之快?快到自己都还没能反应过来,我就已经自己去做了很多事情了,而我觉得这也许不应该出现在我的身上

心里太迷茫,对朋友用了个很难理解但是我已经找不到更好的表述方法的表述。现在的自己就像是,伸手想要抓空气,但是没想到真的抓到了;走在路上,却感觉连地球自转的方向与速度都在为自己省力。大概是,明明这个感觉上来说“世界”顺应自己的改变对生活其实没什么影响,但是又确确实实的影响了很多,至少我的状态。虽然并不是什么实质意义的东西,只是觉得以前心理总结的那一套世界的规律完全不能用了。明明只是上了大学,似乎就换了一个世界,这个世界太亲切又很陌生,我在感激的同时无所适从。

感觉自己神神叨叨的,生活上自然是有压力,虽然过段时间我相信也没什么了。但不对劲的是,我相信会没什么,但是命运决不会像我想象中那样的没什么,而是……总之就是不一样,这个用另一种手段为我平铺道路的磁场真的很强烈,我真的很不适应

太困了,我不能写了

生日快乐!

炸洋芋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YEAR♥✨

凉拌海带丝

王一博:说好不哭

|10.电话


把姐姐惯坏的人要是早知道他给练习生上课间隙偷偷摸摸地看直播就播这个,他当着瞿潇潇面把手机砸了也不会看。

王一博看不下去。

尤其是后面上了一只毛蟹,她跟顾问说它汗毛好长,餐厅人声鼎沸,他凑近了听,笑着端过她的碟子,给她打开螃蟹的硬壳。她完全没有阻止,根本就不在意顾问的小动作,那么自然而然,好像圈里大前辈当着那么多看直播的粉丝给她剥壳是应该的一样。

凑得那么近,近到王一博都觉得不妥,下一秒就要亲上去一样。

她没想过这播出去之后会有什么影响吗?

粉丝一说正宫她就否认,正宫一出手她一句话都没有。

还真是正宫。

就像以前她为王一博做的那些,组合里的哥哥看到了说王一博潇潇是不是喜欢你呀,王一博还跟哥...

|10.电话



把姐姐惯坏的人要是早知道他给练习生上课间隙偷偷摸摸地看直播就播这个,他当着瞿潇潇面把手机砸了也不会看。

王一博看不下去。

尤其是后面上了一只毛蟹,她跟顾问说它汗毛好长,餐厅人声鼎沸,他凑近了听,笑着端过她的碟子,给她打开螃蟹的硬壳。她完全没有阻止,根本就不在意顾问的小动作,那么自然而然,好像圈里大前辈当着那么多看直播的粉丝给她剥壳是应该的一样。

凑得那么近,近到王一博都觉得不妥,下一秒就要亲上去一样。

她没想过这播出去之后会有什么影响吗?

粉丝一说正宫她就否认,正宫一出手她一句话都没有。

还真是正宫。

就像以前她为王一博做的那些,组合里的哥哥看到了说王一博潇潇是不是喜欢你呀,王一博还跟哥哥生气;晚上没人的时候偷偷在练习室门后亲她一口,就把生气完全抛之脑后。

是的是的,就是我的,虽然我因为某种理由否认了,但你们快点来发现吧!

王一博愕然——

那是喜欢啊!

王一博没看完直播就逃了。然后整整两天黑着脸,严厉地批评了好几个练习生。

练习生们本来就累,被他的低气压压得更加卖力,一个个使出十二分的力气来。

高文泽走进来的时候,练习室里就是这种凝如实质的气氛,所有人都大气不敢出,本来一支嗨炸天的编舞被跳得像上刑。

越跳不出效果,王一博脸色越沉,于是成了恶性循环。

最后他盯着镜子看了很久,叹了口气,让练习生们原地解散。

“不要太用力,表现得游刃有余点。”高文泽善解人意,“这要是拉你们去蹦迪还不丢死人,僵尸啊。”

玩笑没得到预计的效果,练习生们唯唯诺诺。

高文泽看了一眼镜子前站着的年轻老师,抬了抬下巴,疑惑。

“一博还没走?”

后者接收到这个眼神,摇摇头,收起低气压,说累了,正要走,让练习生们自己再找找感觉。

“对,一时急不来。”高文泽说。

这就结束了,练习生们都松了口气。

王一博收拾东西要走,被高文泽叫住。

“王老师这么快就走啊?”笑容灿烂又狡黠无比。

王一博点点头,“你上课吧。”

“别啊,我不忙。都差不多了,”他说,“姐姐担心练习生,让我上来看看,你回她个电话吧。”

王一博点点头,摸出手机。

视频通话响了一声就被接起来。

屏幕上一张笑盈盈的脸。

“哎,王老师,王老师你好。”

她在机场,网速不太行,音画有点不同步。不过很快就稳定了。

王一博僵硬地点点头,说“哦,你好。”

“孩子们表现怎么样呀?”她说。

“你在哪?”王一博同时问,她立刻说在机场。

“我飞机还有四个小时起飞。”她说,“明天早晨到北京,孩子们准备得怎么样呀?”

王一博扭头,被他目光捕捉到的练习生都像被老鹰捉到的鸡仔,竖起耳朵一动不敢动。

“哦……这么晚,”只听王一博说,“你等一下,我录给你看吧,你信号不好……嗯,嗯……行。”

然后通话结束。王一博放下包去给练习生放音乐。

“再跳最后一遍结束。”

练习生们疲惫自发地聚到一起。王一博举着手机录,发送,面无表情。


瞿潇潇等了几分钟,收到两段视频。

一段是王一博发的,录的是练习生们唱跳。

瞿潇潇对着视频仔细看了好久,心里大约有数,还要分别问其他课老师的反馈,退出来看到高文泽也发了一段视频过来,很奇怪,点开。

是站在练习室门口录的。

偶尔有练习生跳舞的四肢入镜,但画面的中心始终在一个人身上——这人冷着脸站在镜子前,举着手机录像,满脸的寒霜。

高文泽求救:

“今天也不高兴,孩子们都要吓破胆了,救救孩子吧。”

瞿潇潇犹豫了一下,回了一个收到。


视频发过去之后王一博等了十几分钟,等她反馈。他想下班了,以为她回个好的谢谢辛苦了就能走人,结果刚收到一个“ok”,对方就打来电话。

王一博犹豫了一下,压抑住心脏狂跳,背起包推开门,接着电话大步流星地走出去。

“喂……”

“喂,王老师。”对方语气里带着笑意。

王一博沉默了一下,才问,“什么事?”

“不是今天放假休息吗,怎么王老师还来上班?”

王一博走到电梯,看到有人在等,犹豫了一下,转身走开,道,“他们想练。”不想一个人在家,所以来帮帮忙也不错。

“王老师辛苦了。”对方好像在憋笑,清了清嗓子,“陈银河表现怎么样?”

“他没有基础。”王一博推开楼梯间的门,声控灯应声而亮。想了想实在没什么可圈可点的表现,“还行吧,就那样,怎么了?”

瞿潇潇笑,“没什么,公司很关注他。你合同签好了吗?”

《gy练习生出道实录》的合约?王一博说签好了。昨天签合同,他这个月第一次见经纪人,一见面表情微妙,说王一博行啊,出息了,能自己跑业务了。

行吧,无语。

“那就好。”她说,顿了顿,“没事了,电话里说不明白,我就是这两天没听见你声音有点不习惯……明天我回来看看吧,我先挂了。”

王一博移步下楼梯,“怎么这么晚?”

等了好久,以为她挂了,王一博点了一下手机,又听见她的声音:“什么这么晚?”

“飞机。”王一博说,“四点?”

“晚点了。婉婉坐最后一班高铁先回北京。”瞿潇潇说,吸了吸鼻子,漫不经心,“嗯……我还要等。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

“可以改签吗?”王一博问。

“懒得搞了……行李已经托运上了,我等等吧。”她说。

王一博说“好。”

然后两人长久的沉默。

她这一次没有立刻挂断电话,好像知道王一博绞尽脑汁在找话题、也可能在和王一博打电话的同时跟另一个人发消息,顾不上他。

“你在干什么?”一想到这个可能,王一博立刻发出没有营养的声音,“怎么不说话?”

她发出一声轻笑。

“我在问高文泽他们唱歌怎么样,”停了停,好像在打字,然后继续说,“看看我不在这两天他们有没有偷懒,我很不放心陈银河这个偷懒精,他一个人能带着整个团队懒……”

“没事,有我。”王一博挺直脖子,说,“我挺严的,他们都怕我。”

“王老师我很放心。”

王一博笑,沉重了两天的心情重新飘回云端,“嗯。”

“嗯。”她也说。

然后她问:“你还有事吗?”

王一博脚步不停,“没,我没有。就是,你不是,想听我说话。咳,就……想话题呗。”

她发出一声清晰的笑,“想听你说话应该你说话才对啊,我为什么要说话?”

“就……看你想聊什么?”王一博走到一层,声音稍微压低了一点,在楼梯间门口踏步,“你想聊什么我说呗。反正我下班了,路上也没有人。”

“王老师,”她声音里再也藏不住笑意,语调极轻快,像发现了什么宝藏,“那你和我说说这两天王老师在做什么吧——你现在在哪?脚步声这么大。”

“哦,”王一博推门走出楼梯间,向大厦外走,“我在下楼,现在出来了。”

“然后这两天……就抠细节……”他说着,站在马路边上掏耳机,戴上,然后说,“等我一下,我打个车。”

那边打了个哈欠,说好。

过了一会儿,王一博坐上车,她才问,“在往家走了吗?”

“嗯。”王一博在汽车后排挪个舒服的位置。

“多久到家?”

“三四十分钟。”他说。

“住哪?一个人住吗?”

“公司附近,”王一博回答,“家里就我一个人……还一堆头盔,一个人有时还挺无聊的。”

“无聊……”瞿潇潇有点羡慕。想想自己的休假,再想想公司贴了一面墙的规划,叹气,“我也想无聊。”

“你现在就很无聊,无聊到跟我打电话。”

瞿潇潇无语。

“无聊到接我电话的人有什么资格嘲笑我。”

王一博抿嘴笑。

“错了,我错了姐。”

“咳,我最近在考证,”他顿了顿,说起开心的事,“摩托车证,有空就去骑车。”

“北京让上路吗?”

“有场地,要去专门的赛道。在那个……朝阳区,机场线旁边。”王一博回答。

提到这个他滔滔不绝。

“就……骑摩托车,所以买了很多头盔。也有别人送的。尹正哥带我去试了一次,然后我就很想……我就买了一辆……一辆r6。”

瞿潇潇笑了一声。

“你会参加比赛吗?”

“会吧,不知道,考证之后还得进车队,然后训练。可以的话就会去比赛。”他说,“我现在还在考。”

对方沉默了几分钟,不知道又在跟谁发消息,王一博看向窗外。

“我搜了一下,”过了一会儿,她说,“有点危险。”

“嗯,危险是肯定会有的……有衣服,还有头盔,小心点骑没事。”王一博回答,“主要是喜欢。”

“你有数就行,千金难买一喜欢。”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聊天,电话居然一直到王一博回到家还没有挂断。

瞿潇潇中途有段时间没出声,大概是睡着了。不知道是不是听见他开门的声音,醒来,“嗨……还没挂?”

王一博换鞋脱衣服,“嗯……你睡了吗?”

“睡着了……有点累。”她叹气,又立刻改口,“其实也还好,比做音乐轻松,就说说话做做互动就行,是我太久没休息。”

“平时不休息?”

“闲下来一周休一天。”她说,“主要是在公司做音乐,就比较耗时间。”说着伸懒腰,感叹,“每天最想做的事就是睡觉……忙得喘不过气。我好久没休过假了,去年过年就没回家,打电话要他们来看我,结果我爸说机票不好买,闲了再回也行……冷淡。两年不见,一点都不会觉得想我。”

“嗯。”

“这次回青岛倒是和姐姐吃了顿饭,明知道我没假,还要催我谈恋爱……说我们吃青春饭的要居安思危……”她又说,“世界对女艺人真不友好,营业要被骂,不营业也被骂。忙成这样,还谈恋爱,累死我吧。”

王一博路过沙发丢下包,发出一声巨响,然后走去冰箱拿水。

“忙点正常,”他说,“你火。”

她火不火另说,王一博的火气是感觉到了,她噎了一下,无奈地轻声笑道,“王一博,你这是干嘛呀。”

王一博忍了忍,说“对不起。”

“你火了你也没时间谈恋爱啊,我说的是实话,你会比我更没时间的,”她说,“小生气包。”

王一博抿了抿嘴,“我没生气。”

就是看你跟那个演员互动,我不高兴。

她简直先知,“王一博看直播了?”

王一博“嗯”。

“哦,”反应平淡,没有任何解释,“外面下雨了,我没带伞。”

“北京没有雨。”王一博说。

“哦。”

“我困了。”

“那你睡吧,”王一博说,“等会我叫你。”

“你一个人候机的时候,也有人叫么?”她问。

王一博摇头。

不知道是不是代入了青岛的雨,王一博在北京的朗夜里,觉得这句话当等同于“这几年你一个人,辛苦么?”

“还好。”他说,“我不累,实在累了就眯一会儿。”

瞿潇潇叹了口气。

在寂静的房间里那声叹息像针一样扎在王一博的耳朵里。

他忍不住焦躁地动了动,转身打开电视,又关上。

“好吧,”她说,“可我太累了,王一博,怎么办呢?”


垃圾冰糕已碳化
老福特也发一下昂👀✨是个无偿...

老福特也发一下昂👀✨是个无偿设子【找存在感】

老福特也发一下昂👀✨是个无偿设子【找存在感】

FlyAwayNowww

傍晚

今天看到了粉蓝色的天空

傍晚

今天看到了粉蓝色的天空

暴躁扳手在线爆头

about me

这里扳手/揩揩!!!

欢迎扩列企鹅👀✨2986196755

主混小破球/三体,腿长爬墙多

三体杂食党+全员吹

这是cp👉👉👉@扳手家的刘户口 👈👈👈

我爱她!!

这大宝贝是我爱👉👉👉 @困子 👈👈👈

敢欺负她我让两百个蔡徐坤在你家楼下跳鸡你太美

搭档是moson寞辰!!【怕打扰并不敢@】

暂时...就酱

这里扳手/揩揩!!!

欢迎扩列企鹅👀✨2986196755

主混小破球/三体,腿长爬墙多

三体杂食党+全员吹

这是cp👉👉👉@扳手家的刘户口 👈👈👈

我爱她!!

这大宝贝是我爱👉👉👉 @困子 👈👈👈

敢欺负她我让两百个蔡徐坤在你家楼下跳鸡你太美

搭档是moson寞辰!!【怕打扰并不敢@】

暂时...就酱


凉拌海带丝

追米斯特汀的朋友都看过来啊!!!

今天刚追平龙五更新,发现接下来要更新的内容和南叔设定冲突了。。。。怎么办。。。・_・?

今天刚追平龙五更新,发现接下来要更新的内容和南叔设定冲突了。。。。怎么办。。。・_・?


是魔方方qwq

巴基斯坦的meme!av65500009!

你们能不能看看我鸭_(:з」∠)_

巴基斯坦的meme!av65500009!

你们能不能看看我鸭_(:з」∠)_

太和汤真好喝

我终于找到了这个网站!
一测就停不下来了233
测了自己的再测别人的玩了两个钟头
(您可真无聊作业写完了吗)

我终于找到了这个网站!
一测就停不下来了233
测了自己的再测别人的玩了两个钟头
(您可真无聊作业写完了吗)

凉拌海带丝

记梗

这不是去幼儿园的车,别上,上就焊车门。


————————

在玉京山。

那时候长辈都还在,小白泽和胡老板还是十来岁的年纪。

小白泽穿着白底单衣跟土山集胡少当家在庭院里打闹,你追我赶,追上俩人一起坐在胡桃木的走廊下,你来我往挠了几回合,打闹间小白泽衣襟松散,露出纤瘦的颈根儿。胡家小爷瞧在眼里,眼色深了,小白泽却不自知,还挠痒痒似的推他。他不留神手下便失轻重,小白泽反抗不过,被他推倒按在廊柱上,脸上仍然带着笑意,眼里却有一点惧意,好似小动物嗅到了危险的气息。

“你放手,我不跟你闹了……”

“不放。”笑。

四目相对,一个生出要被生吞活剥的错觉,另一个觉得自己中邪了。

中邪。胡家小爷...

这不是去幼儿园的车,别上,上就焊车门。


————————

在玉京山。

那时候长辈都还在,小白泽和胡老板还是十来岁的年纪。

小白泽穿着白底单衣跟土山集胡少当家在庭院里打闹,你追我赶,追上俩人一起坐在胡桃木的走廊下,你来我往挠了几回合,打闹间小白泽衣襟松散,露出纤瘦的颈根儿。胡家小爷瞧在眼里,眼色深了,小白泽却不自知,还挠痒痒似的推他。他不留神手下便失轻重,小白泽反抗不过,被他推倒按在廊柱上,脸上仍然带着笑意,眼里却有一点惧意,好似小动物嗅到了危险的气息。

“你放手,我不跟你闹了……”

“不放。”笑。

四目相对,一个生出要被生吞活剥的错觉,另一个觉得自己中邪了。

中邪。胡家小爷想。

他附身凑近那一小片衣襟遮掩的肌肤,闻到处子身上独有的那种味道,那是没有被任何人沾染过的干净气味。不属于任何人,崭新、娇嫩、青涩。如此脆弱,一旦触碰超过底线就会荡然无存。

如此动人,任何人都会产生立刻占有、将之标记上自己气息的冲动。

可是面前的小家伙是他不出三服的表亲。

他早些年稍大点就已经开了荤,年轻气盛, 正在火气很旺的时候,捉到这样一只尤物……居然碰不得。

他有些动摇,又有些忍不住诱惑。

就在这时小白泽推了推他的胸膛,仰头往旁边躲了一下,对他露出身体最脆弱的部分,雪白的脖颈伸长,曲线绷紧,亮得晃眼。他终于不再犹豫,前倾叼住猎物的脖子舔舐它的喉咙,像一头猎得猎物的豹子。

这一下吓到了“猎物”,小白泽受惊地推搡他的肩膀和胸膛,小动物开始挣扎,这更像是一场狩猎了,猎物被咬住喉管,起初还能剧烈挣扎,然后慢慢地,这种挣扎变得迟缓,动作仿佛被无限拉长。

他和怀里的猎物交换彼此的气息,唇舌舐濡……身下的躯体紧绷着,微微颤抖,像竭泽的鱼,做最后的挣扎。他很有耐心,或者说他也有些沉迷于这种美妙的亲昵,他的猎物开始被一种奇异的感觉安抚,心脏愈跳愈快——

眼前的少年身上每一条线都漂亮得过分,下颌、嘴唇、鼻尖……额角——最美的是他的眼睛,如同黑曜石,又如同星夜。他身上还有些少年的模样,又已经退去了大部分的青涩,染上社会的刀霜气,变得成熟、危险、极具攻击性。抵近的肩膀让小白泽感到压迫,身后的廊柱使这只小动物无路可逃。但托垫在脑后的手掌又令之感到心安。

“看什么?眼睛都不舍得闭上。”他稍微收敛,亲了亲对方的耳朵。

“没……没看什么……”眼睛闭上,耳垂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

他微微一笑,鼻尖轻轻碰碰小家伙的鼻尖。

从放弃反抗到微微开始回应。

少年勾起嘴角。猎物已无路可逃。





emmm....因为是神兽,所以设定白泽无性别。对,所以真的不知道该用“他”、“她”还是“它”¯\_(ツ)_/¯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