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不破谏

14090浏览    267参与
魔神巫•皮皮夫斯基

【假面骑士zero one/谏或】心机拥抱

▲大概就是心机不破忽悠小虾饺抱抱的故事
▲雷,很雷,很ooc,大概甜饼,有不负责任的剧情猜测
▲以下正文

1.
不破谏其实很喜欢人的体温。

2.
“不破,你总是不和人接触,单打独斗,这样是不行的。我会向上司提出……”
“烦死了。我走了。”
“不破!”
啐了一口,恨恨离开。
不是的啊。
不是这样的。
如果、如果又回到那一天的话,如果修玛吉亚又开始惨无人道地屠杀的话,如果耳边又响彻那句“人类应该被灭绝”……所有的温暖从此远离他,他是被困在复仇火焰中的囚徒。
他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承受住,那份痛彻心扉的悲伤。
因为从那天开始,过去的不破谏成为了遥远的记忆。他的世界从此阴寒一片,隆冬永存。
既然这样...

▲大概就是心机不破忽悠小虾饺抱抱的故事
▲雷,很雷,很ooc,大概甜饼,有不负责任的剧情猜测
▲以下正文

1.
不破谏其实很喜欢人的体温。

2.
“不破,你总是不和人接触,单打独斗,这样是不行的。我会向上司提出……”
“烦死了。我走了。”
“不破!”
啐了一口,恨恨离开。
不是的啊。
不是这样的。
如果、如果又回到那一天的话,如果修玛吉亚又开始惨无人道地屠杀的话,如果耳边又响彻那句“人类应该被灭绝”……所有的温暖从此远离他,他是被困在复仇火焰中的囚徒。
他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承受住,那份痛彻心扉的悲伤。
因为从那天开始,过去的不破谏成为了遥远的记忆。他的世界从此阴寒一片,隆冬永存。
既然这样,那就把所有人都推远吧。远离这份工作,远离这份危险,所有的痛苦和压力,他来承受就好。
不被理解也没有关系,一个人离开也没有关系,哪怕这颗心再也温暖不起来也没关系。
他现在只是为了复仇苟活的行尸走肉,仅此而已。
仅此而已。对吧?
对吧。

3.
被飞电或人抱住是一个意外。
“A.I.M.S.的人!我不会让你碰那个修玛吉亚的!”
比自己稚嫩很多的面孔拼命抱住自己的腰,声嘶力竭地大吼。
“飞电的社长,让开!”他举枪的手颤抖不已,让他颇为恼火。他用力甩动腰肢,试图甩开这个烦人的半吊子社长。
“不让!”半吊子社长抱得更紧了,“怎么能让你得逞!”
他恼火得掰过社长的手腕:“你有完没完!”
“没完!”社长同样不甘示弱地回瞪。
像是被社长的眼神灼伤,他忙不迭松开滚烫的手腕。
“哼。”他不屑地转身离开。
太烫了,太火热了,就好像……
就好像那一天他烧死那个暴走的修玛吉亚,透过烧穿的集装箱看到的那个影子一样。
火焰在周围燃烧,那个亮眼的影子隔着烟幕闪耀。再眨眼的时候,已经消失不见了。
明明阻隔着那么远的距离,互相带着假面,他却觉得对方那个瞬间,眼神灼热地盯着自己。
那不是敌意。
那是他难以形容的东西,像是心有灵犀。
死去的心,在对视那一刻急遽复苏,重新火热。
他不知道那是谁。或许是个暴走的修玛吉亚吧,应该是他的敌人。要抓住才行。所有的修玛吉亚由他消灭。
但是他内心在形成一个堪称诡异的想法。他这头孤狼闻到了飞电或人身上不同寻常的味道。像是那个一闪而过的影子一样,足以烫伤气管的味道。
他有预感。飞电或人和那个影子绝对存在联系,而这个联系,说不定可以解开当年那个心结。

4.
不破谏实在没有想到这一天来的那么快。
飞电或人居然就是那个影子?他叫自己……zero one?
01。是代码的意思吗。如果把他抓捕归案,是不是过去的谜团都能一一解开?
不过一段时间的相处以来,他倒是也清楚,这个小社长只是赶鸭子上架,恐怕公司的内情,他也并不清楚。抓捕他无济于事,还得从飞电智能本身调查。
不过居然当着我们面变身……他果然是个笨蛋吧?
“A.I.M.S的人,不要这样!”
啊啊啊又来了,每次都是抱住自己的腰握住自己的手。他内心无奈地吐槽,伸出手挣脱小社长的束缚。
人的体温有时候真是让人眷恋啊。
他这样想着,又在心里扇了自己一巴掌。
他的主张是相信修玛吉亚啊,和你不一样的,不破。你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不要再靠近他了,这样对你们都好。你们不是可以走在一起的人。
“不要让我抓到证据!”他放下狠话离开。
只是手中的枪依旧无比滚烫。

5.
“我现在就把修玛吉亚破坏——”
“不要啊,快住手!”
不出所料又扑了上来,使出浑身力气想要把自己拖走呢。
“哼!”随手甩开他、轻而易举。
看着他受挫也是一种享受呢。看起来他一副乐天派的样子,也会有这种表情吗。说起来,他的搞笑段子其实一直……挺搞笑的。至少很戳自己的笑点。但是笑出来的话自己就威严全无了,会让他变成骄傲的小孔雀吧。不行。
但是想到满医院的修玛吉亚,又高兴不起来。
飞电或人说到底,还是继承了这些修玛吉亚的人啊。
不可能和解的。没有经历过那种痛苦的他,不会懂的。只会搞笑的他,没有办法让人从心底快乐起来的。说什么为大家带来笑容和幸福,只是场面上的漂亮话吧。虽然也有解决一些问题让他有所改观,但是不够的,没有办法说服他。

6.
“我……得救了吗。”
醒来的那个瞬间,他心情很复杂。
没有想到自己会被修玛吉亚、自己最讨厌的敌人拯救。这条性命,明明是打算用来消灭所有修玛吉亚的。
还有……飞电或人。
他心里明白,那时候关闭所有医院里的修玛吉亚的电源,才是最保险的。听修玛吉亚医生的意思,飞电或人也确实下达过这样的命令。
但是他改变了主意。他改变了主意后,救下了所有人。
在恐/怖分/子的袭击中,无一人死去。这是飞电或人和他的修玛吉亚们创造的奇迹。
“我相信修玛吉亚。”飞电或人这样对他说,眼睛在夕阳下闪闪发光。
那一刻他的心脏狂跳。
飞电或人说出搞笑段子的时候,他打了一拳自己的伤口。
“笑、笑到肚子疼吗!原来我的搞笑段子那么好笑啊!”
“才没有!是我伤口疼起来了而已!”
不仅仅是遮掩笑容……
还有那个瞬间,感动得难以言喻的表情。
让他看到的话,太丢人了啊。说过消灭所有修玛吉亚、不会信任他的人,被他和他的修玛吉亚们感动到,开始相信未来这种事情。
“真的……伤口很疼吗?”在得意完以后,飞电或人又有些不好意思地问。
“嗯。”他瞪了或人一眼,“我可是在死亡线上挣扎了一次啊,社长先生。”
“那那那我帮你揉揉?”
“你是笨蛋吗!揉伤口是想谋杀我吗!”
“对不起嘛不破先生!”小社长抱歉地双手合十,又轻轻圈住他,“不破先生平安无事真是太好了。我这样想着。这样,不破先生也稍微信任一点修玛吉亚了吧?”
“别太得意了,社长先生。我马上就会抓住你的破绽的。”
嘴上这样说着,却轻轻回围住他。
这么冷的天气里,人的体温真是太高了啊。

7.
他原来一直是在把修玛吉亚……当作同等的人类在看待吗……
听到飞电或人安慰他的修玛吉亚秘书的那段话,他默默消化着,心情复杂。
他是把这个叫伊兹的修玛吉亚当作会受伤的、会感到害怕的人类女孩看待的。他也是把那个被偷走改造的修玛吉亚五号当作走投无路感到恐惧的孩子看的。之前也是,那么多那么多的修玛吉亚,他从来,都是当作人类看的。真正的一视同仁。
即便身边的修玛吉亚随时可能变成魔机,变成伤害自己的敌人,也不肯放弃吗。
“正是因为我相信修玛吉亚,所以我才会在这里。拜拜~”
轻佻的语气里,是不容置疑的信任。
这个人、这个人……
是傻子吧。
“敌人现在一定盯上了最后一个祭田赛特,也就是五号,我要去保护他才行,他应该就在这附近。”
这样说着,带着满身伤就离开了。
什么啊,耍什么帅装什么英雄啊。你不过就是一个半吊子的社长,一个不熟练的英雄,一个不受欢迎的搞笑艺人而已。
为了修玛吉亚们战斗到不顾生命安全……
开什么玩笑。
“真傻。”不破谏难得叹了口气,打开车门,“明明自己都伤的那么重了,还有心思挂念修玛吉亚的安危。”
我可不允许你死在这里啊,飞电或人。
你明明是强大到足够让我这颗死去信任的心,重新活过来的家伙。

8.
伤势已经重到站不稳了吗。
看着他摔倒,不破谏下意识地扶住他的胳膊,想要劝他放弃。
“不破先生?”
可是看见他的眼神,却什么话都说不出口。
他是抱着决心、信任着那两个秘书修玛吉亚,来到这个战场的。在眼神交汇的那个时空点,不破谏突然明白了这个事实。
自己没有立场也没有资格劝说他什么。他的内心,远比自己强大。
于是他只能说:“快变身吧。变身以后,能缓解一点痛苦。”
虽然不知道zero one那套飞电智能的装备有没有这种功能……但是能减轻他压力的话,什么都好,什么都可以做。
“好!”于是他强忍痛苦站起来变身。
啊啊,真的,不破谏……
你真的,超级失败啊。
居然输给了这种搞笑艺人,真是失格……
想要补偿的话……那就相信他吧!

9.
“BULLET.”

10.
“你说什么?”
确实不想承认啊,被这种家伙感动到,然后重新燃烧起希望这种事。
可是就算他真的认可飞电或人做朋友,这女人怎么还是那么没眼色?这种事情怎么可以在当事人面前提起?
被戳破心事的他恨不得现在就一拳打过去。
“哎呀就这样吧……”每次做和事佬的或人又抱住他劝架。
只是他烦躁得没有心情体会这份温暖,随手打开了或人伸过来的手。
“啊好痛……”
居然是受伤的左手……该死,自己怎么这么粗鲁,没注意到这种细节……
更加烦躁地回头深呼吸了。
早知道就任由他抱着了。反正都习惯了。

11.
闪耀蝗虫……有着严重的后遗症。
不是没有猜到。但是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如果他使用完闪耀蝗虫被敌人袭击的话……
不会的。不允许。在他不破谏面前,黎明事件不可能重演。
人类也好,修玛吉亚也好,都不准有那种想法!
也不会让他再陷入这种危机的!
好不容易得到的、重新开始的人生,不能被任何人夺走!

12.
“Assault Bullet!”
“Over Rise!”
“Shot Rise!”
“Ready Go!Assault Wolf!”
“No Chance of Surviving!”
“Assault Charge!Magnetic Strom Blast!”
“不破先生——”
“社长先生。这叫做有借有还。”

13.
“所、所以,这是什么,不破先生在那个时候,就、就喜欢我的搞笑段子?”
“真傻!你都在听什么啊!给我严肃点!我可是在告白!”
“恕我直言,不破先生,您听起来像是在威胁社长和您交往,不然就不帮他刷搞笑视频段子点击量。”
“你看伊兹都这么说了。”
“虽然说也有那么个意思,不过我也是认真在告白啊小秘书!”
“不……不是,我只是震惊于不破先生居然那么喜欢我的搞笑段子,没有说不接受告白的意思……哎呀,也不是,我不知道怎么说啦!伊兹救命!”
“或人社长,我判定这种事只能交给当事人处理。”
“所以你是答应了对吧?结婚旅行就决定去鹿儿岛好了。”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啊!”
虽然这样说着,还是伸手抱住了自己在脸红。
脸好烫喔。两个人都是。

14.
电话铃声准时响起。
“一定是我或人——”
精准地摸到枕头下的手机,闭着眼睛摁下接听。
“喂?”
“是不破先生吗?我是伊兹。社长在你旁边吗?”
“啊他还在睡……”
“麻烦通知或人社长一声,今天下午有一个紧急会议在三点钟开,请务必不要迟到。”
“不破先生……是谁啊……”
“是你的秘书。她说叫你开会。”
“开会?几点?”
“下午三点。”
“现在几点?”
“早上八点。”
“那我再睡一会儿……”
“嗯。”摸索着盖好被子,把人抱紧了。
人的体温,真的让人眷恋啊。

时驰

我的一些想法

呜呜呜呜不破桑真的是像狼一样的男人啊,激进但是又有原则,对于自己重要的人却又温柔。坚强又自立,真的是融化我的心wwwwww

呜呜呜呜不破桑真的是像狼一样的男人啊,激进但是又有原则,对于自己重要的人却又温柔。坚强又自立,真的是融化我的心wwwwww


-peento-

点开视频前请调小音量😂😂

推上看到了这段预告感觉过于生草,fuwa还模仿或人的搞笑演出(不愧是唯一粉)。
12月8号晚上ytb上会公开这次座谈会相关的视频,很期待。

点开视频前请调小音量😂😂

推上看到了这段预告感觉过于生草,fuwa还模仿或人的搞笑演出(不愧是唯一粉)。
12月8号晚上ytb上会公开这次座谈会相关的视频,很期待。

虚佐湳🔥

【谏或】滲む錆色(浸染的铁锈色)

  第二章:暴動ぼうどう


  #cp:不破谏x飞电或人

  #原作向世界观,过度解读式剧情,某种意义上的私设如山,以及对后文的推测(后期可能会被打脸)

  #更新不易,如果喜欢还请不要吝惜你们的小红心小蓝手还有评论(超大声)!欢迎捉虫!前文请翻阅合集

————————正文————————

 
  “唔……呐伊兹……”飞电或人闷闷的声音传出来,透过识别器被伊兹捕捉到,“我今天要是去公司的话……还会被那个……那个副社长刁难对吧。”他撇了撇嘴有点不想去公司上班,哪怕这是他走马上任的第一天。


  伊兹耳朵部位的处理器闪烁了几次,“不会的,或人社长,前代社长的遗嘱所具有...

  第二章:暴動ぼうどう


  #cp:不破谏x飞电或人

  #原作向世界观,过度解读式剧情,某种意义上的私设如山,以及对后文的推测(后期可能会被打脸)

  #更新不易,如果喜欢还请不要吝惜你们的小红心小蓝手还有评论(超大声)!欢迎捉虫!前文请翻阅合集


————————正文————————

 
  “唔……呐伊兹……”飞电或人闷闷的声音传出来,透过识别器被伊兹捕捉到,“我今天要是去公司的话……还会被那个……那个副社长刁难对吧。”他撇了撇嘴有点不想去公司上班,哪怕这是他走马上任的第一天。


  伊兹耳朵部位的处理器闪烁了几次,“不会的,或人社长,前代社长的遗嘱所具有的法律效益一经生效,在我社的所有决策中或人社长您都拥有绝对发言权。”


  “……真是让人无法拒绝的回答。”飞电或人心一横,顺着伊兹打开的门上了车。


  (前一天上午,飞电智能集团顶层会议室)


  “……然后,第二任的社长,我将任命我的孙子飞电或人来担当???”副社长大声地念出了遗嘱的最后一句话,引得满堂哗然。


  “哈?我(来当社长)?”遗嘱的内容让飞电或人惊讶而又神色复杂地站了起来,整个会议室飞电大大小小的股东包括副社长都向他投来了各种各样的眼神。


  “搞什么啊!想搞家族经营把公司变成私人所有物吗?”副社长将轻薄的信摔在了桌子上,愤怒之余却是想明白了什么。


  副社长投向他的眼神和别人的不大一样,飞电或人分明从他眼中看到了一丝恍然大悟,仿佛这个对飞电或人而言首次见面的陌生人之前就见过自己,而且霎时间明白了自己曾做出某件事的缘由一般。


  飞电或人被股东们吵闹起来的声音以及自己不合时宜的想法惊地毛骨悚然,这场合让他极度不舒服起来,他甩下一句“大家都冷静一点,社长我是当不来的。”便拎着包推门离开了。


  电梯缓缓从顶楼向下降,或人的心情也在急转直下,他想到了很多,所以当他在公司大厅看到自己爷爷的画像时只是抿着嘴低沉而坚定地开口,不知道在向谁诉说着自己此刻的决心:“对不起,爷爷……”


  伊兹则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或人背对着看不到的角落里,她安静地目送着他走出飞电公司的大门,手里还拎着那个刻有飞电标志,装有腰带和磁卡的合金密码箱。


  终于解决了一件麻烦事,飞电或人松了一口气,才想起来被爷爷遗嘱冲击而暂时忘却的更重要的事情——他失业了……年仅二十二的搞笑艺人这下失去了主业彻底变成了无业游民。


  ……


  “……飞电是之助社长的告别仪式于昨日下午六点正式宣布结束……与会嘉宾……日本哉亚公司社长……合作……人工智能未来发展……福添准副社长就飞电智能集团日后发展一事发表讲话……”


  街边的电视墙上放松的新闻稍稍分散了飞电或人的注意力,但他也没太在意。只是撇了两眼,正好看到了一张与自己有几分相似的脸,他视线往下移了一点:


  “日本哉亚公司社长……天津垓……”


  ……


  周日上午的游乐园总是人满为患,当或人回到游乐园的时候,游客也是只增不减。台下的观众被台上的艺人组合逗地开怀大笑,叫飞电或人不由得想起了那个在便利店里被他逗得难以自持的人,他露出了一丝笑容。


  看到人们展露笑容的愉悦和自己无法让别人展现笑容的忧思郁结在一起,连同今天与过往的种种……飞电或人扬起的嘴角又被他一点点抿起,压下。


  骚乱总是发生在不经意之间,“腹肌撕裂太郎”手里拎着另一个修码基亚从后台走出来的时候,飞电或人还没有意识到事情有什么不对。眼前发生的事情超出了他的理解和认知,他更不清楚所谓的魔机为何物,只是游乐园被破坏,人们受伤尖叫逃窜,这一切都来的太过突然。


  即便自己无法为大家带来笑容,或人也无法坐视人们脸上的表情由笑容转为恐惧。而魔机对于人类梦想的践踏成为了加诸在或人决心上的最后一根稻草。


  匆匆赶来的伊兹手里的零一驱动器仿佛成为了他此刻唯一的出路——牺牲或是拯救。


  “只要使用了那个驱动器,就可以阻止他了吧?”他毫不犹豫地在心中下了决断。


  伊兹的话没有错,在变身的瞬间他的意识就同卫星泽亚连接在了一起,他的意识被周围密集的二进制码包裹着,叫他觉得分外温暖。明明是首次体验却莫名熟悉的舒适感让他对自己的首战信心大增。


  ……


  “就这样打下去简直是没完没了……”不破谏皱着眉头将枪里已经空了的弹匣退出来,嘴角忍不住露出一声声冷哼,今日修码基亚的暴乱又激起了他多年来压在心底的记忆与憎恶。


  刃唯阿一枪将一个魔机打退,余光瞟到向装载车跑去的不破谏,她神色微变追了上去,“等等,不破!”


  “想不到这么快就要用上这东西了。”不破谏一枪了结了刃唯阿身后意欲偷袭的魔机。说实在的,这个武器下发的时间十分值得玩味,好像有人早就知道今天会有修码基亚暴乱一般,不过这就不在不破谏目前的考虑范围内了,因此虽然他有所察觉却也没在意。


  有了射击升华器的帮助,不破谏清除魔机的效率大大提升,他将最后一个魔机击倒,踩在脚下,脸上净是冷色,“看来历史又要重演了啊。”他仿佛下了大力气般地扣着扳机将它的头部射穿,那个魔机挣扎了几下,最终还是因中枢处理器被毁而不动了。


  “不破,”刃唯阿手里的终端还亮着屏幕,她的眼神闪烁,“飞电好像已经确定新社长了。”


  “嚯,那就只好明天抽空去拜会一下了。”不破谏将手里的射击升华器收起,顿了一下,“这位……新社长。”


  ——TBC——


  PS:两人依旧没有相遇,把见面前过渡章写的又臭又长的我真是人间之屑。感觉这章按着原剧情写,就写的不是很好,还卡了老久……最近破事多,写的真实贼慢www,对不起>人<

猹儿摸了个猪

RRRRRR!瓦兹好温柔啊!!!
还有不破或人的友情,他们真的好好啊!(共通的谜之笑点之类的

RRRRRR!瓦兹好温柔啊!!!
还有不破或人的友情,他们真的好好啊!(共通的谜之笑点之类的

┌┌┌凉音

【all或ABO】樱花味omega好欺负的(九)

迅笑得有些恶劣,却又因为被扼住脖颈表情略显狰狞,然而长相年轻俊秀的恶魔并未停止低语。

“你一定是喜欢或人吧?”

“听到我和或人做过那种事心里一定很不快吧?”

“唔……让我想想……当初和或人做的感觉……”

迅还想继续说些什么,就感觉到掐住自己的人一个使力便把自己丢了出去。

哈……生气了呢……

凭借良好的伸手和修玛吉亚天生具备的灵活度,迅站得稳当,看着不远处的巴尔坎,笑得得意洋洋。

手上的枪依旧对准对面的巴尔坎,原本笑着的大男孩突然收起了笑容,展现出真正作为修玛吉亚最残酷的模样。

“或人是我的……”

“谁都不可以抢……”

“就算是灭也不可以……”

包裹在蓝色狼形铠甲下的不破谏...

迅笑得有些恶劣,却又因为被扼住脖颈表情略显狰狞,然而长相年轻俊秀的恶魔并未停止低语。

“你一定是喜欢或人吧?”

“听到我和或人做过那种事心里一定很不快吧?”

“唔……让我想想……当初和或人做的感觉……”

迅还想继续说些什么,就感觉到掐住自己的人一个使力便把自己丢了出去。

哈……生气了呢……

凭借良好的伸手和修玛吉亚天生具备的灵活度,迅站得稳当,看着不远处的巴尔坎,笑得得意洋洋。

手上的枪依旧对准对面的巴尔坎,原本笑着的大男孩突然收起了笑容,展现出真正作为修玛吉亚最残酷的模样。

“或人是我的……”

“谁都不可以抢……”

“就算是灭也不可以……”

包裹在蓝色狼形铠甲下的不破谏听着不远处的灭亡迅雷近乎神经质的自语,皱了皱眉头,没说什么。

“我还会来找或人的!”

黑衣的大男孩再次展颜,拿出升程密钥再次变身后,粉色的鹰隼展开了翅膀。

“拜拜!巴尔坎!”

看着飞走的敌人,不破谏颇有些泄愤的开了几枪后,解除了变身。

“可恶的灭亡迅雷!”

有些咬牙切齿,不破谏握住拳头,又想起刚刚差点被抓走的飞电或人,结果……

“……”这家伙去哪里了啊啊啊啊!!!

看着空无一人的广场,不破谏头顶上青筋暴起,终究是爆了粗口。

“飞电或人你他妈的去哪了啊啊啊啊!!!”

而被不破谏爆粗口的对象现在正和ZAIA的社长坐在咖啡厅里。

该说这人……真是没有防备心吗……

看着坐在自己对面昏昏欲睡的人,天津垓笑得深沉。

也不怪飞电或人不防备,他也不想,只是由于怀孕,飞电或人越发觉得自己嗜睡,而且连胃口都变了。

比起甜食更想吃酸的,看着肉类更想吃清淡的,所以说……

打了个哈欠,看着桌子上的温水,他觉得天津垓也许是个很温柔的人也说不定,虽然……

看着对面身穿白色西装的男人,闭了闭眼,遮住眼里的嫌弃,想法昭然若揭。

责任是自己的对家而且还是个社畜啊!!!

咖啡店的氛围温馨,本就昏昏欲睡的飞电或人也不管对面人什么表情了,将水杯往边上一推,便是趴在了桌子上。

啧……居然在别人面前睡着了么……

看着趴在自己面前睡着的omega,穿着白西装的男人眼神微沉,伸手,戳了戳睡着的人的脸颊。

唔……手感很好……

戳得莫名开心的天津垓这么想着,在结了账后,他将人抱起来离开了店。

好甜的味道啊……

睡梦中的飞电或人不知道他已经被人抱起,唯一知道的,是围绕着他久久没有消散的蜂蜜果酒的甜香气息。

┌┌┌凉音

【all或ABO】樱花味omega好欺负的(八)

不破谏手持蓝色的射击驱动器,表情凶戾,看着有些呆滞的飞电或人,眯了眯眼,他拿出了自己的升程密钥。

一如既往地掰卡变身后,他朝着穿着黑衣的灭亡迅雷的人冲了过去,带着不知名的怒火。

而迅不落下风,拿出强力升华器扣在腰上,按下升程密钥变身后和不破谏打了起来。

看着打起来的两个骑士,飞电或人低头看了看肚子,抬脚就走。

为了肚子里的娃……我还是离这种现场远一点……

飞电或人走得飞快,也不管后面的两人打得有多昏天黑地,走得毫不留恋。

只是……

飞电或人看着把他挡住的ZAIA社长,有些死鱼眼。

所以为什么这家伙在这啊!!!

忍住了想打人的冲动,飞电或人深呼吸一口气,抬头看着挡在他面前的天津垓,扯了扯嘴角。

“所以天津先生……”...

不破谏手持蓝色的射击驱动器,表情凶戾,看着有些呆滞的飞电或人,眯了眯眼,他拿出了自己的升程密钥。

一如既往地掰卡变身后,他朝着穿着黑衣的灭亡迅雷的人冲了过去,带着不知名的怒火。

而迅不落下风,拿出强力升华器扣在腰上,按下升程密钥变身后和不破谏打了起来。

看着打起来的两个骑士,飞电或人低头看了看肚子,抬脚就走。

为了肚子里的娃……我还是离这种现场远一点……

飞电或人走得飞快,也不管后面的两人打得有多昏天黑地,走得毫不留恋。

只是……

飞电或人看着把他挡住的ZAIA社长,有些死鱼眼。

所以为什么这家伙在这啊!!!

忍住了想打人的冲动,飞电或人深呼吸一口气,抬头看着挡在他面前的天津垓,扯了扯嘴角。

“所以天津先生……”

退后了两步,浅栗色的头发微乱,眼里是拒绝一切的冰冷。

“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看着眼前竖起刺的樱花味omega,天津垓笑得像个狐狸,掩饰好眼里晦暗的光,他抬眸看着飞电或人。

“不知道飞电或人先生有没有空?”

像在医院那时一样,他拿出了玫瑰,仿佛优雅又从容的绅士对公主发出邀约那般,他向眼前的人发出了邀请。

“陪我喝一杯咖啡如何?”

于是,穿着卡其色格子外套的飞电或人和穿着一身白色西装的天津垓坐在了咖啡厅里,一家由修玛吉亚经营的咖啡厅。

“谢谢!”接过服务员修玛吉亚手中带着热气的咖啡,飞电或人微微一笑,将精致的咖啡杯放在桌子上,他看向坐在自己正对面交叠双腿看着他的天津垓。

说什么呢……

摩挲着咖啡杯的杯壁,飞电或人微微低头,拿起来正想要喝一口,却又被对面的人拦住。

“咖啡不适合现在的你呢……”

成功拦住了要喝下咖啡的飞电或人后,天津垓唤来服务员,而这一次,服务员送来的,是一杯温水。

“……”那我可真是谢谢你了……

看着放在自己面前的温水,飞电或人有些好笑,又抬头看了看天津垓,依旧不说话。

天津垓和飞电或人这边呈现诡异的温馨感,而另一边打得不可开交的不破谏和迅则是胶着状态。

已经被摁在地上的迅有些丧气地解除了变身,被巴尔坎的手甲扼住脖颈的他完全失去了主动力。

啊啊啊啊啊!想去找或人啦!!!

有些烦躁,可基于现在的状态,他也只能想条咸鱼一样大字型瘫在地上。

猩红的电子眼睛转了转,他突然就笑了,看着掐住他的巴尔坎,带着些许天真和恶意,太开口了。

“呐……巴尔坎……”

迅笑得眼睛都眯上,拿出自己的手枪对准不破谏,猩红的眼里满是挑衅。

“你也喜欢或人吧?”


┌┌┌凉音

【all或ABO】樱花味omega好欺负的(番外一)

试问看见和自己长得相当相似的小包子是什么感觉?

这个问题的答案也许只有飞电或人可以解释了。

“喂!飞电的社长!”

看着面无表情的小包子,不破谏脸颊微抽,甚至翻了个不怎么雅观的白眼。

“这是你家小孩!?”

“才不是!我还没有结婚!!!”

飞电或人脸憋的通红,倒是不得不说,这个小家伙确实长得和他很像,但是仔细看,却又有别的人的特征。

唔……爸爸去哪里了……

小孩皱着眉头,左看右看,在没能发现自家好看又香香的爸爸之后,他越发地面无表情。

直到……他看见了戴着兜帽的大男孩之后,眼睛微眯……

这就是……爸爸说过的人吧……

迅发觉了小孩的目光,眼睛一亮,也不管灭,长腿一迈,没几步,就...

试问看见和自己长得相当相似的小包子是什么感觉?

这个问题的答案也许只有飞电或人可以解释了。

“喂!飞电的社长!”

看着面无表情的小包子,不破谏脸颊微抽,甚至翻了个不怎么雅观的白眼。

“这是你家小孩!?”

“才不是!我还没有结婚!!!”

飞电或人脸憋的通红,倒是不得不说,这个小家伙确实长得和他很像,但是仔细看,却又有别的人的特征。

唔……爸爸去哪里了……

小孩皱着眉头,左看右看,在没能发现自家好看又香香的爸爸之后,他越发地面无表情。

直到……他看见了戴着兜帽的大男孩之后,眼睛微眯……

这就是……爸爸说过的人吧……

迅发觉了小孩的目光,眼睛一亮,也不管灭,长腿一迈,没几步,就到了小孩面前。

“呐,你是谁家的小孩?”迅有些兴奋,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他这么兴奋,但是啊……

看到这个孩子,我就莫名地很开心呢……

迅笑得很开心,男孩看着半蹲在他面前的迅,不知想到了什么,眯着眼睛,笑了。

迅看着面前的男孩突然笑了起来,不知为何,他竟然觉得这男孩笑得很像他。

“我啊……我叫飞电凛人……”

男孩的声音不大不小,在道出自己的身份后,又扔出了一枚重磅炸弹。

“是你的儿子哦……”

男孩说这话时,笑得有些恶劣,而看着这一幕的飞电或人终于发觉,这个孩子到底除了像他,还像谁……

笑起来的样子……分明就是对面灭亡迅雷的头目好吗!?

男孩,也就是飞电凛人,笑得恶劣,他有些期待这些人听到他的话的反应,而且……

看着离他不远处和他家爸爸长得一模一样的人,他撇撇嘴。

这才不是爸爸……

才刚刚想到这里,他就觉得自己被人揪着后领提了起来,最后被抱进了樱花味的怀抱里。

“不好意思……我家孩子给你们添麻烦了……”

所有人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男人抱着男孩,仿佛心有所感,他看向了飞电或人。

而飞电或人看到的,是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虽然带着眼镜,气质也不同,但他可以确信。

这……也是飞电或人……

抱着自家小孩,眨了眨眼,看着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另一个飞电或人,又看了看自己面前的迅,终于是明白了一个事实。

他在找自己儿子的过程中,来到了另一个拥有‘飞电或人’的世界。

#可恶的decade!绝对是你!#

#喂!并不是所有穿越都和门矢士有关啊!#

偌大的广场上吹过有些凉的风,飞电或人抱紧自己的儿子嘴唇微抿,带着无框眼镜的他叹了口气,看向怀里的儿子。

你可是搞了不得了的事啊……

有些无奈,又有些无措,飞电或人看向不远处另外一个自己,笑了。

“那个……可以帮帮我吗?”

生灵遗书

“没有什么能逃离熵增原理,人类也不例外。所以人类不断消耗某种能量试图将一切控制在有序之中,而最高效、最便捷的形式流传至今。我们都知道历史上发生过多少次工业革命,蒸汽机、内燃机、计算机、修码吉亚……向外追求极大控制的行为已经濒临极限了。作为商人,我还能要求什么呢?”

他停顿了一下,没能听见答复。

“我们的每一天都在革命之中,不破搜查官。”他又看向不破谏,“生命本身就是一场无尽的革命。”

“没有什么能逃离熵增原理,人类也不例外。所以人类不断消耗某种能量试图将一切控制在有序之中,而最高效、最便捷的形式流传至今。我们都知道历史上发生过多少次工业革命,蒸汽机、内燃机、计算机、修码吉亚……向外追求极大控制的行为已经濒临极限了。作为商人,我还能要求什么呢?”

他停顿了一下,没能听见答复。

“我们的每一天都在革命之中,不破搜查官。”他又看向不破谏,“生命本身就是一场无尽的革命。”

┌┌┌凉音

【all或ABO】樱花味omega好欺负的(七)

“呐!01!”

看着走在前面的人,迅有些不确定地喊了一声。

自从灭亡迅雷的据点被发现后,他已经很久没见过飞电或人了,原本是来完成灭交给他的任务的,结果……

看着前面的人转过身,他笑得开心,也不管那人是什么表情,他就扑了过去。

“我好想你!”迅抱着飞电或人,却没注意到飞电或人从一开始就冷着的脸。

迅没有察觉飞电或人的情绪,只是很开心地抱着自己很久没见过的人。

嗯……01的味道……好闻!

迅本就高大,抱着飞电或人时,从背后都没法发现被他抱在怀里的人,有些贪婪地嗅着属于omega身上的樱花香气,他笑得更开心了。

只是……迅没能笑得更久。

“别碰我……”有些冷的话从他抱住的人口中说出,这让原本满心欢喜的迅笑脸一僵,也不...

“呐!01!”

看着走在前面的人,迅有些不确定地喊了一声。

自从灭亡迅雷的据点被发现后,他已经很久没见过飞电或人了,原本是来完成灭交给他的任务的,结果……

看着前面的人转过身,他笑得开心,也不管那人是什么表情,他就扑了过去。

“我好想你!”迅抱着飞电或人,却没注意到飞电或人从一开始就冷着的脸。

迅没有察觉飞电或人的情绪,只是很开心地抱着自己很久没见过的人。

嗯……01的味道……好闻!

迅本就高大,抱着飞电或人时,从背后都没法发现被他抱在怀里的人,有些贪婪地嗅着属于omega身上的樱花香气,他笑得更开心了。

只是……迅没能笑得更久。

“别碰我……”有些冷的话从他抱住的人口中说出,这让原本满心欢喜的迅笑脸一僵,也不笑了。

把背对着他的人扳过来,有些居高临下,他面无表情地看着飞电或人。

“为什么?”

“我们不是朋友吗?”

迅歪歪头,兜帽下显得俊秀的脸上一脸的天真。

“还是一起做过那种事情的……”

没有说完的话随着被突然发力的人挣脱钳制而停下,随之而来的,是带着微微冷意和颤抖的话

“别说了!”

看着面前属于灭亡迅雷的修玛吉亚,飞电或人不想多说什么,却也不想让他多说什么。

飞电或人生气了,他很生气,于是,他也这么做了。

看着面前高高大大的男孩,握了握拳,他抬手。

“我讨厌你啊!”飞电或人的手随着他的话同时甩了出去,在两人……不,是一人一机之间清晰可闻的,便是飞电或人这一巴掌的清脆声响。

“诶?”

眨了眨眼,迅把手抚上了自己的脸,有些茫然。

他……被打了?

放在脸上的手没有放下,他面无表情地看着打了他一巴掌的始作俑者,忽地,他眼睛一亮。

“呐……或人……”

这是迅第一次叫飞电或人的名字,带着点试探,带着点不安,他问了一个足以让飞电或人心态爆炸的问题。

“你怀了我的孩子吗?”

听到眼前大男孩的问题,他瞳孔微缩,却是冷笑,手放在肚子上,眸光柔和了下来。

“我确实怀孕了……”这话说完,他看见自己面前的男孩眸光微亮,闭了闭眼,他狠狠开口。

“左右也不是你的!”

“或人不可以说谎!”迅有些生气,于是,本来收敛的信息素也爆散开来。

空气中弥漫着的樱桃果香让飞电或人的脸色变得苍白,护住肚子,他有些急促地后退着。

“或人想去哪里?”

空着的手被瞬间就移动过来的男孩紧紧抓住,飞电或人看了看被抓住的手,抬头看向抓住自己的男孩。

“抓~住~你~啦~”

听见男孩仿佛代表胜利的话,飞电或人刚要挣扎,身后熟悉的枪响声以及擦着耳边呼啸而过的子弹让他停下了动作。

“在AIMS的眼皮底下带人走?”

来者收起了用来射击的枪,看向刚才躲过了攻击的男孩,笑得残冷。

“我同意了吗!?”


老wud  °
画么想画的 但是有没空还画的不...

画么想画的

但是有没空还画的不认真


第十集客场龙套警察的社长和真警察守卫的不破谏

画么想画的

但是有没空还画的不认真


第十集客场龙套警察的社长和真警察守卫的不破谏

芙蓉秋醉心之翼

【不破谏×刃唯阿】信物 2

   您的奶奶关注的lof主更新了【

赶到了医院,不破谏飞也似地奔向刃唯阿的病房,却在门口来了个急刹车。

    他望着病房关着的门,心里沉甸甸的,眉头不禁皱了起来。

    “……”

    思忖片刻,他平复了有些急促的呼吸,敲了两下门,然后推门走了进去。

    穿着浅蓝色病号服的刃唯阿阖眼半躺在床上,身上多处都被敷料包扎着。她的面色颇为苍白,但不破谏能看出来,她的呼吸还是匀称的。挂在床边的药液顺着输液管路缓慢注入她的身体。病房的窗半开着,满...

   您的奶奶关注的lof主更新了【

赶到了医院,不破谏飞也似地奔向刃唯阿的病房,却在门口来了个急刹车。

    他望着病房关着的门,心里沉甸甸的,眉头不禁皱了起来。

    “……”

    思忖片刻,他平复了有些急促的呼吸,敲了两下门,然后推门走了进去。

    穿着浅蓝色病号服的刃唯阿阖眼半躺在床上,身上多处都被敷料包扎着。她的面色颇为苍白,但不破谏能看出来,她的呼吸还是匀称的。挂在床边的药液顺着输液管路缓慢注入她的身体。病房的窗半开着,满带凉意的风吹进来,把她的一头长发拂乱了些。

    不破谏看着这景象,只觉得胸口有种窒息的感觉。

    听到他的脚步声,刃唯阿睁开眼睛看过来。

    “你还真来了啊……”刃唯阿微感讶异,“到这边坐下吧。有什么事,我们慢慢说。”她说着,左手拍了拍床垫,示意他坐到床边的椅子上来。

    “……你为什么没跟我说?”不破谏仍站在门口,神色沉重地向她问道。

    “你先过来吧。”刃唯阿沉默了一瞬。

    不破谏只好走过去坐下。

    “你竟然不问我是怎么弄成这样的,这倒是让我有些惊奇。”刃唯阿说着,嘴角隐隐有些笑意。

    “我是想问来着。”不破谏说,他没把目光和刃唯阿对上,“但是我回想了一下决战那天的情形,大概知道为什么了……”

    “那天战斗结束后,我们离开黎明小镇前,中心地带发生了大爆炸。爆炸起初不断向外波及,可在波及到约三分之二的区域后,爆炸就止息了。而我们几个人里,你是最后一个逃出来的……”

    不破谏说到这里,终于和刃唯阿四目相对。

    “是你……去阻止爆炸继续蔓延的吧?”

    刃唯阿没有回答。

    “我们当中有能力做到的人不多,能想到会发生爆炸的就更少。身为技术顾问的你……是最可能这样做的人。你的伤……多半就是当时……”

    他没有再说下去。

┌┌┌凉音

【all或ABO】樱花味omega好欺负的(五)

“没什么情况,你也没听错,我怀孕了。”

听着飞电或人的话,不破谏头上青筋暴起,忍住了想要砸东西的冲动,他深呼吸,看向坐在床上的男人。

“所以……你被灭亡迅雷抓走了一周以后……”有些艰难的扭扭头,他咬牙切齿。

“怀孕了!?”

看着眼前因为自己的话炸毛的不破,闭了闭眼,飞电或人抓紧了身上的被单。

“啊……”

简简单单承认了事实后,他垂下头,不说话。

“……”好气哦,可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不破谏依旧咬牙切齿,可看着眼前这个脆弱又苍白的飞电小社长,握成拳头的手松开,随后摸上了飞电或人的脑袋。

“不管怎样……”不破谏有些无奈的说着,又揉了揉飞电或人的头发,表情严肃。

“照顾好自己啊!”

看着眼前表情严肃的不破谏,飞电或人眨...

“没什么情况,你也没听错,我怀孕了。”

听着飞电或人的话,不破谏头上青筋暴起,忍住了想要砸东西的冲动,他深呼吸,看向坐在床上的男人。

“所以……你被灭亡迅雷抓走了一周以后……”有些艰难的扭扭头,他咬牙切齿。

“怀孕了!?”

看着眼前因为自己的话炸毛的不破,闭了闭眼,飞电或人抓紧了身上的被单。

“啊……”

简简单单承认了事实后,他垂下头,不说话。

“……”好气哦,可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不破谏依旧咬牙切齿,可看着眼前这个脆弱又苍白的飞电小社长,握成拳头的手松开,随后摸上了飞电或人的脑袋。

“不管怎样……”不破谏有些无奈的说着,又揉了揉飞电或人的头发,表情严肃。

“照顾好自己啊!”

看着眼前表情严肃的不破谏,飞电或人眨眨眼睛,突然笑了。

“所以才说怪不得你叫不破啊……”

顿了顿,飞电或人眼中笑意渐浓,把没说完的话说了出来。

“这么婆婆妈妈,叫不破才对呀!”

如愿以偿看到了不破谏因为他的冷笑话憋笑的样子之后,他笑得眉眼弯弯。

“不要说这种无聊的笑话啊!”

看着不破谏努力憋笑却还说着违心的话的样子,飞电或人终于是大笑了起来。

笑了没过多久,飞电或人平静下来,手靠在病床上的他看着不破谏,眸光温和。

“谢谢你,不破谏……”这是飞电或人第一次称呼不破谏的全名,却是代表了感谢。

感谢你在我快崩溃的时候,给予了我理解……

所以啊……谢谢你了……不破谏……

目送不破谏离开病房后,他拿起了放在床头桌上的手机,平静地打通了对他而言最熟悉的电话。

“伊兹,可以拜托你帮我联系ZAIA的社长吗?”

在拜托了伊兹后,他走到阳台前,眼里一片平静的他又说出了另外的事。

“还有,我要尽快出院。”

这话才说完,飞电或人便感觉自己的眼睛被一双手蒙住,随后是带着点优雅感和磁性的男性声音在他耳边骤然响起。

“作为omega需要照顾好自己呢……”

飞电或人能感觉到身后男人平稳的呼吸,也能听出男人语气里的戏谑,但飞电或人伸手将蒙住自己眼睛的手从自己眼前拉下并迅速闪到一旁。

“我倒是不知道您居然还有偷听别人电话的喜好……”

在看清楚男人的全貌后,他不动声色挂断了电话。

“倒是说曹操曹操到……”

他看着这个在自己被绑前不久才见过的男人,突然就笑了。

“您说是吧?”

飞电或人笑得更欢,也不管自己有些外泄的信息素,语气微冷,他终于说出了眼前不速之客的名字。

“天津垓先生……”


┌┌┌凉音

【all或ABO】樱花味omega好欺负的(四)

不破谏在找到飞电或人的时候,心里突然就愤怒了起来。

栗色头发的omega像是死去一般坐在灰败的地面上,原本整洁的衣物也被撕得破破烂烂,最让人愤怒的,是破烂的衣物里隐约可见的青紫吻痕。

他到底都经历了什么啊……

看着坐在地上眼神空洞的飞电小社长,不破谏的眼神有些复杂。

“喂……你……没事吧……”

不破谏伸出手,想要将坐在地上的人拉起,却又在即将碰到的瞬间被打开。

“别碰我……”

他听见坐在地上的小社长低语着,随后,他看见这个平常极爱笑的人把自己缩成了一团,仿佛经历了一场梦魇一般,他颤抖着低语。

“别碰我……”

“不要……”

飞电或人呼吸紊乱,缩成一团的他把自己身上的衣物抓得死...

不破谏在找到飞电或人的时候,心里突然就愤怒了起来。

栗色头发的omega像是死去一般坐在灰败的地面上,原本整洁的衣物也被撕得破破烂烂,最让人愤怒的,是破烂的衣物里隐约可见的青紫吻痕。

他到底都经历了什么啊……

看着坐在地上眼神空洞的飞电小社长,不破谏的眼神有些复杂。

“喂……你……没事吧……”

不破谏伸出手,想要将坐在地上的人拉起,却又在即将碰到的瞬间被打开。

“别碰我……”

他听见坐在地上的小社长低语着,随后,他看见这个平常极爱笑的人把自己缩成了一团,仿佛经历了一场梦魇一般,他颤抖着低语。

“别碰我……”

“不要……”

飞电或人呼吸紊乱,缩成一团的他把自己身上的衣物抓得死紧,连自己的信息素,都在情绪不稳定的因素下有些暴乱地四散着。

喂……这可有些不妙啊……

不破谏看着缩在地上任由自己身上的信息素暴走的飞电小社长,皱了皱眉头,把人直接揪了起来。

也不管飞电或人如何挣扎,不破谏保持着皱眉的样子朝着手上揪着的人来了一手刀。

“刃,人找到了,收队!”对着通讯耳机说完,不破谏抱着人离开了这座已经算得上是人去楼空的实验室。

飞电或人是惊醒的,瞳孔微缩的他打量着周围的环境,良久,他才确认,他被人救出来了。

“回来了么……”

垂下眼眸,他的声音沙哑,也没办法,被那两个人像是玩具一样撕扯玩弄,再好的嗓子也坏了吧……

想到被抓走后发生的事情,有些自嘲的笑了笑,飞电或人扯了扯嘴角。

“真是……讨厌啊……”双手抓住被单,有些咬牙切齿,却是因为感觉到涌上来的恶心感而脸色微变。

翻身下床,他捂着嘴跑进病房里的卫生间,关上门呕吐了起来。

有些颤抖地把水拍到脸上,飞电或人看着镜子里满脸不可置信的自己,突然就笑得有些悲凉。

呵呵……

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得连眼泪都流出来的飞电或人贴着墙坐在冰凉的地面上,半晌,他才接受了这个事实。

他,飞电或人,22岁,是个迟分化的omega,在接任飞电智能社长一职后被人强暴了……

还是被两个原身是修玛吉亚的alpha……

而现在的情况是,作为一个刚刚才分化为omega不久的他,因为被强暴,怀孕了……

他……怀孕了?

因为沾过水而有些微凉的手抚上自己的小腹,有些嘲讽,有些恍惚,眨了眨眼,他这才站了起来。

不破谏带着果篮进来的时候,就看见飞电或人光着脚窝在床上,一双无声的眼睛看着外面。

“喂!飞电的社长!”有些生气,还有些暴躁的不破谏把果篮往桌上一放,伸手把堆在床尾的被子往飞电或人身上盖,只是嘴上不饶人。

“你是想死吗!?刚醒就这么乱来!?”一边把坐着的飞电或人安置好,一边给人盖好被子的不破谏头上青筋暴起。

可是……

看着被他安置下的人一句话也不反驳,就静静地看着他时,原本想要说出口的责备的话也全咽回了肚子里。

结果还没等他坐下,不破谏就听见病床上的人告诉了他一个炸弹一样的消息。

“不破桑,我怀孕了……”

而且炸得他发懵,他眨了眨眼,终究是把自己的疑问说了出来。

“你他妈怎么回事啊啊啊啊啊!!!”

-peento-

12话不管是戴上还是摘掉cp滤镜我都特别喜欢这两段,一个是天台简短的打斗,另一个就是不破谏跟踪瓦兹伊兹然后被点破现身。
虽然大家都爱截图01颜艺😂,但正经的从剧情的角度来看fuwa一点也不憨啊,又强做事又果断还可靠。
被或人冰熊形态冻住然后开枪打碎冰块,和遇到逃跑的盗贼迅速变身砸车的部分都帅炸了。
总之不破谏真是充满魅力的角色。

另外你们谁快去给他分享下飞电社长的搞笑段子合集😂

12话不管是戴上还是摘掉cp滤镜我都特别喜欢这两段,一个是天台简短的打斗,另一个就是不破谏跟踪瓦兹伊兹然后被点破现身。
虽然大家都爱截图01颜艺😂,但正经的从剧情的角度来看fuwa一点也不憨啊,又强做事又果断还可靠。
被或人冰熊形态冻住然后开枪打碎冰块,和遇到逃跑的盗贼迅速变身砸车的部分都帅炸了。
总之不破谏真是充满魅力的角色。

另外你们谁快去给他分享下飞电社长的搞笑段子合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