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不破谏

15649浏览    290参与
岩田MiRE

小朋友拉小手😇😇😇
官方的娃娃什么时候出货阿(

水彩好难(
p2无滤镜

小朋友拉小手😇😇😇
官方的娃娃什么时候出货阿(

水彩好难(
p2无滤镜

冷CP爱好者

你永远不知道你随口说出来的话是不是刚好是真相

Warning:
1、虽然带了点232但是还是不破的故事就不打CPtag了
2、真人真事改编(草)

.

.

.

“不破?”
“啊,刃,怎么了?”发呆的不破谏回过神,才发现刃唯阿已经端着咖啡回来了。
“想什么呢?”唯阿把装有咖啡的杯子递给不破。
“就是想起以前的事情。”
“什么?”
“对某件事后知后觉。”
“来来来,快说。”
每个人都喜欢吃瓜。 不破如此想。
但他架不住搭档眼里兴奋的目光,笑着问她:“真的要听?”
“嗯嗯。”
“那我说了啊。”

那是不破在高中三年级的时候发生的故事。
彼时不破正在准备AO入学(尽管如此他还是有好好学习,毕竟考大学还有一般入试的机会...

Warning:
1、虽然带了点232但是还是不破的故事就不打CPtag了
2、真人真事改编(草)

.

.

.

“不破?”
“啊,刃,怎么了?”发呆的不破谏回过神,才发现刃唯阿已经端着咖啡回来了。
“想什么呢?”唯阿把装有咖啡的杯子递给不破。
“就是想起以前的事情。”
“什么?”
“对某件事后知后觉。”
“来来来,快说。”
每个人都喜欢吃瓜。 不破如此想。
但他架不住搭档眼里兴奋的目光,笑着问她:“真的要听?”
“嗯嗯。”
“那我说了啊。”

那是不破在高中三年级的时候发生的故事。
彼时不破正在准备AO入学(尽管如此他还是有好好学习,毕竟考大学还有一般入试的机会),隔壁班一个男生很嫉妒他,就找了和不破同班的好友想打击他。
“喂,不破,你再怎么准备也不可能靠AO进T大的,赶紧放弃吧。”
不破没理他,毕竟他本来就不是打算考T大。
对方很恼火,直接精确击中不破最大的雷点。
“三年前‘Day Break’事件是不存在的,就算你再怎么学习也改变不了这一点。”
“你再说一遍?”不破站起来,“我的确是疯子,但你没经历过那一天,你怎么肯定那不是存在的!”
有女生见他们要打起来了,赶紧拉住不破。
被拉开的不破死死地盯着那个男生。
对方成绩比他好,人气又高,如果在这里发生什么,不破知道吃亏的一定是自己。
“你学习好,又有男朋友,就别来烦我,行了吧?”
不破其实看到隔壁班的一个男生找上他面前这个人,但是他也只是随口一说,因为他发现这两个人看着不像普通的同性朋友。
他说完那句话之后,全场鸦雀无声。

“后面发生了什么?”
“入学考试前一个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家长被老师叫到学校。听同学说了情况之后我才知道原来他俩真是一对。”不破喝完手里的咖啡,“我真的没想到原来自己的感觉是对的。当时只是想着不想让那家伙接着烦我了。”
“你的直觉不是一直很准吗?”唯阿关上电脑,“这事挺有趣的,不过等下我们还要去飞电的基地,说不定卧底就在那里。”
“嗯,准备好就出发吧。”
不破随手拿起挂在墙上的外套。

头部炸裂
滅亡迅雷.netは俺がぶっ潰す

滅亡迅雷.netは俺がぶっ潰す

滅亡迅雷.netは俺がぶっ潰す

鱼头今天画画了吗

今日摸鱼

p1学pa
p2狼人×吸血鬼

今日摸鱼

p1学pa
p2狼人×吸血鬼

脑洞清奇的洛

【谏或】受欢迎的人

*不破谏×飞电或人


*架空世界观,不破学长×飞电学弟,年差三岁


*梗来源自自己拍译的杂志切页,虽然完全写跑偏了


 


 


  梅雨时节听上去就过分湿润,晴天雨与雾气交杂,塑料跑道被浸出深色,从铁丝网探进操场藤蔓植物滴落雨珠。不破谏看着自己完全被淋湿的自行车轻啧了一声。


 


  他并不是心细的人,雨伞也只是常备,相比起会把车停在车棚或者盖上雨挡,不破谏可以说极其粗糙,只是将车随意停在空旷停车位上。得到坐垫被淋湿结果完全不会让人意外。


 


  纵使再粗枝...

*不破谏×飞电或人


*架空世界观,不破学长×飞电学弟,年差三岁


*梗来源自自己拍译的杂志切页,虽然完全写跑偏了


 


 


  梅雨时节听上去就过分湿润,晴天雨与雾气交杂,塑料跑道被浸出深色,从铁丝网探进操场藤蔓植物滴落雨珠。不破谏看着自己完全被淋湿的自行车轻啧了一声。


 


  他并不是心细的人,雨伞也只是常备,相比起会把车停在车棚或者盖上雨挡,不破谏可以说极其粗糙,只是将车随意停在空旷停车位上。得到坐垫被淋湿结果完全不会让人意外。


 


  纵使再粗枝大叶,也不会想坐上满是水珠甚至可能浸透水的坐垫。或许要推车回家了——不破谏认为这是唯一解决方案,如果飞电或人没有出现。


 


  “不介意的话,用这个吧。”不破谏从声音判断来者年龄不大,他发出清亮明晰声音,带有稚气未脱活力,恰到好处的让人讨厌不起来。


 


  不破谏看到了与声音相符的容貌,他第一次清楚认识到,真的有人能将制服衬衫穿出漫画男主感觉。


 


  少年的发尾粘着点水气,小撮栗色发丝贴在光滑脖颈上,将清爽意味湿濡出一点迤逦。不破谏发现他的眸子也是偏向焦糖色的浅棕,透过光更像明亮糖果。他递来一方手帕,棕灰格子花纹,颜色有些泛白,一看就是长久携带之物。


 


  明明处于秋雨之中,不破谏却觉得自己来到盛夏,海风吹过带起风铃叮当,是了,他心底就是这样响起了声音。


 


  少年像刨冰上淋着的鲜艳糖浆,风铃内绘制的游曳金鱼,阳光下打着哈欠甩尾的猫咪。海风与露水,梅子酒和波子汽水,不破谏想要认识他,却从心底明白,他和这个人,不属于同一个世界。


 


  第二次相遇是被动,也可以说是主动。在有了目标之后,人的行动会存在目的性。当一个人开始搜寻另一个与他处于同一学校的人时,总会有偶遇。这或许被称为缘分,也或许可以称为天意弄人。


 


  不破谏在食堂听到了飞电或人的声音,他的声音很有辨识度,有些清脆又带一点软糯尾音,独属于青涩少年时代。发出声音的源头离不破谏并不遥远,隔着两张桌子,斜对角。那一桌里有不破谏认识的人,不如说是曾经挂了他课的老师——灭。


 


  他们看起来很亲密,旁边还有一个并不认识但很高大的男性,他引起一点小骚乱,进而使飞电或人提高了音调。不破谏觉得飞电或人笑起来很好看,他像某种发光体,总是将别人目光吸引。


 


  自己甚至并不算他的朋友。不破谏觉得心底翻涌出的酸涩像是笑话,连他自己都明白,那个男孩很有可能根本不记得自己。他从很多地方听到,飞电或人一直如此,虽然看上去大大咧咧,实际上很心细,大多数与他接触过的人都会被他照顾。


 


  不破谏明白,自己只是这些多数人中的一位。他开始感到烦闷,草草吃了饭离去。从而错过人影幢幢中飞电或人投来的目光。


 


  时光并不给不破谏更多迤逦想法,自食堂偶然碰见那一面之后,已经有一月没有再见到过飞电或人。梅雨将夏天最后一点眷恋带走,留下湿润寒冷空气将热情冻结。有枫叶落在不破谏面前,橙红色的叶子带来秋的信息。


 


  那是一片很完整的枫叶,叶脉清晰,颜色从黄到红过渡自然,像是大自然悄然遗落的艺术品,不破谏犹豫了些许时刻,将落叶捡了起来。他将落叶放在眼前打量,红色透过阳光呈现出更为饱满色泽,在遮盖了大部分视野的一角,不破谏看到了飞电或人。


 


  秋季校服是深色长款,少年的衣物看起来偏大,盖住了小半手掌露出指节,他戴着米色格子围巾,视线在凉意里交汇。飞电或人露出一个笑容,少年离他并不远,不破谏可以轻易看到飞电或人因为冷风而泛红的耳根与脸颊浮动的红晕。


 


  “前辈找到了很好的枫叶呢。”


 


  明明是过分客套话语,从飞电或人口中说出,传达到不破谏耳中却格外自然,仿佛只是旧识间再平常不过的一句赞叹。


 


  “嗯,”不破谏觉得自己正在晃神,他好像被卷回了夏天,蝉声在他心底作响。飞电或人将要成为抓不住的夏日的尾巴,他们都从不破谏身边溜走。“不破谏,我的名字,以后不用叫前辈了。”


 


  “不破先生,”青年念出这两个音节,似是有绕指柔情被捻进其中“还是这样叫比较好吧。”


 


  “随你喜欢。”


 


  他们站在了一条平行线,步伐缓慢的走向校园。这一次不破谏没有放开手,他询问了飞电或人班级,顺利拿到联系方式,INS与Twitter。或人的头像用的都是一个简笔画,丑丑的透露出一丝天真,画的让人看不出是狗还是狼。


 


  但哪怕如此,两人聊天大多也都由飞电或人挑起。


  少年有好像用不完的活力,他会将路边形状奇特云朵拍下,发给不破谏,并讨论各种天马行空想象。会询问不破谏中午吃了什么,在得知基本上每天他都在吃相同饭菜后,主动邀请不破谏一起吃午饭,并非只有他们两人,一起来的还有迅和灭。


 


  “或人,他就是你说的人么。”迅与或人的关系看上去很好,他将飞电或人环在怀中,用下巴抵在或人脑袋上,好奇又探究的看向不破谏。


 


  “是,迅这是不破谏,”或人将手中分量不轻的餐盒放下,他看向不破谏“不破先生,这是我的哥哥,迅。那位是我的养父,灭。”


 


  “介绍就不必了,或人,我认识他。”灭显然记得自己挂科的学生,他露出让不破谏格外不舒服的眼神。却也没有阻拦不破谏的加入。


 


  那是不破谏有史以来吃过最豪华的便当,已经可以达到星级厨师水平。但最让他震惊还是,便当都是飞电或人自己做的。


 


  自此算是开了头,飞电或人隔一段时间就会拉着不破谏去享受一下豪华便当。不破谏虽然并不想打扰他们家庭聚餐,也无法真心拒绝飞电或人的邀请。少年声音带有软软尾音,他喊出“不破”时音节黏连出些迤逦情感,像干燥空气中漂浮羽毛扫过脖颈,让不破谏只想干吞口水。


 


  不破谏开始观察起飞电或人,这完全是下意识行为。冬日天气湿冷,光却毫不吝啬投下,潮湿海风带来些许夹杂水汽温暖,少年发丝映出暖色,棕黄又毛茸茸。冷风将温度控制在冰点,飞电或人鼻尖与脸颊都泛着被风吹出的红,他会在寒风袭来时眯起眼,微微低头将下巴与嘴都埋进围巾里轻轻蹭着。


 


  太过可爱了。


 


  年长一点的青年觉得自己可能病入膏肓了,他会觉得飞电或人可爱,可爱到想要拥抱他,把他搂在怀中。不破谏失眠很多天,最后在飞电或人关切眼神中败下阵来,他没有办法拒绝或人的关心,更不想失去飞电或人,他将自己心中泛起情感压下,自欺欺人以朋友身份继续待在或人身边。


 


  冬假在圣诞节前五天开始,与社团友人分别之后,不破谏收到飞电或人讯息,学期最后一天,也是假期的第一天,或人邀请他一起去吃文字烧。十五天假期意味着将要有半个月不会见到飞电或人,不破谏父母离世的早,一直是自己一个人生活,靠着保险赔偿与自己打工维持,偶尔受到亲戚接济。


 


  每逢年节,热闹都与不破谏无关。他也并未觉得如何,意外并非自己可以改变的,缺乏父母关爱促使男孩迅速成长为男人,或许他心底仍旧渴望家,可已经不会以意气用事来达成目的。


 


  对于不破谏来说,如此陪在飞电或人身边就足够了。他推开店门,看到飞电或人已经在座位上,少年冲他挥手,露出足以抚平不破谏心中阴霾笑容。


 


  “不破先生,这里,”寒风被隔绝在店外,温暖熏出舒心气息,不破谏向飞电或人走去,越发清楚看到少年脸上被热气熏出红晕“已经点好了,马上就可以吃了哦。”


 


  文字烧是需要食客自己动手的食物,不过也简单,各种已经切好食材配合面糊,在铁板上煎烤到可以食用,根据喜好调节口味。烹饪任务交给或人。不破谏虽然想帮忙,但是手艺实在令人着急,被或人拦下。


 


  少年对待食物格外认真,他总是会说‘希望吃到料理的人能开心’。不破看着专心烹饪的或人,他并不是第一次萌生娶了面前这人也不错的想法了。


 


  不被允许念头在深处扎根,无法见到阳光,所以只能向更为黑暗处躲藏。不破谏明白自己对飞电或人产生了欲望,他无法开口,借由餐桌上清酒浇灌心田。


 


  “不破先生,”饭已经吃到一半,两人话题不多,倒也和谐,飞电或人抬头看着对面人“有,喜欢的类型么?”


 


  男人愣了一下,他再次感到心中酸涩“喜欢的类型啊……”不破谏看向飞电或人,而后将目光移到起了雾的玻璃窗“长发,温柔,会做饭,身材好的?你呢。”他答的随意,却将真正想法掩藏心底。


 


  “我么?暂时没有。”少年声音清清脆脆,回答也迅速利索。否定结果让不破谏松了一口气,他害怕听到什么应有结局,男人低下头,错过对面青年落寞视线。


 


  饭吃到天幕渐暗,霓虹灯的光与热闹声音纷杂,他们都喝了点酒,飞电或人偏头看向不破谏,男性的下颌很好看,他皮肤透出健康麦色。少年突然觉得心抽痛,他喜欢不破谏,却没有任何立场表达喜爱,不破谏应该拥有一个完整家庭,他会有可爱的妻子,聪明的孩子,那些与飞电或人无关,更与飞电或人小小的喜欢无关。未开花朵在冷风中冻结,没人知道花苞何时出现,好像也没人期待它开出花来。


 


  不能这样继续下去——飞电或人下定决心,冲不破谏挥手说再见,他自己踏出的脚步,也要由他自己收回。


 


  假期意味不破谏要独自面对空荡房间,他并不擅长生活艺术,多年自己照顾自己也只处在,做的东西能吃,房间干净,这两点而已。飞电或人就很不一样,他善于享受生活,并非盲目开朗,而真正脚踏实地去改变着自己,改变他的生活,甚至改变身边人。连不破谏都会被感染,想要在春节前做出些应景享受节日事情。


 


  他照常发简讯给或人,询问是否要一起出来购置年货,却迟迟没有等到回复,再次询问并发出关心话语后,只得到了一句‘父亲和哥哥都买过了,抱歉,不能陪你出门’。


 


  有什么不太对,这并非或人第一次拒绝不破谏请求,以往甚至有更紧急情况,可那些都与这次不同,不破谏清楚感受到冷意,好像有什么被切断了。


 


  男人再也没有享受过年心情,他开始焦急,又不知所措。处于被动位的不破谏这才发现,往往都是飞电或人开始话题,当总是主动的人选择结束,被动者往往无法踏出任何一步。


 


  不破谏将手停在拨打电话页面上,手指与播出按键只差分毫距离,可他始终无法按下。不破谏能以什么身份去质问,学校前辈?认识不久友人?爱慕者还是恋人?他没有立场,更无权干预。


 


  最后只能回复一句知道了不了了之。对话框冻结到除夕夜,倒计时到新年钟声敲响那一刻,飞电或人准时发来一句‘新年快乐’,不破谏也飞快回复,打了删,删了打,最后也只能回一句‘新年快乐’。


 


  窗外烟花将电视声音盖过,绚丽花朵绽放在夜空,将不破谏脸颊映出各种颜色,沉寂在喧闹中飞速蔓延,宣告庆祝的烟花落幕后,屋子里只剩下电视光芒与手机屏幕发亮。


 


  不破谏关上电视,将手机垂下。光逐渐变暗,最后消失,他始终没有等到飞电或人的讯息。曾经只想要在飞电或人身边看着,而如今,似乎连这个权利也被收回。他一夜未眠,直到天色将白,不破谏突然想到飞电或人曾说过,新年他们都回去小镇里神社祈福,灭似乎很执着于当第一个祈福者,所以向来他们去的都很早。


 


  神社会在第一缕阳光照到鸟居时开门,大约是将近七点,祈福人很多,要排在最前面,六点就要出门。不破谏披上衣服拽下围巾飞奔而去,他想起飞电或人说这些时微微撅起嘴,眉头皱起带着足足撒娇意味。不破谏发现一切清楚的像是就在面前一样,他记的那么准确,又那么仔细。 


 


  所以他无法欺骗自己放下飞电或人。


 


  不破谏起身,穿上衣物出门,窗外天色将明未明,他深吸了一口冷气,凉意刺激他清醒,他本身快步走着,不知何时跑了起来。街景飞驰,不破谏脑中只有一个念头,见到飞电或人,要说什么都无所谓了,他想要拥抱那个少年。


 


  新年始伊,参拜的人很多,涌动人影之中,不破谏没有找到飞电或人,却看到了个子很高的迅。他们在那里,不破谏拨开人群向前,终于将要来到飞电或人面前。


 


  “不破先生?”少年的声音从不破谏身后传来“你怎么在……”


 


  男人扭头,看着多日扰乱他心绪祸首,他不等或人说完,就将少年拉进自己怀中用力抱住。光将要照到鸟居,人们开始向前走,不破谏没有放开飞电或人,少年也没有做声,静静与他相拥。灭在前面瞥过这一幕,没有做声与迅一起走了。


 


  “飞电或人,”不破谏觉得自己心跳飞快,血液冲向大脑,太阳穴突突直跳“我喜欢你。”


 


  被拥抱的少年顿时被击中,他像是被高高抛起,落在云端。一切都不像真实,飞电或人缓慢而僵硬搂住不破谏,他感受到脖颈处传来男人温热吐息,少年深吸一口气,眼前景色模糊起来,他眨眼,有泪落下。


 


  “不破先生是笨蛋。绝对是笨蛋。”飞电或人的声音沾满水气,音节黏连间泄出一点状似幼犬的呜咽声。青年将男人抱的更紧,这让不破谏意识到,他的男孩,好像和他有相同心情。


 


  “抱歉……”男人将吻落在飞电或人额头,不破谏没有闭眼,所以看到飞电或人抬头吻他唇瓣时脸颊绯红。


  


  


——————————END——————————


  


  


卯时起床了
《关于A.I.M.S.需要在烟...

《关于A.I.M.S.需要在烟花大会上进行调查的事宜报告》

《关于A.I.M.S.需要在烟花大会上进行调查的事宜报告》

-Ethereal-

【谏或】生生(二)

*不破谏×飞电或人 

*伪原作向 非ABO

*p//a//o友设定 双向暗恋

*ooc预警 注意避雷○

--------------------------------------------

【真·硬核开//che】

【滴滴滴 系好安全带上//che】

【审核君 祝您新年快乐万事如意心想事成身体健康生活愉快早日发财 拜托你了不要再屏蔽我了!!!!!!!!(卑微.jpg)】

链接戳https://shimo.im/docs/gqyyrGJqK3KTxT3R/

*不破谏×飞电或人 

*伪原作向 非ABO

*p//a//o友设定 双向暗恋

*ooc预警 注意避雷○

--------------------------------------------

【真·硬核开//che】

【滴滴滴 系好安全带上//che】

【审核君 祝您新年快乐万事如意心想事成身体健康生活愉快早日发财 拜托你了不要再屏蔽我了!!!!!!!!(卑微.jpg)】

链接戳https://shimo.im/docs/gqyyrGJqK3KTxT3R/


-Ethereal-

【谏或】生生(一)

*不破谏×飞电或人 
 *伪原作向 非ABO
 *p/a/o友设定 双向暗恋 
 *ooc预警 自行避雷○

--------------------------------

飞电或人看着屋内的不速之客,咋舌道:“不破先生,有公事?” 


不破谏抬手整理了一下领带,靠近他几步。


“有些事要和你商量。” 


“你的伤,好了吗?”不破谏问道。 


飞电或人点了点头,笑着说:“这点伤我没问题的。喔,你这是在关心我吗?!” 


“你说是就是吧。”...

*不破谏×飞电或人 
 *伪原作向 非ABO
 *p/a/o友设定 双向暗恋 
 *ooc预警 自行避雷○

--------------------------------










飞电或人看着屋内的不速之客,咋舌道:“不破先生,有公事?” 


不破谏抬手整理了一下领带,靠近他几步。


“有些事要和你商量。” 


“你的伤,好了吗?”不破谏问道。 



飞电或人点了点头,笑着说:“这点伤我没问题的。喔,你这是在关心我吗?!” 


“你说是就是吧。”


不破谏转过头,勾了勾嘴角。 


半晌,不破谏再一次开口。 

“刃做的事,我没办法阻止她。但是.....” 

不破谏停顿了一下,他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沉默了几秒后,飞电或人率先打破了这份沉默。 


“没关系的。” 


飞电或人系好自己西装的扣子,接着说道“你没义务帮我,你本来就该站在她那边。” 


他长吁一口气,心情明亮。 


要不是心底的苦涩一点点蔓延,方才说出口的话,他自己都快信了。 


不破谏愣了一下。 


无声的对视持续了足足一分钟。 


“嗯。还有别的事吗?”飞电或人抿了一口茶。 


他今天第一次尝试喝茶,他告诉伊兹自己喝咖啡就跟喝饮料一样,无法改变他上班的时候想睡觉的现象。伊兹就特地给他准备了茶。 


飞电或人这个人,有时活泼得像个小孩子。 


他在公司会议的休息间隙,拉着副社长非要给他讲笑话。时不时地,这位小社长去“视察”员工,也要给他们讲。 


飞电企业的员工每天最怕的就是飞电或人突如其来的热情。 


可是,他们的生活里却悄无声息的出现了这样一个人。让人想一想,就能不由自主地笑起来。 


像个小太阳。 



不破谏回忆起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清澈坚定的双眸后来竟然是再也没忘。 


当然,他们第一次擦枪走火上/床,的的确确是个意外。那时候的不破谏情绪里有很多东西,有些可以归结为明确的形容词,而有一些,他自己都不知道,他烦躁的很,想极力丢掉那些不清不楚的情绪。 


他们第一次上/床用战斗去形容,仿佛更贴切一点。冷酷的博弈,暗涌的情愫,都带着绝对不认输的气焰。 


可飞电或人到底是年轻了些,最终缴械投降。 



“咳.........不破先生?”飞电或人看出他在走神。 


“没有公事了。”


不破谏靠近他,把飞电或人的西装扣子慢慢地解开了。 


飞电或人抬头略带惊诧地看着眼前西装革履的男人。 


“但有私事。” 

不破谏双手覆上小社长的肩。 


“…………” 


飞电或人苦涩地看着他。但他的心跳却是真实地加速了。以往他们做过很多次,但从不会在公共场合有亲密的动作,仅仅是,在无人知晓的房间里,交换着血液里流淌的欲望。 


感受到不破谏不安分的双手,飞电或人急忙抓住他。 


“这可是我办公室。” 


飞电或人的脸染上了红晕,在他白净的面颊上十分明显。不破谏盯着他说话的嘴唇,低头吻住,用舌头撬开牙关,似乎要开展更深的侵略。 


飞电或人对他的这些习惯了如指掌。

他知道,他要是再不制止........... 



“................” 

“……先回家。” 





----------------------------------------------

【这篇本来是纯/车,结果我改了又改改了又改,又有/性/又有爱真的难搞……】 

【这个设定其实源自于我和朋友聊天时的一个脑洞,她说谏或太适合那个啥了但是只那个啥又不好磕了( )所以动手写了这篇】 

【其实纯/车微博发过一次结果被屏蔽了(自闭.jpg】 

  车/在 (二)里 戳外链。



暮暮暮暮歌

最近学校里太忙了有好多想画的题材都来不及画1551只能截截图了
灭爸这个笑太勾人了!
不破这集的物理授权依旧帅!!
(老檀:你也是lulu?)

最近学校里太忙了有好多想画的题材都来不及画1551只能截截图了
灭爸这个笑太勾人了!
不破这集的物理授权依旧帅!!
(老檀:你也是lulu?)

猹儿摸了个猪

啊啊啊雷哥哥也好帅啊
01颜值真是一个赛一个高
(雷哥哥爆炸了我好心痛)

啊啊啊雷哥哥也好帅啊
01颜值真是一个赛一个高
(雷哥哥爆炸了我好心痛)

-peento-
是动图2019/12/8座谈会...

是动图
2019/12/8座谈会高能太多了,虽然再次被可爱伊兹击中心脏,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两位在变身后的击掌,就这两秒能无限循环看下去....

是动图
2019/12/8座谈会高能太多了,虽然再次被可爱伊兹击中心脏,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两位在变身后的击掌,就这两秒能无限循环看下去....

月牙

不破說他不需要笑話

他說。。。

他!不!需!要!笑!話!

(爆喊)😭😭😭😭😭

心好痛

不破說他不需要笑話

他說。。。

他!不!需!要!笑!話!

(爆喊)😭😭😭😭😭

心好痛


時

[谏或]幻梦

圣诞快到了,心慌慌的

极速短打,十五集后产物

只是梦罢了

普通人au,只要我搞得够快,刀就追不上我

ooc预警

火,大火,废弃的学校,爆炸,残损的机械,血色的黎明..... 梦吗?是在梦里吗?

不破桑在哪?他在哪?他还在吗?

为什么我手上都是血,不破?我好害怕。好疼,原来是我自己的啊,太好了。但是,你在哪,不破?

“社长?社长?”

谁在叫我。

“或人?飞电或人?”

“啊一一”

或人睁开眼,陷入柔软的床铺中,像溺水的人回到地面,冷汗把T恤浸湿一片,身边是略显担心的不破谏,正伸手试探他的额头。

“没发烧。”小警察收回手,“我去拿条毛巾,是做噩梦了...

圣诞快到了,心慌慌的

极速短打,十五集后产物

只是梦罢了

普通人au,只要我搞得够快,刀就追不上我

ooc预警



























火,大火,废弃的学校,爆炸,残损的机械,血色的黎明..... 梦吗?是在梦里吗?

不破桑在哪?他在哪?他还在吗?

为什么我手上都是血,不破?我好害怕。好疼,原来是我自己的啊,太好了。但是,你在哪,不破?

“社长?社长?”

谁在叫我。

“或人?飞电或人?”

“啊一一”

或人睁开眼,陷入柔软的床铺中,像溺水的人回到地面,冷汗把T恤浸湿一片,身边是略显担心的不破谏,正伸手试探他的额头。

“没发烧。”小警察收回手,“我去拿条毛巾,是做噩梦了吗?”

“嗯.....也不是,就是找不到你了。”或人下意识拉往了身边的人。“很害怕,好像再也找不到你了。你先陪着我一会儿。”

不破反手抱住一身冷汗的或人,倒没有像平时嫌弃他,反而极具安抚意味地摸了摸他的头发。一直略显闹腾的小社长也乖乖窝在怀里,感受自己的心脏逐渐与恋人的跳成一个频率。

“你是不是硬了,不破桑。”

“闭嘴。”

“或人或者今天也可以哦。”

“我今天不上班。”不破掀起或人的T恤,“你就等着伊兹骂你吧。”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男朋友是公务员的好处是可以公器私用。多亏不破桑开车送他,或人今天才没有迟到,不过说倒底,没有男朋友,他今天也不会迟到。但男朋友,尤其是不破谏是他男朋友,这岂不是美滋滋嘛?

男朋友是飞电社长的好处是可以在飞电内部蹭网。送或人上班以后,不破也没有离开,去员工休息室找了个角落,连上网,先遵循自己内心的愿望,点开或人的搞笑段子合集,帮自家恋人刷刷播放量,开启一天的好心情。

本该是这样的。

但不知为何不破对或人今天的噩梦有点在意,加上飞电这次是和哉亚的人过来谈合作。于是,年轻的小队长从伊兹那里要了一套员工服,光明正大地跟在社长身后装保镖。

看对面那个天津垓被或人的笑话气到就很快乐,顺带还赶走了那个名叫迅的保洁小妹(? 这年头已经不兴这套啦傻孩子)。没有抓到拿两份工资还老翘班的刃有点遗憾,嘛,下次总会抓到的。这样的话,今天一天的心情也很好。

虽然心头还是有一丝不安,但看着自家社长像仓鼠一样吃东西吃到两颊鼓鼓,心里就很充盈。

仿佛梦一样。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一开始不是这样的。

不破谏和飞电或人的开始算不上美好。直隶于首相的艾姆斯虽然名义上是警队,实际上权力很大,搜查某某企业这种事本不至于派给他们。

奈何飞电集团家大业大,只有艾姆斯够得上级别。被强迫终止年假的不破谏恨不得和飞电拼了,滥用职权把所有能搜的地方都搜了一遍,奈何什么也没找到。

新官上任的小社长还当他面说笑话。

噗... 一点也不好笑。

当然啦,当时说不好笑只是死不破嘴硬啦,他现在可是凭一己之力把或人视频播放量刷到上千的男人。

幸好上司还算有良心,补放了不破的年假,附加一张回老家的车票。

回老家就是被逼相亲,在餐厅遇见了出来接私活的飞电或人。天知道小社长付出了什么代价才能在这讲笑话。向身边的女人介绍了一下这是飞电的社长,她态度马上变了。哈。

然后就被配合默契的二人联手挤兑走了。爽。

不破的老家是黎明小镇,而飞电或人从小在这长大。

借这次机会熟起来的两个人意外地发现相性很合,不破谏虽然嘴很毒,实际相处起来很温柔,在一些细节上经常照顾他,而飞电或人一副小聪明样,却正直到傻乎乎的,经常让不破在心里敲锣打鼓地喊可爱!嘛,虽然小警察表面上只会毫不留情地嘲笑他。

是飞电或人先告白。

表面上是这样。

实际上是两个人打闹,不破谏可耻地起反应了,感受到的或人愣住了。地点是不破家,时间是半夜12点,姿势是或人为了抢遥控器跨坐在不破身上,嗯,对方还掐着自己腰间的软肉。

当不破哑着嗓子问或人是不是该说些什么的时候,他想也不想告白了。

别问,问就是被干了个爽。

现在变成这样了。

然后一直一起生活到现在。

某知名不具的刃姓顾问和伊姓秘书表示日常性眼瞎。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深夜,不破谏被身边的响动弄醒,或人好像又陷在噩梦里,惶急地喊着自己的名字。

“或人?飞电或人?或人?”

“我找到你了!”惊醒的或人声音里还带着哭腔,身体止不住地颤抖,“我看见你,你回头看了我一眼,然后就倒在血泊里,我。。”

“没事了没事了。”不破把他抱在怀里尽力安抚,轻轻地拍着他的背,“我在这里,我好好的。”

“我一点都不担心不破桑的警察工作会有什么危险,我觉得他们都莽不过你,全是小喽啰。但在这个梦,我就是很害怕,也不知道在害怕什么,我很怕失去你。”或人语速飞快,紧紧地抱着自己的恋人。

“没事的。”

“我们结婚吧。”

?不破谏有点没反应过来。

“我们结婚吧。我去联系伊兹,我想和你永远在一起。”

“飞电或人,你冷静一点。”不破捧起他的脸,“我愿意和你永远在一起。但我希望是在你冷静的情况下,由我提出。”

“我好害怕。”或人眨眨眼,脸上的泪痕还没干,“但是你是不是还在在意我先告白那件事。”

“没有。”不破看见自家社长撅起嘴,不由地扬起嘴角,“好啦,别怕,我在。”

这辈子不破都不想再看见或人哭了。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飞电或人再也没有做过这个梦。
































三丰

迅:我的密钥!
不破:它是我的,你们不要闹了,就这样,听我的。
灭:只有灭亡迅雷的人能用它。
不破: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掰,都可以掰。我不觉得这是个问题。

不破谏好不讲道理一男的(不是

迅:我的密钥!
不破:它是我的,你们不要闹了,就这样,听我的。
灭:只有灭亡迅雷的人能用它。
不破: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掰,都可以掰。我不觉得这是个问题。

不破谏好不讲道理一男的(不是

炮子
我跟你讲不破谏你以后不要后悔

我跟你讲不破谏你以后不要后悔

我跟你讲不破谏你以后不要后悔

炮子
“我不需要搞笑段子”

“我不需要搞笑段子”

“我不需要搞笑段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